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影梧桐吧 关注:36贴子:6,211
  • 8回复贴,共1

《蒹葭苍苍,白玉为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7-02 10:03
    襄阳
    某个客栈中
    “苍姑娘,你为何一定要跟着在下来襄阳?”白玉堂看着面前做男装打扮的苍蒹葭,语气无奈至极。
    离开汴梁城后,他才发现她一直跟着他,好吧,苍蒹葭的轻功比他厉害,他甩了她几次都没成功甩掉,无奈,只能任由着她跟着。
    “想跟就跟着呗,哪有什么为什么。”苍蒹葭单手支在桌子上,撑着脑袋。
    白玉堂喝了一杯酒,正色道:“今晚,夜探襄阳王府。”
    闻言,苍蒹葭坐正身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夜晚如期而至。
    两人来到襄阳王府,声东击西,引开了守卫的侍卫和隐藏在暗中的暗卫,却没想还是中了襄阳王的奸计,白玉堂中了毒书生季高的毒,苍蒹葭带着他勉强逃出了襄阳王府,往城外而去。
    城外一处斜坡上
    苍蒹葭带着白玉堂躲在了一处一人高的灌木丛里,将戴在颈间的碧血珠取下,挂在白玉堂的脖子上,这碧血珠有净化血液的功能,希望这碧血珠能帮到白玉堂,撑到开封府的人来。
    她之所以留那个纸条,就是希望开封府能派人来支援他们。
    看着不远处襄阳王府的人一拨一拨的过去,苍蒹葭心里焦急不已,晚上还好,若是到了明天早上,他们必然全然暴露。
    低头看了看已然昏迷的白玉堂,嘴角竟勾起一丝笑意,若是能和他死在一起,那也值了。
    这一等就是一晚上,此刻天已大亮,襄阳王府的人还在林中搜寻他们的行踪。
    白玉堂醒来就见苍蒹葭咬破自己的右手食指,将流出的血滴在自己的嘴里。
    “你做什么?”白玉堂坐起来。
    “碧血珠维持不了多久了,我的血还可以帮你坚持半个月。”
    白玉堂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颗清澈碧绿的珠子。
    苍蒹葭看了看远处慢慢朝他们这边而来的襄阳王府的人,心里暗暗做了决定,看着白玉堂,道:“白玉堂,我一直都有个问题想问你。”
    今天她就把心里话说出来。
    “嗯?”
    “你的心里可有我?”苍蒹葭终是问了出来。
    “我……”白玉堂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的心里其实是有她的,只是他已有未婚妻,他不能辜负他的未婚妻,却也不想负了苍蒹葭,所以便一直没有说破这件事。
    见他有些犹豫,苍蒹葭又道:“你只需告诉我你心里有没有我便可,哪怕只有一点点。”
    白玉堂垂下眼眸,“我的心里,有你。”
    苍蒹葭露出笑意,抱住白玉堂,道:“真好,我的心里,也有你。”语气一转,“白玉堂,好好活下去,好好待唐慕瑶。”
    “你……”白玉堂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人已被苍蒹葭点了穴道。
    白玉堂眼睁睁地看着苍蒹葭将他两人的衣服互换,却无能为力。
    苍蒹葭觉得白玉堂的白衣太过显眼,她衣服是灰色的,不容易被发现,所以就换了两人的衣服。
    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襄阳王府的侍卫,苍蒹葭将白玉堂平放在地上,将周围的枯草,树叶盖在他身上。
    俯身在白玉堂的额上落下一吻,“白玉堂,记着,好好活下去。”
    然后跳出灌木丛,往山坡上跑去。
    “他在那里。”不知是谁发现了她,大声喊了出来,那些侍卫全都追着苍蒹葭而去。
    白玉堂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侍卫从他眼前经过,却无力阻止。一滴泪从他眼角划落。
    看着眼前的深渊,苍蒹葭无力地笑了,真是天要亡她。
    回头看着已经将她包围的侍卫,无奈地叹了口气。
    一片寒光闪过,一支箭直直地射入苍蒹葭的腹部,带着强劲内力的箭,带着苍蒹葭一起落入深渊,在掉下深渊的一刹那,苍蒹葭眼角瞥到一抹蓝色的身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7-02 16:06
      金华,白府
      今日是白府二少爷,锦毛鼠白玉堂的大喜之日,今日他终于娶了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唐慕瑶。
      “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恭喜啊。”
      “多谢,里边请。”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今日的白玉堂是真的高兴,免不了拉着展昭多喝了几杯。展昭发现白玉堂今日不再像以前那样沉默了。
      自从一年前苍蒹葭掉下深渊,下落不明后,他就很少说话了,不过今日是他的大喜之日,他高兴也是正常的。
      “来,猫儿,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喝酒了,今日不醉不归。”
      “今日可是你的大喜之日,不要让新娘子等太久。”
      五坛酒下肚,白玉堂已醉得不省人事。
      看着倒在桌上的白玉堂,展昭抚额,无奈地扶起白玉堂,将他送去新房,交给了新娘子。
      唐慕瑶谢过展昭,将白玉堂扶到床上躺下,伸手就去解他的衣服,手却被白玉堂抓住了。
      “蒹葭……”一声低喃从白玉堂口中溢出。
      唐慕瑶浑身一僵……
      白府外
      一位披着黑色披风,戴着披风上的帽子的女子站在白府门口,看着红绸高挂,满府喜气的白府,两行清泪划过脸颊。
      她便是一年前落崖失踪的苍蒹葭。
      那日落下深渊后,她便被崖底的水流冲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在那里她休养了一年,近日才出来,听到白玉堂要成亲的消息,她自是心痛,却也为他感到高兴。自从碧血珠离开她身体之后,她的身体就越来越差,到现在已时日无多。
      能看到白玉堂成亲,也算是了却了她的心愿,现在她的心愿完成了,她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白玉堂,这次是真的再见了,再也不见……
      苍蒹葭最后看了白府一眼,转身离去,月光将她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她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消失在黑夜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7-02 16: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7-03 21:03
          好漂亮的图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7-04 00:52
            赞一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7-04 00:52
              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7-27 10: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8-10 0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