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征锋吧 关注:159贴子:19,811
  • 42回复贴,共1

『四境九寰』通法明途|禹余尘境|演绎场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寰海听涛起烽烟,宇极争胜自思闲————
————征途何须七擒策,锋锐所指是苍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0-01 14:15
    ———————————————洪元五百十四年三月秋———————————————
    [竹下清风随缘心 男 梵度天首座]
    晨间做完早课,行过菩提树下,见枝头坠一帘露珠。不由采了一罐清露。
    端着细陶罐,一双草履走过林间,带起一片似落叶的沙沙声响。自然之声,自然之道,遍布通法明途,浸润佛者心田。带着清晨的清净,白衣佛者进了一所僻静的小院。
    这院里住着两个人,抑或该说是魔。一者无心,一者执情,随缘心要做的,是给这二人一颗人心。
    抬手轻敲院门,咚——咚——,这声音似钟声,传得悠远。黝黑的佛珠自腕间滑动,随缘心立掌低念一声。
    【悉昙无量。】
    【两位施主晨安,可还习惯此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10-02 11:44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木桌上摆着几个白色瓷瓶,里面虽然是空的,但却散发这甘醇的酒香,显然是有人刚刚享受完这些佳酿
      桌旁,一个白袍少年坐在一边,手肘拄在桌子上,头微微靠在上面,呼吸均匀,显然是已经熟睡
      少年的身上有淡淡的酒香,很明显,享受了那些佳酿
      本来已经醒酒,可一摸袖内还有几瓶佳酿,便喝了下去,少年便接着酒劲睡熟了,完全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听到敲门的声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10-02 12:14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自被那人带到此地已经过了几日,虽然只是软禁,依旧让人心里十分不甘。只是没曾想寒子恨竟也在此处,见其一直醉着,也懒得理,自顾自坐在窗边,望着远处出神】
        【瞥见一旁寒子恨又睡熟了,柳眉微蹙。听到敲门声,少女站起身走出屋外,却并未开门】
        我若说不习惯,你又会怎样?
        【其声冷冽,不似从前温婉。门边正放着惊弦琴,少女随手一拨,琴声清脆,不过为将寒子恨叫醒】
        别废话了,有何贵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10-02 12:42
          [竹下清风随缘心 男 梵度天首座]
          没有听到回应,只有一声惊弦破坏此地宁静,不过顷刻又为梵音盖过。轻轻推开院门,僧者淡然走进院里,落座廊边。
          【贫僧只是想请两位喝杯茶而已。】
          取出小炉,烘上炭火,将瓷罐中的清露倒入铜壶之中。暗红的炭火渐深,白灰积叠,露水沸起。洗壶冲茶,不多时,茶香渐浓,溢满整个小院。幽幽茶香,沁人心脾,醒人心神,清人神魂。
          有这样的茶香,谁还睡得着?
          僧者浅笑,倒了三杯茶水,涤尽三人凡思尘念。
          【茶,贫僧备好了,两位可要品上一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10-02 13:30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惊弦之声让少年微微清醒,半睁开眼睛发现院中多了一人,并不认识,便又闭上眼接着睡
            沁人心脾的茶香闯入鼻腔,少年也睡不着了,索性睁开了眼,倒是没碰那杯茶,而是把桌上的瓷瓶挨个掂了一遍,叹了口气
            环视一圈,少年惊奇
            “咦?颜未晞?你在这干嘛?”
            虽说已有几日,可少年这几日不是睡着就是醉着,那里知道还有什么人,他连自己怎么来的这都不知道,虽然还有一个和尚在,可是不认识,还是先跟认识的说说话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0-02 13:51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倚在门边冷眼望着那人泡茶,玉手在袖中轻轻转动着指上的魅骨环,不发一言,实际是懒得理人,也不管人泡好的茶。见人倒了三盏,只是柳眉微挑,丝毫没有去品尝的意思】
              【转眸望见寒子恨已醒,只是柳眉一挑,在这里干嘛,说得似乎自个很愿意来这里一样】
              你不如问那位,带我来此,是要做什么
              【樱唇轻启,却是冷淡至极。近年来的是是非非,早便将少女温婉的脾气磨没了】
              寒子恨,你又在这做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0-02 18:21
                [竹下清风随缘心 男 梵度天首座]
                僧者执杯细嗅,却没有饮上一口的意思,只是端握在在手,随意回答。
                【那日见汝醉生梦死,贫僧不忍,愿佛法能渡,故而带汝来了此地。不知少年人可愿在此盘桓七日?】
                茶香袅袅,越是细嗅,越能清心净神,再大的火,在这“清心”之前,也要弱了三分。
                【贫僧答应行云子,收留姑娘几日,净涤身心。此刻尘邪两境交战,道者留姑娘与此地,已然是他之慈悲。】
                佛说:众生平等。可惜身在此间,佛者能悲悯的只有尘境百姓了。
                如此境地下,对眼前两魔,随缘心也只能余这一点慈悲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10-02 19:07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少女依旧倚着门,一双樱眸不含任何情绪,白皙的面容上鬼族的纹章十分扎眼】
                  净涤身心?笑话
                  【少女冷笑一声,瞥一眼寒子恨,他醉生梦死也不是一日两日,若是可以改,早便改了,交给尘境之人度化,简直荒谬】
                  道长打算…如何“净涤身心”?
