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影梧桐吧 关注:36贴子:6,213
  • 33回复贴,共1

【古代言情】花悦续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27 21:09
    贺南兮一脑门的黑线,论盛都纨绔子弟谁是第一,貌似真的是他。
    “砰!”包间的门猛地被大力推开。
    两人一惊,望向门口,一身狼狈的柳立夏就这么立在门口,恶狠狠地望着两人。迎客楼的小二跟在她的后面。
    见到二人,小二一脸苦兮兮道:“对不住了二位,小的实在是拦不住他。”
    贺南兮道:“这里没你的事,下去吧。”
    听贺南兮的意思,是不怪他,小二道了声谢便退下了。
    颜昤歌瞧着柳立夏,道:“哪里来的乞丐?快滚出去,别妨碍爷喝茶。”
    乞丐?竟然把她当乞丐?真是嫌命活得太长了。这是柳立夏和贺南兮共同的心声。
    柳立夏一步一步走到两人面前,贺南兮站了起来。
    柳立夏瞟了他一眼,视线定格在颜昤歌的身上,指着自己身上的茶水,问道:“这茶水,是谁泼的?”
    经她这么一问,两人才想起刚才贺南兮把茶水泼到窗户外面去了,不会这么巧,泼到他身上了吧?
    颜昤歌正要说什么,贺南兮快他一步,指着颜昤歌道:“这茶水是他泼的。”然后送给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颜昤歌不可置信地看着“出卖”自己的兄弟,还没等他说什么,柳立夏就向他开炮了:“你一个大男人,看你的穿着,想必是官宦子弟,怎么就这么……嗯?你说,你泼我茶水,到底什么意思?”
    “其实……”
    颜昤歌刚开口,就被柳立夏打断了,“不要和我说你是无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桌子离窗户那么远,难道你是隔空泼的不成?有谁这么无聊啊。这喝茶喝到窗户边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哼!”
    “本来就不是爷泼的,你别得理不饶人。”
    “你横什么横啊?我……”
    见两人快要吵起来了,贺南兮憋着笑,对柳立夏道:“这位‘小兄弟’,实在是不好意思,他是我表弟,你大人有大量,不与他计较如何?”
    贺南兮将“表弟”二字咬得特别重,仿佛在警告柳立夏一般。
    柳立夏也听出来了,能让他称为“表弟”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宣王颜昤歌。
    既然对方是王爷,她也就不与他计较了,呃……好吧,不是她不与他计较,而是她根本没资本和人家计较。
    假意大方地摆摆手,道:“算了,看在这位‘仁兄’的份上,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哼。”
    颜昤歌将头扭向一旁。
    贺南兮掏出锦帕,替柳立夏擦去了脸上和头上的茶水和茶叶,用唇语向她说道:“晚上我去找你。”
    柳立夏挑眉,瞥了颜昤歌一眼,冷哼一声,离开了包间。
    见柳立夏走了,颜昤歌看向贺南兮,恶狠狠道:“明明是你泼的茶水,为什么要栽在我的头上?”
    贺南兮坐下,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嘴角勾起一丝坏笑,道:“就当是你刚刚吓我的惩罚吧。”
    颜昤歌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心里却把贺南兮和柳立夏两人都‘记恨’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3-28 00:16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3-28 01: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3-28 13:01
          陆西瞳尴尬地笑笑:“你们京兆尹府不是比我们刑部更会抓人嘛。”
          花悦颜将手中剩下的半块糕点一下全塞进了陆西瞳的嘴里,陆西瞳没防备,呛得咳了几声。
          盯着陆西瞳通红的脸,花悦颜眼前一亮,脑袋凑近陆西瞳道:“瞳瞳,我想到办法了。”
          “什么呀?”陆西瞳吞掉口中的糕点。
          花悦颜凑到陆西瞳的耳边,嘀咕了起来。
          陆西瞳越听,眉头皱得越深,听到最后,直接变成了苦瓜脸。
          “我这个办法怎么样?不错吧。”花悦颜洋洋得意。
          陆西瞳苦笑,道:“呵呵……不错是不错,可是非得是我吗?”
