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吧 关注:219,373贴子:2,405,467

!!!!!!!!!正经帖,说个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段时间一直没来,原因是我最近一直在调查一件事,身不由己。先声明跟吸血鬼没关系,但确实很离奇。


事情得从3个月前说起,一个朋友的父亲突发脑梗住院了,正巧我找这个朋友办事,知道了消息,不去医院慰问一下面子上不好看,于是也就去了。大概傍晚,太阳偏西了,我到了医院。说实话,这个城市的地头我挺熟的,但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家医院。到医院探病空手不应该,来之前就打算在门口买点东西。环顾四周,居然只有一家小店,心想,蝎子粑粑独一份,而且是在医院门口,肯定贵得离谱,但都来都来了,心里明白也没辙。到了小店门口,没等进门一个中年妇女就迎了出来,态度不算热情,但让人感觉很周到。问我要买什么,说她这里什么都有,纸人纸马丧葬用品都有。我说是探病的的,就买些水果。中年妇女问都要什么水果,我回答随便,让她看着来挑几样差不多的打个果篮就好。细节我就不描述了,总之过了一会她拎着果篮出来递给我。我地头一看,芒果、火龙果、牛油果各种热带水果一应俱全,看来应该是个好价钱了。我问:“一共多少钱?”中年妇女:“这个医院平时人不多,我这生意也不好,水果这东西放不住,半卖半送,一共你给我50块吧。”我吓了一跳,虽然我平时很少吃水果,但也大概知道行价,这些水果加这个重量就算在专门的水果超市200块也肯定打不住。中年妇女好像察觉到了我表情不对,马上说:“我这也快打烊了,要不你给我40块得了。”我马上回过神来,掏出50块递过去:“我不是这个意思,别误会,50就50,不用找了。”说完我转身就走,大概走了不到10米,听到这个中年妇女在背后叫我,我一回头,听到她说了句话。因为距离远了,而且她讲话声音并不大,大概我听到的应该是:下次早点来。


回复
1楼2016-07-03 16:39
    然后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7-03 16:51
      挺奇怪的,为什么她莫名其妙跟我说这么句话,但也没太往心里去,直奔医院大门,不过还是本能的回头,眼看到小店的灯已经灭了。医院大门是锁着的,锁门的铁链上全是铁锈,感觉是不常开的样子,只有侧面的小门是打开的。没看到门卫和保安,而且院内貌似也没有停车场,大片的黑松林歪歪扭扭沿着院墙密密麻麻的分布着,从院内看到院外,也不知道这个医院到底有多大,恍如隔世。我沿着人行道向里走,因为没有机动车道,也不知道这医院是谁设计的,车进不来救护车怎么办?转了个弯,算是钻出了树林,看到了门诊大楼。四层的小楼,总长大概不到100米,坡屋顶虽然是彩钢板的,但能看得出是老楼翻修的,砖石结构的楼体岁数一定不小了。没看到急诊入口在哪,整个楼只有一层的几个窗子亮着灯。绕过门诊楼,跟我想的差不多,是住院部了,也是四层,还是只有几个窗亮着灯,不同的是在顶楼,下边是漆黑一片。


      回复
      3楼2016-07-03 16:59
        下载贴吧客户端发语音!
        你哪正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7-03 17:11
          到了住院部门口,里边很黑,什么都看不到,虽然是玻璃的地弹门。我用手一推,还真没锁,索性进去。依然没有保安和门卫,估计不是什么正经医院,想打听病房连人都找不到。但也没关系,刚刚在楼外看到,只有顶楼有亮灯的,上去就是了。不出我所料,没找到电梯,只能走逃生通道。这种一字楼设计很简单,国家规定的逃生距离一般是25米,也就是说一旦建筑失火,在楼里任何地点的人距离逃生通道的距离不得超过25米。如果这栋楼的纵向长度是100米左右,那它至少会有两个逃生通道平均设在建筑两端25米处。住院部的大门是在楼体正中央,那我无论往左还是往右走,都是肯定会找到楼梯的。按习惯,往左走,因为我踢球是踢左边锋位置。


