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awoods吧 关注:9,130贴子:450,803

【正文】AMNESIA:FATAL CHAOS——第一章:混乱伊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There is no fate but what we make. ——John Conner, AD 2018




此贴为正文,关于设定及报名与其他杂项猛戳这里:http://tieba.baidu.com/p/4815949763
游戏为第一人称自述体,也可穿插日记倒叙,具体请看各位安排。
下面,正文开始!


回复
1楼2016-10-11 13:02
    10.15,A.D.2016
    华盛顿DC XX醫院
    九唔 搭八

    終於完成今天的工作,連做兩更16小時後可以回家睡覺,更衣後不久環未出更衣室,馬上聽到緊急廣播.
    "地鐵中心站,發生嚴重事故 多人受傷,請安排非緊急病人延期,休班人員馬上去上級報到'
    天阿我要睡覺!
    我的上級华盛顿一邊笑一邊說'MISS.九唔,你真是黑仔,不過今次人手嚴重不足連內科和心理醫生都要上,
    現場環境不明,多人受傷,你們要確保環境安全及自身安全,好! 準備後分別出發."
    看看我去邊先坐13號車去14號月台,有13有14做甚麼!
    白車上
    司机說'現在太堵车,想快都没办法,不如你們先下車行過去."
    沒有辦法馬死落地行,我和兩名同事先行
    行到10分鐘不到,突然聽到前方无数汽车的报警声及尖叫,发生什么事?
    这时一群人从高架桥上慌乱地跑過来,很多人和我们一样茫然,
    我的同事惊慌地指了指然后转身就跑,我往后看了一眼,
    几个浑身是血的人正把一个司机从车中拽出来撕咬,
    大鑊! 三十六計 走為上計
    奔跑了不知道多久后,来到了一家小商店里,看来沒有人,锁上了大门,暂时安全,思考着接下来的事。


    回复
    4楼2016-10-11 22:50
      同日下午
      在商店里打電話去醫院和家人,沒有人接和不通,
      思考由甚麼病毒產生及如何被感染,(他們)有甚麼病徵?
      思前想後,有要去祭自己五臟廟,幸好前舖後居,店內賣麵包,有東西食
      看來店主一家去放徦,先多謝店主,借用店內用品一用.
      食完想睡覺,不過以防萬一先準備好,上一層的房間睡覺


      收起回复
      5楼2016-10-12 00:01
        10.15,A.D.2016
        雷诺·劳伦斯 Part 2
        这就是爆发初期么。
        城市一片混乱。
        四散奔逃的人们被那些怪物攫住尽情撕咬。
        撕碎,咬碎,怪物进餐的声音不绝于耳。
        惨叫声和哀嚎声不时从远处飘来,继而转变成怪物的嘶吼。
        刚刚就在铁门前,一个大腹便便的上班族惨叫着,亲眼看着自己的胳膊与腿与自己分了家。
        我站在汽车旅馆的二楼,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好在这个汽车旅馆比较安全,只有两个入口。其中一个还被我用自助零食机堵死了。
        暂时是安全了。
        我回过头去,不再“观赏”这一吃人盛宴。
        现在唯一的目标:活下去。
        先彻底的搜索了一下这里,运气不佳,只发现一袋子牛肉干与一瓶水。还好我身上带足了出国的零食。
        吃个半饱之后,找了个安全的房间,倒头就睡,明天却作理会。
        (消耗物资:牛肉干X1,罐头X1,瓶水X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0-12 00:21
          【特韩德】
          【Day1(时间按照突变后依次累加)】
          前俩天通宵玩通了《腐烂国度+DLC》,结果睡死了一整天,我这算是恢复了一点意识?我居然被饿醒了。
          无力爬起的我拖着脚步到冰箱前,还有之前没吃完被冻得硬邦邦的半饼披萨(4块),我饿极了,没想太多直接将它们连盒子一起投进了烤箱。
          等了一小会,听到嘀嘀嘀的声音后,我如饥饿到极点的野兽般“扑”向那个烤箱,期间可能是饥饿的幻觉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不管了,这可能只是我那不争气的肚子发出的怪声。
          打开烤箱瞬间立马喷出一股浓烈烤糊的味道,取出和盒子一并粘黑乎的披萨。
          “靠!我怎么连盒子都扔进去了?”我念念自道,从刀架拿起水果刀切开了披萨的底皮,开始丸吞起来。
          吃完后的我觉得力量瞬间飙回来了,我还能在电脑前再战几百回。我甚至没怀疑刚才奇怪的声音,因为吃饱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拧开最后一瓶可乐,吃完重烤的披萨后口渴的要命,盖子刚开瓶嘴就已经到口了。
          接下来是日常上twitter八卦新的东西,我主要浏览的是模型和新游戏,所以直接就click进订阅系统。奇怪的是,这几天来好像订阅的东西都没有更新。无奈,我只好去主页看看吧。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条条密密麻麻满布的都是标题着-“End of the world”或者“Bloody riots”这样的贴条。我随机click进一条去看,一系列血腥的图片。进入另一条就是一些视频短片。我惊讶的自言自语:“什么鬼?现在的家伙真喜欢跟风,连【Z(丧尸)】这样国际玩笑都拿出来twitter刷主页吗?”
          我抱着一种嘲笑的态度看着这些主页头条,看着看着自己不禁心里也凉了一嗖,也不断安慰自己说这其实是丧尸节罢了。可是问题来了?我会错过丧尸节吗?没人说华盛顿要举办丧尸节吧?
          这不可能的,这东西不可能发生的,为了压制自己的情绪我打开了窗口。一股血腥味冲进房间,下意识我往楼下吐了一堆东西,包括那些披萨。吐完平息了情绪后,我发现楼下一片混乱,满地血迹和一些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
          立即关上门,跑去打开了排气扇。
          我的心脏跳得飞快,呼吸很急促,我以前总是盼望这一天会来临,如今这有可能只是做梦,我不知道该开心还是恐慌好。我一巴掌拍了自己:“快醒啊,你是不是玩腐烂国度入脑了,快醒啊!”
          一巴掌真的打醒了自己,这不是梦是吗……
          上帝安排了我没有变成它们,这是恩赐还是给我一个永不终止的噩梦,也不要说什么了,这既然变成了现实,我就应该试着活下去。
          我从床底拉出一个箱子,里面都是之前一直YY这个不可能的现实准备的一些DIY品。
          那是一把加长加重的魔改切肉刀,切骨头也没问题了。
          其一,我现在应该选择先在这里滞留一段时间,按照计算,这初爆发时期是最危险的。
          其二,我必须在这附近寻找物资,可惜了,我得去冒险了。
          其三,这是个好消息,隔壁房间的家伙应该不在家,我去找点东西是没问题的。
          而今天,我就不动了,既然有电,那就先把该充电的都充好电吧。
          【to be continue】


          收起回复
          8楼2016-10-12 15:39
            【特韩德】
            【Day2(原来在我睡觉的时间里就发生了这些事情,所以纠正了日期,我之前已经熬过了一天)】
            我依旧落在公寓里,现在天已经黑下来了,家里囤积的食物不足以熬过爆发初期,如果不冒点险,恐怕也熬不过这几天。
            我走到门前,从门眼往外面瞅了瞅,幸好这幢公寓的灯是定点亮起的,走道一片狼藉,除了一些气氛压抑之外,暂时察觉不到更多的危险存在。不过还是没打算就这样出去,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才能保证自身安全。我又重新瘫回沙发,看着天花板发呆,随后扫视了这间独体式公寓。
            无意间,我发现了刚买不久还没有时间(都花在玩游戏了)试飞的小型航拍无人机。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尽管试试看。包装盒很大,当我拆开来看的时候却实是很小。
            简单看了一遍说明书后,充了大概一小时电后,为了熟悉操作,我在房间试飞了一下,它居然没什么噪音,我很高兴它不会发出过大的发动机声。一个液晶屏幕的遥控器,除了简单的触感操作,最好的就是它的可视摄像机视线。以上,就是我之前想到的一个办法。
            我又窥视了一下走道,感觉安全之后放出无人机,我就看着液晶屏幕隔着操控。这样比我只身冒险要安全多了,现在就是要尽量不要让它离线。说明书是说能控制在1公里范围,我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该起飞了,这种快感简直就如玩游戏一般,摄像机对映着这块屏幕,很快我就探索了这楼层。然后尝试往楼上楼下探索。
            我这里是五楼,五楼已经确认了无人。首先往楼上探索了一番,六楼一片狼藉,有不少房间门都开着,有些房间中有些Z在徘徊,好像对我的无人机没有兴趣。
            之后,一直到顶楼八楼,大致确认了该公寓的上层Z数目不多,如果有必要我会上去看一下。
            该是往楼下侦察了,楼下似乎也聚集着不少Z,当然也有不少物资等着,只是暂时没必要在这种情况下去冒险了。
            大致确认了情况后,无人机也回到了房门口,顺利取回。
            今天应该不需要有什么行动吧?或许?我该去隔壁家看看?
            没错!我选择到隔壁家看看,我将从窗户下那30公分宽的突檐那挪动过去,因为我知道隔壁从不关窗,而我也不会在有法制的社会做出如此不道之事。如今?去他的!
            突然想到现在是晚上,采取这样的行动是很危险的,还是等明天吧。
            用桶装水煮沸简单吃了个方便面,装了点水就这样一餐了。
            这样的兴奋劲一直持续着,一晚都没什么熟睡过。
            【to be continue】


