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镜奇谈吧 关注:1,351贴子:3,804
  • 4回复贴,共1

魅戏 (少女每夜去和死掉30年的戏班一起唱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魅戏
文||半镜先生(鬼佛)



1.

“我叫李峰,是附近开元镇上李长贵的儿子……”
我面前的年轻人在做着自我介绍。
他身材消瘦,面庞英俊,但眼圈微微发黑,精神有些萎靡。
“哦,李老板可是咱们这儿的名人啊!失敬失敬!”
我冲年轻人抱拳。
提起开元镇上的李长贵,附近的人可以说无人不晓。因为李长贵是这里方圆百里之内最富有的人。
他是开元镇后那两座矿山的主人,还垄断着当地的粮食收购生意。其大女儿嫁给了县长的公子。
李长贵可以说是当地集财权于一身的头面人物。
“我今天来找镜先生,是有事相求!”
李峰抱抱拳,接着说,满脸都是恭敬之色。
“什么事情?请讲。”我说。
“我们都知道,先生您经历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顿了一顿,他又说:“这几天我家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想请先生去看看。”
“能否从头说一下?”
我问。
“可以的。”
李峰回答。
他吐了一口气,接着说:
“事情是这样的,发生在我妹妹身上……”
“哦,你妹妹?”
“对,我妹妹。我妹妹名叫李娜。在外面上大学。今年上大学2年级。几天前放暑假,刚从学校回来……”
“嗯。”
“前天夜里我出来方便,竟然看到她一个人在悄悄溜出家门,我在后面喊她,她都不应。”
“那时候几点?”
“大概深夜两点多吧!”
“嗯。”
“我就悄悄一直跟着她,结果看见恐怖的一幕!”
“什么?”
“鬼!”
“啊?!”
“我见鬼了!”
下面是李峰的讲述……

2.

前天夜里一点钟左右,李峰被小便憋的难受。
加上天气炎热,浑身汗腻腻的。他就穿着短裤,跑到院子里方便。
对着院子里的老槐树,哗哗解完。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觉得酣畅无比。
这时,旁边妹妹李娜的房门突然开了。她只穿着内衣,径直走了出来,在院子转了几圈。
借着朦胧的月光,李峰看到她一直在闭着眼睛。
“李娜,李娜!”
李峰叫了她几声。
她浑然无觉,没有答应。依然闭着眼睛在院子里转圈儿。
看她的情形,似乎是在梦游。
李峰不敢叫她了。因为他想起来,梦游的人被突然叫醒,会当场死掉的。
突然,半裸的李娜直奔大门,打开,走到了大街上。
李峰在后面紧紧跟着。
闭着眼睛的李娜,飞速疾走。
穿过大街,沿着一条小路,一直走到村后的山上,一闪身,李娜那苗条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山上的树林里。
“李娜,李娜,快回来!”
看到情形不对劲。李峰高声喊。
他连忙追上来,也进了小树林。
小树林里烟雾弥漫,在斑斑驳驳的月光映衬下,犹如梦境一般。
前面已经没有了李娜的踪影。
他竟然把妹妹跟丢了!
李峰焦急得直跺脚。
“李娜,李娜,你在哪里?”
他在树林里来回窜着寻找,一边用手握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喊着妹妹的名字。
林子不大。他小时候经常在这玩,对这里也很熟悉。
他已经来回走了几趟,却依然没有看到妹妹的身影。
“李娜,你躲哪儿去了?快点出来!”
他继续喊着。
这时候,突然,他的身后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他打了一个激灵。身体立刻僵住了。
竖起耳朵倾听,但又什么声音都没了。
天地间安静的,仿佛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够听见。
停了一会儿,突然,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咚咚,咚咚,叮咚咚,叮,咚咚……”
是鼓声。
仿佛爆裂一般。
直刺入耳膜。
紧接着,喇叭,唢呐,二胡,古琴,笙箫,一起演奏了起来!
“这大半夜的,谁在这无人的荒山里演奏啊?”
李峰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连忙循着声音找去。
他记得,刚才那片树林他已经找过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刚一会儿,怎么就会出现一只演奏的乐队呢?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清脆悠长的女声唱腔——
“咿呀——”
那声音犹如鬼魅,颤巍巍的划过夜空。
是妹妹李娜的声音!
李峰加快脚步,向前跑去。
“咿呀——”
那女声再度响起。

3.

