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微甘吧 关注:3,485贴子:33,960
  • 3回复贴,共1

【申请入社】《阿玖》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申请入文字组~~


回复
1楼2016-06-30 11:33
    胤礼还未进门,便被里面冲天的药味熏得狠狠皱了眉。不过他很快平复了自己的表情,毕竟,他是来对平阳怀柔的。

    里面的一众御医,一见他来,也都尽皆退下。躺在床上的平阳便毫无遮拦地出现在了他面前。不过几日,平阳的下颔已经尖得不像话,鹅黄的衣襟只衬出了脸色的苍白,郁结的眉心似乎昭示出某种难以言喻的哀伤。

    “叔父……”平阳显然也看到了他,挣扎着想起身。

    “赶快躺着!”胤礼忙伸手安抚平阳。这小祖宗现在可不能出什么差池。

    “多谢叔父。”平阳很乖顺地躺了回去,漆黑的眼睛直盯着胤礼。

    胤礼在桌边坐下,笑了一笑,“你为我挡下了那杯毒酒,可是有功之臣。不过……”胤礼话锋一转,眉眼中带了一丝锋利,“你是怎么看出来那是毒酒的?”

    这也是整件事情他最疑惑的地方。平阳是怎么看出来的,还有,平阳为什么会为他挡酒。他并不觉得以前同平阳那些不咸不淡的往来能让平阳为他献身,而且平阳没必要自己喝下那杯酒,阻止他喝下毒酒的方法很多,哪怕她自己摔杯离席都能达到目的。

    来的路上,他想了很多种可能性,他等着平阳的回答,他有自信,哪怕平阳说谎,他也能从中觉察出真相。

    可平阳嘴唇开合了几下,还未出声,眼中先沁了泪,水光闪烁。

    胤礼有些头痛,他最讨厌女人哭。而且他最重要的目的是来怀柔,他得让平阳同意把这件事重拿轻放地揭过去,事情可以慢慢查,可保阿玖的命才是当务之急。

    想着,他放缓了神色,轻声道:“说起来你还是叔父的救命恩人,你不必害怕,叔父不会对你怎么样。叔父也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平阳闻言,眨了眨眼,眸中的水光敛去了一些,顿了顿,她才嚅嗫着说道:“来王府的时候,我迷了路……转到后厨去了……看见那个人往金杯里面抹了点什么,当时没多想……后来……”

    “明白了。”胤礼故意说道,“放心,你救了叔父的命。你过了门之后,叔父不会亏待你的。”

    “叔父!”平阳忽然睁大眼,泪珠一颗一颗地滚落。

    “怎么了?”胤礼感觉自己触到了事情的关键。

    “平阳……”平阳哭了好一会才抽抽搭搭地说道,“平阳、平阳不想嫁叔父。”

    “哦?”胤礼装出意外的样子,“既然不想嫁我,又为何为我挡酒呢?”

    “平阳……”平阳嚅嗫了两声,却只有泪水横流。

    “是另有心上人了?”胤礼挑了挑眉,却不恼怒,反而勾起唇角,“没事,和叔父说。叔父能为你做主。”有个心上人能把这小祖宗打发掉,事情就好办多了。

    平阳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接着说道:“平阳的心上人……父亲不同意,太皇太后想让……父亲同意了……”说着说着,平阳又哭了起来,“平阳真的没有办法,当时就想如果平阳为了叔父死,也算是全了所有人的仁义……”

    胤礼听着,唇角的那抹笑不由得收敛了些许,他不由得重新打量躺在床上的平阳。平阳脸上的脂粉被泪水冲花,只有额上的夕颜花依旧怒放,可眉目间那股怯懦似乎也随着泪水消失无踪。

    真奇怪,他以前为什么会认为平阳怯懦呢?

