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豪客传吧 关注:3,080贴子:22,759
  • 81回复贴,共1

【巨大陨石坑】《水浒》众生于我心中之形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则:能用一句话就绝不用两句,删繁就简。


道君天子

不论怎样,就算你认为他是个昏君,但你不得不承认,他总不是个暴君吧?
比如,《石敢当》里,林灵素要烧死石敢当炼仙丹,宋徽宗并不会像嘉靖那样乐得如此,而是十分不忍。
这样一个文才出众,同时又绝不卑鄙的皇帝,完全当得起宋公明哥哥对他的评价:至圣至明!


回复
1楼2016-10-07 11:47
    王升老贼

    高俅年轻时曾学使棒,被他一棒打翻,三四个月将息不起。
    一个会了三招两式就不由得炫耀一下的小年轻,能干出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
    好家伙,三四个月起不来床,什么仇什么怨?
    这三四个月里,高俅是怎么度过的?他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别跟我说什么高俅横行街里,那都是电视剧。反而书上是王进冷汗涔涔:
    “完了完了,当时我就劝爹爹,何苦对人这么狠毒,
    这下糟了,他造的孽,让我这当儿子的来还!
    爹啊,只听说坑爹,你这叫坑儿子啊!!!”


    轻松骂死林冲不在话下的王进

    《史进之除恶史家村》,本片不错,
    尤其是王进这个人物,很好地制造了悬念。
    我还以为史进前面那个师父是王进呢,
    直到影片中间,躺在木车上呻吟的老奶奶,
    冲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矮个子喊出“进儿”,才明白,这才是王进。
    很出乎意料呢,珊哥本剧的造型瘦瘦小小的,
    与一身肌肉块儿的史进形成鲜明对比,
    深刻证明“真人不露相”这句俗话的重要性。
    我真的很喜欢《荡寇志》这本书。
    王进:“林教头之生平,进素有所知……”
    林冲:“你!你!啊呕……”


    收起回复
    3楼2016-10-07 11:48
      郑大官人

      元杂剧《李逵负荆》中,李逵唱道:“谁不知你是镇关西鲁智深,离五台山才落草。”
      所以,明小说《水浒》中让鲁智深出场的方式是“拳打镇关西”,正合二心之论。
      先不提这形而上的,说说他的性格。
      这个人物,央视版饰演地最为客观。他顶多是爱发发牢骚而已,
      想娶个小媳妇,大老婆不让,他只好先哄大老婆,
      假装敲诈勒索小媳妇,仅此而已,绝不是真要什么三千贯钱。
      等大老婆被自己哄好,再把小媳妇高高兴兴地带进家里来。
      在这期间,他也只是心中郁闷,时常大力剁肉馅,向空气发泄而已。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我觉得1976年的日本版水浒诠释得最符合原著——



      ——鲁提辖并不是要打死他,
      只是用收保护费的姿态来教育教育他:“我打你几下,你小子可得长长记性。”
      ——仅此而已。并不是像我国拍的版本那样怒火冲天乃至大义凛然。


