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蓝兔七侠传吧 关注:61,727贴子:3,528,104

【原创】桃花依旧笑春风〔虐/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这是一个睡觉之前的脑洞。
长篇搁置了嗯所以就开个坑?
微虐。
一楼虹蓝。
还是给个链接吧安利一下渣文〔请忽视〕http://tieba.baidu.com/p/3960099674?share=9105&fr=shar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8-04 22:49
    嗯二楼?@summer1117o @墨芜素之 @Tuyhappy @阑珊久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8-04 22:51
      嗯我决定来人再更这里桃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8-04 22:56
        不要告诉我这么晚没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8-04 22:57
          唉好伤心真的没人理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8-04 23:02
            啊沙发www…宝贝儿开楼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08-04 23:02
              社会你鎏爷有夜生活赶上了啥好事www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8-04 23:03
                〔1〕
                我叫桃笙,桃花的桃,笙歌的笙。
                她们总说我眉眼生得极似娘亲,每每看到我,总会想起曾经那个手执一剑却是坚忍善良的冰魄剑主蓝兔,我的娘亲。
                娘亲么……
                她在我十五岁那年就过世了啊。
                所以我只是听着,报以微笑,不经意间抬头看到柜上散发着幽幽蓝光的冰魄,也会想起她,想起那个看似清冷却始终温暖着我的背影。
                在我的记忆里,她极少笑,每次见着她,都是再淡然不过的面容,一身蓝衣看似不染纤尘,青丝随意地挽起,最是简单不过,却是令人印象深刻。
                莎丽姨娘总说,娘亲笑起来很好看,她当年和其他六剑一起除魔教,走江湖的时候娘亲很喜欢笑,虽然那时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却是很快乐,很潇洒。她和我说,那个时候,娘亲也是十八九岁的年纪,笑容最是明媚恣意。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但是,为什么后来娘亲不再喜欢笑了呢?
                我总是这般追问莎丽姨娘,这时她只是笑笑,脸上竟流露出一丝不可名状的感伤,然后摸摸我的头,“等你长大之后,我会慢慢说给你听的。只是如今,你定要好好对你娘亲,练好剑法,你只需要知道,你娘亲很爱很爱你。”
                那时的我少不更事,也只是懵懵懂懂地点头,我不明白,为什么姨娘会感伤,不明白娘亲为什么总是那般淡漠。
                难道,真的长大就能够懂了么?
                所以我总是会期盼着自己能够快点长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8-04 23:14
                  〔2〕
                  听宫中人说,当年娘亲嫁给爹爹时,当真是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娘亲下嫁的场面,至今仍有人在津津乐道。
                  据说当时的场面当真是锣鼓喧天,热闹非凡,爹爹骑着马到玉蟾宫相迎,烟花遍布了天际。娘亲一身红装,比平时的蓝衣更是多了几分艳丽与娇俏可人。
                  娘亲喜欢桃花,于是一路上便都是不曾停歇的桃花雨,洒落一地。
                  林家学派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学派,听说鼎盛之时有几千名弟子,当时各路豪杰听到是林家弟子,都是要敬畏三分的。而我的父亲正是林家长子,天赋异禀,独得祖父家传绝学,当时江湖上便有人说我的父亲,定是下一任的林家掌门。
                  林家与玉蟾宫是世交。
                  一个是身份显赫的名门公子,一个是兰质蕙心的玉蟾宫宫主,当两人婚讯传出之时,无人不说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郎才女貌,各怀绝技。
                  后来有了我,全家幸福美满,更是在当时传为一段佳话。
                  只是也有一些闲言碎语,竟说娘亲本来已经定情于长虹剑主,但却因为依附权势而下嫁于林家。
                  更有甚者,悄悄地和我说,我娘原来是要嫁给七剑之首虹猫的,但她贪图权势才嫁给如今的林家公子,她迟早会扔掉我和爹爹,一个人和七剑之首跑了的。
                  当时我才五岁,虽然年纪尚小但已懂人事,听到别人这样说,竟然大哭了起来,吵着闹着要找娘亲问个清楚。
                  娘亲见我哭得泣不成声,微微皱了皱眉,拿出帕子轻轻拭去我的眼泪,柔声问我为什么哭。
                  我断断续续地说出原由,娘亲的眉头皱的越发的深了,却是不言语,只是默默地将我揽入怀中。
                  她的怀抱并不温暖,夹带着一丝凉意,但是却让我感觉很舒服,慢慢地,我也在她怀里安静下来。
                  “乖,不哭。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娘亲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
                  当时我竟听信了她的话语,相信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我。
                  但娘亲啊,你已经离开我两年了啊,你食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8-04 23:15
                    〔3〕
                    娘亲有一个习惯,到每年的春分时节,她必回一趟玉蟾宫,因为那正是七剑一年一聚的日子。
                    当时的宫主早已不是娘亲,而是一直跟随在娘亲身旁的紫兔姑娘,而她也早已嫁人,嫁的,正是跳跳叔叔。
                    所以每年的七侠聚会也由他们夫妻来一手操办。
