恐怖故事吧 关注:222,772贴子:1,480,848

回复:聊聊给人卜卦看相,遇到的恐怖故事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方均浦拿手电朝前照了照,发现,不远处的一座坟头上,竟然坐着一个人,看那样子,好像是何文山。
方均浦呵斥孙猴子道:“看不清,别瞎咋呼!吓出心脏病来了都!”
随即,我们赶紧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一看,何文山正坐在坟头上,眼瞅着坟头,就跟看着一个人似的。不过,他眼神呆滞,一脸的阴沉相,一看就不正常。
另外,他左的手还拿着烟卷,另一只手握着打着火机,但没有抽烟的意思。
我们围上去的时候,何文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回复
386楼2016-05-09 20:06
    就在我们想喊他的时候,何文山突然对着坟头说:“老弟,你住咋这土洞子里呢,也太寒酸了。你放心,我答应给你造间新房子,一定说到做到!”
    我们相互对视:他这是在跟坟头说话呢!
    老邱瞅了瞅何文山,终于开口道:“文山,你坐坟头上干啥呢?咱们回家去吧!”
    没想到,这回何文山好像听到了,但他还是对着坟头道:“老弟,我听着,好像有人喊我啊?我得出去瞧瞧去。”
    随即,何文山四处瞅了好一阵子,又迷惑道:“唉,这里黑乎乎的,我咋出不去了呢,这门咋还不见了啊!”


    回复
    387楼2016-05-09 20:07
      说完,何文山低头瞅了瞅手里的烟,似乎想抽。而此时,我却发现,他手里的烟,有些不对劲儿!
      方均浦奇怪道:“他拿的,好像不是烟啊!”
      我近前两步,仔细一看,还真不是,那好像是雷管!这种雷管,我和老邱在张世忠的床上见过!
      我忙喊道:“何叔,你可别点手里的东西啊,那不是烟,是雷子!”
      何文山对我的话,依旧是置若罔闻。
      就在我们震惊之际,何文山突然笑了笑:“来,咱们抽支烟,再好好聊聊!”
      说着,他把雷管含进嘴里,打着火机,就要点!


      回复
      388楼2016-05-09 20:08
        见何文山要点嘴里的雷管,我和方均浦立马扑上去,将何文山的火机,嘴上的雷管给夺了下来!
        何文山一怔,似乎是吓了一跳,随即他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之后,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老弟,我你咋还不让我走了呢……”
        我和方均浦紧张的出了一身的冷汗,给何文山简单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呼吸,心跳一切正常,这才松了口气。
        接着,我们给何文山掐人中,扇耳光,就差浇凉水了,但他还是迷迷糊糊,似乎在给另一个人说话。
        我忽然想到了方才的卦象,兄弟持土入墓,说明,此时何文山的魂魄在墓中,暂时被张世忠缠住了,还无法脱身。


        回复
        389楼2016-05-10 21:25
          便对方均浦道:“别忙活了,他这是中邪了。”
          方均浦道:“中邪?那该咋弄啊?”
          我说:“方文山刚才说自己正和一人在土洞子里,而张世忠的葬穴里又没有棺材,说明他的阴魂被张世忠困在阴宅里了。张世忠之所以这么做,肯定与当年何文山他们以低价买走那黄花梨木枕,导致张死后,落得无棺而葬,这事儿有关。”
          “你的意思是……”
          我说:“还好,目前看来,张世忠并不想害方文山,他只是想得到一口棺材,使自己的尸骨安妥入土。”
          说完,我看了看孙猴子。


          回复
          390楼2016-05-10 21:26
            不知秦小双又耍什么花样,我打开,随便看了一眼。
            视频大约有三四分钟长,拍摄的场景,好像是在农村的一条路上,两边是麦田,远处有路灯,但附近的光线却很差。
            正当我看得无聊,准备关了的时候,视频突然前推,远处的一个灰白色的东西,逐渐被方大……大到一定程度,我逐渐看清东西之后,顿时就僵住了!
            那竟然是一张老太婆的脸,那张脸,我在医院的垃圾场,以及付金环的后窗上见过!
            画面中的脸一闪,眨眼不见了。
            我反复看了好几遍,几乎百分百确定,就是那张诡异的脸!


