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弃夫妇吧 关注:20,580贴子:131,557

【嫌弃夫妇】你若不嫌,我便不弃秦明(张显宗)×岳绮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12-08 10:48
    因为有人说前缀不对,所以我就搬家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12-08 10:49
      秦明带她回家,在浴缸中帮她放好了洗澡水。他远远的望着坐在沙发上,安静的小姑娘会心的一笑。然后反应过来,把自己吓了一跳。他和她,今天才算认识吧!可是为什么,他觉得帮她做事,照顾她那么熟悉的事情?
      他走到她面前,说:“你应该会自己洗澡吧?”
      刚说出这句话,他就后悔了,他的口气,仿佛她什么都不会一般,需要他来帮她。
      “我不会自己洗的话,你帮我吗?”她露出一丝与年龄不符的狡黠的笑容。
      他脸红了一下,然后故作镇定地,干咳了两声,说:“我出去一下,你洗完澡,先穿我的浴袍。”
      “嗯!”她应了一声,不再理他,往浴室走去。
      打开车门,坐进车里,他深深地吐了口气。他居然被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调戏了,任凭他平时多么毒舌腹黑,可遇到这个小姑娘,他却一个带有伤害性的词都舍不得对她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2-08 10:51
        秦明是法医,对人体结构很熟悉,又抱过那个轻飘飘的小姑娘。所以只要看一眼,便可知道哪件衣服合岳绮罗穿,哪件衣服不合她穿。或许是觉得她长得好看吧,所以只要合她穿,也符合他的审美观的衣服,他都想给她买。因此,他不知不觉的,已经在商场里买了一堆衣服,提在手里足足有七八个袋子。
        秦明一向是个细心的人,所以对这个一见如故小姑娘,更是细致入微。去内衣店给她内衣内裤,或许是出于,职业的原因,他去买女性内衣内裤的时候,不觉得有一丝的尴尬。但想想那个小姑娘,想想是给她买的,有莫名其妙的也红了一下。
        出于秦明长得好看,气质又好原因吧,当导购员姑娘,没有有觉得他是个变态,反到在他走后,一脸花痴的看着他的背影说:“你说,哪个有福气的姑娘,能交的上这样好的男朋友。帮女朋友买内衣,好贴心,还这么帅。只是……那姑娘的胸好像有点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12-08 10:52
          衣服鞋子、生活用品、零食,能想到的他都买了,给她带了回去。他觉得自己很可笑,居然对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小姑娘这么上心。他是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前世今生之说,可此时他却有些信了。如若不是他上辈子欠她的,自己又怎会这样,不分缘由的想对她好。
          回到家时,那个小姑娘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那件浴袍太宽大,穿在她身上,松松散散的。她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几乎全部都漏在了外面。他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心脏疯狂的跳动着。
          他曾经觉得,任何一具躯体,对于他来说都只是严谨的科学。他曾经解剖过无数具尸体,所以觉得即使有个女人脱光了摆在他面前,他也可以镇定自若。只是,唯独对她,他似乎无法用任何有关科学的词语去解释自己对她的情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2-08 10:52
            他尽量的让自己的视线先避开那双雪白的大腿。然后找了床被子盖在她身上。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还好她头发干了,否则湿着头发睡会生病的。
            看着她那张恬静的小脸,他忍不住蹲下身来,伸手帮她拢了拢黏在脸上的碎发。
            “晚安!”他轻声的说着,好想在她光滑的额头上印上一吻。只是他不敢,他怕吓到这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如果他被她当成变态大叔就不好了。
            明天还有好多工作需要做,所以他打算好好的休息,明天一大早就回局里。他洗了澡,换了衣服睡下。午夜十分他迷迷糊糊的醒来,觉得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蹭自己的脖子。
            他下意识的伸手朝身旁么摸去,却摸到了一样纤细柔软光滑的物体。那是女人的腰枝,秦明在判断出那是什么的一瞬间,惊恐地往后一缩。
            难道他在意思不清的时候对她做了什么?他很慌乱地开了灯,然后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见衣服还完好的穿在自己的身上,他才松了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12-08 10:53
              她多半是梦游了!秦明找了个他觉得合理的解释,来安慰自己。他给他掖好被子,然后走到沙发上躺下。
              “张显宗……”梦境中,一名穿着民国时期红色绣服,剪了齐眉刘海的长发女子呼唤着他。
              “张显宗……”他在剧烈的摇晃中醒来。
              他揉揉眼镜,面前是张气呼呼的小脸。
              “张显宗,我饿了!”她嘟着小嘴,满脸的怒气。
              “张……显……宗?你是在叫我吗?”他有些不明白,他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
              “不是在叫你,我叫谁啊?”小姑娘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说道。
              无论她叫他什么,无论她是谁,只要看着她那张白皙的小脸,他就觉得没心思计较了。
              名字罢了,只是个代号,她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只要她开心就好,秦明那样觉得。
              她拿了套衣服,让她换上,自己则去厨房做早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2-08 10:55
                秦明将做好的早餐端上苍桌,然后喊岳绮罗过来吃早餐。
                “小妹妹,过来吃早餐了。”秦明将语调变得很温和,即便他不擅长这样,尽管他自己都觉得别扭。
