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40000吧 关注:72,784贴子:1,613,755
  • 54回复贴,共1

The Lost King节选部分翻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学校来的太早了,觉得无聊就从新书中挑了一段来翻译。
主要是审判长和至高导师之前的会面。


“大人,一艘不属于舰队的船正在进入实体空间,地点为我方正中心。初步扫描显示这是审判长Banist de Mornay属下扈从的私人船只。”
Azreal依旧面无表情,但放在座椅侧面骷髅浮雕上的手却微微握紧。在他一旁的Asmodai听到通讯后突然转向Azrael。De Mornay,至高导师想到,这个老混蛋居然还活着。他当然会追踪到这里。
“他在请求通讯,”Mendaxis说道。
“同意通讯,”Azrael回到。“转到指挥座的屏幕。”
装饰着双头鹰的小屏幕从座椅把手处升起。最初几秒,绿色的杂乱讯号充满着显示屏,并逐渐变成Azrael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一张脸。
当他第一次见到审判长de Mornay的时候,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帝国的典型模范 – 年轻有为,强硬有利的下颚,钢铁般冷酷的双眼,以及精心剪裁的红色短发,比起审判庭的长袍更喜欢身着防弹甲
尽管经过复原手术,岁月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覆灭的痕迹。屏幕中的脸上到处都是下垂的肥肉,完全看不到轮廓的下巴,一只眼珠呈现出浑浊的白色。
“至高导师Azrael,”伴随着噼啪的杂音,de Mornay的声音从显示屏下方的通讯器传出。他淡淡的笑着。“很荣幸再次见到你。”
“我可一点也不荣幸,”Azrael回到。他没有时间来玩审判庭的小游戏,尤其是de Mornay最喜欢的那些。
“我来的不是时候吗?”
“远征舰队正准备用燃烧弹轰炸Midgardia的地表。”
“我能询问一下理由吗,除去Midgardia是太空野狼的领土外?你的原体肯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如果我还没有忘记学校历史课的内容的话。”
“这颗星球正在被恶魔入侵。”
“你怎么知道?”
“探测器扫描,通讯拦截,战略数据分析,智库的预言以及太空野狼大连正在逃离地表的事实。”
“芬里斯的冠军?”
“不是。我们认为他们属于钢铁之狼。”
“但芬里斯的冠军也在Midgardia上不是吗?由Logan Grimnar亲自带领?”
“我们的通讯分析表明与他的联系全部中断。”
De mornay沉默一阵后继续说道。
“我要求立刻与你面谈。”
“你的审判庭纹章没有任何帮助,de Mornay,”Azrael警告道。“我并不是胆小怕事的帝国卫军指挥官,或者是绵羊一样的行星总督。如果你想要讨论,就必须由我来主导,而不是你。”
“我看得出来雄狮之子一如既往的对审判庭十分配合,”de Mornay尖酸的回道。
“我会迁就着你,de Mornay,作为对审判庭的敬意,但仅有这一次而已。别想从我这里得到更多东西,很少有战团导师会像我一样赐予你这种特权。”
“我一个小时内就会到达。”

