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高渐离吧 关注:14,306贴子:67,356
  • 13回复贴,共1

【文】看上你(荆轲x高渐离)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总♂攻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0-22 19:03
    说在前面的话:现代架空背景,生命不息挖坑不止,脑洞就是这么大!
    律师高渐离♂街头恶霸荆轲……
    文笔的没有,只有OOC属于我,种草的其它cp越甜,显得我荆高越冷,这个刺激简直不能忍,所以我要遍地开坑,然后……不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10-22 19:08
      2.
      高渐离不喜欢西区这个叫六合的三不管地带,从法律层面来说这里就是灰色区域,只要不是性质恶劣的邢事案件,其它大事小情基本不管。
      但是他也不讨厌这里,在这里只要没人报警,你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任何问题。
      而现在把那几个让人烦不胜烦的尾巴从东区带到这来,正是想好好解决解决。
      显然有这种想法的不只高渐离自己,那几个明目张胆跟了他几天的人看他从东区来到这里,终于面露喜色,这年头事主主动提供下手机会,还自己走到他们地盘的真不多见。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像小白脸的律师原来是块铁板。
      双方在暗巷里动起手来,他们才知道点背,怪不得敢单枪匹马把他们往这里带。
      原来是练家子。
      六对一在自家地盘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简直丢光了六合地头蛇的脸,其中一个被一脚踹倒在地丧失战斗力后,终于咬牙不再考虑面子问题按下裤兜里的呼叫器,而高渐离还未走出巷口就被十几个手持钢管的人往回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10-22 19:10
        8.
        “喂,醒醒,你不能睡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荆轲睡眼惺忪的被人暴力摇醒正想发火,等看清围在旁边的人除了一个漂亮的小护士就是一水膀大腰圆的保安,想着自己身上有伤这也不是自家地盘不能硬来,于是脸一皱用十分可怜的声音对着护士说:“我昨天见义勇为被坏人打伤,然后有人带我进来,我就进来了。”

        年轻护士感觉瞬间接收到不明生理电波脸上一红声音温柔的说:“原来你是被坏人打了。”

        众保安看着瞬间从母夜叉变身天使的小护士,心里感叹果然这是看脸的世界,小白脸就是比他们这些硬汉受欢迎。

        赶走碍事的保安,小护士本着白衣天使的职责关心医患的使命和荆轲聊嗨了。
        “你真勇敢,帮助别人受了这么重的伤。”
        “是啊是啊,对了和我一起的人呢?他也受伤了。”
        “啊,和你一起还有人么?我们来上班就只看到你一个人躺在这。”
        “什么!”

        荆轲在小护士的帮助下找遍诊所都没看见高渐离,最后以留下所有联系方式为代价才走出诊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0-23 18:18
          话说贴吧什么时候发出的帖子能编辑呢?唉……有错字伤不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0-23 18:39
            11.
            吧台视野开阔从丽姬走进酒吧开始,盗跖就对荆轲和盖聂使了个眼色。
            两人立刻会意自然地抱在一起,荆轲拿起一杯酒喝了一口,盖聂凑过去借位,两人制造了一个小儿不宜的画面。
            所以丽姬走向吧台看到的就是他喜欢的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在热辣的接吻。

            后来发生的事因为太出乎意料,盗跖记得很清楚,丽姬冲上去分开了荆聂二人并甩了荆轲一巴掌“你不要做戏,我知道你想躲我,如果你要告诉我你是gay,现在就真枪实弹的上给我看,我保证以后都不缠着你!”

            后来呢?
            后来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麻烦解决了,除了丽姬皆大欢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0-25 12:36
              17.
              背着高渐离爬到8楼荆轲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扶着人让他靠着自己站好,接着就在高渐离口袋里摸索。

              “诶,哥们,你钥匙放哪了?”所有口袋里都没有,荆轲只能问似乎己经睡着的高渐离,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荆轲知道,醉酒的人大多数只是喝多了身体不听使唤意识其实很清醒。

              果然高渐离睁开眼晴稍微打量了一下,确认是自己家门口后随手指了个地方。

              看着高渐离指的那个地方荆轲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确定?”