            收起回复
            10楼2016-10-12 19:28
              Day 3
              雷诺·劳伦斯
              满是灰尘的旅馆里,我自嘲的苦笑着,看向右臂上那一道30mm长的划伤。
              我拿出绷带,用小型医疗包简单处理了一下后用绷带包扎好,期间的疼痛让我呲牙咧嘴。
              我已经感染了。
              今天食欲异常的大。
              中午吃过两听牛肉罐头后,小憩了一会。
              拖着无力的身体,下楼,开门,用钥匙牌上的备用钥匙将门锁住,打开了铁门,蹒跚着走在小路上。
              昨天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这附近有个杂货店,应该有药品之类。
              路边倒着一具被啃光的尸体,旁边放着一瘪瘪的挎包,看起来空空的。
              拿起来,背上,拉开拉链,里面果然什么都没有。
              带着失望的心情,握着手里的刀,我走向了那个杂货店。
              (to be continu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10-13 17:26
                【Day 3】
                今天彩绘意外的比我醒的早,我醒来时她正在画板上画些什么,她看见我醒来时很紧张,连忙将画收了起来,不过我还是看见了画的内容,有点像...我。
                “我去附近找点食物,这次你就别来了,老老实实在这休息。”“可是...”“听话。”我将匕首留给她,将手枪别在腰间,推门就离开了,我知道这些食物和水根本禁不起两人的消耗,此外我也想寻找一些药物和医疗用品,以备不时之需。
                今天的运气很不好,连续走了三家商店,都被搜刮的一干二净,附近还有一家枪店,但是我没有过去,直觉告诉我那里很危险,最后走了一家商店,如果没有收获我也会回去,因为天色不早了,果然上天还是怜悯我的,这一家商店被我找到了5个豌豆罐头,虽然味道有些反人类,但是有的吃总是好的。
                旅馆就在前方的拐角处,我突然听见了说话声,我立刻贴着墙向外探头,两个人正在缓步向旅馆方向走去,手里拿着冷兵器,我认出了他们,正是昨天那个团体游荡时其中的两人,绝非善类,我把手枪拔出来,打开保险,观察着他们的走向。
                该死,他们正要进入旅店,彩绘还在里面,我借着废弃汽车的掩护也摸到了旅店旁边,10m,手枪交火刚刚好,我回忆着警校学到的知识,莫桑比克设计法,趁着他们还没发现我立即开火,对着一个恶徒胸口两枪,第三枪精准命中头部,他身体顿了几下,倒下了,另一个人跑到了旅店内部,我举起枪快步跟进旅店,该死,彩绘被发现了,那人正把刀架在彩绘的脖子上“你要是不想让这女孩子死,就给我把枪扔到一边去!”这人在赌,赌我不会让彩绘死,他赌对了,但他仍然会输,我深吸一口气渐渐蹲下装作要把枪放下,但是我现在头脑一片清晰,拿枪的手纹丝不动,准星和他的头慢慢重合,他意识到不对时已经晚了,一发子弹穿透了他的脑袋,带出一滩红白相间的液体。
                彩绘脸色苍白,大口的喘着气,我告诉她“我们得走了,咱们的位置暴露了,快收拾一下,立刻动身。”彩绘点点头,把东西都放到了背包里,我拉起她的手就开始跑,天快黑了,没时间浪费了。
                跑了十分钟,我们已经跑不动了,面前的是一个杂货店,附近很冷清,应该是安全的,我拉着彩绘慢慢推开门...@wdjy1w
                【搜刮物资:豌豆罐头*5】
                【疲惫,饥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6-10-13 21:58
                  【特韩德】
                  【Day3】
                  昨晚并没有熟睡的我,今天却依然晚起,几乎睡到中午才起来。今天的计划是去隔壁掏家,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将无人机放出门口,在走道侦察一番。
                  大约用了十来分钟来侦察,在镜头中,昨天到现在那些Z居然没有任何动作,这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没想到它们居然是这么的“文静”。
                  无人机安全回到门口,接下来要做的是?过去隔壁了吗?不,我即将面对的是几乎一无所知的空间,贸然出动领便当就不得了了。我看了看窗口,应该还是得派它先“深入敌后”。无人机的体积是窗户的三分之一大小,有技术的操作是可以顺利飞出去的。
                  之前的两次侦察的操作经验,我对这台小玩意是基本上手了,我只需要看着屏幕即可。
                  显示中无人机顺利飞出窗外,在进入隔壁之前,我打算先用机体上的可动摄像机看看楼下状况。我将机体悬浮在原位,摄像头转动扫视着楼下---有不少的Z在楼下蠢蠢欲动,甚至我还发现了会跑的家伙,卧槽……
                  我似乎打消了下楼的念头,会跑的Z,这不就是……不,这是有可能的,在尸体未僵硬的情况下,肌肉机能还是不会有明显的退化的,而且这是爆发初期,恐怕我要生存下去,要做的事情要多很多了,必须要留意它们。
                  突然在镜头中看到跑Z们都有一个特性,跑一段较短的距离后就失去平衡往隔壁撞去或者直接倒地,它们连爬起来都似乎需要一段时间。这似乎和脑部神经有着莫大关系,人类是用脑部保持平衡的,而它们似乎严重失去了平衡感。这么说它们只是活尸就连怪物都不是,死亡是首先失去视觉的,感知也会消失,也就是说它们只是靠着某种东西维持着。
                  看到这样的情形我似乎暂时松了一口气,好了继续行动吧。
                  我操作着无人机进入到隔壁,这个独立一体式房间一览无余,似乎隔壁没有任何会动的东西,东西很整齐,就连尸体都没有,我很快注意到那个冰箱了。住了这么久,我就连隔壁是谁我都不知道,今天这种不请自来的感觉有些新鲜。
                  我从那次元空间似的床底扯出一捆缆绳,挺沉,如果没必要我就不会带上它了,这次拉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要过去对面的基本防护措施。
                  烈阳照耀着墙壁,这里是五楼,我说过将沿着那条突檐过去,提上一个像是跑难用的大袋子,我系上了安全扣,也在家里的铁排水管那绕了几圈并扣上另外的铁扣。我不畏高,我抓着索头一点一点移动到隔壁,期间还用铁扣扣上了几个突兀位置,好让绳索传过去,这足足让我在烈阳下暴晒了几分钟。这几分钟已经足够让我下楼到对面楼上了。
                  爬进隔壁,我首先打开了房间的门锁,在完全没暴露的情况下开了自家的门,虚掩着。紧接着回到隔壁去翻东西,随手掩门。
                  首先翻了冰箱,看来隔壁的家伙是个吃货。冰箱有两盒大盒装蔬菜沙拉,还是近几天的鲜品。盒装酸奶也藏着三排(6包装1排)、冷橄榄罐头1罐、火腿罐头1罐、一整包巧克力块(12饼),还有一整饼鲜鸡蛋(毛用啊我都不做饭)。大致的食物就是这些了,似乎都是便食不足以填饱肚子。
                  我把这些食物装在一个纸箱中,“鬼祟”的走进自家放下后再走去隔壁。
                  紧接着应该是?看这里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可以带走了吧?不过既然都进来了还是翻一翻再走吧,反正不吃亏。不翻还好,一翻都无法看下去了……隔壁住的竟是女的?我想了各种奇怪的东西,这么爱吃的家伙应该是个胖妞吧!但是衣服尺码完全不符合那些奇怪的想法。
                  突然从衣柜中发出一阵声音,我简直吓飞了,在准备爆出粗口的瞬间立马捂着嘴坐在地上。我慢慢摸索着周围,准备抓到什么就拿什么的觉悟。结果啥都没抓到,只能起来在刀具架上拿出一把质地可以砍穿硬物的切刀。
                  我没再听到里面有啥声音,好奇心似乎不被满足,我还是走前去打开衣柜。一开的瞬间我立马就一刀子下去,管它是什么了!结果倒下了一小盒东西,盒子滚落在地的时候里面伴有着金属撞击的声音。
                  打开一看,是一个……好咯,烫斗你好烫斗再见。
                  我捡起在地上的无人机回到自己家。
                  【to be continue】


