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王道吧 关注:1,611贴子:2,292
  • 6回复贴,共1

【鼠猫王道】通天窟的秘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我大鼠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8-17 13:01
    接下来的两天很是平静,也没有什么猫大人进来,不过在第三天傍晚,新来的一个小头领胡烈送过来一个姓郭的老头,说是五员外要关押的人犯。俩人听是五员外的命令,就把老头带进去了,这郭老头进来还挺纳闷:这里头拾掇得比自家卧房都干净,真是关囚犯的地方?姚六就想,这老头会不会是五员外说的猫大人?于是上前去问,却被老头骂了一句:“你TMD才是猫呢!你们陷空岛上没一个好东西!迟早都得遭报应!!”姚六平白无故挨了骂,气不打一处来,就把老头关进跟这个洞相连的一个暗阁里,并且告诉他这间“客房”是给猫大人准备的,你这臭老头没事不要出来,弄脏了我们还得重新打扫!郭老头也没搭理他们,钻进暗阁里真就不出来了。
    接下来的两天,姚六跟费七实在闲着没事,就讨论起那个即将入住通天窟的猫大人。“诶,老六哥,你说这个猫大人到底是什么人呢?以前从来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个人啊。”“谁知道,不过能让五员外这么上心,应该不是简单的人物。”“有道理,你看五员外把这儿弄得这么精细,想必是害怕得罪猫大人,我觉得这个猫大人一定是非常凶悍的那种人物。”“嗯,就算不凶悍也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那些光明磊落的人物哪有叫猫的。”“对对……”
    俩人正研究的起劲呢,忽然听到一阵机关响动,赶紧起身去看,趴到小天窗上一瞧,果然通天窟里多了一个蓝色的身影,此时正在拼命的敲打着已经完全闭合的机关门,大声喊着“白玉堂你可要说话算数!”还没等俩人反应过来,就被一双大手一手一个拎着后脖领扔到一边,然后一团白色身影趴到天窗上,对着下面之人笑嘻嘻的调侃道:“猫大人放心,白爷爷从来言出必行的,这个房间可是爷特地为你准备的,你先乖乖的在此将养,爷去叫人给你弄个全鱼宴,保证喂的猫大人开心~哈哈哈哈哈哈……”
    白五爷笑够了,这才把一脸黑线的姚六费七叫过来,一本正经的吩咐道:“现在猫大人已经住进来了,你们俩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看着他,待会儿我让醉李送酒菜过来,你们要好好的劝他吃饭,如果被爷发现他不吃不喝,你们俩就不用在卢家庄待着了。还有,不准欺负他,要是敢让他受委屈你们的脑袋就可以当夜壶了!”俩人一听赶紧点头。白玉堂一走,按捺不住好奇心的两人再次趴上天窗,就见那个人扶着桌子坐到圆凳上,长叹不已,借着灯光,姚六这才发现,这个“猫大人”不仅身形挺拔俊逸,而且生得也不是一般的好!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又黑又亮,英挺的剑眉斜飞入鬓,两片薄唇紧紧抿着,一头乌发高高束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沉静温润,实在太美好!
    “这就是猫大人?”“居然长得这么好看!”“这一看就不是坏人嘛,五员外怎么把他抓紧来了?”“也许是五员外的朋友呢,没听说一会儿还要送酒饭的吗。”“可是这猫大人看起来很不高兴啊……”
    两人一边津津有味的讨论一边欣赏着“猫大人”的美色,后头醉李提着个大枣木食盒晃晃荡荡的过来招呼他们:“嘿,老六,快点把这个送进去。”姚六半开玩笑道:“你都已经过来了,就直接送进去得了,还麻烦我们干啥?”醉李抬抬眼皮嘿嘿一笑:“五员外说了不让我进去,怕我一身酒气熏到展大人。”“哦……什么,展大人?”姚六卡巴卡巴小眼睛,“不是猫……”“哈哈哈……你们也跟五员外学坏了,人家那是江湖上的南侠展昭,因为个什么比武的事给皇帝封御猫了,咱五员外就是因为这个才特地给人家下绊子。行了你们赶快去吧,记着可别叫猫大人,南侠武功可厉害着,小心给他惹恼了揍你们一顿。”俩人听醉李唠唠叨叨半天早就不耐烦,可终于知道了人家的真名实姓,还是赫赫有名的南侠,这一点就让他们有点小激动了,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小人物来说,江湖南侠客那是神级般存在的。不过展大侠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凶悍,就连砸门那会的声音都是很清朗悦耳的,更不要说后来亲眼看到展大人的样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8-17 13:04
      咳咳……忘了声明,此号与【永远的谜团】是同一人,so本文绝无盗用侵权嫌疑,请大家放心观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8-17 13:05
        就知道这个死耗子没有正经事!展昭一把将手里的红布连同纸条扔到墙角,重新坐回原处。姚六也看到这些,是又想笑又害怕,这五员外也太能整人了,明明想关心人家,却又来这么一出,真是想不通他家员外爷是啥心思。现在展大人肯定给气着了,这可如何是好?