          花悦颜点头,拍了拍陆西瞳的肩膀,道:“非得是你,必须是你,我们这些人都没有你好看,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只能你来完成啰。三哥,加油,小妹相信你能完成任务的。”
          “呵呵……”陆西瞳一脸苦笑。
          …………
          从刑部出来,花悦颜心情大好,一路哼着歌往回走。
          走着走着,脸色突然一变,看着不远处花相的轿子以及站在轿子外面的花相,花悦颜连忙转过身,提步就跑。
          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花相望着花悦颜跑远的身影,目光一凝。
          一路跑回镜月小筑,花悦颜便大呼:“银杏,菩提,快,给小姐我换装。”
          银杏一听,便赶紧到花悦颜的房间,拿出一件白色的纱裙给她换上,菩提则到梳妆台拿了胭脂水粉,在花悦颜的脸上涂涂抹抹,再给她换了一个发髻,不一会儿,一个娇弱的病美人出现了,此时的花悦颜脸色有些白,时不时地轻咳两声,再配上那张瓜子脸,还真有几分林妹妹的味道。
          “小姐,你是不是碰到左相府的人了?”银杏问道。
          花悦颜拍拍胸脯,后怕道:“是啊,直接碰上我老爹了,还好我遛得快。”
          “小姐你碰上丞相啦?”菩提道。
          花悦颜点头,“菩提,你去外面守着,我估计等会儿我爹派的人就会来了。”
          “好。”菩提点头,出了房间。
          “银杏,去把《女戒》拿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4-01 23:41
            第三章
            颜昤歌走进花悦颜的院子,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袭雪衣的少女,坐在院子的秋千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书,她的身后站着一位红衣少女。
            颜昤歌看着花悦颜,心道:果然是她。
            菩提走到花悦颜面前,道:“小姐,相府的福管家来了。”
            听到菩提的话,花悦颜目光从手中的书上移开,看向院门口,果然是相府的人来了,不过……
            花悦颜微微蹙眉:他怎么来了?
            福管家上前几步,道:“小姐,在这儿住了几个月,您的病可曾有好转?”
            花悦颜将手中的书交给身后的银杏,站起来,微微咳了两声,道:“虽然还是咳得厉害,却是比之前好多了。”
            福管家道:“小的这次奉相爷的命令前来,是来接小姐回府的,相爷也有很久没见到小姐了,甚是想念小姐,小姐回到相府后,也可以安心养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4-02 12:50
              花悦颜道:“福管家,大夫说了,我这病须得静养,府里你也是知道的,我娘常年住在佛堂,对我漠不关心,况且府里还有一个赵姨娘,我回去,她肯定会百般刁难我的。”说到娘亲,花悦颜的眼神黯然,别人家的小孩都有娘亲陪伴,而她呢?在她五岁的时候,她娘亲就踏入了佛堂,直到现在都没有踏出过佛堂一步,而原因就是她爹花相因为一次醉酒,稀里糊涂宠幸了她娘的贴身丫鬟,赵氏。
              一旁的颜昤歌算是听明白了,原来花悦颜是因为不想待在相府,所以装病躲到这里来了。
              就她那生龙活虎,泼妇骂街的架势,生病?呵!
              想到昨天的事,颜昤歌嘴角微微勾起。
              福管家听着花悦颜的话,心里一阵疼惜,道:“那我就回去禀告相爷,说小姐您住在这里有利于您的病情,等您病好了,再回去。”
              “多谢管家了。麻烦你告诉我爹,就说我过一阵子就回去看他。”
              “小的一定带到。”福管家转身,看到颜昤歌,一拍脑袋,道:“哎呀,小姐,这位是宣王,刚准备找相爷商讨一些事情,听说您病了,就来探望探望。”
              花悦颜上前几步,微微行礼,道:“悦颜见过宣王。”
              银杏,菩提跟着行礼。
              颜昤歌虚扶一把,道:“花小姐不必多礼。”
              一旁的福管家暗暗自责,他居然把宣王爷晾在一边这么久,真是……还好宣王没怪罪。
              颜昤歌从袖中拿出一个锦盒,递给花悦颜,道:“这是本王的一点心意,望花小姐不要嫌弃。”
              “这是?”花悦颜不解地看着他,他应该认出自己来了呀,为何还要送她东西?难道是想报复她?
              颜昤歌道:“这是赤血草。”
              赤血草?!
