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尽头的游泳池吧 关注:251贴子:30,376
  • 42回复贴,共1

【小短】墨水儿不知道啥时候会更新的种子擂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嘿我来搬文啦,感觉之前其他的写的都不够好,干脆来搬小短啦。


回复
1楼2016-04-30 11:34
    《说说你人生中最难的那段时光》

    生于一九九五年一月,短短二十载,哪里谈得上有什么最难的时光。所谓最难,只能之于自己,浅谈一下。

    回头一看,我活得蛮幸运的。小时候早产两个月,关了两天暖箱,眼睛没瞎。据说那时候真的有早产儿被放进暖箱,因为过度吸氧导致失明的。现在我是感觉这没啥科学依据,但当时年纪小,父母外公外婆说啥,啥就是真的。加之外公一直在耳边吵吵说我命大什么的,稀里糊涂就信以为真,见人就往外说,感觉还有股子骄傲。

    “你知道伐,我早产,出生时候差点瞎了脑袋和橘子一样大,手指上的肉没长好,透明的,看得见骨头!”

    现在已经记不清了,这到底是外公他们有这么对我说过呢,还是我天性喜欢吓人自己编的故事呢。

    不管是哪种,有种或许可以能被称作“自我意识”的东西,在当时懵懵懂懂的记忆里,钻破名为“表层感知”的泥土,萌芽而生,冒出枝叶,开出花蕾。

    花蕾。小时候体弱,也确实是花蕾,需要呵护。然而却不自知,尤其到了一定叛逆期,很是烦某些出于本能的好意。小时候一直住在外婆家,直到高中时候才搬出去。外公外婆年迈,有时候记不住事,难免啰嗦一些。老人有些时候就像是孩子,对于属于自己的东西有种近乎病态的珍视,后者因为初见而好奇,前者自知万物终有限时而依恋。

    孩子不知道这些,孩子曾经的眼中只有自己的世界。

    我朝他们吼过,闹过,砰的一声把他们的尴尬隔离在门外。

    小时候受人欺负,以为自己不作声就是一种隐忍和宽恕,其实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软弱。直到我举起一把椅子要往欺负过我的人身上砸的时候,我才突然明白,什么叫做欺软怕硬。

    自我意识不是自我欺骗,也不是自我隔绝,而是一种帮助自己融入这个世界的媒介。

    我认为的最难的时光,就是在意识到这点前,那段亏欠过多,却终究无法偿还于他人的时光。

    外婆去世后,外公再娶,搬出了外婆家那栋旧小楼。我会再回去看看。

    毕竟偿还自己之后,才算偿还了家乡的一蓑烟雨。




    回复
    3楼2016-04-30 11:37
      《江南岸》

      我住在浙江,离安徽很近,却从来没去过。这次去,是为了和安徽南陵县的一个女生面基。
      照片是见过的,她没化妆,皮肤不是很好,有淡淡的雀斑,说不上是美女,要说有什么算得上好看的,是那双生来就微微弯起的杏眼,还有淡琥珀的瞳色。
      认识她是在一个真三国无双的语C群里。一开始她C小乔,我C大乔。她是后进群的,没说上两句话头像就灰了。群里的人都以为她网断了,或者有急事离开了。我却听到了熟悉的“嘀嘀”消息提示声,是隐身的她在私我。
      我们聊上之后交换了照片,得知对方是女生。她说我们换着C吧。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太喜欢周瑜所以想C小乔,真C起来却又感觉有点羞耻。
      “23333你纯情什么啦”
      沉默很久,她才回复:“对不起。我有点怕。有些事我会慢慢告诉你。麻烦了。”
      我这才注意到,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带标点,没用缩写,没用网络语言,严肃而拘谨,就像一个初入圈的老古董,或者说小白。
      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我这样想着,答应了她,把群里的昵称改了。