        “这个……展,展大人,我们五员外就是喜欢开玩笑,您千万别见怪,其实……”
        “没事。你们下去吧。”
        姚六费七一听赶紧应是,再次感叹展大人脾气太好了,这事儿要换别成人,恐怕早就把他们主仆骂个狗血淋头。可心里这么想着,他俩还真不能离开,于是窝回看守的小屋继续眯着了。
        展昭瞥了眼那块牌子,脑中不觉浮现出那张俊美的笑脸,从四年前的潘家楼,到上个月开封盗宝,怎么走到哪里都跟这个白老鼠老鼠撇不清呢?这回他死死纠缠着自己“御猫”的名号,一定不会轻易让自己好过。可这些举动……怎么那么像小孩子斗气?展昭有些无奈的笑笑,他都忘了,自己好像一直当白玉堂是小孩子的。然而他也忽略了一点,当年潘家楼上十七岁的少年,如今已长成了血气方刚的青年侠客。
        就在展大侠对着牌匾和鱼回忆着那些模模糊糊的零碎片段之时,墙角突然传来一阵低沉哀怨的沙哑声音:“唉……好苦啊……”
        展昭给这动静吓的一激灵,没错,在这个昏暗静谧且近乎封闭的环境里,未知的事物是最可怕的,更何况还是以这种阴森诡异的形式出现。展昭警惕的站起身向后靠了靠,现在武器不在身边,要随时保持冷静头脑应付一切突发情况。
        “什么人?”一双晶亮的大眼睛紧紧盯着那一团刚刚被他扔掉的红布——也就是那个声音的来源。那团红布窸窸窣窣的动了动,接着摇摇晃晃的站立起来,展昭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个人影,终于放心的松了口气。
        这个人就是比展昭前两天到的姓郭的老头。郭老头刚刚那句话真不是故意矫情或是想吓唬人的,本来这两天他憋在暗阁里就心如死灰,今天听到又有人关进来,又吵又叫的,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便探出头来观望,不料当时正好碰上展昭揭开“气死猫”牌匾然后带着三分力度将红布甩过来,可怜的郭老大爷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卷到布下面去了。本来这郭老头就年老体衰,加上这两天的悲伤折磨,一块破布居然卷的他半天没爬起身,不禁更加哀怨了,也不管自己此时的声音多么惊悚,像冤魂索命似的嘟哝出那么一句话来。现在终于支撑起来,拍拍身上尘土揉揉昏花老眼,就见对面站着一个俊雅温润的蓝衣青年,先是小小愣了一下,接着晃晃脑袋继续唉声叹气:“我就说,这陷空岛上没一个好东西!他们是什么人都抓什么人都害呀!”
        展昭一听这话,就觉得里头有事,看样子这老头应该是跟陷空岛有点什么误会,于是走上前冲郭老头一抱拳,问道:“这位老丈,不知因为何事被困于此?可是被陷空岛上的人……”
        话还没说完,郭老头一下子就蹦起来,两绺白胡子气的一颤一颤的:“不是他们还能是谁?!想我老人家一辈子安安分分不偷不抢,老伴儿走的早,就留下这一个女儿,本来我女儿许配给了松江府的一位旧友家做媳妇,这次来就是给他们小夫妻完婚的,谁知道路过这陷空岛,居然被一个姓白的抢去,说要让我女儿给他当什么压寨夫人!我老汉拼了命也没能打过他们啊,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女儿被抢走,他们怕我去告状,也把我给关进这个破洞里来了……”郭老头越说越悲伤,最后忍不住呜呜咽咽老泪纵横。而听到这些的展昭现在已经说不上是个什么状态了,一开始是同情郭老汉父女,接着是痛恨那些欺压良善的恶徒,可听到那恶徒姓白的时候,竟是心中一冷,某种莫名其妙的滋味一闪而过。
        “老丈……你确定那个抢你女儿的人他姓白?”