                  收起回复
                  16楼2016-10-13 23:02
                    “该死…该死,该死!”
                    暴躁不安的我,颤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每种抗生素都试过了,为什么没用!该死的病毒!F**k!”
                    我嘶吼着,近乎歇斯底里。
                    只剩下柜台没翻过了。
                    一脚踢烂柜台门,里面有一盒蓝色的抗生素。
                    “特供非处方药—”
                    看到一半我就什么也不管拿起两片就往嘴里塞,就着剩余的半瓶水下了肚。
                    四肢像灌了铅一样。
                    总之听天由命吧…先搜刮这里。
                    杂货店二楼,我翻箱倒柜着。
                    “一本书,Umm,带上;一沓钱,末日谁要钱啊…一个打火石,好东西,带上…”
                    “吱—”
                    丫的,蟑螂!
                    这小家伙的触角正对着我,微微颤动着。
                    我拿起书桌上的盆栽,砸了过去,那蟑螂瞬间变成了一团汁液。
                    东西还是很少啊,一楼的东西也不多…
                    我用捡来的纸笔简单统计了一下背包物资:
                    手枪X1 手枪弹匣X1(子弹X5)
                    用了一半的小型医疗包X1
                    创伤敷料X1
                    牛肉干X5 可乐X5 巧克力X4
                    饼干X4 牛肉罐头X1(自助零食机中取得)
                    抗生素X2 绷带X2
                    打火石X1 地图X1
                    Extreme Ratio刀X1
                    书X1
                    只是个二层小楼,耗费了我所有体力。
                    头疼似乎减轻些了。
                    然而我再也不想动也累得动不了了。
                    后背靠在柜台前台上,坐在地上看着门。
                    下一步该干什么呢……
                    “吱呀~”
                    幸存者么……
                    “如果你们是来搜寻物资的话,抱歉,这里已经被我清光了,如果你们是来要我命的话,呵,现在的我还能威胁谁……欢迎来到杂货店。”
                    一个男子狐疑的看着我。
                    他身后的女孩害怕的抓着他的胳膊,探出头来看我。
                    “你女朋友很漂亮。”
                    那女孩的脸霎时变得通红。
                    男子轻松了一些,开始打量这里的环境。
                    “我叫曲潇。”
                    “我叫雷诺。”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一样。”
                    “那么,这里暂时是安全的地方咯。”
                    “不。这里不只有'我们。'”
                    在他吃惊的目光中,我说出了这句话。
                    “还是先吃东西吧。稍后我们再好好认识一下。这附近有许多你不知道的事。”
                    我打开了牛肉干包装。
                    看样子应该是个好伙伴。(感染状态Lv 2,疲惫)
                    消耗:牛肉干X2,牛肉罐头X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0-14 00:15
                      Day 4
                      雷诺·劳伦斯
                      真是幸运,今天比昨天感觉好多了。
                      可是我并不清楚是哪一种抗生素有抵御病毒的药性。难道是那瓶蓝色罐子的特供抗生素……
                      昨天晚上的交谈让我彻底了解了这两个新伙伴。
                      曲潇是一名落魄侦探,刚刚失去了一名重要的伙伴,而那个可爱的女生,疑似他的女友,叫做彩绘。是一名高材生,学艺术的。
                      我和他商议着要不要去帮他把他朋友埋葬了,顺便取回那把手枪。
                      对了,说起手枪,我把我那把USP.45连同弹匣给了彩绘。我想以曲潇警校毕业的能力应该不会教不好他的可爱女友的。
                      话说回来,我最讨厌撒狗粮了。他俩要是啪啪啪把我吵醒我就去踹门。
                      我们把所有能用的物资都装了包。一切都准备好后,我带着他俩去了我那个汽车旅馆。
                      因为占地不大,只有八百平方米的小院既紧凑又便于防守,就是院墙太矮,院门虽然是铁栅的,但是不经撞,而且缝隙太宽,所以还是很危险的。
                      我们走了大约1公里的路,沿路收集了废弃汽车里的物资。令我惊奇的是竟然找到了一条可怜的哈士奇。它大概快要饿死了,趴在汽车里动都不动,看到我们连眼皮都不眨。车门锁着,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它没有变成丧尸的晚餐。嗯没错,姑且这么叫吧。丧尸。很有生化危机的味道。
                      彩绘特别有爱心,给了这小家伙一袋牛肉干吃,这小家伙便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们了。养个宠物也好。起码在这绝望的世界有点欢乐。
                      我们废了很大的劲才用一根从杂货店窗子上拆下来的铁棍把车门撬开,当然那根铁棍也变成了拐棍。倒是可以对付着当一阵子武器。不过也仅限于敲打两下了…
                      直到回到旅馆可怜的“happy”都没叫。这个名字是彩绘给取的,我也觉得很棒。曲潇这家伙一路上就顾着跟它玩,都不帮我们把找到的少的可怜的物资装包。由他去吧。反正物资不多。
                      (行动点—1)半个小时的路程不算多长。最恐怖的莫过于一路上遍地血迹,就是不见尸体及任何人的踪影。不过还好我们到“家”了。
                      (行动—21)一楼的库房正好存放物资,安顿好一切后,我们把唯一的后门用库房找到的木板钉死,又用空空的自助贩售机堵住。由于空隙较大,又从院子里挖了几袋大塑料袋的土,系好口后堆到了缝隙里。
                      曲潇和我将后门那面墙上直接连通外界的窗子用木板钉死,可是到最后一个窗子时木板只剩一个了,这令我们很是恼火,没办法只得推了一个书柜堵在了那里,等有空再加固。
                      与此同时,彩绘在那里画着画。比较像曲潇。
                      果然是情侣么……我这样想着。
                      我们以铁门的长度在门前挖了个长条散兵坑,宽度相当于一米半。在坑里插好了我们从窗户上卸下来的铁条,又从周围的高层建筑墙上用那根铁棍拆了很多PVC管,用刀削成尖刺,然后连同那根铁棍一起插在了坑里。旅馆里有床单,我们扯了足够大小的单子盖在了上面,用细石和软土伪装好,一个简易陷阱就完成了。用那个剩余的长条木板做为出入方式,板子藏在院子外的柴火棚子与院墙只有10cm间距的缝隙里。
                      弄好之后已经快七点了,丧尸们该出笼了,我们也该安排夜生活了。
                      在我们节约的生活方式下,只消耗了三罐可乐,三块巧克力及一盒饼干。happy这家伙总是吃不够,于是我又喂了它一袋子牛肉干,它温顺的舔着我的手,“乖宝宝”
                      我微笑着对它说,“汪”高兴的叫了一声,带着二哈那惯有的表情,又继续舔着我的手。
                      “雷诺,让我抱抱它好不好啊”彩绘跟我聊道。
                      “不行不行,没给它洗澡呢,万一身上有细菌什么的怎么办?”
                      “那我给它洗好啦”她微笑着朝我说道。
                      “好啊”
                      她拉着happy,消失在盥洗室门口。
                      “曲潇,我今晚来放哨吧。你去好好休息。”
                      “你去休息吧。你今天貌似状态不是很好。是伤口的缘故么?”
                      ……伤口一直在疼,头也还在发热,不过没有昨天那么剧烈了。
                      “对啊。总之我会努力恢复的。那我去睡了。”
                      “晚安。”
                      “晚安。”
                      走向我的房间,脱掉衣服,躺在床上,盖好被子,闭眼。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一切都会好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10-14 20:33
                        【特韩德】
                        【Day4】
                        爆发后第四天了,家里还有电,这倒我让安心不少。食物会日渐短缺,我始终都要走出自己家的,不如就现在放手一搏吧。
                        我如常事先发送了无人机,我刚开门,卧槽不远处就有一只Z站在那。不由心脏跳动很快,我赶紧掩上门,什么鬼!怎么这突然就在这冒出一只。这时候我呼吸开始急促,胸口有一种很压抑的跳动,脑袋嗡嗡作响。
                        “放松,放松点……”我开始自言自语,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Z,感觉完全使不上劲。我瘫坐在沙发上,想了一大堆如何一击必杀,爆头啊什么的,我视线不离的看着那把魔改刀。
                        算是冷静下来了,我走到门口,从门眼窥视着外面,那家伙居然更近了!我算是看清楚了,而且发现,他居然没了半个脑袋,再次忍不住恶心捂着一忍住到厕所。
                        有没有搞错,我至于这么差劲吗?我不是很渴望这一天来临的吗……再次冷静后,我发现这些家伙不像电影小说中那般只要爆头就死,脑死亡不就等于用不到脑子了吗?用枪射脑袋不就有明显的打脸吗?看来还是欠缺了什么。网络还是可以链接的,趁还能用赶紧翻翻看,既然说Z要射脑袋,那我就从大脑找起。
                        经过猜测和比对以及网络上的愚评,我倒是觉得Z的致命弱点在脊髓那,那就是颈部上面那一小块。wtf?进击的Z?或者是直接贯穿那个部分也应该可以吧?更或者?枪对着口的部分射击,这得多准才可以!
                        深呼吸呼出一口气后,我必须不停想着,往后还有更多恶心的东西还有各种恶臭等着我,不可能就被这心理状态给征服掉的。断然拿起那把魔改刀,打开了门。
                        开门一看,它距离我不足五米,我的手紧紧抓着武器,可手怎么都举不起来。这是第一次距离这么近看清楚一具残缺不堪的活尸,我紧张得几乎没了呼吸。
                        它似乎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还是说?因为少了半个脑袋的关系?我不知道现在是值得庆幸还是感到害怕,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怎么就……
                        它动了,并且慢慢向我这挪步,我连关门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只有知觉,可是大脑完全控制不住身体。越来越近了,这家伙因为残缺挪步很慢很慢,上帝好像给我一个选择生死的机会,而且还是这么多的时间选择。我突然咬紧牙关,狠闭了眼,双手突然抓起魔改刀往前一推……
                        这是爆发了小宇宙吗?居然动了!我睁大眼睛,那家伙被我推倒在地了,它似乎在“挣扎爬起”。我已经缓过神来,虽然还是很害怕,可我决定搏一搏我的猜测,对着倒地的这家伙的口部狠狠就是一刀。“喀嚓嗤”整个口部到脊髓部分被一刀砍分家了,看着它的手指神经抽搐了一下后就没动过了,或许是因为之前流了很多血的缘故,它没有血液四溅。
                        我退后了几步,瘫坐在地,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暗自开心了一段时间。我成功了落下了第一刀,我杀了第一只Z,虽然不太光彩但勇气证明了这一点。
                        嗅觉也因为情绪波动正常后恢复了,这时突然问到一股血腥味,哇好难闻!这家伙躺在我家门口似乎不太卫生吧,可又太恶心不想去碰它。我只能用长杆将它一点一点的捅开,尽量远离我这!
                        捅远掉它之后,我快速回到房间,躺在沙发上暗暗自笑好了久,今天吃了一惊,但是也好兴奋,心情好后我有着惊人的胃口。今天就这样举动了一下后没有任何行动了,晚餐我决定了,就吃那盒沙拉吧。
                        明天试着放开无人机往街道去侦查一下,有没有较为安全的地方逃走。
                        【to be continue】


