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吧 关注:2,747贴子:23,178

【蹇贤思齐】见君一面,误卿一生(段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吧里没什么写文的,只能身先士卒,抛砖引玉,日常产玻璃渣,我习惯写虐,然而,这些,我却有些…
【每次发小齐都会被吞,度娘一定是因为贪恋美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9-10 16:52
    2020-06-06 04:19 广告
    ☆注:根据地图上,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天玑国应在东南方【楼主胡掰,大家不要在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9-10 16:57
      写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9-10 18:51
        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9-10 20:17
            “小齐…”
            齐之侃睁开双眼,看着梦中难以相见的人,揉了揉眼睛
            蹇宾看着孩子气的他轻笑着“小齐这是又做恶梦了么?怎么如此看我?”
            “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做起来语气低沉“我死了!”
            “小齐…”看着他如此,蹇宾心疼的将他拽入怀中“小齐还活着,那只是一个恶梦罢了!”
            “嗯!”他顺从的点了点头,露出泛着傻气的笑容,他信任眼前的这个人,无论蹇宾说什么,他都会选择相信…
            “小齐,在屋里待的久了吧,咱们出去晒晒太阳…”
            蹇宾看起来瘦瘦的,却很轻松的抱起他,走起路来都不喘,每次他都感觉好奇怪,而且画面感很强烈,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
            “小齐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蹇宾放下他,坐在他身边叹息“小齐好像变得寡言了,每次都是我在说,以前…”蹇宾看着他说到一半的话,又咽了回去
            “以前?”他揉了揉额头“原来,以前我是一个聒噪的人…”他一边说一边揉头,自从生病以来,他时常头痛,有时也会做一些古怪的梦,但是,蹇宾说是恶梦,那他就不去做他想…
            “又头痛了?”蹇宾皱着眉头跑到屋里,拿着药又跑了出来“怎么又头痛了…不行,要不过几天我带你去找执明吧!”
            他默默吃完药,扯了扯蹇宾的袖子“只是今天刚头痛,不用出去的!”他知道,蹇宾不想见那个叫执明的无礼人,所以,既然蹇宾不想见,头痛几次也没什么,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蹇宾似是不太放心,抓着他的手“头痛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不要自己挺着,知道么…我不想…”再次失去你,这样心痛的感觉一次也就够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9-10 22:21
            我发现我又写成上帝视角了 ,我这文风是改不过来了,大家凑合看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9-10 22:22
              他只是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天空突然阴了下来,他抬头,天上的太阳居然一点一点被黑影吞噬,他担忧的回头看着了看蹇宾
                蹇宾把他的手又攥了攥“小齐是不是怕了?没事,有我在!”
                他张了张嘴,看着蹇宾深情的眼神,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心里所想,在他的心里,总有个声音告诉他,蹇宾会怕的,可是…也许是他神经质了吧!生个病把脑子还生坏了,对此,他感觉,他是在拖累蹇宾,如果不是他,蹇宾也不会和他一起呆在这个了无人烟的地方…
                日食转瞬即逝,阳光又普照大地,蹇宾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个手帕,为他擦刚刚因为头痛而流下的汗水,他看着蹇宾认真的为他擦汗,心里的愧疚又加深一分…
                “小齐…”蹇宾收了帕子,坐在他的身后,下巴放在他的肩上,言语中满是感叹“你知道吗?现在的生活,如此平静安详,是我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如果这样可以留下你,那么,我愿意陪你一世长安…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仿佛画卷一般定格在那一刻,一时间,鸟语花香,衬的他们更是似眷仙一般…
                蹇宾轻轻环住他,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小齐,就在这一刻,我…真的…很幸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9-11 01:22
                和你们嗦,我本来真的不想开坑,因为实在是太虐了,然而,吧里发文的又只有那么两个,我真的…被逼上梁山了…
                大半夜写文,心情简直糟透了,明明写的是糖,怎么心这么痛,让我缓缓,这还让不让我睡觉了啊
                我第一次痛恨自己是那种代入感超强的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9-11 01:27
