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鹿完结吧 关注:4,161贴子:14,239

╰HL╯┾EXO【转载/勋鹿/中长】鹿医生,别勾引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艾特原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6-29 14:38
    @两个少年意94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6-29 14: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6-29 14:39
        第一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6-29 14: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6-29 14:45
            【5】
            不要为明天忧虑,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
            另一边
            “小刘,这什么情况。”吴世勋挂上听诊器,问护士。
            “这位男士情况很危急,撞车时前一辆卡车的钢筋扎进了肺里,身上多处擦伤,目前没有发现骨折。”护士解释着,把床边的位置让给了吴世勋。
            “扎进肺里了?”吴世勋带上橡胶手套,“啧啧,太不顺眼了,先把他衣服剪了,把钢筋锯短点。”看着护士们忙里忙外,说实话,吴世勋一点也不想动作,一看就想把那钢筋直接拔出来。那钢筋在身体里着实不好看,让吴世勋这种强迫症情何以堪。
            而当病人家属来的时候,看到的刚好是这么一幕。护士忙着处理病人身上的小伤口,而医生却坐在一旁数着手指。
            吴医生在数什么?说来真挺好笑,他正在数鹿医生到底偷了他几次银行卡。
            说他不务正业也好,说他没有医德也好,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还刚好被家属给撞见。
            估计这件事又得被吴医生归纳为,点儿背。
            “医生,你在干什么呢?!”家属还没有生气,只是疑问。
            “我?在数手指啊?”吴医生仍是一脸无辜。
            “你不是他的主治医生吗?”家属指着病床上的男人。
            “是啊,我得等手术室。”见家属表情不对,吴世勋又补上一句,“放心,这点小伤,死不了。”
            也是,扎进肺里这种伤,对吴医生来说是小菜一碟,完全不用着急。而家属可就不这么想了。
            这补上的一句话可把家属给惹火了,“什么叫死不了?!唉我说你这医生什么态度啊?!”
            吴世勋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说的是实话,难道我要说死得了才会说我态度好?”
            看着脸被气得通红的家属,吴世勋知道,他又得被投诉了,“好了好了,我去做手术行了吧?真是的,家属什么都不懂。”
            鹿晗看到吵起来的那边,就知道吴世勋又闯祸了,“你先把她脸上消毒,等会儿我来取玻璃。”急匆匆和护士交代了几句,朝吴世勋的方向走去。
            “家属您好,”鹿晗站在吴世勋和家属中间,起着隔离作用,哈哈,像个屏风,当鹿晗意识到这点时,慢慢朝吴世勋左边靠了过去,
            “不好意思,这位医生脑子不太好,”说完瞥了一眼吴世勋,见那人脸色已黑,安抚性地揉揉小孩的头发,“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哈。”
            既然别人都这样说了,家属也不好再咄咄逼人,便做出了让步,“要是把他医好了,我们什么都不追究,要是医不好,我要你们好看!”
            “是的是的。”鹿晗连忙陪笑,同时推着身旁的小孩,“快去手术啊吴医生。”
            吴世勋瞥了鹿晗一眼,白眼一翻,丝毫不予理会。
            “世勋~”鹿晗拉着吴世勋的衣角,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快去手术,世勋。”
            见自家那位都这样了,吴世勋狠狠掐了一把鹿晗的腰,靠近他的耳边,“你说我智障的事,晚上回家慢慢算帐,洗干净了床上等我。”
            说完,潇洒地转身,“护士,把病人推进手术室。”
            吴世勋看了看自己的手,伸展后握紧,嘿,别说,鹿医生的腰可是越来越有弹性了哈。
            临近手术,吴医生想的并不是手术方案,而是……如何把鹿医生吃干抹净,让他哭着求饶。
            一个大写加粗的污。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6-29 14: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6-29 14: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6-29 14: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6-29 14:53
                    【22】
                    光来到世界,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
                    医院里,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那急急忙忙的呼叫声。
                    这种情况,要么是连环车祸等巨大天灾人祸,突增了急诊病人,要么,便是医院里死了人。
                    这时,医生护士们完全不顾形象,大喊大叫,争取着那足以维系生命的一分一秒。
                    像是不闹得鸡犬升天誓不罢休的意味。
                    而现在的医院,的确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当天,阳光明媚,风轻云淡,轻纱似的白云遮挡了些许蔚蓝的天空。
                    谁都不会想到,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游乐设施,竟出了问题。
                    医院里的光景,与医院外这美好的天气,可谓是格格不入。
                    医生护士乱作一团,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同时,却显得忙不过来。
                    他们缺少的,是足够的默契。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这,是磨合效应。
                    新装机器通过一定时期的使用,把磨擦面上的加工痕迹磨光才会变得更加密合。
                    也对,任何事情总该有个磨合期。
                    但让吴医生郁闷的是,这磨合期都磨合了几年了,还是这一副乱糟糟的样子。
                    看看鹿医生,多好!想起第一次和鹿医生做|爱的时候,啧啧啧,契合得一步到位,完全没有排斥感,那感觉,倍儿爽!特别是看到身下意乱情迷的人儿,人类最原始的欲望,被激发得更加强烈。
                    咳咳咳,好像跑题了,做|爱的细节可不能透露太多,四个字就可以总结——少儿不宜。
                    好了,把文章内容拉回到主线上来。
                    鹿晗在忙碌的空隙,看到站在一旁,双手插兜的吴医生,气不打一处来,“嘿,我说,吴医生,你站在那当抄手先生啊?你不知道帮下忙吗?!”
