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吧 关注:3,504,354贴子:27,496,470
  • 17回复贴,共1

心理阴影怎么消除?!恐怖后遗症你得了没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凶宅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这样死去的人因为阳寿并没有过完,所以会死得很不甘心。轻则不得安生,重则家破人亡。深度揭秘买卖死人房子那些年、那些事。每一座凶宅背后,其实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这里我要奉劝大家,凶宅不能随便去住,更不能接触,一定要敬而远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15 12:19
      2008年,国家发生了很多大事。南方雪灾,北京奥运会,汶川地震……
      然而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因为在那一年,我家不幸遭遇了一些事情,远比地震来的可怕。
      我叫梁双七,当时正在一所大学念大一。而我老爸是一个资深的股民,就在那一年他挪用公款炒股,结果遭遇了百年不遇的股灾,血本无归,亏欠了公款一百余万元,如果不能及时堵上这个窟窿,他有可能因此锒铛入狱。
      走投无路之下,我在我的一个表哥廖光明手里借了一百万堵上了窟窿,总算保全了老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5-15 12:38
      而这种房子房主是很难处理的。无论是出租或者是出售但凡了解一些内情的,都不会问津。即便是有不信邪的人愿意购买和租住,恐怕价格也会大打折扣,这中间的差价是相当可观的。
      廖光明近几年做的就是这样一种买卖,专门打探何处有这类凶宅,然后以超低价格买进,经过处理后,再高价卖出或者放在银行抵押贷款去做别的生意。这炒凶宅的活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胆小的人难免会被凶宅相关的故事和背景吓到,胆大的人往往会摸不清凶宅的套路,给自己招来祸殃,轻则运数丧尽病痛缠身,重则殃及寿路一命呜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5-15 12:57
          里面住着中学的学生何巧,三年前却在房里轻生了。没有留下任何有线索的字条,生前也没发现任何轻生的迹象。她的死在当地轰动一时,但是到最后也没人知道女孩轻生的原因。再加上何巧的父母悲痛欲绝,也不想把这件事扩大,这件事的影响便逐渐被淡化了。
          何巧父母过于思念女儿,并没有马上处置掉房产。除了换掉了染血的床单和被褥,女孩房间里其他的家具和摆设全都原封不动地被保留了下来。
          但是在随后的日子里,怪事就一件接一件地发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5-15 13:18
            晚上在睡觉的时候,两个人总能听到一些异样的声音。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是幻觉,但是后来那声音一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出现,似乎就是从何巧的房间传出来的。
            终于有一天,何巧的爸爸仗着胆子,摸黑穿过客厅,慢慢朝何巧的房间摸过去。而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起来。听起来像是水龙头里往下滴水的声音,滴答滴答的。同时,还有风铃发出的清脆的铃音。
            可是何巧的房间里,门窗紧闭,不可能有风,风铃怎么会无风自响?而屋里也根本就没有水龙头,又怎么可能有滴水的声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5-15 13:50
              何巧的爸爸想推门看看,却发现女儿的房门是锁着的。可是他们并没有把房门上锁啊。他把耳朵贴到房门上,听到房间里居然隐约传来了何巧朗读英文的声音。
              “何……何巧?”何巧的爸爸下意识地喊了一句。而这时,那诡异的滴水声和风铃声,却又忽地消失了。何巧的爸爸吓得一身冷汗,赶紧跑回了卧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5-15 13:52
              在这以后,滴水声和风铃声每次都会准时在午夜十一点响起,而何巧的房门也会在那个时候离奇地被反锁。等到第二天的时候,一切又恢复了原样。何巧的父母也吓得搬离了那里,只敢在白天过去打扫一下。
                了解了相关信息,廖光明说,如果这消息准确,应该就是何巧的阴魂作祟,我们去做一场法事,引何巧的魂魄去投胎,这房子的凶局就算破了。
                我瞪着眼睛反问他,就这么简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15 13:54
                廖光明白了我一眼:“那你以为呢,世上的事能用正常理论解释的叫科学。而用科学解释不了的就叫玄学。而玄学听起来高深,但是有些地方却比那些所谓的科学理论简单多了。那房子道听途说无益,我们只能去看看才能知晓,但是不能白天去白天阳气重,咱们去了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第一次跟他干活,自然全都听他的。我们来到邻市,很顺利见到了房主也就是轻生女孩何巧的爸爸,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一个人。老何虽然不过四十多岁,但是两鬓已经斑白,脸上尽显沧桑。看起来女儿的离世给他打击不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5-15 13:59
                    廖光明显然也感受到了,他让我用大拇指的指甲去掐中指的指肚,说中指是体内阳气汇集之处,适当的刺激能够瞬间提高阳气。我照办之后,那种感觉果然减轻了许多。
                  此外,进屋之后我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总感觉那女孩何巧是在暗处观察着我们,这感觉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廖光明靠着墙,却没有开灯,而是从包里掏出两根白蜡,用打火机点着,递给我一根,说道:“白蜡燃起的火苗,更接近阴火,鬼魂不会害怕,所以白蜡能够招阴,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够固阴安魂,这也是办丧事一般都用白蜡的原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5-15 14:19
                      我知道廖光明在借这个机会在给我普及知识,不过听他这么说,我更紧张了。我们一点一点移动到客厅的中间,廖光明示意我蹲下来。
                      此时我们俩谁也没说话,屋子里一片死静。
                      


