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吧 关注:381,194贴子:11,158,374

回复:【新兰永恒】疏影摇曳(虐新/B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1楼2016-11-25 18:40
    。。。明天再艾特人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3楼2016-11-26 01:18
      注解:文中出现的白色火焰是火焰达到一千摄氏度时的形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4楼2016-11-26 01:20
        楼楼我要看更文!再来一发呗


        收起回复
        185楼2016-11-26 13:3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6楼2016-11-26 18:42
            二卷更完(≧▽≦)
            大家可以猜一下boss是谁哦(´-ω-`)反正我估计猜不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7楼2016-11-26 18:45
              讨厌有酱紫玩弄人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8楼2016-11-27 07:2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9楼2016-11-27 07:48


                  收起回复
                  190楼2016-12-06 08:55
                    请原谅我这么晚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1楼2016-12-09 16:54
                      更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2楼2016-12-09 17:36
                        三)彻夜不眠
                        13)萧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其寝不梦(上)
                        星云璨,与一曲月色交相辉映,风花雪月。
                        仰望幽然夜空,你可否瞧见那一颗颗零落迷失在墨蓝云中的星?
                        一个是华丽短暂的梦,一个是残酷漫长的事实。
                        医院
                        静影沉璧,清寒的月投射道道光谱,冰冷地驱逐了纯白被单上的阴翳,却挽不回一分一毫的温暖。
                        床上静静躺着一个女孩。
                        她似乎是睡着了,恬然的睡颜精致得无可挑剔。
                        她的眸子浅浅地合着,仿佛下一秒,那双天真烂漫而又冰心一片的眼眸就会俏皮地睁开。
                        可她的俏脸一片雪白,白到僵硬,白到不真实。
                        像一个洋娃娃。
                        门轻轻打开,仿佛开门之人怕吵醒她,怕惊煞南柯一梦。
                        “步美……那场车祸后,你已经半年没醒来了。”略带喑哑的嗓音微微轻柔,仿佛梦中的呓语。
                        “非常抱歉啊……这么久才来看你。”
                        “你知道吗,柯南转学了,他到美国学习去了。”
                        “我……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呢,哈哈……”
                        月光盈盈,亮了晶莹,湮了剔透。
                        缄默,缄默。
                        长明灯在夜中呼吸,伴随着更漏的声音颤颤摇摇,时时惊寒。
                        良久,莫名沙哑的声线才幽幽流转,细微悠长。
                        “不过,我倒宁可他留下。”
                        “你醒来以后,一定会伤心好一阵吧。”
                        男孩轻轻扬起嘴角,即使他知道这比哭还难看。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不够坚强。”
                        墨色纤云掩去一席月色,惟余星光点点。
                        须臾,似是纠缠分舍爱得死去活来疲倦不休,薄云溢散,似一潭决意落花的流水,潺潺悠扬。
                        仍是粉装玉琢的女孩,仍是沉璧的月影,但不见跌跌撞撞狼狈仓促的青涩。
                        惟清月似水流淌,皎白甚霜。
                        ———————
                        博士宅
                        少女娇躯受惊般的轻颤,
                        继而在桌旁缓缓直起身,外套顺势滑落。
                        清幽无神的碧眸扑扇几次,慢慢聚焦。
                        “……又睡着了吗。”
                        佁然定定地望着某个空处,眸光涣散。淡淡的声线波澜不惊。
                        罕见得没有做噩梦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3楼2016-12-09 22:48
                          14)萧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其寝不梦(下)
                          “啊,小哀,你醒了。”白发苍苍的老人揉了揉惺忪的朦胧睡眼,乌黑的眼眸疲倦而不混浊,隐隐泛着几许灵动。
                          又守了一夜吗。
                          女孩纤长睫毛轻轻抖动,似彷徨的蝴蝶轻闪薄翼,碧色秋水眸子却在瞬间黯淡下来。
                          头颅微垂,不知在掩映谁眸中迟暮的星光。
                          怔怔不语,泛黑的眼圈隐隐透着不知哭了多少次仓惶未褪的血丝。
                          谁在谁的微笑淡忘以后谁才不抑消魂?