                    “噗…”齐之侃默默擦去地上的血迹,还好刚刚蹇宾出去了,否则还指不定心疼什么样子,他笑了笑,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如今竟也为他入了灶堂,他以为,他这一世,都不会得到幸福,然而,原来,幸福何其简单…
                    如果只有那样做,才能让蹇宾离开他,那他也不惜…攥紧拳头的手因为用力太猛而青筋蹦出,他却混然不觉…
                    蹇宾发现齐之侃最近行为特别反常,有时候和他说十句怕是一句也答不上来,蹇宾本就是善于揣摩人心之人,而今,他更不能因为他的虚心大意出现什么意外,所以,蹇宾有时去打猎或者去集市也都早早回来观察…
                    一隔数日,就在蹇宾的耐心消耗殆尽的时候,一只白鸽终于出现了,蹇宾虽不能自负的说自己百步穿杨,但是打下一个鸽子还是不算难事……
                    展开信一看:即承君诺,定不负所望。再看了一眼落款:离。
                    蹇宾狠狠攥烂了信纸,脸色变了又变,终于还是归于平静,骗我又如何?就算…,罢了,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我又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
                    而此时,齐之侃感觉他的身体情况非常不好,血气翻涌,头痛欲裂,越是这样,他越觉得他这个破败的身子拖累了蹇宾,他已经和慕容离达成协定,只要他离开蹇宾,属于蹇宾的东西一个也不会少,他扯出一丝苦笑,这就足够了不是么,离开蹇宾,不是他一直想要的么,如今真要决定离开,怎么这心还会隐隐作痛…
                    蹇宾平复好心情,踏着愉快的脚步走了进来“小齐,刚刚我出去打猎啊,看见不少小动物呢”然后抬头眼神深邃“不过啊,我都舍不得杀它们,所以…”纵了纵肩无奈的半开玩笑的说“今天可要委屈小齐吃这些野果了…”
                    “小齐怎么一脸严肃…”蹇宾眉眼弯弯“我在和你开玩笑呢!我怎么忍心让小齐失望呢,所以…小齐也不会吧!”
                    “我…”他张了半天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淡淡的说“我饿了…”
                    “小齐,你等着,我这就去弄…”蹇宾转身那个刹那,满眼都是心痛,如果有一个人,你全心全意为了他放弃所有,然而,那个你认为最重要的人却不屑一顾,你说痛不痛心,比万剑穿心痛上千倍万倍,万剑穿心尚可以死为解脱,而如今…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只可惜…
                    既然你要先我而去,我又怎么不如你所愿?你明明知道经过这些事,纵然要我性命我也会双手奉上,小齐 你又何苦与虎谋皮…
                    蹇宾像往常一样,做好了四样小菜,盛上一碗汤,回首,再看一眼那个早就刻在他骨骼里的人,不再眷恋,转身的那一刻,无声地落下一滴泪,滴入汤碗,迅速的不见了踪影,而,蹇宾也如烟一般悄无声息离开了,不留痕迹…
                    “王上…”齐之侃骤然清醒,刚刚蹇宾的话在他的脑海里回荡,他心急地跑到偏厅,哪还有蹇宾的身影,看着面前桌上还冒着热气的汤,他笑的比哭还难看,端起碗,一饮而尽,阵阵苦涩流入心田…
                    这一次,是真的失去了吧!
                    他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病情,血缓缓从嘴角流出来,他感觉,虽然痛,但并不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9-11 04:59
                    卧槽,发帖的时候为什么要打上段子两个字我这文都是接着的,不是段子,是一篇文,是个整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9-11 05:11
                      2020-06-06 04:19 广告
                      QAQ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9-11 10:09
                          “噗”蹇宾刚刚走下山就吐了一口鲜血,“不好…”转身向山上跑去…
                          推开门,就看到齐之侃面色苍白嘴角都是血,昏倒在桌边,手里还拿着那个盛汤的空碗,蹇宾匆匆走上前,试了一下鼻息,“还好…”悬着的心了了一半,抱起他就向山下走去,这个地方,不曾想,还是离开了…
                          “小齐,你怎么这么傻啊,如果不是你我…”蹇宾一边走一边观察他,就怕他真的离他而去…
                          行至山下…
                          “王上”几名影卫对着蹇宾行礼
                          蹇宾点了点头,本来这次是打算一个人去的,结果…
                          看着怀里的齐之侃,蹇宾总是莫名的心疼,这个人怎么永远都是为这他着想呢!唉!到底也还是个孩子,蹇宾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算计我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因为是日夜兼程,因此蹇宾选择骑马,一手环着齐之侃一手握着缰绳,纵马狂奔。
                          不日便已到了天璇境内,而昏迷多日的齐之侃也终于在夜里苏醒了,他侧过头,看着趴在床边的蹇宾,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掐了自己一把,诶?怎么不痛?原来真的是梦啊!他心里淡淡的失望,也对,他伤蹇宾那么重,他那么骄傲,怎么还会回来找他?
