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警3吧 关注:208,292贴子:11,888,851

【一号神坑】命令与征服:无限赎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鱼。
河川不枯,更新不止!


回复
1楼2016-06-09 15:42
    对本次神坑不了解的同志们请自行搜索CNC-INFINITE REDEMPTION。
    第一篇是二战题材,但不会完全按照西木原来狂黑CCCP的内容进行……
    在正文开更之前,本人先推荐一些关于二战的影视作品。


    回复
    2楼2016-06-09 15:44
      快更啊


      回复
      3楼2016-06-09 16:03
        《帝国的毁灭》
        本片由德语电影界的灵魂人物布鲁诺·甘茨主演,讲述了德意志第三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列尔斯基人生中最后十几天的经历。该片试图从【人性】这个角度来看待第三帝国的领导者们。无论是心怀鬼胎的戈林希姆莱,又或者是良知未泯的施佩尔,亦或是无比忠诚的蒙克,在黑鹰坠落时刻终将迎来各自的结局。伴随第三帝国一并毁灭的,是自腓特烈大帝以来普鲁士的黑鹰之魂。对万字旗的狂热与纵容,让德意志的民众遭受了最为惨痛的时刻。元首的小秘书、被拉壮丁的老大爷、被扔进荒谬的【人民冲锋队】当炮灰的小学生、头脑清醒的独臂老爹……在苏维埃红军兵临城下的那一天,德意志的民众在炮火与尘埃中展示着最后的坚强。


        注:啥?你问我小黄、网管、月工、飞过来都是谁?咱不知道……


        收起回复
        5楼2016-06-09 16:51
          “那么,这两个字到底是自学还是自觉?”
          “老师,我不能说,我怕被打死。”


          回复
          9楼2016-06-09 21:34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
            这是我看的第一部岛国二战电影,主演为役所广司。该片把山本描述呈全国上下少数清醒的人之一,最开始极力反对和美国开战。为了尽快打垮美国,赌徒一般的山本五十六对珍珠港发起了猛攻并大获全胜——然而,也正是这种赌徒心态让他兵败中途岛并最终殒命。影片的最后,山本五十六手拄武士刀直视前方的镜头让人不禁想起了在本能寺中回想自己一生的织田信长。(这个人演过第六天魔王……)


            注:《启示录:战争安魂曲》这段视频最开头就是从这部电影里截的。


            收起回复
            10楼2016-06-09 21:40
              《永远的零》
              军国主义黄赌毒类型的电影(那不是舰C吗?),思想倾向中偏右。原著作者本人家里好几位长辈死在二战,因此他一直认为岛国是二战受害者(岩里政男笑而不语)。在天朝纪录片《光明与阴霾》中,这部电影被描述为军国主义洗脑作品,但我个人更愿意把它看成是军国主义对人摧残的真实记录。只想顽强地活下去的宫部小队长,在越来越残酷的战争面前精神崩溃,选择了参加神风自杀队。你以为他是为了什么天皇的荣耀?他不过是已经看不到未来了。


              注:东瀛国现任太阁安倍老贼很喜欢这部电影,于是它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右倾作品。东瀛舆论各界(以宫崎骏老先生为首)对其口诛笔伐,结果就是它被直接扣上了军国主义的帽子……说实在的,这不叫真右倾,能看出来的右倾都图样了。


