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里德尔吧 关注:6,641贴子:53,209

【原创】被迫害妄想症患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w居然有这个吧
各位大大好里海
所以是一个随意的流水账
关于兄妹恋的故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08-13 22:40
    早上好各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6-08-14 06:50
      快更啊啊啊看好你楼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6-08-14 10:10
        非常抱歉 由于作者的愚蠢 将前文西尔维娅马尔福改为西尔维娅布莱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8-16 18:44
          更更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8-17 15:21
            第九章.谈话
            圣诞节过后,不管是巫师界还是整个麻瓜界局势都开始紧张起来。
            早上的霍格沃茨没有以前那么吵闹了,每一个人似乎都开始意识到格林德沃带来的灾难虽然未曾笼罩在英国上空,但已经让他们被压得喘不过气。
            德国的那个疯子希特勒同样不让人省心,在收下数个欧洲小国之后,他的枪杆已经指向了美国,而英国的局势同样不容乐观,战争的阴霾在这片岛国灰凄凄的天空中已经压抑许久了,在之前的敦刻尔克撤退之后,丘吉尔的反抗只让英国的人们增加了一点的信心,但是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大概英国军队的力量已经不像他们想的那样所向披靡了。
            这些都是我从弗兰克的信中读到的,自从我的鸽子在途中意外死亡之后,我和弗兰克就不得不开始用更为可靠的猫头鹰传递信件。
            弗兰克的信中把希特勒形容成一个疯狂的战争贩子,他的炮火对着全世界大开,比利时、卢森堡、丹麦、挪威等等国家早已快速被占领,而美国仍然处于观望,大概是形势紧张,美国才结束了孤立主义的政策,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人谋取更多的利益。
            我不知道哪里是安全的,我甚至开始有把全家迁进巫师界的冲动,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霍格沃茨已经是看起来最安全的地方了。
            一些像我一样的麻瓜学生大概已经模糊地明白,格林德沃与希特勒大概已经有了一些隐秘的联系,虽然格林德沃从未触及英国巫师界,但一些麻瓜学生和混血学生已经因为麻瓜界的混乱而坐立不安了。
            然而显然这一切不仅没有让汤姆里德尔感到压抑和沉重,反而激起了他的野心。
            《1984》书中曾经提到过:因为不可能把文明建筑在恐惧、仇恨和残酷上。这种文明永远不能持久。
            虽然我明白这种道理,但我仍然坐立不安,我的父亲母亲、对我好的管家、在家里总是喜欢给我大包大包糖果胖厨师、刻薄的邻居太太、那个农村小地方,都被笼罩在战火中,即使我的父亲曾经唾弃过我的血脉、母亲曾经怯懦的不敢阻止对我的责骂,我仍然不希望他们出事。
            管家说我的父亲已经质疑我在女子寄宿学校的事实,在学校纷纷关闭的情况下,我却始终没有回家,这让他感到奇怪,我有点感动他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在这个时候,邓布利多把我叫去了办公室。
            我在他的目光下吃了一块柠檬糖,虽然感觉尝到了什么别的味道,但我还是笑笑,作为一个紧张的学生看着他,说实话我也确实挺紧张的,作为一个旁观的读者,我喜欢才华横溢,邪魅狂狷,一肚子坏水的大魔王汤姆里德尔。但当我真正来到这个世界,看到他的面具,礼貌、英俊、努力,内心却阴暗得没有一点阳光的我不愿意承认的哥哥里德尔时,我的内心却充满了不知名的心酸的恐惧,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帮他摆脱,但我又没有足够的恨意让他灭亡。
            “里德尔小姐,”他往巧克力里加糖,我有点质疑这样的甜度是否能被人接受,但看到他大口大口地啜饮完一杯之后,我完全把这一想法抛到脑后。
            “在我去你家接你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你的天赋秉异。”我质疑他说的天赋秉异的真实性,听着他接着往下说,“而同样有一位和你同姓的里德尔先生,也同样才华横溢,不知道你们俩认识吗?”