                那小姑娘穿上他昨天买的红色复古长裙,脚上穿着一双,棕色色复古小皮鞋。她还将她的长发编成两个松散的辫子,看起来十分的活泼可爱。只是她依旧沉着脸,仿佛有谁又惹她不开心了。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么说来,是他惹她不开心喽。可是自己又是哪里惹到她了呢?秦明有些想不明白。
                “以后不要再叫我小妹妹了,我才不是小妹妹。”她气呼呼的坐下,连拉椅子的动作都幅度很大,仿佛是那把椅子惹到她一般。
                “不叫你小妹妹,那我叫你什么?”他觉得有些好笑,带着几分玩味的口气,问道。
                “绮罗,你以前就是这么叫我的。”她回答着,将一块掰下来的小块面包塞进嘴里。
                “以前,多久以前啊?我们以前认识?”秦明问道。
                此刻秦明严重怀疑,这个小姑娘并不是什么流浪儿。说不定她是因为被男朋友抛弃了,然后神经错乱,流落街头。然后把他这个陌生人,当成了前男友。
                “上辈子。”她淡淡的回答道。
                她这样的回答是他没想到的。上辈子就上辈子吧,反正他是信了。如果不是上辈子欠她,他怎么可能对他一见如故,他怎么可能这么莫名其妙的想对她好。
                他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望着她,将眼中的温柔倾泻在她的身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12-08 10:56
                  看着那张肉嘟嘟的小脸,瘪了瘪,将口中的食物吞下的模样,他好想上前去掐一把。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禁咧嘴笑了。
                  岳绮罗看着他傻笑的模样,也没有计较。她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在路边的馄炖摊上,也是她吃着他看着的。无论轮回多少世,他看着她的模样,依旧那么没出息,傻子似的。
                  出门前他一直交代她:“我去上班了,你自己在家里的时候把门锁好。最近有个变态杀人狂,专挑你这么大的小姑娘下手,你就不要出门了,中午的时候我会给你带饭回来。”
                  岳绮罗点点头,空灵的大眼睛眨巴着,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她心中却想着,杀人狂和以前的我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我以前可是靠吸人精气食婴儿过活的。可是为了再次见到他,她已经好久没有吸人精气食人肉了。
                  看着她乖巧的模样,他放心的出了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12-08 10:56
                    岳绮罗本以为她的灵魂沾了无心的血之后便会魂飞魄散,可是在冥冥之中上天却放过了她。
                    因为知道自己即将魂飞魄散,她拼尽最后一股力,去见一个她一直不敢去见的人。
                    他去了师傅墓前,那个布满法阵的地方。师傅是除张显宗之外对他最好的人,就如同她的父亲一样。因为从小没有亲人,在她的心目中师傅就是她的父亲。即使她被逐出师门,她也从未恨过师傅。师傅死后,她本想去拜祭,可她不敢靠近他的陵墓,因为旁边布满了许多的法阵,让他忌惮。
                    反正无论怎样她的结局都是灰飞烟灭,早一些晚一些又有什么关系。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拼尽最后一口气冲破了师傅墓前的法阵,来到了师傅墓前。为了冲破法阵,它消耗了太多的法力,她看看她的手,他的灵体已经开始变得透明,想必自己很快就魂飞魄散了吧。他勾起嘴角,自我嘲讽般的笑了笑。她突然好怀念和张显宗在一起的日子。
                    如果不是自己,张显宗也不会这么早死吧!她向来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可是张显宗因她而死,她突然就害怕起了因果之说。
                    不知是因为太过想念那个人,还是因为太难过,她流下了眼泪。
                    “张显宗,我牙疼。”她小声的念叨着,仿佛在说张显宗,我好想你。
                    她好想他,可是她再也没有机会再次见到他了。她说自己不爱他,可仔细想来,如若她不爱他,又怎会舍不得他死,带着一个行尸走肉般的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12-08 10:57
                      她的眼泪滴在师傅的青石墓碑上,吧嗒作响。忽然地动山摇,她触动了身边的所有法阵,所有的灵力都朝她汇聚而来。
                      师傅到如今都还不可原谅我吗?她想着更加的难过。罢了,能在师傅的墓前灰飞烟灭,已经是上天对她的眷顾了。
                      她闭上了眼睛,任凭无数股灵力疯狂的撕扯着她的灵体。
                      “啊……”少女痛苦的高喊声响彻山谷。
                      她本以为这个这个有无数小型法阵构成的巨大法阵,是因为师傅不愿见她才设下,阻挡她,不让让她来到他的陵墓前的。
                      可是她错了,可能她和她所有的师兄们都没有想到,师傅倾尽毕生所学,做出这个巨大的法阵,是为了在她有难之时救助于她。
                      此时她重塑肉身,而且身上的邪气已经除去了大半。他不想再去找无心报仇,她与他算是清账了吧?月牙杀了张显宗,她杀了月牙,无心杀了她两次,这能抵得上月牙的命了吧。冤冤相报何时了,她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她只想去找她的张显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2-08 10:57
                        二、我命令你和我一起睡
                        忙了一早上,秦明大宝终于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他们在死者的手指甲中午发现了嫌疑人的真皮组织。
                        “接下来就是对嫌疑人,进行DNA比对,只是排查范围比较大,所以很难锁定嫌疑人”林涛说。
                        “先吃饭吧,我们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了。”大宝拍拍林涛的肩膀。
                        “我今天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我有事回家一趟。”秦明收拾好工具,脱下手套开始洗手。