              回复
              12楼2016-06-09 21:56
                开始今天的更新……


                第一章:兵临城下(1)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主.席约瑟夫·维萨里诺维奇·斯大林正站在克里姆林宫的阳台上,俯视着空荡荡的红场。往常,这红色中枢前总是行人密布,而现在却鲜有人迹。他用力地捏着手中的烟斗,仿佛这样就能减少他内心的烦闷。若不是有人打断了他的沉思,他也许还会在这里继续站上几个小时。
                “哦,亲爱的伏罗希洛夫同志,”斯大林长舒一口气,“这么说,消息属实了?”
                斯大林同志,德国人背叛了我们。”伏罗希洛夫元帅那两撇往日骄傲无比的小胡子现在无精打采地垂了下来,“他们一定是早有预谋,上百个师同时发动进攻,这不是局部冲突就能解释的。”
                “这想必是德国人的恶习。”斯大林试图找出一个合理的说法,“二十多年前欧战的时候就是那样……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德国人是一定不会和法国人和解的。”
                “那倒是。”这种调侃并没能让伏罗希洛夫高兴起来,“我是说……主.席同志,我们应该组织部队进行反攻。”他踌躇了一下,然后接着开口说道:“有些人……应该放出来——”
                伏罗希洛夫同志,”斯大林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不要小看投机分子和阶.级敌人的威胁……你刚才的提议,毫无疑问是一种妥协。”
                见此情景,伏罗希洛夫干脆利落地选择了闭嘴。这位在大清洗中幸存的元帅非常清楚明哲保身之道。比起那三位被处决的元帅和靠着威望活下来的布琼尼元帅,伏罗希洛夫拥有的是斯大林的信任。军事才能实属平庸的他,若是没有主.席同志做靠山,保不准就成了古拉格的劳改犯。
                “克里门特·叶甫列莫维奇,”斯大林挥了挥手,“把莫洛托夫同志叫来……另外,通知特别顾问,今天下午开会。”
                伏罗希洛夫走出克里姆林宫时,他不禁伸出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这时的他又想起了特别顾问的告诫——
                元帅同志,您最好还是把胡子剃了吧……否则,主.席同志会说您有旧时代贵族官僚气息的。”


                TBC


                回复
                14楼2016-06-10 19:32
                  Fleeing from the War(夏皮克B-... - 伟大的卫国战争


                  大晚上的自顶一下……


                  回复
                  15楼2016-06-10 22:22
                    准备开始今天的更新……


                    回复
                    16楼2016-06-11 21:05
                      第一章:兵临城下(2)
                      斯大林同志,新式武器绝对不可以现在就投入使用。为安全着想,大概还要半年后才能投产。”
                      在这时的苏维埃,有胆量选择穿西服的人少之又少,但眼前这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光头男子显然就是那少数人当中的一份子。虽然是和国家领袖谈论国家大事,他却双手插在衣兜里面还不停地抖着左腿,这般放肆的行为能够被容忍,足以显示出他这个【特别顾问】的地位之高。
                      “啊,凯恩,你终于来了。”斯大林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你看,磁暴武器对我国的国.防至关重要……”
                      “主.席同志,为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总是光荣的,为之献出生命也是无比荣耀的。”本应热情洋溢的话语,到了凯恩口中却毫无感情,如同领导向下级交代任务。“但是,我们要讲科学。如果现在就把磁暴武器投入战场,就是对红.军战士们生命的不负责任。”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斯大林妥协了:“好吧……那么,心灵突击队的问题……”
                      “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凯恩脸上表现出了不小的忧虑,“只不过……他是罗马尼亚裔……出生在特兰西瓦尼亚。”
                      斯大林放下了手中的烟斗,抬头望着克里姆林宫穹顶的壁画出神:“那么……出身不重要。他对苏维埃的事业是否热情呢?”
                      “唔,这点毫无疑问,我找不出比他更忠诚的人。不过他的思想或多或少有一点……极端。”凯恩挥挥手,努力用合适的语言来解释道:“比如说,他认为,苏维埃的伟大理想不能实现,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如果世上所有人都用一种方式思考,那么列宁同志的愿望估计早就实现了。”
                      “也就是说,他认为世上只需要一个意志?”斯大林哈哈大笑,“我跟你讲,凯恩,这家伙的想法很合我胃口……他叫什么名字?”
                      “尤里·伊里奇·伊万诺夫。”凯恩继续着例行公事一般的语气,“他说,如果把心灵突击队研究部门所有人的大脑交给他来控制,这个部门的工作效率可以提高5倍。但是我不会让他那么做的……在他被确认是安全的人物之前。”
                      “尽管让他去做好了……凯恩同志。”斯大林用右手食指不停地敲着烟斗,“对了,有一点需要注意……他的精神控制能力到底有多厉害?”
                      “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能抵抗他精神控制的人……除我之外。”凯恩伸出手摩擦着自己的光头,“也许我是特殊的吧,这要考虑个体差异。”
                      斯大林直视这凯恩的双眼,“那么你还需要多少的实验样本?”
                      “300人左右。”
                      “很好……加快研究速度。”斯大林伸手和凯恩握手道别,“别忘了去一趟科学院,也许那里的年轻人能帮上你的忙。”
                      等到那个桀骜不驯的光头男子终于离开了,斯大林才终于恢复了平时的威严神情。
                      伊里奇……从伊里奇到伊里奇……”他像是自嘲一般地自言自语,“列宁同志,您若能活到今日,想必会和这个年轻人一见如故吧。”
                      斯大林的手中握着尤里·伊万诺夫的照片。上面是一张和列宁极其相似的脸。


