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吧 关注:2,739贴子:23,179
  • 42回复贴,共1

【蹇贤思齐】惊鸿一面 (温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努力日更,文笔不好请各位看官多担待,文会比较慢热,尽量不留bug,欢迎捉虫,此文套路极其多,但绝对不虐(捂玻璃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11-27 21:38
    门口穿来轻微的响声,打断了思绪,齐之侃抬头看了眼来人,应该就是执明口中的莫澜,来人身材纤细,比寻常男子稍微瘦弱。蹇宾眯了眯眼但愿能快点结束“莫少爷请坐。”
    莫澜抬首莞尔一笑,“多谢。”齐之侃给蹇宾满上茶,自己却悠悠开口“找莫少爷来是想了解本县略有才名的学子…”莫澜眼睛一转,声音柔和的说“大人倒是问对了人,这县上到没什么人是我没见过的。”
    蹇宾低头慢慢品着茶听着莫澜不停的说话,心里却是不耐烦起来,猛的拍下茶杯,莫澜被吓的身子一震,不解的看着不知道为何发怒的蹇宾。
    齐之侃握住蹇宾还紧扣着杯子的手,手腕上骨节分明,大人又瘦了。蹇宾松开茶杯略微整理了衣衫,起身拱手道“让莫少爷见笑了,本官突然想到还有些重要公务需要处理,先告辞一步,今日就多谢莫少爷配合了。”
    齐之侃对着莫澜微微点头示意,便跟随蹇宾出去了。一路沉默无声,街市上的喧闹仿佛也影响不到他们,
    直到走到了县衙门口,蹇宾才回过头看着齐之侃“小齐”
    齐之侃不禁上前一步正对着蹇宾四目相对,“小齐觉得莫澜怎么样?”齐之侃不解的看着蹇宾,心里泛起丝丝细雾,察觉到了什么想深入去想,拨开却又什么都不见。
    “太过消瘦喜好风月。”齐之侃正色回答着,“大人最近也瘦了。”蹇宾莞尔,他的小齐啊,总是这样。
    并未再说话只是拉着小齐进了屋,天气不好地上铺着的砖上都长起了些许青苔,稍不留神就容易摔倒,蹇宾却是走的随意,只是他的手被紧紧的握在另一只手里,沉稳有力扶着蹇宾。
    案子还是要继续,小齐也还是不开窍,进了书房齐之侃便自觉的松开了手,蹇宾带着些许愁容望着桌案“今日莫澜所说的人,有两人我们怕是需要重点关注。”齐之侃颔首沉思片刻“大人说的可是林家小公子,和姚家二公子?。”
    蹇宾赞赏的点了点头,小齐与他向来是默契的“这二人都是颇有些才学的,家境也符合,林家小公子自幼就号称是神童转世,林家怕也是将他捧到手心里宠着。而姚家二公子,却是个刻苦的,小齐觉得这二人中会是谁。”
    齐之侃拱手直视着蹇宾双眼“属下觉得“这二人都有可能,只是我们现在毫无证据,属下以为我们先不必打草惊蛇,那女子身上的衣衫不是寻常人家会有的,我们可以先从下人问起,找到来源便好办了。”
    蹇宾赞同的拍上齐之侃的肩,此时一段急促的脚步声想起,一侍卫匆匆的推开门跪倒在地“大人尸源找到了,有人来认领了,来人自称是女子的未婚夫婿。”
    蹇宾跳脚“还不快将人给本大人带上来。”侍卫慌忙起身小跑回去,来的男子身姿挺拔,五官平凡无奇却是相当刚毅。
    蹇宾端坐在大堂之上,齐之侃握剑站在其后。大堂中央的男子目光沉稳单膝跪倒在地,行的是江湖人的礼仪,齐之侃握剑的手一紧不着痕迹的守在蹇宾身侧。
    “大人,那女子是草民的未婚妻子,草民出门几日回来便听见这个噩耗,简直悲痛欲绝,还望大人交换给草民她的尸体,好早日让她入土为安。”
    蹇宾皱着眉头仔细端详着他的表情,那人虽面无表情,可是双眼里却是真切的含着悲痛“她还未嫁给你,就被人害死了,你不想抓到凶手吗?”
    地上的人半晌不曾回话,蹇宾只是安静的等着,看着他的小齐,本官还治不了你们这些闷骚了?