            回复
            392楼2016-05-11 21:04
              秦小双回复道:“之前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个。她回村的时候,遇上了件麻烦事,这个麻烦,和我给你的视频有关系!我觉得,这件事,只有你和七叔能解决。这回,你要不要回来瞧瞧?”
              果然不出所料!
              现在杨韩妮遇上麻烦了,而且,我还没能在第一时间赶过去,说起来,这心里顿时觉得挺愧疚的。
              想起视频中那老太婆的诡脸,我隐隐感到,这事,肯定不是一般的凶险!
              随后,我立刻起身,跟方文山和老邱他们告别,说有急事,让方均浦把我送回去。
              快到家的时候,我给小双打电话,问她在哪里。
              秦小双说在回龙村等我,让我直接过去,她已经和学校协调,这两天,可以先不过去。
              我让方均浦直接把我送到回龙村口。


              回复
              394楼2016-05-11 21:06
                下车前,方均浦问我,要不要帮忙。我知道,方均浦团里的事也挺多,再说,这事还没弄清。于是让他先去忙自己的,有需要,我再给他打电话。
                刚要进村,我忽然感觉,这回龙村有些不大对头。
                大白天的,这村子静的出奇,不但大街上看不到人影,就连鸡鸭狗的叫声,也很少听见。另外,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烧纸钱的味道!
                另外,这村子朝西的大路口上,有大量的纸灰,水果,馒头,香蜡等贡品。
                再看村里的大街上,到处是死人出殡时撒的纸钱,我打了个寒噤,这回龙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正想着,忽然有人喊我:“子冥,你可来了!”


                回复
                395楼2016-05-11 21:07
                  大宝叔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前阵子,不知谁把一口大钟挂在了俺们村西的大槐树上。这大钟,最近总是在半夜里被敲响,村里人过去看,也没发现什么人。半夜敲钟,最多是扰民,可是,这钟每敲响一回,俺们村里就会有人死伤,这太邪门了!”
                  听大宝叔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他们俩为啥见了那大槐树,就跟见了鬼似的了!
                  话音刚落,房门砰地一声开了。
                  大宝叔和刘秃子吓得一抖。
                  门口却传来的带着嘲讽的坏笑。
                  我一看,秦小双进来了。
                  刘秃子喘了口气:“小双,你还上学呢?咋一点礼貌都没有,吓死我了你。”
                  秦小双坐下来,瞅着刘秃子邪笑:“刘叔,就你这胆子,还当村主任啊?我看,还不如让我我爸当呢!”


                  回复
                  398楼2016-05-12 20:47
                    转而她对大宝叔说:“大宝叔,你继续说吧,你说完,我还有事找方子冥。”
                    大宝叔点上一支烟,继续道:“这事儿发生有一个月了,得从上月十五号说起,那天半夜,全村人都睡了,忽然就村西传来钟声,把全村人都给吵醒了。这头一回,村里人都以为是有人故意捣蛋,就没理会,继续睡了。
                    第二天一早,有人发现,不知谁在村西的大槐树上挂了一口钟。也不知道那钟哪儿来的。挂就挂了吧,村里也没人多管闲事。
                    可是,到了傍晚,就死了一个人。死的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本来身体还可以,但谁也没想到,死的那么突然。
                    临死前,那老太太跟家里人说,昨晚敲钟的那个东西来她家索命了。还说,天黑前,必须跟那东西走!
                    开始,家里人开始也不信,可是,那老太太说走就走了!


                    回复
                    399楼2016-05-12 20:48
                      老太太死后,还没多少人把这事儿和那钟联系起来。但埋了老太太后的第三天半夜,那钟又被敲响了,天一亮,又死了一个人。
                      死的第二个人,是个四岁的小孩子。因为感冒发烧,家里人便找卫生所的人上门给孩子打了一针。打针的大夫,喝了酒,当时犯了迷糊,一种药用药过量,第二天一早发现孩子早死了。
                      孩子的娘哭着说,晚上,她梦见孩子站在村西的老槐树下敲钟,敲着敲着,就来了两个面目阴森的人,不知怎么的,那孩子立刻乖乖跟着走了,喊都喊不应。
                      小孩子的事过后不到五天的夜里,那钟又被敲响了。当时,村里的很多人,又意识到,可能会还会出事,结果,第二天中午,村里齐家的一个小伙子,在城里被车给撞了,虽然没死,但也是伤残的很严重。