              院子里的众人都是一惊,赤血草有起死回生之效,整个璃国就只有三株,一株在太后手里,一株在宣王手里,还有一株在武魔水天手里。
              花悦颜回过神来,将手中的锦盒还给颜昤歌,道:“王爷,这太贵重了,悦颜不能收。”
              颜昤歌用手挡回去,道:“本王送出去的东西,还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花小姐就收着吧,本王走了。”
              “小的也告退了。”福管家福了福身。
              颜昤歌忽然靠近花悦颜,俯身在她耳畔轻声说道:“今日的你,比昨天……更惹人怜。”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花悦颜的脖颈,令她的肌肤渡上了一层粉色,不自然地后退几步。
              颜昤歌心情愉悦,笑着离开了镜月小筑,福管家也带着几个小厮离开了。
              他果然还是认出她了。花悦颜懊恼。
              菩提上前,笑道:“小姐,这宣王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花悦颜嗔了她一眼,道:“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他怎么可能会对我有意思?小丫头别乱猜了。”
              菩提吐了吐舌头。
              花悦颜看着手中的锦盒,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
              一身男装的花悦颜来到南宫府,找南宫陌,准备向他坦白自己的身份,奈何南宫陌不在,花悦颜就来到了她和南宫陌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柳湖。
              此时已是黄昏,夕阳斜挂在天边。
              花悦颜坐在湖边的一棵柳树下,折了一枝柳条,拿在手里把玩。
              看着斜阳,悠悠叹了口气,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坐了个把时辰,花悦颜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已经麻木的腿脚。
              此时天色已晚,华灯初上。
              柳湖里已经有好几艘画舫了,每艘画舫上都点着好几盏灯。其中一艘正是临王世子贺南兮的画舫。
              此刻,画舫之中坐着十数之人,首座坐着贺南兮和颜昤歌,下面坐着一些官家千金和富家子弟。
              其中两人最引人注目,一个便是花悦颜的心上人,南宫陌,另一个,则是礼部尚书千金,孙燕燕,两人在众人间眉来眼去,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贺南兮看着南宫陌,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南宫陌不认识他,他可认识南宫陌,当着他的面,对着别的女人眉来眼去,把他家花儿当什么了?要不是他今天特意邀请他们来,他还不知道这回事儿呢,看来花儿也有眼瞎的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4-02 14: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5-07 19:57
                  坑了多少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5-16 21:17
                    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5-24 12: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5-30 09:38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6-01 00:14
                          镜月小筑
                          菩提和银杏看着屋顶之上,独自喝着闷酒的花悦颜,心里不是滋味,那个南宫陌竟然敢伤害她们的小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突然两个人影闪到她们面前,两人一惊,随即喜道:“二公子。”
                          看到后面那个人时,两人行礼:“见过宣王。”
                          来人正是贺南兮和颜昤歌。
                          “你们先下去吧。”贺南兮道。
                          两人看了屋顶上的花悦颜一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贺南兮和颜昤歌跃上屋顶,分别坐到花悦颜的两边。
                          看着脚下已经空了的两瓶空酒瓶,贺南兮问道:“现在可好些了?”
                          花悦颜醉眼迷蒙,道:“好……好多了。”
                          “那就好,世上好男人多的是,不必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
                          “二哥你说得对,世上又不止他一个男人,我又没说非要跟着他。”一把揽过颜昤歌的肩头,“你说是不是啊?嗯?”
                          此时两人的距离非常近,几乎鼻尖对鼻尖,带着酒香的气息喷洒在颜昤歌的脸颊,使他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燥热之火。
                          贺南兮见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若是他俩在一起,他举双手赞成。
                          “咳……”贺南兮轻咳一声,道:“那个,昤歌,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做,花儿就麻烦你照顾了。”
                          颜昤歌拉开他和花悦颜的距离,道:“她不是有两个婢女吗?为何要我照顾?”
                          贺南兮道:“她这个样子,我不太放心。今晚就麻烦你了,我先走了。”不等颜昤歌说什么,贺南兮就纵身一跃,麻利地开溜了。
                          “咦?二哥,你去哪儿了?你怎么飞走了?我也要飞。”花悦颜站起来,丢掉手中的酒瓶,就往下面跳。
                          颜昤歌心都要跳出来了,在花悦颜往下面跳的一瞬间,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我要飞,我要看月亮。”花悦颜眯着眼不满地推了推颜昤歌。
                          颜昤歌抬头,看着夜空中的圆月,才想起今天是十五,对花悦颜道:“我带你去看月亮好不好?”
