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珠传说吧 关注:11,610贴子:440,798
  • 4回复贴,共1

☆→【生贺】____苒心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祝教主生快。


回复
1楼2016-06-14 23:29
    本来想把生贺写得高大上,结果硬生生low成了乡村爱情Orz

    看过我之前产粮的教主应该能看懂文章内容qwq@莉莉丝的深海

    颜苒和格裂在高中成为情侣,格裂以体育生身份和颜苒考入同一所大学,但颜苒决定去米国学设计,于是俩人分开了。然后在文中相遇。

    苒心草这个名字,最初是很直白的哈哈,就是颜苒心里的草而已【喂】写完似乎丰富了很多,没有直接提到苒心草,但情感还是有的。

    依然免审。


    祝吃好。


    回复
    2楼2016-06-14 23:30
      首夏清和,芳草未歇,惠煦媃风拂引篱落,传来微弱的甜酒香气。弯月的道路两旁尽是黑瓦矮楼,淡黄墙面刻画旧时光的年轮疮痍,郁葱灌木与爬藤遮掩倾圮的颓垣,院后孤树抖落春虫啃断的嫩叶,清浅草绿开满细碎花朵。


      隐约捕捉到古老悠扬的竖笛乐曲,慵闲的小镇居民偶尔俯身拔去谁家陶盆边的杂草,花洒喷头氤氲着雾气,寻对角度见得到彩虹。没有横亘连绵的雪顶山脉,没有耸峙遥望的入霄尖峰,能于静谧小道纾难驳杂心意,何尝不是靡费。


      颜苒沉默跟在格裂身后,被他那骨节分明的手、腕上黑色的电子表与精壮的小臂吸引,嘴角不自觉勾了笑。


      “我在北京时间晚八点时从北京坐飞机,零时区晚八点到伦敦,算不算延长了生命?”格裂突然停下脚步侧身看颜苒,没头没脑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那你把手表电池抠了,不就不用死了吗。”


      格裂突然单手叉腰,站在原地笑,说不清有何意味,他舔了舔虎牙和下唇,没接话。颜苒才惊觉自己如多年前般习惯性的回复格裂,一时间暧昧的因素滋生,如温火悄然燃起周遭喧嚣,心跳配合焦虑的情绪似要冲破胸口彷徨,颜苒生怕格裂发觉她的悸动和窘蹙。


      石板路处空气安静得诡异,格裂率先打破:“简直一模一样。”


      “不一样,别顾及我,我不爱你。”窘迫中颜苒口不择言,说完便后悔自己反应过激,格裂明明没提过是否还爱,她欲盖弥彰的话便是昭然若揭的谰谎。


      “那就做朋友吧。”格裂异常轻松的接受了所谓现状。


      直至格裂向前走得远了些,颜苒才如梦初醒般仓促迈开步伐。


      糜皮小靴踏在石板路上清脆的声响格外真切,颜苒逐渐平复了心情。她只是爱着格裂,瞻仰他坚毅的背影并微笑,不求知晓他对自己的感情,珍惜自己那忧伤的甜蜜,并不报以任何得到回应的希望,即使如履薄冰,她也苦心孤诣的恋慕着。





      哪样比较孤独?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谁也不爱,还是心里爱着一个人,却始终无法向爱靠近。*


      弥望星辰罗列的苍穹,沉溺碧波澎湃的汪洋,唯是这质数的孤独,浅尝辄止,又不觉深陷其中。镌怀畴曩,忘淡寰宇,倘若颜苒知道如何摈弃格裂,该会有怎样的时光。


      奔走时光,好似倒流回古朴的库姆堡。瓦缝间青苔犹慵,淡雅梦幻蔓延至宽厚碧天,遨鸽低语童话的歌谣,阳光自叶间温存。


      仅在寥寥几分钟内拂掠弯月小路半程,格裂站在街角,站在斑驳树影下,浅浅笑,微风撩动他的头发。


      高二上学期格裂输了大冒险,用纸巾擦去陌生的颜苒嘴角的果酱时,林间小路的流萤也是这般将他的笑映衬。那自信与洒脱勾勒成弧度,耀眼到如同某种爆炸,白光乍现,留存在颜苒深深的回忆中,再次见到,恍如隔世。


      成为朋友,大约是二人最好的结局,可颜苒着实不知如何与格裂做浅显的交心者。


      那天格裂吆喝着嚷住她,擦去她嘴角果酱,只笑着说自己有强迫症。此后格裂不断的密谋着“偶遇”,短暂的课间刻意经过她的班级门口,为那几率微渺的和她相视的机会,或是一改平日顽劣形象,拿着书紧随她到办公室询问难题。


      当颜苒因剧烈腹痛再难坚持体育课时,格裂将她送入保健室,赖皮撒泼硬是躺在颜苒隔壁床铺不走。待医务老师离开,颜苒隔着那雪白的帘,轻声说:“谢谢你,我是颜苒。”


      “嗯,我是格裂。”


      风风火火碾压入她的世界,刹那却只是相识。事隔三天,颜苒便被格裂推倒在草皮上,在对方威逼利诱下,迫不得已接受交往邀请。


      从未履历过所谓“朋友”,颜苒亦无法忘怀于纽/约鬼蜮谲妄的地铁角落撕心裂肺驰念的脆弱己身。她要她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意见和感受,即使是爱他的时候,因而连客串个温柔朋友,都难以游刃有余。


      回复
      4楼2016-06-14 23:32
        以后再写格苒依然会在生贺楼里发


        ↑励志成为格苒大手的小透明粉笔这样说道


        回复
        9楼2016-06-14 23:37
          摘抄本上的句子又变多了~
          哀戚从何而来?是内心的隐藏的无法满足的渴望吧?
          粉笔桑继续加油哦ww


          回复
          12楼2016-07-06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