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土吧 关注:42,550贴子:627,065
  • 13回复贴,共1

【冲土短篇合辑】七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著向,清水。


回复
1楼2016-10-12 09:48
    《昏暗》

    冲田总悟没见过比土方十四郎更适合黑暗的人。

    午夜的道场,月光给干净的木地板镀上柔和的色泽。身着黑色浴衣,土方在朦胧中挥舞着竹剑。夜色中,那双白色的赤足分外醒目,仿佛踏在一层银色的雾霭之上,随时会消散于无尽的黑暗中。

    剑风带着露水沾湿的气味,清冽,似无情又似多情。像水底倏忽而逝的游鱼。

    【啊,要是能够把这尾狡猾而又胆怯的鱼捉到该有多好。】冲田靠坐在走廊最暗的地方,回味土方的眼神。

    真正面对刀锋和子弹的时候,是不存在恐惧这种东西的。要么杀死对方要么被对方杀死,一瞬间的事,靠的是实力、运气……或是莫名其妙的别的什么。对他们这些把命搁在刀刃上的人来说,生死界限比纸还薄,唯一可做的,就是训练认真一点,以求到时多一些可能存在的所谓胜算。

    所以,当冲田背靠着废旧的墙壁,摇摇晃晃地用剑鞘支撑起受伤的腿,尽量站得高一点,清清楚楚看到土方那青色眸子里微缩的瞳孔时,竟有些愉悦地,共享起那种仿佛虚惊一场后的虚脱——平时欺负土方也算是乐趣一种,不过,偶尔让自己置身险境,看看那个家伙眼底仿佛害怕失去什么的恐惧也不错。不可能老是拜托小弘君帮忙布置什么监禁PLAY,所以,池田屋这次又算是一种新的情趣。

    当然,如果真因此丢了性命,也是很多年前大家都有了的默契和觉悟。

    那么,当大队人马及时赶到,看到他冲田总悟还活蹦乱跳时,土方那张狂妄傲慢的脸上,隐藏着的像是要马上哭出来又像是轻松得快要笑出来的眼神是什么呢?回到屯所后,一边恶狠狠地罚私自行动的冲田抄写局中法度,一边自虐般地死命练剑,土方那紧皱的眉头之下,隐藏的又是什么呢?嗓子有些发干,冲田轻咳了一声。

    刹那宁静。旋即又是剑风与断断续续的虫鸣。

    冲田不由得笑了笑。这个世界,没有谁,比冲田总悟更清楚土方十四郎的心思。

    “过来坐一会儿吧,土方先生。”冲田扭过头,对着仿佛浮在昏黑中的那张白色的脸轻声说。

    回答他的是更迅疾的竹剑划破空气的“咻咻”声。

    回过头,索性闭上眼睛,微笑着,冲田喃喃道:“你不用那么急着变得更强的。你永远强不过我的。我不会死在你前面的,土方你这个混蛋。”

    周遭突然变得很静。黑暗也浓了几分。

    窸窣的衣料的摩擦声,隐约可听见带有细微喘息的呼吸——实在太刺耳了,该怎样才能把这多余的声音消灭掉?

    冲田睁开眼,轻巧迅捷地翻身而上,把土方抵在木墙与自己之间,隔断月光的窥视,看着那双夜色般的眼睛,半是埋怨半是自语:“你很烦啊,土方先生。”

    根本没打算等待对方的回应,冲田咬住了土方的嘴唇。沉默的纠缠中,冲田的手插入土方柔顺的黑发,让这个吻更深一些,更深一些。深不见底才好,一起沉沦到黑暗中才好。

    夜晚的土方分外安静。冲田知道,只有在光照不到的地方,这条鱼才有勇气歇一歇。


    回复
    2楼2016-10-12 09:49
      《静电》

      叼着烟,土方专心的开着车。

      副驾驶上的冲田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土方微微一动,嘴里的烟差点掉下来。

      “别捣乱!”含着烟,土方的声音有些含糊。

      冲田狠狠捏了把土方的大腿内侧。微痛中带着一点酥麻感,土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车身微微偏了一下,继续平稳地向前行使。

      “注意安全啊,土方你这个混蛋!”一脸若无其事地看着前方,冲田的手悄悄往上移。

      土方低吼:“特么是谁害的?”

      “山崎。”手到达小腹的位置,手指灵巧地越过衬衫纽扣之间的空隙,在那片温暖的地方,轻压了一下。

      “关……关山崎什么事?”不出所料的,土方脸红了,声音开始明显的底气不足,“快住手!”