                      回复
                      17楼2016-06-12 14:07
                        差点忘了……
                        上一篇下面应该有TBC的。


                        回复
                        19楼2016-06-12 14:59


                          回复
                          21楼2016-06-12 15:14
                            据说尤里同志是从第三次泰伯利亚战争时期穿越回去的……这种说法到底有多少的可信度呢?不过,凯光头是老妖就肯定没错了。


                            收起回复
                            22楼2016-06-12 19:02
                              第一章:兵临城下(4)
                              尤里·伊万诺夫是不幸的——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去了一切;但他又是幸运的,他的青少年时光在苏维埃祖国的保护下度过。和身边的其他孩子们一样,小尤里上小学、上初中、高中、大学……他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就会这么平淡地继续下去。
                              但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他的内心总会涌起一股冲动——一种难以抑制的控制欲。这种感觉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强烈,几乎让他神经错乱。从喀山大学毕业之后,尤里选择了去ZF里做文书工作,这样他就可以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好好思考一些问题,以及认真观察身边人的心灵。
                              凯恩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甚至半年才回到他在莫斯科的公寓一次,每次都只是匆匆忙忙地交代一些事情然后就离开。尤里能猜出来,兄弟会也许又要有大动作了,但他身边的人都是最底层的【信徒】和【弟兄】,根本是什么也不知道。
                              那些黑袍上有着圆环标记的人是兄弟会的上层领导——也就是【大臣】和【圈内人】。但尤里从小到大都没有被凯恩允许过出席兄弟会的高层会议——自然,旁听也是不允许的。
                              关于兄弟会尤里问过凯恩好几次,而凯恩每次总是故弄玄虚地回答道:“不要白费力气了……也许等你去见上帝了,计划还没开始呢。”
                              “看来你有足够的时间。”
                              “没错,时间站在我这一边。我一无所有……除了时间。”于是每次的对话总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尤里·伊里奇·伊万诺夫结束了思考。他转过头看着光秃秃的水泥墙壁,又低下头看了看手表。正当他诧异时,只听到一阵刺耳的响声,凯恩打开门走了进来。
                              “准备出发。”凯恩简洁明了地说道。
                              “去什么地方执行任务?另外……斯大林同志的反映如何?”
                              “意料之中……不但没有不满,反而看起来还很高兴……”
                              “哈哈!”尤里的口中冒出了阴沉的笑声,“原来如此……那么,我必须想办法展现出自己的价值。”
                              “不错。”凯恩点了点头,“另外……你目前归内务部领导,别忘了定期向贝利亚同志汇报工作。”
                              贝利亚?”尤里的脸上立刻出现了明显的厌恶,“那家伙……”
                              “小家伙,时间还没到……不要轻易地把你的不满表现出来。”凯恩的语气依旧平稳,“等你成了苏维埃的最高领袖,再发牢骚也不迟。”
                              “我等着那一天。”
                              一大一小两个光头互相对视了一会儿,相视一笑,离开了这间让人透不过气的地下室。