      回复
      4楼2016-10-07 11:48
        锦儿




        《神探宋公明》——
        宋江:“锦儿一口气跑过几条大街,且不论她一介女流何来如此体力,这个疑点暂且放下。锦儿终于找到了林教头你,当她带着你赶到现场,你正好听到了尊夫人那句‘清平世界,缘何将良人妻子困于房内’,林教头,你……有没有想过,东京之大,锦儿怎么就无巧不巧地找到了你?即使就是这么巧,花费了那么多时间,为何等你赶到之时,高衙内竟然还没有得手?难道他是那种彬彬有礼之人?”
        林冲:“这……公明哥哥,此事过去这么多年,我……竟然始终没有觉得奇怪!那么,那么,这是怎么回事?”
        宋江:“现在,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当年此计,绝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军师,此事你怎么看。”
        吴用:“公明哥哥说的,正与小可相同。这其中,一定暗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公孙先生,你说呢。”
        公孙胜:“嗯。无懈可击。”
        宋江:“啊,事情过去了多年,咱们其实不用如此细致,可以直接从最后的结局来看。林教头,你想想,最后,高衙内得到尊夫人了不曾?”
        林冲:“当然没有。”
        宋江:“尊夫人与岳丈收场如何?”
        林冲长叹。
        宋江也长叹一声道:“当年,林教头读到那封信,心情激荡之下,潸然落泪,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卢俊义:“什么细节?”
        宋江:“此事的所有人物,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可是,有一个例外。”
        众好汉齐声:“是……是,是锦儿!?”
        宋江:“一语中的。”
        林冲:“不,不会吧?她,她怎么会……”
        宋江:“难道不是么?最后,只有她,笑傲风声,销声匿迹,大摇大摆地数着银钱招赘了一个情夫,并且银钱房契停当之后,这么一家子,这么林、张两户财产,如今都归到她的名下的一家子,竟然一夜之间在京城销声匿迹。这难道不奇怪么?唉!只可惜当年天王哥哥不察,更可惜……更可惜宋江当时未上梁山啊……”


        收起回复
        5楼2016-10-07 11:49
          梁中书




          论倒插门是有多苦屄。
          不过客观来讲,梁中书还是蛮有能耐的,
          且不论治理一方还真算颇有其道,只看识人善任、不没英雄,
          那个竟然让偌大英雄给他小崽子当奶爸的沧州知府,与梁中书相比,若豚犬耳。
          梁中书的礼贤之举是有回报的,
          至少后面得到了李天王与闻大刀的忠心保护,
          《荡寇志》里也使得索超与杨志伏地求情。


          回复
          8楼2016-10-07 11:54
            大铁锤 周瑾

            一枪打中杨志左肩胛骨,本想着说好了点到为止,
            孰料杨志这厮给脸不要脸,一见自己中招,恼羞成怒,一阵乱打。
            周瑾猝不及防,闹了个浑身白点,比箭又输,羞惭而去。
            隐居专练一力降十会之法。可惜最后死于宿家庄暗箭。


            收起回复
            9楼2016-10-07 11:54
              时文彬


              坏官奸,好官要更奸。就是这个道理。
              总有人黑时县令,纯属无聊。不就是为了出脱宋公明,“坑了”唐牛儿么?
              作者又不是没说他会慢慢地把唐牛儿整顿好。
              况且从杨志宋江武松几次发配看,发配完全可以是一个公费旅游的借口,仅此而已。
              时县令可以让翻版的云长与益德在自己属下兢兢业业,
              也可以让江湖头号大明星给自己作个秘书长,活活一个狄公、包公形象的前身。
              而且,郓城小益德工作那么久,相安无事;
              偏在时文彬离任后,因为新任县令而被逼上梁山。
              这本身就是作者对时文彬的侧面乃至直接赞美。


              收起回复
              10楼2016-10-07 11:55
                张文远

                此演员与本剧的宋公明,在《回到三国》中饰演云长与益德,是我最喜欢的刘关张。
                说起原著张文远,并没什么太多笔墨。倒是杂剧《水浒记》善恶有报,
                写他妄图调戏宋江的美貌妻子而被梁山好汉阻挠,事后被阎婆惜鬼魂带走。
                文彬,喻示宋江当年做宋押司,文质彬彬。
                文远,喻示宋江此人天降大任,任重道远。
                文炳,喻示宋江大人虎变,其文炳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文恭,既是指晁宋之间兄友弟恭,也暗指后来宋江恭于国家。
                时文彬、张文远、黄文炳、史文恭,宋江遇到这“四个文人”,
                正好象征了宋江的人生四个阶段:押司,流犯,强人,忠臣。


                收起回复
                12楼2016-10-07 11:55
                  阎婆惜


                  过分解放天性的后果。
                  扯着鼻子上脸的结局。
                  可怜、可恨。
                  可怜她,毕竟并非心机婊;
                  可恨她,转面忘恩泼烟花。