                        收起回复
                        26楼2016-10-14 23:55
                          【曲潇】
                          【Day 4】
                          杂货店并非是空置的,没想到里面还有一个幸存者,但他是个不幸的好人,他受了伤,谁都知道在这种末日里受伤会多糟糕,不过好在他在这个杂货店里找到了管用的药,情况正在好转,他还放心的把武器送给了彩绘,有机会我会教彩绘使用它,但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勇敢的射击丧尸或恶人。
                          彩绘在路上遇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狗,喂了它一点食物就死心塌地的跟上了我们,在末日里有一点精神寄托还是很好的,彩绘正在给狗洗澡,趁着现在还没停水,我在守着夜,擦了擦手中的M9手枪,武器可能是末日中最可靠的伙伴了,雷诺的伤已经不允许他过度的疲倦了,希望他能挺过这难熬的几天,外面的不断传来着丧尸的吼叫声。
                          希望房间的加固能起到作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6-10-15 01:36
                            度娘不让我发帖。。


                            收起回复
                            28楼2016-10-15 02:34
                              Day 5
                              雷诺·劳伦斯
                              “Rest In Peace.克伦特先生。”
                              曲潇用铲头平了平坟堆的土,轻声说道。
                              我杀了那个叫克伦特的人,准确的说是又杀了一次。
                              (体力—4)当我们回去那个小巷时,克伦特先生,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残尸,在那里游荡着。
                              我一脚把他踹倒在地,紧接着切碎了她的脑壳。
                              可是他紧接着推开我朝我扑了过来。
                              他把我钳制在了地上。
                              我与他进行着决定生死的角力。
                              嗵的一声,他倒在了地上。
                              原来是曲潇。他推了它一把。我抽出刀将他的头切了下来。虽然这样做很损刀刃。
                              “难道大脑不是他们的弱点……那会是什么呢……”
                              “嘿!雷诺!帮我一把!”
                              曲潇不知什么时候搞来一把铲子,朝我挥着手。
                              “我就来。”
                              ……
                              一个小时后,我们弄了这座坟。
                              从克伦特的身上只拿到了一把手枪,弹匣里还有2发子弹。我装在了身上。
                              回去的路上,曲潇兴致一直不高。
                              “嘿伙计,他希望的是你好好活着。别这么消极,积极的活下去才是他想看到的。”
                              “没错,你说得对。我只是……只是接受不了这么大的反差。”
                              “慢慢来就好。”
                              回去的路上我们没再说话,一整天都很沉闷,于是睡觉打发时间。
                              无聊。明天去搜索曲潇待过的那个商店。食物只剩下了俩罐头,这可危险了。
                              就这样子。
                              对了,今天我很能吃。食欲特别旺盛,貌似病已经好了,但还是很虚弱,这也难怪我会被克伦特先生推倒。
                              明天会更好。去睡觉去。
                              (获得:手枪X1,弹匣X1(子弹X2))
                              (消耗:牛肉干X1,巧克力X1,饼干X2,可乐X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10-16 00:12
                                艾德里安.阿尔瓦
                                Day1-
                                喔,耶。
                                我从中东某地休假回家以后的第一天....
                                就TM睡到了下午两点???!我靠,我今天本来还说要跟朋友一起去登山的!!
                                我慌乱中抓起手机,打开屏幕,解锁,看了一下短信。
                                然而什么也没有。他没有催我。
                                倒是后台一直运行的推特一直在闪,闪得我有点烦。。于是我点开推特,想一股脑把这些信息清除。我无意中看了几眼---
                                这尼玛说的啥?怎么都是一些诸如“末日”“丧尸”“行尸”“食人”的字眼?
                                -“还在家的朋友们,不要外出。看看你的窗外吧--”
                                我突然好像被什么力量驱使了一样,从床上翻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
                                天啊。。血。
                                到处是血和人体组织。还有...我*,那是丧尸吗?看起来就跟WalkingDead里面的差不多-
                                牙齿渗血,满脸都是血肉,蓬头垢面,步伐错乱..
                                我立即扇了自己一巴掌,希望这是梦。
                                但是好疼,完了。
                                我洗了个澡(这也许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在家里洗澡了),出来,躺床上看了会电视...这真他妈奇迹,电视还能看。
                                不过综合频道都是些避难公告,都在说一些什么公民不要出门,等待救援之类的话..这完全是放屁。这种情况下都忙着自保,谁会来救你区区几个人...
                                想到这里,我突然心烦,于是便把床头柜的台灯砸向电视..反正以后也不会看了。
                                宽大的液晶平板电视瞬间被砸裂,黑屏了。
                                我套上CP作战裤和山地冲锋衣,穿好作战靴,抓起战术背心...我原以为我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会穿这玩意的。
                                我找了找有没有什么吃的..结果只发现了一包饼干(40块)和一板巧克力(16小块)。我无奈。谁叫我太懒没有储备食物呢..把1L水壶打满,装入包中,再拿上指北针,地图,镁条,多功能钳等..对了,差点忘了陪伴我整个战火岁月的.45USP手枪。找来找去发现只有4个匣子,不过幸好都是满的。加上手枪里原本就装着的弹匣,目前我只有50发.45ACP弹。
                                希望它的空腔作用能搞定丧尸..
                                戴上公司发的帽子和金色防爆镜,背起背包。我离开了我的住所。
                                .....
                                Day5
                                (4天内搜索了一家户外用品店,获得黑色50L登山包,一卷登山绳和一个望远镜,两根信号棒。)
                                食物耗尽..他妈的..
                                不过我倒是一枪没开。我在用M9军刀搏斗时发现,使用利器捅进丧尸的后颈部位可以使丧尸停止行动...那么直接砍头应该也可以吧?切断神经系统对身体以及四肢的操纵...
                                妈的,又来了!
                                这些玩意烂的还真快,一天比一天融烂。几天下来杀了估计可能快十只丧尸了,所以我现在..也自认为是熟练了。
