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情怀吧 关注:237贴子:3,427

【原创】黑无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我是隔壁寒武来的。
嗯,确切说是一个小朋友拉我来的。
这个文在寒武吧首发。
附上文案:
地府黑无常独立日常,这是一个表面男神其实不靠谱,黑历史数不完的黑无常。and白无常和他并不是cp,因为看不上。

故事可以独立看。
依旧放上原帖地址:
《在我第一天当鬼差就勾错魂之后》
http://tieba.baidu.com/p/3946546256
以及镇楼图
本来想找找黑无常的图,但大多数都是画江湖上那一只,太阴柔了,不符合设定。
黑无常是个凌厉如刀的汉子,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05-12 10:00
    第一章
    “世人总是不太欢迎我。”黑无常这样说。
    他甩着手里的勾魂链,盯着人群里一身红衣,骑着高头大马的状元郎。
    “可怜呀可怜,寒窗十二年,一朝中状元,公主都要嫁给他。可是有什么用呢?他没有享福的命,今天我就来接他了。”
    黑无常接着说:“像他这种人,哭着喊着不愿走,烦得很。”
    我问他:“有没有大福大贵,自愿跟你走的?”
    黑无常想了想:“有啊,有一个。”
    那是一个皇帝,智慧过人,洞悉人心。虽然没有开国皇帝的胆识和气魄,但遇上好时代,做个中兴之君,完全不是问题。
    可是他赶上了乱世,国运将尽,虽然还不到亡国的时候,但国库空虚,社稷问题百出,外边还有别的政权虎视眈眈,整个朝廷捉襟见肘,有心无力。
    皇帝是个好皇帝,颁布法令,堪堪减缓了整个帝国崩溃的速度。但这样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这些人群魔乱舞,策划了一出逼宫。
    “他的生死簿上已经写好了,这就是他的劫数。 我提前去了打算看场逼宫篡位的好戏,结果被那皇帝看到了。”
    皇帝在灯下批奏折。他心里都知道,哪些人叛变,哪个时辰动手,他们找了哪些借口,他很清楚。可是那又怎样?黄河水患一日不平,百姓一日就过不安稳。
    这个国家就要完蛋了,但百姓,还要生活下去。
    “皇帝突然一回头,问我是谁,要干什么。”黑无常眯眯眼睛,“我说我就讨杯水酒喝。”
    “朕陪你喝。”皇帝站起身,来到一身黑衣的男子身旁,端起男子的手,就着他的杯子,喝了一口。
    黑衣男子挑起嘴角:“敢从我手里喝酒的人,你是第一个。”
    皇帝说:“因为朕不怕死。”
    “你怕什么?”
    皇帝和黑无常站得很近,近到黑无常能闻到他身上的檀香味。皇帝说他怕外寇的铁骑踏进河山时,不会怜悯他的百姓。
    你是个好皇帝。黑无常说。
    皇帝摇摇头。可是我没有好结局。
    “他被刺了四十二剑,十七剑穿透了,另外的没有。”黑无常回忆道,“后来我领他回到地府,跪在十殿下面前时,他求十殿下让他留在地府。”
    国已倾,天下无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5-12 10:00
      第二章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黑无常以前就是这样一个小鬼。
      “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有记忆开始就是饿,那种腹部永远也填不满的空虚感。”
      永远饿着的黑无常要吃人刚死时的气息,那种由死气、怨气等一系列负面情绪组成的气体,是黑无常的飨宴。
      “可是一个人的气太少了,只有战场或瘟疫,可以让我不那么饥饿。”黑无常说,“瘟疫可遇不可求,但战争在那时候很常见。我找到了一支常胜的军队,跟在后面。”
      “所以你这么嗜杀?”