      指端传来的温度已经开始升高,冲田发觉自己的心跳也开始加快,咽下一口唾沫,暗暗把手往下挪,嘴里拉着家常:“要不是他请假,我就不用坐土方混蛋开的车了。哎呀,这个人开车的技术好烂啊都快开到海里去了爸爸妈妈我好怕啊!”

      抓住了。

      “吱——”一个急刹车,土方把车停在路边,左手取下烟,烟头对着冲田的手,低声说:“拿出来,不然老子就把这个按在你爪子上。”

      手猛一收紧,冲田满意地看到土方吃痛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交通法规定,开车时驾驶人不许抽烟,但没规定不许副驾驶玩弄驾驶员的巴比伦塔。”

      “你……你特么在哪里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土方简直气结。

      “嘛、嘛~无师自通。”嘴里轻描淡写地搭着话,手上可毫不含糊。

      “嘶——”土方把烟头又往下移了移,“再做坏事老子真按了啊。”

      “呵呵,这真不算什么坏事哦。”

      “混蛋!你特么还能更糟糕点么?”

      “能,”冲田咧嘴笑了笑,“我还能在这里当着全体江户人民的面干了你。”

      咬咬牙,土方把烟狠狠摁灭在烟灰盒里,说:“来啊,有本事就现在,过时不补。”

      “好。”抽出手,冲田开始面无表情地解安全带。

      土方赶紧拉上裤链,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山崎退你特么快到歌舞伎町来把总悟那个混蛋送到松平那里去!什么?拉肚子?……你在屯所等着,老子来给你介错!老子怎么去?要你管!快点!”


      回复
      5楼2016-10-12 09:50
        《消融》

        夏天的江户城竟然也会有蛙鸣。

        不停地扇着风,冲田觉得反而更热了。

        看着连领巾都一丝不乱的土方,冲田只想掐断他的脖子。

        “喂,你还是人类吗?”躺在走廊的木地板上,冲田用脚蹬土方。

        土方哼了哼,挪到冲田碰不到的地方。

        冲田干脆坐起来,揪住土方的领巾,问道:“土方混蛋,你不热吗?”

        “心静自然凉。”

        “这大叔口气——嘁。热死你算了。”

        “死了你就开心了是吧?”土方笑起来,斜阳搁上围墙,点燃深色眸子里的光芒,“老子不会让你如愿的。”

        冲田也笑起来,把手里的领巾使劲一拉。

        “喂!”用力挣脱魔爪,土方红着脸咳嗽着,“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我没开玩笑,反正不是热死就是被我杀死,干脆从了我吧。”

        土方开始解开领巾和衬衫领口,嘴里嘟嘟囔囔:“老子既不会热死也不会被你杀死的,做你的白日梦吧混蛋总悟。”

        看着那一点点被夕照镀上淡金色的肌肤,冲田吞了口唾沫,说:“要不,换个比较好的死法?”

        “嗯?”

        “比如说,被我艹死。”

        “喂!别得寸进尺!”土方的脸染上晚霞的色彩。

        “别说得好像我得到过你什么东西似的,土方你这个混蛋。”

        “本来就有,你这个鬼畜!”

        “哦?”冲田的眼眯起来,“是什么呢?说得具体点哟,副长大人~”

        “明明……咳!咳!”突然意识到什么,土方开始手忙脚乱的摸衣兜找烟。

        “别掩饰了,脖子都红了,土方先生。”冲田扬了扬手里的一盒蛋宝路。

        “你这小子!”深呼吸,表情迅速恢复平静,土方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斜睨着冲田,“把烟还给老子。”

        “可以,不过,必须交换点什么。”

        “烟本来就是老子的。”

        “不,你的就是我的。”顿了顿,冲田补充道,“你也是我的。”

        “喂!”土方哭笑不得,“大热的天,少折腾行不行?”