                          “小齐…”蹇宾揉了揉有点痛的头,最近几天为了赶路,根本没有好好休息“怎么醒了就发呆?在想什么呢?”
                          “这梦怎么这么真实…”
                          他呢喃着决定再掐自己一把,被蹇宾眼急手快的阻止了“小傻瓜,刚刚你掐的是我…”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蹇宾这连日来的阴霾心情一扫而空“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嘛,再那么看我,小心…我忍不住亲你哦!”
                          “你…你…我…我”一着急他的舌头居然还打结了,不过,他平静平静就发现蹇宾明显在转移话题啊!这里明显就是客栈,他们到底在哪啊?这些问题他刚想再问,侧头就看见蹇宾已经睡着了,看着面前的人掩饰不掉的疲惫,一定是因为他的病而日夜兼程…
                          蹇宾本应是翱翔九州的雄鹰,却屡屡因为他而束缚手脚,如果他死了,是不是他就解脱了?
                          “小齐别走…别留下我一人…别走…”
                          他看了看蹇宾,原来是在说梦话,这样的他,让他如何是好…
                          次日清晨,因为蹇宾睡觉做恶梦,所以抓着齐之侃的手一宿没松开,仿佛只有这样,才不会丢…
                          “小齐…”蹇宾醒了过来发现齐之侃不见了,就心急地各种喊
                          打开门,就见一身正装的齐之侃站在门口,推门的手因为错鄂而僵在那里,甚是可爱,蹇宾欣喜地溢于言表“我以为,我又把小齐弄丢了…”
                          “王上”他无奈的看这着蹇宾,明明这个人比自己长了几岁,怎么这心智还和小孩子一样!光长个子,不长脑子!
                          蹇宾上下打量着他“我的小齐真是穿什么都好看…”然后眉毛一挑“小齐不要不信,小齐这样走在街上还不知道要接到多少手帕香囊呢!”
                          “王上说笑了,属下…”
                          “小齐…”蹇宾快速的打断了他的话“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看着他摇头蹇宾还是放下了心,毕竟天玑的巫蛊也不是摆设,“那小齐还像以前一样,叫我煎饼吧,听着亲切…”
                          “可是,我听他们都叫你…”
                          “你和他们不一样”蹇宾扳过他的肩膀急切地说“你到底明不明白,你我从来都不是君臣的关系,在我心里…你的位置无可替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9-11 10:53
                          吐血梗简直是白用不爽啊!大家可以猜猜到底怎么回事啦!
                          唔,一天更了两章,我勤不勤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9-11 10:56
                            话说,小齐以前叫煎饼什么呢?好像回忆里都没有说,那我就擅自说是煎饼了,已经暴露小齐属性了hhhhhhhh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9-11 10:59
                              😒😒😒居然卡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9-11 12:00
                                求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9-11 22:35
                                  球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9-11 23:07
                                    半夜写着写着,感觉好饿,以后坚决不在半夜写吃东西了,感觉遖宿人特别像蒙古族,有木有?所以,遖宿有火锅应该不算我胡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9-12 01: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9-12 07:09
                                        贪恋美色的小齐2333而不是因为食物。吃撑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9-12 08:07
                                          好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9-12 08:13
                                            下次发之前我再检查一下,又发现好多不对的字,该死的输入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9-12 08:21
                                              。。。我看了好几遍。。。那个。。杂食锅是涮锅么。。涮羊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9-12 20:23
                                                写睡着了,让我再去睡一会儿,刚刚梦到煎饼和小齐小时候了,好萌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9-13 03: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9-13 07:08
                                                    顶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9-13 08:56
                                                        两个人晃晃悠悠的逛到快到晌午回到客栈,天璇才派内史通知他们,齐之侃看了一眼蹇宾,心想,居然这样都没有生气,煎饼的脾气真的好好啊!