                                一只丧尸拉住我的手臂,即将下口。
                                我用另外一边手,拿M9迅速反手一刀捅入它的太阳穴。
                                它全体突然震悚,抓着我的手似乎松了一下。于是我趁机又刺一刀,杀进它的后颈部,它倒下了。
                                唉,又飚我一身血。
                                擦擦干净,得赶紧寻找食物了。
                                ...来到一家食品店。货架已经被搬空,没什么东西在上面了,而后仓的门居然没人去打开。
                                我一脚蹬了进去..慢着,没蹬开。再蹬。
                                操,不开。
                                我用尽全力撞了一下门,还是没开。
                                真是给老子气死了!!我双手抓着门把手,用力晃动,无意中打开了门--原来这门是向外开的。
                                ...我好像知道为什么这个仓库没被洗劫了。人人都忙着逃命,见门就撞..他们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向外开的门..包括我也忘了。
                                房间不大,估计十几平米吧。这个仓库是专门存放长期食品的,里面东西还蛮多的。
                                我稍微走走看了下,有中|国产的什么..HongShao Meat罐头??看配图应该是某种大块炖肉。此外,还有碎金枪鱼罐头,沙丁鱼罐头,煮豆罐头,水果罐头以及谷物棒,压缩粗粮块等等..还有几箱水,每种食物的储备数量都还挺多的。
                                我把门锁起来,推了个了个金属储货架抵住,然后开始吃东西...我太饿了。
                                不得不说,天朝的hongshao meat罐头实在是超他娘的美味。肉很大很多,入味,油脂入口即化..配上豆罐头,喔..爽死。吃完后喝了些水,开始整备物品。
                                用瓶装水灌满自己的水壶,然后又拿了一瓶550ml的放在水瓶袋里。
                                把一些食物带走,但不要水果罐头..热量不够,我带这个还不如带几个黄油啃。
                                搞完,明天出发。可能去警局或者找被攻破的军队据点,看看有没有自动武器以及爆炸物。
                                睡觉。
                                (获得物品:2x红烧肉罐头,2x豆罐头,2x沙丁鱼罐头,2x碎金枪鱼罐头,5块压缩干粮块(2块装),一些谷物棒,1.55升水。)
                                (消耗物品:忽略不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10-16 11:08
                                  【特韩德】
                                  【Day6】
                                  第六天了,家里没有预先囤积食物,只能怪我日常家里蹲又太“好运”的缘故,家里的食物又开始少了。整层楼中,在各层游荡的Z总和大概20只左右,数目不算多,得考虑一下是否先优先逐一弄死它们。自从杀了第一只Z之后,整个人瞬间勇气爆满,不过我想了一下,我是要在这里待下去吗?不。
                                  我得设法活下去,但目前这里是最安全的,或许漫无目的等活人来营救,或者设法找到幸存者。
                                  我记得前天计划是放飞无人机,在这附近搜索安全道路,设法找到安全道路。可我却因为昨晚过度兴奋没有睡着,睁眼到天亮,起来时已经是晚上了。直接消灭了剩余的沙拉,另外还啃了一块巧克力,为了迎接更好的状态,我直接强迫自己入睡。
                                  今天,我必须去寻找食物了,先前必要做的事是放飞无人机,优先往街道发出吧,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或许今天情况没有前天那么糟。
                                  在飞出去之前,我在机体上绑着一快高折射的玻璃块,日光下刺眼程度十分引人注目。随着屏幕显示,无人机已经顺利出发了,现在为了避免失控,我只控制盘旋在附近范围内。街道上Z的数目明显不多,按照之前一样,有一些似乎还“迁移了”。降低了飞行高度后,在各类Z身边穿行着,它们似乎真的对无人机没有兴趣。
                                  相比前几天,Z的步伐开始有了不少变化,似乎比以前的动作要僵硬了。看着屏幕上的距离条,现在已经飞出了200米左右了,我尽量将它控制在800-900米内,生怕没有像说明书那样的实用效果。
                                  已知从公寓外整个200米范围内有一间自行车店,我优先将无人机往那边方向开去。
                                  一路上Z的数目还是不少的,它们在漫无目的游荡,是在等待着活人吗。我不会开车,自行车是我唯一会的东西,可是总没来得及自己买一辆就把钱花在游戏上了。
                                  我暂时打消了出去的念头,或许再等几天它们的整体机动性就会大降?我开始考虑现在食物的状况了。我得让无人机回来,屏幕显示电池快耗完了,该死昨天居然忘了给它充电。无人机返航的摄像途中,有个似乎是好消息的存在,一段无尸带间接通向那家自行车店,而这一段是平时常闭的保养带。
                                  无人机摄像头在无意间拍到,距离公寓不远的隔壁公寓中,中间层一间窗口有类似字体的痕迹,我可不想错失这样的机会,如果真的有活人的话……
                                  我立即回转机身,摄像头正对着窗户,那确实是!还是求生讯息?我的公寓唯一的窗口还不对着那,完全不知道原来隔壁公寓居然有活人,仅剩的电应该足够回来这里了,我尝试用无人机接近那间公寓房。
                                  如果是活人,一定会被无人机上的玻璃块刺到眼睛的。
                                  【to be continue】


                                  回复
                                  33楼2016-10-16 18:37
                                    【特韩德】
                                    【Day6·下续】
                                    无人机显示的画面让我欢喜若狂,真有活人,那个人似乎想让我知道存在,还甩出了国旗。无人机没多少电,我只能在不远处看,那个AV的画质谁都看不清楚。
                                    确认有活人之后,得设法让那个人知道我在哪,或者其他。我得让无人机回来了,再耗下去那剩余的5%电量就要和机体一起坠落到楼下某个地方。
                                    无人机回来的时候我第一件事就充电,希望那个人能坚持住,但仅凭这样空想完全无法取得联系。
                                    当电量到达50%左右的时候,我就拔开了接口,打算用无人机传递纸条信息,USB接口线也顺便挂在机体上。当无人机到达那座公寓,从屏幕中寻找之前的窗户。我认得那个,居然同样是五楼,发现窗户没关,直接往那飞去。
                                    当镜头焦距越来越清晰的时候,突然一个人从窗户探出来,我紧急制住了无人机,镜头晃动了好几下后才正常。一个和我发色一样的女子出现在镜头面前,看她的表情一定很惊讶,这台无人机居然折回来了。
                                    她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我发现了在机体上的纸条,主动让开了位置,我操作无人机进入了她的公寓。只看到一双手完全挡住了镜头,直到取下那张纸条,有一点我确信,那就是她一定在看我写的东西。
                                    我是这样写的:(这位幸运的人,你那储藏还有吗?我这边楼层或许还有不少物资,但一个人行动太危险了。我有无人机可以预先引路,如果可以,你直接加上我的联系方式:XXX-XXXXX,twitterXXXXXXXX,如有电,顺便帮忙充一下。)
                                    不久后,镜头再次被手挡住,当镜头摄录到的时候是她的脸,她拿起了无人机。在摄像头中,虽然镜头是歪了很多,但是能知道她想表达的是她有电脑,可以连网。之后镜头再次对着她的脸,她点了点头,把无人机放在地上。
                                    屏幕上显示机体正在充电……电脑响了一下,一条新信息。
                                    我大致看了一下信息,回复问候之后,我制订了一个逃生计划给她,就是让她跟着无人机走,并且保证通话正常。
                                    首先让她收拾一下。
                                    【to be continue】


