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吧 关注:190,218贴子:1,476,642

回复:聊聊给人卜卦看相,遇到的恐怖故事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再说这生孩子的生育之象,因为土生万物,所以生育在五行中为土象。
五行,土克水,这就是说,火变的水,又被土所掩盖,这是水死入土之象。
想到这里,我对黄大爷说:“黄大爷,这个人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黄大爷吃了一惊,还是点了点头,看来,他们也有心理准备。
母土克子水,这孩子的死,肯定是他母亲有关系的,于是,我顺口问了一句:“黄大爷,那孩子去大连打工,应该是他母亲的意思吧?”


回复
40楼2016-03-21 20:58
    “这个你也看出来了?”黄大爷的表情证明我猜对了。
    随后他叹口气,接着道:“说的是,本来那孩子是打算去广东找活干的,但他娘怕他出去不好好干,非要让他跟着他大舅去大连。去了之后,他大舅的单位不要人,就在码头上给他找了份工作。
    后来,家里人联系不上他,他大舅到他工作的地方一问,说是好几天不见人了,都以为他不想干了,到别处去了。
    人实在是找不到,他大舅这才报了警,警察也没办法,让家里人先找找,真找不到,再按失踪人口处理。”


    回复
    41楼2016-03-21 20:59
      旁边的陪客来了兴致,就问我:“这人怎么没的,你们能看出来吗?”
      五行中,金消火,金生水,所以这个人死,脱不了个‘金’字。金,用在这个遇难的人身上为钱财,或者为金属凶器。
      我说:“应该是为钱财而死,不是被人用刀捅死的,就是被铁棍铁锤砸死的。”
      说到最后,黄大爷对我道:“那孩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家里人急坏了。小伙子,你能算出,那孩子的尸首在什么地方吗?”
      我想了想,梁山和大连,差不多是西南和东北,两个方位相对。
      西南在卦为坤,东北方在卦为艮,这里坤为本,为上卦,艮为下卦,组合起来,是坤上艮下的地山谦卦。


      回复
      42楼2016-03-21 21:01
        地山谦卦:
        兄弟酉金、
        子孙亥水、世
        父母丑土、
        兄弟申金、
        官鬼午火、应
        父母辰土、


        回复
        43楼2016-03-21 21:01
          这一卦,世爻为‘子孙亥水’,正应了此人入水的状态。
          应爻为‘官鬼午火’正好为鬼爻,说明,此人已死,为鬼为尸。
          子孙之水克制官鬼之火,水为隐象,说明尸体被隐藏,还不能立刻显露出来。
          地山谦卦在兑宫,兑在方位为西。在地理事物为:废井,带缺口的水池,山崩裂的位置,等一些有缺陷地理事物。
          我说:“黄大爷,这个有点难度,我就提一些建议吧。你让他的家人啊,到他所住的房子的西面找找,注意一下废弃的水井,水池,荒废的房子,工厂等这些地方。另外,还要注意带‘火’的东西。”


          回复
          44楼2016-03-21 21:02
            本来,我这算术就比七叔差远了,怕人家再问我,我算不好,吃完饭,赶紧走了人。
            后来,这户人家在孙大全的带领下,专门到了我们那里一趟。听那户人家说,按照我的建议,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死者的尸体。
            那人所租的房子西侧一公里处,有一个废弃的炼铁厂。尸体,就被藏在铁厂的冷却池里。废弃铁厂的冷却池,正应了兑卦中的废弃与近“金”之意,炼铁厂有火相,与鬼爻带火,正好对应。
            尸检后,警方得出结论,那人是被羊角锤砸中头部,脑颅出血死的。凶器,也在周围被找到,并成功提取了上面的一枚指纹。


            回复
            45楼2016-03-24 21:56
              半年以后,警方破获了一起盗窃案,其中一个小偷的指纹与羊角锤上的吻合。最终那人承认自己和死者曾经是工友,因为对方一直逼着讨要借出的钱,自己好赌又还不上,这才起了杀机的。


              回复
              46楼2016-03-24 22:01
                半年以后,警方破获了一起盗窃案,其中一个小偷的指纹与羊角锤上的吻合。最终那人承认自己和死者曾经是工友,因为对方一直逼着讨要借出的钱,自己好赌又还不上,这才起了杀机的。


                回复
                47楼2016-03-24 22:02
                  那天吃过午饭,我们本来是应该直接回去的,但猫哥说,来一趟梁山,吃了水浒大餐,不去水泊梁山走一遭,也算不得好汉啊。
                  我怕身上带着个邪物,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就劝猫哥还是以后再玩吧。
                  猫哥根本不听,笑话我没见识,我只能跟着他溜达去了。万万没想到,猫哥这一行,不但破了财,还差点丢命!


