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萼奇兰吧 关注:1,860贴子:2,489
  • 4回复贴,共1

为什么《真武百年》又从“武术行业”叫回了“硬派武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发布《帝国镖路》的时候,曾经将成名写作类型“国术武技”称作了“武术行业”,为了表明其中武技的真实性。
“国术武技”这个类型原本是网络小说始有,发展自“硬派武侠”,同是“虚构”的,但是吸引了大量武术爱好者,也包括相当一部分练习者的关注。
“国术武技”这个类型,名字归纳很到位,国术可以表现精神归属,武技可以说明内容特点。但是因为属于网络小说,而网络写法天马行空,近乎所有的此类作品都偏向“国术精神”的渲染,一言不合,怒拳相向,而武技表现差强人意。
但是写作者肯定不这么认为,他们对于国术的崇敬,与读者中绝大一批真正崇敬者有着本质的不同。大多自称码字的,每日赶的是更新任务,求的是月票推荐,对于网络与时代紧密结合的时尚特性他们更为应手,也习以为常。所以他们认为,找一些武术资料看一看,渲染一下放进去,比起玄幻小说已经足够认真负责了,已然是脱离了“意淫”的。
若说不实,其实不怪他们,他们缺的是分辨与理解,让他们从如今堆积如山的武术资料中去筛选出真正有价值的,他们还没有这个能力。但是这不影响受众。
读者中也有两部分有趣的群体,这里说的读者是用心追读者,不是随便看看那种。其中一类,是根本不在乎什么武术不武术的,他们看的就是“打”的刺激,或者说“破坏”的刺激,特别是出其不意扭转局面的那一种,这个其实是继承港台武侠过来的,行侠仗义总是伴随着猪吃老虎与捉弄贫嘴。
而另一部分人,却是真的信从了作者的口气,进入了那个原本就是虚构营造的空间,真的以为作者认识某某世外高人,可以带给他相当的修炼启发与指引。
后者的年龄往往高于前者,甚至可以说,这部分的读者是脱离了“时尚特性”的,他们甚至不理解“我的爷爷是个形意拳高手”跟“我的爷爷是个摸金校尉”是一类语境。
所以“国术武技”这个类型,无论网络小说内还是网络小说外的眼光,都是热血少年闹着玩玩,跟玄幻、修真同属一类的写作类型。
幸运,因为我写的小说,字里行间充满传统韵味,分解技术也得到了现实各流派继承人的认可甚至感谢,逐步形成了一个相当好的口碑,即是作品写实,武技可参。甚至由被认可到求教,转而在某些人眼里成为了真实武术世界有资格评论的人。
有句话叫“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那时候“贼子惧”大概会老实一点,但是放在现在则不同了,假的不吹还罢,一旦鼓吹开来,就总是害怕真的,所以也引起了一些反应,好的不好的都涌过来,或结交或试探,传一些口舌,让我很难办,甚至有的人为了打破惧怕,开始攻击我,偷偷说一些武侠小说不当真之类的话,以堵住求教者从书中看来,却会让他回答不好的知识提问。我这个人对诚实是有洁癖的,所以有点狂妄的独立起来,开始宣扬自己写的是“武术行业”小说,并且打破志向开始教学,以证明作品武技的写实性。
这个过程,其实树敌颇多,当然这个敌不一定就是站出来具体的那个敌,总之是会影响到别人,又反射到自己身上的。而恰逢这个时候出版业、网络小说乃至网络小说网站进入了冬天,也有人认为与我这样的作者拔高了国术武技的武技水准以及文学水平,导致了后来者始终无法突破也有点关系,总之在我之后,这个类型的小说跟读者似蒸发了一般都不见了,新作的点击每周都是寥寥无几。这也应了我当初对“国术武技”必将迅速衰竭中断的推测,因为这个类型本来就是不成熟的,有很多无法避免又难以弥补的类型缺陷,我因为文学素养以及武学知识,确实也跳出了“国术武技”,真的可以用“武术行业”小说来归结了。