                          “好……好啊。”花悦颜傻傻地点头。
                          颜昤歌搂着她,一路飞驰,来到了盛都最高的地方,宝佛塔塔顶。
                          站在最高处,有种睥睨天下的感觉。
                          颜昤歌揽着花悦颜腰的手一直没松开,怕她摔在地上。
                          颜昤歌指着硕大的月亮,道:“你看,这里离月亮最近。”
                          花悦颜努力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硕大无比的月亮,开心不已,“真的耶,月亮好大,仿佛伸手就能摸到。”说着就伸出右手,摸向月亮。
                          花悦颜露出孩童般的笑容,仿佛真的摸到了月亮一般。
                          “你很喜欢月亮?嗯?”颜昤歌问道。
                          “是啊,很喜欢很喜欢,要是谁能把月亮送给我,我就嫁给他。”
                          颜昤歌心中一动,一个计划在他脑中形成。
                          花悦颜不知道,她的一句酒后之言,成了颜昤歌追妻的动力。
                          “今晚的月亮好看吗?”颜昤歌问道。
                          “好看,很好看。”花悦颜转头看向颜昤歌,醉眼迷蒙,“你也……你也很好看。”
                          那股无名之火又燥热起来了,花悦颜咂了咂嘴,颜昤歌心中一动,缓缓靠近花悦颜,还没待他靠近,花悦颜道:“你的嘴巴真好看。”说着就踮起脚尖,吻上了颜昤歌的唇。
                          颜昤歌一惊,唇上的湿热,让他回过神来,他想离开,却又不想离开,他刚刚不就是想这么做吗?
                          颜昤歌神色一暗,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
                          宝佛塔顶,一对璧人相拥拥吻,圆月显得更加地亮了,不知从何处飞来的萤火虫绕着二人飞舞,若是现在有人瞧见,定会以为是仙人。
                          夜,更加浓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6-05 15:31
                            我过来占座~然后考完试再回来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6-05 23:09
                              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6-07 17:43
                                @kk20308388 @云卷云舒sytx @凝烟8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8-16 16:55
                                  这是展昭同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8-16 22:05
                                    第六章
                                    尚书府
                                    大夫正坐在床边,为陆西瞳把脉。
                                    “大夫,他怎么样了?”飞絮轻问道。
                                    老大夫收回手,站起来,道:“内伤严重,须得静养一个月,不过,若是有赤血草的话,五六天就可下床了。”
                                    “赤血草?宣王那里好像有。多谢大夫了。”
                                    飞絮轻送大夫出了房间,一直站在房间外面的花悦颜见他们出来,眼睛一亮,立刻上前问道:“飞飞,瞳瞳他怎么样了?”
                                    飞絮轻没好气道:“还死不了。”
                                    花悦颜知道她生气了,不敢和她计较,只得道:“我进去看看他。”
                                    飞絮轻点头,送走大夫,和花悦颜一起进了房间。
                                    花悦颜来到床前,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陆西瞳,心里自责不已。
                                    “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要在床上躺一个月,不过,大夫还说,若是有赤血草的话,五六天就没事了。宣王那里有株赤血草,我现在就去拿。”
                                    飞絮轻说着就准备出房间。
                                    “等等。”花悦颜叫住了她,“宣王的那株赤血草在我这儿。”
                                    飞絮轻不明所以,“在你这儿?”