            我露出有点拘谨的样子,手指放在腿上不乱动,只是不敢看邓布利多的眼睛,“里德尔学长很棒,您知道我的意思,全校所有女生都认识他。”
            我抬头看着他,表示我的尊敬:“教授,里德尔学长很迷人。”
            邓布利多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我,他无疑是一位优秀的令人尊敬的巫师,他的目光带着一种很温和的压迫力:“我明白,我明白,真是羡慕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巫师。”他摆弄着手上的一个银戒指。
            “其实,里德尔小姐不知道,你们还有些渊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6-08-17 16:31
              好冷清 开占一个沙发好了ˊ_>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6-08-18 15:04
                不知道会不会更 被情节绕住了23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08-18 21:49
                  第十章.蝴蝶效应
                  当葬礼声响起,我才大概的意识到这件事情。
                  我的父亲,汤姆里德尔,已经确实地死去了。
                  在这样的战争年代,他也算是圆满地死去。
                  听说他是醉酒后被一辆速度很快的军用车撞死的,我不知道现在心里是什么感受,相比于原著里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杀死,这个结局已经过于仁慈。
                  我对哈利波特一系列书的记忆早已经茫茫然,但我至少知道我的父亲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杀死的,而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再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了,我开始意识到这就是我的生活,用玩味的态度来对待是一种自暴自弃。
                  东海岸的蝴蝶扇动翅膀,西海岸迎来了剧烈的风暴。
                  我申请了整整一个月的假,我的母亲在这一刻抛却了以前的所有怨愤和不满,在新立下的墓碑前哭个不停。
                  弗兰克是个贴心又称职的好管家,我们请了小汉格顿当地的牧师为他在葬礼上念悼词。
                  在这样的年代,更多的战士在战场上死去,他们的家人甚至没法安葬尸体,对比看来,老汤姆里德尔的待遇也算是很好的了。
                  “死亡不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我们的肉体死亡了,我们的灵魂在天上与父相聚,这是好的无比的,我们应该开心、快乐、赞美神。”
                  我低下头不想听,在刚回来的那天我曾经哭过,而现在眼泪又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我还有半年才到十二岁,但我已经活了三十年了,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灵魂何处,我既不属于这里,也不能留在以前的世界。
                  十一年前的一切都已经像是梦了,现代的一切,中国的一切,大城市的一切,小小的家里的一切,我的父母,我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庄周梦蝶了。
                  这里的我有一张不一样的脸,有不一样的身份,甚至我还会魔法。
                  我看着镜子里红肿的人眼睛,决定不能再思考庄周梦蝶或者蝶梦庄周的问题,不然我一定会生生把自己纠结至死。
                  还有十五天我要回学校上课,我的祖父母对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件事的感受愤怒多于愧疚,我早就收拾好行李,决定提前回学校,我几乎没带什么东西,只从藏书柜上拿了几本书,在我们家几乎没什么人动它们。
                  “Ava小姐。”弗兰克站在书房门前,我抬头看着他,尽力让自己露出一个看起来很轻松的微笑,“快来帮我看看拿哪一本书,弗兰克。”我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
                  他站在我旁边,“Ava小姐,”他担忧地凝视着我,好像我不是一个普通乡绅的女儿,而是至高无上的公主,“你不需要假装强悍。”
                  我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只是抚摸着书皮上烫金的小字。过了一会,我才开口:“我想要辍学了,弗兰克,我应该回来上学的。”
                  “不行,”他很快作出了回答,没有任何犹豫的意思,几乎是在命令我。
                  他抚摸着书架:“这是上天赐予你的礼物,是里德尔家的荣耀,珍惜它,家里有我。”
                  听到他的家里有我,我鼻子一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我明天就回学校,”我抽抽鼻子,“谢谢你,弗兰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08-19 01:03
                    今天开始在晋江连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8-19 01:50
                      已经发了三次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6-08-22 02:40
                        如果再被吞的话我就发图了 sorry各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6-08-22 16:24
                          居然又被吞了………我不敢相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6-08-22 17:2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6-08-22 17:23
                              第十五章.碰面
                              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中,嘲弄我的事情愈演愈烈。
                              我既无辜又觉得好笑,然而虽然我努力说服自己比他们要多活了不知道多久,但仍然感到孤独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像是把从到来异世界莫名其妙必须接受另一个人生的无奈和之前的一切痛苦以及现在的寂寞都带了出来,一天一天压抑在我的心头,除了宿舍校园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有人在针对我。
                              我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也从来没有被孤立或者孤立过别人,但现在我体会到了。
