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少女会吧 关注:4贴子:9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20 19:31
    少女躺在柔软的地毯上,双目被黑布缠绕,小巧的下巴显得有几分苍白。

    黑暗中的一分一秒都漫长得如同世纪般令人难以忍受。

    她无法思考,也思考不出结果。


    半个小时前,墨清弦正与乐正集团的大小姐乐正绫以及女伴洛天依在商场中挑选礼物——给她的男朋友。

    “这件?”乐正绫是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她递过一件衣服给墨清弦。

    这是一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5-20 19:40
      少女躺在柔软的地毯上,双目被黑布缠绕,小巧的下巴显得有几分苍白。

      黑暗中的一分一秒都漫长得如同世纪般令人难以忍受。

      她无法思考,也思考不出结果。


      半个小时前,墨清弦正与乐正集团的大小姐乐正绫以及女伴洛天依在商场中挑选礼物——给她的男朋友。

      “这件?”乐正绫是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她递过一件衣服给墨清弦。

      墨清弦起初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对劲,只是衣服上身后,风咻咻地穿过大片裸露的皮肤,令人不觉面颊发烫。

      “这……这不合适吧。”墨清弦不自在地抱住胳膊,似乎有些羞赧地对着试衣镜说道。

      “哪有什么不合适嘛。”乐正绫打着哈哈,把墨清弦连哄带骗地带去付了款,实则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老哥这是我帮你的第一个忙哦。

      镜中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5-20 21:45
        镜面反射出的人影高挑明丽,紫罗兰般的长发倾泻肩头,黑裙裹住白皙细腻的皮肤,裙带紧紧勒住腰部,更加使身材凸显得玲珑有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5-20 22:10
          这种诡异的气氛下,墨清弦更是难以言语,垂下头,一绺紫发掩住了表情。

          乐正龙牙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炽热的眼神渐渐降低了温度。

          她眼角的余光忽然凝固,猛的向后一看。

          身后是一面巨大的镜子——房间的摆布看得一清二楚,包括……自己。

          自己臆想的绑绳竟是……一些丝带?

          两只手被绑在了身后,身体呈一字型,丝带细致巧妙地游走在全身各处,雪白的大腿一览无余,也勒得胸脯半露,最后竟在乳峰间打了个蝴蝶结。

          墨清弦怔怔地看着镜子——大脑的处理系统随着丝带打起了蝴蝶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5-21 06:12
            不过至少她也明白了龙牙怪异的行为反应。

            原来她是礼物啊。

            “小墨,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呢?事已至此,本就是色授魂与,之间情意缠绵悱恻,再者饮食男女,又有什么过错呢?

            墨清弦本来迟钝的思维忽然冰河解冻似的,全都清明了起来。

            她的眼神变得很妩媚,不是狐狸精勾引书生时妖娆轻浮的那种眼神,这是一种爱意,强烈的爱意的释放。

            他知道,她同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21 06:20
              他俯身将墨清弦压在地毯上,柔软的细绒刮着她的面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5-21 06:22
                一个绵长且令人蓦然情动的吻在唇角绽开。

                墨清弦也不晓得原来一个吻也可以挑起人的生理反应——好吧那就是情欲。

                唇瓣相互贴合,只不过乐正龙牙一直在进攻,墨清弦慌乱地仿佛回到了一年前那样羞涩的时节,乐正龙牙滑腻的舌头徘徊在她的牙齿边,在等待一个完美的时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5-21 08:02
                  房间装饰极简,只有一个浴室和一张床,以至于让墨清弦以为她陷入了一个蓄谋已久的陷阱。

                  刚刚成年的她并没有经验。

                  在这种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大城市中能不歧视自己的普通少女也十分少见。这大概就是令乐正龙牙疯狂着迷的原因。