                          博士雪白的眉毛轻轻扬起,轻得不着痕迹,生怕多出的一丝喧杂触碎了愈发落穆的孩子。
                          这是第几次了。
                          次次以惯有的包容温暖含灼烫的浅笑庇佑恰似清水中丝缕扩散浓墨般的黑暗;
                          次次以一江春水愁绪祭奠苍白的挽歌换回转瞬即逝怅然所失的回眸。
                          还是不行啊。
                          无声一叹,博士熟练自然地摆开笑脸,矍铄地眯起眸子,露出顽童般的狡黠,平缓的声线含着海纳百川的慈和,不曝星点日益猖獗的悠悠长叹。
                          “小哀啊,你也好长时间没正正常常认认真真地吃过一次饭了。我买了份牛排,不如……”
                          无神的琉璃眸子泛起淡淡的波动,潋滟粼粼。哀瞥了一脸讨好笑容的博士一眼,半年来竟第一次露出了经典的半月眼。
                          “牛排,我吃。博士你去吃蔬菜沙拉。”平淡的声线萦绕着星星点点但足以消融玄冰的暖意,她轻叹一声,嘴角勾起了不可察觉的浅浅弧度,似穿花峡蝶。
                          “咦咦咦咦!!!”博士太息一声,继而幽怨地转身默默地在角落里泪流满面。暗地里,花白的胡子却牵起一个欣慰的笑容。
                          拆开包装,扑面的喷香莫名雾气氤氲。
                          “对了,小哀,”艰难地咽下一片碧绿的白菜叶,博士眼眸中兀地透露出几分担忧,头微微偏向哀,欲言又止。
                          心头一颤,哀还是面不改色的挑起一块牛排,随口问道,“怎么了?”
                          犹豫几次,博士垂下头,有着纵横交错凹痕的额头皱成了一个疙瘩。
                          “兰那孩子,从一个星期前就成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小哀,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低沉的苍老嗓音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啪——”在余音未落不绝如缕之时,叉子自玉手脱落,霎时狠狠撞击在尘土中,决绝得不计后果。
                          哀身形猛的一僵,眸光在星光缭绕中显得有些空,秀拳下意识地攥紧。
                          一个星期前,最后与她见面的人……是她。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吗?
                          没错,她在那天告诉了那个柔婉甚水的女孩一切,一切。
                          多少年后,面对平镜中那一双澄明而又一何空洞的美眸,她无数次掩面悔恨那次冲动下义无反顾逆流命运洪流的决定。
                          为什么要告诉她全部?
                          为什么没有坚持到一曲终尽?
                          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很好吗!?
                          是否,如果剪辑去这段浑浑噩噩的流光,之后一切的一切就会变得有所不同?
                          那是她们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彻夜长谈。
                          博士轻抚她着微微颤动的娇躯,牵强挂起的笑容多少有些苦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4楼2016-12-09 22:50
                            二次月考逼近忙到炸裂,补发的两更参上
                            ——————
                            ps.嘛。。。算是番外吧
                            @冬之诗行 @安宁紫 @余生替我爱你 @新开的灰色兰花 @暗血紫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5楼2016-12-09 22:54
                              抢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6楼2016-12-09 22:57
                                @彼岸9今生缘 @sky马少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7楼2016-12-09 22:57
                                  加油,我们等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8楼2016-12-09 23:21
                                    楼楼没有艾特我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9楼2016-12-09 23:40
                                      月考炸掉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6-12-12 00:41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1楼2016-12-12 06:15
                                          。。。其实讲真我在纠结要不要发下一章|・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2楼2016-12-21 21:00
                                            楼主文笔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3楼2016-12-21 21:0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4楼2016-12-22 19:16
                                                15)秦楼月,年年柳色,霸陵伤别。 ——曾几何时(上)
                                                半年后
                                                米花医院
                                                莽莽苍苍,绵延起伏,晨雾与山色共眠。
                                                层见叠出的城市隐于远山淡青莽榛,水天一色,混沌未开。
                                                仿佛是一个遥远的国度,长眠在夕阳下的童话中,笼罩在一片深浅勾勒的悲伤轮廓中,美丽安静到巨大的震撼。
                                                山色空蒙雨亦奇,水墨沉淀,惟余多娇江山。
                                                淡青渐向浅蓝过渡,在模糊的界限中纠缠不休,倏尔掩隐脆弱的星光。
                                                一粒晨光兀自于铁青着脸的千嶂里绽放,升腾,俯瞰芸芸众生。
