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微甘吧 关注:3,491贴子:33,974
  • 5回复贴,共1

【白茶微甘社】2016/10/02朝生暮死[第24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月练规则:
1、月练本吧成员皆可参加。
2、社员入社后需无条件遵从月练相关规章制度。兼组成员任选一组自己所加入的组的月练。
3、月练若有借鉴,需在作品中标注出出处。如有抄袭,一经核实将给予惩罚或退社处理。
4、月练,顾名思义,每三十天就会换下一期月练。月练题目一律由文评组负责。
5、月练不超过六千字一律在月练贴内上交,超过六千字可单独开楼,需在标题注明月练。
6、除已请假成员外,入社满半年及以上的社员如果从来没参与社刊制作或月练的,一律作退社处理。


回复
1楼2016-10-02 15:22
    本期主题:


    朝生暮死
    早晨出生,夜晚便死亡。蜉蝣那朝暮之间的生命于人类而言是那么短暂。
    但纵使别人如何去看,那也是属于蜉蝣的,漫长的一生。


    回复
    3楼2016-10-02 15: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0-04 07:28
        看着战斗失败的游戏界面,你有些不甘。


        这是个意外,刚才你的姑获鸟本应能给对方雪女一记暴击的,但没想到对方张开了护壁,只打了不到两百滴血,这才导致了战斗的失利。


        刚才只是偶然情况,你家姑获鸟平时还是挺靠谱的,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应该就能攻破了。抱着这样的心态,你重新点开了结界突破界面上的最后一个结界。


        出阵界面上雪女的卡牌还是灰色的,你焦躁地晃了晃手指,就在这时,雪女终于恢复了原有的状态,你立即按下了右下角的“战”字,陷入了新一轮攻破。


        最近雪女阵亡BUG的冷却时间越来越短,最终终于变成了几秒钟就能恢复正常的状态。照这个势头下去的话,大概在不久的将来,你就能彻底摆脱这个BUG了,为此你打心底的感到欢欣雀跃。


        但就算摆脱了BUG,也摆脱不了非民的身份。你苦着张脸,眼见对面的雪女一个暴风雪将自己仅剩的四个式神冻成了冰砖,刚想着这局又要完,紧接着人家的三尾狐又一个大招干掉了你的姑获鸟,这下子可是真的毫无胜算了。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看着战斗失败的游戏界面,你愤怒地将手机扔到了床的正中间。





        “喂,你没事吧?怎么脸色突然变得这么差?”


        我猛地睁开眼睛,盯着结界的地面久久没能移开。耳边传来山童的声音,但我疲惫地几乎不想回应,最终只是摇了摇头表明自己没事。


        “你最近一直很奇怪,战斗的时候也总是走神,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山童将双手搭在扛在肩上的石锤柄上,独眼中透出再明显不过的担忧。


        “……不用你多费心。”


        我用双手捂住脸,刚才身体被三尾狐的利爪撕裂的触感仍残留在我的脑海中,因为不是被雪女击杀,所以我也没有陷入到那片黑暗中……最近,这种情况似乎变得多了起来,最初明明是陷入黑暗的次数更多。


        “你还敢说!我不是说了你最近很不对劲吗?不然就是失踪,难得不会失踪的话,就是这副很痛苦的表情,换了谁都要担心你啊!”


        听到我的回答,山童似乎又发起了脾气,他拽住我的手腕,声音猛地拔高了。


        “如果担心我会拖累大家的话,我会道歉。不过很快就要结束了所以你别来管我!”


        我被他吵得头痛,皱着眉头将话一股脑地抛出来之后就挣脱了他的束缚,转身跑进了其他式神聚集的地方,这样一来他也就不方便再追过来问我事情了吧。





        我知道,这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


        陷入黑暗时的死亡时间越来越长,有时等我回过神来,大半天都已经过去了。


        然后,如果不是被“雪女”所杀,而是立即会在结界中醒来的那种死亡,被杀时的感觉会很鲜明地停留在脑海中,身体因此作痛也是常有的事。我想,这一定是我因为的精神正开始变得无法适应这个世界所导致的,这样的折磨持续下去的话,总有一天我也会彻底灰飞烟灭吧?相比起那样,倒不如让我在黑暗中陷入永眠。


        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已经开始向往起死亡来了。


        应该是从最初开始,我就没有产生不想被代替的念头。


        这样的思维到底是属于“我”的,还是其他的什么人附加在我身上的呢?