                    吴世勋把手从兜里拿出来。
                    你问为什么?
                    哈哈,这还不简单?吴医生所理解的重点,更加侧重于双手插兜这件事。
                    而鹿医生的重点,是个正常人都看得出来,是让吴医生不要闲着。
                    哎,就说了,吴医生的脑构造,要么成天才,要么,就是神经病。
                    吴医生好像还要更高端一些,可以随意在天才和精神病之间转换。
                    还是那句话,
                    能受得了吴医生的,
                    恐怕就只有鹿医生了。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6-29 14:56
                      【23】
                      为什么你看到别人眼中有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有梁木。
                      嘶——
                      背上的疼痛终于开始叫嚣。
                      吴世勋用手摸了摸后背,摊开手一看,血。
                      是伤口又裂开了?
                      哦不,好像从来都没有凝过血。
                      吴世勋皱了皱眉,随手从护士站扯了张卫生纸,把手上的血擦了个干净。
                      想找个护士帮自己上药,却发现都在忙,好像还真的只有自己一个闲人。
                      撒娇似的撇撇嘴,继续站在一旁,看着鹿晗忙里忙外。
                      背上的伤……
                      啧啧,等它自己凝固好了。
                      反正,这么点小伤,死不了,不是吗?
                      就是那伤口估计不太好看,肯定不对称……还有那针扎似的痛感,实在不好受。
                      想到这,吴医生已经开始思考自己用不用去移植皮肤了。
                      留在背上的疤,真的不好看。
                      常人况且难以接受,更不用说吴医生这种强迫症了。
                      真没想到,自己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专业医生,竟落得一个无人医治的下场。
                      这个世界,给吴医生的,早已不是一万点恶意了。
                      做手术做了那么多年,钢筋都拔过,竟然out在了自己手里。
                      不不不,吴医生可是绝对不会相信别的医生的手艺的。不行,不能留疤。
                      “嘿,鹿医生!”吴世勋叫住了鹿晗,想让鹿晗帮忙处理一下。
                      “你又怎么了!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能不能别没事找事!”吴世勋还没来得及说下文,便被鹿晗的怒意打断,笑容僵在脸上,眼看着鹿晗继续医治病人,无奈地耸了耸肩。
                      嘿嘿,吴世勋,叫你平时多造孽,现在得报应了吧?
                      在自己老婆眼里,与自己相比起来,病人还要更重要些。
                      背上的刺痛好像蔓延到了心脏,一抽一抽的,刺激着泪腺。
                      吴世勋记得,以前的自己可是强心脏,再怎么打击都没事,而自从遇见了鹿晗,啧啧啧,好像越来越玻璃心了。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吴世勋不知道。
                      只是,
                      原本属于自己的人生主旋律,
                      那个主人公,
                      变成了鹿晗。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6-29 14:56
                        【24】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在现在的吴世勋看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有病要医,就应当治!
                        鹿医生不搭理自己,自己可不能再放弃自己,何弃疗啊???
                        拉过鹿晗的手臂,把自己的背亮给他看。
                        吴世勋背对着鹿晗,心里暗爽,嘿嘿,这小家伙肯定在心疼自己了,想想那皱在一起的小脸,啧啧啧,纯属引人犯罪啊!
                        等了许久,也没听见鹿晗的关心。
                        吴世勋强迫着自己不动,嗯,自己要高冷,不能太主动了。要给鹿晗一些缓冲的时间,他的浏览器配置太差了。
                        时间,又过了。
                        不得不说,尴尬症又犯了。
                        僵硬地转过头,发现鹿晗的视线早就不在自己身上了。
                        “鹿医生,”吴世勋转过身去,“你不担心我吗?”
                        这句话一问出口吴世勋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不相信鹿晗吗?!
                        确实,鹿晗愣了愣,随即又假装轻松,“担心。但我认为吴医生可以自己处理好这么小的伤口。”
                        怎么样?觉得鹿晗无情?
                        哦不,现在,我们切换到鹿晗的视角。
                        看到吴世勋伤口的那一瞬间,可以说自己是震惊的,伤口面积不大,却很深。他不敢想象,吴世勋是怎样坚持了那么久。
                        '吴世勋,你受伤了怎么不说!快快快!我马上帮你处理。'鹿晗是这样想过的。
                        可最终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这种方式,好像太过矫情。
                        吴世勋不是小孩子,还离不开自己的照顾,自己也不可能事事都替他做。
                        说不定哪一天,自己就突然死了呢?哈哈,这还真的说不定。
                        所以啊,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相信他,相信他,能够自己做到。
                        而这种程度的伤,对吴医生来说,的确是小菜一碟。
                        要是对别人这么冷淡,恐怕那人早就翻脸了。而吴世勋,不一样。
                        爱人之间,
                        什么都介意却又什么都原谅。
                        心,顺水而下,流徙三千里,声音隐退,光线也远遁,爱把万物隔绝,把岁月亦都隔绝,在这寸草不生的幻境中,深爱一回。
                        吴世勋,你知道鹿晗爱你吧?
