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吧 关注:43,027贴子:766,023

九州——短篇小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度娘。。


回复
1楼2016-07-18 15:39
    度娘存心跟我捣乱。。删了我二楼七次
    好吧我拆开来发。。看看能不能过。。


    回复
    5楼2016-07-18 15:45
      楼主自从1314年之后就处于半退坑状态,这两年九州的设定都是在吧里复习。。所以在这里留个邮箱,希望各位看官可以把希望我使用的九州素材发送给我:
      1 1 4 4 27 87 00 @。。qq。。.c。o。m(平时这个邮箱我基本不用。。)
      比如说,想看到哪座城市,就给我发发这个城市的地理人文介绍(不过第一篇故事主要发生在澜州);想看到哪个兵种,就提醒我一下这只部队的著名军官、事迹还有装备,好八?也希望各位不吝赐教,直接跟我讨论情节那也很好!


      收起回复
      8楼2016-07-18 15:48
        《失落的遗赠》,先放上来一点,没人看呢楼主就更的慢点,有人催着回复楼主的话那我就更的快点
        不废话啦。
        九州——失落的遗赠之一:渡星古舰。


        回复
        9楼2016-07-18 15:49
          1.神话
          锟铻九年,郁非流火,有燧星堕于擎梁山,烟霜三月不绝。”
          ——《晁史 钦天志》


          收起回复
          10楼2016-07-18 15:50
            2.响马
            响马,意为拦路抢劫的强盗,也有称之为响马子的。
            从古至今,无论是宛南清秀的水乡,抑或是澜北崎岖的山道,东至雷眼山的大烟泡子,西抵古西华国的遗址戈壁,都绝少不了这些为非作歹的马贼恶人的身影。
            他们行动时以响箭为号,箭声一响,马匪便会倾巢出动,劫掠过路之人的货物辎重。


            回复
            11楼2016-07-18 15:50
              4.“鸣镝李”
              那“鸣镝李”是何许人也?他原本名字叫做李存旭,据闻其家祖上本做着工匠的营生,到他这一辈儿不知怎的就做了落草为寇的龌龊事。虽说,当上了响马的头子,这位扛把子可一点没把祖传的手艺落下。
              马匪们制作响箭,都是事先在箭杆上绑一只小小的竹哨,一箭射出,在空中高速飞行的哨子就会发出声响。
              那李存旭是祖辈儿一脉相传的手艺,自有过人之处。他还在麾下养了一批匠户,专事生产群匪所需的各式器械,对于响哨一物,更是亲自督造。但凡“鸣镝李”手底下流出来的哨子,射高还是射低,用几石的弓去放,那都有讲究。概因那哨子造的精细奇巧,同一个哨子,射速,角度,稍有那么一点偏差,音调音色就都会出现微妙的变化。销金河两岸的黑道切口,都因此与别处不同。鸣笛一响,就知道对面的来意;响箭一发,就知道这一票是要生擒活捉,还是无论老幼,一个也不放过。才教得诸位知晓,这响箭,实际上是被拿来作发号施令之用哪。
              就这么,一来二去,反倒没人再提这位绿林扛把子的本名——实则也是为尊者讳,没有人敢胡乱直呼其名——日子久了,世上就没了个李存旭,只剩下,八行七城,绿林魁首,“鸣镝李”。


              回复
              13楼2016-07-18 15:52
                5.金河七城(明日再续)


                回复
                14楼2016-07-18 16:02
                  日常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7-18 16:05
                    顶学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7-18 17:21
                      求不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7-18 21:30
                        5.金河七城
                        “澜州有水,唤作销金,夹岸山陵绵延,草木荣茂,风景极胜。有‘春如青罗秋如锦,能不忆销金’之赞。澜北山区所出产木材,都由专人编扎成筏,自销金河顺流而下,直入中州那烟火繁华之地,真正醉酒销金之窟。”
                        所谓金河七城,便是这销金水沿岸的七座大城池。只可叹啊,这都是前贲的旧事了。
                        却说那贲朝亡后,有段东陆华族大兴的蔷薇之世,那始皇帝白胤,风姿绝伦,武功盖世,纵然是攻打阳关死伤了十万本部兵马,依旧军容不减:他南征河洛,直下洛族的王都青石,打出了如今宛州十城的地界儿;东讨澜羽,更是功勋彪炳,羽族苦心经营千年的雪城秋叶,转眼便成胤晋侯秋家的后花园。
                        云陆,抚阳,新叶,这三座城,当年曾毁于燕国和宁羽之间纷飞的战火,便是那个年代重新建立起来的。据说当年抚阳和新叶死伤太过惨重,根本找不到活人入住新筑的城郭,白胤还下令大迁中州居民入晋北,就是因为晋北是抗羽的第一前线。天下刚刚太平,尤其需要充实人口,尽快恢复当地元气。
                        再到七百年后,胤末战国,羽族翼氏南下。澜北首当其冲的北固城几乎被毁,蔷薇皇帝留下的八百石烽火大鼎都于战争中不知所踪。有传闻说,是损兵折将的羽皇麾下愤怒的羽族士兵们,将大鼎抛入了羽渊海峡刺骨冰冷的海水中——如果这都是真的,那些纤细的羽族当初该是有多大的暴怒!
                        但对于几乎被遗忘的七城而言,这却是重生的机会。神武王姬野平定天下之后,放弃了已成一片废墟的北固城,恢复了作为金河最北的霍北城的规模。
                        是故到了今日,金河七城中有四城都欣欣向荣,尽复旧观。
                        剩下的三城,很不幸,没有得到历史再一次的眷顾。除了地名儿,它们再也不在意味着什么。