…跳过一大堆东西…

“大人,”Mendaxis打断了他。“审判长de Mornay的船只正在请求登陆。”
“允许,”Azrael简洁的说道。“让Elija军士亲自去护送他。不许有任何偏差,他们必须直接到这里。”
“是,大人。”Azrael看向Asmodai。
“必要的手段,修士兄弟,”他说道。审讯牧师长没有回复。
审判长Banist de Mornay坐在由两个机奴扛起的生命维持器上,在Elija军士的带领下来到舰桥。一列各有不同的生物紧随其后。外表轻盈的战斗修女身穿黑色盔甲走在前方,印有火焰疤痕的脸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在她一旁,身穿蓝色斗篷的机械书记一瘸一拐的走着,大量的数据板和卷轴把他的背深深压下。一只太空猿猴趴在他的斗篷上,迷恋的望着巨岩要塞那昏暗又辉煌的舰桥。一个没双眼呆滞的小天使伴随着翅膀引擎的声响,在上空穿梭,羊皮卷轴在它身后飞舞。
在他们身后是一个瘦弱的身影,赤裸的身体缠绕着肮脏的布条,金属制的身体布满着伤痕和药剂插入槽。它手臂上没有双手,而是附着粗制滥造的链枷,在身后的地板上拖行着。它头上套着红色的兜帽,帽角是审判庭的I字形状。微弱的圣歌从大脑植入物中飘出。
“向你表示问候,至高导师,” de Mornay说道,他的轿子笨拙的绕过高低不一的神算仪器。机械书记摸出一块空白的数据板,以及一根自动羽毛笔。
“你居然把这个令人憎恶的东西带到巨岩要塞上来?”Azrael质问道,双眼如同审判之鞭一般。
“我们都服从帝皇的意志,”de Mornay回道。
“我在这几年里让这可怜的VX918以各种不令人讨喜的形式来顺从那个意志,也是时候让它出来溜溜了。”
“帝皇…意志…”机械书记嘀咕着,自动羽笔在数据板上飞舞着。
“你一如既往的神出鬼没,”Azrael的话语中没有任何感情。“并且不受欢迎。你在这做什么,de Mornay?”
“任何带有审判庭纹章的人都是神出鬼没的,至高导师,”审判官回到,轿子在黑暗天使面前停下。他微微的动了下年老的身体,链接着他和生命维持系统的管子随之晃动着,“并且只在你有隐藏什么东西的时候才会不受欢迎,”除去战斗修女,他的扈从像Grox的崽子一样聚在审判长身后。
“有…隐藏…什么东西…”机械书记一边重复一边记录到。
尽管没有发出任何声音,Azrael能够感觉到Asmodai的愤怒就像虚空的冷气一样散发而出。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啊,我还以为询问是我的特权呢。”
“询…问…”机械书记说道。
“小点声,Peterkyn,”de Mornay在继续前小声嘟囔道。“我感觉你会让这场会面变得既简短又无礼,那我就直说了。首先,我们脚下的星球上依旧有帝皇忠诚的仆人。就是这个你准备焚化的星球。”
“大规模撤离并不可行,”Azrael回道。“所有的民众都需要被隔离然后检查是否被混沌感染。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设备来做这些事。”
“民众的伤亡确实令人遗憾,”de Mornay看了一眼Asmoday,“但我指的是焚化一整个大连的阿斯塔特。”
“燃烧弹轰炸Midgardia并不会伤害地下,”Azrael说道。“而Grimnar最后的一直地点就是那里。如果帝皇想让他继续活下去的话,他会没事的。”
“而当他爬上来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站在有毒的灰烬之中。”
“如果你有其他的选择,审判长,敬请分享出来。我一直以为,做为帝皇旗下神圣修会的一员,你会在人类最黑暗的敌人被大规模毁灭的时候鼓掌叫好呢。”
“当然,没有什么更令我感到兴奋了,”de Mornay说道。“但如如果代价是帝国最初色的指挥官之一的话,那还是还是算了吧。”
“我还以为有生之年再也听不到审判庭称赞Lorgan Grimnar了。”
“时代会改变,Azrael。就如同对话的主题。你当初在Nurades干什么?”
Azrael咬紧下颚。
“我们在清理帝皇的世界上的恶魔感染。”
“那么你究竟驱逐了多少恶魔呢?野狼们究竟留了多少恶魔给你们?一整个雄狮之刃突击部队被部署来清理一个早就被解决的感染。”
“这到底是一连串问题,还是单纯的羞辱?你那嫉恨的举止没有任何用处,de Mornay。我不需要奉承你,一秒钟都别想。”
“你到底在极地废墟中寻找什么,Azrael?你的斥候在守护什么?”
“那个小队实在主力部队到达前派出去的。如果你有任何真正的问题,de Mornay,我建议你去问那些野狼他们是怎么死的。那就是我们在这里将要纠正的问题。”
“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野狼攻击了帝国的公民。你的战团能说同样的话吗,Azrael?”
“他们的怪物屠杀了第十连一整个小队,”Azrael吼道,他的冷静终于被完全侵蚀了。“我们有录像能够证明。”
“这么看来,你没有那个惟一的幸存者是如何消失的真是遗憾,”de Mornay丝毫不落下风。“而且是从修道院要塞的最深处。有些东西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
审判官的视线扫过旗舰,并停留在通讯台内正在俯身浏览一卷羊皮纸的Mendaxis那里。
“你在说下一个词的时候最好仔细的考虑一下,de Mornay。”
“我在这里闻道了亚空间的腐臭,Azrael。”
他感觉到Asmodai在审判官的咒骂声中抖了一下。Azrael转身示意他冷静下来。
“这场会面结束了,”他说道“滚出我的舰桥。”
“你别想结束和审判庭的会面,Azrael,”de Mornay说道。“你的舰桥和其他地方一样,都是帝皇的领土。你没有权利管辖带着审判庭纹章的人。”
Azrael转过头来。动作一点也不迅猛,也丝毫没有暴力的感觉,但却充满了威胁。他向前走了一步,年老审判官的轿子在天使的铠甲面前都如同矮人一般。偌大的舰桥突然沉默下来。
“我受够了你的游戏,”Azrael轻声说道。“你对我的战团有偏见是众所周知的。我们来这里的任务是完全合法的,并且对帝国的命运万分重要。我们会继续下去,尽管在令人同情的那里发牢骚吧。”
“我会自己来做判断,”de Mornay说道,让他的轿子开始倒退。
“我们会很快再见的,这点毋庸置疑。”
“如果我们必须的话,”Azrael冷淡的说道。“Elija军士会护送你回到你的船上,不要浪费时间了。”
在审判官离开的时候,Mendaxis的声音出现在Azrael的耳中。
“大人,我们收到来自Midgardia的最新通讯。”他停顿下来。
“继续。”
“Logan Grimnar似乎…”Mendaxis又犹豫起来。
“似乎什么?快说。”
“大人,Logan Grimnar阵亡了。”