      从高铁南陵站下来,好久才在人群中找到她。她穿一件苹果绿的短袖,普通的牛仔热裤和板鞋。个子小小,脸白,又很瘦。刚及肩的头发,直得像清汤挂面。她冲我腼腆地笑,嘴微张,却又在犹豫该怎么开口。
      “棠梨?你是棠梨吧!”我朝她摇摇手机,“穿得和说的一样,我是阿墨!”
      她点点头,像是挤牙膏似的吐露出几个字:“阿、阿墨好。”
      我早料到她是个很内向的妹子,年龄也比我小上几岁,早就排练好了温和、又显得不是很自来熟的语气。“我们去哪儿?有啥好吃的,好玩的,带我去看看啦。”
      棠梨歪着头,好像认真思考了下,对着我说:“小、小乔墓。”
      “哎?好……好吧……”我看了眼表,“一会儿去,这都中午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棠梨突然脸红了,请我吃了车站里的一家小笼渣肉蒸饭,又给我拿了几块自己做的小茶糕。
      蒸饭是不错,这糕倒是甜得有些发腻了。

      江南景,却是看不腻的。
      尤其是春夏之时,尤其是古旧之地。曾离家几年,再归时,那些积蓄起来的思乡之情便忽地聚拢,忽地升腾,一个战栗,眼睛有几分迷了。也是在离家之时,才翻阅旧照片,觉出故乡之美的。此处也是,相似的景,勾起怀恋之情。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
      一样的,都是一样的。
      建筑和空间是死的,感情和时间是活的。是活赋予死意义,还是死激发活心念。我管不得、也分不清那些活活死死,只知道,喜欢罢了。
      要是不喜欢,我怎么会来这里,听她说自己的故事。

      南陵县境文化馆,中山公园旁。
      那天我和棠梨只是站在小乔墓的巨碑前,再没有走近一步。
      碑上阴刻着一副长对联。上下联由两个不同的文人所作,忆起古时美人之墓,飘零几处,多的是夫妻异葬。
      我见棠梨兀自喃喃,读着这一副联,很入迷,只怕打扰到她。有些怕见到她怔忪的样子,很奇怪,好像是因为她的木讷,我才会害怕的。
      所幸她开了口,没有结巴,没有颤抖,语声清朗。
      “阿墨,你说小乔是妻还是妾呢?”
      我一愣,旋即说:“多半是妾,三国志有说策纳大乔,瑜纳小乔,娶妻纳妾嘛。”略一停,我又补充,“也不一定,众说纷纭。历史不重要啦,就算周瑜有别的正妻,又有谁知道呢?”
      棠梨转过头来盯着我,皱起眉头,不解地问:“为什么不重要呢?一个身份不重要吗?”
      “我没说身份不重要啊,只是有的时候,比起身份本身,我们在乎的,是事实,或者说,是印象啊。”我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但这种时候,必须对她做出一个回应。
      “嘻嘻,嘻嘻嘻……”棠梨笑了,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阿墨你知道吗,印象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有多不可靠吗?”
      我敷衍地笑笑,附和几声,听她继续讲下去。

      棠梨曾经有卡普格拉妄想综合征。她一度认为,周围的所有人都是别的人假扮的。家人、朋友、恋人……每个人都被囚禁起来,被人替代。她时时刻刻都处在一个巨大的阴谋里。
      她的心理医生让她学着去扮演一个她不可能成为的人。
      她选择了一个古人。她憧憬着一段古人的感情,憧憬着一位建安十五年葬于巴丘的英杰,憧憬着化身成一缕早已消散的香魂。

      棠梨异常平静地说完后,长出一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她,甚至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有几分是真的。
      这时候她又回到了最初那个极度怕生的状态。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红着脸道歉说有事要先走。
      我有些无奈,就说自己也没打算多留,已经买好晚上回去的票了。
      “对,对不起。我,我先走了!”棠梨猛地转身,没走两步,就又回过头看我,一副不放心、却又很羞的样子。
      我朝她甩甩手说,下次语C群见,目送她一路小跑远去。