                                    收起回复
                                    37楼2016-10-17 01:03
                                      斯图亚特·谢尔曼
                                      day5
                                      7:00
                                      金曼岛
                                      我感觉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自己早晚会变成他们的口粮,我必须想办法引开他们,至少是其中一个,我才有机会冲过去,通过昨天一天的观察,我发现这些被感染的生物主要靠嗅觉识别,而他们的视力不是很好,我用光照射他们并不会引起强烈反应,只是会向这边看一下。
                                      我决定赌一把,赌注则是我的性命。
                                      我在高速路前的空地上挖了一个2米深的坑,将四周的坑壁尽量做得陡峭,之后,我摸向他们所在的位置,它们果然被我身上的气味吸引,向我扑了过来,我一边跑,一边估算位置,在他们离我还有10米左右时,我退到了坑的另一侧,如果我的推测对,那么它们将会无视眼前的坑,并最终付出代价。
                                      它们跳了起来,之后。。
                                      落到了坑里,很显然。它们并不懂得如何从坑里爬出来。
                                      我瘫软在地上,喘着粗气,好险啊,稍微赌错一点,我就得去见上帝了,顾不得安抚还在颤抖的小心脏,我向那具被啃食的尸体挪去。
                                      “这是。。。m14?”当看到尸体手中的步枪时,我眼前一亮,除了食物,没有什么比武器更让人感到安心了。我从尸体的手中夺取了枪,之后在腿包中找到了3个满弹的塑料弹夹和一包子弹(60发),应该是被那两只狗给偷袭了。将弹夹放入裤兜,并将子弹放入包内,穿过高速路下方,消失在密林中。


                                      收起回复
                                      46楼2016-10-18 23:50
                                        【曲潇】
                                        【Day 6】
                                        “我叫艾德里安...”那个雇佣兵说完给我们丢了一个弹匣,雷诺把它交给了我,正是我需要的。
                                        我换上新的弹匣,虽然不知道掩体还能支撑多久,但是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露头,只能听天由命了。
                                        彩绘已经双手捂着耳朵缩成一团了,看来是吓坏了。我闭着眼睛计算着他们的子弹数。突然枪声停止,好机会,他们同时换弹匣了,看来是没有经受过专业训练。我和艾德里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起身射击,我对着一个正在身上摸弹匣的人连射三枪,经典的莫桑比克射击法,两枪胸口卸去战斗力后第三发精准命中头颅,艾德里安也将另一个人射杀,第三个人见势不妙从身上拿出了一颗黑色的投掷物,我暗叫不好,我这个位置是跑不了的,雷诺大吼着让我趴下,拉着艾德里安往安全区域跑了几步,这时候我看见彩绘了,这个女孩子正盯着手雷不知所措,我不能放弃她,突然我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和速度,抱起彩绘向旁边的一个楼道里冲去,然后把她扑倒在地上,我计算着生还的可能性。
                                        一声巨响,手雷将汽车也引爆了,事实证明远离汽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这一次幸运女神眷顾了我,这可能是个土制手雷或是劣质品,爆炸杀伤力很小,我和彩绘成功躲过一劫。我想起来还有一个敌人没有解决,这时那个穿着工作服的人拿着枪向我走来,枪口正对着我,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应该快要被终结了,只是不知道彩绘会怎么样...
                                        这时候一个红色的影子从他身后抱住了他,之前躲起来的happy也咬住了他的腿,“潇,你快走!”傻丫头,你应该逃跑啊!我心里想着,但是我知道没有时间给我浪费了,我抄起身旁飞溅过来的一块板砖对着敌人的头就是一记重击,他被砸的不省人事,我赶紧带着彩绘来到雷诺和艾德里安身边,艾德里安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但是被冲击波震晕了,雷诺睁着眼睛,但是瞳孔已经失去焦距了,我感觉摇晃他,喊着他的名字,他最终恢复了意识,我看见他的手臂正在淌血,应该是被破片给穿透了,还好动脉没有受伤,不然就没法抢救了,给他用绷带包扎好后他只说“拿上东西,带我们去开他们的车...”就再次昏迷了,我把他们两个抱上了货车,将所有能抢救的物资全部拿上,把倒在地上的救世军身上的武器弹药不管能不能用也都拿上了车,丧尸的声音越来越近,它们都是被爆炸声吸引过来的,彩绘抱着happy来到副驾驶,车钥匙他们也没拔,直接发动汽车,开始逃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6-10-19 18:03
                                          Day 7
                                          雷诺·劳伦斯
                                          今天我除了在床上陪happy玩了一整天之外,就是睡觉。
                                          该死的家伙,不要命的扔,手雷扔这么近,不怕炸到自己啊…Fxxk,搞得我浑身都疼。
                                          自早上九点曲潇他们出去搜索物资走了后这二层小楼就只剩我,昏迷状态的艾德里安和happy二人一狗了,真无聊。
                                          对了!我的行李!
                                          “happy,去把我的行李拖过来。”我扔了块牛肉干给它,它立刻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叼来了我的行李。
                                          我拿出了笔记本,连上充电线。
                                          打开Google Chrome,上了facebook。果然不出我所料,铺天盖地的全是世界末日之类的言论。其中有一则引起了我的兴趣:
                                          切记!这是我牺牲了两个同伴换来的血的教训!永远不要试图从这些东西的背后潜行,它们有嗅觉!
                                          “这个信息也许以后会有用。”我用电脑上自带的office软件将它记录了下来。
                                          浏览着我在亚马逊上的军品购买记录,我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是时候回家一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6-10-19 23:33
                                            【曲潇】
                                            在各种绕行之后,终于甩掉了尸群,还好这辆车加固过,今天还真是疲惫。
                                            艾德里安还没醒,身上没有伤口,应该是被冲击波震晕了,很快就能醒来了,彩绘煮了一锅很香的浓汤,我和雷诺都赞不绝口,不得不说她真是多才多艺,可惜生错了年代。
                                            雷诺受了伤,艾德里安仍在昏迷,今晚守夜的还是我。天气开始变冷了,我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无聊的将子弹一颗一颗的塞进弹匣里,然后重复检查着枪械,时不时从木板缝透过窗户看几眼。彩绘突然走过来,抱住我的胳膊,我奇怪的问“你怎么不去休息?来这里干嘛,我一个人就够了。”她有些脸红,说“我一个人害怕,睡不着觉。”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熄灭了手中的烟,我知道没人喜欢吸二手烟。她很快就熟睡了,我感觉到她手心很凉,只好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盖到她身上。好在现在还没停水,身上没有伤口就可以洗澡,有伤口是不能洗的,谁都说不准自来水里有没有细菌。不知道军队什么时候才能出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6楼2016-10-20 20:20
                                              美国西海岸
                                              day6
                                              美国海军陆战队

                                              亨利中士
                                              “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在本土打登陆战。”坐在鱼鹰上,中士说道,“没想到美国会被人袭击,更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国家和组织出来承认。”
                                              “这件事本身就有问题,我老是觉得这件事是政府自己捅出来的。”
                                              “这下好了,我们在再也当不了世界警察了。”亨利耸耸肩。
                                              这时,鱼鹰开始降落
                                              “情报说美国遭受了疑似生化武器袭击,带好防毒面具,检查装备,准备下机。”亨利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舱门。
                                              舱门外是一片开阔地,一起来的陆战队员们正在以战斗队形集结,没有机枪的扫射,没有火炮的轰击,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但多年的海外作战经验告诉亨利这种平静不正常。
                                              似乎为了印证亨利的话不远处的树林中传出一阵尖啸。所有人都警惕的看着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大群的鸟类包围并冲向了刚着陆的陆战队。
                                              亨利想起在简报室指挥官说的话:“目前确认大批的动物也变为了感染者,如果它们做出了有威胁性的行为,可以直接开枪射击。”
                                              “敌袭!!,空中,四周都是,呼叫空中支援!!”中士大叫着,开始向空中倾泻火力。
                                              美军在本土的第一次作战的第一声枪响就此打响。
                                              与此同时,东海岸,美国海军第二舰队,海军航空兵某部F-18E