                      借助着微弱的烛光,我看到这房子里的家具已经搬离一空,整个客厅空荡荡的。这种空空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除了客厅和厨房是通透的外,还有两个房间,一间房门开着,另一间是紧紧关着的。不用问,关门的应该就是何巧的房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5-15 14:20
                        “双七,你拿着蜡烛,看看客厅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物件。”廖光明低声说道。
                        由于屋子很旷,廖光明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听起来很空灵。
                        廖光明自己举着一根蜡烛,向何巧的房间摸了过去。
                        第一次跟他干活,我也不好表现的太过胆小,免得被他看不起。我仗着胆子,按着他的吩咐举着蜡烛在顺着客厅的墙壁巡视。
                        我不知道廖光明所说的特别是指什么,这个时候也不好多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5-15 14:25
                          客厅里面空空如也,本没什么可看的。只是我发现在其中一面墙上,有几道镶嵌在墙里的隔板,平时应该是用来放一些古董摆件之类的东西。但是现在也都搬空了,我用蜡烛照了照,发现那些隔板上布满了灰尘,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清扫打理了。
                          我并没有发现什么,转回身想去找廖光明。可是就在我一转身的时候,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猛地强烈起来。就像是在我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5-15 14:27
                            我一哆嗦,下意识地转回身,面向那几层隔板。这时我注意到,在隔板的最底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影影绰绰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物件,隐藏在黑暗之中。
                            直觉告诉我,那双盯着我的眼睛,就是它……
                            我把蜡烛照过去,在烛光下,我看清了,那是一个小摆件,是一只精致的蟾蜍,嘴里含着一枚铜钱。
                            蟾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身上同样蒙着一层灰尘。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显得极为有神,正死死盯着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5-15 14:29
                              我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释然了。这是市面上常见的一种招财的金蟾摆件,并不像是什么邪物。也许是何巧的父母搬家的时候,不小心遗留下来的东西。
                              烛光掩映之下,我一伸手,将那铜钱拿了下来,发现那铜钱有一元钱的硬币大小,却比硬币沉多了,甚是压手,看起来,像是纯金做成的钱币。如果放到市面上,应该能值不少钱,真不知道这么值钱的东西怎么会被遗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5-15 14:32
                                我举着蜡烛正准备去何巧父母的房间看一看,却听到从另个方向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风铃声,是从何巧的房间传来的。我赶紧顺手将那金币揣到裤兜里,来到何巧的房间。
                                廖光明已经在里面了,正盯着女孩的床头的一串风铃就看,那风铃制作的很精巧,风铃声转瞬即逝。
                                但是更刺激我眼球的,却是床上铺着的床单。
                                床单的颜色大红,在烛光的映衬下,像染满了血一样……
                                看到那血红的床单,我不禁头皮发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5-15 15:00
                                  廖光明看了我一眼,我冲他摇了摇头。金币的事,我并不打算告诉他。廖光明点点头,指着那床单说道:“红色能辟邪,看来这何巧的父母是故意铺的红床单。”
                                  我嗯了一声,结果廖光明接着又叹了口气:“可惜啊,他们只知道点皮毛,这床单……用错地方了。”
                                  “什么意思?”我看到廖光明手举着蜡烛,眼睛还在不断地打量着何巧房间里的一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5-15 15:51
                                    廖光明将蜡烛放到书桌上,说道:“红色的确能辟邪,所以民间流行一些红腰带,红鞋垫之类的东西。那些东西对付一般的邪魅游魂多少能起到一点作用。但是何巧死于割腕,在方术里属于血煞的一种,这大红的床单,和血煞犯冲,不但不能辟邪,反而让何巧魂灵的怨念越来越暴戾,所以一直没能去投胎……这就像是暴怒的公牛眼里的红布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5-15 15:53
                                      听廖光明的意思,这里真的有何巧的鬼魂,我赶紧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何巧的房间布置的并不复杂,窗口挡着厚厚的窗帘,除了这一张床,还有一个书桌。在床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照片。烛光照过去,照片里的何巧青春阳光,算上是一个美少女,正对着镜头微笑。我看到照片里的何巧,想着这么一个阳光女孩却有勇气自杀,不免心生寒意。
                                      “光……光明哥……咱们看也看了,是不是得回去了……”此时我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5-15 1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