      晚霞将这一片江南的绿意镀上了一层血色。风起,挑起我额前的发。我捋开,也不急着离开,站在原地,一面看景,一面想着。
      这种综合征是听说过,只是没见过真人病例。这姑娘,估计病没好透,可能还有点人格分裂。
      要是真的,这种人也蛮可怜的。就像身在一叶舟中,因为自己混乱的心念,在犹疑和迷惘中沉浮摇摆,一辈子上不了岸。
      天色已经晚了,感觉有些无趣,我掖了掖包,打算离开。

      呵,我倒是觉得自己在岸上。
      但是我和她一样在江里。
      我始终都没想通,她是什么时候偷了我钱包的。



      收起回复
      6楼2016-04-30 11:40
        《柠檬》


        Lament

        少女哭着问神父。

        “仁慈的主为何要夺去无辜者的生命呢?”

        神父聪明地唱了首挽歌。



        Egg

        少年蹲在鸡舍里。

        脏手递给少女一个新鲜的鸡蛋。

        少女忍着没有皱起眉头。



        Memo

        你说喜欢我扛枪的样子。

        才不是为你一个人逞英雄。

        等柠檬熟了我就回来。



        Orchard

        果园里的柠檬树死了。

        死在这个夏天。

        少女想象着柠檬的酸味。



        Neverland

        下午茶是一杯柠檬水。

        阳光使人犯困。

        少女梦里有他们的家。




        回复
        10楼2016-04-30 11:48
          《FREEMAN》

          弗里曼先生走在回家的路上。阳光在他身后投下肥硕的阴影。他穿一身蓝色工装,手负于身后。因为肥胖,走路有些摇摆。身子佝偻,脖子前倾。像只老去的鹅,病态地、迟缓地踱步。却不敢停留。家里没有妻子和晚餐在等他,可是他要回家。夏天的夜来得再晚,也是逃不脱的。除了回到家消化掉冰箱里剩下的披萨,坐在沙发上盯着那台旧电视机,然后困得打起盹儿来,他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消磨掉又一个无聊的夜晚。
          走到街对面就到家了。弗里曼先生烦躁地按着斑马线行人优先通行按钮,一遍再一遍。他身后一个年轻的亚洲女生正无奈地摇着头。她从他的背影,就看得出他很疲惫,大概心情也很烦躁。弗里曼先生完全没注意到她,他发现对面的车流有些奇怪。
          ——堵车?
          目光顺延着车流的方向。弗里曼先生看到,在拥堵的源头,一辆巴士的侧边被一辆私家车撞了。情况并不严重。车身没有凹陷。有警车停在现场。两辆车内的人员早已疏散。几个路人在围观。
          弗里曼先生舒了口气,无用如他,也能平等地受主庇佑。活了三十多年,无病无灾。要说有什么令他烦心的,就是自己的姓,弗里曼,自由人。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姓。他没有“不自由,毋宁死”的豪情,自闭得不敢迎接一份美好的爱情,忘了编织梦想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整天强颜欢笑假装享受于他人的虚情。
          年轻时的他何尝没有努力过呢?而今想来,空余叹息。

          弗里曼先生摇摇摆摆地走过了斑马线。他身后的亚洲女孩步子轻快,到了对面却不急着走,而是微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他害怕起来,女孩甚至叫出了他的名字。弗里曼先生的印象里没有这个姑娘,他泛着油光却不红润的脸僵硬着,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
          女孩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指了指他工装上的姓名牌。接着弯下腰,从街边草坪上摘下了一株狗尾巴草。
          “弗里曼先生,您好。我叫花子。”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连同狗尾巴草一起,伸手要递给他,“狗尾巴草,花语是暗恋。欢迎来我的花店看看,心情会变得自由自在哦。”
          他擦去头上渗出的汗,又接过。花子恭恭敬敬地朝他鞠了一躬,然后一溜烟地跑走了。
          狗尾巴草随着晚风微微震颤,弗里曼先生凑近去闻,草一动,拂在脸上,有些瘙痒。
          风里的狗尾巴草。莫名其妙的姑娘。
          弗里曼先生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的名片已经快被攥破了。