                              收起回复
                              24楼2016-06-13 14:04
                                竟然又忘了加上TBC……


                                回复
                                25楼2016-06-13 14:34
                                  第二章:伊普西龙(1)
                                  战争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俄罗斯大地。苏维埃红.军伊万诺夫团的部队已经跨过第聂伯河,正在朝着战场前进。坦克的轰鸣声和士兵的抱怨以及哥萨克们嘹亮的歌声成了这荒凉原野上唯一的风景。在他们身后,第聂伯河正汹涌地咆哮着。
                                  这还是尤里·伊万诺夫上校头一回管理一只上千人的大部队。步兵、骑兵、装甲兵、炮兵的调配让他头晕眼花,即便是他那号称人类极限的大脑在这样繁重的工作面前也几乎要举手投降。当然,自尊心极强的尤里是绝对不会把工作推给别人的。
                                  到了中午十分,伊万诺夫团的推进速度终于慢了下来。见此情景,尤里立刻下令部队开饭,自己则走到旁边的高地上观察地形。
                                  “不错的伏击地点。”
                                  尤里心里这么想,可是脸上却并没有笑容。他把双手插在军大衣的衣兜里,转过头,又陷入了沉思。毫无疑问,开战才一个月,前方的军队整团整团地被消灭,这让后方的部队十分惊恐。
                                  “真是一群混蛋!”尤里愤愤不平地想着,“大难当前,可是那些部队的指挥员和政.委却互相掣肘,整天内讧……”他深陷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安,“这样不行的。”
                                  尤里·伊里奇!”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尤里便从山坡上走下来回到了部队驻地中。“你们是叫我吃饭吗?抱歉,我还不饿。”
                                  “不饿也要吃啊,不然谁知道还能不能吃得上下一顿?”大胡子的乌克兰人一面狼吞虎咽,一面劝告着尤里
                                  “谢谢。”尤里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其实并没有这样的打算。对于一个精神控制大师来说,身体上的需求优先度已经无限靠后了。
                                  “首.长!发现德国人了!”这一声报告像炸雷一样惊醒了所有人。手里还拿着食物的红.军士兵们在一瞬间就抛开了吃的,端起枪,匍匐前进着到刚才那个山坡上去侦查。
                                  “规模大概多少人?”尤里一面拿着望远镜观察一面比划道:“20人……看来是巡逻队。”
                                  “派出20人的巡逻队,那么看来附近一定有大部队了。”即使没人提醒,尤里也能感觉到附近的精神波动信号来源至少有3000个。
                                  “小心一点……不,算了……我来解决。”尤里说着站起身走向德军巡逻队。
                                  “这是干什么?”旁边的士兵惊叫起来,“不要在意……团长去收拾那些人了。”
                                  眼尖的巡逻队士兵一下子就看到了尤里。他们举起枪瞄准,之所以没开枪,那全归功于尤里高举双手,看上去就像要投降的人。
                                  “别开枪!自己人!”从他口中说出的是标准的罗马尼亚语。随后,尤里又用德语重复了一遍。
                                  “友军!把枪放下……”巡逻队队长示意战友们放松,“你怎么穿成这样?”
                                  “被苏联人抓住了……我逃跑了,杀了他们一个上校,抢了他的衣服穿。”尤里连说带比划地终于解释清楚了,“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不知道,听上面的吧。”巡逻队队长点着了一支烟,“兄弟,你是哪个部队的?”
                                  “伊普西龙特别部队。”尤里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
                                  “伊普西龙?那是什——”巡逻队队长心中的疑问还没有得到解释,他眼前的世界突然崩溃了。巨大的噪音和无法形容的剧痛折磨着他的大脑,几秒钟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倒地之前,他看到的最后影像是早就昏迷不醒的战友们。
                                  做完这一切之后,尤里拍了拍手,然后又摇摇头,叹道:
                                  “看来效果还是不行,本来能一下子全都掐死的……结果还是要一个一个来。”