                        爱到骨子里的那种。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6-29 14: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6-29 14:58
                            【26】
                            敲吧,门终究会开的。
                            “鹿医生,我先走了啊!”朴灿烈收拾好了东西,背上了双肩包。
                            “今天怎么走这么早?”鹿晗看了看表,才刚好五点。
                            “有人叫我早点下班啊……”说完,抛给鹿晗一个娇羞的表情。
                            以为是边伯贤,鹿晗瞬间了然,回给朴灿烈一个会意的微笑,“去吧去吧,早点回家。”
                            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啊!自己可不能浪费了别人的大好时间。
                            反正自己本来就打算呆在医院里,一个人,倒也乐得自在。
                            朴灿烈前脚刚走,后脚吴世勋就跟来了。
                            吴世勋拉住正要上电梯的朴灿烈,“鹿医生呢?”
                            朴灿烈朝办公室方向抬抬头,“在里面呢。”
                            “干得漂亮,朴医生。”
                            ——————————
                            办公室
                            鹿晗深呼出一口气,一头倒在座椅上。
                            那么多病人,还真是累死了。
                            但累归累,能摆脱完医生的魔爪,就万事大吉了。
                            嘿,说曹操,曹操到。
                            那个最不想他出现的人,还偏偏就出现在了眼前。
                            “鹿医生,想摆脱我啊?”吴世勋倚靠在门边,继续把玩着手上的东西。
                            那东西……不太好用语言来形容……薄薄的……透明的……
                            好吧,通俗一点来讲……杜|蕾|斯。
                            鹿晗的额角滑过一滴冷汗,“吴…吴医生哈……你,你好…今儿……今儿吴医生又帅了啊……哈哈……”
                            “鹿医生还要加班吗?现在,应该不忙了吧?”吴世勋走进办公室,慢慢地把鹿晗堵在座椅上。
                            “不……哦不……忙!特别忙!病人特别多!”鹿晗看着吴世勋放大的脸庞,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
                            “哦,是吗?恰好,我刚刚在电梯上碰到了朴医生。”吴世勋起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啊吴医生我错了!我们回家再做吧!”鹿晗再也装不下去了,索性开诚布公。
                            “安全套都带来了……岂有不做的道理?”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6-29 14: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6-29 14: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6-29 14:59
                                  【31】
                                  恼至羞,则成怒。
                                  清理完之后的鹿晗,没有想象中的虚弱,精神反而好的很。
                                  刚才的鹿晗有多羞愧,现在的他就有多愤怒。
                                  “我操你妈吴世勋!他妈还做到医院了?你真是种马是不是?要点脸吧吴医生!你倒是可以不用再回到那里,我明天可还要回去上班啊!吴医生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一口气骂完,鹿晗的怒意却丝毫没有平息,那双瞪着吴世勋的眼睛,之中燃烧的怒火,丝毫没有浇灭,反而更盛。
                                  吴世勋也知道自己这次做得有些过火,哪曾想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地步,这件事,恐怕会给鹿晗一生的性生活留下阴影。
                                  嗯,微博上说了,老婆说的什么都对!
                                  所以现在是吴世勋少有的安静时间,他乖乖的站在那里,听候鹿晗的发落。
                                  不知声讨了多久,鹿晗像是累了,左手撑在沙发上,右手朝吴世勋挥挥手,“去,帮我倒杯水来。”
                                  “得嘞!”
                                  好不容易可以动了,吴世勋瞬间来了精神,跑到厨房,躲到鹿晗看不到的死角,扭扭腰、甩甩腿。
                                  要是筋骨不活动开,自己真得半残废了。
                                  磨蹭了许久,总算是倒了水离开了厨房。
                                  “吴医生,很不幸地告诉你,你迟到了六分钟。”鹿晗接过水,“以吴医生的步行速度来算,从这里走到厨房,倒一杯水后再走出来,满打满算也就两分钟。”
                                  得,吴医生的强迫症成功传染给了鹿医生。
                                  说好的强迫症不会传染呢?
                                  “以医生的角度来看,抢救患者的最佳时间是在前四分钟,你足足浪费了四分钟。”鹿晗再次开口,“你自己说怎么办。”
                                  语气平和了下来,格外冷静的鹿晗,让吴世勋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见吴世勋不说话,鹿晗平静地对上吴世勋的眼睛,“一星期不准进我房间,OK?”
                                  一星期。
                                  吴世勋睁大眼睛,血液直冲大脑。
                                  完了,
                                  自己真得和手过了。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06-29 15:02
                                    【33】
                                    那冰凉的枪口就抵在腰上,鹿晗还算冷静,分析了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第一种情况,要是自己大喊大叫,没准自己马上就死了,但这样可以引来保安,保证了其他医生患者的安全,说不定还可以评上全国最美医生。
                                    而这种情况马上就被鹿晗给否定了,他还做不到那么大公无私,再说,死都死了,顶个头衔有什么用?自己又没妻没子的,真是一点好处都享受不到。
                                    第二种情况,自己乖乖听话,到办公室后搞清楚那人的来历,况且办公室里还有摄像头。
                                    糟了!也不知道摄像头修好没修好!
