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吧 关注:32,086贴子:699,741

【原创】紫灰色的蝴蝶兰(安室透bg/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题记
 三生有幸,让我遇到你
  前世修来,今生的福分
  千百回眸,映入你眼帘
  沐浴焚香,诚心的祷告
  但愿来世,蝴蝶兰串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2-07 20:43



    第一章:蓝天白云
    一觉醒来,世界已经变了个天。
      米花盯的房屋是日本传统的风格,左右两排整齐划一的两层西式洋房,内有传统的玄关和榻榻米,庭院再用假山石来点缀。
      街道错落有致,鲜少看到有杂物的堆放,米色的围墙将房屋隔离开来,既不显得生疏,又不显得过于唐突。
      蓝蓝的天空中飘着几多洁白的云,微风拂过脸颊,卧在二楼靠窗的床上,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
      是的,穿越了。
      思考了许久才接受了这个现实,应该庆幸这个身体前主人有这样一个好习惯——记日记。才免去接下来老套的情节,不是装失忆,就是装作人格分裂,当然后者比前者更加靠谱一点。
      父母双亡,无亲无故,一笔意外事故高昂的赔偿金足以支付学杂费。
      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个不错的新开始。
      当目即“米花盯”这几个字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来到哪里,比起激动,更多的是震惊。
      一个炮灰死亡率极高的世界,但是这并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毕竟三生有幸,从新开始生活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再次呼吸到渗透着阳光的空气,由衷感叹,活着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12-07 20:44
      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6-12-07 20:5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12-07 21:30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12-07 23:11
              






            第二章:紫藤花开
            先是翻来覆去的把这个身体前主人的日记本研究透彻,这样称呼总感觉不那么妥当。
              她叫村上卉子,17岁,像花儿般的年纪。就读于帝丹高中高一2班,擅长料理和小提琴,弱项是国文包括一切文科科目。
              这本日记本完全充满着小女生的气息,那种洋溢着亲春和朝气的味道,还有那么点青涩和懵懂。
              先是向老师请了三天假期,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在谢绝了老师前来探望的美意后,出门采购一些食品。
              一开门就遇见了隔壁家的藤子太太,她穿着一身花色的格子裙,手中拿着塑料水壶侍弄着院子里的花朵。
              藤子太太是位园艺爱好者,日记里提到过,特别是紫藤花。
              “卉子今日怎么没有去学校?”藤子太太问道。
              “身体不适,想休息几日”我答道。
              “有些事情总要过去那个坎的唉,不说了不说了,出去散散心,米花公园的花展不错,你可以去参观参观”藤子太太像是想起什么。
              “让您废心了,藤子太太,我先告辞了”我回答道。
              “过几日院子里的紫藤花开了,好看的很,我剪几支给你,放在房间里,润润色也是好的”藤子太太眼中满是惋惜。
              “那先谢过您了”鞠躬,转身离开,果真是心理年龄太大,被人处处照顾的感觉总感觉不适应,但是那话语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关心,总是难以拒绝这种好意。
              去超市采购的路上恰巧经过米花公园,盛开的波斯菊,绽放的海棠,暗吐芳香的月季,再混杂着桂花的清香,配上火红的枫叶。
              不论是特地来观赏的游人还是,还是机遇下路过的过客,驻足而观,一睹鲜花的方彩。
              米花公园与超市隔街相望,又与米花博物馆相接壤,遥相呼应,不愧是整个米花最热闹的地方之一。
              “卉子怎么在这里?”
              我转头侧目,淡金色的发色,小麦色的皮肤,标志性治愈般的笑容,尾音向上翘。
              心理咯噔一下,没想到这副身体原来的主人还认识这样一个大人物。
              白色衬衫,配上收口牛仔裤,外面再套上一件灰色羊绒大衣,显得干练又不失休闲的风格。
              “安室先生也很有闲情雅致”最客套的问好方式。
              “卉子小姐今天说话真是客气”安室透挠挠了头发,淡金色的发丝随着风扬了扬,紫灰色的眼睛盯着我,那是一种被特地掩盖过的寒意,“不知道有没有这种荣幸请卉子小姐去街对面喝杯咖啡呢?”