        郭老头继续翘着胡子道:“我老人家就算耳朵再聋也不会听错的!那个丧心病狂的畜牲,口口声声说要我女儿去给他们五当家的坐压寨夫人!该说他们五当家的是什么大名鼎鼎的什么鼠,叫什么白……啊对,是白玉堂!就是这名儿!”
        听到这个准确的答案,展昭有那么一瞬间愣住了,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这不可能!还好他自制力比较强,不然郭老头还指不定怎么吵吵呢。虽然这白耗子做事手段有些毒辣,可折在他手中的皆是大奸大恶之徒,加上他一向自命风流不凡,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有辱身份的事?可跟这郭老头聊了一阵,聊着聊着老头还要撞墙一死了之,也知道这老头说的绝非假话,尤其是听老头说“这年轻风流的公子哥到了特么的发情期,哪还管什么身份,是个女人他就想捞了去”之类的言语,胸中一团无名之火猛然涌上心头,好言劝慰了郭老头一番,接着就弄出大动静引来了姚六费七,要求立刻去见白玉堂。这俩人还有点奇怪,刚刚看到“气死猫”的时候还没见展大人有什么反应,怎么这会儿看上去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两人也不敢多问,赶紧跑去给他家五员外报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8-18 07:05
          〈03〉
          此时的白五爷非常郁闷,因为就在刚刚,他被大哥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原来他刚刚跟这四个兄长结义的时候年龄尚小,哥哥嫂嫂们拿他当自己家孩子一样的宠着,基本上是要什么给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就连他惩治地痞无赖的手法过于残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说白玉堂长这么大没给宠成二世祖反而三观超正,绝对是老天爷的偏爱有加。可这次熊孩子把事情玩大了,闯太师府,杀宫监,盗三宝,这样样都是杀头灭族的大罪,现在又私自囚禁朝廷命官,恐怕这回整个陷空岛都要给这熊孩子陪葬了!
          卢岛主在得知展昭被困通天窟之后简直气的发疯,当时就把白玉堂叫过去,想伸手给他两个大嘴巴子,可这熊孩子居然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万种委屈的跟他对视,那意思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把我打死了就没人惹你生气了!最后卢方怎么也下不去手,还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憋死,卢大嫂看得直揪心,掉着眼泪骂白玉堂没心没肺的小兔崽子,可是白五爷虽然心里明白挺对不住家人,嘴上却死不承认,最后被哥哥们轮番骂了一遍,又给大哥吼了一堆大道理,他白玉堂感到这个世界再也没有爱了……所以这阵子,他刚好逃出来,正蹲在螺狮轩屋顶数蚂蚁,就听下面两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朝他极速传来:“五员外!展,展大人要见你!”
          白玉堂一听也不数蚂蚁了,身形一动眨眼出现在姚六费七面前:“什么?那猫怎么了?”姚六喘了口气答道:“我们也不知道……不过看起来他好像,好像挺生气的。”“生气?难道是因为那块牌子……不至于吧?”五爷摸摸下巴,皱着眉头思考了一小会,还是觉得先见见那猫,于是迈开步子就要走。姚六在后面叫他:“我说员外爷,您是亲自去见他?”白玉堂一听就回过神来了,对呀,明明爷才是主人,那猫是阶下囚,凭啥爷总是颠颠的跑去看他?“嗯,你们两个去把他带出来,就带到这里吧,我哥他们都在聚义厅,让他们看到就麻烦了,对了,再去把柳大哥请过来,人多热闹。”
          姚六费七一人一头去请人,不大功夫柳青就到了,跟白五爷嬉皮笑脸两句之后各自落坐,柳青就问他:“五弟今天有什么高兴事要跟为兄的分享吗?”白五爷嘿嘿一笑:“不瞒柳兄,我刚刚抓住了一只皇帝养的猫,正打算审审他,请柳兄过来看个热闹。”柳青本来就是好凑热闹的那伙,一听这个也来了精神:“好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这两个人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嘻嘻哈哈,姚六带着展昭就过来了。柳青一看,这不是南侠展昭吗?怎么还让白耗子给抓来了?他对展昭的印象并不怎么深刻,不过长年行走江湖,见过几面就是了。然而往常见到的南侠都是一派雍容淡雅,处事不惊,今儿个怎么瞧着怒火中烧似的?再看看旁边笑得一脸灿烂的白玉堂,就知道了肯定是这小子没在人家身上干什么好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8-19 06:14
