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九重塔吧 关注:7贴子:1,027
  • 0回复贴,共1

仿佛很久没有在塔吧发过文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艳刑 文/不渡舟(新东方厨师)


“你我还是玉石俱焚的好。”

一 戏局
今年入秋早,还未出桂月就已是寒风萧瑟了。
车夫放慢步子,呼出的热气变成白雾扑在脸上,他瞥了一眼黄包车里的娇小姐。
当是时,暮色霭霭,流云在弦月上头涌动,月华朦胧不清,只觉得车里坐的不是个女人,只怕是……是个妖精。
不知是搽了粉的缘故,她的脸是非常人的白,又十分瘦削,好像皮囊下便是白森森的骨头;唇却又是和她鬓角斜插着的海棠一样艳,而且始终微微向上翘着,面上看着是和善的意思,但那高高吊起的眉梢与始终正视前方的眼睛,方知是怎样桀骜不驯的冷笑,其中还掺着一丝不屑、嘲讽与诡谲狡黠。
车夫这样想着,却没敢多看一眼,生怕魂儿被她勾去,便更加卖力地赶路,盼着早些到那乐正府。
前头眼瞅着朱户兽环,门前只摆着一对瑞兽,虽极简但气派非凡。大户人家一般有专门的车夫,像他这样“野路子”的车夫是鲜有机会来这种地方的,然而他又十分肯定地停下——因为这个时候只有乐正府上大摆了筵席。他作势扶着女人下车,事实上只擦过裘皮的细绒儿,仿佛那是狐妖的皮毛。他接过工钱,转眼就逃得没了影子。
女子侧耳,院里隐隐有婉婉转转的戏在唱,在演。还没有掌声喝彩,甚至连一丝低声交谈也没有,应当是到了最令人沉迷陶醉的高潮,她并没有立刻亮相,那样做只会扫了看客的兴。
她耐着性子听,不禁嗤笑出来——是姜生的霸王别姬。她虽喜欢虞姬这般刚烈的女子,却不甚喜欢这出香消玉殒的戏。
只听雷鸣般的掌声轰然响起,便知戏结束了,她正打算顺势“登台”,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笑,笑得让人心慌。
“戏罢了墨姑娘才来,教乐正某如何跟其他客人解释。”
墨清弦慢条斯理地转过身子,腰肢纤巧得好似弱柳。眸中映着的人比她高出许多,不得不使她仰头与他对视;那人面堂称得上风流倜傥,神情谦和,言辞风趣,不用刻意地傲视睥睨,就着实把她的气焰压低了不少。
墨清弦动了动艳如海棠的唇,眉眼间的笑意盎然,真好似故人重逢的欢喜。
“我只怕坏了客人们的兴致;再者,一介商贾女,何德何能登着大雅之堂。”
那人哈哈大笑,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墨姑娘打小的伶牙俐齿愈发厉害了,乐正某不敢多言,只请姑娘舍一个面子与我入席,后面还有场好戏等着看呢。”
墨清弦挑了挑眉峰,妩媚地回给他一个冷笑,挑衅似的,锋芒微微露出。不过等到两人锋芒毕露之时,才真算是一场“好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1-13 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