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星空吧 关注:1,311,981贴子:33,201,323

说一说你不知道的关于凶宅的奥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凶宅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这样死去的人因为阳寿并没有过完,所以会死得很不甘心。轻则不得安生,重则家破人亡。深度揭秘买卖死人房子那些年、那些事。每一座凶宅背后,其实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这里我要奉劝大家,凶宅不能随便去住,更不能接触,一定要敬而远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06 08:35
      我叫梁双七,当时正在一所大学念大一。而我老爸是一个资深的股民,就在那一年他挪用公款炒股,结果遭遇了百年不遇的股灾,血本无归,亏欠了公款一百余万元,如果不能及时堵上这个窟窿,他有可能因此锒铛入狱。
    不要不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5-06 09:31
        结果后来我才知道,廖光明炒的不是普通的房子。
        他炒的房子,有个统一的称谓,叫凶宅。
        而这种房子,房主是很难处理的。无论是出租或者是出售,但凡了解一些内情的,都不会问津。即便是有不信邪的人愿意购买和租住,恐怕价格也会大打折扣,这中间的差价是相当可观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5-06 09:44
          廖光明近几年做的就是这样一种买卖,专门打探何处有这类凶宅,然后以超低价格买进,经过处理后,再高价卖出或者放在银行抵押贷款去做别的生意。这炒凶宅的活,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胆小的人难免会被凶宅相关的故事和背景吓到,胆大的人往往会摸不清凶宅的套路,给自己招来祸殃,轻则运数丧尽,病痛缠身,重则殃及寿路,一命呜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5-06 09:51
          抽啊抽 抽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5-06 09:51
              而廖光明这些年在外面闯荡,学会了一些方术之技,算是个懂行的人。方术与传统的道术不同,严格意义上应该算是道术的前身。廖光明靠着一身方术之技,在全国各地破了很多凶宅的局,自己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06 09:51
                但是破凶局这事,一个人是干不来的,需要有人配合。而这个人必须是自己人,信得过才行。这次我跟他出来,也算是间接地帮了他,所以他答应每做成一笔,都给我百分之三十的利润提成。按照他的说法,不出两年,我就能还上一百万的债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5-06 09:54
                  廖光明这人,身材不高,长的也其貌不扬,他大我五岁,从小就世故圆滑,再加上早早出外磨砺,浑身上下都透着精明劲,精明的让你总觉得摸不透他。我父母对他印象并不好,如果不是家里遭难,他们是绝对不会让我跟他出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5-06 09:58
                   而我跟着廖光明走后没到三天,我们就接到了一份房源信息,做了我的第一笔生意。
                    这套我们准备吃进的房子坐落在邻市,所在的街区很偏。但是由于旁边有个重点中学,那里的房价一直居高不下,有价无市。
                    里面住着中学的学生何巧,三年前却在房里轻生了。没有留下任何有线索的字条,生前也没发现任何轻生的迹象。她的死在当地轰动一时,但是到最后也没人知道女孩轻生的原因。再加上何巧的父母悲痛欲绝,也不想把这件事扩大,这件事的影响便逐渐被淡化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5-06 10:03
                      何巧父母过于思念女儿,并没有马上处置掉房产。除了换掉了染血的床单和被褥,女孩房间里其他的家具和摆设全都原封不动地被保留了下来。
                      但是在随后的日子里,怪事就一件接一件地发生了。
                      晚上在睡觉的时候,两个人总能听到一些异样的声音。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是幻觉,但是后来那声音一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出现,似乎就是从何巧的房间传出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5-06 10:14
                        终于有一天,何巧的爸爸仗着胆子,摸黑穿过客厅,慢慢朝何巧的房间摸过去。而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起来。听起来像是水龙头里往下滴水的声音,滴答滴答的。同时,还有风铃发出的清脆的铃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5-06 10:17
                          可是何巧的房间里,门窗紧闭,不可能有风,风铃怎么会无风自响?而屋里也根本就没有水龙头,又怎么可能有滴水的声音?
                          何巧的爸爸想推门看看,却发现女儿的房门是锁着的。可是他们并没有把房门上锁啊。他把耳朵贴到房门上,听到房间里居然隐约传来了何巧朗读英文的声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5-06 10:31
                            “何……何巧?”何巧的爸爸下意识地喊了一句。而这时,那诡异的滴水声和风铃声,却又忽地消失了。何巧的爸爸吓得一身冷汗,赶紧跑回了卧室。
                            在这以后,滴水声和风铃声每次都会准时在午夜十一点响起,而何巧的房门也会在那个时候离奇地被反锁。等到第二天的时候,一切又恢复了原样。何巧的父母也吓得搬离了那里,只敢在白天过去打扫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5-06 13:17
                              了解了相关信息,廖光明说,如果这消息准确,应该就是何巧的阴魂作祟,我们去做一场法事,引何巧的魂魄去投胎,这房子的凶局就算破了。
                              我瞪着眼睛反问他,就这么简单?