                              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
                              从某一刻有人说我一个麻瓜学生却待在崇尚血统的斯莱特林,到说我趋炎附势妄图攀上埃弗里和布莱克家族,这些话从背后的小声议论到明目张胆地羞辱。
                              我一个人抱着书从走廊里走过,我是准备去上课的,艾伯特埃弗里在我的多次婉拒下终于明白我并不是认为自己配不上他,而是在认真委婉地拒绝他,为了感谢我的好意,每次遇见我他都会抬头冷哼一声,让他的小跟班上前讽刺我。
                              我对此总是置之不理,似乎表现出愤怒可以让他们获得满足感,但我不想,可以说我最近懒得搭理所有人。
                              我开始在所有课上表现得出色,因为我明白了即使我可以隐藏魔力也不会让他们对我的嘲讽减轻,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平日成绩甚至超过了西尔维娅,总算是脱离的万年老二的称呼。
                              学习上的进步让我被孤立的心情好了很多,虽然这不能完全治愈我的心情,但还能保证我没有崩溃到人格分裂。
                              我又遇见了汤姆里德尔。
                              我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了,但是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好像被印在了我心里一样,我每次想起他名字时,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他,他有黑玉般的头发,只要在阳光下走过就会顺滑地露出光芒;他的眼睛特别好看,形状跟我的很像,但他的眼睛有一点微微弯向下面,在他面无表情的时候会让他显得有点阴沉,但当他笑起来,即使是那种有点假的微笑,也能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如沐春风,他的睫毛很长,垂下眼帘的时候像是密密的黑色小扇子,正好把他眼里恶毒的光芒掩盖;他的身材,我估计他已经长到了五点八英尺,这样的身高对我已经很有压迫感了,他的腿细又长,身体瘦削但比例完美,由于他的消瘦,更加显得他身材高挑。
                              确实,我仔细地观察过他,怀着紧张又喜爱的矛盾心情,他比我幻想中的还要帅,比每一个演过他的人都更要好看,他的优雅像是刻在骨子里,胜过任意一个贵族。
                              毫无疑问,我很喜欢他,但也毫无疑问,我很怕他。
                              我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他,我对他的爱慕之意从来都不是装的,但我怕他更甚,远远超过我对他的欣赏,毕竟我也不是那个抱着同人害羞地在床上打滚的我了。
                              “我以为里德尔小姐愿意跟我走在一起。”他噙着笑,突然生疏地改变了称呼。
                              “是的,我很愿意。”我不情不愿地慢吞吞地说,离开他一点距离,他高我太多,况且走在他身边的确有点不好受,因为我还是害怕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6-08-22 17:23
                                第十六章.变强
                                “我知道最近Ava小姐很不好过。”他状似担忧地小声说,一边用黑色眸子看着我。
                                那你怎么不离我远点让我至少好一些,我在心里一边翻白眼一边想。
                                他把我拉到空闲的魔药教室。
                                “我听过斯拉格霍恩教授谈起你。”他放大了我的坩锅,放在桌子上:“我认为我可以帮助你做一些技巧性的指导。”
                                他转过头来,严肃地看着我,教室里只有两个人,我的头又有点开始痛了起来,我最近老是感觉奇怪,好像缺了点什么。
                                “只有我理解你,Ava。”他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我:“他们也许有人对你很好,但他们不懂你的感受。”
                                我低着头,不去看他的表情,但不得不承认他说到我心坎上了。
                                “Ava,你还不明白吗?”他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隔着窗子他和外面的人就像是两个世界:“只有变强,才能让他们尊敬你,不得不。”
                                我低着头,他说的话的确可以打动我,谁不想变强呢?即使我时刻害怕来自汤姆里德尔的压迫,我更害怕在一直怯懦的伪装中真的变成一个无能的胆小鬼。
                                “我想你已经明白了弱者会被欺凌的道理,只有变强才不会。”
                                “你说得对。”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昏暗的环境下他的黑发却被衬托得像是名贵的珠宝。
                                他转过头看着我:“我知道你会给我惊喜。”
                                因为距离太远,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抚摸上坩锅,向他露出洁白的牙齿微笑:“你愿意帮帮我吗?”
                                “荣幸至极。”

                                我在宿舍里,苦恼地抚摸着额头。
                                我最近感觉很不好,没由来地信任汤姆里德尔,明明他应该是我最不信任的人,但每次他的黑眼睛流光溢彩,我脑子里就只有跟他走几个字。
                                我惨痛地摸着药剂瓶,之前的一个下午我跟着汤姆学习了很多,他的魔法能力得天独厚,所有魔药和魔咒在他的操作下都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小技巧的?”我好奇地问他,有些东西并不会写在魔药书上,而他也没有循规蹈矩遵循步骤。
                                “直觉。”他撇一撇嘴,露出一个微笑。
                                我也学他的样子撇了撇嘴,自大又想要杀死我,看在他长得帅的份上我忍了。
                                “我知道你在课堂上表现很好,”他前一句还夸着我,“但是,你知道,相比于你的天赋来说,不够好。”
                                我锤着自己让自己不要回想下去,我真的害怕我在这个过程中会喜欢上他。
                                不过他到底要干什么呢?我翻过身抱着枕头感到很不解,他在对我示好,他想得到什么呢?