    “死者为大,草民希望大人能归还爱妻尸体。”
    蹇宾食指缓慢的敲击着桌壁,“怕是不行,此案凶手尚未查明,这尸体就是很重要的证物,任何人都不能动,你回去吧,有事本官会再行传唤你。”
    下首之人不满的瞪着蹇宾,却对上齐之侃泛着冷意的眼神,袖中的双手握拳紧绷着走出了县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6-11-27 21:44
      次日清晨,执明才刚起身还未曾用膳,便有人来传信“少爷,少爷,那位公子醒了。”
      执明瞬间清醒斥退了上来伺候的小厮“走,咱们去看看。”人就被安排在执明所居住的明远轩,不肖几步便到了,站在门口执明还紧张兮兮的转身问小厮“本少爷今天穿的没问题吧。”那小厮木楞的摇了摇头,房里传来一阵轻咳,执明扯了扯领口便推开了门。
      慕容离斜靠在床上,手里捧着一只空碗,执明大步冲上前“你醒了?”慕容离身子往后一扬“多些公子相救。”执明毫不客气的坐在床边“你叫什么,为何会在池塘里?本少爷还以为这塘里出现了妖怪。”
      慕容起身颔首“多谢相救,在下慕容离。”“阿离可有去处?”

      ……

      一只养得颇为肥胖的信鸽扑腾着翅膀落在窗台上,齐之侃抬头伸手抓住扯出它脚下密信,便将它往窗外一放,扭过头展开密报,手掌蓦然收紧。
      未再耽误时间,带上佩剑便出了门。山风作乱,青天白日凭白被吹来的乌云罩住,只余浑浊的光亮在尘世游晃,目光投向远处路上停留的马车,马儿似也被阵阵山风刮的身上生疼,不断鸣叫。
      齐之侃一步跃上马车,谨慎的用手中之剑挑开车帘,只见马车中坐着一位身着黑袍金丝钩边独显尊贵的男子,啟昆将身前的杯子满上谁,一手撩起衣袖伸手示意“你来了啊,先坐。”
      齐之侃抱剑低头行礼“不知道阁下此时寻在下有何事?!”啟昆挑眉手下茶水还在缓缓升起雾气“听闻你出山了,便来看看,你倒还是与以前一样,除了那蹇宾其他人若非在你眼中都是一样的?”齐之侃低头未抬只是沉声道“钧天王不该如此草率出宫,还是早日回宫罢,在下只是一介武夫,实在不明白陛下的意思,若无事,在下先告退了。”
      啟昆终是笑不下去了,起身将手按在齐之侃肩上“如今边境告危,你是难得的将才,明知朕想重用你,先生何必如此快的拒绝?”
      齐之侃这才缓缓抬头,目光正对着啟昆眼里满是不可反驳的坚毅“在下只做一个人的将军,当年他即然失败了,那在下自然也就不会再是这钧天的将军。”说完就拉下啟昆按在肩上的手,恭谦道“在下先告辞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6-11-27 21:46
        乌云终究还是散了,扬手遮挡倾洒出的光芒。齐之侃心中无数回忆闪过,帝位之争向来手段尽出,当日侯府,我与王上权谋策划,万般功劳,只因国师一句话,便夭折于腹。
        “陛下,臣夜观星象,侯爷星属旁横生一星,属白虎衔尸之象,此星为大凶,偏偏横生的一星又为守护星,臣听闻侯爷身边的齐之侃是个能人,这……这样一来,怕是于我钧天不利啊”那时国师端的一副忠君爱国之心,行的却是小人如鼠之事。齐之侃嘲讽的扬起嘴角,侯爷之才济世安国,那般才能,那般功德,竟是比不上一个夜观星象。
        又忆起当日侯爷自请出宫,来这荒芜之地“国师只有一句话说对了,小齐本就是本王的守护星,小齐不用自责,他们往常不敢如此说本候,如今拿小齐做筏子想斗倒本王,不过是他们害怕了,想的到真是容易。”忆及此不由得莞尔一笑。
        侯爷向来厌烦国师之流,一众皆喜胡言乱语,以传道来愚昧他的百姓,日后若有机会定将他斩于剑下。
        “小齐”一声呼唤从前方传来,惊的从思绪中拔出,望下前方城门楼下站着的蹇宾,快步跑过去揽住人肩,挡住呼啸而过的寒风,蹇宾目若星辰璀璨的盯着齐之侃“我从未算错过,小齐可记得,我曾说过,我总能等到小齐。”
        “大人!”此时手仿佛随了自己心意,不受理智控制,将人拥在怀中,低头深深的埋入发中,蹇宾不语只是回抱住人,手抚上齐之侃散在背后的头发,小齐这番样子仿若受了委屈一样,到真是难得一见。
        不过一会儿心绪平静松开怀中之人,耳根发红的拱手道“属下失礼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11-27 21:46
          近日江湖有云,一采花大盗横空出世,不知糟蹋了多少黄花闺女,可偏传那大盗玉面俊朗身姿高大,更传此人一夜七次不倒,倒是勾引了不少女子。
          蹇宾半倚在小榻上,身上盖着一件毛绒镶边的锦被初秋时节已经有寒意悄悄泛起,窗外的瓢泼大雨已经连续下了四天了,蹇宾剑眉不自觉地皱起略微不安的盯着砸落在地面珍珠般大小的雨珠。
          这般大小的雨,小齐如今在江州府离此地不过二三十里,这般暴雨倾盆而下江洲估计也是如此,今日又回不来了,缕缕渐开的水花从窗边弹射进来落在窗台上,边上小榻上躺着的人仿佛未曾察觉般静静的看着窗外出神。
          一双被冻的发白一丝血色都没有的手猛然扶住窗子,来人身上已经湿透藏在蓑衣里的头发都在滴水,却是温和的看着窗里的人“大人为何不关窗,如此任性,身体可有不适?”