                              廖光明白了我一眼:“那你以为呢,世上的事,能用正常理论解释的,叫科学。而用科学解释不了的,就叫玄学。而玄学听起来高深,但是有些地方却比那些所谓的科学理论简单多了。那房子道听途说无益,我们只能去看看才能知晓,但是不能白天去,白天阳气重,咱们去了什么都看不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5-06 13:36
                              晚上九点多,我们找到了凶宅所在的那栋五层居民楼。居民楼里还有人居住,但是亮着灯的房间很少,可能都是因为这个凶宅给闹的。何巧家是二单元五楼东户,廖光明带着我从一楼往上爬,边上楼边皱眉。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很奇怪,这整个单元好像都缺少人气,好像都没人住的样子。
                              我见楼道里都是灰尘,说可能是这楼有点老,楼道没人清扫的原因吧。
                              我们一直来到了何巧家门口,用钥匙打开门,摸着黑走了进去。我赶紧跟在他后面,不知道是不是房子久未通风的原因,屋子里的空气有些混浊,让人很不舒服胸口发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5-06 13:59
                                  而廖光明靠着墙,却没有开灯,而是从包里掏出两根白蜡,用打火机点着,递给我一根,说道:“白蜡燃起的火苗,更接近阴火,鬼魂不会害怕,所以白蜡能够招阴,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够固阴安魂,这也是办丧事一般都用白蜡的原因。”
                                  我知道廖光明在借这个机会在给我普及知识,不过听他这么说,我更紧张了。我们一点一点移动到客厅的中间,廖光明示意我蹲下来。
                                  此时我们俩谁也没说话,屋子里一片死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5-06 14:16
                                    借助着微弱的烛光,我看到这房子里的家具已经搬离一空,整个客厅空荡荡的。这种空空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除了客厅和厨房是通透的外,还有两个房间,一间房门开着,另一间是紧紧关着的。不用问,关门的应该就是何巧的房间。
                                    “双七,你拿着蜡烛,看看客厅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物件。”廖光明低声说道。
                                    由于屋子很旷,廖光明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听起来很空灵。
                                    廖光明自己举着一根蜡烛,向何巧的房间摸了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5-06 14:26
                                      第一次跟他干活,我也不好表现的太过胆小,免得被他看不起。我仗着胆子,按着他的吩咐举着蜡烛在顺着客厅的墙壁巡视。
                                      我不知道廖光明所说的特别是指什么,这个时候也不好多问。
                                      客厅里面空空如也,本没什么可看的。只是我发现在其中一面墙上,有几道镶嵌在墙里的隔板,平时应该是用来放一些古董摆件之类的东西。但是现在也都搬空了,我用蜡烛照了照,发现那些隔板上布满了灰尘,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清扫打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5-06 14:29
                                        我并没有发现什么,转回身想去找廖光明。可是就在我一转身的时候,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猛地强烈起来。就像是在我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一样。
                                        我一哆嗦,下意识地转回身,面向那几层隔板。这时我注意到,在隔板的最底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影影绰绰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物件,隐藏在黑暗之中。
                                        直觉告诉我,那双盯着我的眼睛,就是它……
                                        我把蜡烛照过去,在烛光下,我看清了,那是一个小摆件,是一只精致的蟾蜍,嘴里含着一枚铜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5-06 14:35
                                          蟾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身上同样蒙着一层灰尘。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显得极为有神,正死死盯着我。
                                          我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释然了。这是市面上常见的一种招财的金蟾摆件,并不像是什么邪物。也许是何巧的父母搬家的时候,不小心遗留下来的东西。
                                          烛光掩映之下,我一伸手,将那铜钱拿了下来,发现那铜钱有一元钱的硬币大小,却比硬币沉多了,甚是压手,看起来,像是纯金做成的钱币。如果放到市面上,应该能值不少钱,真不知道这么值钱的东西怎么会被遗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5-06 15:06
                                            我举着蜡烛正准备去何巧父母的房间看一看,却听到从另个方向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风铃声,是从何巧的房间传来的。我赶紧顺手将那金币揣到裤兜里,来到何巧的房间。
                                            廖光明已经在里面了,正盯着女孩的床头的一串风铃就看,那风铃制作的很精巧,风铃声转瞬即逝。
                                            但是更刺激我眼球的,却是床上铺着的床单。
                                            床单的颜色大红,在烛光的映衬下,像染满了血一样……
                                            看到那血红的床单,我不禁头皮发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5-06 15:09
                                              廖光明看了我一眼,我冲他摇了摇头。金币的事,我并不打算告诉他。廖光明点点头,指着那床单说道:“红色能辟邪,看来这何巧的父母是故意铺的红床单。”
                                              我嗯了一声,结果廖光明接着又叹了口气:“可惜啊,他们只知道点皮毛,这床单……用错地方了。”
                                              “什么意思?”我看到廖光明手举着蜡烛,眼睛还在不断地打量着何巧房间里的一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5-06 15:16
                                              听廖光明的意思这里真的有何巧的鬼魂,我赶紧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何巧的房间布置的并不复杂,窗口挡着厚厚的窗帘,除了这一张床,还有一个书桌。在床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照片。烛光照过去照片里的何巧青春阳光,算上是一个美少女正对着镜头微笑。我看到照片里的何巧,想着这么一个阳光女孩却有勇气自杀,不免心生寒意。
                                              “光……光明哥……咱们看也看了,是不是得回去了……”此时我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廖光明摆摆手:“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还没有看到何巧,怎么能回去?”