                  【毫不掩饰言语中的讽刺,少女勾唇轻笑】
                  行云子?那人与我何干?又有何资格干涉我?
                  【尘邪交战,自个本应身在战场,怎知却莫名其妙被带到此处。原本自个对战争毫不关心,即便身在驻地,却并不参与战争。只是现在九泉已死,既有其一部分力量,又决心为人报仇,这战争,就不得不参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10-02 20:04
                    [竹下清风随缘心 男 梵度天首座]
                    僧者静坐,静待茶香透尽。
                    这两人所言也算在意料之中,只是可惜……贫僧已然无暇细细开解了。
                    【悉昙无量,看来是贫僧执着了。施主不愿,吾亦不该强留。只是此刻,梵度天之节庆已然开始,僧众将诵经念佛七日。施主乃是鬼族,只怕走不出此间十步。】
                    立掌颂一声佛号,随缘心面露愧疚之意,淡定将事实说出。
                    【贫僧本来昨日便想问问,只是……施主醉得不醒人事,吾也只好今日来问了。】
                    寒子恨之话于随缘心无意,至于颜未晞之话,却是让人唏嘘。腕间菩提子滑下,随缘心指尖一拨,串珠转着间,开口所言却是未理其问,而直指中心。
                    【修心静心,自可涤尘去垢。姑娘心中有火,眼中有恨,然,未入无间。故而汝虽是魔身,行云子不忍杀,但也不会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0-02 20:36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少年头轻靠在,苍白指尖在杯沿上打转,时而划过杯壁,也不知听没听那和尚说话
                      这和尚,尽说没用的,昨天自己随是喝醉睡着了,可自己刚刚不也是喝醉睡着了?还不是醒了
                      少年索性闭上眼,想着趁着困意睡一会儿,反正是无聊头顶,走又走不了
                      忽然少年抬头,勾了唇角,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老师父啊,要不这样吧,您给我拿几坛酒来,我喝过这七天如何?不然也忒没意思,而且,”
                      少年一抬头下巴点了下颜未晞
                      “把她灌醉,让她睡个七天,别让她在弹那棉花,也图个清净。”
                      少年似是说笑,也似是认真,拄着下巴,也不知道是真想喝酒了还是在活跃气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10-02 20:57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淡淡的瞥了寒子恨一眼,一双樱眸深邃的望不到底,半晌后轻笑一声】
                        寒子恨,你若想灌醉我,先看看有没有那实力
                        【寒子恨的随性倒也不是头一次领教,如此并未觉得如何,可对自己而言,不离开,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玉指于腰间锁链上滑过,勾唇一笑,驱着拘魂锁直向那和尚抽去,左手抚琴,信手一画便是漫天的音刃】
                        那么你又怎么会觉得,我就会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0-02 21:31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是谁上次醉倒在我怀里了?还哭哭啼啼的。”
                          少年直接拂过额角,唇角笑意不减
                          见颜未晞按捺不住了,也未作表态,反而是身子后仰,椅子的两个前腿离地翘了起来一副看戏的模样
                          也是,刚刚还说别让颜未晞弹棉花,这还又弹上了,唉
                          少年悠哉悠哉的看戏,但听得那句“无酒”时,少年“噌”的站了起来
                          “让我越来越清醒,我还是睡觉吧。”
                          少年一脸郁闷 在自己身上摸着,记得应该是带了的啊
                          摸出来的是一个烟杆
                          少年这才坐下,在桌角上磕得了两下烟杆,袋子中有点烟草
                          “唉,无酒也无趣,只能用别的来解闷了,你们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0-02 22:11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醉酒误事。
                            【少女简简单单的回应了寒子恨的调笑,瞥见寒子恨掏出烟杆,顺手又一道音刃砍断了那根烟杆,少女一向最厌恶烟味】
                            漫天愿力,遍地佛音?