                                              美军从就早上开始对纽约进行清理,为了节省弹药,很多固定翼飞机执行的都是侦察任务,为陆战队提供生还者位置信息和僵尸群的动向,本来是一个并不危险的任务,但今天出发时,唐纳森中尉就感觉自己的左眼跳个不停,似乎今天要发生什么事,当飞机在空中盘旋了一周后,准备返航时,警报灯忽然响起,唐纳森大惊失色,急忙向指挥部发送消息。
                                              “胖爸爸,胖爸爸,这里是蓝胡子,我被不明人员操作的防空导弹锁定了,请通知其他人员注意警戒。”雷达上,出现了一个光点,唐纳森一边做着规避动作,一边发射干扰弹。
                                              很幸运,他躲过了第一发导弹,但第二发导弹接踵而至。“这里是蓝胡子,我遭到了防空导弹的攻击,求救,求救!”随即中尉拉起了弹射装置。
                                              但他并不知道,这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回复
                                              58楼2016-10-21 00:59
                                                Day 9
                                                雷诺·劳伦斯
                                                这已经是今天弄死的第五个丧尸了。说起来我好像对杀这些东西没有任何抵触,甚至连恶心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有种兴奋感。
                                                我持着用长铁钉与硬质木球棒制成的简易狼牙棒走在去我家的路上,而曲潇他们则开着那辆“移动堡垒”去了艾德里安的原基地。约定十二点在我家小区门口会合以及在车上,之后去我说的那个军火店,现在才刚九点。
                                                丧尸数量太多了,不,比我见过的多太多了。难道刚才的枪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该死,可能是救世军,我得加快速度了。
                                                我小跑着跑到了距离楼道门500m处
                                                突然,从旁边的消防小道里涌出一大批丧尸,一刹那,四十多只枯瘦的手一齐向我伸来……
                                                “fxxk,fxxk,fxxk!运运气真背!”我一边骂着一边向后退去,用狼牙棒撂倒俩个挡路的行尸,猛然一拐跑下了地下车库。
                                                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因为我家小区的地下车库是人防工程改造的,直到现在还有照明。
                                                我用钥匙开了那扇厚重的铁门,拉开门走了进去。
                                                一股阴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还好,没有腐烂的味道。刚刚那些尸体很明显已经开始腐烂了,要是还像爆发当天那样我刚才早就成为他们的一员了,还好这些鬼东西行动力下降了,这对我来说可是好事情。
                                                我继续一路小跑着,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跑到了负一层的门口。
                                                打开门,我走了进去,按了电梯按钮,果然,电梯开始运作。我就知道还没有断电。
                                                1楼,2楼,3楼……电梯一层一层的上行,我的心也跟着一点一点悬了起来。
                                                我握好了手中的钉棒,摆出战斗态势。
                                                “叮”
                                                门开了。
                                                一个人也没有。
                                                走廊里空空的。
                                                一片死寂。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了家门口,打开门闪了进去。
                                                家里还是像我走的时候那么整齐,爸妈去中国旅游了,我本来是准备去找他们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灌了一大杯子水之后,我到了我的卧室,打开柜子——一件战斗背心,一个腰包,一个大容量战斗背包,外加一副带度数的护目镜静静的躺在那里。
                                                可惜了,没有枪。我本来是准备存一支在家里的。
                                                ……
                                                等一切都穿戴好之后,我把我书包里的东西分了类,放到了我的背包里。然后把书包用刀割成一块又一块的长条布,照了一个硬纸盒,切成几块一样大小的纸片,裹在了四肢上,用从基地拿的电工胶布缠了好几圈,找了几根弹力绳将“简易防咬装置”—姑且这么叫吧—挂在了战斗背心的挂钩上,这样一来就不存在活动不便的问题了。
                                                厨房里有一些饼干和半袋子牛肉干,被我吃了,味道不错,而且缓解了我早上没吃饭的饥饿。
                                                将厨房,卧室,客厅里一切能用的东西都拿上后,我戴上了护目镜,开了门,下了楼。
                                                到楼门口的时候,我发现这些行尸都不见了。
                                                还是先走为上。
                                                我打开了门,猛地冲了出去,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小区门口,也没有东西来追我。
                                                看来他们是真的走了。
                                                离预计的时间还有15分钟。我就在这等他们吧,顺便清理一下周围的丧尸好给他们空出一块“登陆场”。
                                                【40分钟后】
                                                “雷诺,你家怎么放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啊?”彩绘好奇的跟我说道。
                                                “哦,都是些生存用的小东西,比如生存哨,这东西就是紧急时刻用来求救的。”
                                                “这样子啊。”
                                                “雷诺,距离你所说的那个军火店还有多远?”
                                                “就在前面,好了可以停车了,跟我来。”
                                                我跳下车,绕到侧门,用钉棒砸开了锁,走了进去。身后众人鱼贯而入,艾德里安殿后,外加放哨。
                                                果然不出我所料,店里已经被人搬空了,但是,收银台那里有个小地窖,那就是我说的那个藏宝地。
                                                我从被打成马蜂窝的店主身上搜到了钥匙,插入了地窖上盖的钥匙孔,拧了一下。咔嗒一声,地窖开了。
                                                一股金属混着火药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才是我想要的。
                                                里面空间不大,两个货架,一个是弹药架,另一个是武器和配件架。
                                                光我看到的就有三把长枪,两把微冲,两把大口径手枪,估计到手的会更多。
                                                “快拿,我来往车上搬,你们给我递。”
                                                【30分钟后】
                                                我坐在堆满军火的后车厢里,手里提着艾德里安的背包,里面装满了枪械配件。“大丰收。Payday.”我高兴的笑着。“是啊~这下子装备有了着落了”艾德里安也说到,车厢里弥漫着愉快的气氛。
                                                到站了。我们下了车。
                                                “怎么回事?为什么陷阱被破坏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们有麻烦了。
                                                是救世军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6-10-22 20:37
                                                  10.17,A.D.2016 p2
                                                  华盛顿DC 麵包店
                                                  九唔 搭八
                                                  18:00
                                                  從街道上回來以后,首先同华盛顿檢查傷勢,、
                                                  有足部肌肉拉傷和身體上有少量咬傷及擦傷,脈搏偏快,面色蒼白,轻度发烧,四肢无力
                                                  但是沒有任何骨折或嚴重傷勢,不過萬一出現內出血,以現在環境和工具很難進醫治
                                                  "华盛顿先生你怎樣由醫院走出來?"
                                                  "走出來!?,不是,一開始我們想是一宗嚴重意外或事故,斦以進行有關預備,
                                                  但是不少病人身上沒有出現有關傷勢,
                                                  他們主要有无意识呓语,喋喋不休,重度发烧,四肢更加无力,中度精神错乱,轻度出血等症狀
                                                  我們懷疑是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斦以我去預備穿上防護衣,等待到途中時,
                                                  一點傷重不治的病人竟然發瘋死抓著人不放來咬,
                                                  但是邊一個人詎料到以已死的人特然起身咬人!?,
                                                  幸好保安在中途將死人制止,之後軍隊嘗試維持醫院運作安全,同時移送醫護人員到安全地方
                                                  我是中途被也們攻擊後同主隊分離,中間有同也們一翻缚斗,最後我偶遇到你"
                                                  我說"唔錯呀!,真辛苦你呢,看來你個死人頭還唔錯無穿無爛"
                                                  华盛顿說"托賴,不過我之前以服用咗大量抗生素好像沒有用,不如試用安非他命"
                                                  "沒有辦法,試用一次來看看"
                                                  之後開咗午餐肉一罐 麵包兩條 少量蔬菜
                                                  食完後準備好上一層的房間睡覺
                                                  (获得物品:左轮手枪x1 弹药x30 快速裝彈器x5 MP3x1 斧頭x1 )在华盛顿身上
                                                  (消耗物品:午餐肉x1 麵包x2 1公升水x6)