          回复
          11楼2016-04-30 11:49
            《敦煌》

            对于敦煌一直心向往之。
            阳关玉关关不住风烟。岁月风霜摧不尽千佛岩千般庄严相。三碧峰山色翠微,白云出岫,倏然散在薄雨簌簌中。待到天霁,一泓党水缀以熠熠日光,北流而去。夜至,月泉清似明镜,映出星芒,与几点萤火交织,辉映成趣。古城残身化作憧憧黑影,令人惊怖,却又心生惋意。故国已逝,徒然神伤。但见绣壤春耕,草色连碧,阡陌之上,晴空青云舒卷,随风游走。鸣沙声起,不似呜咽,不似悲啼,似战号,又似细语,倒一时辨不分明了。分明的,是壮美之景,即使被腐蚀得堪堪余下轮廓,却始终不教人心生荒芜。
            若有机会,是一定要去看这八景的。愿这些璀璨之物,再不被无情摧残,静默地走过无数时光暗转。



            回复
            15楼2016-04-30 11:56
              《L》

              第一个字缩写L。

              林子里有一间小屋
              绿色爬山虎攀着墙
              铃声叮当散在风里
              梨树落了一地的白
              路走到门前消失了
              琳达抬手去敲木门
              笼子里的鸟在欢叫
              老者无言地开了门
              脸皮耷拉面色蜡黄
              凉了的茶配姜饼人
              令她无措地摆着手
              牢记妈妈说的话吧
              猎刀不用石头来磨
              肋骨附近肉最鲜美
              离开时候不要忘记
              留下鲜花为她殓葬



              回复
              16楼2016-04-30 11:58
                呀终于等到墨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4-30 12:00
                  《致十年后的我》

                  十年后的墨水:
                  你好啊。
                  这时候说些关于梦想励志的大道理一定很好笑。我就是你,知道你从来不耐烦听这些,尤其是听一个小你十岁的人以一副先知或者前辈的语气在那边白话。我比你好的地方,不过是拥有多了十年的时间,拥有二十到三十这一段时间去尝试,去磕碰,去创造。十年过去,希望你的心不死,即便生活庸碌,也能围绕自己的轴,以自己的节奏转动着。但求依旧平安喜乐,寻一人定下白首之约,择一城终……择一城,纵使在他乡,也寻到归属感,不再如浮云般,随风漂流。
                  你可能还是装不来文艺,但至少比我好些。在你面前,我也不想端着了,怕你腻味,觉得矫情,有话直说了。
                  没开成工作室我要打你。
                  独立游戏没开发出来我要打你。
                  小说没出版我要打你。
                  没对象我要打你。
                  全部列出来,怕打坏了你。所以说一定要打的几条就好。
                  话说回来,可能你还没赚够足够的钱买让我打你的服务,可能这项服务还没有被研发出来推广到市场。
                  管他呢,你懂我就好。
                  其实我根本不怕你不懂,我怕你看了没有笑,我怕你看了不说话,我怕你看了甚至会挂清泪两行。
                  我对你说的话也只能是希冀了,可是你必须用证据来给我宽慰。
                  哈哈,你早晚也要学会哄孩子啊。
                  可是有时候,又希望你自己永远是个孩子。如同小说自序里头写的那样。
                  “这是笔者的心念,拳拳,赤赤。”



                  收起回复
                  18楼2016-04-30 12:00
                    墨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4-30 12:01
                      《理想的生活》