            再说姚六和费七两个人,给展昭送去宵夜之后再没听到有什么动静,就回到小屋里打算眯上一觉。就在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功夫,忽然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姚六赶紧睁开眼捅了捅费七,俩人起身往外一看,是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还有点鬼鬼祟祟的,不过这俩人可没去多管闲事,因为这个鬼祟的身影就是他们家五员外。虽说是自己主子,也的确挺让人好奇,你说半夜三更的,人家展大人都睡觉了,他这会儿跑来干什么?好奇心一起来,这俩人就出了门,偷偷摸摸的跟在白五爷身后。
            白玉堂蹦蹦哒哒的来到通天窟的机关门前,刚要开门进去,忽然想到那猫应该是睡着了,若是被机关声音吵醒多不好,于是放弃这个想法,纵身跳到小天窗上,往下一瞧,展昭已经躺在石床上睡了。夜晚本就寒冷,石床更是没有半点温度,所以那一点烛光一直没有熄灭,床上的被褥都被展昭铺在下面,这样至少可以减少石床的冰冷,而他自己则是穿着外衣,侧卧在靠近烛灯的一面,清瘦的身体由于夜寒微微蜷曲着,被烛光照应的脸庞柔和中略显苍白,兴许是正在抵御着体内的伤寒。白五爷看到这里,心抽痛了一下,紧紧攥着手中的药包,咬牙切齿的嘟哝着:“白玉堂你都做了什么啊?明知道他现在最怕冷,居然连厚一点的被子都没给他拿!这个脑子一定是被猫啃了!”接着狠狠一跺脚,转身就往雪影居方向而去。跑到一半发觉药包还在手里,又折回去顺着天窗把药包扔到展昭的床上,然后再跑回雪影居。
            姚六和费七看着五员外奇怪的举动,没头没脑的猜测了一会儿,见五爷背影消失,两个人赶紧爬上天窗口接着往下看。
            展昭睡得并不是很踏实,因为体内风寒未去,手臂上的伤口也没好利索,加上夜寒渐重,即便蜷着身体也难以正常入睡,刚刚运了会儿功想抵御下外侵的寒冷,结果迷迷糊糊又想睡觉,刚刚躺下没多大一会儿,耳边划过一道极细的风声,展昭本能的出手抓住那划落之物,抬头看了看无人的天窗,接着慢慢打开掌中的小包裹,是一些上好的药品,看到这些的一瞬间,心里一下暖了许多。姚六看着展大人对着个药包笑得幸福无比,心说展大人也太好哄了吧,还有五员外,你不是还要“气死猫”吗?怎么觉得你这会儿是心口不一呢?算了,反正他们这主子一向喜怒无常,就当是在发神经了。
            这两人边看边研究,熟悉的脚步声又出现了,二人赶紧躲进草丛,就见白玉堂抱着一团泛着荧光的物品走过来,姚六看着那团物品不由得目瞪口呆,因为那个东西他见过,是白玉堂珍藏了多年的龙凤蚕丝被!这东西跟普通的蚕丝被还不一样,据说那是雪山冰蚕所吐之丝,由一种特殊的纺织方法制成,柔韧轻薄,只要盖在畏寒之人身上即刻散发热量,就算数九寒冬仅凭此一物便可保住身体不受半点冰寒之苦,因此也算得上一件宝贝了。其实作为陷空岛的下人,见了稀罕宝贝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更何况这蚕丝被还总是让白五爷拿出来晒来晒去的,基本上整个陷空岛没人不知道他白玉堂有这么个被子,然而白五爷也曾经亲口说了,这蚕丝被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个是要给将来的媳妇盖的!当时说这话不少人都在场,虽然费七那时候还没来,可姚六到现在也忘不了白五爷那天信誓旦旦意气风发的样子。所以当他眼睁睁看着白玉堂拿着蚕丝被走进通天窟的那一刻,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强烈的好奇心使他非常想下去一看究竟,最终还是考虑到个人安全,决定跟费七继续趴天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8-19 09:29
              帖子又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6-09-03 17:51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