                  回复
                  48楼2016-03-24 22:04
                    那天吃过午饭,我们本来是应该直接回去的,但猫哥说,来一趟梁山,吃了水浒大餐,不去水泊梁山走一遭,也算不得好汉啊。
                    我怕身上带着个邪物,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就劝猫哥还是以后再玩吧。
                    猫哥根本不听,笑话我没见识,我只能跟着他溜达去了。万万没想到,猫哥这一行,不但破了财,还差点丢命!


                    回复
                    49楼2016-03-29 21:53
                      玩了一阵子,猫在山坡上拍照的时候,不知怎的滑了一跤,四五千块钱的手机落下崖子的同时,他要不是反应快,抓住身边的小树,也跟着摔下去了。
                      别说猫哥了,我都吓出了一身冷汗,那崖子少说也有二十多米,下面全是乱石,摔下去,那肯定没命了啊。
                      我把猫哥拉起来,猫哥超朝四处看着,愣说有人碰了他一下,我就在他不远的地方,刚才哪有人经过啊?
                      随即我立刻想到,猫哥曾经触摸过那把龙凤聚财刀,按说他近期肯定会倒霉,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我掀起猫哥后背上的衣服瞅了瞅,发现,他的后腰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灰色手印!


                      回复
                      50楼2016-03-29 21:54
                        我给猫哥一说,猫哥也不得不信了,我们迅速出了风景区,老老实实赶了回去。
                        回去之后,把东西交给七叔,七叔见拿到了东西,自然很高兴,接着问猫哥去没去梁山风景区玩。
                        猫哥一听,想起了掉下山崖的手机,顿时受了刺激,挠了挠脑门,打着哈哈,假装去找东西了。
                        七叔说,你们俩走这一遭,挺辛苦的,我去买些菜肴,给我们做一顿好吃的。猫哥丢失了手机,吃了亏,为了能让七叔给他补上这损失,于是主动帮着七叔去买菜了。
                        这俩人出门时候,天都快黑了,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竟然来了两个陌生人。
                        这俩人一个五十来岁,有些秃顶,长得白白净净,穿着一身休闲装,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另一个也就二十四五,穿着一身西装,拿着一个挺大的黑色公文包,走在年长的人的后头,乍一看,就跟个助理或者秘书似的。
                        来人见了我,年长的就问:“请问,这是方靖方先生的家吗?”


                        回复
                        51楼2016-03-29 21:54
                          这人的话里,冒着一股子北京味儿。
                          我说:“是啊,你们找我七叔有事?”
                          年长的人笑了笑:“小伙子,我们从北京赶过来的,找方先生谈一笔大生意。方先生,在不在啊?”
                          “我七叔有事出去了,应该快回来了。”
                          一听是来谈生意的,我立刻将两人请进屋里坐下,然后给他们泡了茶。
                          年长的人坐下来,打量着我们的屋子。而年轻的,却一直走来走去,看墙壁上的古画,以及那些古玩摆件。
                          奇怪的是,这俩人并不问我什么,他们之间也不说话。
                          瞅了一会儿,我感觉不大对劲儿,感觉七叔他们快回来的时候,我让那俩人喝着茶,自己到门口的等着七叔,想先给他吹个风。
                          结果,刚到门口,七叔和猫哥回来了。
                          猫哥着指着门口的车,奇怪地问我:“这车够牛掰的啊,谁的啊?还是北京牌照,不会来什么人了吧?”
                          “来了俩人,说是要谈一笔大生意。”我对他们道。
                          七叔一愣,皱眉道:“这个时候登门,恐怕不是来谈生意的!”