                      他说自己处于生存之上,生活之下。
                      说这话的时候他直直盯着我的眼睛。他喝了很多杯,眼睛里起了雾,少了几分锐气,有几分空茫。
                      第一次见他是在异国的电影院,一部快节奏的电影,跑车,美女,酒精,枪,临海城市的阳光,鼓点清晰的配乐。他凑巧坐在我右边的座位。电影里,一个金发美女摘去了伪装用的假发,一个色老头眉头皱起,说他以为那是自然的金发。很老的梗,我和他都笑了。我看到他的侧脸,和我一样,来自东方,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像前任。他头发染成银色,长发,一张小脸,奇怪的是,这样子不奇怪。
                      电影散场的时候,我见他也是一个人来的,就朝他随口说了句nice hair。他回头看我,然后说了句讲中文。他眼尾略翘,似若桃花,样子好看,也毒得很。
                      你是大陆的,南方的。
                      他扫了眼我,笑着说。
                      那天是周六,晚上我不想一个人。
                      我点着万宝路,在他租的房子里,陷在沙发里,想到什么,就和他扯些什么。他是个弹贝斯的,学生签证过来,成绩太差,被停学一年,谎说得很圆,比外国的月亮还要圆。
                      我笑了笑,掐了烟,突然想亲他。
                      他不生涩,只是身体有点紧绷。
                      我这人煞风景,一半的时候,坏心眼地问他,你的理想生活是什么样的。他活得不理想,他的房间,太乱,太脏,也太闷。
                      他的呼吸却是干净的,连带消去了声音里的浮气。
                      回国,当偶像。
                      我没忍住,笑个不停,笑得抖了起来。脸,脖子,胸腔,腹部,大腿,脚趾。高潮的时候,我左脚趾会抖。这让我有些愕然,又有些好笑。他见我一副难看的傻相,舔了下嘴唇,吻得很急。
                      那你理想的生活呢?
                      刚才电影里头的女杀手。
                      你做梦呢。
                      你才做梦。
                      我错了。他没有做梦。故事的发展太像小说,如果他爸妈没有钱的话。
                      他成功了。他成了偶像。
                      那天他写不出歌,约我去喝酒。
                      我猜到了,这根本不是他理想的生活。



                      回复
                      22楼2016-04-30 12:03
                        《声音》


                        “笑声和叫声相差无几。” ——《ヘルタースケルター》

                        她听到了快门声,咔嚓咔嚓,咔嚓咔嚓。最开始是现代手机所发出的,这声音如浪潮般起伏一阵,便换做了老式相机,总怕曝光不足,嘭,嘭,嘭,一次性闪光灯泡在她眼前一个个烧毁、碎裂,灯丝从残屑里招摇地跌撞而出,飞起、扎入,随同炫目白光直捣眼底。她的视界开始模糊,人们恣意的笑脸、修得笔挺的西服、轻盈的浅色裙摆,渐次淹没在毛玻璃般的雾面之下。
                        雾面里渗出的水汽,钻入耳洞,咕嘟,咕嘟,起初疼痒,而后归于静谧。
                        她在岸上被闷入一方池子。池里听不见众人起哄、笑闹,却尚存她受惊尖叫的残响。她曾在荧幕上用尖叫将恐惧刺入观众的耳朵,此刻恐惧却架形在了她的心中。
                        那是一片没有光线和声音的海洋。

                        恐惧太直白,它催化的玩笑,却太难懂。
                        最终她没有被伴郎团扔进水里,第二天没有她湿身诱惑的劲爆头条。
                        她在一片言论自由里被期待发声。
                        “我很怕自己的发声,无论我说什么样的话,都会给我的好朋友们造成更大的困扰。”
                        她这样道了歉。

                        残忍的是,我宁愿相信,道歉视频里,只有哽咽才是她自己的声音。



                        收起回复
                        25楼2016-04-30 12:10
                          既然在这边更的话,那我就把原吧那个帖子取消收藏了啊,不过说起来你好久没更过这个帖子了吧