                        回复
                        18楼2016-07-19 10:32
                          6.“外八行”
                          有道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可那说的都是咱们常人、市井百姓、街坊里头的正经营生。这世上,有正道,就有偏门。
                          天底下不入流的行当到底有多少?这没人答得上来。但是这些行业名头极多,也是事实。
                          而且,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传闻里,有“五花八门”、“三门五家”、“外八行”、“江湖八大门”,“明八门暗八门”,种种说法。更有传言说,这世上流传着一首“八门谣”,一首囊括尽了天下旁门左道的机关诗。若是有人能找到它的歌谱,又发现其中暗藏的一个天大之隐秘的话……
                          呵,北辰在上,可不能再往下讲啦。


                          收起回复
                          19楼2016-07-20 21:51
                            7.盗魁的落魄
                            说到底,这“外八行”听着神秘高深,也不过就是一群跑江湖混饭吃的手艺人的联合会,固然,此中往往不乏真正身怀绝技的能人异士。
                            譬如那算命的,金口一开,活赛惊堂木,第一句话就把那客人给唬住喽、绕进去;
                            又有那卖药治病的,累他一人一命,济百姓万民,说是这么说,那药往往是假药,那医也往往是行脚的土郎中,要不然,也归不到这偏门里去。
                            再有,就是那会彩戏法儿的、说书的、卖唱的、会武艺耍把式的、唱曲儿唱戏的,更兼那行骗的、诱拐的、出千的、独来独往的贼偷、打家劫舍的响马。林林总总,混称为一个“外八行”。
                            然而诸位瞧瞧,那大晟宣和二年的太平光景,这“外八行”哪有一个能享受荣华富贵呀?更别提那作奸犯科的绿林黑道,官府势力强大不消说,一言不合更有上头的天驱武士率兵来剿。那金河群匪天天烧香拜神乞祖师爷保佑,犹恐不足。
                            所以,外人都道“鸣镝李”是销金七城,绿林八行的总把头,但只有他自个儿晓得,他这个名号底下的水份有多大。
                            他们这群人,就是被天子朝廷所抛弃的一伙贱民,可人总是试着让自己活下去。


                            收起回复
                            20楼2016-07-20 21:54
                              我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7-20 22:01
                                九州和鬼吹灯合体


                                收起回复
                                22楼2016-07-20 23:00
                                  楼主,加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7-21 12:46
                                    预告:
                                    8.黑衣(一)
                                    9.辟先宝藏


                                    回复
                                    24楼2016-07-21 14:47
                                      可以的,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7-21 18:47
                                        哈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6-07-22 14:46
                                          今日预告:
                                          10.聪明人


                                          收起回复
                                          29楼2016-07-22 17:30
                                            10.聪明人 之
                                            10.1 算盘姑娘
                                            鸣镝李正欲发问,却忽见锅子猛地抬头起身——
                                            “唉呀,你……你来啦!算盘姑娘!”锅子热情地大叫道,半中间打了个磕巴。
                                            鸣镝李身边站着的女子,个子高挑,正是那位“红算盘”。
                                            好一个标致的人儿!
                                            鹅蛋脸,圆发髻。淡朱衣,浅黄裳。袅袅婷婷,依案而立。杏眼一双带露,柳眉两道含霜,七分娇柔外更平添三分英气。
                                            原来,这算盘姑娘正是鸣镝李的左膀右臂,为人多智,犹善出谋划策,平时又喜穿红衣,故而得了这“红算盘”之名。然而她本名姓韩,有道是“君子坦荡荡,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所以平素最讨厌的事便是有人叫她“红姑娘”。


