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控吧 关注:3,747,492贴子:68,596,922

文字:测测你的虐点有多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准备好纸巾,预备,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06-26 09:07
    我们只是擦肩,却要赌上十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6-06-26 09:07
      以后不要笑了,你笑起来不像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6-06-26 09:07
        一次擦肩而过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哦……
        ——沉默的十五分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6-06-26 09:08
          这么多年来,能让他敞开心扉把酒言欢的,你是第一个。可是……原来你也不要他。——《鬼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6-26 09:08
            我是桑陌,我残毒、我冷酷,我恶贯满盈,我以我的恶毒残忍来成就你的天下,到头来,你却用他的仁慈善良来衡量我……当初未遇你的时候,我也有一副菩萨心肠,可那是多久前的事了……”
            我抛却良知尊严为你换来的天下你却转手送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6-26 09:09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6-06-26 09:10
                走过了这段万人簇拥路,逃不过墓碑下那孤独的长眠。
                ----《命悬一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6-06-26 09:10
                  他睡着,他在梦里见到他。他们互相微笑,他们不复年少。他问你没爱过我吧?他说怎么可能。他说还好你没爱过我,不然这么沉,我怎么用的起…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06-26 09:10
                    十年的轮回。青铜门后的秘密。 天真带着鬼玺来到长白山。混杂在阴兵里向最终的秘密前进。在进入门的一刹那,一抹黑影闪过,自己被大力的推翻在一旁。门缓缓合上,一张纸条飘落,“用我余生,换你这辈子的天真无邪。”“小哥!!!”撕心裂肺的哭喊回荡在幽幽的天宫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6-06-26 09:10


                      有一天你会忘记我,投身于新的爱情放纵她的世界里;有一天你会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孩子;有一天你会忙碌在纷繁的人群中,忘记年轻时的梦想;有一天你会与我擦肩而过,但却辨认不出彼此;有一天你会偶尔想起我的名字,但却记不起我的模样;有一天你会终老于病房,到死都不再想起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6-06-26 09:11
                        “I。K,你认为一只木偶断了线会怎么样?”
                        “他将不被控制。”
                        “不,它会被当成垃圾丢掉。”
                        ---------《活着就是恶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06-26 09:11
                          解语花翻手机时看到一条短信:花儿爷,瞎子想你哟~
                          来信人是黑瞎子,时间是凌晨4点
                          解语花下意识的勾起嘴角,他突然想起吴邪曾说过的话:在凌晨四点钟醒来的时候,想念的人,一定是你今生最爱的人
                          解语花跳跃了几下手指发出一条短信
                          爷也很想你
                          –––––––––––––––––––––––––––––––––
                          黑瞎子意识模糊的看到手机闪了闪,却没有半分力气去移动它,花儿爷,黑瞎子很想你,可惜,却不能再陪你了。黑瞎子笑了笑,闭上了眼睛:哎,花儿爷发的是什么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06-26 09:11
                            小辰,我们真的回得去吗?”
                            “……会的。”
                            "我们慢慢来,再远的地方……也能回得去……”
                            ------------《双程》之归途BY蓝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6-06-26 09:12
                              他演尽了悲欢也无人相和的戏
                                那烛火未明摇曳满地的冷清
                                他摇落了繁花空等谁记起
                                为梦送行的人 仍未散去
                                还有谁陪我痴迷看这场旧戏
                                还有谁为我而停谁伴我如衣
                              ——河图《第三十八年夏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6-06-26 09:12
                                “此阴司泉路.你寿未终,何故此?” 
                                “适闻有一故人已死, 遂寻访至此,不觉迷途。”
                                  “故人是谁?”
                                  “姑苏林黛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6-06-26 09:12
                                  好象只要他肯等,肯说,那个人就会活过来,活在他醉得恍惚的眼睛里。
                                  这样持续了很多年。
                                  他一直到老都没有结婚。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所爱的人的头衔,和他车子的副座一样,任何人都不能碰,永远都是空著的。
                                  或者是,早就已经被填满了。
                                  《不可抗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6-06-26 09:1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6-06-26 09:13
                                      终有一日,你我各结亲,一妻二妾三四儿女,五六年间,沧海桑田,历历过往七八皆成旧梦,剩余二三不过年少轻狂,老来相忆,空作笑谈。
                                      ——《贺新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6-06-26 09:14
                                        他猛地把脸转了过来,看着我,脸色变得很冷:“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
                                        ——《盗墓笔记》蛇沼鬼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6-06-26 09:14
                                          “小时候,我以为我的手比别人脏。”
                                          “为什么呢?”
                                          “因为很少有人愿意拉我的手”
                                          ——《九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6-06-26 09:14
                                            “张起灵……你知道吗?我不止一次的想象过,当你出门时候的样子……咳咳,不过,现在我倒是不想想了……”吴邪感受着喉间的热血涌出滋味,闭上眼睛。他看见了张起灵在对他微笑,不是在长白山那次诀别,也不是在张家古楼奄奄一息的时候。张起灵就站在他面前冲他微笑,吴邪笑着向那位微笑的少年跑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6-06-26 09:14
                                              却要赌上十年