        就让这一切快点结束吧,如果我是那个不应存在的错误的话。


        反正就算这个“我”不见了,也一定不会有人发现的。





        “你和山童吵架了吗?”


        “不,没那回事,我只是让他暂时不要理我而已。”


        “那不还是吵架了嘛,难怪他最近总是闷闷不乐的,脸都要憋青了……哎呀,不然你再气气他?青色皮肤的山童似乎会变的比现在更强的样子,那样晴明也会为此而感到高兴的。不过,我还是觉得他现在的肤色比较好哦。”


        “就算他把自己憋得浑身发青,如果不是由晴明使用特定的道具对他举行觉醒仪式的话,也是不会变强的,你就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面对三尾狐的突发奇想,我却只能说出这种会让气氛冷下来的话,但这绝不是因为我讨厌她,而清楚我性格的三尾狐对此也毫不在意,依然冲我露出妩媚的笑容。


        这是一场再寻常不过的闲聊,但我的内心却禁不住直发冷。


        其实我们谁也没有见过青色皮肤的山童,但却能知道,觉醒后的山童是那副模样。


        我们总是知道一些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过的事物,并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这些从前我不曾怀疑的细节,现在看来处处充满漏洞。


        它们都在无声的呐喊着,嘲笑我们被这个虚假的世界蒙蔽了双眼。


        “你真好啊,那些道具那么难集齐,但无论如何晴明总是会第一个给你用。”


        三尾狐的声音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这时她正拉着我的新衣袖子,轻轻笑着说。


        “你呀,现在大概是晴明手下最强的式神了吧?因此招到不少怨恨呢。”


        我抬起头来,向她抛出一个疑惑的眼神。


        “最近,我总觉得对面的三尾狐似乎不太喜欢你的样子。”





        当我终于明白三尾狐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时,我已经在与其他阴阳师的战斗中被敌对的三尾狐杀死了十多次。


        在这期间,我一次都没有被敌对的雪女杀死过,然后,一次都没“死”过。


        怎么回事?明明都到现在了,如果一直被雪女杀死的话,我就能如那些神灵所愿的死去,而我现在也抱着同样的希望,想从这个虚假的世界中逃离。


        但是,对面的那些三尾狐却仿佛突然都说好了一样,纷纷抢在雪女之前将我杀死。


        三尾狐锋利的爪子将我撕裂的触感现在也深深烙刻在我的脑海中,就算过很长时间也难以消去。我甚至时常会因臆想中的撕裂感而露出痛苦的表情,等缓过神来时会发现山童正带着复杂的神情站在不远处,与我视线相接后却又立即逃走了。


        他似乎总想对我说些什么,但到最后却永远沉默不语。


        而我也没有余力去顾及山童的事情,从不久前我感到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我的脑中撕扯,它总是来得很突然,而且比我见过的任何妖怪都要野蛮地破坏我的意识。


        我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如果敌对的雪女不能给予我“死亡”,那么,就要有一种新的东西出场来将“我”彻底破坏掉了。


        对我而言,这简直是飞来横祸。它逼得我不得不去思考该如何让敌对的雪女将我杀死,相比起承受这种看不到尽头的折磨,倒不如让我选择一个相对轻松的死法。





        我做了很多种尝试,但到现在为止,还没出现理想的结果。


        某次,我用护壁挡住了三尾狐的致命一击,却被紧随而来的萤草一击毙命。


        某次,我在自己濒死前使出了暴风雪,将除了对方雪女之外的所有式神都冻住。但那个雪女的攻击被我之前布下的护壁所挡下,没能杀得了我,最后我还是倒在率先解冻的敌方三尾狐的尾巴下。


        某次,我和同伴合力杀死了对面除雪女之外的所有式神。结果对方的清姬在死前释放出毒雾,剧毒的效果直到她死后仍持续发作,最终我毒发身亡。


        ……


        ……


        回复
        11楼2016-10-04 21:35
          番外·某个敌方雪女的视角(轻微敌方三尾狐X敌方雪女)


          “如果你刚才丢个雪球过去的话,不是更好吗?暴风雪虽然有可能会冻住对方,但却没法有效地击杀敌人,现在对面就剩一个式神,也没必要刻意去牵制对方吧……我说你呀,今天似乎有些没干劲呢。”


          趁傀儡师上前攻击的空隙,身边的三尾狐侧过脸对我说道。巨大的傀儡活动时会发出刺耳的声音,所以除了站在她身边的我之外,没人能听清对话的内容。


          “稍微……有一点。”