                          回复
                          26楼2016-05-01 14:44
                            顶,强者真多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6-24 00:50
                              今日擂题(6.12-13):世上独一无二的孙悟空
                              孙悟空住在我家的第三百六十九天,他消失了。
                              他没有留下字条,并且将阁楼打扫得一干二净。他带走了自己堆积如塔的手办,带走了一箱九十年代老影视剧的录影带,其中有几卷还是从我的书房里偷拿的。
                              我不敢张贴寻人启事,别人根本不会相信。回想起这一年来,孙悟空住在我家的种种,我自己都经常觉得是出现了某种幻觉。先不说什么发生打破次元壁这种听上去就有奇幻色彩的事有多么不现实,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会七十二般变化,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斗战胜佛孙大圣,如果来到现代,怎么可能选择住在我这种破屋子里,和我这种没钱的漫画家一样,一忙起来就吃泡面度日。
                              第一次见孙悟空的时候,是他在我房门口大力敲门。开门之后,我发现面前站了一个身高一米九、面如冠玉的长腿帅哥。只是穿的有些怪异,上身是一件紧身的金色背心,除了有点gay里gay气倒也没啥,关键是下身一件豹纹的齐臀小短裙,让我瞬间冒出了一个念头。
                              “老哥,cos孙悟空的衣服没脱啊?”
                              那帅哥打量了我一眼。我也在打量着他。虽然帅是够帅的,比起个把小鲜肉来,不光有一种剑眉星目的英气,更有几分从骨子里透闪出的桀骜,但这张脸是真的够面生的。这人谁啊?不是讨债的不是催稿的,难道是……迷路了?
                              “不是cosplay,就是俺老孙。”
                              我当时以为这是某个神经病院里逃出来的,正要把他往外轰。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歪嘴邪邪一笑,十几秒的时间里,伴随着七色烟雾一次次升腾再逸散,依次变化成了影视作品里的各种形象,从86年的六小龄童,到周星驰的至尊宝,再到万万没想到里的刘循子墨,动作形态一模一样,与其说这是某种魔术,我倒更相信他是孙悟空本人。
                              接着孙悟空开始向我大吐苦水,说自己下凡体验生活,结果刚没几天就被开除了仙籍。说是这些年来,随着凡间有越来越多有♂趣♂的♂高科技诞生,想要这样体验一番的神仙越来越多,都影响了天庭的管理运作。即使他本来只想下凡玩一遭,但有一天被察觉到产生了常驻的念头,便被毫不留情地赶了出去。他感觉自己没脸去找和他一样犯错的前辈们,也没心思到处游玩了,就想找个宅男,每天逛逛超市做做菜,看看新番睡睡觉,悠闲度日。
                              我一听,又要把他往外撵,我哪有闲钱养一个闲人,自己不饿死就不错了,管你是孙大圣还是天皇老子,花我的钱占我的地方吃饭睡觉,都是侵犯我的权益。孙悟空又是歪嘴邪邪一笑,说自己会去打工的,除了一块睡觉的地由我提供,剩下吃喝玩乐的费用都不用**心。
                              孙大圣这位存在近五百年的大神要说服我,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而事实上他也按照他说的去做了。他精力充沛,一天打好几份工,养活自己根本没问题。比较头疼的问题是他经常带妹子回家,好像是他在外面变成了一个高富帅,特地带妹子们回来破灭幻想。也不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了他口口声声所说的所谓“正义”,还是他为了满足自己嘲笑别人的恶趣味。
                              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我问他,吴承恩书中所说真假。他说他最初的存在就是所谓“书中精魂”,最初的版本怎么写,真相就是什么样。至于书中没有写到的后续部分,他正在总结并写成书,到时候我可以免费拿走他的版权,将这些故事画成漫画,并以我一人的名义出版。
                              从那天起,我把他真的当一座大神供了起来。而这座大神还会买菜并且给我做饭,哪里是什么斗战胜佛,分明是个人妻。我就从没管过他借我的电脑、借我的录像带,他也很自觉地不会耽误我的工作。他平时也没什么要求,只是提醒我不能对别人说出他的存在。我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说是这肯定啊,我可不想被关进精神病院。