                  她躺在床上,纤巧的四肢没在松软的被子里,眼光正撞上对面那张镜子,还是会不禁粉面含羞。

                  正呆呆地愣着,她被一双有利的手臂紧紧箍住,像傻傻的蛾子跌入蜘蛛网,等待蛛网的主人慢条斯理地享用。

                  她忽然改变了主意,一昧地被攻陷只会让自己更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5-21 09:00
                    房间装饰极简,只有一个浴室和一张床,以至于让墨清弦以为她陷入了一个蓄谋已久的陷阱。

                    刚刚成年的她并没有经验。

                    在这种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大城市中能不歧视自己的普通少女也十分少见。这大概就是令乐正龙牙疯狂着迷的原因。

                    她躺在床上,纤巧的四肢没在松软的被子里,眼光正撞上对面那张镜子,还是会不禁粉面含羞。

                    正呆呆地愣着,她被一双有利的手臂紧紧箍住,像傻傻的蛾子跌入蜘蛛网,等待蛛网的主人慢条斯理地享用。

                    她忽然改变了主意,一昧地被攻陷只会让自己更加……没有主动权。

                    她扭过身子,正面拥抱着男人,细长的手指从肩上滑落到胸前,并且有继续向下游走的趋势。

                    终于停在腹部,紧绷的肌肉像烧得滚烫的铁,还是令她不禁撤回了手指。

                    乐正龙牙饶有兴趣地享受着她的小动作。

                    她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呢?

                    墨清弦将他扑倒在床上,其实面上的红霞早已暴露了她的羞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5-21 09:18
                      房间装饰极简,只有一个浴室和一张床,以至于让墨清弦以为她陷入了一个蓄谋已久的陷阱。

                      刚刚成年的她并没有经验。

                      在这种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大城市中能不歧视自己的普通少女也十分少见。这大概就是令乐正龙牙疯狂着迷的原因。

                      她躺在床上,纤巧的四肢没在松软的被子里,眼光正撞上对面那张镜子,还是会不禁粉面含羞。

                      正呆呆地愣着,她被一双有利的手臂紧紧箍住,像傻傻的蛾子跌入蜘蛛网,等待蛛网的主人慢条斯理地享用。

                      她忽然改变了主意,一昧地被攻陷只会让自己更加……没有主动权。

                      她扭过身子,正面拥抱着男人,细长的手指从肩上滑落到胸前,并且有继续向下游走的趋势。

                      终于停在腹部,紧绷的肌肉像烧得滚烫的铁,还是令她不禁撤回了手指。

                      乐正龙牙饶有兴趣地享受着她的小动作。

                      她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呢?

                      墨清弦将他扑倒在床上,其实面上的红晕早已暴露了她的紧张与羞涩。

                      她会做什么呢?乐正总裁不禁弯了弯唇角,黑白的发丝沾着水珠,凌乱地铺在床上,面容俊美,竟让人分不清是谁……在侵略谁?

                      墨清弦仿佛是下了一个决心,这大概是她平生做的最出格的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5-21 09:26
                        她俯身含住了他的下体,味道……当然不好。

                        唇瓣摩挲着肉茎,毫无技巧可言,只是笨拙地亲吻吞吐——可乐正龙牙偏觉得三魂七魄被勾走了一缕,毕竟这是他心上的人儿啊。

                        喉头略略颤抖,沙哑着嗓子道:“弦儿……”

                        墨清弦身子稍微怔了怔,软舌缠上茎身,床上人好像被火烧着了,身子燥得紧,腰也软了半截。

                        应该是得了趣了。

                        “嗬嗬”嘬弄声卡在口中,舔舐吮吸,甚至轻咬端口,这一吸倒不要紧,只是有人竟觉得自己便躺在刑台上受着剔骨削肉之灾。

                        终于,头儿涨得发红,可又不忍在玉人的嘴里释放。

                        乐正龙牙想推开墨清弦,却未犟过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5-21 09:49
                          墨清弦仰着头,目光刚接触到镜面便猛的把双眼闭上了。

