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与砍杀吧 关注:494,292贴子:10,981,407

(浅坑)一个山里娃的大海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平凡的小山村——阿斯卢姆出生的孩子,父亲因为参战受伤早早地过世了,所以母亲与我相依为命。今年我十八岁了,童年跟我一起打雪仗的伙伴们,有的进城去做了学徒,有的跟随商队做了小商贩,有的加入军队做了新兵,当然也有人留在村里成为了农民。
从小我就听说在大陆的南方有一片像天空一样蔚蓝的茫茫大海,海上的浪花就像天上的白云一样洁白美丽。在冰雪消融的季节里,不用帮母亲做农活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躺在空地上望着天空发呆,我看着天空和白云,在脑海中想象着大海的样子。


回复
1楼2016-09-13 00:41
    2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9-13 00:43
      默认脸 好没诚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6-09-13 10:05
        看画质完全带的动战团,玩战团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9-13 11:33
          现在我长大了,这意味着我要自己养活自己,同时也意味着我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了。
          晚上吃饭时,我跟母亲提出想去外面闯一闯,去看看那传说中的大海。母亲知道我从小就对海有特别的兴趣,一直想去见识真正的大海,但是她非常地担心我的安全。外出经商的、参战的人们总是不断向大家叙述着外面兵荒马乱的世界:不是我们维吉亚的军队进攻库吉特人,就是海边的诺德军队入侵,商人们必须成群结队雇佣大批护卫才能勉强抵抗到处流窜的山贼和强盗,不时还有从军队里叛逃出来的散兵游勇拦路抢劫,传说在海边还游荡着喜欢用人头盖骨当碗的海寇。


          收起回复
          9楼2016-09-13 16:10
            于是楼煮就被商队老板哈五爷雇用了 在队伍里当小杂役 踏上了前往海岸的旅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9-13 16:22
              “ 我可以保护自己的,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你看你儿子现在多么强壮!”
              “可你还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呢,现在外面又兵荒马乱的,妈妈怎么能放心? ”
              “妈妈,我已经18岁了,跟我一样的小伙伴们都外出当兵或者是做学徒了,我也一样可以闯出一片天地的,难道妈妈认为你儿子不如其他人吗? ”
              “ 可是……”
              “ 并且我只是去看看大海就回来,我向您保证我能够照顾自己的,请您支持我这个愿望吧,你知道我一直都想去看大海的”
              在我的再三坚持下,母亲终于松开同意了。晚饭过后她就开始帮我收拾行囊,她翻出了父亲留下的剑和盾牌,然后还把家里用来打猎的弩和矢都拿了出来。

              第二天母亲起得很早,她准备好早餐之后叫我起床吃。早餐过后,我牵来父亲留下来的老马,然后母亲把装了鼓鼓一大袋子的风干肉和盾牌、剑和猎弩一一递给我。
              “早点回来,孩子。如果外面不好过活,记得回来找妈妈,妈妈永远在家等着你。 ”
              “好的,妈妈,我知道了 ”
              “ 出门在外,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呀!”
              “我会的,妈妈,你回去吧 ”


              收起回复
              11楼2016-09-13 22:10
                哈老四国王:
                新兵们,听好了!
                斯瓦迪亚作战要点摘录:与诺皇作战时,可无视飞斧;必要时,你可以与诺皇进行肉搏战,你只需讲你的军刀插入这些野蛮人的脖子即可;相信你的护甲,它可以轻而易举的防御那些野蛮诺德人的三流远程武器;你的骑枪可以轻松穿透诺皇的盾牌
                  遵循以上条目,你可以在战争中幸存很久,甚至有机会升级为一位光荣的斯瓦迪亚骑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9-13 22:16
                  前排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6-09-13 22:17


                    告别母亲,我驱马走到村口时停下来回望了一眼村子,冰天雪地中的阿斯卢姆村在树木的掩映下,就像是躺在母亲臂弯里的小Baby一样安详与宁静。
                    我轻轻地说了声:“再见了,亲爱的妈妈。再见了,我的阿斯卢姆。”


                    收起回复
                    14楼2016-09-13 22:21
                      维吉亚里海边也不远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9-13 22:28
                        看起来像原版,不像是战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9-14 10:26

                          调转马头,望着在阴沉天空下蜿蜒消失的寂静山路,我突然感到一阵害怕:这一路我究竟会碰到什么呢??
                          很快我回过神来,嘲笑自己“胆小鬼,刚出村口就畏缩了?蔚蓝的大海在等着你呢,勇敢点!”我扶了扶背后的行囊和盾牌,轻夹马腹,马儿便轻快地跑了起来。


                          回复
                          19楼2016-09-14 22:44
                            那个用战团最好


                            回复
                            20楼2016-09-14 22:58
                              这得走多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9-14 23:02
                                真特码浅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6-09-15 12:15
                                  快更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9-15 12:31
                                    顺着村里到库劳的山路,傍晚时分我就到达库劳城门口。横亘在我面前的库劳城墙冷冷地矗立着,城门塔楼从墙面挺立出来,石块缝隙间积着冰雪,在天空的映衬下显得雄伟而又坚硬冰冷。


