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桃花飞吧 关注:264贴子:12,621
其实这是一个甜的不要不要的轻松小白文,大家信吗信吗信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24 11:23
    第一章 回家
    那是战后的一个清晨,朝霞散发出温暖的橘黄色,炫耀的几乎让人睁不开眼。浮云之下,一切显得那么安宁美好。
    京城的大门缓缓打开,一男子带着妻儿,跟随着人流涌进城去。这是他第二次踏上这片土地,距第一次已有十一年,在一个政权颠覆之后。
    很遗憾,失去权力被拉下马的那位倒霉皇帝是他大伯。夺取皇位的,正是他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5-24 11:28
      三皇子带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闯入了一家简陋的小客栈,直奔二楼客房。大家见到一群凶神恶煞的奴仆,以及一位锦衣华服的少年时,纷纷跑来围观,都道这是谁家公子哥,走错地方了吧。
      三皇子耳力超群,听到后唯有苦笑。没办法,今早收到他大哥传信,让他来此。
      看到信的那一刹那,三皇子使劲揉揉眼睛。写信之人居然署名苏延靖,正是他意外失踪,啊呸,离家出走三年的大哥啊!!!
      要说为啥是离家出走,而非走失呢。毕竟他大哥离开之时是十八岁,不是三岁。也没有失忆或者痴呆。以他哥的身手,也不可能被人劫持。至于被骗被拐,开什么玩笑,确定是人贩子拐走他哥,而不是大哥拐卖人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5-25 11:04
        三皇子边想边走着,转眼就到了二楼,正巧他哥听见动静,来楼梯口迎了迎。
        兄弟二人三年未见,咋一见面,应抱头痛哭,一诉相思之苦什么的。然而,在这俩人身上是不可能出现的。他家大哥一见到三弟,就像遛弯回来碰见自家小弟一样,十分随意的大喊一声:“小铭啊。”
        三皇子叫苏延铭,于是老被哥哥小铭小铭唤着。可现在他是堂堂王爷,底下这么多人看着,脸顿时一黑,什么离愁别绪都没有了。他挥手让所有人下楼,快步上前,“大哥,不要乱叫。”
        “好好好。”他大哥无所谓道,“让你准备住的地方准备好了吗?要独门独院,环境要好,适于养病。”
        “养病?”这事他大哥在信上就吩咐过了,可看他大哥生龙活虎的样子,不像是病人啊。
        “对。”大哥边走边说,转眼带老三到了客房。
        门打开,一名妇人站在门口。老三一愣,“这位姑娘……”
        “是你嫂子。”大哥接话道。
        “这位嫂子,啊不对,大嫂好。”老三晕了半天,总算晕回来了。
        大嫂看着眼前这位亲王小弟,表示也有点晕。
        妇人请他进门,老三跟在大哥身后偷偷问:“大嫂生病了?”
        “不是。病的是你侄儿。”
        “侄儿?!”老三默默吐槽,三年不见又是娶妻,又是生娃的,速度够快的啊。
        “我侄子多大了?”
        “八岁。”
        “哦。啊?”反应慢半拍的老三终于发现了个问题。八岁?!二十一减八等于多少来着?这题咋忽然不会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5-27 11:13
          老三一脸懵逼的望向他哥,心算三遍终于确定,等于十三。这个答案让他呕出一口血,果然不愧是大哥,这有孩子年龄比他第一次逛窑子还要早啊!
          “大哥,你啥时候娶的嫂子啊?还有你这三年去哪了啊?还有……”老三一个劲的问问问,他严重怀疑他大哥老早就和姑娘私定终身,好不容易得着机会就抛弃兄弟,和他大嫂私奔了。
          “唉。”大哥终于烦了,长叹口气,“这是个很复杂的故事。”
          老三立马竖起耳朵,正准备听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呢,结果等半天没下文了。
          “呃,然后哩?”
          “太复杂了,就不说了吧。”
          “……”老三欲哭无泪,他大哥耍人的本事丝毫不减,依然让人这么猝不及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5-27 18:57
            “喂!”老三先反应过来,眨巴眨巴眼睛,拉着老二走向客厅。苏延靖对妻子交代了几句,随后也跟着出去了。

            时隔三年,兄弟三人组秘密会议,再次召开。
            而此次会议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在不惊动父皇的眼线下,掩护苏延靖在京中久居?
            “这个问题……有点难度。”老二慢吞吞的分析着,“京城人来人往,父皇手下眼线众多,除非不出府,并且还要保证,恪王府的下人们不泄密。”
            “不出府就不出府。可王府上下那么多人,老三,你能担保吗?”