          若硬要说我现在是全心投入战斗的话,那肯定都是假话。


          站在这个擂台上,就该为了晴明而拼尽全力战斗,这我是知道的,但现在我却不能忽视从心底涌现的违和感,不知不觉间在战斗中放水了。


          “对面的那个雪女,让我有种十分难过的感觉。”


          仅仅是看到那个雪女,心底的悲哀便不住地浮现出来,我不知道这是为何,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藉由自己的手来给她最后一击。


          听到这样的话,三尾狐也一定会感到莫名其妙吧,但连我自己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那样可不行呢。”


          三尾狐轻轻说道,毛茸茸的尾巴像利剑般抽打在敌人身上,带走了对方的生命。


          “你不适合摆出一副难过的表情,你的那张脸呀……笑起来应该会很好看吧?”


          她回头冲我眨了眨眼,旁若无人地说着令人双颊发烫的话语。


          “所以啊,那些会让你难过的家伙就交给我来排除掉好了。”


          我认为,那个瞬间的三尾狐真的是非常帅气。

          The end
          2016-10-04 19:16:53





          番外·“雪女”阵亡之后


          “那个……雪女?”


          “嗯,怎么了?”


          “……不,没事,没什么。”


          虽然是山童开口叫住了雪女,但最终,他还是从她带有疑问的视线中逃走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雪女再也没有莫名其妙地从结界中失踪过。


          这理应是件值得开心的事,一直担心着雪女的同伴们也纷纷为此松了口气。


          但不知为何,山童却无法像其他人那样,为雪女不再失踪而感到安心。


          他试着与雪女搭话,过去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到了现在却出奇的困难。雪女仍旧是那个雪女,精致地仿佛人偶般的素颜上也总带着一贯的冷淡表情,但最近,每当山童与她四目相接时,一切都变了,他看着她,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三尾狐曾带着狡黠的笑容,一本正经地告诉山童那是因为他恋爱了。


          但是山童心里明白,不是的,只有现在他可以断言,那不是恋爱。


          现在,当他试图与雪女对话时,只觉得心中说不出的空洞,他并非真的什么都说不出,他只是,没有任何话要对雪女说,仅此而已。


          这种情绪来的突然,甚至连他自己都搞不清自己的想法。


          就好像他不明白在某次战斗濒临结束时,自己为何会在雪女即将死亡的瞬间感受到一阵极为尖锐的心悸一般。





          雪女正在不远处与姑获鸟谈着什么。


          “……”


          山童本打算走上前去参与到她们的谈话中,但最终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你到底为何而犹豫不决呢?不拿出勇气来的话,一切都会从你指间溜走哦。”


          食发鬼路过他的身旁,见状轻轻叹了口气,白色烟雾随话语一同从唇间溢了出来。

          The end
          2016-10-04 21:04:38


          回复
          13楼2016-10-04 21:38
            选择题目为关键词组:永生 世界末日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在漫天的大雪中,旨戨的笑容苍白,伸手抚上她那双明亮的眼睛,语气凉薄:“总有一天,你也会忘记我,这个世界也会忘记我。”
            她落下泪来,满眼的坚定:“不,不会的,就算全世界忘了你,我也会记得!”
            真是个倔强的女孩,旨戨心想。
            你可曾知晓,我是活了无尽岁月的永生之人,看过了沧海变成桑田不知多少遍,你所说的永远记得,不过是人类短短百年生命。
            旨戨还是走了,女孩望着他的背影,大声喊到:“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的名字?”
            名字吗?最后只有我记得,可世上再无人可以记住我的姓名,问了又有何用呢。旨戨终究是没有回头。
            不知过了多久,某日旨戨看到天空不正常的颜色,皱了皱眉,天似乎发怒了。
            末日,是最能看到人性丑恶的时候。
            一位老婆婆缩在角落,满目的血腥与暴力。
            “世界末日了呢,旨戨……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你……”
            旨戨是在天空的颜色正常之后才出来走走,看到千疮百孔的世界暗藏勃勃的生机,看到孩童明亮充满希望的眼睛,眼睛……是不是曾有一个倔强的女孩,眼睛也是这般明亮?
            循着曾经遇见女孩的地方,虽然早已变了模样,可是旨戨还是找到了。
            因为那里有一处新坟,碑上的字迹清晰异常,旨戨,好久不见。
            旨戨轻笑,这就是你的方式吗?
            嗯,好久不见,倔强的女孩。
            END


            回复
            14楼2016-10-17 0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