              就像是食草动物对于猛兽天生的畏惧,这种冰封的寒虽然只有一瞬,但是与生俱来食草动物的天性使我感觉到了,用杀气这种词或许会更加贴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2-08 07:12
              嗷嗷嗷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2-08 15:59
                  第三章:虞美人
                “抱歉安室先生,今天……”我摇了摇手中的环保袋,再指了指街对面的超市,刚刚熟悉这个世界如果马上就对上一只滑的像泥鳅一样的狐狸,就好比一个刚刚出新手村的小号,突然面对一个终极BOSS一样。
                  “采购和喝下午茶并不冲突,不是吗?”一句文质彬彬的疑问句,硬生生的被说成了一句陈述句,丝毫没有半点转留的余地。
                  刚到嘴边的那半句“我要去采购”,直接被咽回了肚子里。
                  末了,安室透再补上了一句,“正好下午我有空,顺便陪卉子小姐去采购也不是不可以的,挺顺路的。”安室先生的眨了眨眼睛,把那算计的眼神掩盖住,“邻里互帮互助的有爱可是我们日本的传统美德呢”
                  “那就有劳安室先生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再拒绝了就显得我不近人情了,这个原来卉子小姐的性格完全不符合。
                  不过,到是在这端话中抓到了几个关键字,比如说——邻居。事情有些麻烦的样子。
                  “卉子小姐今天总是安室先生安室先生的,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哟”冷不丁的一句话从安室透口中冒出来。
                  是试探还是已经发现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太极拳还是要打的。
                  “可能是这两天想开了吧,人在这个世界上,妄其一生,追求了那么多的东西,可到头来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可怜人,什么都不曾拥有,情亲也好,友情也罢,最后还不是两手空空,竹篮打水。”本来只是想联系卉子的情况,来表达失去至亲的痛苦,可话到嘴边,又联想到自己的前世,双眼一闭,遁入黑暗,再次醒来已经是物是人非,不知是周庄梦蝶,还是蝴蝶饶了的美梦,现在想来,当年劝父母在开放二孩的时候,再添一个孩子也是未尝不好的,免得现在他们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说着话的时候,动了真情,眼睛漫上了一层水雾,吸了吸鼻子,揉了揉眼角。
                  这时候一双手覆上了眼睛,细细的发丝落在我脸上,我感觉到安室透蹲下身子,附在我耳边,暖暖的气流吹过耳廓,“让本该受我们保护的人眼里出现忧伤,感觉真是失职啊”他叹了口气,“乖,不哭了,听话卉子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2-08 19:40
                  顶ww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12-08 21:09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12-09 22:29
                      露珠怎么不写了呀,很期待后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08 01:39
                        咦不错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1-08 01:48
                           



                           

                          第四章:四季豆
                          被安室先生的那句“乖,不哭了”弄得不知所措,等大脑从新启动,再次连接上的时候,已经是在超市了。
                            左手拿着清单,右手推着购物车,而我的包,则早就被安室透提在手里。
                            不得不说安室透除了拥有高危工作外这一个缺点,完全就是一个居家的好……帅哥?
                            蔬菜区的菜大都都是绿油油的,撒上了水,再配上灯光,刹是好看,有那么点翡翠的光泽,拿了一个塑料袋,打算买点散装的四季豆。
                            “这个四季豆带丝,口感不好而且不宜保存”安室透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浏览,神色惊讶的又看了我一眼,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了,安室先生?”