                                    回复
                                    24楼2016-09-15 21:55
                                      葛瑞福斯国王:
                                      新兵们,听好了!
                                      罗多克作战要点摘录:与斯骑作战时,可无视骑枪;必要时,你可以与斯骑进行肉搏战,你只需讲你的长矛插入这些高傲贵族的战马即可;相信你的护甲,它可以轻而易举的防御那些斯瓦迪亚人的三流远程武器;你的攻城弩可以轻松穿透斯军的盾牌
                                        遵循以上条目,你可以在战争中幸存很久,甚至有机会升级为一位光荣的罗多克军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9-15 22:43
                                        我就问一下 楼主不会打mod


                                        回复
                                        26楼2016-09-15 23:11
                                          穿过城门,我来到库劳城内。库劳还跟我以前和妈妈一起来的时候一样,老旧的街道上稀稀拉拉的人们来回走动着。夕阳渐渐西沉,城楼和房子都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我该去酒馆准备过夜了。


                                          回复
                                          27楼2016-09-16 22:28
                                            酒馆就开在城堡大门的左侧。城堡大门口左右各站着一名全副武装的守卫,他们打量着同样全副武装的我。
                                            “嘿,你是干什么的,城堡门口不允许骑马!”
                                            “好的”,我一边说着一边翻身下马,“我是来酒馆住宿的。”


                                            收起回复
                                            28楼2016-09-16 22:40
                                              好帖,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9-16 23:11
                                                感觉默认脸像仙剑奇侠传一上的唐钰小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9-16 23:13
                                                  酒馆一向都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商人和旅行者,寻找主顾的雇佣兵,当然也有库劳的酒鬼们,甚至还会有职业杀手或者江洋大盗混杂其中。
                                                  安顿好房间之后,我决定碰碰运气,打听一下去往大海的路径,或者有没有去往海边的商队我可以跟他们一起的。我一下楼梯就看到一个身穿军服的中年人独自坐在离我最近的桌子旁边,他看起来应该很好说话。我走过去问他对面的这个空位是否可以坐下,他停下来看了我一眼说“当然可以,请坐。”
                                                  “先生你好,我来自阿斯卢姆。”
                                                  “阿斯卢姆?是雪山脚下的阿斯卢姆村吗?”
                                                  “是的。您竟然知道我们阿斯卢姆这样偏僻的小村子,那您一定对库劳非常了解吧?”
                                                  “当然,我对库劳附近都很了解,我在这里当了足足二十年的兵。”
                                                  “那您肯定经历过无数的战斗,请问您有跟诺德人打过仗吗?”
                                                  “诺德人?没有。我只跟库吉特人、芮尔典人交过手。”
                                                  “为什么您二十年都没有跟诺德人战斗过?”
                                                  “因为我是一名库劳守军,而诺德军队根本打不过库劳城来,他们最多也只打到了日瓦丁。”
                                                  “这么说您驻守了库劳城二十年,从来没有被派出去过是吗?”
                                                  “没错。不过你别以为我是龟缩在城里的懦夫,我为库劳打过很多艰难的硬仗,库吉特和芮尔典人的军队都非常的凶悍。”


                                                  回复
                                                  32楼2016-09-17 10:20
                                                    顶一顶啊顶一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9-17 14:54
                                                      拉格纳国王:
                                                      新兵们,听好了!
                                                      诺德作战要点摘录:与维神作战时,可无视那些弯曲的箭矢;必要时,你可以与维神的护卫维骑进行肉搏战,你只需讲你的军刀插入这些野蛮人的脖子即可;相信你的护甲,它可以轻而易举的防御那些野蛮维基亚人的三流近战武器;你的巨斧可以轻松砍裂维神的盾牌
                                                        遵循以上条目,你可以在战争中幸存很久,甚至有机会升级为一位光荣的诺德皇家侍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9-17 15:28
                                                        “您怎么一个人坐着,没有战友跟你一起来的吗?”说着我环顾了一遍酒馆。
                                                        “没有,”说到这里他突然用一种讥诮的口气说“干一杯,兄弟!为那些出身高贵的领主和夫人们,为他们的衰败和堕落干杯!”
                                                        跟我碰杯并喝下一大口酒之后,他眼神迷离地接着说
                                                        “我守卫了库劳城二十年,二十年呐!”他用两根手指冲我比划着。
                                                        “我参加过无数场战斗,负过的伤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那些库吉特人、芮尔典人都没能把我怎么样,没想到我最后栽在了一个嘴上没毛、拖着鼻涕的毛头小子手上。那小子因为是领主图穆巴的儿子,直接就被任命为库劳守军的新指挥官。那天我在塔顶负责瞭望敌情,他来临检。他看到我的弩弦断了,那样的大雨里,你知道…”
                                                        他打了个嗝“…没法让弦松开。但是他说断了弩弦是我的失职,说要用马鞭打我。我的心都碎了,于是我离开了军队。”


                                                        收起回复
                                                        37楼2016-09-18 14:39
                                                          没人看
                                                          看来我断更是合民意的


                                                          回复
                                                          39楼2016-11-1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