        “好,把你热死确实不太人道……所以,你还是乖乖让我干死好了。”

        “真是个好主意。”自暴自弃般,土方的嘴角微微上扬,狭长双眼的目光介于挑衅和挑逗之间,“不过,你下面的毛长齐了吗?要干死大叔可不是件容易事呢。”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暮色四合,两个影子慢慢叠到一起。

        ------------------------------
        我什么也没看见!秀恩爱分得快!红豆包红豆包红豆包……
        ——节选自《山崎退日记》


        回复
        6楼2016-10-12 09:50
          咝——是有什么在裂开的声音。
          吱呀呀……什么在瓦解?
          门窗已被堵死,除了屋顶,无处可去。生路与死路,原是一体两面。
          他站在天台边缘,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众人的慌乱与愤怒。
          有人举着刀,对着他冲过来。
          他冷哼一声,调整握剑的姿势。
          轰——脚底突然冒出黑洞,吞噬了眼前的兵荒马乱。夜色无垠,夜风清凉,他孑然一身,即将与废墟一起崩塌。
          别了,近藤老大。
          别了……不,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混蛋土方。
          头顶有声音炸开:“快把手给我!”暗哑,气急败坏。绝对不是天籁之音。
          切。
          片刻失重,随即被拍在救生梯上。黑发男子修长的手臂绕过他的背,用力抓住身侧的软绳,指关节泛着青白色,在探照灯下看得分明。
          所有的感觉复苏。身侧的人呼吸有点紊乱,身体似乎还有点颤抖。只穿着白衬衫,领口没扣好,烟味与汗味隐隐约约若有还无。
          “你好臭,土方先生。”
          “闭嘴。”
          “能不能离我远点。”
          “能,”黑发男子深吸一口气,“回到屯所后,你离老子能有多远滚多远。”
          挨得太近,就算争吵也有了耳厮鬓磨的意味。可刚刚被拉得生疼的那只胳膊告诉他,背后这家伙现在绝对没心思与他调情。
          冲田恨不得现在就撕碎土方的衬衫,把隐隐作痛的手放在他赤裸的胸膛疗伤。
          “土方先生。”
          ……
          “土方先生……”
          ……
          “土方。”
          “嗯?”
          “抓紧点。”
          “嘁。”
          然而身体靠得更近,近得可以交换心跳与体温。
          【混蛋,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
          “土方,你的心跳得好快,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要死了。”
          “……去死。”
          【我知道你已承受过太多失去,我不会先你而去的。】
          “哼,就算死也要先杀了你再死,土方混蛋。”
          对方不再说话,只是把握着软梯的手紧了紧。
          【我不会离开你的。】
          悄悄把脑袋往身侧蹭了蹭,冲田伸出左手,覆上对方冰凉的手背。手指得到默许,有些霸道地挤入对方悄然让出的隙缝,十指交缠。
          【所以,你也别离开我,土方先生。】


          回复
          8楼2016-10-12 09:51
            …………
            土方不安地扭动,想摆脱领口的束缚。
            冲田偏不如他的意,捏住他的下巴,逼问:“想起来了吧?”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哈,词穷。忽悠方,你也有今日。
            “忘记的人,要受罚。”
            “切。”
            “罚你把那天的誓言再说一遍,就在这里。”
            “……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声音越来越低。
            “那好,我教你。你跟我念。”
            瞳孔猛地收缩,土方跳起来捂住冲田的嘴:“够了够了!我知道了!”
            “说。”
            土方垂着头,黑色刘海下看不清表情,鼻尖有汗珠渗出,手下意识地捏着衣摆,嗫嚅着:“不、不论……何、何时……”窘迫而不甘心的,像罚背书的小学生。
            【不论何时何地,同生死,共进退。】
            这话并不羞耻,对不对?脸这么红,是不是想起了说这些时,那些旖旎缱绻的汗滴与喘息?
            冲田忍不住笑起来,拍了拍土方发烫的脸:“算了,回去再罚你。”
            松一口气,诸神归位,土方瞬间又是那位霸气侧漏高贵冷艳的鬼之副长。
            并肩走着,脚步越来越轻快。
            近藤他们在等着。
            磨砺已久,利剑即将入鞘,整装待发。
            蓦地想到了什么,土方侧过头,看着冲田,欲言又止:“那个,总悟,有件事,我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说吧。”
            “新队服,是长款的。”
            “去死吧,土方。”
            =====END=======


            回复
            11楼2016-10-12 09:52
              土方回归炸出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10-12 22:10
                握草!!!!!!!!湖水桑!!!!!!!!!!!!!!
                我在外太空飞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10-13 00:34
                  握草啊啊啊我的冲土启蒙太太我真的。。。。。。。语无伦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0-13 00:35
                    虽然这篇在冲土吧舔过无数遍但是是湖水桑是湖水桑是湖水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10-13 00:36
                      最重要的忘了。。。
                      欢迎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0-13 01:12
                        我的吗!!!!!!这个超棒啊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10-13 06:45
                          最后哈哈哈哈哈哈 好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10-13 08:43
                            整体挺严肃,可是土方最后那是几个意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6-10-13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