                                    鹿晗真想骂|娘了!为了一场情|事还把命给搭上了!
                                    第三种情况…………好像没有第三种情况……
                                    所以目前看来,所有情况,自己都必死无疑,只是第二种看起来能活得久一点。
                                    于是,鹿医生毫不犹豫地尊从了第二种情况。
                                    多活一会儿算一会儿。
                                    人总要及时行乐。
                                    “鹿医生!需要我帮忙吗?”在去办公室的路上看到了护士,尼玛这就是天籁之音啊!
                                    鹿晗两眼放着光,正要让护士报警,突然,腰上那东西抵得更紧,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冰凉的触感。
                                    “……没事,我带这个病人去我办公室……”鹿晗只好作罢,只是一个劲地朝护士挤眉弄眼。
                                    也不知道那护士看懂没看懂,鹿晗只看到她一脸茫然地离开了。
                                    哎,自己顶多算个神经病!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周围的空气变得稀薄,鹿晗感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心跳得很快,就在嗓子眼儿里,一蹦,一跳,刺激着喉咙,发不出声来。
                                    自己被动地锁上门,后腰的那东西,一直没挪过位置。
                                    拉上窗帘,一瞬间,黑暗侵蚀。
                                    那猛兽张着血盆大口,慢慢吞噬着鹿晗仅存的冷静。
                                    他彻底慌了。
                                    无所适从。
                                    直到那人开了灯,鹿晗才看清了那人的脸。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06-29 15:03
                                      【34】
                                      直到那人开了灯,鹿晗才看清了那人的脸。
                                      那是一张标准的欧洲人面孔,深邃的眼眸镶嵌在眼窝里, 鼻梁,高挺得不像话,那白种人特有的肤色,衬得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贵族的气质。
                                      弯着腰,竟与鹿晗一般高,由此可见,那人的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
                                      一身黑衣,像是暗夜中的鬼魅,来去匆匆,虚无缥缈。
                                      而在眼神对上那双眸子的一刹那,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席卷而来,刚刚还猛烈跳动的心脏,一瞬间像是被压上了千斤巨石,扑通,扑通,
                                      压迫着,
                                      压迫着,
                                      只残留下仅能维持生命存活的频率。
                                      不经意间撇到那人身后的监控器,不知何时已变得粉碎。
                                      暗下去的监控灯,似是挣扎着亮起,却终是抵不过,无能为力。暗下去,再发不出一丝亮光。
                                      也是,还用不着自己担心监控摄像头修好了没有。
                                      只见那薄唇轻启,缓缓吐出几个字,“把我肩膀的子弹取出来。”
                                      标准的普通话,怎么看,也与那欧洲人的面孔格格不入。
                                      鹿晗愣在原地,像是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那人举起枪,瞄准了鹿晗,“快!”
                                      不敢稍有疏忽,鹿晗赶忙向前,“你……你…我…我这没有麻药…手术刀也没有……要…要不我去拿……”
                                      明显可以听出语气中的结结巴巴,大脑已经不受控制,慌忙的寻找着些借口,只有一个目的:
                                      逃出去。
                                      可以说是慌不择路,鹿晗竟选了这么些个借口。
                                      亦或许那并不是借口,只是希望在内心留下些许安慰,至少自己挣扎过。
                                      就算那只是徒劳。
                                      人啊,其实就是这么愚蠢的生物。
                                      愚蠢到,忘记了最简单的方法,那也是被威胁时最应该做的事,
                                      顺从。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6-29 15:04
                                        二更新鲜出炉~
                                        【35】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活在这世上的人。
                                        吴世勋穿着一身自认为好看的西装。
                                        干嘛穿得这么正式?
                                        嘿,前两天车被毁了,对于吴世勋这种强迫症来说,车修好后总会有痕迹,还不如重新买辆车。
                                        于是乎,第二天,就到了4S店,这次,选了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运动版。
                                        当然,吴世勋不会承认,他早就想换车了,只是这次刚好找到借口。
                                        而今天,是提新车的日子。
                                        也是可以回医院上班的日子。
                                        开上新车,去医院接老婆下班,鹿晗还不得感动得一塌糊涂。
                                        嘿嘿,而这却只是吴世勋想象的,而已。
                                        摸出手机,点开了最近通话的第一个,编辑一条短信:鹿医生,今天下班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照常人看来,惊喜便是不会在事先告知别人的。
                                        而吴医生?他可不是常人。
                                        在吴医生的思想观念里,惊喜,必须要让对方事先知道,要不然吓出心脏病,红事变白事,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说,对于吴医生脑子有问题这件事,鹿医生可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别人都是想办法制造浪漫,而吴医生却是想办法摧毁浪漫。
                                        不矫揉造作,俗话说,也就是省心,
                                        而这,或许也正是吴世勋吸引鹿晗的地方。
                                        ——————————
                                        鸦雀无声的办公室内,嚣张的手机铃声显得格外突兀。
                                        鹿晗拿着剪刀,颤颤巍巍地划开了那人肩膀上的肉。
                                        已经腐烂发黑了,看来离中枪已经过了很久了,要是再不把子弹取出来,整个左臂就废了。
                                        由于没有麻醉剂,那人强忍着剧痛,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挂在脸上,随后滴落。
                                        紧咬着牙,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鹿晗稍微瞥了一眼手机屏幕。
                                        手,微微的颤抖。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6-29 15:04
                                          【38】
                                          光来到世界,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
                                          由于缺少器材,只能粗略地进行了包扎。
                                          “我现在不会给你医疗费的,以后也不会给你。当然,我不会感谢你。”那人收起枪,看样子是要走。
                                          鹿晗不语。
                                          这时候还说钱?有命就不错了。
                                          “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你从来没有看到过我。”那人用右手比了一个枪的姿势,眯着左眼,瞄准了鹿晗的头,“否则,你懂的,”
                                          右手微微一抬,“嘭……”
                                          鹿晗连连点头。
                                          “还有,血迹记得清理了。”
                                          再次对上那双纯蓝色的眸子,依然令鹿晗胆寒。
                                          那双眼里,藏着的东西太多。
                                          看不懂,看不透。
                                          不幸中的万幸,自己保住了这条小命。
                                          要不要报警?