回复
1楼2016-03-24 02:37
    罗根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24 02:49
      changingling“罗根死了,别bb了赶紧开炸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6-03-24 03:23
        卧槽,罗根格林纳竟然死了。。。


        收起回复
        6楼2016-03-24 04:36
          这反flag立的,估计罗根这把稳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3-24 04:40
            GROX应该是戈洛兽吧。。。一种长得像恐龙的大型家畜,帝国最重要的肉食品来源,任何星球都能饲养,价格便宜量又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6-03-24 06:19
              但是审判官是怎么知道DA的幸存者出现又消失的?而且看起来已经怀疑到诡变幼主的真实身份了,这货是不可接触者吗?还是个灵能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3-24 06:23
                原来故事开始的时候下巴已经没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3-24 07:51
                  当年风流志千仞,今日肥躯做一堆——人生若只如初见


                  回复
                  11楼2016-03-24 08:04
                    额外强调一点


                    这位下巴很大的判官在谈话时多次强调 His Holy Ordos
                    用”祂的神圣审判庭“来压人,说明这位朋友是真的很懂业务……而且这种本格讲法在GW近年来的印刷物里已经很少见了(GWSB),更多的时候,会用到这个词的是FFG的TRPG系列,尤其是Dark Heresy里的描述


                    这种朋友再多一点,帝国就有救了


                    收起回复
                    12楼2016-03-24 08:29
                      这么说来da内圈有人不服阿梓喵,悄悄地和审判官合作了


                      收起回复
                      13楼2016-03-24 09:32
                        补一个恶魔宿主的图,lex上翻得。


                        回复
                        14楼2016-03-24 10:21
                          老狼死不了了,欣慰


                          回复
                          15楼2016-03-24 12:13
                            说起来,总感觉VX918老兄的描述也很符合这个那,连枷,红兜帽,金属和插槽什么的。


                            收起回复
                            16楼2016-03-25 08:30
                              楼主想翻就翻的本领我等自愧不如。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03-25 09:10
                                阿兹猫咬紧下颚的描写让我耳目一新……


                                有没有原文让我瞻仰一下?


                                收起回复
                                18楼2016-04-07 08:45
                                  真要干的话.....忠诚的第一军团打开仓库翻出的史前泰拉武器要灭一个审判庭应该还是阔以的吧.....


                                  回复
                                  20楼2016-07-15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