                                                它在期待,在壮大,在永不停息地前进。
                                                它在阻拦,在戒备,在气急败坏地咒骂。
                                                在满怀希冀地托出那一抹熠熠光辉,甚若珍宝。
                                                柔弱而又坚韧,那一抹粲然金光已分割出山云寰宇,若开天辟地。
                                                上升,上升,一览四溢流云,但见众星拱月中硕然朱轮凌霄。
                                                ———————
                                                毛利侦探事务所
                                                晓雾将歇,空旷朦胧的街道上泛着若有若无的热度。
                                                浅浅疏影下,一个少女缓步而过。
                                                那是一名身着白色长裤、白色上衣的女孩子。看上去有十八、九岁,一顶纯白帽子适时掩去了其面容,隐隐间有几缕浅金色青丝散落,在微凉温润的晨风中轻轻摇曳。
                                                行走间,她的步伐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韵律,同时携有一种奇异的气场。
                                                脚步微顿,女孩淡淡抬眸,一双浅蓝色水眸映出几个略显陈旧的大字。
                                                嘴角勾起一个饶有兴致的浅浅弧度,透着琉璃光的美眸轻轻闪烁,波光潋滟。
                                                毛利吗……
                                                ———————
                                                兰做了一个梦。
                                                梦里蔓延着浓墨般的黑暗,无止境,无缺口,密塞似至坚固难攻的堡垒。
                                                睁开眼,茫然一览无余;着素裙,三千青丝流淌。颠倒众生,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恍惚,探一缕花香,清淡尚可,扫尽穹宇凄清。
                                                明眸盼,那一株古树盘虬卧龙,参差错落的粉樱间,略见修长。
                                                无言其谁,止于心事,不寐,模糊面容清秀浅笑,笑若繁樱。
                                                俄而火卷,浅金逸;身形淡,娇柔的樱花于罪赎的火焰中轻灵而舞。
                                                飞舞,风声冽,三千青丝扬起破碎的黑暗,于镜中碎裂。
                                                近前,橘金纤丝缭绕,凄美的曲线升腾着悲壮。
                                                抬眸,繁华盈然,琉璃潋滟,绚丽的火尾炽烈神圣。
                                                业火,金粉融依,残焰了却,但余清香袅袅。
                                                枯枝,萧然余泯,幽怆满溢。
                                                只余,一片寤寐而回到原点,毛骨悚然的黑。
                                                “叮铃铃铃————”刺耳的铃声叫嚣着绞碎了梦境,阳光倾泻而下,照拂着醉卧伊人。
                                                兰迷迷糊糊地缓缓起身,烦躁地按掉手机。
                                                是梦……吗。
                                                她梦到了什么?好像有一株樱树与黑暗之中,好像梦到了一个人……
                                                梦到樱树在燃烧中淡化着『那道身影』。
                                                身形猛然一顿,兰柳眉微皱,玉手漫不经心地托着娇腮,美眸有些迷离。
                                                他好像就在那棵樱树后吧……可是,“他”是谁呢?
                                                明明直觉上肯定他在笑,但看不清他的面容;明明感觉熟悉到心痛,却就是无法启唇于早已烂熟于心的那个名字。
                                                可是,是哪个呢……
                                                “叮铃铃铃————”手机怙恶不悛,不明觉厉地喧嚷着冗杂的思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5楼2016-12-23 21:50
                                                  开头场景的原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6楼2016-12-23 21:51
                                                    没事,我知道大家这章看不懂,没关系|・ω・`)
                                                    @冬之诗行 @安宁紫 @余生替我爱你 @新开的灰色兰花 @暗血紫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7楼2016-12-23 21:5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9楼2016-12-23 21:56
                                                        来啦楼主还写过别的题材的小说吗,喜欢这种文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0楼2016-12-23 22:0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1楼2016-12-23 22:12
                                                            顶,更叫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2楼2016-12-23 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