      黑无常耸肩:“也许吧,但战场真的让人兴奋,不光是因为可以豪吃一番,更是因为那种拔剑弩张的氛围,那种失去理智的厮杀,还有浓郁的血腥气,我跟着那支部队身后很久,看他们的将军由弱冠之龄变得垂垂老矣,看他们身上的盔甲不再锃亮,看他们鲜红的战旗黯然失色。”黑无常顿了一顿,“最后,我看到这支部队,战败了。”
      黑无常吃掉了这些气,然后换了一支军队,继续跟随。
      “后来我发现我的出现会影响战争的结局,”黑无常眯眯眼,“我跟随的部队,会胜利。他们的军人厮杀的更疯狂,但也死得更快。而且一旦败了,便是全军覆没。”
      “战鬼。”
      徘徊于战场中,影响战争结局的战鬼。
      “嗯,直到老无常看到我。”
      老无常即是黑无常的前任,在勾魂使的位置上浑浑噩噩干了几百年,虽然经常偷懒,但为人低调不张扬,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无功无过。
      然而他不想干下去,他想退休。
      从判官找到阎王爷,当十位阎王爷都被他烦得头疼时。三殿下给他扔了一句话:“退休可以,你自己找合适的人接任你。”
      于是老无常打起精神,开始四处物色好苗子。
      也许是物以类聚,老无常找到的人,只要是合适当勾魂使的,都和他一样懒散。还有不合适当勾魂使的,那些人,不,那些鬼更懒散,懒成一股人畜无害的气,被风吹着,天地逍遥。
      老无常好羡慕。
      老无常也好想天地逍遥。
      老无常唉声叹气,人间又有战争了,死了好多人,老无常无力的拿起勾魂链子,苦着一张脸,去上班。
      一到地方,老无常眉开眼笑了。
      一个小鬼,七八岁的样子,坐在尸山上,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踏破铁鞋无觅处哟。
      老无常转了转眼珠子,决定露一手。一根锁魂链甩的嗖嗖响,不一会儿就把小鬼周围的魂魄绑了个干干净净,只余一老一小两只鬼,隔着尸山对望。
      一时间,天色突变,飞沙走石,电闪雷鸣,然后一滴清亮的水滴,滴入了这浑浊不堪的人间。
      天色骤晴,对望的一老一小已是心有灵犀,不需要过多言语。
      卸任的老鬼一身葛色布衣,哼着小调于黄土之上慢慢远去,潇洒无比。
      面无表情的小鬼披着过长的黑袍,手里牵着被锁魂链绑着的一众魂魄,朝老上司离去的地方拜了一拜。
      地府的新一届黑无常,上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6-05-12 10:01
        倒叙读起来感觉不赖,小黑无常与老无常的遇见是缘也是注定,那心有灵犀的场景也颇有深意,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5-12 10:39
          果然好看,我喜欢上了那个皇帝的角色。楼主加群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5-12 11:39
            其实我想看黑白无常剪不断理还乱的恩爱情仇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5-12 12:13
              皇帝好淡定的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5-12 12:18
                第三章
                黑无常上任后,发现自己上当了。
                首先有了很多规矩,其次他发现,因为身份限制,他不能吃活人临死的那口气了。
                黑无常受了骗,黑无常很操蛋。
                很操蛋的黑无常决定自己加餐。
                他脱掉官袍,扔掉勾魂链,制造幻象,困死生灵无数,如饕餮般大口吞食,在尸体和怨气的酒池肉林中醉生梦死。
                吃饱了。
                黑无常抹抹嘴,摇身一变变回不苟言笑铁面无私的勾魂使,将徘徊痛哭的魂灵带回地府去。
                神不知鬼不觉。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手握降魔杵的怒面金刚候在鬼门关,投下不详的黑色阴影。黑无常被罩在这黑暗里,浑身刀绞一般难受。
                疼痛让黑无常匍匐在地上,让他甚至抬不起头。这金刚一定是地府的厉害角色,黑无常觉得。他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
                因为内心害怕,从没这样害怕。
                怒面金刚纹丝不动,睥睨着黑无常。兽开口说话了,声音竟是如此柔和。
                “你看到的我,是什么?”