林中雾气弥漫,月光朦胧。
李峰循声前进。
锣鼓声和唱腔声越来越清晰。
不一会,就看到了前面有一片通明的灯火。
一圈黑压压的人群正围着灯火看戏。
圈子中央,李娜正和一个身着古装的戏子,一唱一和地,咿咿呀呀的唱着一出古戏。
旁边是乐队。鼓手,二胡手,唢呐手……
一个个在卖力的鼓吹着,或敲打着。
那些人,个个都脸色煞白,面容僵硬。浑身都笼罩着森森死气。
在这午夜的山林里,竟然有一个戏班在唱戏?
而且居然还有不少看客?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李娜,李娜!”
李峰叫着妹妹的名字。
一边伸手扒住前面一个人的肩头。
他想到场子中央去拉妹妹。
被扒的人回过头来。
咦!居然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柱子!”
李峰不由得失声尖叫。
那是他从小一块玩到大的小伙伴。
刹那间,他猛然想起来,柱子去年已经出车祸死了!
“啊!”
李峰再次颤声尖叫。
他身前的看客纷纷回过头来。
那一瞬间,他又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那些都是前几年村里或附近死去的人!
李峰尖叫着。冲进场子中央。
拉住妹妹的手,就往外跑?。
鼓乐班和看客们,挂着诡异的笑容,从四面八方,向他们两个包围过来。
柱子那阴气森森的脸,就在他面前,近在咫尺。
李峰一咬牙,闭上眼睛,直撞了过去。
他和李娜从柱子身体里穿越而过。
那一瞬间,柱子消失了。
所有人也都消失了。
没了鼓乐,没有灯火。
林子里瞬间又变得一片黑暗。
四处全是灰蒙蒙的雾气。
只剩下李锋牵着妹妹的手,僵立在当地,蒙头蒙脑的。刚才经历的一切,恍如隔世。
这时候,李峰才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他背着昏迷的妹妹,回到了家中。
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李娜才悠悠醒来。
“你昨天晚上出去干什么了?”
李峰问她。
李娜揉揉眼睛,伸个懒腰,一副很疲倦的样子。说:
“还能去哪儿?我昨天一直在自己屋子里睡觉啊!”
顿了一顿,她又说:
“不过,我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我在和一群陌生人,在一起唱《长生殿》。我扮演杨贵妃。啧啧,真没有想到,在梦里我竟然唱的那么好!”
李峰和家人,都目瞪口呆。

4.

第二天上午,李峰向村里最老的老人打听那片林子和戏班的事情。
他从老人嘴里得知:30年前,有一个戏班在村里唱了十天大戏,但等唱完戏要走的时候,一夜之间,戏班里的所有人,竟然都被毒死了。
十几具尸体,被搁在村口,风吹日晒,很快就都腐烂了。
但由于找不到凶手,只好以无头悬案作结。
把他们都埋在了后山的小树林里。
就是昨晚,李娜和他们唱戏的地方。
说完,老人眯起眼睛,掐指计算了一番,突然提高声音说:
“唉呀,后天就是他们30周年的忌日啊!”

5.