                                难道在他眼中自己真的那么好?
                                我嘲笑着自己不可能的想法,不可能的,我是一个麻瓜学生,而他喜欢拉拢纯血贵族。
                                我的头又有点痛,我彻底蒙上脸不敢再想,到底是什么出错了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6-08-24 00:07
                                  由于楼主个人原因 两个月内可能不会更文 谢谢支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6-08-29 12:15
                                    楼楼加油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8-31 00:2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9-19 22:44
                                        更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6-10-15 19:14
                                          没坑 心虚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6-11-12 21:46
                                            楼主回来了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11-12 23:33
                                              欧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6-11-26 13:34
                                                上线看到更新的感觉不要太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6-11-28 20:32
                                                  楼主写的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6-11-28 21:39
                                                    第二十一章 我不是混血?
                                                    校长室里。
                                                    我一脸崇拜地看着校长。这个血缘魔法,实在是,只有他这样卓越的巫师能创造出来。
                                                    邓布利多用魔杖在空中挥舞出流畅的曲线图案,血缘魔法阵多是用古代魔文刻画,而如尼文在其中占很大比例。我前段时间花了很大功夫去钻研如尼文,但仍然看不懂他画的大部分符号的意义。
                                                    早就知道邓布利多知识渊博,听说他还曾学会过人鱼的语言,相比之下,如尼文的确不足为奇。
                                                    我专注地低下头看着这个符咒。
                                                    “Ava…,”邓布利多突然叫我,“你的父亲叫汤姆里德尔…”他停顿了一下继续,“你应该知道汤姆里德尔,我是说,那位学校里的汤姆里德尔跟你有血缘关系。”
                                                    我没说话,全当作默认,他继续仔细审视发着暗红色光芒的整个魔法阵,我有点局促不安地捏着袍子,像是要把它抓破一样。
                                                    “你的母亲姓什么?”他突然问我,霎时打破了寂静,有点吓到在沉思的我。
                                                    “沙菲克,”我仔细想了想,“伊丽莎白·沙菲克。”
                                                    邓布利多的镜片闪了下光,他仿佛低头沉思着什么。
                                                    “我不确定是否应该让你知道…”他一边思考一边开口,“但我还是决定让你知道。”
                                                    我看着他,疑惑不解,知道什么?
                                                    “你的母亲,并不是一位麻瓜…”他沉吟着继续说,并不太注意我的反应,是被震惊得不能说话,还是为自己终于脱离了麻瓜种而感到一丝庆幸。
                                                    但我其实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大的反应,甚至于我自己也诧异我没有太大的惊讶。
                                                    “她应该是个哑炮…”邓布利多徐徐说到,他丝毫没有受到我反应的干扰,沉浸在自己的一个故事里,“我应该知道的…但我从没听说过沙菲克出过哑炮…但本身沙菲克家族就很低调。”
                                                    我打断了校长:“对不起…沙菲克家…?”