                                                  回复
                                                  66楼2016-10-23 01:59
                                                    斯图亚特·谢尔曼
                                                    day7 华盛顿大学
                                                    8:00
                                                    “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你”走出舱门后,我们两个像久违的兄弟一样拥抱在一起。
                                                    “我还以为你挂在野外了,每天都在考虑把你的一张照片p成黑白色。”
                                                    “少咒我,老子胳膊腿没少,活得好好的。”我笑骂道,这个时候,和我同乘的士兵,正在将各种贵重仪器搬运到直升机内部,并设置发信器。
                                                    “0101,这里是05,呼叫空中掩护,呼叫空中掩护,完毕。”
                                                    “01收到。安德森正在向这边派遣AC-130和EC-135。第四舰队正在向这边派遣种马。完毕”
                                                    士兵们忙得不可开交时,我和我的室友正在讨论这几天的所见所闻。
                                                    “这次危机应该很快就会过去了,美军已经回防,虽然我们会蒙受一些损失但我相信美国会挺过来的。”是有多这件事表示乐观。
                                                    但军人的血统却告诉我事情没有表面上单起来这么简单。“先别忙着下结论,听我说,你会想一下这件事,无论起因,经过还是结果,都充满蹊跷。首先。病毒是怎么来的,如果存在与自然界,我们早就死了100遍了,如果是人为制造的,那么是谁制造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毁灭美国,那这种病毒的威力就有点过了,先不说如何控制病毒的传播,又是否有方法进行医治”
                                                    “再看看这次经过,我没见过人感染的整个过程,但整个爆发是非常突然的,就好像是病毒在人群里潜伏了很久,最近突然爆发一样,这个过程不可能排除人为干预。最后,病毒扩散到这个地步,肯定有国家和组织已经拿到了样本,很可能已经扩散到海外,如果被一些别有用心的组织拿到,后果是灾难性的。”
                                                    “我倒不去想那么多,反正我知道我现在暂时安全了。我现在最想拿到一点样品研究一下,最好能找到解药。”
                                                    我看了下周围没有人,把他拉到旁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知道为啥叫了一架EC-130吗?昨天在东海岸登陆的美军遭到了来自不明人员的攻击,已经有多架飞机被击落了,这是我今天早上在简报室听到的消息,应该是真的。”
                                                    “我去,不会吧,真的有有内鬼?”室友表示自己无法相信。这时,,第一架鱼鹰已经携带着第一批设备开始离开。。。
                                                    然后一颗导弹就从斜角里射了出来,将其中的一个引擎当场打爆,鱼鹰歪歪斜斜地栽到了地上,瞬间变成了一个大号可燃垃圾。
                                                    随后,第二颗飞向了空中警戒的AC-130,AC-130立刻抛出了红外诱饵吊舱,并进行空中规避,将将躲开了导弹的袭击。
                                                    “看样子像是毒刺,而且是90年代的老型号。”室友看了一下战况,得出了一个让人 比较安心的推断。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帮忙装好东西,不然你还想干嘛?”说完,我们两个就开始向另一架种马上运送仪器。
                                                    AC130开火了。105榴弹炮和40机关炮在地上溅起了大量的尘土,我不觉得在那种火力下还有活物,130在射击过后并不打算停止,他开始向楼周围地面上每一个会动的物体发起攻击。
                                                    “快,趁着它还没发完疯,我们赶快撤。”
                                                    。。。。。
                                                    最后一架超级种马降落在楼顶,这时设备物资已经全部转移,只剩下我们这群战斗人员了。我们登上飞机,离开了楼顶。
                                                    究竟是谁,在攻击我们,其目的又是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


                                                    回复
                                                    68楼2016-10-24 01:14
                                                      【曲潇】
                                                      【Day 10】
                                                      我们的避难所已经被发现了,入侵者进入了院子但似乎并没有检查室内,他们轻而易举的解除掉了我们设置的陷阱,所有人都很不安。
                                                      我们决定转移位置,拿上了所有有用的东西。现在还没断网,纽约已经沦陷,按常理来说军方的装甲部队怎么会拦不住那些血肉做的丧尸呢?让人没法想明白。彩绘很害怕,这几天总要抱着我才能安稳的睡觉。我们不知道要逃到哪去,只想尽量的活下去。
                                                      彩绘带着USP.45,她很熟悉这把枪了,虽然她还没杀过一只丧尸,但是我每天都要教她怎么使用,以防万一还让她挂了一把MP5。我手里拿着一把刚前不久搜刮回来的民用M4,是把新枪,腰带上插着一把匕首和陪了我很久的银色m9手枪,我很喜欢这把m9手枪,子弹容量很大,威力也很足,而且保养的很好。
                                                      总之我们所有人都全副武装了,除了彩绘今夜没人真正睡得着,因为明天我们要干点大事,杀到白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2楼2016-10-24 18:41
                                                        10.18,A.D.2016 (day 4)
                                                        华盛顿DC 麵包店
                                                        九唔 搭八




                                                        成功並不是終點,失敗並不是終結,祇有勇氣才是永恆。
                                                        溫斯頓·邱吉爾爵士




                                                        08:00
                                                        唔錯,我不清楚安非他命是如何御病毒,不過今天华盛顿比昨日少了轻度发烧,四肢无力
                                                        可是他的脈搏比昨日較快,面色較蒼白,嘔吐
                                                        是內出血的機會最大,問題是不論在藥物,物資和人手上,都不可能給他有用治療
                                                        難道我要眼白白看他死去!!
                                                        华盛顿"看來今次過得初一過不到十五啊! 凶多吉少,九唔我有一事想求你"
                                                        我看瞧他"說啊! 指要不是犯法和我做不到的事,我都使命必達!"
                                                        "看來我明知故問,look at me 如果可以請同我老婆和子女說<對不起! 我愛您們,我先行一步!>,
                                                        環有九唔幫我找尋邊一個發明這種病毒的人,給他們一次有一次的天罰!,麻煩你阿!"
                                                        "真麻煩要我在一片人海上大海撈針很難"
                                                        "我知道很難,你口裏說不但是你一定去做,我身上有他們的照片在筆記內,筆記內有點資料,希望可幫到你"
                                                        "我明白"
                                                        在說話完後他開如有休克,脈搏變弱,呼吸快以淺,這一症狀都是有大問題




                                                        18:00
                                                        华盛顿他終於傷重不治終年50歲
                                                        我明天要去他把埋葬,現在顺便食飯完後準備好上一層的房間睡覺。




                                                        如果糾纏於過去與現在,我們將失去未來
                                                        溫斯頓·邱吉爾爵士




                                                        (消耗物品: 麵包x2 1公升水x4)


                                                        收起回复
                                                        74楼2016-10-24 22:57
                                                          10.18,A.D.2016 (day 6)
                                                          华盛顿DC 麵包店
                                                          九唔 搭八


                                                          少年人哪,永不要放棄!永不要放棄!永不!永不!永不!永遠都不要放棄!
                                                          溫斯頓·邱吉爾爵士


                                                          06:00
                                                          我開如使用收音機來收聽電台廣播,我聽到一段廣播(美國本土遭受了疑似生化武器襲擊,傷亡人數不斷增加,
                                                          軍隊已經回防,雖然我們會蒙受一些損失但我相信我們會頂硬上,目前各軍方基地有限度開放進入,
                                                          報告完畢),之後重復廣播
                                                          我現在可以的基地分別是安德魯斯空軍基地和諾福克海軍基地
                                                          但是離DC不遠安德魯斯空軍基地有容易淪陷風險,
                                                          不過諾福克海軍基地最少離這裏有200公里遠有要過河,難度不少
                                                          最後想如果連諾福克這一級數的基地都淪陷,我想美國本土都沒有好選擇給我
                                                          所以最後都選擇諾福克較合適
                                                          幸好屋主有台麵包車可用,之後去準備物資,
                                                          車內物資有一人用十天的麵包,麵包是新鮮出爐麵包,煲過的水有30公升,如有不足可用煮食爐煲水
                                                          九罐火腿,九包芝士,鐵筆,電筒,電池,收音機,手動充電器,防護鋼頭鞋,防護手套,口罩,眼罩,衣服三套
                                                          指南针,地圖,打火機,LEATHERMAN萬用鉗,手表,左轮手枪,弹药x30,快速裝彈器,MP3, 斧頭
                                                          12:00
                                                          在麵包店內寫信多謝店主同後園坟頭的事及自己的聯絡方法和身上全部金錢,之後麵包店離開上路
                                                          再見!麵包店


                                                          回复
                                                          77楼2016-10-25 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