                      回复
                      400楼2016-05-12 20:49
                        比如,僧人起床,参禅,睡觉,巡查时候,一般都敲三下;早晚进香的时候敲七下。另外,遇上有重要人物到寺里、举行重要法事,或者重大典礼的时候,敲击的次数还会相应增加。
                        以上的这些钟声,都是敲给活人听的,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有时候,这钟并不是敲给活人听的!
                        寺庙是一个普度众生的场所,这当然也包括恶鬼道的那些东西。有人说,寺庙晚上关门之前,会敲一遍钟,这是提醒那些居住在寺庙里的孤魂野鬼,赶紧回来的意思。
                        另外,当一座庙破败拆除的时候,钟楼一般是不拆的。即便是钟楼倒下,那口钟,也要原地埋下。据说,孤魂野鬼听惯了某个寺庙的钟声,会一直在附近守着。
                        所以说,庙里的钟,更是绝对不能随便乱挂,乱敲的,特别是在晚上!
                        看完这钟的外表,我把脑袋伸到钟下,朝里瞧了瞧。当时,树叶浓密,光线并不好,第一眼望进去,也没看出啥来。


                        回复
                        405楼2016-05-13 20:38
                          正要让下面的人给我扔个打火机的时候,忽然间,我看到有个人头正从钟里拼命地朝外挤出来!那些个人头面无血色,目光凶邪地瞪着我,随即我感到一股子阴冷盖顶而下,一紧张,差点儿从树干上翻落下去!
                          “唉!小心点!”秦小双失声喊道。
                          我心里一紧,赶忙抱住树干,把身子稳定了下来。喘息了几口,慢慢抬头,望向那口钟里,结果,什么也没有了!
                          这寺庙里的钟阴邪之气本来就比较重,再加上挂在百年的聚阴古槐上,那就是阴上加阴。爬上这树,我身上的阴气瞬时加重,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其实是很正常的。
                          “方子冥,你既然爬上去了,帮忙把那钟摘下来,不就完了?”秦小双喊道。
                          我说:“你要是不想倒霉,就别乱说话!”


                          回复
                          406楼2016-05-13 20:39
                            摘钟是很有讲究的,这种邪钟,并不是摘了之后,问题就解决了,弄不好,不但问题解决不了,摘钟的人,也得跟着搭进去。
                            我觉得,这东西不是一般的邪性,还是回去打个电话,跟七叔合计一下再说。不敢耽搁,我立马顺着来路,慢慢爬下了来。
                            一落地,大宝叔便凑上来问我:“怎么样啊?看出什么啥子道道没有?”
                            我说:“方才我上去的时候,感觉那钟里阴煞之气确实非常的重,想来,村里接连出事,还真和这东西有关系。”
                            大宝叔面色惊疑地瞅了瞅头顶的钟,悄声问我:“这该咋办啊?可不能再出事了。”


                            回复
                            407楼2016-05-13 20:41
                              我想了想说:“大宝叔,虽然这钟邪气很重,但也不至于敲了就死人啊。这里面,肯定有不少道道,你让我再好好琢磨琢磨,今天还有别的事,明天我们再过来,咋样?”
                              大宝叔点头:“那好,为代表村里人,谢谢你了。”
                              大宝叔和刘秃子离开后,我赶紧让秦小双带我去见杨韩妮。
                              路上,我问秦小双,杨韩妮到底怎么了?
                              秦小双却反问我:“那视频,你看过了吗?”
                              “看过了啊,杨韩妮为啥要在晚上出去,拍摄那样的视频啊?”
                              秦小双说:“回龙村发生这些事之后,杨韩妮不知从哪知道了。那天,她从城里回到老家,找到了我,问我鬼敲钟,敲死人的事,是不是真的。


                              回复
                              408楼2016-05-14 20:14
                                我说,我也不能确定。她说,她非常好奇,想弄清这件事……你知道,杨韩妮跟她老爸一样,从小喜欢研究那些西奇怪的东西,她认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然后,她晚上就出来拍视频了?”
                                “本来,我觉得这事不简单,还劝她不要去冒险,可是,她不听啊。没办法,我只好陪着她,谁让我们是好哥们儿呢!
                                当时,我们俩分析,敲钟的人,可能是村里的。然后就制定一个计划,在村口和那老槐树之间的路上,选了个拍摄地点。
                                当天晚上,我们躲在路边的树后,等了大半夜。后来,我有些发困的时候,杨韩妮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端着手机忽然跑了出去。
                                我清醒过来,去找她的时候,她早跑出去是十多米了。到了她跟前,我发现她正拍着前方的一个人影。