                                  TBC


                                  回复
                                  27楼2016-06-14 14:15
                                    注:其实尤里复制人的技能没有致死效果,尤里X也没有。但是剧情需要嘛……


                                    回复
                                    28楼2016-06-14 18:28
                                      注:德军一个炮兵团2500人,苏联一个团当时三千多人。毕竟是特别团,人少很正常。


                                      回复
                                      30楼2016-06-15 18:32
                                        拿破仑全面战争打过头了……估计今天更新不了了……
                                        毕竟咱的保证是【不止】,不是【每日不止】。


                                        回复
                                        31楼2016-06-16 15:12
                                          第二章:伊普西龙(3)
                                          一发炮弹从战士们身后的火炮中发射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重重地落在地面上,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周围的德军士兵纷纷像被马蜂袭击一般栽倒在地,没人能例外。有些人被直接炸成碎片,侥幸不死的,喘着气躺在地上呻吟,脑中闪过短暂一生中那些珍贵或又是无聊的回忆。不过,片刻之后,他们再也不用为自己的命运而感伤了——第二发炮弹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在遭受袭击的一瞬间,德军便开始有条不紊地组织反击。但是,就好像上帝都抛弃他们一样(如果在当时苏维埃的土地上仍然有上帝的神威),好多德军士兵刚刚拿起枪准备开枪,就立刻惨叫一声,捂着头跪倒在地,紧接着头一偏就倒在了地上。不仅是普通步兵,炮手们一样不能免俗。德军的火炮早就哑火了——每个试图操作火炮的人都和那些倒霉家伙一个下场。
                                          “不要慌,各位。他们不过是虚张声势!”那个德军上校竭力想阻止部下的溃败,但毫无办法。在这一个月的行军中,挡在他们面前的苏维埃红.军就像飞蛾扑火一般,悍不畏死地发起一轮又一轮的冲击。这些红.军战士整团整团地被消灭,整团整团地被俘,但后方又有俄罗斯人民英雄的儿女们源源不断地补充上来。如同一百多年前抵抗拿破仑一样,现在的俄罗斯也在为抵抗法.西.斯而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民族啊?”这样的疑问萦绕在每个德军将士的心头。在经历了一个月不像样的战斗后,德军士兵们似乎形成了思维定式——苏军的战斗意志一流,但战斗力都很弱。眼前的这支部队却打破了他们的幻想。
                                          步枪子弹一刻不停地从上校的耳边划过,这位容克贵族出身的军官还是头一次感到死亡离自己如此接近。耳边充斥着枪声和炮声,他觉得自己有点头晕目眩。是反击的时候了,只要压制住对面俄国佬的火力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他正准备下命令,却看到了他永生不能忘记的场景。
                                          对面山坡上一个光头军官,朝着他说出了一句话。尽管相隔甚远,但这句话仿佛就是在他耳边炸响:
                                          “投降……这是命令。”
                                          上校愣住了,他正想打消这个荒谬的想法时,迎接他的是源源不断的重复的【投降】命令,而且强度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他耳边炮火的声音。周围的德军士兵一个一个被击毙倒地,他根本看不见——他眼前已经模糊一片,只有一个在红色血海一般的地狱中正朝他下命令的光头男子的身影,而他发现自己根本不能违反命令。
                                          “我,命令你,投降。”