    想着,胤礼敛了眉。他突然有些嫉妒平阳的心上人,有个人愿意为了他去死。可胤礼自己,只有被刺杀的份。

    他自嘲地笑了笑,声音依旧平和,“告诉叔父你的心上人是谁,不管太皇太后和你父亲说什么,叔父都能为你们做主。”

    “真的吗?”平阳眨了眨眼,“叔父不怪罪平阳?”

    “当然,嫁娶这种事本来就要你情我愿。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叔父……”胤礼顿了顿,指的是自己好男色这件事,“叔父怎么会害你守活寡呢?”

    平阳沉默了半晌,才吐出了一个名字,“卫衡武。”

    卫衡武?

    胤礼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人是谁。

    平阳见状,又嚅嗫着补充了一句,“他、他是父亲身边的侍卫。”

    “这样啊。”胤礼不动声色。他本来还以为是哪个大臣或者大臣的公子。可侍卫的身份实在太低了,难怪南阳王不同意。

    “叔父?”

    “没事。”胤礼笑笑,“这件事叔父想办法,一定让这姓卫的小子娶你。你先在王府好好将养着。对了……”胤礼仿佛才想起来一般,随口问道:“你想怎么处置下毒的人?”

    平阳沉默了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一字一句地说道:“平阳什么都不知道。叔父说什么,便是什么。”


    目送着胤礼离开后,平阳才小心地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锦囊。看着锦囊上绣着的鸳鸯图案,平阳的眼睛里又蒙上了水光。

    过了好一会,平阳颤抖着打开锦囊,从中倒出米粒大小的两粒药丸,尽数吞了进去!


    回复
    6楼2016-06-30 11:36
      【尾】

      “小玖和叔父都没有出来吗?”平阳看着越来越艳烈的火光,眉心郁结。

      “是的。”碧衣刺客朝着平阳弯身行礼,恭敬地回答,“这么大的火,想来王爷是不会生还了。”

      “小玖……”平阳忽地捂住了脸,泪如雨下。

      “傅家真是满门忠烈。”太子上前,搂住了平阳,在她耳边低语,“莫要伤心了,等过些日子我登基,必让你为皇后,到时候南阳王就是国丈了,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平阳忽然想笑,只觉得讽刺。

      她帮他不是为了皇后的位子,就像小玖不是为了这一句“满门忠烈”,就像她的父亲也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小玖大概是为了复仇,可她的父亲只是为了她。她的父亲并不贪心,如果不是她一颗心就拴在了太子身上,他的父亲绝对不会帮太子。

      他们想要的,这个人根本——不明白啊!

      平阳想着,一阵腥甜忽然涌上喉间,她不由得看了看身边的人。太子正一错不错地看着艳红的火光,嘴角泛出阴冷的笑容。平阳于是硬生生地将那口血咽了下去。

      此刻,她真的笑了出来。

      为了不让自己痊愈,她不惜每天服毒,到了现在,她的身子就算看着是好的,内里早就如破絮一般了,不知还能撑个几年。

      这样的她,要皇后的位子,还有什么用呢?

      火光依旧艳烈,见证了权利的又一次更迭,也吞没了所有人的爱恨与血泪。

      纵使有人投之以木李,却再无人报之以琼玖。




      回复
      9楼2016-06-30 11:41
        ====写在后面====
        这是我一年前的短篇,当时又是第一次写耽美,可能会有很多问题,还请诸位指教
        不过之所以选这一篇放上来,是因为这一篇是我自己而言最喜欢的一篇,后面的一年里也断断续续写了几篇短篇,也有脑洞清奇超过这一篇的,也有技法上超过这一篇的,但很奇异的就是,阿玖和王爷的故事一直给我感动,哪怕时隔了一年多,他们给我的感动也像是刚刚完成这一篇的时候。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我确实因为这一点最喜欢这一篇,也便将这一篇放上来了,哪怕这一篇可能有很多疏漏。
        总之,请多多指教~~


        回复
        10楼2016-06-30 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