                “怒、怒面金刚。”
                怒面金刚微微一笑,那笑容里带着些许轻蔑味道。
                “见心见性。”怒面金刚抛下这句话,不见了。
                从此以后,每次黑无常私下里打完牙祭,都能在鬼门关见到怒面金刚,并在撕心裂肺的痛苦里一次次回答同一个问题:
                “你看到的我,是什么?”
                黑无常一次次说:“怒面金刚。”有时心情好了,还会描述一下金刚的样子。
                但不管他说什么,得到的回答都是“见心见性”,外加一个悲悯并暗含轻蔑的笑容。
                黑无常百思不得其解。
                同时期,黑无常交了一个朋友。
                这个朋友是土生土长的地府居民,官二代。他爹是地府排第十的阎王爷。此阎王爷重度儿控,十分不喜自家小孩与黑无常这样的盲流鬼混,但耐不住小孩寂寞,黑无常也寂寞,两人发挥所有才智,天天想方设法在一起玩。
                黑无常问小孩:“地府可有手持降魔杵的吓人金刚?”
                小孩摇头:“没。”
                黑无常不甘心:“会不会有但你不认识。”
                小孩否认:“不可能。”
                黑无常继续百思不得其解,然后换了个方式问:“那有没有和金刚相关的人物?”
                小孩想了想:“有。地藏王菩萨。”
                一点亮光在黑无常的脑仁里闪过,黑无常继续追问:“那我问你,菩萨长什么样?”
                小孩晃晃脚:“菩萨常说见心见性,所见即所想。”
                操!黑无常想,这就不得了了。惹上大神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5-12 12:43
                  ‘’儿控‘’
                  楼主的文有幽默之中带着点惮意,有意思。
                  黑无常跟地藏菩萨有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12 12:56
                    一日四更的我【好吧是存稿
                    第四章
                    十殿下家的小孩听了来龙去脉,安慰黑无常:“你不必害怕,地藏王菩萨普渡众生,最是慈悲。”
                    普渡众生吗?黑无常想了想,认真问:“众生包括我吗?”
                    小孩点头:“包括的。”
                    黑无常点点头,拍拍小孩肩膀:“我信你。下次带你去人间玩。”
                    去人间玩是小孩的执念,皆因他那儿控晚期的爹不知道为何痛恨人间,不叫小孩踏足一步。
                    这他妈估计是情伤,还和小孩的妈有关。黑无常摩挲着下巴想。
                    于是他这样许诺小孩,小孩听后眉开眼笑。
                    接下来一段日子,黑无常爱岗敬业,踏实做事,再没碰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心里不虚底气就足,每每见到候在鬼门关的怒面金刚,黑无常也不怵了。
                    于是有一天,黑无常牵着愁眉苦脸的魂儿们回来,没看到怒面金刚了,一个灰色僧袍的年轻僧人站在老地方,慈眉善目望着他。
                    黑无常不敢托大,毕恭毕敬行了礼。
                    僧人微笑点头,左手抚过黑无常的头顶,又悲悯地看了众魂魄一眼,悄然无息地走了。
                    黑无常觉得自己变透彻了。
                    变透彻了的黑无常带小孩兑现承诺,小孩扑过来闻到:“你好香啊。”
                    黑无常抬起袖子自己嗅了嗅:“可能沾上灵堂的香火味儿了吧。”
                    小孩摇头:“不是。佛香。好闻呢。”
                    黑无常脸色变了变,终究没有说话。
                    私自把小孩儿带出去的后果很严重。儿控爹利用职位之便公报私仇,罚了黑无常无数个加班。
                    但所谓债多了不愁。几代黑无常累计下来的加班,足以到天荒地老。
                    所以黑无常不怂,黑无常为自己的前任们骄傲。
                    儿控爹在阎王位置上坐了上万年,黑无常心里的小九九他一清二楚,于是儿控爹说:“地藏王菩萨需要个诵经的,你去吧。”
                    黑无常被坑的有理有据哑口无言,总归还是去了地府的深处。
                    立下宏愿的地藏王菩萨端坐在莲座上,眉眼慈悲清朗,比起据说是地府颜值担当的儿控爹来不相上下。只是两人气质大有不同,儿控爹的气质不可言说,地藏王菩萨的气质,同样无法言传。
                    黑无常第一次觉得自己词藻太少了。
                    但这不妨碍他跪在菩萨面前,虔诚又低微。
                    菩萨沉声道:“你身上杀孽太重。”
                    黑无常点头称是,谛听就卧在菩萨身后,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菩萨心里一清二楚。
                    菩萨又说:“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黑无常鼓起勇气问:“菩萨看我能成个什么?”