                                回复
                                409楼2016-05-14 20:16
                                  我仔细看了来看,那影子飘乎乎的,走路的时候,腿似乎都不打弯,那脚底,就跟贴着地面飞一般。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特么差点给吓尿了。杨韩妮拿手机的胳膊,也一直在抖动个不停。
                                  那人影出一段距离之后,忽然转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当时,杨韩妮的镜头,正好跟进捕捉到了那张脸。那张脸,长啥样,你都看见了。
                                  接下来,那脸一晃,眨眼不见了。看那样子,好象是进了村口的屋子。
                                  我们俩松了口气之后,杨韩妮说,要去那个位置看看。
                                  她说去,我就陪着她,继续朝前走。


                                  回复
                                  410楼2016-05-14 20:17
                                    到了跟前,我们发现那是我们村口的灵棚。村里死人的时候,客人来了,先要在灵棚里登记,喝茶,休息一下。另外,客人带来的花圈,纸马,纸人啥的,都会暂时存放在灵棚里。
                                    那一晚,我和杨韩妮进到灵棚之后,便开始用手机照着,看里面有没有人。
                                    我看外间查看的时候,杨韩妮去了里间。
                                    可是,她进去不久,里屋就传来了她惊恐的喊叫声。
                                    我冲进里屋的时候,发现杨韩妮正站在里屋的一堆摞起来的桌椅边上,两眼惊恐地看着我的方向。
                                    我虽然也很害怕,但屋子里,却没有别的东西。


                                    回复
                                    411楼2016-05-14 20:18
                                      我走到跟前,刚要问她看到什么了。却发现,杨韩妮的眼珠子,直往自己的胳膊上瞥!
                                      我没说话,用手机照向了她的胳膊,结果,我发现,杨韩妮的手臂上,竟然抓着一只惨白色的手!
                                      我一把将她拉过来,朝那个位置一照,这时候才发现,那杂物的后面,竟然藏着一个纸人!
                                      那纸人,是个女人的造型,它正邪异地笑着,瞅着我们惊慌失措的样子!


                                      回复
                                      412楼2016-05-14 20:18
                                        秦小双继续讲:
                                        我仔细看了看,那是女人的造型,五官描画的非常逼真,就是脸蛋子和嘴巴,红的有些妖异。
                                        杨韩妮发现抓自己是个纸人后,也放松了下来。接下来,我们又在里面照了一遍,结果,什么也没发现。
                                        那晚,我感觉,我们拍摄到的应该就是那个纸人,但是不知道为啥,它的脸发生变化了。”
                                        听秦小双这么一讲,我都出了一身白毛汗:“你们俩,胆儿够肥的啊!接下来,杨韩妮肯定出事了吧?”
                                        秦小双点头:“那晚,还没到家,杨韩妮被纸人抓过的那支胳膊,忽然失去了知觉。
                                        我以为她是被吓的,回家,他爸爸给她看一下就行了。


                                        回复
                                        413楼2016-05-15 21:02
                                          可是,第二天我去看她的时候,却发现,她的房间里,弄的乱七八糟的,所有的衣服,书本子,扔了一地。
                                          我以为她发脾气,自己扔的,可是,她却异常惊恐地告诉我,那不是她扔的。
                                          当晚回家后,她爸爸给她捏了捏胳膊,她感觉好些以后,就睡了。睡觉的时候,门窗是关好的,外人可能进来。可第二天一早,就变那样了!
                                          我分析道:“你们的意思是,被纸人抓过的那只胳膊惹的祸?”
                                          秦小双点点头,说话的功夫,我们到了村口的灵棚处。
                                          我不由自主地朝里看了一眼,里面阴沉沉的,给人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秦小双说:“第二天见了面,我们又过来看了看,结果那纸人不见了。当时我们就想不通了,一个纸人,怎么会四处走动呢?”


                                          回复
                                          414楼2016-05-15 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