                            【少女摇头轻笑,没有管被人定住的拘魂锁,轻移软步向对方走去】
                            真是抱歉啊
                            我还有必须要做的事,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离开。
                            或者……你杀了我,如何?
                            【早已知道双方的实力差距,少女却依旧云淡风轻,将玉指凑到唇边轻吻,笑得妖冶异常,接着便是一招蚀心绝念。纳元于掌,身化三影,迷离疾进,击颔破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0-02 22:25
                              [竹下清风随缘心 男 梵度天首座]
                              看似巧笑嫣然,实则怒火升腾。明知不可能,也要露出利爪挣扎,这样桀骜的魔,才是邪境该有,反倒是闲闲抽出烟杆的那位……甚为少见啊。
                              随手放下杯盏,茶水不见涟漪,白衣却已然淡去。连退三步,避过三道幻影,张口颂一声真言,佛光汇成一个“嘛”字,停在身后,只等杀机临身。
                              【若是只有武力能解决此事,贫僧其实不介意动武。】
                              僧者面容庄肃,心怀慈悲,口中说的话,却不是那么宽容恭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0-03 17:14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被砍断的烟杆,良久叹了一口气,这烟杆很贵的!
                                “啪”的把断裂的烟杆放在桌子上,不轻不重,抬手轻弹一下杯沿
                                在身上有摸了摸,拿出另一根稍短的烟杆,慢慢悠悠的填上烟草,点上了火
                                深吸一口,鼻腔中缓缓喷出了白色烟雾,烟草的气息慢慢弥漫开来,少年闭眼享受
                                淡眼看颜未晞和那老和尚,完完全全是当作看戏一般,这次可是护好了烟杆,再被砍断 可真没有了
                                断酒再断烟 真是没法活了
                                椅子前腿翘了起来,少年身体微微后仰,姿势极其舒服
                                又是一阵吐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0-03 17:26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好啰嗦啊……
                                  【一招不成,也并不觉得惊诧,能将自个困于此处的本就不会是等闲之辈。樱唇轻勾,扬起柔夷活动了一下筋骨】
                                  要打便打,何来这些废话
                                  【回眸瞥了寒子恨一眼,也罢,随他去。少女垂眸拔下了唯一固定秀发的步摇,一头青丝滑落披在肩头,碎发在风中飘扬,少女嫣然一笑,腾身跃起,便是一式毁命灭神击。跃空坠击,罩盖天灵,散颅炼脑,毁命灭神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10-03 17:38
                                    [竹下清风随缘心 男 梵度天首座]
                                    杀气锋锐,白眉也不由一抖,眼睑垂下,遮去静若深渊的眸子,僧者慢慢吞吞的叹道。
                                    【人老了,经的事多了,自然会唠叨。眼见姑娘将入无间,贫僧自是忍不住劝解一番。】
                                    杯中香茗香气终是散尽,杯中碧水清泓也化作了白泉,抬手饮一口“净心”,无滋无味的茶水,让僧者提唇浅笑。
                                    魔物利刃落下,背后“嘛”字真言顺着锋刃缠上少女皓腕,弹指间便化作一串砗磲珠,锁住红衣少女魔气。
                                    【佛门清净地,不宜动武杀生,正值庆礼,贫僧也该去持礼了,两位施主请自便。】
                                    饮尽杯中茶,随缘心终是起身,施了一礼便打开院门离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10-03 19:44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烟雾缭绕,四处都是烟草的气息。清秀少年半靠在椅子上,骨节分明的手中端着一根烟杆
                                      墨发散在脑后,少年微微仰头,张口吹出了一口烟雾
                                      白色的淡烟带着烟草的气息,从少年口鼻喷出,少年闭上了眼,似很是享受
                                      虽是被软禁了起来,但少年也不着急,反正是出不去,颜未晞都被锁了魔气,就别提自己了,还不如既来之则安之。且看且办吧
                                      不过看似对方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少年挑眉吸了一口烟,淡淡的吐了出去
                                      “你着什么急,第几日了你也出去不了,还不如坐下来歇歇,你那么站着不累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10-04 19:20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少女站在门边的原因有二,一则可以看着远方的景色,好歹平息一些躁动的心绪;二则屋中的烟味实在让少女难以忍受,而以此刻的状态又无法与人争执,便到门口避免被烟熏】
                                        我和你不一样,寒子恨。我还有必须要做的事
                                        【少女依旧望着远方淡淡道,沉默了几秒后回过头,看着人勉强勾了勾唇角】
                                        你若把烟灭了,我倒是可以考虑进去坐一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10-04 19:40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少年淡淡一笑,吐出一口烟雾,苍白的面庞并无几分血色,食指在桌边清点两下,倒是随手拿起了对方的步摇
                                          “那我就更不能灭烟了。”
                                          少年说着,但放下了烟杆,漫不经心 似是诉苦
                                          “我叫你进来是不想让你被风吹了着了凉,你却非要我灭烟,这儿本就还酒,你这是要我无聊头顶吗。”
                                          少年放下了对方的步摇,重新执起了烟杆,另一只手食指尖不轻不重的在那根断了的烟杆上点了两下
                                          “对了,你还得赔我一根烟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10-04 19:47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少女挑了挑眉,由袖筒中抽出一柄折扇缓缓扇动,这几日少女的动作都稍微放慢,为使自个保持平心静气,动作稍快都会引起心中的火气】
                                            我在这,你也会无聊?