                                          ……
                                          “准备好。”
                                          伊万诺夫团的将士们从山坡上走下来受降。经过刚才的战斗,眼前这个敌方团伤亡大半,而伊万诺夫团只有四十人轻伤——全都归功于尤里的精神干扰,他让敌人的感官出了问题,因此打出的绝大多数子弹和炮弹全都朝着错误的方向飞了出去。那些不幸被弹片崩伤的小伙子们,现在正躺在平地上休息。
                                          尤里·伊里奇·伊万诺夫下令把德军的尸体抬到一边去,自己则抓起那个德军上校,准备去审问。在返回临时指挥部的路上,他看到一个哥萨克骑兵正在猛踢一个死去的德军士兵——
                                          “明明生活比我们好得多,还**的打我们……一群畜.生……”
                                          “住手!他已经死了……”尤里想说点什么,但他发现在这种场景,所有的理论辩驳都是苍白无力的。他转过头不去看这一幕,心里却想着:“凯恩说得对……人类就像蝼蚁一样互相残杀。”
                                          阿纳托利·查丹科双手掐着腰走上前来:“尤里·伊里奇,这个就是对方的指挥官了?”
                                          “没错……很听话,没让我多费工夫。”说完,他示意德军上校坐到旁边的凳子上。
                                          “那么……我对你的姓名年龄什么的没兴趣。告诉我你们军队的部署。”
                                          “得了,同志,您死了这条心吧。”发现尤里会说德语并没能让这个德军上校对他产生一个友好的印象,“我已经宣誓效忠于德意志第三帝国和伟大的元首,您就不要想从我嘴里挖出点什么了。”
                                          “哦……那无所谓。”尤里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听到了吗?我说那无所谓,因为你脑子里的东西肯定都归我……”说罢,他从查丹科那里拿出了一个奇怪的头环套在了头上。“想想看,你刚才为什么会选择向我们投降?那真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德军上校的脸渐渐地变得苍白无力。

                                          “你不需要有自己的意志,你也不需要效忠于其它任何人。因为我的意志就是你的意志,选择效忠于你自己就是效忠于我……”尤里说着一些意义不明的话,但这样却让德军上校更紧张了。“虽然这么做不符合我一贯的原则,但是为了伟大祖国,我也只好作孽了……”
                                          随后,尤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心灵终结。”


                                          TBC


                                          回复
                                          32楼2016-06-17 09:07


                                            回复
                                            33楼2016-06-17 10:12
                                              第二章:伊普西龙(4)


                                              尤里·伊万诺夫把德军上校扔到一边去,转头对查丹科说:“拉出去毙了吧……他的脑子已经被摧毁了,活着也是受罪。”
                                              “了解。”查丹科示意身边的士兵把德军上校带走,“得到了什么有用的情报吗?”
                                              快走吧……让大家休息一会。后面有一个装甲师……”尤里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党.卫.军的。”
                                              SS部队可以说是整个苏.联.卫.国.战争期间俄罗斯人的噩梦。据说,指挥员和政委一旦听说前方战线出现了SS部队,第一件事就是先交代后事。不为别的,SS部队完完全全是元首的狂热信徒,他们可以说是第三帝国最锋利的战刀,狂热地相信着元首的那套歪理,不遗余力地清理着异己分子和倒霉的犹太人。比起有着旧式贵族风范的国.防.军,党.卫.军则完完全全是一群疯子,无所不用其极。国.防.军的指挥官会故作绅士地和俘虏谈一谈,党.卫.军直接下令成批成批地枪毙俘虏——谁叫他们是劣.等.民.族呢?
                                              “你需不需要写遗书?”查丹科问道。
                                              “没必要。有我在,大家可以放心……不过,现在应该行动了。”
                                              “之前你还说胜算不大……可是你看看,他们死了几百来号人,咱们根本没人牺牲。”查丹科很不服气地说道。
                                              “别太迷信心灵控制的威力了。如果我控制你们所有人的大脑作战,我能保证在之前能把他们——”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刚才那群俘虏,“——全都消灭。可是,那样大脑的负担也是很重的。让敌人的子弹全打偏,让自己人的子弹全打中,听起来很不错,但只有我知道实际操作的难度有多大。”
                                              “行了,不和你讨论这个。”查丹科知趣地闭了嘴,“不过,我希望您尽量保证大家的人身安全。”
                                              “伊普西龙特种团转战千里,杀伤敌军数万,无人伤亡,这新闻估计会成为头条——但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和一个师战斗,那我充其量只能干扰其中三千人的脑子,其他人就不行了;如果要把谁捏死,那必须一个一个来。换句话说,操作对象越多,精神能力的威力越小。”
                                              “这套理论您自己研究去吧,我现在要去干正事了。”查丹科拍了拍尤里的肩膀,“不管怎么说,有你在,胜算大了不少——对了,剩下的俘虏怎么办?”
                                              “武器全都没收……然后我想办法把他们定在原地,等足够安全了再说。”尤里看了看枯死的树木,“赶快行动,时间不多了。”
                                              等到查丹科离开了,尤里拿出了一直放在口袋里的一枚戒指,上面有着蝎尾符号。
                                              “我的兄弟们,行动起来吧。对世间一切都毫无畏惧、正在疯狂摧毁我们文明的异.端.分.子……我们将让他们付出代价!”