                    菩萨摇头:“欲望不深,心念不坚,你什么都成不了。”
                    黑无常叹口气。
                    他以额头触地,恳求道:“菩萨慈悲,我已经在这世间漂浮太久,却始终没有归属,我内心很空虚,惶惶不知前路。还请菩萨可怜我,给我指条明路。”
                    菩萨拂过他的额头,淡然道:“世上本就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就开了路。”
                    “弟子愚笨。”
                    菩萨微微一笑:“你为何不自己踏出一条呢?”
                    莲座与巨大的谛听都消失了,黑无常抬起头,面前只剩虚无。
                    就和他的内心一样。
                    黑无常叹口气,去找了在地府的熟人——儿控爹。
                    儿控爹万年不变端坐于幽冥沃石,矜矜业业批着永远批不完的生死簿。他头也不抬,懒懒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黑无常说:“菩萨嫌我愚钝,不要我。”
                    “是么。”儿控爹抬头,似笑非笑看黑无常一眼:“喜欢打架么。”
                    黑无常点头。那必须喜欢。
                    “这便好,”儿控爹微微一笑,“鬼市最近乱得很,好多正规商贩无法做生意。这两次甚至闹得连市都没开。你去管管吧。”
                    黑无常行了礼转身离开,又听到声后传来一句话:
                    “归一很开心,他谢谢你。”
                    开心便好吧。黑无常继续大步走。第一次有人觉得跟我呆在一起也开心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6-05-12 21:35
                      一言不合当城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5-12 23:43
                        情节好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5-12 23:43
                          好厉害我要抱你大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5-12 23:44
                            (☆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5-12 23:44
                              黑无常在鬼市认认真真挑事,矜矜业业打架,没过半年时间,鬼市就恢复了安定,开始为地府创收。乘着形势一片大好,地府决定重点开发鬼市商业旅游项目,从人间引来人才,此人颇有经商头脑,理念先进,在他的整顿代理下,地府鬼市在三界六道大放异彩,成为黄泉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当然都是后话了。
                              没架可打的日子非常无聊,黑无常又恢复了以往做一休十的上班作风。好在地府领导们在见识到一个赛一个不靠谱的黑无常们后,培养了长袖善舞的白无常和仙界打交道,又设立了高效牢靠的鬼差组织,使黑无常职位基本架空,除了个别命硬八字重的主儿需要勾魂使去请一请,其他时候,黑无常也还真没多少事情可做。
                              黑无常在岗位上实现了老无常的梦想:懒懒散散,逍遥自在。果然长江后浪拍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黑无常没事,但黑无常的好朋友就有事了。十殿下的小孩儿放着好好的官二代不做,偷偷跑出来叫黑无常帮忙糊弄一下他爹,好参加地府的鬼差招考。小孩儿顺利参加了考试,然后考中了,加入了光荣而伟大的鬼差队伍,成了一名鬼见愁的地府公务员。
                              可喜可贺。
                              小孩穿着簇新的官袍,跑来黑无常面前显摆。
                              “好看。”黑无常夸他。“你皮肤白,穿黑色好看。”
                              小孩乐不可支,笑眯了眼。
                              黑无常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铜匕首,递给小孩:“喏,礼物。小心手。”
                              小孩谢过黑无常,把匕首收进怀里。黑无常知道小孩不是很喜欢这个礼物,但没关系,这把匕首刺入过无数凶神厉鬼,小孩拿着,可以当个护身符。
                              黑无常仅有的一点好,可能全给小孩了。
                              所谓忘年交。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05-17 00:16