                                            回复
                                            30楼2016-07-22 18:45
                                              10.2 秘术
                                              此时,听得锅子这一句大叫,那红算盘也捺不住笑了出来,却道:“好你个锅子,叫的这么亲热!莫非我不来,你就不把那后半截儿消息告诉我家把头不成?”锅子讪讪笑了几声,红算盘又说道:“你还不快把来龙去脉告诉我们李大当家?”
                                              “诶,好好好,”锅子迭声应是,“其实,就是昨儿天晚上,有个特别白净的细小生找到我们,那家伙,功夫可了不得!手上掐了几个诀,就变出一叠葱油大饼。手再这么一摊,手心朝上,那上面就变出来一个笼屉!”锅子学得入了状态,“那可一点儿都掺不得假!就一只手,托起一整个蒸笼,那里面,有一整屉的馒头!”
                                              “我们当时都吓呆了,碰都不敢碰,他强送给我们——我们差点儿都不敢要!然后他说了,要我们帮他往外头传一个消息,只要办成了,他……”锅子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重又压低声音说:“他说,他就把这手变干粮的法术传给我们。”
                                              说到这,锅子不自觉又立直了身子,大嗓门地说:“哎,你们说,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秘术师呀?”


                                              收起回复
                                              31楼2016-07-22 18:4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7-22 20:41
                                                  今夜预告:
                                                  10.聪明人 之
                                                  10.3 前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7-22 21:00
                                                    顶顶,楼主文风有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7-23 19:31
                                                      要不要厉鸣镝来波客串虽然不是一个时代的


                                                      收起回复
                                                      36楼2016-07-23 21:50
                                                        销金河不是起自擎梁山北向霍北入海么 怎么流到中州
                                                        宛南那地不适合平地跑马吧 有强盗不会有马贼吧 宛州无好马
                                                        姬云烈不是联系鹰旗军遗脉 难道鹰旗军又变成天驱军团了 历史真实是惊人的相似
                                                        看到澜州贱民我想到了山中鼓
                                                        看到辟先山宝藏我想到了朱颜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7楼2016-07-24 12:35
                                                          有关销金河的的设定
                                                          “……尽管因为地形相对复杂,缺少大块的耕地,但晋北的木材储量,却稳居东陆之冠。靠着砍伐大片的针叶林,每年有不计其数的木材沿着销金河顺流而下。销金河作为木材流通渠道,不如叫做销木河更恰当。”
                                                          ——九州志第三季《白虎的崛起》
                                                          “……那时候南淮城的大商客褚汶和他在木材市场上的争夺相当激烈,褚汶就想到了要去打通销金河木材的通路,这样把销金河的大笔木材引进宛州,压低价格,只要一年就可以打垮公子忽的林场,从而独霸宛州的木材市场。公子忽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褚汶的使者已经带着大车的黄金,向着澜州出发超过一个月了。”
                                                          ——江南《刹那公子》
                                                          “销金河是澜州第一大河,发源于澜州中部的辟先山,上游是夜北高原上的数条溪流,在擎梁山下汇聚成波澜宽阔的河面。传说夜北高原曾有七海,也就是七个高原湖泊,高原融雪都汇入这七个湖泊;后来七海湮没,高原雪融水没有了去处,就顺着小溪流入销金河,于是销金河才有了现在的气势。”
                                                          ——九州志微博 于2007-09-1920:41:08
                                                          “澜州位于东陆东北部,东临浩瀚洋,西接中州,南部与越州为邻。面积约十五万拓。澜州多山……南北走向的锁河山是澜州的西界……在中州与澜州之间只有狭窄的晋北走廊沟通两州的交通。北部形势如弓,销金河如弦横跨南北,东陆最高峰的擎梁山就架在弓脊上……中部的夜北高原是一个地垒性地块,把澜州划为南北两块。澜州东南部临海……有大片的沼泽地和森林。”
                                                          ——来源同上(PS:也是百度百科的内容)

                                                          “朱缨就是放排的嘛!咱们澜州的木材走的是销金河,即使从秋叶这里开始算,索命的河滩也有十来处……也就是朱缨命贱,只要销金河还没封冻,就一趟趟放排,用命换钱……”
                                                          ——斩鞍《旅人 柏舟》

                                                          销金河是澜州大河,上游来自于澜州东北部的夜北溪流,从辟先山向西南流去,并源源不断地向中宛二州输送着来自擎梁山区的木材。
                                                          @轩辕少爷1


                                                          收起回复
                                                          38楼2016-07-24 17:37


                                                            收起回复
                                                            39楼2016-07-24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