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塞翁失马吧 关注:20贴子:1,014

致我们已经逝去的公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献给塞翁失马


回复
1楼2016-08-06 22:45
    我想所有人都觉得一切已经结束了。


    回复
    2楼2016-08-06 22:45
      但事实上,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回复
      3楼2016-08-06 22:45
        2013.7


        回复
        6楼2016-08-06 22:49
          两个月后


          回复
          8楼2016-08-06 22:50
            暑假过得比想象中还要快,毕竟这是一个多少带着点奋斗色彩的时期。如果说在这个盛夏里有什么能多少让通史感到一点欣慰的事情,那就是得知了自己的未来更可能以一种折中的方式进行。另一方面,三国杀里建立公会所需的银两也马上就要攒够了,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进行。


            虽然回到学校还不满一月,但是通史很快就发现自己又被之前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所羁绊。在经历了选择与被选择的困扰之后,他也对于自己是否应该独善其身的问题感到了头痛。尽管如此,在每周的劳顿之后,重新回到三国杀和新认识的朋友来上两把,依然能够使他感到久违的幸福感与安全感。那是一个公会系统刚刚推出的年代,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公会便开始了盛大而漫长的招新工作。看着那个日益临近的数字,通史不由得对于未来多了几分憧憬。也是在这么两个月里,他曾经不再充一分钱的决心也灰飞烟灭了。


            回复
            9楼2016-08-06 22:50
              2013.9.30


              回复
              10楼2016-08-06 22:50
                关于公会应该起一个怎样的名字,着实令通史头痛了许久。


                作为一个强迫症的深度患者,同时又在语文老师的熏陶下活过了多年的好学生,通史对于自己的几个想法,以及统领之等人的建议都感到多少有些不够满意,在排除了外界的因素后,他不由自主地翻起了三国杀本身的战功界面。直到他的眼神定格在那四个字上。



                塞翁失马。





                相信这样一个故事,大部分人都是耳熟能详,不仅符合游戏本身的古典气质,同时也契合了自己这段日子以来的心境。于是没再多想,便按下了创建的按钮。那确实是一个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公会,同时建立起来的公会也不多的时期,刚建立的晚上便有许多申请。除了通史的同学之外,第一位加入的便是一位称作saierhao1的成员。那句友善的“你好!”便成为了这个公会里的第一句公会聊天。


                虽然对于日期的概念已经趋于模糊,但通史还是瞄了一眼那个日子。他那样想着,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好好回忆一下此刻的心境。



                但他从没想到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还能安静地在这个日子里坐在自己的公会面前。


                收起回复
                12楼2016-08-06 22:56
                  关于公会应该起一个怎样的名字,着实令通史头痛了许久。




                  作为一个强迫症的深度患者,同时又在语文老师的熏陶下活过了多年的好学生,通史对于自己的几个想法,以及统领之等人的建议都感到多少有些不够满意,在排除了外界的因素后,他不由自主地翻起了三国杀本身的战功界面。直到他的眼神定格在那四个字上。



                  塞翁失马。



                  相信这样一个故事,大部分人都是耳熟能详,不仅符合游戏本身的古典气质,同时也契合了自己这段日子以来的心境。于是他没再多想,便按下了创建的按钮。那确实是一个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公会,同时建立起来的公会也不多的时期,刚建立的晚上便有许多申请。除了通史的同学之外,第一位加入的便是一位称作Δ的成员。那句友善的“你好!”便成为了这个公会里的第一句公会聊天。


                  虽然对于日期的概念已经趋于模糊,但通史还是瞄了一眼那个日子。他那样想着,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好好回忆一下此刻的心境。



                  但他从没想到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还能安静地在这个日子里坐在自己的公会面前。


                  收起回复
                  23楼2016-08-07 14:14
                    对于未来的真正慷慨,就是把一切奉献给现在。


                    通史本人对于这句话是十分赞成的,于是便打算在这个上天赐予的黄金周里好好发展一下自己的公会。但现实往往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公会创建伊始,尽管通史和统领之邀请了自己全部的好友,只可惜人还是太少,自然是对于申请来者不拒。但是这样广招人的策略自然使得招进来的成员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在三人把自己的银两全部捐献过后,却发现哪怕是一次升级的财富都无法凑齐。毕竟公会刚刚建立,要求其他人捐献银两也是强人所难。刚刚建立公会便遇到这样棘手的现状,通史也感到十分无奈。从那时起,他便暗下决心,一定要建立一个大家都是熟人的公会。在那个美好的假期里,通史仍像往常一样在游走于1v1的对局和战功房之间,并且盼望着找到更好的人。