                                第六章
                                地藏王菩萨在鬼门关候着黑无常,见到他后,菩萨双手合十,微微笑道:“不知勾魂使是否得空,来和贫僧喝杯热茶吧。”
                                黑无常连忙点头,诚惶诚恐跟上去。
                                清冽的沸水在生铁钵里翻滚,一道水洗茶具,二道水洗茶叶,菩萨做的慢条斯理,彷佛这世间,再也没有更重要的事了。
                                第三道水方是要喝的,菩萨素手持盏,轻松笑道:“来尝尝,新茶。”
                                黑无常毕恭毕敬喝了一口。
                                春意在舌尖蔓延,水汽氤氲间,黑无常看到了他此生从未见过的景象,那画面中没有血气和死人,没有哀嚎和缟素,只有河岸边的两排柳树,被春风催出鲜黄的嫩芽,在风中摇曳。
                                人间四月春,真是神仙也羡慕。
                                黑无常闭了闭眼,他在一盏茶的香气里看到了一个心向往之的世界,总要努力记在心里。
                                菩萨微笑着,为黑无常续了第二道茶。
                                茶香四溢,将黑无常带入另一个象,此象中的世界黑无常再熟悉不过,荒漠、沙场、如血落日。黑无常站在此中,心中犹疑,踟蹰不定。
                                他不敢轻举妄动。
                                金乌渐渐隐入厚重的云层里,给乌云镀上金边。战场上生还的将士们为同袍收殓遗体,口中唱着悲伤的战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
                                黑无常心中一动,甩出勾魂链,将徘徊于战场不去的麻木悲戚的魂灵们收起。漆黑的乌鸦在低空嘶鸣,愁云惨淡的战场上,黑无常第一次没有了深入骨髓的空虚和饿意。
                                心中一片清明。
                                回过神来,沙场消失了。茶香还未散尽,菩萨依旧端坐在蒲团上,面上是高深莫测的笑容。黑无常的脑子终于转过来了,菩萨在为他指点迷津,不可言说的禅意就化在这清清浅浅的茶水里,顺着肺腑,涤荡灵魂。
                                黑无常觉得,自己大约是悟了。
                                他向菩萨深深作揖。
                                菩萨依旧不言不语,扬手续了第三道茶。
                                黑无常咧嘴一笑,将微微烫口的茶水尽数倒进口中,同时闭息,不叫那茶香袭入脑海里。他冲着菩萨大剌剌道:“菩萨,我天生愚笨。您今日的点化已经能让我感悟一辈子了,再多我也明白不了,白浪费了菩萨的苦心。”
                                菩萨也不恼,只是温声道:“欲壑难填,最易使人犯下孽债。还请勾魂使保持警醒。”
                                黑无常缓缓跪拜,郑重道:“菩萨所言如醍醐灌顶,自当铭记在心。”
                                “那便去吧。”
                                黑无常抬头,面前又是万年冷寂的地府入口,身上的佛香又浓重了一些,黑无常自嘲一笑,大步踏着虚空而去,最终隐没于无垠黑暗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5-19 19:03
                                  写得太高深,我读起来竟有点吃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5-19 23:19
                                    可以搬走一段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6-05-20 09:07
                                      热切期盼太子出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5-21 19:51
                                        @苏北野i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6-05-22 13:50
                                          哈哈哈黑无常这是一路从江南吃到陕西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5-23 23:42
                                            第七章(下)
                                            喜月眨眼:“我可以叫你吴大哥么?”