                                    花悦颜点头,“这件事以后再告诉你,我现在就去拿赤血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10-14 21:07
                                      顶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10-15 00:53
                                        “那你快些。”
                                        “好。”花悦颜出了房间。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镜月小筑,拿来了赤血草,在回到尚书府的途中遇上了贺南兮和颜昤歌。
                                        二人听得花悦颜的话,也跟着来到尚书府。
                                        “飞飞。”花悦颜推开房门,快速来到床边。
                                        飞絮轻正在为陆西瞳擦拭脸颊,见花悦颜回来,将手中的锦帕递给一旁的婢女,婢女接过锦帕,出了房间。
                                        飞絮轻看到颜昤歌和贺南兮,朝着二人点头示意,“宣王,贺世子。”
                                        “老三如何了?”贺南兮问道。
                                        “他强行用功逼毒,遭到内力反噬,伤得不轻。”
                                        花悦颜从怀中拿出赤血草,递给飞絮轻,“赤血草,赶紧给瞳瞳吃了。”
                                        颜昤歌看着花悦颜,凤眸微眯。
                                        飞絮轻接过赤血草,直接放到嘴里嚼碎了,然后口对口喂给陆西瞳,旁边三人见状,转身的转身,捂脸的捂脸,低头的低头。
                                        待飞絮轻听到一声咳嗽时,她才起身,瞟了三人一眼。
                                        “呃……”昏迷中的陆西瞳慢慢醒来。
                                        “瞳,你感觉怎么样?”飞絮轻赶紧俯身扶他。
                                        陆西瞳坐起来,捂着胸口,喘了两口气,“好多了。”
                                        “噗……”咱宣王爷看到尚书大人的打扮,一个没忍住,喷了,“尚书大人,你这是去选花魁吗?”
                                        陆西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女装打扮,至于发髻什么的,已经凌乱不堪了。
                                        花悦颜和贺南兮也跟着笑了起来。
                                        飞絮轻的视线从陆西瞳的身上默默移开,好吧,真的是有些不忍直视。
                                        “花儿,杨桐抓住了吗?还有刘立。”陆西瞳问道。
                                        花悦颜道:“放心,杨桐已经抓住了,而且已经被某个人废了。”说到某个人的时候,瞟了飞絮轻一眼,“至于刘立,他刚出还凤楼的时候,齐鸣就已经派人跟上他了,这会儿估计已经在刑部大牢了。”
                                        “那就好。”
                                        “老三,你好好休息,我们不打扰你了。”贺南兮道。
                                        “嗯。”陆西瞳点头。
                                        贺南兮和颜昤歌出了房间。
                                        “三哥,我也得回京兆尹府了,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要尽快痊愈啊。”花悦颜边说边往房间外面走,一句话说完,人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房里就剩下陆西瞳和飞絮轻了,陆西瞳可怜兮兮地看着飞絮轻,道:“我饿了。”……
                                        颜昤歌和贺南兮走在大街上。
                                        贺南兮打开手中的折扇,轻轻扇着风,问道:“昤歌,你是什么时候将赤血草给花儿的?我可是问你要了好久你都没给,说,你和她是什么时候好上的?从实招来。”
                                        颜昤歌想了想,道:“两天前,镜月小筑。”
                                        “原来除了昨晚,你之前也去过镜月小筑?”贺南兮诧异,“居然都不给我这个做表哥的说。”
                                        “你不是也没告诉我你们的关系吗?原来她就是你们的小师妹啊,呵。”
                                        贺南兮凑到颜昤歌跟前,问道:“说实话,你觉得花儿怎么样?能做你王妃吗?”
                                        颜昤歌突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两人在宝佛塔顶的那个吻,那滋味,他到现在都不能忘记。
                                        颜昤歌嘴角勾起一丝笑,“还行。”
                                        丢下两个字就快步离去。
                                        还行?那就是他俩有希望喽?
                                        贺南兮咧嘴一笑,提步跟了上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10-20 20:43
                                          第七章
                                          不过一日,尚书大人因抓盐枭杨桐而受伤之事就传遍了整个盛都,当然还有他的“英勇事迹”:孤身一人勇闯贼窝,生擒杨桐,却也身受重伤。
                                          盛都的少女们听闻尚书大人受伤,心痛不已,纷纷来到宁安寺为他祈福,保平安。
                                          圣上听闻此事,更是亲自来到尚书府探望,赏了陆西瞳不少好东西,就连太后都差人来送了补品。圣上还准了陆西瞳十天不用上朝,他心里那个乐呀。
                                          上头都亲自表示了,下面的臣子自然不甘落后,一个个的都往尚书府献殷勤,弄得尚书府只好闭门谢客。
                                          刑部大牢
                                          刑部大牢阴暗潮湿,蟑螂老鼠时不时就会从某个角落冒出来。
                                          此时的杨桐坐在角落里,满脸沧桑,蓬头垢面,头上还插着几根干枯的稻草。
                                          花悦颜和贺南兮来到关押杨桐的牢门前,贺南兮打开手中的折扇,在鼻子前扇了几下,他这个人最受不了牢里的气味了,不过为了他亲爱的三弟,他就只好委屈一下了。
                                          杨桐见他们来了,冷笑道:“怎么,要严刑拷打吗?”他的声音很尖锐刺耳,就和宫里太监的声音差不多。
                                          花悦颜摆摆手,道:“不不不,我们是不会做出屈打成招的事的,而且你贩卖私盐,本就是死罪,不需要我们动手。”
                                          “那你们来做什么?看我笑话?”