                                          鹿晗颤巍巍地拿出手机,
                                          1,1,0,
                                          食指颤抖着伸向那个绿色的按键。
                                          终是将食指按上了主屏幕键。
                                          冥冥之中,耶和华的力量指示着他,
                                          不要报警。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无伤大雅,况且,那人也没有对自己怎么样,来时一副逃难的样子,身上的伤还不止那一处,应该……是可怜人吧……
                                          将手机锁屏,放到一边。
                                          鹿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可不是那么善良的人。
                                          就当自己被吓傻了吧。
                                          ——————————
                                          吴世勋停好车,按了电梯上行按钮。
                                          电梯门开了,走出两个男人。
                                          都是一身黑衣,带着墨镜。吴世勋认出,其中一个,是那个开玛莎拉蒂的男人。
                                          那人好像并没有认出吴世勋。
                                          吴世勋从来就不是多管闲事的人,避开他们,上了电梯。
                                          脚底,黏黏的,低头一看,是那种暗红色的液体。
                                          一滴,两滴,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新鲜血液的味道。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6-06-29 15:08
                                            啦啦啦~准时来更文
                                            【40】
                                            这件事,好像真的就这么过去了。
                                            那个神秘的男人,就像一块石子,将他投入湖泊之中,路过水面时,激起层层涟漪,而后,由于重力的原因,渐渐沉入湖底,再惊不起一丝波澜。
                                            水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是湖水吞没了石子?还是石子陷入了湖水?
                                            无数的石子前赴后继地投入湖泊,是徒劳无功地抬高了水平面?
                                            还是,
                                            他可以填海?
                                            既然他已经退出了我们的视线,或许,这只是插曲。亦或许这是老天给予的警告,不过,又有何意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烂熟于心的句子,谁又能真正领悟?
                                            而鹿医生,似是看懂了这一切,识趣地没有报警,识趣的默不作声。
                                            忘记他,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生活,仍在继续。
                                            ——————————
                                            “吴医生,你过来一下。”鹿晗站在病床前,左手拿着验血报告。
                                            “干嘛?”吴世勋放下手头的事情,探过头去。
                                            “根据患者血常规的检查提示,患者现在存在轻度贫血,以及血象偏高,存在细菌感染性疾病。”鹿晗看着验血报告,继而转头看向吴世勋,“你说他是不是肺炎?”
                                            吴世勋撇了眼验血结果,“拍个胸片呗,在这瞎猜什么。”
                                            “吴医生……出来一下。”鹿晗瞄了眼病床上的人,率先走出了病房。
                                            吴世勋耸耸肩,也跟着走了出去。
                                            走廊上,鹿晗靠在墙边的栏杆处,手中的验血单被微微捏出褶皱。
                                            “怎么了,什么话不能当着患者的面说?是不是他要死了?我刚刚可没仔细看验血单,肺炎什么的可是你说的,出了医患纠纷可不能怪我。”吴世勋站在鹿晗旁边,着急忙慌地撇清关系。
                                            鹿晗朝着吴世勋翻了个白眼,开口道:“吴医生,放下你那神奇的脑洞。”说着,把验血单递到吴世勋面前,“医学奇才,好好看看它,你能不能确定患者患的是肺炎。”
                                            吴世勋不情不愿地接过单子,“干什么非要靠这张单子下定论,拍个胸片又不会死人。”
                                            “他没钱。”
                                            一句话,堵得吴世勋哑口无言。
                                            “我可没那么好心,去帮他付医药费,自己该付的还得付,我能做的只有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开销。”鹿晗垂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
                                            怎么?鹿医生伤感了?