                                            【少女漫不经心的调侃,自个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对方若是想做些什么,自个断然无法反抗。自然,若他做了,少女亦会用毕生时间寻他出来,杀他泄愤】
                                            哦?烟杆,就当是你还我的吧
                                            【少女轻描淡写的回应道,虽然…那断了的烟杆自个要来何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10-04 20:04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少年淡淡的看了颜未晞一眼,虽说……算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少年淡淡的往空中吹了一口烟,随手抓了那断了的烟杆扔了过去
                                              “啧,难为未晞还帮我想消遣的办法,子恨不做,是不是就说不过去了?”
                                              打了个哈欠,少年抬手倒了一杯热茶,但却未饮,而是将茶盏捏在手里
                                              “不过子恨没有兴趣,前两次也是子恨醉酒胡来,给未晞赔罪了。”
                                              浅浅的喝了一口茶水,又端起了烟杆
                                              “未晞若是累了,过来坐坐吧,我去门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10-04 21:41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随意瞥了一眼被扔来的烟杆,任它掉落在地,淡淡的声音不含情绪】
                                                一句醉酒误事,就能勾销你做过的事吗
                                                【如是道,却也并不含怒气,二人不知何时起变成了这般心照不宣却又和谐的相处方式。闻人言轻点了点头,合了折扇向屋内走去,在另一张藤椅上坐下,却拉着人衣袖阻止人离去】
                                                别走
                                                【少女抬眸轻笑,随手拿了桌上自个的步摇递给对方】
                                                帮我把头发绾起来可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10-04 21:56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把烟杆放在桌上,去开了房间所有的窗散去烟味
                                                  “其实我酒品很好,只不过那两次……都是未晞先无事生非的吧,见了我不由分说就打。”
                                                  说的确实都是实话 特别是第一次见面时,少年都没有反应过来 生气之下,借着酒劲才做出那种事来
                                                  见颜未晞进了屋,少年过去拿了烟杆便要出去,却不料衣袖被人拽住,回头一看,便是颜未晞的问话
                                                  少年轻勾了下唇角,把烟杆放到桌上,接了那步摇
                                                  “既然是未晞请求,子恨怎能推脱。”
                                                  说罢便专心为人绾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10-04 23:44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三千青丝的一端传来丝丝振动,少女垂着眼眸任人替自己绾发,微微勾起唇角】
                                                    无事生非?
                                                    说起来你大概都不记得吧
                                                    很早的时候,早在我认识卿雪之前,早在…我还没练就人形的时候,你将我打成重伤的事
                                                    【实在是过于久远的事情,久到自个连他容貌都忘了,只记得一个瞬间那人的笑容,由是才会在第一次见面时没有认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10-05 02:06
                                                      [鬼魔寒子恨,男,散修,武力值0,魅力值0,声望值0]
                                                      “我不记得我重伤过哪个妖。”
                                                      少年的声音平淡,他回想了好一会儿,确实是不记得大伤过哪个妖
                                                      步摇固定好了对方的秀发,少年放下了手,拿起了桌上的烟杆走了出去,懒散的靠在了门边
                                                      微微歪头,面朝门外吐出一口白烟
                                                      良久 少年开了口
                                                      “睡一会儿吧,这几日你都没怎么阖过眼。”
                                                      说着少年深吸一口,一歪头,张开口,却不是喷出白烟,而是吐出了一个烟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10-05 07:39
                                                        [玳弦急曲颜未晞,女,他化魔城部署,武力值600,魅力值20,声望值20]
                                                        是吗
                                                        【少女轻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也没指望对方记得。记得又怎么样呢,已经过了那么久,久到连自己的记忆都出了差错】
                                                        【闻人言少女轻叹口气,睡一会吗,大概要打发时间,也就只有这样了吧。只是梦里……会出现谁呢。少女垂眸,轻轻应了一声好,单手支颔,在屋内还未消散的烟雾中,终究还是睡着了】
                                                        ———————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10-05 0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