                          回复
                          52楼2016-03-29 21:54
                            “那是干啥,找茬儿的?”猫哥又瞪眼了。
                            七叔没回话,径直进了院子。
                            我进去,告诉他们,七叔回来了。
                            七叔进门,年长的人立刻站起身,迅速打量了七叔一眼,随即笑道:“方先生,久仰您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啊。我姓胡,叫胡羽坤。他是我朋友,小张。”
                            七叔打量着这俩人,跟他们握了握手,客套了一番。
                            随后,七叔问道:“二位远道而来,可有什么事?”
                            那胡羽坤爽笑道:“方先生,听说您是做旧货生意的,手里有不少好东西。今天我们来这里,想买您的一样东西。都说您神机妙算,不知,您能猜出,我们要买的东西是什么吗?”


                            回复
                            53楼2016-03-29 21:55
                              说完,胡羽坤有些狡黠地瞅着七叔。
                              从他的眼神来看,我感觉这个人似乎并不是来买东西那么简单!
                              七叔倒是很平静,他请胡羽坤坐下,面色淡然道:“哦,买东西?那我可得好好猜猜了。”
                              七叔沉思片刻,突然笑道:“胡先生,这次,恐怕你要做赔本的买卖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胡羽坤满脸疑惑,我看的出,他这是装出来的。
                              “东西你带不走,钱还得给我留下,你说,这不是赔本的买卖,是什么?”七叔接着道。
                              胡羽坤和小张对视了一眼,然后胡羽坤有些欣喜道:“方先生,您能不能再说明白点?我们没听不懂啊。”
                              “你们两个啊,虽然带着钱,但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有事找我吧?”七叔非常肯定道。
                              没想到七叔会这么说,顿时,我和猫哥也是一阵疑惑。
                              胡羽坤面色一惊,但又极力掩饰住,沉声问道:“方先生,您能猜出什么事吗?”


                              回复
                              54楼2016-03-29 21:55
                                七叔说喝了口茶,然后点着桌子上的茶水,写下了两字。
                                我凑过一瞧,那俩字竟然是:“诡病!”
                                胡羽坤和小张低头一看,然后就大眼瞪小眼了。看来这俩人确实不是来买什么东西的。猫哥小声对我道:“来者不善啊!”
                                “这病……还能治好吗?”一边的小张,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
                                “死了的自然治不好,活着的,如果你们不给我兜圈子,耽误时间,咱们立马赶过去瞧瞧,兴许还有希望。”
                                胡羽坤顿觉惭愧,立马肃然起身,深深地对七叔鞠了一躬,道:“对不起,方先生,刚才是我们失礼了。我们……我们是被那些所谓的高人给骗怕了。这事的确紧急,希望您能跟我们尽快走一趟。”


                                回复
                                55楼2016-03-29 21:55
                                  “我收拾一下,咱们这就走。”七叔起身,干净利落道。
                                  “那太好了!”胡羽坤点头。
                                  猫哥见状,忙道:“七叔,价钱没讲好,咋说去就去啊?咱们又不了解他们,万一……”
                                  胡羽坤听了,恍然一愣,随即给小张摆了摆手。
                                  小张打开随身的黑色公文包,掏出一叠子钞票,交给了猫哥。
                                  猫哥见这么大叠子钱,刚才还是一脸的不快,现在直接乐开了花:“哎吆,这么多啊,你们真是太客气了。我七叔的本事,刚才你们也看到了,你们放心,这钱啊,绝对让你们花的值。”
                                  胡羽坤笑道:“这是一半定金。方先生要辛苦一趟了,有话,咱们车上再说。”
                                  七叔刚要走,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对胡羽坤道:“我带个人去,胡先生可有意见?”
                                  胡羽坤听了,似乎有些为难。
                                  猫哥道:“对对对,必须找个人跟着我七叔,一来做事可以搭把手,二来,我们也是怕被骗。”
                                  胡羽坤点了点头:“走吧。”