                                              TBC


                                              回复
                                              34楼2016-06-17 14:11
                                                河蟹的实在是太厉害了,中间一段关于士兵的描写改了好几次都没过,最后直接删了……


                                                收起回复
                                                38楼2016-06-18 15:12
                                                  233FFF乱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6-06-18 16:05
                                                    每日自顶……


                                                    回复
                                                    47楼2016-06-23 12:58
                                                      第三章:伟大的卫国战争(3)
                                                      当然,尤里是不可能马上找到洗头地点的。这年月,连净水都成了稀缺资源,好些根本喝不上水的可怜人只能忍着呕吐的感觉去喝污水。即便是身为红色苏维埃心脏的莫斯科,断水断电也成了常态。德军的飞机经常耀武扬威地从莫斯科市民们的头顶飞过,留给市民们无尽的恐慌。
                                                      尤里·伊里奇·伊万诺夫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走在莫斯科的街道上,享受着市民们崇拜与仰慕的眼光。他很清楚,那种眼神根本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就凭这一点,他认为国家还是有希望的。如果连为保卫国家付出热血与生命的英雄都不受尊重,那么这国家当然也是不可救药了。
                                                      就在这种满足感中,尤里把几个小时的时间扔在了莫斯科的街道上。正当他欣赏着鳞次栉比的房屋时,一个念头猛然冲进他的脑海——赶紧去找个地方洗头。然而,他越是慌张就越是晕头转向,往常无比熟悉的街道一下子成了迷宫。最后,尤里放弃了洗头的想法,继续在街上徘徊着。
                                                      尤里抽出时间回到了他在莫斯科的公寓——不出他所料,凯恩不在。而且,这一次凯恩甚至连字条都没留下,估计是要出远门了。
                                                      对于凯恩的计划,尤里到现在是一头雾水的。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现阶段凯恩是绝不允许苏维埃失败的。凯恩的计划必须借助苏维埃来完成。
                                                      事实上,尤里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一点武断。照凯恩的意思,如果苏维埃不行了,那么他的计划也可以找其它国家完成——但必须是受尽了西方列强压迫的国家。
                                                      “比如说,中华、印度支那地区(中南半岛)、巴尔干地区。”这是凯恩的想法,“当然,现在来看,俄罗斯是最好的选择了。”
                                                      “你怎么看那个阿道夫·希特勒?”
                                                      “运气好。”凯恩毫不留情地说道,“也许他能迅速平定欧洲,但他一定会在苏维埃身上摔个头破血流。”
                                                      对于凯恩的判断,尤里是不以为然的。毕竟,战争开始才几个月,德军就一路打到了莫斯科,简直有如神助。苏军在正面战场上顽强抵抗,但还是节节败退。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几百万苏军牺牲、被俘、或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正常战斗。但是,俄罗斯的战斗意识却是惊人的。在经历了如此重大的损失之后,很快便有将近一千万的士兵补充进来,大有发展成全民抗战的趋势。
                                                      “人民的战争……人民的战争。”尤里喃喃自语道,“依靠人民的力量。”
                                                      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已经快半天了,直到夜幕降临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当然,洗头的事情早就被他抛诸脑后了。现在,尤里·伊万诺夫的脑袋里面装的是一连串的哲学问题。想要解决这些问题,他就要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德军。
                                                      现在,尤里多少明白了凯恩的话:
                                                      “真想要力量啊……”
                                                      没有强大的力量,就无法捍卫真理与梦想。
                                                      “但如果在获取力量的道路上迷失了……那就成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样子。”尤里叹息道,“即便是凯恩也有做不到的事情……虽然从来没有看到他大发雷霆的样子,但他所遇到的困难估计是远超出我的想象吧。”
                                                      一夜无眠的尤里就这么思考着自己的人生和未来。远方,新一天的太阳照常升起了。