                                            哦不,他只是在想,
                                            自己又该卖新鞋了。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6-06-29 15:10
                                              【41】
                                              当你以为自己考了全班第一,正想拿着卷子四处炫耀,却突然听说有人比你的分数还高,高得还不止一星半点,瞬间被临头泼了盆冷水,兴致全无,甚至,比自己考差了还失落。
                                              正当吴医生动用了满腹经纶,准备根据这张验血单,大肆炫耀自己是如何确定为肺炎,以此来贬低鹿医生的时候,盯到了验血单的某一处,目光定格,瞳孔微缩。
                                              从嘴里如洪水般蹦出的字,也瞬间变得戛然而止。
                                              眉头渐渐缩紧,吴世勋收起了嬉笑的表情。
                                              “他必须拍个胸片。”
                                              坚决的语气。一反常态。
                                              “怎么了,吴医生没必要坑他的钱吧?”鹿晗微微有些不满。
                                              “我坑钱?他是不是依旧住院好久了?开始以为是普通感冒,后来诊断为肺炎,吃了药一直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吴世勋也没什么好语气。
                                              吴世勋说的的确都是事实,鹿晗没办法反驳。
                                              “胸片必须拍,拍完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坑钱了。”把验血单塞回鹿晗手上,转身进了病房。
                                              手里的验血单被捏出了褶皱,鹿晗盯着看了许久,却就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单子的角微微翘起,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在上面晕染出一层层的光晕。
                                              吴医生让拍就拍吧,别人至少学历比自己高。
                                              ——————————
                                              胸片的结果出来了,鹿晗就着楼道里的光线,将X光片举起。
                                              肺部周边有一个椭圆形,边缘清楚,密度增高的阴影,不均匀,这时甚至已经出现了钙化点,分布均匀,像爆米花一样。
                                              这下子,鹿医生终于知道,为什么吴医生的态度那么坚决。
                                              吴医生怕患者得的是肺癌。
                                              不幸中的万幸,这病的症状与肺癌十分相似,却和肺癌没有什么关系。
                                              肺错构瘤。
                                              肺错构瘤是正常肺组织因胚胎发育异常,导致肺正常组织的不正常组合所构成的瘤样畸形。
                                              专业术语听不懂?我们简单点来说。
                                              它属于良性肿瘤,不会死人。
                                              鹿晗对自己的判断表示怀疑,挣扎一番后,拿着X光片,找到了吴医生。
                                              吴世勋看了看,随即放下,深呼了一口气,“肺错构瘤。”
                                              简单的四个字,却能让鹿晗全身心放松。
                                              嘿,不是癌症就好。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6-06-29 15:11
                                                【42】
                                                午后的暖阳慵懒地洒在身上,天空中,晴空万里,乍一看,似是海天倒了过来。
                                                转眼就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鹿晗脱了白大褂,正想伸个懒腰,一只手的重量搭在了自己肩上。
                                                “鹿医生,陪我去喝一杯?”
                                                鹿晗抖了抖肩,脱离了吴世勋的手,“吴医生,我记得你今天中午要值班吧,再说了,急诊医生不能喝酒。”
                                                吴世勋重新把手搭在鹿晗肩上,“今天中午朴医生值班,关我什么事。”
                                                “你又让朴医生帮你值班?要点脸吧,别总是打扰别人小情侣的生活。”回想起来,就这个月来说,朴医生帮完吴医生值班,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也不知道朴医生是傻,还是真傻。
                                                “我哪打扰他们的生活了?哎,鹿医生,你知道边伯贤是干什么的吗?”
                                                “那么小,学生吧?还能是什么?”鹿晗转身对上了吴世勋的视线。
                                                “那么小?他可比我都大。”吴世勋虚眯起眼,给鹿晗留下一条眼白。
                                                “不会吧?是伯贤太童颜了……还是吴医生太……老了?”
                                                吴医生太老了……太老了……老了……了……
                                                如果可以的话,吴医生真想拿几把枸杞来吐血。
                                                “是,我老,也不知道是谁比我大四岁还在说我老。”不高兴地耷拉着脸,准备一句话堵得鹿医生哑口无言。
                                                鹿晗摸了摸后脑勺,“哈哈,谁啊?那么老了,我认识吗?不认识吧,哈哈。”
                                                吴世勋不禁扶额,“祖国需要你这种人才,鹿医生,”看着鹿医生一脸懵逼,又补上一句,“脸皮这么厚,可以去加修长城了。”
                                                “咳咳,”鹿晗想尽办法缓解尴尬,“那他是干什么的?”
                                                “他也是医生,在眼科实习,比朴灿烈早来那么一个星期,现在应该已经是正式医生了。”随即瞥了一眼鹿晗,“眼科就在三楼不要告诉我你没看到过他。”
                                                好像……还真没看到过……
                                                “我…我办公室在二楼,当,当然看不到他。”好吧,鹿晗自己都觉得应该去看看眼科了。
                                                “嘿,鹿医生,无缘无故扯了这么多,你到底去不去?!”
                                                “你请我就去。”
                                                “…………”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6-06-29 15:11
                                                  【43】
                                                  现在,我们来说说朴灿烈和边伯贤的故事。
                                                  那是一个多月之前,朴医生正在北京某医院上班,无缘无故被一个抑郁症患者打中了眼睛,急匆匆跑到眼科办公室,发现值班的是自己的死对头,像朴医生这种人,可是记仇得很。
                                                  于是乎,就请假,来到了边伯贤所在的医院。
                                                  或许是巧合,当天正好是边伯贤值班,亦或许不是巧合,只是命中注定。
                                                  还记得吗?那时的边伯贤,还只是实习医生。
                                                  当朴灿烈咋咋唬唬地出现在边伯贤眼前时,他彻底手足无措。
                                                  真正的医生去偷懒了,自己还只是个实习医生啊喂!