              高渐离闭上眼靠回荆轲身上闷闷的应了一声,荆轲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是想骂娘,谁家钥匙放房梁上?这房子谁设计的?这房梁至少二米五真的非常不科学,你每天进出是吊威亚还是练壁虎功,还是说现在的律师其实身怀绝技,江湖上失传多年的纵云梯是他们的从业基本功。

              脑内正跑马的荆轲感觉靠在身上的人突然下滑马上伸手抱住,本来鼻间就一直充斥着这人身上清爽的气息和淡淡的酒香味,现在高渐离温热的呼吸扫在耳边,荆轲不自在的偏了偏头,感觉好像也有些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11-02 20:38
                18.
                仔细观察了一会走廊和房梁的位置,荆轲把高渐离放门口让他自己扶着门:“站稳,马上就好。”

                荆轲退后几步助跑跳起来在墙上借力猛地窜起,伸手在房梁上一摸,果然拿下来一把钥匙。

                把人扛进客厅放在沙发上,荆轲打量了一圈房子,干净整洁的二居室装修风格到是很符合主人的人设。
                走到饮水机前荆轲倒了杯水塞到高渐离手里,才喝了一口高渐离就皱着眉跌跌撞撞地站起来,荆轲忙捞起人冲进洗手间。

                抱着马桶吐完后高渐离不由自主的朝一边倒去,被荆轲眼疾手快的又捞了起来,扶着他洗漱后才把人带去卧室。

                高渐离硬撑了半个晚上,如果不是遇上荆轲他打算就在那个酒吧拐角站到酒醒为止。所以到家后精神放松下来就把胃里的东西吐个精光,不过晕眩和四肢无力感却越加明显,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至于送自己回家的人就先不管了。

                快睡着的时候高渐离感觉被摇晃了几下,不情愿的睁开眼晴就看见一支烟在面前,微微皱眉本不想理会,又想到好歹也是被这人送回家一根烟都不接确实无礼,于是伸手接过。

                本以为完事了,没想到那人把打火机凑了上来,高渐离不耐烦地抬手拒绝,那人以为他要点烟啪的把火打开。

                于是高渐离莫名其妙的被迫开始抽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11-02 20:39
                  19.
                  被按在床上的时候高渐离还有些茫然,不是在抽烟么,这是干什么!

                  直到嘴唇被轻咬了一下高渐离才回过神来,张嘴想说话却反而给了身上的人可乘之机,奋力想推开压在身上的人,但是吸收了太多酒精的身体力气不到平时的三分之一。

                  荆轲把抵在自己胸口的手拔开轻轻压在高渐离头顶,另一只手灵巧地解开他的领带和衬衫扣子,然后技巧性的在腰腹处轻抚。

                  高渐离微微清明的眼神渐渐在狂热的亲吻和极具挑逗的爱抚下染上异色。
                  偏过头躲开急风骤雨般的亲吻,“我不是……”

                  荆轲没有让他说完就再次吻了上去,他能猜到高渐离想说什么,但是他不想停下来。

                  所以不要说,把一切交给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11-02 20:39
                    20.
                    “嗷”
                    荆轲在睡梦中被痛醒,睁开眼正好对上床上那人冰冷的视线。
                    荆轲讪笑一声:“你醒了啊,哈哈哈,头疼吗?我去给你泡杯茶啊。”边说边用自己的衣服挡住重要部位光速冲出了卧室。

                    昨晚不知道被折腾到什么时候,高渐离醒过来时己经中午十二点多,而他和某个呼呼大睡的人以一个十分不和谐的姿势抱在一起,于是内心十二分愤怒的高渐离一脚把荆轲踹下了床。

                    看着光屁股跑掉的人高渐离立刻就后悔了,他刚才不该踹他,应该乘人没睡醒直接掐死他!

                    不过没关系,现在送他上路也不迟。

                    黑着脸起身后高渐离感觉到某些不属于自己的液体正顺着大腿往下流,脸色马上由黑转青,于是他决定让那个不知死活的人再活几钟,先把自己洗干净。

                    在浴室把自己里外洗干净后高渐离也冷静了下来,敛着眼晴客观的开始分析自己的身体问题,全身遍布红痕只有腰部稍显酸软,被过度使用的某处除了不适的异物感不能闭合有些红肿,即没流血也没裂开,这些都说明那个人床上功夫很不错。
                    说不定是惯犯,或者本身就是gay。

                    得出这个结论后高渐离放开被捏出指印的铝合金扶手,拿起两个小封口袋走出浴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11-02 20:40
                      话说第16被吞了,没有人发现,那我也就不补了╮(╯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11-03 19:29
                        看上你 暂时没有填这里放个别的脑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11-18 19:34
                          一茶难得 应该是万字小短篇
                          荆高 炼妖师荆X高渐离妖
                          至于小高是什么妖,你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11-18 19:39
                            这一更如此粗长,我只想做个安静渣文的美男子,但是既然没有人看,我为什么还要发出来_(:з」∠)_ 下回就存起来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6-11-26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