          回复
          6楼2016-07-03 17:13
            向左沿着走廊一直走,我觉得位置差不多了,但两侧全是病房门,就是没有楼梯。我心想,那就一直走吧,走到头一定会有的,毕竟老楼不一定合乎建筑规范,不管楼多长,两侧一边一部楼梯,农村盖房都是这么盖的。果然,我一直走到了走廊尽头,长出一口气,还真特么就没楼梯。楼梯的尽头是一扇窗,我透过玻璃向外看,还是松树林,天已经基本黑了。我感觉不对劲,向右手边看,走廊的最后一扇门,我一按把手,门很顺畅地就开了,面前的又是一跳走廊,同样右侧都是病房门,但左侧变成了窗。我马上走到窗前向外看,原来这不是一字楼,而是口字楼。如果从空中看这栋建筑,整个楼体应该是一个闭合的矩形,中间是一个大天井。也就是说如果沿着走廊一直走,最后会回到起点,是个圈。原来如此,那我无论怎么绕,肯定是会看到楼梯的。


            收起回复
            8楼2016-07-03 17:24
              继续走吧,走到这条走廊的尽头,又是一扇窗,同样右手边有一扇门。不用说了,打开肯定还是走廊,总之要绕一圈的。果然,我一推门,吓了一跳,一个人跟我走了个对面。总算是看到人了,还没等我开口,对面的人先说话了:“麻烦你问一下,楼梯怎么走?”我一愣,他好像看出来我也在找楼梯了,说:“别往前走了,那边没有。”说完,他侧身躲过我走了。我就纳闷了,医院没楼梯上边的人怎么上去的?刚想叫住他,身后的门已经关上了。我心想,算了,往前走吧,反正是闭合的走廊,绕一圈要是没楼梯还得遇上他。果然,这条走廊还是没楼梯。又开门进第三条走廊,快到尽头的时候,估摸着那人也应该快转回来了,心里默念着。片刻,对面的右手边的门打开了,让我言中了,他也绕回来了。