                                            黑无常无奈点头,然后问她:“你…大牛哥的信里怎么说?”
                                            喜月说:“大牛哥说你是他的朋友,叫我好好招待你。还说他想吃集市东头的酒酿圆子了,约我下次一起吃。”
                                            “没了?”
                                            “没了。”
                                            “他没说想你?”
                                            喜月掩嘴笑道:“说了。我知道吴大哥想什么,大牛哥对我并没有那样的心意,他有喜欢的人了。”
                                            黑无常莫名心悸,面上却不动声色道:“他有说是谁么?”
                                            喜月想了想:“我只知道大牛哥喜欢的人是男子,他在大牛哥眼里天下无双,再就不清楚了。”
                                            黑无常暗笑,那位殿下,可不就是天下无双么?
                                            他压下心头的些许燥气,温声对喜月说:“姑娘给我唱几支曲吧。”
                                            喜月点头,也不问他听什么,兀自拨动琴弦,她说话时声音柔和甜腻,唱起来时却清冷无比。她的歌里有家愁国恨,有才子佳人,时而风卷沙袭大地,时而万里春三月天。
                                            人生悲喜事,叫她唱完了。
                                            黑无常有些无酒自醉,他抹把脸,朝喜月叹道:“大牛果然耳力不俗。喜月,以后也同我,做个曲儿里的知己吧。”
                                            喜月嫣然一笑:“这便是我的荣幸了。只是人生苦短,吴大哥请千万常来,不要叫我蹉跎了岁月。”
                                            黑无常那一瞬觉得,喜月把他看透了。
                                            黑无常留下些许钱银就走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他想回到地府一定要看看喜月的生死簿,他很想知道。
                                            银盘挂在天边,投下微弱的幽光。醉春楼莺莺燕燕的笑声都消失了,黑无常在挂满红灯笼的走廊间漫步穿行,醉春楼如迷宫一样的布局叫他些许恍惚,在这一刻,人间至靡之地,和那冷了上万年的黄泉路,竟没有不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6-05-24 22:58
                                              我文中很少出现女性角色,只要出现,一定会是智慧、美丽(非长相)、有个性的人物。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小小抗争,作为看了无数耽美文的读者,很多作者都会刻意丑化笔下女性人物,我特别不喜欢这种做法。个人认为反面角色,不论男女,不一定要人品极坏,手段卑劣。so…废话了这么多,晚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6-05-24 23:10
                                                我仿佛看出了,十殿下的儿子喜欢他爸?告诉我这是真的。
                                                我也很反感丑化女性角色的文,但我好像没看到过。。我看的文很少出现女性角色唉。
                                                我特别喜欢异国色恋浪漫谭的受的老婆,好喜欢大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5-25 03:01
                                                  第九章
                                                  变成大人模样的黑无常抱着小孩在鸡飞狗跳的地府里上下乱窜。虽然两人一路上都是沉默寡言,但却出奇默契。
                                                  小孩没有吵着要爹爹,这是黑无常最满意的地方。他捏捏小孩的脸,抱着他在火坑地狱的最边缘坐下来,看众人在红莲业火中翻滚尖叫,也算地狱奇景之一。
                                                  小孩板着脸看了一会儿,用小爪子拍上黑无常的脸,故作严肃道:“哥哥,我要看牛。”
                                                  很久以后黑无常才知道,小孩说的牛,是指牛坑地狱。可是黑无常理解为牛头马面中的牛头。虽然他不理解一身虬结的肌肉且傻了吧唧的牛头有什么好看的,但他很乐意让他新认识的小朋友开心。
                                                  于是在一片混乱中,勾魂使抱着小孩儿,脚踏虚空,在血红的天色下到处找牛头。
                                                  似乎带上了些悲壮意味。
                                                  再说十殿下这边,当黑无常抱走归一时,他像没看到似的、默许他们离开。有他在小孩自然不会有危险,但勾魂使能带着小孩离开忘川,也能叫十殿下不再分心,用了十分心神来修补快速崩溃的奈何桥。
                                                  十殿下一心以为黑无常是个傻子,但他知道勾魂使是归一的缘分,当你和十殿下一样洞悉天地时,你就知道这种缘分多么玄妙,一次被人为打断,那么总有下一次会延续,但下一次会依旧是好事么?那就不一定了。
                                                  但黑无常是个不记事的人,归一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崽子。两人在地府玩的太开心,黑无常忘了把小孩儿送回去,归一暂时忘了自己还有个爹。
                                                  于是当黑无常找到镇守鬼门关的牛头时,还没来得及开心,归一也还没来得及惊讶时,牛头朝空中嗷地一嗓子:
                                                  “十殿下!你家归一在这里啊!!!”