                                  回复
                                  56楼2016-03-29 21:55
                                    七叔呵呵一笑:“那好,我就跟你们讲一讲。我进门的时候,看到胡先生坐在西南侧喝茶,小张你站在东侧看墙上的画。于是,我就按照这两个方位,起了一卦。
                                    西南方,在卦为坤,东方在卦为震。小张是站着的,为上卦,胡先生坐着,为下卦。合起来,便是震上坤下的雷地豫卦。
                                    此卦初爻,‘妻财未土’持世,在内卦,为我象。四爻,‘子孙午火’为应爻,在外卦,为你们之象。
                                    妻财,为财爻,土又生金,另外,外卦子孙还助财,三财合一,为财源登门,鸿运当头之象。所以我猜测,你们肯定是带了钱来的。
                                    胡先生,你目光虽平和,但目中赤火之色颇重,目火起于心焦,说明你所急之事,并非一两天了。
                                    雷地豫卦,上头天雷滚滚,下边山崩地裂,这是高官驾临,持令驱使之象。一个高官亲自带着钱,从北京远道而来,不可能是来买我那些破烂玩儿的吧?呵呵。”
                                    胡羽坤听后,眉宇间的愁云立刻又消散了不少,他爽笑道:“哈哈哈,方先生,精彩!您继续!”


                                    回复
                                    58楼2016-03-29 21:56
                                      “此卦在震宫,震宫属木。你们所持之爻恰好为‘子孙午火’。在震木宫持火,盛木遇火而焚,必事情紧急。这不但应合了你焦急的内心,还说明,你所焦急的的事情,因‘木’而起。”
                                      胡羽坤面色一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七叔继续道:“子孙爻上一爻为‘官鬼申金’,官鬼为六亲之一,在卦象主官员,小人,疾病,诡异之事等。金在五行,为萧杀之象。
                                      官鬼持萧杀之金当头,此爻又为阴爻,这是阴鬼断头的凶象,所以,我猜测,你们肯定是遇上了凶险诡异的事情,而且有命悬一线的伤病之人。”
                                      七叔的推算,完全是有理有据,直接把他们俩给惊呆了。


                                      回复
                                      59楼2016-03-29 21:58
                                        事关重大,我临时受命,折腾了一番,这不才找到您这位真神。”
                                        七叔听完玩之后,只是思索着,并未立刻说什么。
                                        胡羽坤瞅了好几眼,把烟头扔出车窗,忍不住问道:“方先生,刚才您说这事是因木而起,会不会是那张床上有不干净的东西,被那几个人招惹上了啊?”
                                        七叔平和道:“胡先生,现在我还不能确定,等见了那几个人,到现场查看了再说吧。”
                                        胡羽坤点头,看他那样子,对七叔是更加敬重了。
                                        几个小时之后,胡羽坤带着我和七叔到了北京的那所医院。
                                        进医院之后,我们先到了医院的太平间,查看了保存在尸柜里三具尸体。
                                        我仔细看了看尸柜上的标签,发现这个三人,其中一个是河南兰考的,一个是滑县的。另一个是河北邢台的。
                                        胡羽坤介绍说:“这些人,都是从乡下来北京打工的民工。正是因为他们的手艺好,才被招到故宫做修缮工作的。”


                                        回复
                                        62楼2016-03-29 21:59
                                          检查完尸体全身之后,七叔又重点看了这些人的眼和口里的情况。
                                          跟着的几个医生,听说七叔是个看相算命的,在背后不禁议论纷纷。我听的那言语,反正就是认定七叔是个骗子,他们治不好的病,七叔肯定是没办法。
                                          见七叔有板有眼地检查完尸体,有个医生忍不住问道:“方先生,您看出,这些人得了什么病吗?”
                                          七叔说:“这尸体,目赤黑,说明肝火大。淋巴肿大,暗黄如莲,淋巴为免疫器官,与脾脏相关,说明脾脏出了问题。”
                                          几个医生相互对视,他们似乎都没想到七叔会这么说。
                                          “这位先生,看出了病因,能救活剩下的那个人吗?”另一个医生问。
                                          七叔说:“如果医院和家属让我试一下,我可以尽力。”
                                          医生说,人都这样了,医院是没问题。病人家属那边,估计也和很好协调。
                                          家属听说七叔要帮忙看病,自然是很高兴。
                                          接下来,七叔让医院给他准备了一把手术刀。
                                          本来,那些医生是准备看七叔的热闹的,但都没想到七叔还真要动手了,个个都显得有些失落。


                                          回复
                                          63楼2016-03-29 21:59
                                            医生为七叔准备好了一把消过毒的手术刀,带着他,到了最后一个人的病房。最后活着的这个人叫唐瑞,三十五岁,老家是河南虞城的。
                                            七叔让病人全裸,开始给这个人摸脉。摸了一会儿,他的手指开始顺着病人的胳膊游走滑动,最后在肩头的后方停了下来。
                                            几个医似乎都觉得好笑,都在等着,看七叔表演到什么时候,最后看个笑话!