                    我六岁以后,她每年回去也必然会带上我。
                    那时正是玉蟾宫桃花盛开的时候,万物生长,春意盎然。
                    他们相聚的地点,也正是在这粉霞纷飞的桃花林中。
                    女孩自然都是喜欢花的,我当然不例外,或许是因为我的名字里有一个‘桃’字吧,所以我总是对桃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娘亲说,我正是在桃花盛开的时候出生的,故取名桃笙。
                    我看得真切,她说这话时,嘴角竟然有着一丝笑意。
                    也是六岁那一年,在玉蟾宫,我第一次见了虹叔。
                    一开始我是不愿意见他的,也许是因为当时别人的恶意挑拨,也许是有别的原因,总之……我就是躲在娘亲的身后,不敢向前。
                    任凭娘亲如何劝说,我就是不出来,到最后她也只能够无奈地摸了摸我的头,向众人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
                    而虹叔却是大度地笑了笑,说小孩子害羞嘛,没关系的。
                    虹叔的笑容,很温暖,很阳光,我透过娘亲飘飞的衣袂,看得真切。
                    我的心中对他竟然莫名多了几分亲切感,也就不那么抵触了。
                    后来渐渐熟悉,我便由他将我高高地举起,欢笑洒满一地。
                    透过余光,我竟然看到娘亲在笑,很明媚的笑,眼角却是湿的。
                    那是我仅有的几次看见娘亲的笑颜,正如莎丽姨娘说的,娘亲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很好看,只是,她又为什么要哭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8-04 23:17
                      〔5〕
                      “蓝,你的琴艺又有长进。”
                      “虹大少侠的萧吹得也不赖?”
                      娘亲反问着打趣,脸上竟飞快地闪过一抹娇羞,红润了她苍白的脸色。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如此,而她,却似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桌上放着的,是玉蟾宫的桃花新酿。
                      我趁着娘亲不注意,偷偷地尝过一筷子,这酒虽有着浓厚的桃花香气,却因为是新酿,终究是会涩的。
                      我被呛的差点咳出声来被娘亲发现,而虹叔却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
                      直至娘亲按住了他的酒杯。
                      “虹,别再喝了,你会醉的。”
                      虹叔没有说话,却也是放下了酒杯。
                      突然长虹剑起,带着一丝锐利的剑气向娘亲袭去。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娘亲已经灵巧地躲过,冰魄已然出鞘。
                      虹叔怕伤到我,早已在树下设了保护罩。
                      而他与娘亲则是在不远处比武,两人剑锋闪烁,招招狠厉,都无手下留情的意思。
                      红蓝两色的真气在桃花林里不停地变换着,倒也很是好看,我只是呆呆地望着,只见娘亲娴熟的冰魄剑法与虹叔在剑招间不断周旋,最终两人双双落地,收剑。
                      我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娘亲的笑颜,灿烂,潇洒。
                      这次,她没有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8-04 23:18
                        嗯没错我要卡文了。
                        虽然已经写到了11。。【忽略啊你们 什么都没看到对吧对吧】
                        但作为一个有节操的楼主。
                        我决定明天再放
                        除非来人啊来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8-04 23:23
                          果真没人啊……因为太晚了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8-05 00:19
                            唉其实真的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8-05 01:10
                              〔6〕
                              也不知从何时起,娘亲的寒症愈发地严重了起来。
                              她发病时,总是命青儿姨娘不许声张,每一次都是自己默默地忍着,忍着。
                              我也是偶然地一次入她书房,恰恰看到她一个人坐在案台前,难受地按着胸口,脸上毫无血色。
                              我喊着娘亲,泪水喷涌而出,就要过去扶她。
                              她却制止了我:“笙儿,不要过来……我只是有些难受而已,不要紧的。我的身子太凉……”
                              我只能强忍着泪水,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看着她自己一个人慢慢缓过来。
                              她不许我给爹爹写信,不许我将她发病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青儿姨娘。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面将家务事料理得井井有条的同时,自己却在一点一点衰弱下去。
                              直到那天,她处理家事时晕倒在大厅里。
                              也正是那个时候,远在长安的爹爹才知她已经病得如此严重,千里迢迢地赶回湘西。
                              我又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她在爹爹面前强撑着身子,强撑着慰勉的笑颜。
