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谪吧 关注:1贴子:36
  • 7回复贴,共1

第一卷:少时水来 第二卷:花前习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黄昏下柳镇,金灿的阳光折射在青石板间,青中带黑,古色古香,余霞映衬在两人的背影之上,渐渐离那伫立的大理门缎上的柳镇两字远去。

“我有一个想法。”李籽雨似笑非笑,俏皮的看着奚水来道。

“什么想法。”奚水来道。

“奚大哥,我想学习武功,你收我为徒好不好。”李籽雨一下跳在奚水来面前,盈盈笑道。

“不好。”奚水来侧过身子继续前行。

“为什么,我见奚大哥你今日好不威风,看来这行走江湖倒也是不错啊,要是我成一代女侠,劫富济贫,惩恶扬善,其不遗留青史,世人传颂。”李籽雨走到奚水来面前道,青丝如缕,随风飘逸。

“江湖人心险恶,我亦有师命在身。更何况天下之大,以孝为先,你若离去,留下你婆婆一个人终日提心吊胆,实为不利。”奚水来停下来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05-19 15:01
    我不管我不管,奚大哥不做我师傅,那么今日送我回去后便会离去。”李籽雨目如秋水,道出心中所想。

    奚水来没有回头,站在原地。

    “籽雨不管,籽雨只想拜奚大哥为师。”李籽雨心知回到家中之时奚水来便会离去,不免心惜,只见青眸几泪,着是不让男子怜香惜玉。

    “那好,我们便作一年之约,授你三清太乙剑法,明年今日你若能以太乙剑法在我手中走上三十招,便收你为徒。”奚水来本是有些无奈,遂作声道。

    “真的,那你可要好好教我太极剑法,可别嫌我愚钝啊。”李籽雨又是微笑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奚水来道。

    李籽雨一路怡然,宛如花中仙子般飞舞。回到李籽雨家中,阿婆得知她近日随奚水来学剑,本是难为,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清风草和煦,花下剑独舞。

    骄阳四起,屋舍庭前,伴着奚水来细心的指点,李籽雨把起了剑,犹如仙子般舞了起来。皓腕凝脂,手挥向前,转动剑柄,剑随身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5-19 15:01
      奚水来起初刻意减缓剑速,让李籽雨渐渐习惯,剑越转越快,青石上的花瓣卷了起来,空中飘着淡淡的花香。

      “太乙剑法练习时讲究心神守一,剑随身走,以身带剑,神形之中要做到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

      “是这样吗。”浅白色的身影如同雏燕般轻盈,手腕轻轻旋转,青剑快速闪动,剑光闪闪,却与李籽雨那抹白色柔弱的身影相融合。

      青色的剑光在空中画成一弧,女子的腰肢顺着剑光倒去,作飞仙之状,随即把手中的青剑甩出,正中剑鞘。

      数日后奚水来在此一旁,李籽雨手中青剑尤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花纷崩。

      不知不觉已是半月,李籽雨很喜欢这半个月的日子,虽每日疲倦,但剑法日益精进。

      “明剑理,尽剑性,人剑合一。一击之间,恍若轻风不见剑,万变之中,但见剑之不见人。籽雨,这太乙剑法轻巧迅捷,刚柔并济,倒是适合于你。 ”奚水来半月来悉心教导,心亦满意,在不知不觉中从籽雨姑娘也改口到了籽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6-05-19 15:01
        李籽雨已经掌握了太乙剑法的精湛之处,若是遇见一般的盗匪飞贼也算是绰绰有余了。

        花田间,晴空万里,阳春二三月。

        “真的要走了吗?”李籽雨自是不舍。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奚水来道。

        “一年之约,奚大哥你可要如约而至。”李籽雨坚定道。

        奚水来心是想和李籽雨道别一番,但还是放弃了,他不想让她依赖上他,他心中清楚,自己武艺未达一定火候,若是遇上稍强一些的对手,自保都不好说,倒是连累了人家一个弱女子。

        “为什么,为什么奚大哥连头也不回一下,难道籽雨在你心中一点也不重要吗。”此时阳光和煦,但李籽雨的内心却是寂冷的,像是失去什么一般。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年并不长,我期待一年后你能在我手上走上三十招。”奚水来向柳镇步去,心中想道。只留下李籽雨黯然失色。

        “籽雨。”一声呼唤响彻在李籽雨耳中。
        “奚大哥已经走了,不要再骗自己了!”李籽雨埋着头心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6-05-19 15:02
          啊!奚大哥,你回来了,你是不是愿意带我走了?”李籽雨睁开美眸一看,惊叹道。

          “我回来是把尉迟大人赐予的玉佩交于你,以备你不时之需。”奚水来递给李籽雨玉佩。

          “我不要玉佩,只想跟着奚大哥。”李籽雨本是燃起一丝希望,听此一言,便是梨花带雨,好不娇美。

          “后会有期!”奚水来心中也是一黯,遂又离去。

          李籽雨望着奚水来消失在那一田间,心中难受不已。

          “奚—大—哥,我—等—你—回—来—!”李籽雨玉手作号角状道。

          走在另一田间的奚水来迟了一会,又已步去。

          此间相识近月,奈之江湖无奈,一年看似短暂,不知一去几载...

          过了柳镇,沿途尽是山水一色,草间林丛,虽有些乏味,但也不失平静祥和。

          傍晚子时,丛草边一处空旷之地生着一堆火把,上面架着只烧鸡,左右翻滚,好不肥美。拿着木棍的少年衣布灰尘,像是摔倒过一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6-05-19 15:02
            这抓野味一事倒是有趣,鸡兄,抓你抓了小半个时辰,现在又要食你填腹,得罪了!”奚水来心道。

            一顿咀嚼,只剩残骨,余下奚水来一人在火堆旁闭目盘息。奚水来心中思索着这积元道的第二层心决,前些日子教导李籽雨习剑,闲暇之余便突破了第一层的桎梏,对大纲的领悟很深,第一层也就近一个月便习成了。

            话间之见奚水来双手上举高过头顶,掌心向上,沉肩曲肘,鼻息调匀,遂双手合一,吐纳均匀,阴阳调和,丹田守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05-19 15:02
              标题打错。应是。
              第一卷:少时水来 第十二回:花前习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5-19 15:08
                后接第二卷第一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6-05-19 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