                                            这时候,胡羽坤也小声提醒七叔说:“方先生,咱们是来看事的,人都这样了,有把握您就救……这可是……人命关天啊!”


                                            回复
                                            64楼2016-03-29 22:00
                                              我知道七叔的本事,所以就故意大声说道:“在我七叔眼里,这和普通的感冒发烧差不多,你们等着看吧!”
                                              七叔没有回应,但我看到他额头的汗开始渗出了薄薄一层,他一手抬起病人的左肩头,另一只手上的手术刀就滑了过去。随即,病人的后肩上出现了一条四五公分长的口子!
                                              开始,那口子里喷出来的是黑色的血液,但随即,颜色就变成了青赤色,随后变得还有点儿发绿。
                                              我们都知道,如果一个人吃喝的少了,血液的颜色容易变黑,但不会变成青赤色。青赤色的血液躺了一会儿,正常的血液流出来的时候,七叔让护士帮着把伤口缝合包扎了起来。
                                              医生问七叔,他这么做的根据是什么。
                                              七叔说,等人活过来,再说不迟。
                                              做完这件事,我们便出了医院,赶往出事地点查看。
                                              路上,胡羽坤忍不住问道:“方先生,您还懂医啊?”
                                              七叔摆手:“我说的那两处病症,稍懂医的都能看出来。”
                                              “方先生,您谦虚了。您看出了那人的病症,肯定能确认发病的原因了吧?”
                                              七叔点头:“从病症来看,依然和‘木’有关。”


                                              回复
                                              66楼2016-03-30 22:09
                                                “这病症也能显示出来?”胡羽坤甚是不解。
                                                “呵呵,胡先生,肝在五行属木,脾在五行属土。木生火,肝火必因木盛而起。木克土,脾脏之土,也是被木克死。翻来覆去,还是个‘木’字啊!
                                                另外,不知你看出来没有,肝在卦为震,脾在卦为坤。合起来,还是原先的雷地豫卦啊!测病,当取官鬼爻,这一爻,正是咱们当初说的阴鬼持金当头之象。”
                                                胡羽坤惊讶道:“你在我和小张身上的起的卦,竟然这一卦相同。这世间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啊!不过,我听说,金不是克木吗?为什么这阴木之气,还这么盛?”
                                                七叔笑道:“看来,胡先生还是懂一些五行知识的。金克木不假,但现在是春季,五行金木水火土,会因季节不同,而有生死兴旺衰变。
                                                春季:木旺,火相,土死,金囚,水休。所以当下官鬼所持之金是囚金,囚不但不能克木,反而会被盛木之气所用。囚金为鬼用,必伤人命啊。”
                                                “看来,果然是那张木床惹的祸!”
                                                七叔摇头:“不,肯定不是木床的事。”


                                                回复
                                                67楼2016-03-30 22:10
                                                  “啊?那……那和啥有关系?”按胡羽坤的讲述,以及卦象推断,应该就是那木床的关系,可是,七叔却否定了,我和胡羽坤都傻眼了。
                                                  七叔解释道:“目赤黑,主阴火盛。淋巴暗黄,是阴木克土之象。床是人住的地方,纵然是多年无人用,阴气也不会那么盛,一下子,闹出这么大的乱子啊?所以,此木,为阴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去看看便知。”
                                                  到了出事现场,查看了一圈之后,七叔指着这间房子地面上的几块方砖说:“咱们要找的东西,应该就在这下边。”