                          玩大发了……

                          “清弦。”男人伏在她肩头,彻底攻陷了她的身体。

                          “清弦……” 这名字和烟酒一样,容易让人上瘾,也容易让人发昏。

                          墨清弦无力地呻吟,腔调里有一声没一声的泣音也和调情的话儿似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5-21 12:55
                            墨清弦仰着头,双眼似醉非醉地睁开,目光刚接触到镜面便又猛的闭上了。

                            玩大发了……

                            “清弦。”男人伏在她肩头,舌头灵活地勾勒出耳朵小巧的轮廓,不时轻轻啃咬着耳垂,惹得她半面脸颊绯红如霞。

                            他终于彻底攻陷了她的身体。

                            “清弦……” 这名字和烟酒一样,容易让人上瘾,也容易让人发昏。

                            墨清弦无力地呻吟,腔调里有一声没一声的泣音也跟调情的话儿似的,撩得人心痒痒的。

                            “不要闭上眼睛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5-21 13: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5-22 20:06
                                却没等她开口,那人便先说道:“方才的话,微臣没有听清,只恳请殿下再讲一遍。”

                                没听清最好。

                                “没什么要紧的事,你若是乏了,便退下吧,孤这里无须侍候。”

                                他笑吟吟地看着床榻上的美人,又没了言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5-22 20:27
                                  蓬松的发髻垂在两腮,胭脂似的红云浮上面颊,眼波在酒的作用下变得妩媚如丝,哈……谁信这是那朝堂上温厚慎言的太女呢?

                                  他又上前了两步,直逼床榻。

                                  那美人就近在咫尺。

                                  白色的亵衣有些凌乱,肩头玉脂般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再近些,恐怕还能瞧见一对酥胸随着呼吸微微颤抖。

                                  “今个中秋,殿下的确该赏赐微臣一些东西。”

                                  墨清弦惊讶地看着他,一反既往的怪异令她十分不安。

                                  “呵,你想要什么?只要孤办得到。”

                                  乐正龙牙忽然捧起她的脸,朱红的唇像花瓣一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5-22 20:39
                                    抱着她,深吻下去吧。

                                    像蟒蛇吞吃猎物那样,霸道,豪取强夺,不容人反抗。

                                    墨清弦慌乱地推开他,口中呜呜着吐不出清晰的字,稍不注意,齿门被撬开,舌头被一条滑腻的蛇紧紧绑住。

                                    墨清弦急着抵抗口中的侵略,又犯下了她身为太女以来的第二个错误。

                                    一只手滑进了亵衣里,手臂从脊背环抱到胸脯,少女白皙的胸被握在手中,轻轻捻搓。

                                    “啊……”

                                    唇被蹂躏得嫣红如血,眼睛里亮晶晶的泪水久久落不下。

                                    “不行……”

                                    乐正龙牙没理会她的反抗,褪下锦袍,与她肌肤相亲。

                                    “殿下是说什么不行?”他话中的轻薄不禁令墨清弦毛骨悚然,这……这还是那个平日与她谈笑风生的侍臣么?

                                    “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5-22 20:51
                                      被强行压在榻上,像被桎梏牢牢禁锢了,双手被束发的带子绑在身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5-22 21:20
                                        “所以说,师姐是来劝降的?”男人散漫地勾起唇角,又自顾自地斟满了一觞酒,眼角的泪痣仿佛摇摇欲坠,徒然令人觉得诡谲妖异。

                                        金猊吐雾,使得小楼里云烟缭绕,如临仙境。

                                        半晌沉默,墨清弦不善言辞,也学不来油腔滑调,只得有些木讷地回答道:“是了,师弟如若能回师门负荆请罪是最好不过的,兴许,兴许……”

                                        乐正龙牙轻笑出声,不禁讽刺道:“兴许什么?兴许能让我死得痛快些?”