                                                  两人俱被吓了一跳,接下来,便同坠入寒冰地狱。十殿下蓦地出现于两人面前,嘴角带着亲切的笑容,朝黑无常怀中的归一伸出手。
                                                  归一一时醍醐灌顶,伸出手主动抱住他爹,并甜甜唤道:“爹爹,我想你了~”
                                                  儿控爹心里冷笑一声,回去他自有办法收拾小崽子,但现在……十殿下微笑着向勾魂使道谢:“谢谢你替我照顾归一。”
                                                  黑无常一脸肃穆:“下官和归一一见如故,此次结伴游玩也确实开心,十殿下不必言谢。”
                                                  十殿下笑得更加亲切:“谢还是要谢的。不过勾魂使,在其位谋其事,你已经偷懒多长时间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6-06-06 23:19
                                                    第十章(上)
                                                    小孩被十殿下带回去后很是禁足了一阵子,于是黑无常好几个月都没见他。黑无常觉得自己没多想小孩儿,但他自记事起就形单影只,很愿意和这个还算可爱的小朋友经常待在一起。
                                                    小孩虽然不能出来见他,却送来一只歪歪斜斜丑了吧唧的纸鹤。纸鹤断断续续飞到黑无常脚边,终于散架了。黑无常捡起那张纸,看到了熟悉的比纸鹤更丑的字迹,小孩在纸上写道:
                                                    黑哥哥,好久不见,见信如晤。我爹掐指一算,人间的皇帝就要驾崩了,这个朝代也要完蛋了。到时候会死很多人。你可有的忙了。你的朋友,归一。
                                                    “我爹掐指一算……噗!”黑无常想象着十殿下掐指算卦时的神棍模样,笑得不能自己。这当然是小孩儿在编排他爹。但小孩儿的信到底有没有在幸灾乐祸,黑无常不知道。但他觉得有。心中暗骂小孩是小混蛋,黑无常却还是把那张纸抚平,叠好放在怀里。
                                                    过了几日,天下战乱纷起。伏尸百万,流血漂橹。这是黑无常最熟悉的景象,在往常,这意味着又有一场盛宴等着他,但这次不行,这次他是地狱的勾魂使,要用勾魂链将阵亡将士们的魂魄好生带回地府,这些魂魄煞气太重,除了黑无常,一般的鬼差终归奈何不了他们。
                                                    于是黑无常确认了归一就是在幸灾乐祸,因为他开始忙起来,一场接一场的战争总不停,黑无常忙到脚不沾地。
                                                    终于,旧朝代的国都陷落。守城将士以身殉国。最让人难忘的是将军,啊,那个将军,他身披锁子甲,手握红缨枪,在如血的残阳里,硬生生守在宫门口半个时辰。
                                                    自他之后,旧朝无国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6-06-06 23:19
                                                      第十章(下)
                                                      将军闻言微微一怔,朗声笑道:“你果然是勾魂使。”随即严肃了表情,盯着黑无常的眼睛说:“我等你好久了,你终于来了。”
                                                      黑无常半晌无语,其实他并不知道将军是谁,只知道这是一个不肯离开人间的老鬼,他每天都能看到将军靠在宫门口,旁边立着那支杀敌无数的红缨枪。黑无常最烦这种没有自觉的人,所以也并不去管将军,每天从他面前经过,视而不见。
                                                      将军等着黑无常的回答,黑无常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对将军说:“我不是来接你的,”他指指身后那些木讷的魂魄,“你和他们不一样,等你什么时候想走了,自然能离开。”
                                                      将军目光如箭,直直逼视着黑无常:“我早就想走了。却始终离不开宫门十步。”
                                                      黑无常平静地回视他,问道:“是么?你真的想离开么?没有一点不甘心么?如果是这样,那么便跟我走吧。”
                                                      黑无常说完就走,将军无声跟在队伍最后,他发现自己离宫门越来越远,再一回头,已不是人间。