          蹇宾有些回不过神来愣愣的看着自顾自言语的齐之侃,见他说完话直接将窗子阖上走去前门,身体猛然坐直看着进来的人“本官任性怕是不及小齐,你怎么能如此,如此淋着雨就回来了!”蹇宾翻身下床替齐之侃解开缠在身上的蓑衣,钻到缝隙里雨水弹跳出来溅了蹇宾一身,彷若未觉的提起小榻上的锦被递给身前之人“先裹着,本官喊小侍备水,若让旁人知道了怕是要怪本官虐待小齐了。”
          齐之侃裹着棉被慌忙拱手“大人自是不会。”小侍进进出出抬着水分毫不敢抬头只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蹇宾扬手挥退侍立在一旁的下人“小齐去泡一会儿吧,祛祛身上的寒意。”齐之侃不自在的握拳在鼻下咳了咳,“大人万万不可…”蹇宾冷眼一扫止住他想推辞的话,将人推至屏风后,齐之侃尴尬的望着丝毫没有出去之意的人,清了清嗓子片刻颔首“那大人稍等属下片刻。”
          看见蹇宾满脸笑意带着被沾湿的被子绕出屏风,松了口气褪下中衣直接跳进水中长舒了一口气。蹇宾举着信件依旧是侧倚在榻上,听着里面的传来的水流声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不能过了,不然你怕是又要退一步。
          不再胡思乱想随手放下手中看似重要的密信“小齐可知近日江湖声明远传的采花大盗?听闻此人样貌不凡,不少少女为之倾心,前些日子本官听衙役们闲聊说,若是小齐做这大盗,怕是不少姑娘都能动春心。”
          只闻室内一阵水花激荡,随后又沉寂起来,齐之侃无奈的说道“大人还是莫开属下玩笑了,这福属下怕是享不起。”
          蹇宾沉默半晌又如烛火燃枯木,眼神陡然亮起“可若本王说,此人是本王放出去的呢?小齐可明白我?”气氛突然僵硬,蹇宾许久未曾自称为王,自从来了此地他仿佛真正的做起了百姓的父母官,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王子,只是一个清廉爱民的官员,齐之侃跟随他来此数年此间也不曾听他提起过,如今……
          “末将,初心从未更变。”声音坚定有力的落入两人耳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6-11-28 22:06
            楼楼,晚安,把更的都看了,加油哈!双白不是君臣的关系了,真好,没那么多顾忌和担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11-29 00:20
              套路越深越有意思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11-29 03:52
                声名鹊起的采花大盗确实是蹇宾放出的人,此人却不是江湖人所描述的玉冠粉面身高体强,而是一个身材矮小五官平平的男子,蹇宾抽出一张画的极细致的地图,平摊在桌上“此人极其擅长隐匿之术,本王有许多事需要他暗中行动,这些事本王做不得,小齐更是做不得。”低头指点着地图眉毛不自觉的挑了挑“小齐不妨猜猜看。”
                室内传来一阵衣物摩擦声,新换身的白袍格外贴身银丝暗绣的花纹不时显露出来,热水熏的人都精神了不少。齐之侃一手整理齐衣领,大步走向书桌垂眼细细看着地图,食指轻点在地图某处“属下斗胆猜测,君上想要他偷东西,我们的势力是武将居多,北方与君上而言是不能抛弃的一部分,兵虽多,却无粮可养,共主既然敢应君上调来此地,怕是粮草早已牢牢的抓在手中,属下本想抢粮可兵民常久居与一城怕是早已熟悉,此举得不偿失,可若是,我们能掌握粮草…”眼中锋芒一闪,抬头看着正颔首听自己讲话的蹇宾。
                蹇宾松开背在身后的手,拍了拍齐之侃的胸膛,还带着些许热气的衣服在掌心灼灼“商人?有钱?不怕权势?啟昆怕是不了解这些人心,他的纵容早就撑大了这些商人的心,他恐怕不会想到,这样一个什么都有的人,会有多怕死!”蹇宾面若寒霜目光沉沉的盯着桌面“本王手中有他们的命脉,捅出去便是死,效忠本王倒有一线生机,他们何敢不从?”