                                          贺南兮将手中的折扇收好,笑道:“不好意思,我还真是来看你笑话的。”
                                          杨桐眼皮都不抬地冷哼了一声。
                                          贺南兮朝守在门口的狱卒看了一眼,狱卒领会,去外面拿了一条长凳进来,放在贺南兮身后,还擦了擦上面的灰尘,殷勤道:“世子,您请。”
                                          贺南兮坐下,狱卒回到门口守着,花悦颜朝天翻了个白眼。
                                          贺南兮将折扇别在腰间,从怀里掏出几张纸,看了看,道:“听说你有五个子女,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是吗?”
                                          听到贺南兮提及自己的孩子,杨桐瞬间站起来,双手抓着栅栏,狠道:“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放心,虽然我纨绔,但我好歹还是个世子,不至于干那种绑人的勾当。不过你的那几位夫人,当真是个个绝色啊,连本世子看了都不免有些心动了。”
                                          花悦颜心里鄙夷:无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29 17:13
                                            “她们妇道人家,什么都不知道,我认罪便是,只求你们能放过她们。”杨桐声音低了下去。
                                            花悦颜与贺南兮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诧异,杨桐这种人居然还在乎家人?不过……
                                            贺南兮点头,“圣上英明,只定了你一个人的罪,不会牵连你的家人,不过嘛……”
                                            “不过什么?”
                                            贺南兮站起来,凑到栅栏前,贼兮兮地问道:“你又对你的几位夫人了解几分呢?她们是什么样的人,恐怕你到现在还不清楚吧。”
                                            “你到底什么意思?”杨桐有些不耐烦了。
                                            贺南兮不急,慢慢道:“听说你很在乎传宗接代啊,可你们杨家就你一根独苗,到了你这一代……”瞄了一眼杨桐的下面,“怕是要断了香火了。”
                                            “反正我有儿有女,知足了。”
                                            “是吗?恐怕不见得。”贺南兮笑得像个狐狸,朝杨桐挥了挥手中的纸张。
                                            “你到底几个意思?”杨桐快发飙了。
                                            花悦颜见贺南兮磨磨唧唧的,半天说不到点儿上,上前一巴掌将他呼到一旁,对杨桐道:“意思就是你头上绿了,你的那五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是你的女人们跟别人生的,你戴了五顶绿帽子啊,想想都刺激。”花悦颜幸灾乐祸,谁叫他如此对待她敬爱的三哥呢,活该。
                                            花悦颜的话犹如晴天霹雳,震得杨桐头脑发晕,他大声吼道:“你胡说!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
                                            贺南兮适时地将手中的纸张递给杨桐,杨桐急忙抢过,待看完纸张上的内容后,竟喷出一口老血,顿时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嘴里喃喃道:“贱人,贱人,一群贱人!”