                                                  “啊啊啊!医生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要瞎了啊!眼睛都睁不开了!啊啊啊!”朴灿烈一手捂住眼睛,一手紧紧地拉住边伯贤的手,生怕他跑了似的。
                                                  “我……我…只是……”
                                                  “医生快帮帮我啊!不是要救死扶伤吗!我快死了啊!!”
                                                  刚想说话,又被朴灿烈抢了去。
                                                  边伯贤深吸一口气,自己可是名牌医科大学毕业的,怕什么!就只是看看眼睛,又不会死人!
                                                  当然不会死人,最多就是整个眼球都没了罢了。
                                                  “我看看。”
                                                  说着,伸手去扒朴灿烈的眼睛。
                                                  朴灿烈也很配合,这是一个医生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不过这种淡定,在不久之后全部破功。
                                                  “啊啊啊!医生你轻点!痛啊!”
                                                  于是,整个治疗的过程,都被朴灿烈的嚎叫声填满。
                                                  “你是医生吗……”
                                                  最后,朴灿烈嘟囔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知道?!”
                                                  边伯贤长大了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朴灿烈。
                                                  同样,朴灿烈也以一脸受惊吓的表情会看边伯贤。
                                                  天啊,一个急诊医生竟沦落到如此下场!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6-06-29 15:12
                                                    【44】
                                                    “我要投诉你!啊啊啊!”
                                                    刚刚平静下来的朴灿烈,又一次开始鬼哭狼嚎。
                                                    “我没让你瞎啊……”
                                                    边伯贤埋下头,黑色的顺毛给人一种需要被照顾的感觉。
                                                    朴灿烈看着面前人儿的表现,蓦地感觉心在微微的抽痛,轻轻摸了摸处理过的右眼,痛感好像并不是那么的明显。
                                                    “……我…我不投诉你行了吧……”
                                                    看着边伯贤发红的耳廓,心,还是软了下来。
                                                    想想自己实习的时候,被病人骂了个狗血淋头,那滋味,真心不好受。
                                                    “真的?”
                                                    边伯贤抬起头来,湿润的眼眶惹人心疼。
                                                    别说,这医生长得真精致,特别好看。
                                                    “以后我每次换药的时候就你帮我换吧。”
                                                    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说出了这句话,看着眼前人儿欣喜的笑容,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而朴灿烈还不知道,不久后,他彻底后悔说出了这句话。
                                                    ——————————
                                                    “啊啊啊!!!”
                                                    好吧,又是以朴灿烈惊天地 泣鬼神的嚎叫开头。
                                                    “你丫的朴灿烈叫什么!我还没用劲呢!”
                                                    边伯贤拿着纱布,狠狠地拍了一下朴灿烈的头。
                                                    “呜……痛……伯贤你温柔一点可以吗……”
                                                    自从见识了边伯贤的真面目,朴灿烈再也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那个楚楚可人的边伯贤去哪了?自己是原来眼瞎还是现在是个梦?
                                                    “朴灿烈你再动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这话一出,朴灿烈立马闭嘴。
                                                    好吧,朴灿烈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一个妻管严。
                                                    噢不,是忠犬攻。
                                                    为了与边伯贤的关系更进一步,朴灿烈在接到吴世勋电话后立马就答应了。
                                                    也多亏了吴世勋,朴灿烈和边伯贤才得以在一家医院上班。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6-06-29 15:12
                                                      半夜来更文 极限挑战开始咯
                                                      【45】
                                                      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
                                                      “还别说,这车坐着是挺舒服的。”鹿晗坐在副驾驶上,准备接受吴医生的“宴请”。
                                                      “这车做着是挺舒服的,”吴世勋勾起鹿晗的下巴,“鹿医生要不要试试?”
                                                      一听这话,便知道吴医生又想歪了。
                                                      鹿晗强装镇定地推开逐渐靠过来的吴世勋,“我不喜欢车|震。”
                                                      “哦?我可没说什么车|震呐,鹿医生就这么欲|求|不满?”吴世勋重新把鹿晗堵在座位上,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没…没……我什么都没有说……”
                                                      不得不承认,鹿医生怂了。
                                                      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氛,鹿晗陪笑道,“我们还得去吃饭呢不是?吴医生饿了可不好。”
                                                      说完,鹿医生真想扇自己两耳光。
                                                      这不是又在自己挖坑自己跳吗!
                                                      “这么说来我是有点饿……要不鹿医生让我吃吧?”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真没想到鹿医生竟然这么主动。
                                                      附身吻上面前人儿的唇,撬开毫无防备的牙关,尽情舔胝着鹿晗的口腔内壁,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唔……”
                                                      鹿晗刚要说话,一发声,却全被堵在了喉咙里,能听见的,只有淫|靡的水声。
                                                      脸被涨得通红,用尽全力推开了吴世勋。
                                                      “开门!我要下车!”
                                                      “这可不行。”
                                                      也多亏鹿医生的提醒,吴世勋锁上了车门。
                                                      “操!”