                                                      TBC


                                                      回复
                                                      48楼2016-06-23 14:26
                                                        每日自顶+1


                                                        回复
                                                        49楼2016-06-24 09:00
                                                          楼主没人顶好可怜帮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6-06-24 09:10
                                                            第三章:伟大的卫国战争(4)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了尤里的公寓时,他才从自己的沉思中醒来。尤里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放在木椅上的军大衣,抖掉上面的灰,然后披在身上,大步流星地走出门去。1941年深秋的莫斯科透着无比的凄凉和肃杀,街道上的行人正在排队等着领取每天那些微薄的口粮,旁边则是负责维持秩序的红军战士。尤里是不需要为了口粮而发愁的,但他的心里仍然对自己快要饿死的同胞们充满同情。现在的尤里,似乎早就忘了自己是出生在罗马尼亚的非正统俄罗斯人。在他的心目中,苏联就是他的祖国,而罗马尼亚的那些日子更像是幻影。
                                                            “上校同志!”街边的一个老人拄着拐杖站起来对着尤里说话:“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些德国人赶出去?”
                                                            “很快……我们会胜利的。”尤里只能这么安慰他。就在尤里继续想着一些能安抚这个老人的话时,阿纳托利·查丹科中校穿着军服从街道对面迎了过来。
                                                            “哦,尤里·伊里奇,能看到你这么早就起来真是太高兴了。”查丹科的热情一如往常,“很快就要去克里姆林宫了——”
                                                            “你有没有打听出来,这次要发什么勋章?还有,补充人员才是大事。”
                                                            “听说是【苏联英雄】……”查丹科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新补充的兵员正在接受训练。”
                                                            “你就吹吧……【苏联英雄】,那是咱们能得到的吗?”尤里是不相信查丹科说的话,但他又没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读取斯大林的思想。再说,尤里能明白,凯恩肯定教给了斯大林关于反精神控制的技术,如果自己贸然动手,肯定会被斯大林发现。当然,对于没有接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来说,读取思想是不会引起他们的警觉的,但NOD兄弟会成员可不是普通人,而苏维埃的高层和凯恩有着紧密的联系,像格拉年科元帅、朱可夫大将、贝利亚这样的重要人物也或多或少知道关于精神控制的秘密。因此,尤里从来就没有真正对哪一位高层人物使用精神控制。当然,查丹科这样的普通人的思想,对尤里来说完全是不设防的,因此尤里很快就弄明白了真实情况——查丹科在胡扯。

                                                            (也许吧,但未来的尤里是不择手段的……可怜的罗曼诺夫同志。
                                                            “阿纳托利,我在想……到时候咱们说一些什么话呢?”尤里果断地转移话题,“我想应该说一些激动人心但又不那么老套的话。”
                                                            “我也这么想,尤里·伊里奇。”查丹科捏着下巴想了想,然后继续说道:“你看,应该表明我们这场战争的正义性,还有为国家而牺牲的光荣。”
                                                            “没错。”尤里赞许地点了点头,“对了,科学院那边——”
                                                            “有合适的人选,不过他是个物理学家,而且刚进来没几年,经验不足,可能难堪大任。”
                                                            “那都不是问题。”尤里看着来接他们的车越开越近,“说说他的详细情况。”
                                                            “格里高利·马克西姆维奇·塞林斯基,研究相对论还有量子力学的年轻人……哦,对了,他可能是因为用脑过度,年纪轻轻就谢顶了。”查丹科遗憾地说道。


                                                            TBC


                                                            收起回复
                                                            51楼2016-06-24 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