              回复
              9楼2016-07-03 17:36
                不错,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7-03 18:27
                  从进了这医院就感觉奇怪,到了住院部,营业场所晚上不开灯,还没楼梯,这回门又锁上了,什么情况?
                  他:“咋还把门锁上了?”
                  我:“未必是故意的,天黑了,住院部不接待探病的了,锁门也正常。”
                  他:“那这门是谁锁的?我绕两圈也没见有人啊,除了你。”
                  我:“兄弟,真不是我锁的。”
                  他:“我不是说是你,但门既然锁了,肯定是有人,咱喊喊吧?”
                  因为是医院,我也没敢扯开嗓子,轻轻问了两声有人么,没人答应,只有回音。这哥们有点急躁,嗷的一嗓子有没有人,吓了我一跳,但还是没人回答。
                  他:“咱俩把门砸开吧?”
                  我:“不好吧,这可是医院,再说手上也没工具,怎么砸啊?”
                  他:“那你说咋办?”
                  我:“这样,咱俩再走一圈,敲敲门,肯定有工作人员,晚上医院没有值班医生护士总会有的。”
                  他:“那走吧。”
                  说完,我俩一前一后又顺着走廊开走。开始还小心翼翼听听沿途的门里有没有动静,轻轻的敲门,走了一会两人都不耐烦了,索性抬着手,走过的门就直接拍,拍得走廊里回声阵阵。
                  可能是在黑暗中时间呆久了,眼睛也渐渐适应了,突然,我看到走廊的左侧玻璃窗有一扇是高窗,而且有拉手。没错了,这能打开。我喊住前面的哥们,示意他这里好像能打开。他转身走回来一扭拉手,玻璃窗打开了,外边就是口字形楼体的天井。
                  他:“不会从这上楼吧?”
                  我:“不可能,这又不是落地窗,要上楼得先上窗台?扯淡呢么!”
                  他:“反正打开了,进去看看吧。”
                  我点了点头,他手一搭窗框,蹦上了窗台,头向外一伸:“这呢!有楼梯!”
                  还没等我回答,他已经一条腿迈了出去。我站在走廊窗前向外看,因为中间的天井是四周的楼闭合组成了,天黑又没灯,所以格外的黑,我隐约感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咱条件反射一样一把抓住了那哥们的后腿。
                  他一回头:“干啥?”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说:“等会,拉我一把。”
                  他回身伸出一直手,我脚下也一使劲,上了窗台。见我上来了,他准备要跨过窗户蹦下去。我没松手,说:“你先等会,看不清地下是啥,看准了再跳。”
                  他:“兄弟,咱这是一楼?怕啥啊?”
                  我:“看看总比不看好。”
                  说完,我清楚的听到了一声叹气,明显是在鄙视我,只是没说出口而已。但终归他还是拿出了手机打开闪光灯向出照了去。还没等我问明情况,之间他一下把身子抽了回来,两手抓住窗框,紧紧的。我站在窗台上走到他旁边,借着他手机的灯光往出看,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收起回复
                  12楼2016-07-03 18:28
                    先去吃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7-03 18:38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7-03 19:05
                        那你还有心思发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7-03 19:35
                          不过你的描述很像是鬼打墙,你们东北人不是特别了解这些嘛,撒泡尿,虽然说前提是童子尿,但是想你年过而立且样貌奇丑无比大概也还是童子之身吧,一泡尿解决的事莫慌,父王会为你加持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7-03 19:41
                            哈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6-07-03 20:24
                              见你文笔日益精进,为兄我甚是欣慰。只可惜这良辰世景,却不如一壶浊酒来得痛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6-07-03 20:31
                                继续啊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7-03 20:38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7-03 20:41
                                    继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7-03 20:59
                                      我在想,接下来的画风会不会是两个一见如故的烟民勇闯夺命医院,相爱相杀,倾世基情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6-07-04 00:39
                                        啊,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7-04 01:03
                                          坐等直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7-04 01:05
                                            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7-04 01:12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加长版即视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6-07-04 09:01
                                                他转过头来,也看着那扇门:“这里?”
                                                我点了点头:“但我估计你不想进去。”
                                                他:“啥意思?”
                                                我:“里边是停尸房。”
                                                挺出乎我意料,他:“停尸房咋地,顶多有死人,你怕啊?”
                                                我:“你要不怕,我无所谓。”
                                                他还真有胆,上去就去拉门把手,晃了几下:“好像是锁着的,打不开。”
                                                我:“没办法了,电影里不都用卡片开门吗,试试?”
                                                他:“你会?”
                                                我:“不会,但感觉不难,你有没有卡?”
                                                他:“身份证也行吧?”
                                                我一伸手,他把一张身份证递到我手中,我说:“你用手机给我照着点。”
                                                他把手机闪光灯对准了停尸间的门锁,我拿着身份证刚要插进去,突然,我赫然看到身份证上的名字:羊坤。
                                                我一把抽回手上的身份证。
                                                他:“你干啥?”
                                                我:“你怎么会拿着我的身份证?”
                                                他:“什么你的身份证?”
                                                我:“你叫羊坤?”
                                                他:“对。”
                                                我把身份证放在眼前仔细看照片,确实不是我。
                                                他:“我叫羊坤有什么问题吗?”
                                                我:“你叫羊坤没问题,问题是我特么也叫羊坤!”


                                                收起回复
                                                37楼2016-07-04 10:31
                                                  赶上直播了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6-07-04 11:40
                                                    4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6-07-04 12:48
                                                      凑近看,几个抽屉的右下角都有标签,我面前这个赫然写着:羊坤A。再向旁边看:羊坤B。
                                                      我:“我草!”
                                                      羊坤发觉我应该是看到了什么,凑了过来:“看到啥了?”
                                                      我用手指一指,羊坤:“我草!”然后不说话了。
                                                      好一会,我推推羊坤说:“想啥呢?”
                                                      羊坤:“你说咱俩谁是A谁是B?”
                                                      我:“滚!”
                                                      蟹杰也站在一个抽屉前说:“我在这呢。”
                                                      我走进看,果然蟹杰的名字写在上边,在看了一眼他旁边的,我看看门边救我的那个人,说:“大哥,你叫蟹四海吧?”他点了点头,说:“还差俩人就齐了。”
                                                      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聚焦在了蟹四海身上,蟹杰说:“你也是螃蟹的蟹?”这回没人回答了。我再查看中间的两个箱子,两个名字在上面:鹤从风,鹤从云。
                                                      我问蟹四海:“这俩人是谁?”
                                                      蟹四海:“我不知道,但估计很快就会知道了。”


                                                      回复
                                                      46楼2016-07-04 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