                齐之侃闻言不禁提醒道“君上若事成,这些人绝不可留。”眼神坚定有力的望着蹇宾“心太大了,日后怕是难以控制,万万不可如天枢王般让人以商谋政!”蹇宾莞尔一笑“小齐不必担忧,本王自是知道
                震耳的鼓声从雨中传来,在连绵的暴雨之中如同阵雷一般,抬眉望向齐之侃见他轻点了下头,一同走出门外,齐之侃倒是惯性的提着剑走在他身后做守护姿态。
                一老妇佝偻着身子趴跪在大堂之类,堂中老老少少挤了不少人,皆是红着一双眼满脸愤慨“求…求大人给草民做主啊!”老妇泣不成声的埋脸在袖中,旁边的年轻妇人也是一副悬泪欲泣抽泣着开口“奴家的夫君…呜呜……如今还生死未卜都怪那土霸王呜呜…”
                蹇宾用力拍下惊堂木,惊的堂下之人身子一抖“给本官好好说话!”
                堂下百姓互相看了看推了一个瘦弱的男子出来“草民,草民本是那方家押下的长工,与草民的干哥哥同住杂役房,今日他突然面色发白上吐下泻的,草民只当他是身体不适休息休息就好,早上就一个人去干了活,谁知下午回去便发现,他…他竟然已经死了!”
                蹇宾一扬头,对着齐之侃小指点了点,齐之侃了然的从柱子后退下,召来几个侍卫冒雨去了方家,趁其病要其命,蹇宾眼神晦涩的听着堂下众人的哭求声,正色轻咳示意一旁默默站着的衙役,将人都扶起“本官知道了,必会查证清楚。”那老妇巍巍颤颤的站直身子,抬起磨的发白还带着布丁的袖子抹了把老泪,缓缓点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6-11-29 14:40
                  好喜欢这种文风233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6-11-29 20:09
                    收藏,收藏。。。囤了慢慢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11-29 21:05
                      2020-07-12 09:24 广告
                      齐之侃赶往方府之时,慕容离和执明正与方老爷坐在一起品茶论道,好一派悠闲啊!方老爷茶杯一颤连连作礼迎接,齐之侃剑眉一挑第一眼却是看向慕容离,那人毫不惊疑,仿佛早知他今日会来。
                      齐之侃柄剑辑手“是在下不请自来,倒是叨扰了各位的雅兴。”方老爷尴尬的拢了拢袖子看着众人,慕容离倒是罕见的放下茶杯淡声解围,一双桃花眼斜眸垂下低声说道“齐大人客气了,今日只是陪执公子来此商谈生意之事,如今要事已谈完,在下便先告辞了。”说完起身颔首,走至门前染上樱色的眸子盯着还小口喝着茶一脸茫然不知发生何事的执明“少爷,该走了。”执明拍了拍衣袖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赶走前来撑伞准备送二人回府的小厮,一边撑着伞一边拉着慕容快步出门“我就知道阿离不会忘记喊我,阿离靠近点别淋湿了…”
                      齐之侃好笑的勾起唇角,望着暴雨连绵下相依偎的身影不语,片刻才转身看着方老爷“今日来此,想必各自心里皆有数了罢,这么多条人命方老爷怎么如此狠心?”方至申不知道齐之侃一开口便如此直接,当即恼羞成怒的说道“齐大人莫要胡说,此事还尚未查清,关我方家何事?指不定是奴才胡乱吃些脏东西,栽到我方家头上。”方至申横眉冷眼扫袖背对着众人。
                      “人是你方家的奴才,死也是死在你方家,若是方老爷有何不服,不如随在下去了衙门再与大人好好说道说道!”齐之侃抬手几名侍卫便围了上来“带走”方至申瞪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齐之侃“你好大胆子,你…”话还未说完便被拖走了。
                      雨后初晴,屋檐青苔瓦上还悬着串串雨珠,商贩提着早就备好的蔬果玩意儿四处松散的奔走在街道上。方至申行事向来霸道,如今人沦陷地牢,不知多少人落井下石嘲笑暗讽,齐之侃敛了敛眉,收起雨伞背着手缓步离去。

                      早就归至府中,执明懒懒的趴在桌上不知写着些何事,慕容离伸手擦去执明脸颊旁的墨迹,指尖微动墨迹竟是越来越大,偏偏那人还一脸未觉“少爷,与县太爷齐大人是熟识?”执明随手扔下精细的毛笔侧头看着慕容离“不算熟识,大概是他们管事我又惹事一来二去,就认识了。”歪了歪脑袋不明白慕容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慕容抬步准备转身离去,不然不知此人脑子里又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然后再口无遮拦的说出来。
                      还未说话便看见慕容离已经拂袖离去,颓废的瘫软在椅子上,阿离又不理我了。慕容离背手站与门前,额前撒下的几缕头发被风斜斜吹动,他冷漠的看着前门来来往往的行人,这世间不容我,却又怪我不融于世间。执萧怅然离去,四周商贩竞相吆喝着,似在比谁的嗓门更大些似的,混杂的声音宛若十几个执明在耳边乍声说话。
                      一小厮模样的青年一溜烟跑上前来拦住预再前行的慕容,机灵是一鞠躬小声对慕容离说道“柳色垂垂,何不倚之,明月悬空,静候佳音。”慕容垂眸随手抛过碎银“回去告诉他,不必等了。”