                                                      四周雾茫茫一片,泛着死灰,脚下是一条分明的路。黑衣青年不急不缓地走着,带着一众逝者魂归地府。将军疾走两步赶上去,与黑无常并排,沉默了一会儿,将军说:“我心里还是放不下。”
                                                      黑无常看他一眼。
                                                      将军接着说:“整个国都都被一把火烧没了,满目疮痍。只有那皇宫保持着以前的模样,我站在那里,想象着那宫门后,还是我的朝代,还坐着我侍奉的国君。只有这样,我心里才没那么痛。”
                                                      黑无常依旧没说话,队伍沉默地前行。走了很久,或者说又没走多久,黄泉路到了尽头,隐隐看得到森森阴气的鬼门关,伫立在雾中,无情又公平的等着天下生灵投入它的怀抱。
                                                      早有鬼差前来迎接,黑无常甩甩手就要离开,临走时,他回头对将军说:“朝代也许不同了,但百姓还在。”
                                                      将军看着虚空,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勾起唇角,朝着黑无常消失的地方深深一揖。
                                                      “受教了。”


                                                      回复
                                                      33楼2016-06-09 22:06
                                                        哇~看完了,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6-12 11:46
                                                          朝代也许不同了,但百姓还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6-13 11:49
                                                            第十一章
                                                            黑无常忙完已是三月之后了,后续工作自有一般鬼差收尾,于是闲下来的勾魂使大人懒洋洋地坐在忘川河畔,嘴里衔着一朵未开满的彼岸花,断断续续哼着从喜月那里听来的小曲儿。
                                                            身后有人来,黑无常坐着没动,直到一双小手从后捂住他的眼睛,小孩儿故意压低声音道:“勾魂使,你猜我是谁?”
                                                            黑无常嘿嘿笑道:“我猜你是一只小妖怪!”
                                                            小孩儿也笑了,一时没绷住,恢复了原来清脆的声音:“我爹老骂我是猴子,我是猴子妖怪!”
                                                            黑无常点头,把小孩儿从身后拉进自己怀里坐好:“小猴儿,我问你,你可认识那齐天孙大圣?”
                                                            小孩儿配合他演戏,故作老成道:“认识!大圣是我妯娌带亲的亲戚。”
                                                            黑无常哈哈大笑,轻敲小孩儿脑门道:“啥都不懂,尽胡说。”
                                                            小孩儿捂住头笑,然后说:“黑哥哥,我爹找你呢。”
                                                            黑无常叹气:“又要罚我加班?”
                                                            “不是,”小孩摇头,“你上次带来的那位将军,他想留在地府。我爹也觉得他很能干,同意把他留下来。”
                                                            “哦,”黑无常点头,随后想起什么似的,问小孩道:“你说你爹会不会让他当勾魂使?”
                                                            “不会吧,勾魂使不是你么?”
                                                            黑无常心里叹气,他真不想干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6-06-17 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