                              我再一次看见她笑,然而,她如此虚弱的笑,我宁可不要看见。
                              娘亲求着爹爹不要将此事告诉其他六剑,爹爹经不得她如此的恳求,只好答应,只是再不让她主理家务事,而是全权交给了青儿姨娘。
                              那年我十三岁,冰魄剑法早已在娘亲的教导下练得炉火纯青,只待层层突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8-05 06:48
                                〔7〕
                                那日娘亲又陷入昏迷,我和爹爹皆陪在她的身边,她发着高烧,冷汗涔涔,鬓发皆被冷汗打湿。
                                爹爹起身,轻轻给她擦汗,却是被娘亲一把拉住,他身体一怔,却是听见娘亲在喊虹叔的名字。
                                出乎意料,爹爹没有生气,只是苦笑了两声,喃喃自语:“原来,我在你心里,到底是比不上他。”
                                他起身,将毛巾递给我,“笙儿,照顾好你娘。”
                                我点了点头,只见他转身离去。
                                他刻意不让我看他的脸,但透着烛光,我还是看到了他脸上的泪痕。
                                我在此刻,竟然有着愤恨虹叔起来,爹爹对娘亲那么好,可是……竟比不过虹叔的一星半点。
                                我上前,接着给娘亲拭汗,看着她消瘦的脸,我的心一抽一抽地疼了起来。
                                “娘亲……你那么爱他,当初又为何要嫁给爹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8-05 06:50
                                  〔8〕
                                  娘亲昏迷了一天一夜。
                                  当她转醒的时候,已是深夜,我依然守在她的身边,见她醒来自是欣喜,连忙给她端了温水喝下,紧接着又忙唤青儿姨娘来,青儿姨娘见她醒来,则连忙问她想吃什么,正准备去厨房做,被她拦住:“不必麻烦了……我不饿。”
                                  接着她又转向我,“你爹爹呢……”
                                  我和青儿姨娘面面相觑,最终我还是说了实情:“爹爹知道您昏迷后整个人喝的大醉,刚刚才睡下了。”
                                  她点了点头,神情中透露出一丝担忧:“叫人照顾好你爹爹,别受凉了。”
                                  我看她精神好了些,却是没有放松下来,不吃东西定是不行的,于是我还是让青儿姨娘去给她做了一碗稀饭,一碟她喜欢的糖糕。
                                  稀饭比清粥要粘稠,却又比米饭要好吞咽得许多。
                                  就这样一口稀饭,一口糖糕,小半碗稀饭也是见底了。
                                  我把碗放在一边,见娘亲正看着我笑,目光柔和。
                                  我不禁有些看痴了,却又是很快地回过神来,又见她微微发红的眼圈,有些担忧。
                                  “娘亲,你怎么了……”
                                  “我没事……笙儿,只是苦了你,这么小就要操心那么多事……是娘亲的错。”
                                  “我不苦,一点都不苦,娘亲哪里有错,您是我最最亲爱的娘亲啊。”
                                  我靠在她的怀里,感受到她身上的丝丝凉意,那时,丝毫没有五岁靠在娘亲怀中的安详,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担忧。
                                  “娘亲,您要多笑,您笑起来可好看了。”
                                  她一怔,“是么……”
                                  我点点头,“只是,您为什么会不爱笑了呢……莎丽姨娘说您当年的笑很明媚,很恣意……”
                                  我明显感觉到她身体一僵,我心里一惊,难道自己说错话了么……
                                  “笙儿,这些往事,你以后都会知道的……只是,娘亲现在还不想提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8-05 06:50
                                    〔9〕
                                    转眼又到春分,那年我十四岁。
                                    娘亲仍想照常赴约,爹爹却不想让她再去,她的身体已经经不起颠簸了。
                                    但最终仍是拗不过固执的娘亲,她还是去了。
                                    娘亲执意只带我和青儿姨娘一同去,不愿意再带多一个人。
                                    无奈之下,爹爹也只好从了她。
                                    临行前,爹爹万分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娘亲,千万要平安回来。
                                    马车上,虽然已叫车夫万分小心,但依旧是偶有颠簸。
                                    娘亲也不出声,但是那死死扣在她心口的手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终究是吃了那有副作用的药丸。
                                    桃花树下,大家依旧是有说有笑,只有我,表面上附和着,却心痛如刀绞。
                                    我全程不敢放松丝毫。
                                    最后,又只是剩下了虹叔和娘亲。
                                    两人像过去一样,喝酒,弹琴。