                    回复
                    24楼2016-08-07 14:15
                      让我们把时间推回到一个月前。


                      回复
                      25楼2016-08-07 14:16
                        2013.9.1


                        回复
                        26楼2016-08-07 14:17
                          只是,每一个看似孤独的人,都必然有一颗丰富的内心,甚至周围的人都不会知道他们其实活得十分精彩。因为只有在人群中呆得久了,才会明白如何更好地一个人。考试别来也是如此,他只偶尔能想起自己曾经也有许多挚友,那时的他们也整天整天地面杀。




                          光阴似箭,大学生活的第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在那天从食堂回到宿舍的路上,考试别来终于想起自己还有过三国杀的帐号,不知道自己以前的朋友是否也在那里,此时的他找不到联系故友的理由。尽管如此,他还是打开了那个让人感到怀念的界面。


                          如果没有认识的人,那就打打路人局吧。


                          回复
                          28楼2016-08-07 14:17
                            公会刚刚成立时,甚至连手气卡都无法兑换!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哪怕是有人捐献过30银两,通史都会发自内心的表示感谢。尽管捐献的人并不多,但公会还是很快地升到了二级。在公会发展的初期,通史相当乐意于任人唯亲,在与几位成员例如帅哈哈气,愿作天下第二,theEnD等人逐渐开始熟络的过程中,看到他们几人默默地捐献,甚至快要赶上自己的时候,为了表示感谢,通史便将副会长之职依次赠予了各位。只可惜他们都渐渐地因为学习和工作原因开始长时间地不上线,实在是颇为尴尬。到了最后,公会里还能上线的熟人依然只有他自己的同学们。



                            在这些发生之前,逐渐厌倦了1v1的单调后,通史开始了八人军争的漫漫长路,在一局完完全全的路人局中,发生了至今令他难以忘怀的事情。


                            回复
                            29楼2016-08-07 14:18
                              直到最后一刻,通史都没反应过来最后是自己赢了,他只记得那个孙权直到游戏结束都一直在喷荀彧和自己是开黑的。那时候的通史还乐于与他人争辩,直到说得孙权无话可说只得爆粗时,才默默拉黑离开。


                              到了这个时候,通史才有时间第一次望向了那位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的荀彧反的id。


                              他叫考试别来。


                              回复
                              31楼2016-08-07 14:19
                                尽管那个时候公会里的活跃成员都在白天里忙于奔波,但大部分人总是能在晚上抽出时间打上一会。那时候的通史还乐于组织起一个八人场的公会局,在日复一日的公会局里,他们不厌其烦地调侃着外人难以理解的梗,无论是通史还是考试别来,都会真切地觉得那是那段相对黑暗的日子里最为快乐的时光了。不过,最为令人印象深刻的,还要属Δ出色的解说天赋了。




                                由于时间过于久远,已经没有人能想起他当时具体是怎样解说的了。通史只能回忆起,只要他一开口,房间里便充满了欢声笑语。但通史不会忘记,就是从那时起,他再也没有叫过孙笨一次孙策。




                                通史不得不承认,尽管他在创立公会时从未想过要搞什么发展,但是如今的他已经把公会视作了生活中的一部分。看着公会里的气氛一天天开始逐渐朝着自己盼望的方向前进,通史不由得感慨起来。忽然间,他发现公会离升级的条件只剩下了区区一百多财富,他没有任何迟疑,把这些日子来存下的银两全都捐献掉了。




                                那一天,塞翁失马终于步入了三级公会的行列。


                                收起回复
                                34楼2016-08-07 18:50
                                  菏泽,秋夜。


                                  收起回复
                                  35楼2016-08-07 20:12
                                    多条线多角度同时进行,叼的飞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08-07 21:36
                                      菏泽市鄄城县旧城镇聂庄村,我就站在大马路中间等着你,来砍我啊


                                      回复
                                      37楼2016-08-07 22:04
                                        白勺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就有了恐惧的,他想紧紧抓住不再松手。而事实上,在随后成长的过程中他不断面对着失去,无可奈何------




                                        很久以后,白勺会回想起尚且有些窘迫的当年,但他对于当时的心境唯有报以淡淡的一笑。




                                        秋天的月光大概是有些不一样的。如果说夏天的月光是活泼的、透明的,那此时的月亮便显得成熟诱人起来。,招引得他想到秋夜底下去走走。
                                        门在身后,轻轻扣上,白勺走进自家的院子,他对于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有着一种近乎于融入血肉的熟悉感。坐在躺椅上,他慢慢回想起自己最近沉迷于游戏的经历。


                                        对于白勺来说,悲剧到电脑尚且无法带起CF,只能玩玩一堆单机,哪怕是一个破游戏,都能让自己玩上半年之久。在自己辛辛苦苦手打了半年后,却发现存档转眼间说没就没了。




                                        而当时的他只能无力地破口大骂道:“吔屎啦你!”