回复
1楼2016-07-22 10:24
    2020-04-11 04:20 广告
    但是后来也有一些事情,让我在面对广大读者的时候,却失落了。因为大众的分辨能力,其实并没有因为对小说的研读而提升多少。他们把现实中其实并不理想的武术圈子,看得像小说中那个建立在巅峰时期的理想状态一样美好了。而对于其他巧妙借鉴本人武技修改之后说成师传的小说,根本没有分辨能力。甚至信从了一些作者的语气,将一些作者“猜想”的理念,灌注到了自己的现实学习之中,这真是传统武术的悲哀。
    推广“武术行业”小说这个过程是非常艰辛的,因为书是宣传的工具,但武术是一种修行,作为修行者本身,又是不宜自我宣传的。所以我就得忍着很多的运作,原本一个小说作者,却要支撑起传统习武人的操守规范。
    而作品一旦从“虚构”转为了“写实”,要面对的挑剔也就多了,你不但要写出吸引人的小说,呈现出真实且值得去写的武技,还要去解释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即拿出你作者为什么这么自信所言属实的证据。甚至还要去为其他同类作者(有写书的,也有只是开贴分享经验的)去解释他们原本借鉴加工的似是而非的一些内容,而就这,还可能因为求教者的执着迷信而影响到形象,即那个抄袭夸张的,看起来似乎更高深久远。国人有这个情结,没办法,你还不能说破,说破便多了两类仇人。
    这一切的解释巧妙地穿插在小说情节中,其实是非常辛苦的,这就使得这样一部原本就在讲史(历史背景),而带有生动应用案例(打斗情节)的小说,具备了比教材更为系统细腻的教学能力。
    而这样一部有现实教学价值的作品,知道的明白它的价值,不知道的,无论你如何标榜“武术行业”,他们都会认为“只是小说”,特别再有受到不良诱导的时候。
    好在小说写作之前,先是有了武术界的基础,随着阅读过作品的教师级(有相应实战经验或拳种传承)同道的推崇,“铁萼奇兰写的小说”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类型了。


    回复
    2楼2016-07-22 10:25
      其实小说的实质与小说的类型归属,慢慢已经分家,也不那么重要了。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行业小说”非常不成熟,少之又少,读者就更没有这个概念了。好比一些传统武术圈或者搏击业界的朋友,他们原本知道铁萼奇兰是可以实战的,也真懂武术,但他们看待小说,主观就认为甚至期待“夸张一点”。
      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也注定铁萼个人的武术造诣,必然与小说的武术描写被分别对待。就好比,小说的原型甚至打斗情节,就是直接引用了自己或者某某兄弟的具体表现,但这具体的兄弟,也主观地会认为,再加工的意义就必须是要“夸张一点”,不然就好似糟蹋了载体一样。
      所以现代散打搏击的兄长兄弟都这么认为,我也不得不重新申思如何定位。
      传统武术爱好者有个特点,他们一方面会极力维护民间武术的神秘性,一方面又急于得到现代搏击理念者的认可,但在表达理念的时候却往往又会突然反过来,以一种“我可以正确看待自身”的语气,用原本反对的理论去攻击同类,所以你很难了解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对那些神秘内容报有念想,他们似乎不为内容,而仅仅为了与人争执才去补充知识探讨武术的。
      而因为“写实”之名而身处一个“评论人”甚至仲裁人的位置,本作者也落入了被防备甚至被攻击的境地。是攻击,不是质疑,攻击与质疑的表象相似,但实质是,攻击者内心是不质疑的。
      为了证实作品的写实性与教学性,本人也毅然接受这类挑衅,而逐步地展示能量,展示支撑小说内容的素材部分。即是维护那个爱好者争执时特别直白也特别简单的问题:“到底能不能打”?
      必须能打,无论作者还是内容。特别是内容,因为内容是作者的呈现,但所呈现的却并非作者一人,甚至作品呈现的都并非作者认同的理念,不认同的也同样会被列入记载。
      其实在正面素材的行家里手看来,很多的争执颇为搞笑,因为撇开作品,作者的武术人身份是毫无质疑的。但是说起作品,他们依然会认为,还是要“夸张一点”才好看。
      其实不夸张也可以很好看,因为中国文字是充满节奏与韵味的。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他们真正的诉求,他们嘴里的“夸张”其实是突出表现,跟“一拳打飞”这种夸张不是一回事,且更多是精神道德层面的。
      这些原本就拼斗在赛场上与社会危险环境的人,他们心中真正渴望表达的是精神与思想,而精神与思想,应该利用小说“夸张(加强)”一点,则能更好的表现。


