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1回复贴,共1


回复
来自iPad1楼2016-07-08 06:52
    九、
    月清发誓,这一幕是他人生中的污点。
    “你们……”他惊愕的看着那一对奇怪的人以及摔在地上的那位。
    “你快点起来!”长虹脸色微红,有些恼怒的看着蓝虞。要不是看出她是女扮男装,在她开门的那一刻,早就把她打出去了,现在还趴在他的身上。
    蓝虞踉踉跄跄,撑着床板站起,红着脸看着长虹,“我、我不是故意的!”
    长虹坐起来红着脸冷冷的看着她,“我不知道你是有意无意,现在你给我出去,刚刚发生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啊?公子,怎么能这么放过他?他吃你豆腐,摸你呢!”阿霖愤愤不平。
    长虹冷下脸,嘴角抽搐,“本公子是不是你的仇人啊?!你能不那么多嘴吗!?”
    月清惊愕的看着蓝虞。
    底楼厢房
    蓝虞喝了几口茶水,见老鸨进来笑吟吟的看着她,“蓝公子,你再等等,我们长虹公子很快就下来了!”
    蓝虞呛了几声,“不,既然长虹不愿意下来,本公子先走一步,改日再来!”说完起身想走,老鸨和月清一齐拉住她。
    “长虹很快就好了!不愿意哪有的事!”
    “你跑什么,反正长虹都说不追究了,你这不是此地无银吗?”
    蓝虞抽抽嘴角,“他肯定不会愿意下来了啊……”
    月清看着她,“不过我虽然觉得你是比普通的女子豪爽了一点,今天这件事我才发现我错了,我太低估你了!”哪有女子这样的,直接上去动手!

    蓝虞瞪了他一眼。“我不是故意的。”
    还想说什么,听门外一阵敲门声,接着开了门,两名婢女将琴抬了进来,长虹穿着一袭白衣依旧冷着脸缓缓进来,待琴弄好便稍稍抬眼看着蓝虞,“公子要现在弹吗?”
    “唔、可、可以!”蓝虞咳了几声,平了平心情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长虹没有理她,坐在椅子上轻轻拨动琴弦,像在试音。不一会,他低下眼开始弹奏起来。
    蓝虞闭着眼,听着有点悲伤的曲调,又慢慢睁开眼看着长虹。
    长虹低垂眼睛,他的头发松松垮垮的束起,有种玩世不恭的韵味,他修长的手指在琴弦间来回拨动,白色的衣袖也微微动着。目光也带有一层淡淡的忧伤。
    蓝虞看着,又闭上了眼。
    也不知听了多久,琴声嘎然而止,她在琴声停下后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着长虹,长虹也冷冰冰的看着她。
    隐隐约约听见抽泣声,她本以为是长虹的,但是见他面无表情,便扭头一看就看见月清在哪里哭得稀里哗啦……她有些惊吓,无奈的问“怎么了?”
    月清擦擦眼泪摇摇头。承认自己因为曲调和曲而被感动的太奇怪了。
    见月清也没有什么事,蓝虞又扭头看着长虹,长虹依旧用冷冰冰的目光看着她,她便有点奇怪,微微红了脸问到“看着小爷干什么?”
    “我弹完了。”长虹说。
    噗…“再弹一首啊,小爷还没有听够!”
    长虹慢慢站起来,“你只是有听一支曲的权,没有第二支了,恕长虹不能答应,先告辞了。”
    这也太坑了吧?!一万两黄金只有一支曲,一个尤物看一会?“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吗。”
    “一万两黄金。”
    “对啊,一万两,怎么只弹一首?至少多几首啊!”
    长虹笑笑,用一种极其温柔的语气说,“其实本来没那么贵的,如果你没有报出那个价格的话。”
    所以在怪她喽?!
    “那我再出一万两,你再弹几首!”
    “你出多少我也不会弹。”


    回复
    来自iPad2楼2016-07-08 0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