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吧 关注:2,186,962贴子:19,980,609

【原创】夜如何其,夜未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猛的拂袖,瑶琴宝瑟被摔掷在地,发出苍凉的余音。
“姬发,你可有心?”
接着,随手扯落帐帷珠幔,那些珠子一颗颗落在地上,蹦来蹦去。
像是颠簸着死亡。
姬发一步步走近,慢悠悠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你以为,他的死,不是你造成的?”
我愣了愣,整个人瘫坐在地。泪水一滴滴落下,打湿了我的白绣鞋。
其实,又何尝不厌恶这样的自己。


回复
1楼2016-06-22 10:08
    旧贴重发。
    然后,历史迷轻拍。
    毕竟这只是个改写了历史却依旧很正直的文章而已。


    收起回复
    2楼2016-06-22 10:11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天色怎么样呢?
      长夜未尽。
      那不过是庭前火光烧得炽烈罢了。


      回复
      4楼2016-06-22 10:14
        【卷一 浮生往】


        回复
        7楼2016-06-22 10:16

          青丘有狐,名唤未央。
          那时的青丘尚未有白昼,无声的黑暗笼罩着大地。
          有这样一个职责,用自己的血液浇灌一盏永远不灭的孤灯,将灯盏高高悬挂于城墙之上,为臣民接受光明的洗礼。
          姑且将他们唤作掌灯人。


          回复
          8楼2016-06-22 10:16
            传说,每位掌灯人都会有长久的寿命。其实哪里有这么幸运。
            用鲜血去浇灌一盏冰冷的灯,终其一生将自己囚禁在高高的祭台之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怕是会被无边的寂寞逼得发狂。
            夜氏一族世世代代守护着那盏灯,看它留下猩红色的眼泪,嘲笑着他们的怯懦与卑微。
            我的父亲便是夜氏的首领。


            回复
            9楼2016-06-22 10:17
              那个,楼主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6-22 10:18


                收起回复
                11楼2016-06-22 10:18
                  那年我刚及笄,父亲告诉我,三年后,夜氏需要一个新的继承人。
                  那是自古以来要直系嫡女方可继承的位子。
                  而我,只是个庶出的丫头罢了。
                  “敢问父亲,谣光呢?”


                  回复
                  12楼2016-06-22 10:24
                    一直立在父亲身旁的谣光噗嗤笑出了声,在空荡的神殿中分外刺耳。
                    其实这实在是个多余的问题。
                    我地位不及她,容貌不及她,曲意逢迎更不及她。
                    可是我偏要问,问得他们一个个下不了台。


                    回复
                    13楼2016-06-22 10:27
                      更叫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6-22 10:32
                        父亲大概从未想过我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我冷声道:
                        “不过,若父亲希望如此,未央不敢不从。”


                        回复
                        15楼2016-06-23 19:28
                          是夜,阵阵春风揉碎满地梨花。
                          梨花断人肠。
                          我心中格外的闷,独自驾马疾驰而去,却不想在夜色中荒凉的森林里迷了路。
                          远处飞来一支利箭,刺入了马儿的腿,它一受惊,将我甩下马,便没命地向前跑去。


                          回复
                          16楼2016-06-23 19:30
                            “你可知,擅闯军营是死罪?”
                            陌生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我抬眼望去,只见一男子背光而立,清冷月色在他脸上投下片片光影,好看的叫人移不开眼。
                            那年十五,应并不晓得情爱二字。
                            却莫名心跳如鼓。


                            回复
                            17楼2016-06-23 19:31
                              腿伤传来的阵阵疼痛让我说不出话,只能死死的捂着,任凭鲜血汩汩涌出。
                              “王上,只是个小丫头罢了,呀,还是个毁了容的小丫头。”
                              我想,此刻的自己一定满身尘土,发丝凌乱,狼狈得很。
                              再加上相貌丑陋,他是否会像族人那样厌恶我?
                              想到此处,不知为何,心情莫名的低落。


                              回复
                              18楼2016-06-23 19:32
                                继续啊


                                收起回复
                                20楼2016-06-23 21:04
                                  月色朦胧,清幽冷僻的山林中传来阵阵清香。
                                  我一路循着香味寻去,却不曾想发现了这个隐于尘世的桂花林。
                                  一个个酒坛摆在树下,沁人心脾。
                                  四下张望,这地方冷冷清清的,我也不多想,仰头便是一口。
                                  桂花酒甘甜芬香,入喉温润。
                                  当真是好喝极了。


                                  回复
                                  22楼2016-06-24 20:13
                                    “风大,你腿上还有伤。”帝辛的声音云淡风轻。听不出喜怒。
                                    他的身影茕茕孑立,眼眸寡淡,一袭白袍在月色映衬下愈发清冷入骨。
                                    我不理会他,只是独自往嘴里灌着酒。见我不语,他就那样静静站着,月色勾勒出他好看的轮廓。


                                    回复
                                    23楼2016-06-24 20:17
                                      “这样的月亮很美,对不对?”他不回答,我自顾自继续道:
                                      “可是,每天都只能望着一轮冰冷的月亮,会不会很寂寞。”
                                      他垂了眼帘,眸子里是我看不懂的情绪。


                                      回复
                                      24楼2016-06-24 20:23
                                        我举起酒坛子,在他面前晃了晃。
                                        “凡人都说借酒浇愁,原来真的是好东西……你要不要试试?”
                                        他直视着我的眼眸:
                                        “不要再喝了。”
                                        我挽着他的胳膊,笑得眉眼弯弯: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回复
                                        25楼2016-06-24 20:24
                                          @Kelsey窦豆


                                          回复
                                          26楼2016-06-24 20:25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6-24 22:56


                                              回复
                                              28楼2016-06-25 11:29
                                                他蹙眉,抓着我的手腕:
                                                “你喝多了。”
                                                “没有!”
                                                我挣扎着,却被他死死的固定住。
                                                “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回复
                                                29楼2016-06-25 11:30
                                                  更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6-26 21:05
                                                    更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6-26 21:07
                                                      他望着我。
                                                      “我很心疼你。”
                                                      我愣愣,抱着他的胳膊,哭出了声。
                                                      眼泪一滴滴掉落在他袖子上,绘出好看的花。
                                                      他轻声唤我:
                                                      “小丫头,别哭了。”


                                                      回复
                                                      33楼2016-06-26 21:19
                                                        记忆中,我就那么靠在他怀里,在树下沉沉睡去。
                                                        凉风习习,月色正好。
                                                        就不明所以的,动了心。


                                                        回复
                                                        34楼2016-06-26 21:24
                                                          凌晨,清浅露珠还在枝叶上摇晃。
                                                          他将一只玉簪递到我手中,温润而清凉。
                                                          “木骨缠绵,青丝缕缕,你戴上……应当是很美的。”
                                                          “记得,我叫帝辛,记得,去朝歌找我娶你。”
                                                          我看着他,想着是否告诉他我是妖,可终究无法说出口。
                                                          “好。”


                                                          收起回复
                                                          35楼2016-06-26 21:29
                                                            加油啊楼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6-06-26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