      回复
      3楼2016-07-22 10:25
        我突然感到了“武侠”的价值,正如他们认为的,“武侠小说可以更好的表现”,这其实是小说对于他们的价值,即是汗水因何而流,而不是把已然在荧屏上或者赛场上真实呈现的“国术武技”再原原本本讲解一遍,要写就“夸张一点”。文学作品,原本是承载道义,宣泄苦衷的。宣泄总是夸张的。
        所以我决定回归“武侠”,因为经过这六七年,已经广为人知:铁萼奇兰的“武侠”不是“飞来飞去”的那种。
        所以从《真武百年》起,作品与作者分离一点点,“可以实战的硬派武侠作家”确实是一个更为恰当的身份。只要作者被认识了,作品自然也就被认同了,哪怕他暂时不懂得那些精微的特别有价值的武学知识,但作品就在那放着,它的价值是不因摆放书架而改变的。
        《真武百年》扉页与后记会纪念一个人,向他致敬,他是中国散打、拳击、跆拳道先驱,也是三项实战第一人。这个第一,是他自身继承传统武术,精通后来这三门技艺,跨界式自己及带队拿下了数十全国冠军的荣誉,并且发展为事业,打入奥运为国争光,形成了散打、拳击、跆拳道三大板块,贡献颇丰,如此他不仅仅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或者武术实战高手,而是一位武学导师了。
        他也是我的同门精英,精神化身,所以也曾有获知消息的朋友怀疑,这个搏击精神跟传统武术有关系么?他们问我,这位老师是重量级全国散打冠军出身,可为什么放弃了传统武术与散打,而去推广西洋拳与跆拳道呢?暗指这只算是为体育事业做贡献,而不是为中国武术做贡献吧?
        我跟他说,这是真正的武术精神,而且是高贵的武术精神,也是真正为国争光的。因为奥运会上没有散打项目,发扬拳击与跆拳道,乃是“以你的规则击倒你”的真正的武术精神。
        武术来自搏杀,讲究实战,实战是不分门户的,如果有一天散打进入了奥运会项目,我想兄弟们依然会专注散打杀入赛场。这是武术精神。跟《真武百年》的高潮部分大漠雁门擂不光武技上有依托,精神上也有传承。所以《真武百年》就传统思想与现代精神的宣扬上,强调了十六个字的题记:道魂精神,武术传承;尊师重道,忠义两全。
        而如此有着真实武技支撑的作品,重新叫回“硬派武侠”,作者也算挺大胆的,也算是武术精神的展现吧。
        叫回了“硬派武侠”,也表示从网络武术圈退了,以作为一个有用的武侠作家为己任,至于武术表现,就拜托专门练拳的同道了!实在不成,我这个一半一半的再勉为其难,如此也释然轻松多了。
        希望以后在文学上更进一步,无所谓是武术行业还是硬派武侠,读者们这样去说——“《真武百年》——铁萼奇兰写的”,仅此便好。


        回复
        4楼2016-07-22 10:26


          回复
          5楼2016-07-22 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