                                                      “先别急着操,鹿医生,这种敌方占上风的情况,你还是先服服软比较好。”
                                                      语毕,又一次吻上那人儿的唇。
                                                      那唇像是充满了吸引力,让吴世勋恨不得把鹿晗狠狠地揉进怀里。
                                                      “鹿医生,今天我一定让你感受到这新车的舒服。”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6-06-29 15:13
                                                        【48】
                                                        “你好,我是警|察。”
                                                        为首的男人朝鹿晗敬礼,并拿出了警员证。
                                                        瞟了一眼那张警员证,啧啧,好像是真的。
                                                        警|察?
                                                        呵,自己可是良民,多半是认错了吧。
                                                        “请问你们找谁?”
                                                        鹿晗回了一个点头礼,询问道。
                                                        “你好,请问你是鹿晗先生吗?”
                                                        这句话一出,不仅鹿晗慌了,吴世勋也是一头雾水。
                                                        鹿晗仔细搜索了脑内的信息,自己确确实实没做过什么违法犯罪的勾当。
                                                        “到底是什么事啊?”
                                                        吴世勋抢去了话头。
                                                        像是在问对面的警|察,又像是在问鹿晗。
                                                        “是这样的,鹿晗先生涉嫌与一起贩|毒|案有关,请问,谁是鹿晗先生?”
                                                        贩|毒???
                                                        呵呵,真是晴天霹雳。
                                                        自己又不吸|毒,何来贩|毒这一说?
                                                        “请问谁是鹿晗?”
                                                        再一次的询问,语气中,带着些许质问。
                                                        时间,仿佛正在静止,听不见时间流走的嘀嗒声,能听见的,只有自己那紊乱的心跳。
                                                        清清楚楚地听到它越跳越快,越来,越快,像是已经超出了心脏可以跳动的频率,就在嗓子眼处,一上一下。
                                                        应该就快跳出来了吧。
                                                        也好。
                                                        “我就是鹿晗。”
                                                        一个坚定而强有力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所有人的沉默。
                                                        鹿晗猛地转头,对上的是吴世勋温柔似水的目光。
                                                        “吴世勋,你先回去洗洗,睡一觉,我出去逛逛就回来。”
                                                        吴世勋右手揉着鹿晗的后脑勺,好像他要去的不是警|局,只是游乐场。
                                                        “我可以先回一趟家吗?”
                                                        吴世勋问道。
                                                        那人对着对讲机说了些什么,
                                                        良久,点了点头。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6-06-29 15: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6-06-29 15:15
                                                            【51】
                                                            说来奇怪,香樟树的落叶期,竟然是在春天。
                                                            每年四五月,随着气温上升,香樟树的新陈代谢也比较旺盛,新芽大量长出,老叶自然就大量脱落,而落旧叶和长新叶是同时进行的,香樟树便看起来常绿,当嫩叶完全长出来的时候,老叶,也就完全掉光了。
                                                            没有人知道,陪树枝度过了一整个严冬的老叶,在不知不觉间,早已凋零。
                                                            或许,根本没有人会去在意。
                                                            最终被清洁工扫到一起,进了垃圾堆,没有人会想到曾经在香樟树上的它们是那么骄傲,这样的一生,能算得上充实吗?
                                                            不知什么东西,消逝了。
                                                            看着被警|员扶出来的鹿晗,心,狠狠地揪在了一起。
                                                            面无血色。
                                                            冲上去扶住鹿晗,那人儿的身体发烫,完全瘫软。
                                                            救护车和警车和鸣,滋哇乱叫的声音惹人心烦。
                                                            “我就是医生!让我来!”
                                                            第一次,吴世勋不顾形象地大喊大叫。
                                                            救护车上的急救医生被推开,反应过来后抓住了吴世勋,“就算你是医生,现在这是我们的急救车,我是急救医生!你现在只是家属!”
                                                            吴世勋不是不懂这行的规矩,他承认自己的情绪失控。
                                                            面对其他病人,他绝对是漠不关心,有别的医生要治,干嘛非吃饱了撑的去争。
                                                            而现在的情况却不同,对方是鹿晗。
                                                            而且,他知道鹿晗的病因,那是见不得光的。
                                                            现在的吴世勋,真想抡圆了胳膊扇自己几耳光。
                                                            “医生,我知道……但…我真的是医生,你可以去问那些警|察啊!”
                                                            “够了闭嘴!”那医生终是不耐烦,皱紧了眉头,“你知道那些警|察为什么说鹿晗贩|毒吗?”
                                                            吴世勋不语。
                                                            “实话和你说,我不是医生!我只是受命来救鹿晗的!并且,我自认为我的医术一定比你的好。”
                                                            那医生,明明是一个看起来不满二十的小女孩,而她说的话,吴世勋一个字也听不懂。
                                                            为什么要受命来救鹿晗?
                                                            受谁的命?
                                                            她怎么知道鹿晗是因为贩|毒被抓起来的?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缠绕在头顶的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愈缠愈紧,似是作茧自缚。
                                                            原以为和鹿晗的关系更近一层,谁知竟被推向了更底层的深渊。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6-06-29 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