                                            那纸张上的内容,正是杨桐几位夫人出轨的证据。
                                            贺南兮看着杨桐,可惜地摇了摇头。
                                            花悦颜面露不忍,道:“二哥,我们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
                                            贺南兮道:“过什么过?他对老三做的事不过分吗?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毁在他手里了呢,说实话,我倒庆幸他的那几个孩子不是他亲生的,有这样的爹,还不如没有呢,他也是活该,让他害了那么多女人。”
                                            他的几位夫人,除了正室,其余几位姨娘都是他强抢的,有的还是有夫之妇,所以他能有这个下场,是咎由自取。
                                            翌日
                                            刑部大牢传出消息,杨桐在牢里自杀了。
                                            半个月后
                                            出使荀国的右相苏东尘返回璃国。
                                            苏东尘,璃国右相,二十八岁,花悦颜、贺南兮、陆西瞳三人的大师兄。
                                            苏东尘回到璃国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宫面圣,向圣上禀报这次在荀国发生的事,还带回了一封荀国皇帝给圣上的信,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荀国会在三个月后,璃国太后六十大寿之际派公主前来和亲,以示两国友好之情。
                                            圣上欣然接受,愉快地给荀国皇帝回了一封信。
                                            苏东尘出了皇宫,回到右相府,给三位师弟妹发了信号,晚上右相府开会,至于开会内容,当然是关于这次陆西瞳受伤的事。他在回来的途中已经听说了陆西瞳受伤的事,陆西瞳的身体他再清楚不过了,不能再受伤了,想当年他爹,就是武魔水天用了赤血草,外加十年的功力,才将陆西瞳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他爹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让陆西瞳受伤,这下好了,若是让他爹知道陆西瞳受伤的事,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戌时
                                            花悦颜三人来到右相府。
                                            三人一进大厅,苏东尘就拉着陆西瞳上下打量着他,见他真的没什么事了,才松了口气。
                                            花悦颜“吃醋”道:“大师兄,你就只关心瞳瞳,也不关心关心我。”
                                            苏东尘道:“你站在这儿不是挺好的吗,还需要我关心?”
                                            花悦颜:……
                                            贺南兮笑。
                                            苏东尘看着花悦颜,对另外两人道:“老二老三,你们坐。”
                                            看着两人坐下,花悦颜指着自己问道:“我呢?”
                                            “站好!”苏东尘中气十足地喝道。
                                            花悦颜吓得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站了军姿。
                                            苏东尘靠近花悦颜道:“说吧,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你出的主意?”
                                            花悦颜这才反应过来,敢情他联系他们过来不是来联络感情的,而是兴师问罪的。
                                            “我……我错了……”花悦颜自责地低下了头,她确实很自责,自责自己害陆西瞳受了伤。
                                            “师兄……”陆西瞳想帮花悦颜说情。
                                            “你别说话。”苏东尘打断了他的话,又对花悦颜道:“你知不知道这次差点害老三丢了性命?我爹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你就不怕我爹知道?老三身子弱,受不得伤,这次幸好,若是有下次,我定不饶你。”
                                            花悦颜抬起头,看着苏东尘道:“大师兄,你这么关心瞳瞳,是不是喜欢他呀?”
                                            “噗……”贺南兮一个没忍住,笑喷了。
                                            陆西瞳满面通红。
                                            苏东尘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打人的冲动,抬起右手,用食指戳着花悦颜的脑袋,恨铁不成钢道:“你脑子里一天到晚的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有这瞎想的功夫,还不如多读点书呢。”
                                            花悦颜将苏东尘的右手抱住,撒娇道:“对不起,大师兄,我错了,我发誓,没有下次了,你不要告诉师父好不好?”
                                            “大师兄,我没有什么事了,再说花儿她也不是故意的,她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你就原谅她,不要告诉师父了。”陆西瞳求情。
                                            “是啊大师兄,原谅花儿,不要告诉师父了。”贺南兮也开口。
                                            苏东尘招架不住三人的攻势,只得投降:“好啦,下不为例。”
                                            “谢谢大师兄。”花悦颜总算松了口气。
                                            这时一道女声从门外传了进来:“苏大哥,听说你朋友来了,我沏了几杯茶,可以进来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29 21:36
                                              听见女声,花悦颜三人顿时望向苏东尘。
                                              “大师兄,这女子是……”花悦颜问道。
                                              “回来的路上捡的。”苏东尘道。
                                              三人一脸问号脸。
                                              苏东尘朝门外道:“进来吧。”
                                              门外进来一身穿青衣的女子,二十岁左右,手执托盘,上面放着四杯茶。
                                              女子将茶杯一一放在贺南兮和陆西瞳旁边的小桌上,又将另外两杯茶放在主位的桌上。
                                              “苏大哥,那你们聊吧,有什么需要叫我就好了,我就……”女子边说话边看向苏东尘,待她看到苏东尘旁边的花悦颜的时候,眼里无比震惊,手中的托盘掉到了地上。
                                              “你怎么了?没事吧?”苏东尘来到女子身边问道。
                                              女子不理会他,指着花悦颜,颤声道:“柳……柳……”
                                              花悦颜看着女子,竟觉无比熟悉,略微思索了一下,恍然道:“你是唐小月?”
                                              女子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柳老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3-29 2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