                                                        “小齐”蹇宾伸手就把他捞到怀里“不要总用那样深情的眼神看着我,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更爱你…”
                                                        齐之侃闹了个大红脸,到底是谁一天到晚说着肉麻的话!到底是谁不分场合不分地点就动手动脚!可是这些话他不会说,因为蹇宾歪理永远都比他多,他根本说不过!沉默挺好,沉默缓解尴尬…
                                                        “小齐又不说话…”蹇齐幽怨的将头靠在他的颈间求安慰
                                                        蹇宾的头发蹭到他的脖子特别痒,无奈之下他决定转移话题“天璇王不是说请你我喝茶…咱们现在要不要先准备一下?”
                                                        蹇宾想了想,坐直身体,煞有其事认真的说“小齐说的对,现在离约定时间还早,咱们准备准备先睡个觉吧!好困啊…”说着扯着他的袖子就准备向床榻倒去
                                                        “……”他怎么感觉蹇宾越来越像孩子了…
                                                        行动到一半蹇宾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他“小齐,我觉得,在睡觉之前咱们应该先吃午饭…”
                                                        “好,我去叫…”他迅速蹿起来,迫不及待的向门口走去,结果,手还没伸到门框,门就被大力推开了,着实吓了他一跳,定神一看,面前之人不是执明又会是谁!
                                                        “我说,蹇宾,你怎么找了个这么破的地方…”未闻其人先闻其声,执明像暴发户一般,身上到处都是白金,配合他嚣张的表情,真的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执明嫌弃的左看看右看看“蹇宾你是不是没钱了?这地方还真不是人住的地方,你们能喘气么?”
                                                        “你眼睛下面的难道是摆设么?还是说…”蹇宾站起身眯了眯眼睛“天权的国家与众不同,还有其他秒用?”
                                                        “蹇宾,你个没良心的!”执明指着蹇宾气焰高涨“你以为我愿意管你那些烂事啊!本王日理万机能抽空来,你应该感觉万分荣幸…”
                                                        “王上何时日理万机了?臣怎么不知道…”慕容离一袭红袍手持洞萧,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阿离~”
                                                        “……”齐之侃表示他接受不了这样的执明,刚刚还拔剑弩张,现在居然嬉皮笑脸,这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默默侧身看了一眼蹇宾,还好,蹇宾不会变成这样…
                                                        “天玑王,又见面了!”慕容离向着蹇宾行了个礼,转身又对着他说“齐将军面色不太好啊!是不是休息不好?”
                                                        “对啊,是不是纵欲过度啊!”
                                                        执明的语出惊人,让蹇宾和齐之侃都干咳
                                                        “难道不是?”执明小声嘟囔,怎么看蹇宾怎么是欲求不满的样子
                                                        慕容离扶额,虽然大家装聋作哑,但是这声音也太…看着对面站着隐忍的天玑王,以及望房梁的齐之侃“王上,可以不说话么!”
                                                        “阿离,你是不是又嫌弃本王了?”
                                                        “慕容离…”蹇宾淡然的开口,然而下话被执明无情的打断
                                                        “阿离的名字是你可以叫的么…”
                                                        蹇宾此时特别想砍人,千刀万剐的那种
                                                        慕容离无奈之下只好“王上,你先出去等臣吧!”
                                                        蹇宾看了一眼慕容离,然后转头微笑着看着他“小齐,你先去倒壶茶吧!”
                                                        “好!”他拿起桌子上满登登的茶壶走了出去,他相信蹇宾,就如蹇宾信他一般…
                                                        倒是出了门后,执明贴了过来“唉!同是天涯沦落人…”
                                                        “……”他看了看一脸你我同道中人表情的执明,没有搭话,他才不想与之苟同,而且蹇宾是一个很好的人,才不会像那慕容离一般冰的像石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9-13 09:25
                                                        真怕大家看的时候也看睡着了,因为自己写的时候都写睡着了,唔,关于文里的设定,本身就和剧有点不太一样了,所以,大家勿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9-13 09: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9-13 11:09
                                                            我决定,以后甜虐看回帖多少,帖子回的少我就虐,一直虐下去,是那种无声无息的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9-13 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