第二天晚上吃过晚饭,李长贵的老婆就提出陪女儿一起睡觉。
李娜答应了。
看了一会儿电视,她们就一起去李娜屋里睡觉了。
随即,躲在屋外的李长贵,就给女儿的房门加上了锁。
为保险起见,刘长贵和李峰父子,手持木棒,就守在在李娜门口。
不知不觉就到了午夜。
突然,李娜的屋子里,传来“咿呀——”一声悠扬婉转的怪异唱腔。
门外的父子俩,浑身一激灵,都站了起来。
同时,屋子里传来李长贵老婆失声的尖叫。
“闺女,闺女,你怎么啦?老头子快来,闺女又开始梦游了!”
李长贵父子对望一眼,打开了门。
门刚打开,李娜就“噌”的从里面窜了出来,以飞快的速度,穿过院子,打开大门,跑了出去。
半天,李长贵父子才醒过神来,连忙追了出去。
跟昨天一样,李娜穿过大街,直奔后山的小树林。
李长贵父子看到树林的时候,里面的好戏已经开演了。
鼓乐手把乐器演奏得震天响。
黑压压围了一群人。
中间的场子灯火通明。
李娜正和一个穿古装的演员一起唱《长生殿》。
“咿呀——”
她那清脆,婉转,悠扬的女声,回荡在林子的上空。
“爹,就是这里。你看,看戏的那些,里面好多都是我们村和附近的死人!”
李峰的声音颤抖着,打了个冷战。
李长贵没有回应,而是怔怔的看着鼓乐班,如遭雷击般,僵硬的挺在那里。
嘴里不住喃喃说:
“鬼!鬼!真的有鬼!”
然后,白眼一翻,昏厥过去。
“爸!”
李锋高叫。
连忙把李长贵扶住。
这时,李长贵老婆带着几个本家人也赶来了。
还有人带来了土枪。
李峰把李长贵交给母亲,夺过土枪,就冲进了场子中央。
对准鼓乐班。
扣板机。
“嘭”一声巨响。
枪口火光闪动。
一蓬铁砂,喷射而出。
就在那一瞬间,灯光,奏乐和唱腔,以及鼓乐班,和看戏的人,都消失了。
林子瞬间恢复了黑暗。
只剩李峰李娜兄妹,背靠着背站在当场。
在鼓乐班消失的一刹那间,李峰看到一个吹喇叭的光头胖子,对他诡异的笑了一笑。


回复
1楼2016-06-25 18:44
    10.

    事后,李峰问:
    “你怎么知道我父亲就是当年杀害他们的凶手?”
    “你知道,我在你爸这边听到的呓语是什么吗?”
    我问。
    李峰摇摇头。
    我说:“你爸在反复重复这两句话,那两句话就是‘该来的终究要来,该还的终究要还’!”
    停了片刻,我又接着说:
    “昨晚你爸被鬼吓着了,其实不是,准确来说,应该是他突然看到一群当年被他杀死的人,才被吓病的!”
    “那我爸就说这两句话,你也不能就断定我爸就是当年的凶手啊!”
    李峰辩解说。
    “我们后来不是去了村里的那位老人家吗?还记得我问了什么吗?我从老人的话里知道,当年的戏班就住在你们家!”
    “哦。”
    “还有,你爸当年穷困潦倒,是在戏班的人死后,才突然发迹的。难道你还不能想象当年是怎么回事吗?你可以想一想,一个穷苦的小伙子,突然看到一个戏班挣了很多钱,于是他就动了坏心……”
    顿了顿,我反问他:
    “了解到这些情况,难道你还不能得出个结论吗?”
    李峰听着,沉默不语。
    我接着说:
    “即使我的推理都是错的。但你爸最后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峰叹了口气。
    我也长叹一声,悠悠说:
    “还算他有一丝良知,在最后时刻,牺牲自己,换回了女儿的命!”







    END






    ▼欢迎转载!(完整带上以下信息,则视为授权。不带则为侵权。侵权必究!)
    半镜先生:故事匠。出身巫世家。头脑强悍,思维奇诡。绰号“鬼佛”。专攻短篇怪/奇谈故事。《半镜奇谈》是原创短篇系列。都是暴爽,超屌的奇闻怪谈!篇篇奇绝,个个古怪!颠覆你的三观,爆开你的脑洞!每天一个“毁脑级”原创怪谈/奇谈故事,首发于公众号“半镜奇谈”(ID:banjingqitan) 欢迎加半镜个人微信交流:darusheng2046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16-06-25 18:53
      顶顶顶


      收起回复
      7楼2017-11-20 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