                                        收起回复
                                        38楼2016-08-07 23:20
                                          白勺渐渐地回忆起来,玩了一段时间之后,不知道是谁看中了自己的颜值,邀请他进公会。当第一次看向八号位的ID时,白勺在心里吐槽道,这不是个卖手机的莫。




                                          哦不,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四个字是中国通史。




                                          虽然不知道公会是个什么什么,也不知道能干啥,但他没有拒绝邀请。哟,公会商店还能买皮肤,身为银两党的白勺心动了,然后日常一捐,天知道他后来就这么成了贡献第一。




                                          可是后来白勺才发现,那个皮肤只能装为期七天的逼,当时他心里那个气啊。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回复
                                          41楼2016-08-07 23:46
                                            回来已是深夜,通史只能带着极度的劳累倒头就睡。但第二天,通史还是早早地上了线,准备去问问考试别来昨天有什么事情要说。可惜他只看到,考试别来的名字从上午清晨黯淡到了深夜。




                                            尽管那天通史确实与大家玩得十分开心,偶尔还与新加入的白勺有几句争论,但他还是多少感到了一丝不安,毕竟考试别来从来没有一天都没上一次线的情况。




                                            但他也只是觉得,也许人家有自己的事情。




                                            但他也不会想到,昨天的那一别即是永别。


                                            回复
                                            43楼2016-08-08 00:18
                                              杭州,西湖。


                                              回复
                                              44楼2016-08-08 00:19
                                                何人解赏西湖好,佳景无时。飞盖相追。贪向花间醉玉卮。
                                                谁知闲凭阑干处,芳草斜晖。水远烟微。一点沧洲白鹭飞。




                                                就如同往常一样,放学后的佑罗径直从学校走向家的方向。最近的他脑海里始终萦绕着某个人的音容相貌,此时站在西湖边上,他也并未觉得这个让无数人魂牵梦萦的地方有什么迷人。




                                                手机的短信提示告诉他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虽然根本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发来的,但佑罗还是瞟了一眼上面的字样。




                                                “今天什么作业?”




                                                他根本懒得回复,因为此时他的心思都不在眼前的事物上。都说爱情使人盲目,但佑罗想着,爱情也使人忘记时间。


                                                回复
                                                46楼2016-08-08 14:03
                                                  日常一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6-08-08 23:12
                                                    佑罗在西湖底部,而x雷在梁山山顶,是什么缘故让他们走在了一起,又是什么理由让他们大晚上彼此遥远还要打电话问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间自有真情在,请跟随摄像机来到我的大型综艺性烂目《我有一个好爸爸》


                                                    回复
                                                    50楼2016-08-08 23: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6-08-09 21:1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6-08-09 21:19
                                                          昨夜夜不归宿,而今刚刚归家。


                                                          开更!


                                                          回复
                                                          54楼2016-08-10 15:12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但考试别来还是没有一丝回归的迹象。通史的内心多了几分焦虑,因为就连他的同学都已经忙得没时间上线了。这段日子里,他往往只是叫上白勺回去刷战功,大部分战功也正是是在那段日子里点亮的。不过,那是公会最为低谷的时期,此前虽有聊得来的朋友,但他们大抵都已长时间离线。公会里的成员虽然开始主动地捐献了,但是通史几乎找不到能一起玩的人了,看起来一切又开始远离了通史的理想。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就如同现实中的地铁站一样,战功房还真是个发生巧遇的绝佳地点。刚刚入手了诸葛恪,通史迫不及待地打算入手兴家赤族。看到有个人在刷乐进,居然还叫佑罗这种诡异的名字。通史对于佑罗的第一印象只有两个:
                                                            1、名字如此山寨。
                                                            2、欧洲人的丑恶嘴脸。




                                                            为什么别人家都能抽到永久,自己却是万年的三天与三天呢。
                                                            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回复
                                                            55楼2016-08-10 1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