                            “工作上的一些事情罢了”
                            “哦,是咖啡厅的工作吗?没事的,采购这种事情可以自己来的,现在已经很麻烦安室先生了”内心是巴不得这只摇着尾巴的狐狸离开。
                            “还是那句话,卉子小姐真是客气,每句话都带上了敬语,这可不像你以前的风格”安室透暗示道,“以前可是直呼名字的,就比如说上次在游泳馆”
                            “安室先生也每句话都带上敬语,而且还是前辈,我哪里敢怠慢,游泳馆好像是没有去过,安室先生莫不会是记错了。”一愣神,马上反应过来,差点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原来的卉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旱鸭子,不可能去游泳馆这种地方,如果是浴场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大概是我记错了”安室的眼睛眯了眯,“不过,卉子是怎么知道我在咖啡厅打工的。”
                            又是一句变成陈述句的疑问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09 12:5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09 12: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09 13: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09 22:06
                                   第五章:大白菜
                                   “安室先生提起过,幸许是忘了,贵人多忘事”心理咯噔一下。
                                    “哦,贵人多忘事啊”安室透的语气一转,又变成那种嘻嘻哈哈不在意的样子,“可能是我记错了,卉子前两天就感觉身体不适,现在好些了,天气变化的挺快的,体质弱的容易生病”
                                    但怎么感觉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给记恨上了,感觉背后冷飕飕的。
                                    挑菜的挑菜,看手机的继续看手机,安室透斜靠在货架旁边,微微皱起眉毛,手指快速的敲击着,好像在看什么重要文件。
                                    土豆和青菜混在一起烧个汤,煮大白菜再加上火腿肉提味,地梨和山芋看起来也很新鲜的样子。
                                    正当我感觉危机已经过去,警报解除的时候,冷不丁又冒出了一句,“卉子昨天在家?身体还是不舒服?以后有问题可以来找我帮忙的,毕竟是邻居,不是有一句话,远亲不如近邻。”
                                    昨天?巧了,昨天就是我刚刚来到的日子,鬼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而且安室透翻来覆去看似关心身体实际上都在问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又不是本尊,单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定发生了什么,而且,这件事情对周围人有影响,特别是安室透。
                                   “卉子小姐?”安室透再次询问。
                                    “我……”硬着头皮也要上,即使他一听就知道我在说谎。
                                    “啊啊啊啊啊——”
                                    长舒了一口气,感谢上帝,这是一个命案高发的世界,虽然有点对不起那个炮灰。
                                    “柯南!别乱跑!”一个女声响起。
                                    接着带着眼镜的一年级小学生,就活生生的从我面前跑过去,第一次近距离观看真人版死神内心是——酝酿了许久还是平静的。
                                    接下来就是封锁现场,排查嫌疑人。
                                    “这位大姐姐”刻意放软的声线,软软诺诺的,但是话语间透露着成人所特有的果断,“目暮警官让你留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0 16:31
                                    顶wwww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10 17:57
                                        
                                      第六章士的宁
                                      “按照初步估算案发时间是半个小时之前,事发地点是超市收银台拐角处的的储物间,可以确定判断为他杀”佐藤警官语气严肃的叙述着尸检报告。
                                        “请等一下,我们在受害者身边的杂物堆里找到了这个”另一个警官拿着一个白色药盒,“因为压在杂物间的下水道口里面,第一次搜查没有发现。”
                                        “士的宁?”安室透看了一眼直接下了判断,“这下子死亡时间没有办法判断了”
                                        “恩,受害者死亡后体温不会按照正常值下降,反而会因为延髓过于兴奋,在死后的一段时间内尸体温度持续上升”柯南顺口接到。
                                        “小弟弟懂得真多”安室透瞄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我这里的柯南。
                                        “没有的事呵呵,学校里碰巧教的”柯南掩盖着。
                                        “现在小学真不错,一年级就开始接触学习尸体冷却温度判断了,而且不止熟知士的宁的服用过量后果而且还详细了解服用过量致死的尸体反应,真是后生可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安室透道。
                                        我再旁边听得一头雾水,但是最后一句怎么感觉安室透生气黑化了?但愿不是我的错觉。
                                        估计是刚刚柯南的列行询问惹恼了他。
                                        柯南本来是列行公式的拿着笔记本问“姐姐半个小时前在干什么?”
                                        “来过这里的洗手间”我答道,“和这位先生一起来的”
                                        “恩,我就在卉子身边,看监控录像可以证明她只进去了5分钟不到,作案时间可能不够”安室透证明道。
                                        “但是大哥哥又没有办法进去啊?那是女厕所啊?大哥哥怎么可能进女厕所?厕所里面怎么可能有监控录像,更本没有办法排除嫌疑。”柯南一本正经的说道。
                                        安室透“……”那个表情好像有点……狰狞?