                                                    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家族,也的确是我见识少的原因,我从没在霍格沃茨听过这个姓氏,而英国巫师界声望显赫的家族其实有几十个,但我最了解的不外乎是书中提到的马尔福、莱斯特兰奇、波特、布莱克以及斯莱特林让我讨厌的埃弗里这些,其实韦斯莱家族也算在其中之一,只是他家偏为落魄,但其实也的确在巫师界颇有名望,是历史很长的大家族之一。
                                                    我有点羞愧地摸摸头,霍格沃茨根本找不到一本专门列举各个家族的历史书,所以我的确不太了解。
                                                    邓布利多显然不介意我的无知,他推了推眼镜,挡住锐利的目光:“你不知道其实也很正常,沙菲克家族从霍格沃茨创始时就存在,是最古老的家族之一,拥有巫师界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沙菲克家族的成员一般都魔力非凡,天赋秉异…”他顿了顿,“你的母亲,是个哑炮…也说不定是受过什么刺激无法使用魔力。”
                                                    他娓娓道来,耐心跟我解释:“你知道,有很多巫师由于受到过刺激无法使用魔法,他们属于后天形成的哑炮。”
                                                    我打断他:“教授,你怎么知道…我的…母亲就是这个海耶家族的人呢?也许…大概只是与麻瓜家族重名了…我从来没见过母亲的任何家人。”
                                                    邓布利多点点下巴示意我看着魔法阵,他用魔杖剪短指着几个发着红色亮光的小光点:“看到他们有光芒不同了吗?”我点点头,的确,图上几个小光点有两个两个亮的出奇,剩下两个一个光芒暗淡,一个则似乎根本不在发光,光芒黯然得出奇,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哑炮的光芒没有巫师的亮,”他收回魔杖,“那颗最暗的是你父亲,麻瓜的光点都是那样。”
                                                    我低下头不说话,暗自思忖,难怪我作为麻瓜种能进入斯莱特林,原来我根本不是麻瓜种,而是混血。而那颗亮的出奇中闪耀得最厉害的,毫无疑问,那是汤姆里德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6-12-01 21:37
                                                      第二十五章 番外:我的爱人(中)
                                                      很快伊丽莎白就又见到了他。他是从德姆斯特朗转学过来的学生,和她一样上四年级。
                                                      难怪伊丽莎白从来没见过他。
                                                      他直接进入了斯莱特林,伊丽莎白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狂喜,这是一个报复他的好机会。
                                                      巧合的是,从第一次上魔药课他俩被教授点名安排为搭档开始,他俩在所有课上都恰好是搭档。
                                                      伊丽莎白抓住一切机会捉弄他。
                                                      魔药课上,她“不小心”地把过量的姜根倒进增智剂,却被他即使施了魔咒挡住,不仅如此,他还成功挽救了那副魔药。
                                                      黑魔法防御课上,她在对战时“不小心”用出了一连串恶作剧魔咒,但都被他的盔甲咒挡了下来。
                                                      甚至在占卜课上,她都每节课“不小心”占卜出他各种悲惨的命运,其中各种天马行空的惨剧被斯莱特林学生记了下来,储备在他们的骂人词汇里。
                                                      但他全都不在意,他就像是看小孩一样,一直淡淡地不在意这些,只有伊丽莎白行为过分时候,他才笑着揉乱她的头发:“这可不是一位淑女该做的事。”
                                                      伊丽莎白很生气,非常生气,他的不在意让伊丽莎白更加不能原谅他那晚的无礼。
                                                      其实伊丽莎白这么在意的原因,她也不太能理解,但每次一个人的时候,她老是想到月光下有着清澈双眼的少年,那种感觉像是有一双小手在心上挠,搞得她很不舒服。
                                                      她上课时没有看到他,下课在休息室也没找到他,等到路过走廊,伊丽莎白才找到他,他和斯莱特林一个低年级女生靠得很近,从她的角度看,他俩耳鬓厮磨,伴随着他轻柔的低吟,竟然很浪漫。
                                                      她莫名地又有那种很难受的心疼的感觉,她冲动地挥舞魔杖,攻击了那个女孩。
                                                      当那个女孩捂着红疹子的脸哭着跑开,她才收起魔杖缓缓走过去。
                                                      “你眼光真差。”伊丽莎白看着倚在墙上的他,他对于伊丽莎白做的一切都没有评价。相反,他笑了笑,没有反击她说的话,一如往常。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他终于迟疑地问了问,然后从唇角自然而然漾起那种懒洋洋的微笑,“为了…我么?”
                                                      他把伊丽莎白问愣了,她僵硬了一会:“别自恋了,才不是为了你呢。
                                                      他毫不在意,突然从袖子里变出一支玫瑰花来,盛开的玫瑰,娇艳欲滴地吞吐着芬芳,他把玫瑰插在伊莎贝拉的耳畔,小声说了一句话。
                                                      伊丽莎白愣了一会,她摸了摸耳畔:“流氓,”她嘀咕着,“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他放下手,墨绿色的袍子顺着他白皙的手腕滑下来,露出了手腕上纵横的疤痕。
                                                      伊丽莎白愣住了,她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不用治愈咒修复,他就自然而然地放下袖子转身离开了。
                                                      然而伊丽莎白看到了,他手腕皮肤光洁白皙,由于他的消瘦高挺,露出了好看的腕骨轮廓,但上面暗红色的疤痕让人移不开双眼,那些痕迹生硬地破坏了这种美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1楼2016-12-03 18:40
                                                        加油楼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1楼2016-12-30 23:50
                                                          我的天那,最后一章是个什么鬼?告诉我女主出了什么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2楼2017-02-09 10:10
                                                            sorry啦大家 来美国三个周了 过得相当快乐 乐不思蜀 一直没更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3楼2017-02-10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