                                              “那……你是说……看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5-06 15:24
                                                  “废话,我得见到是什么鬼,才好想办法破掉凶局啊。对了双七,你……和女孩上过床没有?”
                                                  廖光明的问话,差点让我惊掉了下巴,这么个节骨眼上,他居然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不过看他一脸凝重,还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啊?我……没有女朋友……”我张口结舌地应了一句。
                                                  廖光明听了点头,接着就做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他居然让我今晚在这张血红大床上过夜,而且要脱光了衣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5-06 15:27
                                                    要知道这床上死过人,而且晚上还可能有鬼,光看着我都心惊胆战,怎么还可能在这里过夜呢?所以我一听就急了,想着和廖光明争辩几句。
                                                    没想到廖光明摆了摆手:“双七,我来不及跟你解释太多,你要想跟着我干,今晚就按我说的做,今晚必须光身子睡在这里。但是表哥跟你保证你会平安无事,顺利地话,明天咱们就可以收房了。你要是不愿意,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5-06 15:29
                                                      我接触廖光明的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看的出来,他这个人说一不二,一旦决定的事,别人很难去改变他的主意。更何况在破凶宅这件事上,我的经验几乎为零,全仗着廖光明主持大局呢,对于今晚的事,说到底我也只能是顺从的份。家里压着一百万的债务,我总不能半途而废的。
                                                      最后在廖光明的注视下,我脱得裤衩都没剩下,光着身子躺在了床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5-06 15:46
                                                        廖光明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始布置起来。他在我头顶、双肩还有双脚的方位,各立了一根白蜡。点燃之后,屋子里亮了不少。廖光明摸出五张黄符,在上面各自画了几道,随后在蜡烛上点燃。
                                                        随后,他又将何巧的那张照片摘了下来,转而挂上了一面镜子。由于脚下的那两只蜡烛刚好能照到那面镜子,我清楚地看到那镜子是一面铜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5-06 15:49
                                                          廖光明嘱咐道:“双七,镜子通灵,特别是常年不见光的铜镜。这铭文古镜是我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据说是从下面弄上来的。我还是第一次用,如果是真的,应该能照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照到之后会在镜子里保持一炷香的时间。但是你放心,你身边的这五只蜡烛,我将你的生辰八字写到符上烧了,可以稳住你体内的阳火,不让鬼魂上身。等到何巧显形了,我就进来救你。”
                                                          一听廖光明说这些,我就懵了,感情他一会还要离开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5-06 15:53
                                                            廖光明嘱咐道:“双七,镜子通灵,特别是常年不见光的铜镜。这铭文古镜是我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据说是从下面弄上来的。我还是第一次用,如果是真的,应该能照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照到之后会在镜子里保持一炷香的时间。但是你放心,你身边的这五只蜡烛,我将你的生辰八字写到符上烧了,可以稳住你体内的阳火,不让鬼魂上身。等到何巧显形了,我就进来救你。”
                                                            一听廖光明说这些,我就懵了,感情他一会还要离开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05-06 15:53
                                                              廖光明接着解释说:“我算是一个方士,在场的话,鬼魂轻易不会露面。”
                                                              说到这里,我基本明白了,这廖光明是拿我当了引鬼的诱饵了。听这意思,我今天晚上还不一定全身而退。可是没等我说什么,廖光明迅速开门,转头说了一句:“双七,你千万别去看那镜子,发生什么情况也别说话。”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
                                                              我心里暗骂,麻辣隔壁的,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还不让喊话,一会鬼来了把我弄死咋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5-06 1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