            面对大哥的质疑,老三挠挠头,“不能。”
            老二只能退而求其次,“那就对大哥的身份保密。”
            “好像已经泄露了。”老三想想那位大夫,还有一起去客栈的下人,十分郁闷。
            苏延靖道:“那就从现在开始保密,已经知道的,去敲打他们一下。”
            老三却又在纠结,“万一父皇问起呢?”
            “打死不承认。难不成老头还派人搜府抄家?”大哥拍拍老三的肩膀,“撒谎这种事,难不倒你吧。”
            “你是……在表扬我吗?”
            “是啊,难道夸的不够明显?”苏延靖说完,又转向老二,语重心长的教导,“至于你嘛,要求低点,一问三不知总能做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5-30 23:11
              苏延靖虽然是以玩笑的口吻来讨论这件事,但实际操作时,还是蛮靠谱的。老二惊奇的发现,大哥真的知道御药房所在,然后伪装成老三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在化个妆易个容,混在人堆里,大摇大摆的就进宫了。
              这回他的目标不是拿多少药材,而是拿到最珍贵的几味草药,据说千金难求,是给他老爹备用的。
              于是苏延靖亲自出马,轻车熟路的翻入御药房,避开看守,翻箱倒柜开始寻找。
              柜子,没有!
              抽屉,没有!
              箱子,没有!
              苏延靖接连找到几味药后,最后一味海马怎么也找不到了。他记得老二说过,前不久地方上有进贡海马给老头。老二老三还都帮他要过,可惜御药房不给,用其他药材代替了。
              苏延靖终于露出一点慌乱的神色,这在他以往可不多见。看来老头是察觉到啥了,那么他会如何做呢?
              父子斗法,正式开始!

              苏延靖猜测不错,本来皇子从御药房拿点药材,天经地义。但海马稀有,而且还是两位皇子一起要。给谁不给谁,这就不好办了。于是御医就将难题抛给皇帝。
              而皇帝这老头,典型的干得少想得多,不好好和儿子们交流,尽瞎琢磨孩子的心思了。再联想起目前夺嫡的“严峻”形势,皇帝愣是把简单的求医问药给想成阴谋论了。
              为啥老二老三同时求药呢?听御医说他们也没啥大病,只是吃补药而已,至于吗?嗯,肯定有问题。是不是听说朕刚得了海马,想试探下朕会赏给谁?从而得出谁更得宠。
              哎,这些孩子们……皇帝表示当爹好累,各个明争暗斗,都不省心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6-06 12:14
                虽然没照剧本发展,但皇帝说一不二的性格摆在那儿,该烧还得烧。之间他缓缓走到火盆前,眼看就要扔下去了。
                “父皇!”
                “不要!”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手突然腾空而出,直接一捞,将将把药材从火盆里夺走。一番动作行云流水,老二老三都看呆了。惊吓来的如此迅猛,那对难兄难弟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易容的大哥,虎口夺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刺客啊,来人啊!”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皇帝身边的内侍,他最先发现有人从窗口翻入,轻功高,身手快,而且离皇帝的距离如此近。他顿觉不妙,于是立马叫人。
                一堆侍卫从殿外涌进,将出去的路给封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06-08 11:45
                  侍卫纠结着,但皇帝心里清楚。他看着老二老三,以及所谓的“刺客”,发话道:“给你们最好一次机会,乖乖承认的话,朕可从轻发落。”
                  皇帝还是挺有威信的,老三的抵抗到底还是减弱了。他惴惴不安的看看皇帝,再看看大哥,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打下去。
                  而此时围攻的众人也反应过来了,皇家侍卫毕竟不是吃素的,看见那刺客一直护着一个盒子,打算先抢了盒子再说。
                  苏延靖倒是想一鼓作气冲出去,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一招不慎,把装草药的盒子丢了。
                  “停停停!”见药材被抢,苏延靖只得叫停认栽。而皇帝也在这时下令,全部住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6-06-11 18:55
                    皇帝手下不停,打得又快又准,苏延靖疼的呲牙咧嘴,又不想在老头面前示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6-06-16 14:05
                      整理奏折的苦逼日子过了几天,苏延靖终于受不了了。他有天很含蓄的对老头说:“我觉得,我的伤已经好了。您看……”
                      皇帝淡淡道:“那就好。”
                      苏延靖眼睛一亮,苍天啊,他总算熬到了离开皇宫的这一天,感谢上天啊!!!