                              孙悟空又是对我邪邪一笑。
                              我印象中孙悟空一直都是笑嘻嘻的,好像只生过一次气。
                              对了,那还是上礼拜的事。
                              那天我在玩一个刷刷刷抽抽抽游戏,那个游戏里将很多三国、水浒武将娘化了,一个个耍刀弄枪的武将被设计成了爆乳的萝莉御姐,被安插在剧情里,被玩家收集练技能养成打怪。奇怪的是,那个游戏里还有西游人物孙悟空。好巧不巧,这个萝莉版孙悟空的技能十分好用,物理系攻击伤害值很高,被我练到了很高的级数,还经常点开她的界面,加技能点数。好巧不巧,就被真·孙悟空看了个一览无余。
                              孙悟空不笑了,他沉默了。那天他正好摘掉了他的黑色美瞳(他变化成人型的时候是红眸,亚洲面孔,不得不戴美瞳显得正常一些),一双炯炯有神的火眼金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脸,目光所及之处,像有无数芒刺,一下一下把我的脸“呲啦”“呲啦”地剐掉无数连皮带肉的红色肉丝。
                              我心快跳出了嗓子眼,不得不告诉自己,这只是孙悟空一时没有接受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稍微平复了心情后,我开始向他科普什么是ACG文化,什么是娘化,并列举了一系列娘化作品,甚至故作调侃地跟他说什么你们西游比三国好多了,他们被娘化的作品才叫多呢。
                              孙悟空愣了一瞬,然后又冲我邪邪一笑。
                              自那天起孙悟空入了宅。他不再去打工了,整天在家里看那些涉及娘化的动画。他看番的时候很沉默,也不吃东西。我以为是他太专注的缘故,又正巧那阵子赶稿,只当是他收到了文化冲击,过段时间就好了,就没怎么管他。
                              我也压根没想到他会消失。就算知道他消失了,也不会想到他消失的原因,居然和那些娘化的作品有关。我从来都没想过,他会对这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概念引用和市场潮流导向的改编有这么大的反应,这么痛苦,甚至迷茫。
                              孙悟空离开我的第五百天,我收到了他的稿件。
                              看完稿件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西游记结束后的故事,天庭的动乱与变革,比西游记本身精彩太多太多。这些稿件是以第一人称写成的,十分详细地记载了孙悟空怎么同师傅和师兄弟与天庭温床中滋生的邪恶势力作斗争;怎么在这一任玉皇大帝所生的众多儿子的夺嫡之战中生存,面对魔界外来势力,怎么打出一场漂亮的防守攻坚战云云。
                              孙悟空没有了紧箍咒,却始终紧握着金箍棒,保护着他所爱所尊敬之人,维护着他所信奉的绝对秩序。在稿件的最后,他以“这才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孙悟空”结尾,并附上了那些他被娘化的形象的图片。那些图片无一例外,都无情地被划上了红叉,像是鲜红的绳索将她们捆缚,又像是她们流出的淋漓鲜血。
                              那一瞬我才知道他在愤怒。
                              可他在愤怒什么呢?明明他很喜欢那些影视剧所塑造的他啊?那些“他”,明明也有一些被过分恶搞的部分啊?为什么一变成了女性,就这么深恶痛绝呢?
                              我懒得多想,也没有时间去多想。
                              我有义务去用我的漫画塑造一个孙悟空,一个真正的、世上独一无二的孙悟空。
                              我有义务去享受我对他的付出所换来的一切。
                              突然,我也像孙悟空一样邪邪一笑。
                              我终于明白了这笑的原因。那是一尊神明对世人的鄙夷吧。




                              收起回复
                              30楼2017-06-13 13:38
                                为何我现在才发现这个帖子!话说好久不见墨水儿了


                                收起回复
                                31楼2017-06-14 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