                                        原来那个时候安室透就记恨上柯南了,难为他撑到现在才黑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12 12:41
                                        抱抱\( ̄︶ ̄*\))抱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1-12 14:20
                                          顶www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12 14:4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12 16:20
                                                第七章:巧克力
                                              “卉子小姐吗?”目暮警官拉了拉棕色的宽帽。
                                                “是的,警官你好”
                                                “能到旁边来一下吗?毛利老弟要问你几个问题”
                                                “毛利小五郎?毛利先生?就是那个……”我刚刚要装作惊讶的样子。
                                                “见到我不必如此惊讶哈哈哈哈哈哈~”果真,哪里有柯南,十有八九毛利小五郎也在旁边。
                                                转头的时候发现刚刚蹭着我的柯南还有安室透都不见了,估计是他内在到底还是有多少侦探的本性的,那种好奇,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格。
                                                “卉子小姐刚刚在案发的时间有注意到什么吗?来洗手间的时候手里拿着什么,之前做过什么事情吗?”毛利小五郎拿着一本黑色的笔记本,原本挂在笔记本旁边的棕色的圆珠笔此时被他叼在嘴上,斜着头,一边问一边记录。
                                                “洗手间最里面的储物间很可能是洗手间安静,完全没有注意到就是……感觉有点冷,大概是大理石台面的原因吧,我是吃完巧克力棒进去的,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吃午饭,本来就有点低血糖……”
                                                “排除所有不可能的结果,剩下的那个就是真相!卉子小姐你认了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毛利小五郎合上了笔记本。
                                                “呃……?”大脑没有转过弯。
                                                “你!卉子小姐就是凶手!”毛利小五郎肯定的指着我,一脸坚定。
                                                “我没有作案动机毛利先生,那个死者我并不认识,以前不认识,以后估计……呃也没有机会认识了”我摊了摊手,隔着门指着洗手间的方向。
                                                “单纯的士的宁不会那么快引起死亡,必须有外物刺激,这种物质就是咖啡因!而你!卉子小姐,只有你在那之前吃过了巧克力!实际上巧克力不是被你吃了,是被送到那个被害者的口中了吧!卉子小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毛利小五郎解释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12 19:2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12 21:33
                                                  加油,抱抱。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12 23:14
                                                    楼楼不错加油
                                                    阅文留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12 23:24
                                                       第八章:火腿肉
                                                      就在毛利大叔叫嚣着“快认罪吧”的背景声中,无奈的找个地方坐下,揉了揉酸痛的小腿,然后看到柯南从洗手间的拐角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白布,好似包裹着什么,而安室透悠哉悠哉的紧接着出来,双手放在口袋里面,看见了我,打了声招呼,便又走开了,只不过他随口问了句,“卉子,毛利老师这里有进展吗?”
                                                        “有,他认为我是凶手,但是找不到作案动机,现在他在帮我找动机”我用嘴努了努,顺着方向看过去,毛利小五郎正在上窜下跳的抓耳挠腮。
                                                        “……你还是待在这里吧,毛利老师他……大概……是为了迷惑真凶”安室透满脸无奈。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只听见“咣当”一声响,接着又是一阵子“噼里啪啦”的声音。
                                                        “毛利老师?你怎么了”“毛利老弟?”
                                                        “我没事,其实凶手是你!那位营业员!”毛利小五郎跌坐在墙角,杂物间里面瓶瓶罐罐的洗手液,去污粉,抹布,通通都乱七八糟的,“你先让被害者吞下士的宁,在敲昏他,使他由于呼吸肌发生痉挛性收缩”
                                                        “但是那位小姐有咖啡因,没有咖啡因更本不可能引起那么厉害足以致死的收缩!”穿着这里超市工作人员衣服的营业员狡辩道。
                                                        “单单是光线或者声音刺激也可以”毛利小五郎说道。
                                                        “以我的体格不可能把一个成年男子搬到储物间。”营业员继续说道,“即使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也不能信口胡说!”
                                                        “刚刚卉子说路过储物间感觉到什么?”安室透站在我左前侧。
                                                        “感觉很冷”
                                                        “对!明明没有空调没有冷气,从门缝里感觉到冷,又要没有留下制冷剂”安室透对我循循善诱的解释到,“而且还能减少地面的摩擦力”
                                                        “干冰!”我脱口而出。
                                                        “聪明哟,我的小卉子”安室透好心情的摸了摸我的头发。
                                                        然后毛利小五郎又解释了营业员把受害者的尸体放在干冰上拖到储物室,等时间过了,干冰蒸发了,就可以造成这种错觉。
                                                        事情是圆满解决了,但是被指认为凶手的感觉总归是不好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购物袋被安室透拿着,正当我感叹这个世界的刑事案件发生概率之高。
                                                        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一只手直接向我背后袭来,手腕被直接扣住,不疼,但是动不了,后背抵着墙,面前是安室透那张放大的脸。
                                                        “卉子现在能解释一下我刚刚问的问题里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13 07:32
                                                        我就是卡~微笑~否则你们总是看完就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1-13 07:34
                                                          楼楼快更吧,卡文不道德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1-13 08:23
                                                            顶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1-13 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