                                        墨清弦垂着眼睫,一时竟不能回答。

                                        “念在旧日情分,师姐莫再谈这些不快之事,横竖不过是一刀的功夫。”乐正龙牙为她斟上酒,拱手,而后一饮而尽。

                                        “好。”

                                        横竖不过一死的事。

                                        乐正龙牙隔着轻纱似的烟雾看着她,仿佛是雾里看花。人儿依旧是二三年前的人儿,明艳如桃夭而不可亵渎——神情里生人莫近的淡漠,孤傲得令人敬而远之。以及说话还是……那么的直白。

                                        这样的人儿,不该装得这么高傲矜持。

                                        几杯酒下肚,醉意淋漓,面上不禁惹上红晕。

                                        “龙牙……”

                                        “师姐说的是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5-28 19:44
                                          酒的确不可多沾。墨清弦摸了摸有些发烫的额头,摇摇晃晃地从塌上挣扎开来。

                                          铺天盖地的红色,像是谁家娶新娘子似的。

                                          她今个已经双十年华了,却还未许人。

                                          跑江湖的女子,说得好听些被人称作“女侠”,说白了不过是贫苦人家的女孩子,四处奔波罢了。

                                          大红的蜡烛滴着烛泪,火焰稳稳地照着四方。

                                          她试着唤了两声:“龙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05-28 19:54
                                            “教主稍后就到,请夫人略微休息着。”冷不丁,门外头传来闷闷的回复。

                                            墨清弦听着隐隐不对,方想张口询问,只听门“吱嘎”一声推开,那男子一身喜服,唇边噙着几分轻薄的笑,上下打量着她。

                                            “不枉我多费些心思,师姐往后须是要穿配得上人的衣服,那些粗布麻衣怎么能着身。”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攥着拳,便是再傻的人也能察觉出不对。

                                            “师姐还不懂?”乐正龙牙站在她面前,一双眸子像深渊似的。

                                            他伸出手,还未碰到墨清弦的脸颊便被她一拳捶在胸口上,按说墨清弦拜在承霄门下十五年,虽然天资较旁人略差,却也是清字辈的大弟子,一拳力道当是不小,更何况是出其不意地打在了胸口上。

                                            “乐正龙牙,你……你何时成了这等小人!”墨清弦恨恨地擂着床榻,却还是没有丝毫力气,甚至连一个没有习过武的常人还要弱上几分。

                                            她早该料到那酒里有问题,中了小人奸计。

                                            乐正龙牙无不轻佻地抚上墨清弦嫣红的唇,嘴凑到她耳边,故意呵着热气,道:“师姐说的卑鄙之事,我虽小人,却不会行那下流的手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6-17 10:40
                                              “墨师姐,此行凶险,那乐正龙牙行事奸滑,切要小心,不可大意。”新掌门正是墨清弦的师弟周清岳,无不担忧地说道。

                                              “掌门莫要担心,我既奉命擒逆贼,便已是生死不顾了。”

                                              “罢了,师姐饮了这杯酒,便上路吧。”

                                              “好。”墨清弦一心沉重,仰头直饮下面前斟好的酒,跨马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06-17 10:48
                                                “不是你?”她胸口一起一伏,若不是强忍着,只怕眼泪早已掉下了,“那是……谁?”

                                                周清岳。

                                                脑中忽的想起这个名字。

                                                “罢了,师姐饮了这杯酒,便上路吧。”

                                                她随即冷笑道:“你可是要离间我与承霄门的关系。”

                                                “师姐的确聪明,却想不透这一点事。”乐正龙牙虽说着,却不停下手上的动作,将喜服弄得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不会便退得只剩下亵衣了。

                                                “周清岳明知你武功与我不相上下,却派你一人来此,更何况寡不敌众;他周清岳是新掌门,威望却还不如你高,你不死,他掌门的位子怎能坐得安稳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6-17 10:55
                                                  “这回魂散也只有承霄门才有吧。”