                                              回复
                                              28楼2016-06-26 09:18
                                                几十年后,你白发苍苍,他年轻如初。
                                                几千年后,他踏入你的墓,你挣扎起身,只为见他最后一面。
                                                可是,他却平静的把你的脖子扭断。
                                                他对着身后的男子说:“别怕,只是粽子。”
                                                你早已不是他的天真。
                                                他已有新的无邪。
                                                你已死去千年,
                                                而他年轻如初。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6-06-26 10:55
                                                  我与坟墓中的他是最近的距离,却也是最遥远的距离,在无以自持的伤痛里,我记起有人好像说过,这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我想说,不是的,最远的距离,永远是生死相隔,如果他能活过来,我会鼓足勇气说出口。可是这永远不可能了。
                                                  ——颜雪哒天空《人生若只如初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6-06-26 10:55
                                                    这次下斗 只有胖子回来了 他步履蹒跚的敲开那家古董店 看着那唤为吴邪的店老板捧着茶碗一脸欣喜的样子 不知怎么竟是不敢踏进门去 捏了捏右边再也不能被填满的衣袖『天真……小哥他……你,唉!……』不忍心再说下去 把那人从不离身的古刀放在门边 狠下心一扭头就逃似的离开了 吴邪放下茶碗 定定的望着那刀 直到最后一缕阳光拂过刀身 隐在刀下 才慢慢的踱步过去 弯下身去 小心的触碰那人握刀的地方 冰冷的触感像那人临行前在自己面上印下的那一吻 「张起灵,你说愿用你的一生换我十年的天真无邪,可是我用我十年天真无邪换你一生不离不弃,你可愿意……哈哈……你看我,这么亏本的买卖,你当然……不愿意了……」眼角溢出的晶莹终于划过那张天真的笑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6-06-26 10:55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愿意等下去,而是不得不等下去——知道能让自己这样喜欢着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了。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6-06-26 10:55
                                                        有的时候一个人发起呆来,就想到了老板。说也奇怪,我想起来的从来都不是他后来的样子。不是六十岁时的云淡风轻,不是五十岁时的过尽征尘,不是四十岁的叱吒风云,也不是三十岁的黯淡消沉。
                                                        进入我的脑海的,总是四十三年前,我拿着一张招聘启事敲开店门的那个场景。
                                                        他正对着电脑打游戏,听到声音探出头来看,叼着根没点的烟,神色有些不耐烦,但是眼睛清亮。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
                                                        所以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完全可以套用北京王胖子对他的调侃:
                                                        天真吴邪。——《王盟笔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6-06-26 10:56
                                                          不过我一直都记得,他不愿意一个人。——《王盟笔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6-06-26 10:56
                                                            害怕的时候,我就假装我身后站着一个人,他把手按在我肩上。——《王盟笔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6-06-26 1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