                                    而唯独不同的是,这次,是娘亲先出的剑。
                                    我的心猛的悬了起来,我真的害怕,娘亲在两人比武的时候,突然病发……
                                    我的目光紧紧地追随着在桃花树下的两人,不敢放松分毫。
                                    我只是看着娘亲的剑招越发狠厉,我也越发地担心,她这是在拼命啊……
                                    猛的一晃神,招式未定,冰魄却是突然离手, 她的身体直线坠落,而长虹真气却是已经发出……
                                    站在不远处的人也皆是一惊,“蓝兔!”
                                    众人齐声惊呼,令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8-05 06:51
                                      嗯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8-05 06: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8-05 11:12
                                          〔10〕
                                          虹叔也是一惊,连忙收功调转真气,这种方式极其危险,如果不是内功深厚绝对达不到,如此,他也会受到真气反噬……
                                          我明显看见他因为吃痛而猝然紧皱的剑眉,但就算如此,他还是稳稳当当地接住了娘亲。
                                          冰魄剑从高处坠落,发出清脆的响声。
                                          而娘亲此刻已经是双目紧闭,冷汗涔涔,又浑身开始发冷,只是口中,仍然在不停地念着一个名字……
                                          虹猫,虹猫……
                                          我连忙跑过去,感觉眼前有些模糊。
                                          虹叔万分紧张,我是第一次看见他如此慌乱,而就算如此,他仍是紧握着娘亲冰冷的手,轻声回应着我在。
                                          我是虹猫啊,我在。
                                          他赶紧将娘亲抱回了房内。
                                          叔叔姨娘们也是立刻赶了过来。
                                          逗叔立刻给娘亲诊脉,单只是一摸,他的神情便立刻严肃了起来,拿出银针给娘亲施针,我只能够眼看着娘亲在昏迷中仍然因为痛苦不断呻吟。
                                          我努力忍着没有哭,莎丽姨娘扶着我的肩,轻声安慰着,我知道,她也是强作镇定。
                                          逗叔给娘亲施完针,走出里间便是破口大骂:“林墨这个畜生,蓝兔的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竟然不告诉我们,还敢让她颠簸前来!”
                                          接着他又转向我,“笙儿,为何你娘亲病得如此严重,你竟然不拦着她……”
                                          我说不出话来,无法反驳。
                                          是啊,为什么我竟然不拦着她……
                                          “你别再吓着孩子,她已经很难受了……”莎丽姨娘轻声说着,和大奔叔叔一起,带我出去透风。
                                          连莎丽姨娘也说,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平日里嬉皮笑脸的逗叔如此生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8-05 11:13
                                            唉我只是觉得虹叔逗叔跳叔奔叔有点戳萌点23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8-05 11:13
                                              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8-05 11:29
                                                来晚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8-05 11:29
                                                  娘亲,我要找爹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8-05 11:31
                                                    我要找虹爹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8-05 11:32
                                                      桃子的新文?之前的那个了?话说桃子就在赤裸裸秀文笔啊这么细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8-05 11:46
                                                        啊啊啊啊桃子我觉得我的文笔一下成渣了啊啊啊啊啊啊,加油加油,期待,话说是短篇还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8-05 14:17
                                                          不错,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33楼2016-08-05 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