                                                  回复
                                                  68楼2016-03-30 22:10
                                                    胡羽坤不解,但没多问,赶紧命助手揭开那几块地砖,朝下挖起来。
                                                    挖了不到二十公分,竟然挖到了一块青石板,揭开石板,下面是一个挺大的空间。
                                                    众人探头朝下一瞧,不想那黑黑乎乎的空间里,竟然横着飘出来一个女人的黑影!那黑影飞升起来没过几秒,就消散在了这间屋子里。
                                                    最近的几个助手吓得“妈呀”一声喊叫,赶紧朝后退去。
                                                    “真有鬼啊!”其中一个助手失声喊道。
                                                    胡羽坤见了这一幕,惶恐地瞪眼看着七叔,指了指那个洞口,紧张的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回复
                                                    69楼2016-03-30 22:10
                                                      你看这几块方转,墨色已经逐渐变成了青黄带褐之色,这说明,水气破了。水气破,墨色则消散;土气被克伤,土色则生变。
                                                        这能消水,克土的物件,只有旺盛的木气了。五行中,木气主青色。此处几块方砖,青色显露,所以我断定,下面必定有咱们要找的那个五行属木的物件。”
                                                        说着,七叔让两个助手帮着把那雕像抬了上来。那两个人抬的时候,似乎很费力,可见雕像重量极大,所用的木料为可能是阴沉木。
                                                        我仔细看了看,那是个穿着古装的女子的雕像,大概有一米来高,清秀的眉目中,透着一股子邪异。最令人不解的是,这女子的额头上,竟然长着两根弯弯的羊角一样的东西。


                                                      回复
                                                      71楼2016-03-30 22:11
                                                        七叔没说话,司机小张却道:“子冥,我们是在卢墨宏的介绍下,才找到七叔的。七叔帮了我们的大忙,我们会酬谢卢先生,卢先生,肯定也会请你们吃饭,感谢你们啊!”
                                                          七叔点头:“他应该是为这事。”
                                                          当时,我心里还挺高兴,心道,中午又可以好好吃顿大餐了。没想到,大餐是吃上了,这命,也差点儿搭上!
                                                          小张把我们送到随心宅斋之后,跟卢墨宏单独聊了一会儿,便以有事为由,与我们告别,离开了。
                                                          卢墨宏知道我也要来,怕我拘束,特意带他的女儿卢佩佩,以及卢佩佩的一个叫叶灵的同学一块过来了。
                                                          吃饭的时候,卢墨宏除了对七叔的北京之行,表示感谢之外,又和七叔聊起了那把斩金聚财刀的事,看得出,他很想盘下来。


                                                        回复
                                                        77楼2016-03-30 22:12
                                                          他们谈生意,我就和卢佩佩、叶灵边聊边吃。
                                                            卢佩佩和叶灵都比我大,她们都已经上高中了。聊着聊着,叶灵就问我,是不是真的懂那些古怪的事。
                                                            叶灵,长得人如其名,白净水灵不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高雅气质。
                                                            在长得漂亮的女孩子面前,我不懂也得说懂啊。
                                                            喝了口饮料,我就跟她们吹牛道:“当然懂得,我从小跟着七叔走南闯北,别说古怪的东西,鬼东西我都见过。”
                                                            叶灵来劲儿了:“你真见过鬼?”
                                                            “要不我跟你们讲讲?”
                                                            “别别别,叶灵,你别让他讲了,我怕做恶梦。”卢佩佩赶紧摆手。
                                                            看到这卢佩佩吓成那样,我似乎特有成就感。
                                                            “方子冥,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风铃,真的招鬼么?”叶灵放下筷子,非常认真地问道。


                                                          回复
                                                          79楼2016-03-31 21:06
                                                            听叶灵提到这事,我也来了兴趣,便让她仔细给我讲讲。
                                                            叶灵想了想,继续道:“那宿舍里的风铃啊,半夜关着门窗,没风的时候,也会莫名其妙地响动几下,就跟有什么人在下面摆弄着一般。
                                                            有的同学,半夜听到铃声之后,说是梦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站在风铃下,仰面瞅着风铃,不断地发出一声声的怪笑。有的同学啊,说自己不是梦到了,而是夜里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但一晃眼就不见了。
                                                            最要命的是,上个月七号夜里,我有个挺要好的同学,从那宿舍上铺的床上,直接爬到了二楼窗外,一头栽了下去……幸好宿舍楼后面有一大片冬青,保住了小命,但脊骨,颅骨都有损伤,至今躺在医院里,还没全完清醒过来。”
                                                            我说:“你们确定,发生那些怪事,是因为挂风铃的缘故?”


                                                            回复
                                                            81楼2016-03-31 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