                      结果还没等他感谢完呢,皇帝一句话又将他打入地狱。
                      只听皇帝高深莫测的说:“既然好了,就可以干更多的活了。”
                      “……您看您白天要上朝,接见大臣,公务繁忙,日理万机。那啥,我就不打扰了吧。”
                      “不打扰,你白天去六部观政,晚上再来看奏折即可。”
                      呵呵呵,苏延靖真想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家小宝的病渐渐控制住了,小孩也可以下床走走玩玩,只是药不能停,得继续供着。
                      苏延靖心里那个郁闷啊,这么一算,何年何月才能拜托他家老头的束缚啊。不过这话可不敢和他家掌柜的说。
                      要问谁是掌柜的,自然是苏延靖的妻子张瑶。这是个厉害的女汉子,也是个苦命的小女人。她从小克父母,长大了克夫,于是只身一人带个孩子,开了家客栈,经营的还很红火。
                      然而这一切又毁在了苏延靖他爹手里了。如果没有战乱,她的日子也过得不错。可惜战乱一起,家园被毁。她带着孩子背井离乡,差点丧命。还好她店里有个伙计身手不错,救了她一命。然后两人相互扶持,开始逃亡生涯。
                      那小伙当然就是苏延靖啦,他当年“失踪”后,化名李青,机缘巧合下来到了一家客栈。因为没钱吃饭,便被好心的掌柜的收留,在此当个小伙计。
                      苏延靖受刑这事,张瑶几天前就知道了。如今他回来了,看气色似乎还行,可见御医的药还算不错。
                      苏延靖回来先去看了小宝,果然如老三所言,他的病好多了。小宝看到苏延靖还挺高兴,一个劲问他为啥会是皇子,皇宫大吗,里面好玩吗?
                      苏延靖宠溺的看着小宝,笑而不语。其实他真不知道,把孩子从民间带入宫廷,到底是对还是错。而且小宝姓徐不姓苏,将来在皇室中,身份该多么尴尬。
                      等小宝玩够了睡着后,苏延靖才和妻子回房。结果一进门,他该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被妻子给拉住了,指了指早已熬好的药,淡淡道:“把它喝了。”
                      “不是吧,我早就好了。”苏延靖喝了那么多天药,现在闻见药味就想吐。
                      “是吗?那把裤子脱了我看看。”
                      苏延靖忙捂住屁股,“这个……不好吧。”
                      开玩笑,他和她正如他爹猜测的那样,既无父母之命,也无媒妁之言。兵荒马乱之中,哪有时间举办婚礼?要不是逃命时为了避免麻烦,故而对外称他们是一家三口,可实际上却非真正的夫妻。
                      可张瑶却一脸无所谓,“我什么没见过。”
                      “……嗯,我还是喝药吧。”苏延靖彻底被她打败了,他家掌柜的依旧这么强悍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6-06-24 11:22
                        苏延靖被老头发现后,每天拉他去当苦力。等到了晚上,皇帝仍不放过他,还要布置作业,要将京城传来的八百里加急奏疏都看完,美其名曰:替朕分忧。
                        分忧?苏延靖特别想骂人,不过他老爹倒是提醒了他。苏延靖看着每日光会闲书的苏延辉,以及每天只知道骑马打猎不务正业的苏延铭,觉得他们最适合为哥哥分忧了。
                        苏延靖把奏折分为两堆,一堆给老二,一堆给老三。并且语重心长的对二个弟弟说:“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哥哥好歹养了你们这么多年,是时候为哥哥我分忧了。”
                        “看奏折?”老三一脸嫌弃的翻了翻,“你确定我能看懂吗?”
                        “看不懂没有关系,你随便摘抄点词句,写个小条表示已阅就成了。”
                        老二顿时惊呆:“这样好吗?毕竟是国家大事啊,我们这么应付,万一出事咋办?”
                        “老二你就是太过小心了。”苏延靖道,“老头他怎么可能完全信任我,肯定还要拿回去重看一遍啊。再说,还要那些宰辅是干啥吃的。”
                        说的好有道理,老二已是无言以对了。两人正准备抱着奏折走呢,忽然老四出声道:“大哥,你把奏折都给二哥三哥,你看什么啊?”
                        “……”苏延靖想死的心都有了,小子你是故意来拆我的台的吗?
                        老二老三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苏延铭最先发飙:“脸呢脸呢,你的脸还在吗?”
                        “这样做真的好吗?”老二接着说道。
                        “好啊。”苏延靖一脸无辜,“所谓养兵一日……”
                        “够了,住口!”老三彻底被打败了,你就养了我们不到三年,要不要这么天天念叨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6-07-12 23:00
                          大典过后,苏延靖也要从恪王府搬到东宫了。话说东宫其实已经荒废了很久很久,自从敬怀太子去世后,这里就再也没有过主人了。
                          然而他却了解着这里的一花一树,一草一木。他和多年前一样,从假山后面的小路绕行,看到了多年前嬉戏玩耍的水池,发现了那年偷偷种下的小数已经长大。
                          他没想到他会再来到这个地方,以主人的身份。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内侍叫了两声,苏延靖才反应过来是在叫他。
                          内侍恭敬的说道:“太子殿下,东宫已经打扫干净,您看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苏延靖心不在焉的答应道。
                          “您缺什么尽管提,奴才是东宫的主管,您叫我……”那内侍还没自报家门呢,结果就发现,太子殿下又跑了。
                          “太子殿下?”内侍伸出尔康手,等等,给我回来,我还没说完名字呢!