                                                  墨清弦想被击溃了似的,一言不发,变得极为顺服,大红的帐子映着大片裸露着的白皙的皮肤,许久,眼泪顺着面庞流了下来。

                                                  “师姐哭什么?有我疼爱你不好么?你看这洞房,几个时辰前我与众教徒大摆喜宴,不出几日,江湖上便俱知你是我的夫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6-17 11:02
                                                    “墨师姐,此行凶险,那乐正龙牙行事奸滑,切要小心,不可大意。”新掌门正是墨清弦的师弟周清岳,无不担忧地说道。

                                                    “掌门莫要担心,我既奉命擒逆贼,便已是生死不顾了。”

                                                    “罢了,师姐饮了这杯酒,便上路吧。”

                                                    “好。”墨清弦一心沉重,仰头直饮下面前斟好的酒,跨马而去。


                                                    “所以说,师姐是来劝降的?”男人散漫地勾起唇角,又自顾自地斟满了一觞酒,眼角的泪痣仿佛摇摇欲坠,徒然令人觉得诡谲妖异。

                                                    金猊吐雾,使得小楼里云烟缭绕,如临仙境。

                                                    半晌沉默,墨清弦不善言辞,也学不来油腔滑调,只得有些木讷地回答道:“是了,师弟如若能回师门负荆请罪是最好不过的,兴许,兴许……”

                                                    乐正龙牙轻笑出声,不禁讽刺道:“兴许什么?兴许能让我死得痛快些?”

                                                    墨清弦垂着眼睫,一时竟不能回答。

                                                    “念在旧日情分,师姐莫再谈这些不快之事,横竖不过是一刀的功夫。”乐正龙牙为她斟上酒,拱手,而后一饮而尽。

                                                    “好。”

                                                    横竖不过一死的事。

                                                    乐正龙牙隔着轻纱似的烟雾看着她,仿佛是雾里看花。人儿依旧是二三年前的人儿,明艳如桃夭而不可亵渎——神情里生人莫近的淡漠,孤傲得令人敬而远之。以及说话还是……那么的直白。

                                                    这样的人儿,不该装得这么高傲矜持。

                                                    几杯酒下肚,醉意淋漓,面上不禁惹上红晕。

                                                    “龙牙……”

                                                    “师姐说的是什么?”


                                                    酒的确不可多沾。墨清弦摸了摸有些发烫的额头,摇摇晃晃地从塌上挣扎开来。

                                                    铺天盖地的红色,像是谁家娶新娘子似的。

                                                    她今个已经双十年华了,却还未许人。

                                                    跑江湖的女子,说得好听些被人称作“女侠”,说白了不过是贫苦人家的女孩子,四处奔波罢了。

                                                    大红的蜡烛滴着烛泪,火焰稳稳地照着四方。

                                                    她试着唤了两声:“龙牙?”

                                                    “教主稍后就到,请夫人略微休息着。”冷不丁,门外头传来闷闷的回复。

                                                    墨清弦听着隐隐不对,方想张口询问,只听门“吱嘎”一声推开,那男子一身喜服,唇边噙着几分轻薄的笑,上下打量着她。

                                                    “不枉我多费些心思,师姐往后须是要穿配得上人的衣服,那些粗布麻衣怎么能着身。”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攥着拳,便是再傻的人也能察觉出不对。

                                                    “师姐还不懂?”乐正龙牙站在她面前,一双眸子像深渊似的。

                                                    他伸出手,还未碰到墨清弦的脸颊便被她一拳捶在胸口上,按说墨清弦拜在承霄门下十五年,虽然天资较旁人略差,却也是清字辈的大弟子,一拳力道当是不小,更何况是出其不意地打在了胸口上。

                                                    “乐正龙牙,你……你何时成了这等小人!”墨清弦恨恨地擂着床榻,却还是没有丝毫力气,甚至连一个没有习过武的常人还要弱上几分。

                                                    她早该料到那酒里有问题,中了小人奸计。

                                                    乐正龙牙无不轻佻地抚上墨清弦嫣红的唇,嘴凑到她耳边,故意呵着热气,道:“师姐说的卑鄙之事,我虽小人,却不会行那下流的手段。”

                                                    “不是你?”她胸口一起一伏,若不是强忍着,只怕眼泪早已掉下了,“那是……谁?”