                  收起回复
                  13楼2016-10-07 11:56
                    阎婆


                    就凭这句据实交代,老虔婆就不该对宋公明死死相逼。
                    如果我是宋公明,说一句:
                    “岂有此理,你那宝贝闺女先睡着了。我走了,明儿个再来!”
                    阎婆也就被唬住了。宋公明也就脱身了。明天告官,死不承认即可。
                    然而公明哥哥这个人,他就这么不打诳语,就这么毫无心机。
                    黑我公明哥哥的人都去死吧。


                    回复
                    14楼2016-10-07 11:56
                      武大郎

                      可怜人必有可恨处,久占潘金莲,
                      并没人逼他俩非要一辈子生活在一起,
                      可他从来都并冇休妻的意思,
                      可见他也确实以有个美艳媳妇为乐、为傲。
                      另外,山东版武大叔演得不错,只是扮相太好看,不磕碜。
                      连带着,武二爷幼年时候生得好俊,活脱是个美人坯子呢~



                      收起回复
                      15楼2016-10-07 11:57
                        王干娘

                        其实我比较赞同许冠杰主演的《水浒笑传》的说法,这个比较靠谱,
                        完全是潘金莲的阴谋,她看上西门大官人,暗中收买王干娘勾引于他。


                        乔郓哥

                        因为做军在郓州生养的,就取名叫做郓哥。怪不得与唐牛儿口头语十分相似,
                        (其实根本就是水浒传的作者们互相抄而已。)后来更是一同跟李俊到泰国享福去了。


                        收起回复
                        18楼2016-10-07 11:59
                          邓龙

                          二龙山事事寓佛,连原寨主都是还了速的和尚。可讽:
                          《水浒》并非鼓励和尚不守戒律,只是有些戒可破,有些就不可。
                          另外,原寨主叫金眼虎,后来又来个小年轻叫金眼彪,绝倒。


                          收起回复
                          19楼2016-10-07 11:59
                            崔道成


                            丘小乙


                            收起回复
                            20楼2016-10-07 11:59
                              潘巧云
                              不可饶恕的淫妇,被剖腹野外纯属便宜了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10-19 23:50
                                裴如海
                                佛教徒里面最恶心的败类之一,死有余辜。
                                昔日里目连罗汉救母升天,今有这秃驴为婆娘身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10-19 23:51
                                  蒋门神蒋忠
                                  总是有人洗白蒋门神对施恩犯下的罪行。对此真是早就欲辩已忘言了。
                                  退一万步讲,也是个先来后到。武松夺快活林,是绝绝对对的正义之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10-19 23:56
                                    张团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10-20 00:01
                                      张蒙方
                                      他对武松所做的,当然绝对是罪无可恕的。
                                      但是,我也请大家看到他温情的一面,那就是对张团练、蒋门神的义气。
                                      鲍鹏山就提出过:为啥他不接纳武松,同时调和武松与蒋忠的关系呢?甚至可以从此不用蒋忠,完全用武松作自己的打手。
                                      然而,书上他不是没有表过态:“要不是看兄弟情分,我才不干这缺德事儿呢。”原话懒得去复制粘贴了,但意思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总而言之,孟州三兄弟的感情还是挺坚固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10-20 00:04
                                        飞天蜈蚣王道人
                                        这一段儿故事,刚好可以当做缩写版《连城诀》。
                                        王道人——血刀老祖
                                        道童———狄云
                                        那女的——水笙
                                        武松———正义并且胜利的落花流水
                                        搞不懂为啥会有人觉得那个道童死得冤枉,明明也是一样死有余辜。
                                        这一段儿故事,体现了行者武松武二爷的智勇双全以及男人的敏锐直觉,
                                        比鲁智深在瓦罐寺间接害死了一个妇人、几个老僧的表现强出何止一星半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10-20 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