                      语闭便不再多言,转身离去,湖畔柳树枝条垂垂,无依飘荡,抽出腰间洞笛徐徐奏响,风鸣将此乐捎远,可故人在远之不可达的边际。
                      一蓝衣锦袍,头束青冠额前一束发斜斜扣向后的男子闭目静静的垂听,何人所奏这般哀乐?曲中似有无尽的痛苦和无可奈何。小厮见状凑过来低声道“大人,可要去传唤此人?”徐徐睁开眼看着正俯身等着吩咐之人,沉吟片刻“将船划远些,莫惊扰他。”
                      一曲毕,心中酸涩不减,执明寻来此处时便看见此景,周遭行人皆是避开此地,下意识的举动,却是将他的阿离隔绝起来,心疼的快步跑过去,将身上的披风解开,搭上人肩上“阿离,阿离怎么穿这么少!”慕容愕然的看着执明,回过神来一笑而过,又闭口不言,只看着他上窜下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12-01 09:2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6-12-13 11:39
                          敢不敢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2-17 23:40
                            所以呢!?ಥ_ಥ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12-26 17:23
                              文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2-28 23:36
                                惊鸿一面番外篇·画饼充饥

                                北面常干旱,碰见旱季哪怕是官商地主也不敢随意浪费粮食。军中更是每日会分出一队人马去帮百姓种田。
                                齐之侃抹掉额上沁出的汗水,一人独坐在将军帐内,面色晦暗嘴唇略微发白,无水无粮,朝廷送军饷的队伍还没来,该如何撑过这几日?

                                副将一把掀开门帘,利落的拱手一礼凑齐之侃身边,这人嘴唇已经干裂脱皮了,仍然蹙这一对粗眉担忧的开口
                                “将军近日面色都发黄了,咱们军中也不是那么缺粮,还望将军多保重啊!”
                                齐之侃斜眼抽出一张白纸平铺在桌上“本将军自有法子。”
                                蘸墨一笔落成,执笔犹豫了片刻还在上点了几下,完成后仰首示意副将上前来。

                                副将眼神一亮,不愧是将军竟这么快就有法子解决这次旱灾引起的饥荒!怀着崇拜的心情探头一看,只见白纸上浑然一个圆圈,中心还点了几点,喉中一梗脑袋里的筋似都裹成了一团,这…这是…??

                                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副将不敢置信的看向一脸兴致盎然的盯着画的
                                将军您被国师怼傻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1-18 22:01
                                  这文感觉越写越乱,想整稿重写,重新整理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1-23 20:58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4-08 17:00
                                      楼主好棒哦,好喜欢这样的风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01 22:32
                                        楼主我把凳子都搬来了,不更文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02 13:4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09 04:51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09 04:51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8-05 12:39
                                                楼主,还更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0-25 11: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1-26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