                                                    周清岳。

                                                    脑中忽的想起这个名字。

                                                    “罢了,师姐饮了这杯酒,便上路吧。”

                                                    她随即冷笑道:“你可是要离间我与承霄门的关系。”

                                                    “师姐的确聪明,却想不透这一点事。”乐正龙牙虽说着,却不停下手上的动作,将喜服弄得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不会便退得只剩下亵衣了。

                                                    “周清岳明知你武功与我不相上下,却派你一人来此,更何况寡不敌众;他周清岳是新掌门,威望却还不如你高,你不死,他掌门的位子怎能坐得安稳呐。”

                                                    “这回魂散也只有承霄门才有吧。”

                                                    墨清弦想被击溃了似的,一言不发,变得极为顺服,大红的帐子映着大片裸露着的白皙的皮肤,许久,眼泪顺着面庞流了下来。

                                                    “师姐哭什么?有我疼爱你不好么?你看这洞房,几个时辰前我与众教徒大摆喜宴,不出几日,江湖上便俱知你是我的夫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6-06-17 16:39
                                                      “紫薇姑娘在碧落亭布置好了晚宴,请夫人享用。”

                                                      “哦。”墨清弦淡漠地回答道。



                                                      “这又是什么招数?”墨清弦直视着水中的人,声音里不觉染上疲惫。

                                                      “不出几日,江湖上便俱知你是我的夫人了。”

                                                      她的心几乎要被碾碎了,这短短的两三天里,她日日夜夜都感到惶恐不安,那种绝望蔓延全身,她……已经毁了。

                                                      男人一眨眼消失在了蒸腾的水汽里,墨清弦跌坐在岸边,垂着头,一言不发。

                                                      忽然,腰封一松,衣衫一件件被剥落,玉体赤裸裸地倒映在湖水中。

                                                      乐正龙牙横抱起她,缓缓地进入温泉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6-06-22 14:22
                                                        水温恰是适宜,泉水没过胸前,好像筋骨也放松了些。

                                                        只是水下有只手不太老实。

                                                        “师姐没涂我送去的药膏?”乐正龙牙忽然开口。

                                                        墨清弦冷笑说:“谁知道你会做甚么手脚。”

                                                        乐正龙牙发出一声细微的叹息,从岸边零落一地的衣物中翻出一瓶药膏。

                                                        他挖出一坨透明的晶体,另一只手按住墨清弦的肩膀,将她牢牢固定住。

                                                        前几日让她承欢,着实下手重了些,乐正龙牙将手探到她两腿间,不断向里推进。

                                                        “看在以往十多年的情分上,乐正龙牙,你放过我吧。”墨清弦强忍着泪水,下体却传来阵阵酥麻。

                                                        “这可不行,师姐从两天前便是我的夫人了,玄星教教主夫人沦落江湖,你叫我颜面何在?”

                                                        墨清弦有些崩溃,声音里夹杂着哭腔:“那你杀了我吧,你这样折辱我,不如让我死了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6-06-22 15:26
                                                          “师姐。”乐正龙牙凝神看着她,兀的吻上那嫣红的唇瓣,不可闻的太息沉没在喉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6-06-22 17:31
                                                            他把她的上身拖到岸上,绯红的乳x尖随着身体的抖动与石岸来回摩擦,已变得挺硬,被人拿捏在手中,送入了口中。

                                                            乐正龙牙含糊地说道:“师姐……我把它吃了……好不好?”

                                                            墨清弦被激得发出几声嘤咛,有气无力地摇着头,却说不出不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6-06-23 0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