                          到了晚上,苏延靖左翻滚,右翻滚,又数了一百只羊后,依然没有睡着。果然东宫这个地方邪性太大,他一个大好青年,居然给整失眠了。
                          于是苏延靖披衣起身,到院子里随处逛逛,结果发现掌柜的房间等还亮着,居然还没睡,于是便推门进去了。
                          张瑶靠在床边,拍着小宝入睡。今天第一天入住东宫,小宝那个高兴啊,到处乱跑,追都追不上。到了晚上也兴奋的睡不着,继续闹腾,可把张瑶给累坏了。
                          见苏延靖来了,张瑶问道:“你也睡不着?”
                          “嗯。”苏延靖点头,又看了看小宝,见他呼呼呼睡的正香,问道,“小宝才睡下?”
                          “是啊,他今天都玩疯了,兴奋的睡不着。”张瑶气愤道,“病稍微好点就要往外跑,拦都拦不住。”
                          “让人跟着他就成了,多走走对他的病有帮助。”苏延靖忽然可怜兮兮的看着张瑶,“掌柜的,我今天能睡你这儿吗?”
                          “嗯?”张瑶眯着眼睛看向他。
                          “我打地铺。”
                          “……可以。”张瑶觉得今天苏延靖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张瑶一答应,苏延靖一跃而起,麻溜的开始铺褥子。张瑶给他又仍了条被子,闲闲道:“听说你当太子,还是提了条件的。”
                          “呃……”苏延靖尴尬,“我知道你和他伉俪情深,我让小宝姓苏,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啊,毕竟要在宫里生活,小宝没名没分,怎么能不受欺负?你也是为他好。”张瑶笑道,“不过你以后不能纳妾了,这多不好。”
                          “这个……掌柜的我们关灯睡觉吧。”苏延靖一头钻进被窝,心道这个女人真是太强悍了。


                          收起回复
                          135楼2016-08-20 10:50
                            第十五章 小宝
                            第二天,小宝继续在外面跑跑跑,这回的范围不止是东宫了,他直接甩了那些跟着他的下人们,跑到了东宫外面,去后宫方向了。
                            小宝跑着跑着,忽然发现一个圆滚滚的球滚过去了,他一心兴起,想去踢球玩,于是就追了过去。结果刚跑几步,就和另一个人,“嘭”的一下,撞一起了。
                            “啊,痛。”小宝一屁股摔在地上,揉揉碰痛的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你碰到哪儿了?”
                            “头。”小宝抬头看着罪魁祸首,居然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他问道,“你是谁呀,不知道这是皇宫,不能乱跑吗?”
                            “我叫小佑,你是谁呀?”老四一脸无辜,你还说我,你不是也在乱跑吗?
                            小佑,该不会是四皇子吧。小宝还是很机智的,一猜就猜中了。然后他拍拍屁股站起来,“我叫小宝。”
                            老四挠挠头,心道:小宝,这名字咋有点耳熟呢。
                            “你这么着急,在干什么?”小宝问道。
                            老四道:“我在找一只小白兔,可是我找着找着,我也迷路了。”
                            “白兔我没有看见,不过我看见了一团白绒绒的毛球,滚到那边去了。”
                            “……对,就是它。”小佑欲哭无泪,小胖啊,你不是应该跳着走吗,为什么要“滚”?
                            小宝特别热情的说:“我帮你一起找。”
                            一路上,两人一边找一边聊天。小宝听说小佑今年才七岁,居然比自己小。
                            于是小宝诱骗他说:“我今年八岁了,你该叫我哥哥。”
                            “哥哥。”小佑叫了一声,可是,为毛觉得哪里不对劲,感觉怪怪的?
                            “嗯,好弟弟。”小宝偷偷一笑,哈哈哈,皇子叫我哥哥了。


                            收起回复
                            136楼2016-08-20 10:56
                              等总管太监的耳朵快要崩溃时,里面终于恢复了平静。不多时,苏延靖便出来了。
                              总管公公表情微妙的看着太子殿下,可这位新太子却十分淡定。他现在门口扶了扶头上歪了的小冠,整了整衣领,然后就若无其事的走了。
                              总管太监:“……”


                              回复
                              144楼2016-08-28 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