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桃花飞吧 关注:256贴子:12,615

回复:皇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生快生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6-06-13 21:04
    皇帝手下不停,打得又快又准,苏延靖疼的呲牙咧嘴,又不想在老头面前示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6-06-16 14:05
      学习怎样更淘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6-06-16 21:47
        可怜的靖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6-06-20 17:40
          那是怎么找到的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6-06-21 20:05
            想到一个问题……老二真的是私通生的么……(我的点好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6-06-21 23:10
              啊哈?整理奏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6-06-23 02:52
                我是来打滚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6-06-23 07:57
                  我是来催文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6-06-23 08:27
                    换皇帝一脸懵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6-06-23 15:58
                      整理奏折的苦逼日子过了几天,苏延靖终于受不了了。他有天很含蓄的对老头说:“我觉得,我的伤已经好了。您看……”
                      皇帝淡淡道:“那就好。”
                      苏延靖眼睛一亮,苍天啊,他总算熬到了离开皇宫的这一天,感谢上天啊!!!
                      结果还没等他感谢完呢,皇帝一句话又将他打入地狱。
                      只听皇帝高深莫测的说:“既然好了,就可以干更多的活了。”
                      “……您看您白天要上朝,接见大臣,公务繁忙,日理万机。那啥,我就不打扰了吧。”
                      “不打扰,你白天去六部观政,晚上再来看奏折即可。”
                      呵呵呵,苏延靖真想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家小宝的病渐渐控制住了,小孩也可以下床走走玩玩,只是药不能停,得继续供着。
                      苏延靖心里那个郁闷啊,这么一算,何年何月才能拜托他家老头的束缚啊。不过这话可不敢和他家掌柜的说。
                      要问谁是掌柜的,自然是苏延靖的妻子张瑶。这是个厉害的女汉子,也是个苦命的小女人。她从小克父母,长大了克夫,于是只身一人带个孩子,开了家客栈,经营的还很红火。
                      然而这一切又毁在了苏延靖他爹手里了。如果没有战乱,她的日子也过得不错。可惜战乱一起,家园被毁。她带着孩子背井离乡,差点丧命。还好她店里有个伙计身手不错,救了她一命。然后两人相互扶持,开始逃亡生涯。
                      那小伙当然就是苏延靖啦,他当年“失踪”后,化名李青,机缘巧合下来到了一家客栈。因为没钱吃饭,便被好心的掌柜的收留,在此当个小伙计。
                      苏延靖受刑这事,张瑶几天前就知道了。如今他回来了,看气色似乎还行,可见御医的药还算不错。
                      苏延靖回来先去看了小宝,果然如老三所言,他的病好多了。小宝看到苏延靖还挺高兴,一个劲问他为啥会是皇子,皇宫大吗,里面好玩吗?
                      苏延靖宠溺的看着小宝,笑而不语。其实他真不知道,把孩子从民间带入宫廷,到底是对还是错。而且小宝姓徐不姓苏,将来在皇室中,身份该多么尴尬。
                      等小宝玩够了睡着后,苏延靖才和妻子回房。结果一进门,他该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被妻子给拉住了,指了指早已熬好的药,淡淡道:“把它喝了。”
                      “不是吧,我早就好了。”苏延靖喝了那么多天药,现在闻见药味就想吐。
                      “是吗?那把裤子脱了我看看。”
                      苏延靖忙捂住屁股,“这个……不好吧。”
                      开玩笑,他和她正如他爹猜测的那样,既无父母之命,也无媒妁之言。兵荒马乱之中,哪有时间举办婚礼?要不是逃命时为了避免麻烦,故而对外称他们是一家三口,可实际上却非真正的夫妻。
                      可张瑶却一脸无所谓,“我什么没见过。”
                      “……嗯,我还是喝药吧。”苏延靖彻底被她打败了,他家掌柜的依旧这么强悍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6-06-24 11:22
                        这女子够剽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6-06-25 15:12
                          这娃是捡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6-06-30 09:50
                            还更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6-07-04 07:59
                              你还是不是我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6-07-05 17:19
                                哈哈哈智障儿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6-07-05 19:08
                                  看了各种爱虐纠结的兄弟关系,这哥四个真是友好的感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6-07-09 22:07
                                    皇帝亲生的儿子智商都很感人啊,这是遗传的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6-07-10 10:35
                                      已笑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6-07-10 18:30
                                        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6-07-12 17:43
                                          苏延靖被老头发现后,每天拉他去当苦力。等到了晚上,皇帝仍不放过他,还要布置作业,要将京城传来的八百里加急奏疏都看完,美其名曰:替朕分忧。
                                          分忧?苏延靖特别想骂人,不过他老爹倒是提醒了他。苏延靖看着每日光会闲书的苏延辉,以及每天只知道骑马打猎不务正业的苏延铭,觉得他们最适合为哥哥分忧了。
                                          苏延靖把奏折分为两堆,一堆给老二,一堆给老三。并且语重心长的对二个弟弟说:“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哥哥好歹养了你们这么多年,是时候为哥哥我分忧了。”
                                          “看奏折?”老三一脸嫌弃的翻了翻,“你确定我能看懂吗?”
                                          “看不懂没有关系,你随便摘抄点词句,写个小条表示已阅就成了。”
                                          老二顿时惊呆:“这样好吗?毕竟是国家大事啊,我们这么应付,万一出事咋办?”
                                          “老二你就是太过小心了。”苏延靖道,“老头他怎么可能完全信任我,肯定还要拿回去重看一遍啊。再说,还要那些宰辅是干啥吃的。”
                                          说的好有道理,老二已是无言以对了。两人正准备抱着奏折走呢,忽然老四出声道:“大哥,你把奏折都给二哥三哥,你看什么啊?”
                                          “……”苏延靖想死的心都有了,小子你是故意来拆我的台的吗?
                                          老二老三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苏延铭最先发飙:“脸呢脸呢,你的脸还在吗?”
                                          “这样做真的好吗?”老二接着说道。
                                          “好啊。”苏延靖一脸无辜,“所谓养兵一日……”
                                          “够了,住口!”老三彻底被打败了,你就养了我们不到三年,要不要这么天天念叨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6-07-12 23:00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6-07-19 17:04
                                              邵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6-07-24 15:03
                                                我觉得他们要搞砸的节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6-07-25 10:10
                                                  画画,你在哪呢?@画意纵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6-07-30 11:15
                                                    不愧是坑爹的儿子,有前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6-07-30 14:19
                                                      唉,我又火速看完了


                                                      收起回复
                                                      107楼2016-07-30 20:56
                                                        唉,也是莫名伤感呢


                                                        收起回复
                                                        109楼2016-07-31 13:55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6-08-01 12:10
                                                            来来来,把老袁请过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6-08-08 0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