                        见秦明匆匆的离开,林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我怎么觉得老秦今天怪怪的,这么着急回家,不会在家里藏了个小媳妇儿吧。”
                        “他这么非人类,也有感情上的需求?”大宝一直很好奇,秦明这样的木头疙瘩,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他有喜欢的人了,你不难过?”林涛开玩笑问道。
                        “难过的不应该是你吗?上次我还见到他送你玫瑰花呢。”大宝腐笑。
                        “我是直的,而且我有女朋友,我很爱我家宝宝,而且……”
                        “我不听,我不听……”大宝手舞足蹈,幸灾乐祸的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12-08 10:58
                          秦明回到家中时,岳绮罗小猫似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见秦明回来,他有些抱怨的说:“你怎么才回来啊?”
                          “对不起,因为最近工作比较忙。”他说着将吃的东西摆上了桌子。
                          “那就不要工作了。”他鼓着小脸说。
                          “不工作,我怎么养你啊。”秦明苦笑。
                          “那你工作为什么这么忙呀?”她往口中扒了口米饭。
                          “因为最近死了很多无辜的小女孩儿,我要把坏人揪出来啊。”因为她的声音萌萌的,他忍不住用对小孩子说话的口气和她聊起了天。
                          “你是捕快吗?”她饶有兴致地偏着头看着他。
                          他有些无奈的笑笑,这小姑娘难道是古代穿越过来的,还是古装剧看多了,居然问的不是“你是警察吗?”却是“你是捕快吗?”。
                          他想了想回答:“我是法医,性质和古代的仵作差不多吧。”
                          “喔!”她点点头,似乎明白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又问道:“是不是凶手抓到了,你就不忙了呀?”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但是大概也是这样子的,所以他点了点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2-08 10:59
                            好了现在我已经重新开贴了,希望大家不要难为我。前缀的问题,一开始真的没有注意。今天早上更了一段,今天之内会把这一章写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2-08 11:07
                              请在置顶的登记贴中登记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12-08 12:18
                                楼主写的很好,哪能不下下去了啦


                                回复
                                22楼2016-12-08 12:46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12-08 12:50
                                    一路上,林涛一直见秦明心神不宁的,有些好奇,难道他和那个红裙的小姑娘有瓜葛?但是又不可能啊!老秦这个人,向来不擅长于交际,只有自己和大宝这两个朋友,又怎么可能认识个小姑娘呢?
                                    可能是因为案子拖了这么久都没有结,今天可能会结案,所以才兴奋得紧张吧!林涛找了个最恰当的理由为自己解答。
                                    见到那名小姑娘的时候,秦明终于松了口气,还好不是绮罗。
                                    “那个坏人他在森林里,你们赶快去抓他。”小姑娘看起来似乎情绪稳没有多大的波动。
                                    “小妹妹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林涛是出于好奇才问的。
                                    “我在他走神的时候咬了他一口他的手,他松手之际我就跑了。可是森林里好黑,我根本找不到出来的路,还好我遇到了森林里的小精灵,是精灵带着我跑出森林的。”小姑娘说这些的时候很兴奋,仿佛她真的遇到了精灵一般。
                                    林涛们进森林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好与迎面碰上,被他们当场抓获。可不知为什么,那个男人仿佛受到了惊吓,一直念叨着:“鬼,有鬼!”
                                    秦明和大宝连夜给嫌疑人,做了DNA对比,确认他就是凶手后,这个案子终于算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12-08 13:28
                                      秦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他轻手轻脚的开了门,又轻手轻脚的把门合上,害怕把睡梦中的岳绮罗惊醒。
                                      见岳绮罗没有在沙发上,他便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想看看她是否盖好了被子。如果被子没有盖好,是会着凉的。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岳绮罗的声音中带着愤怒,她很不高兴。
                                      “你怎么还没睡呀?”秦明愣了楞。
                                      “我等你呀!”岳绮罗的声音里满是委屈。
                                      他又愣了一下,然后干咳两声,故作镇定地说:“我现在回来了,你……快睡吧!”
                                      见秦明转身准备离开,她生气的高吼到:“你给我回来,你要去哪里?”
                                      “我去……睡觉呀!”他真的不懂自己哪里又惹到她了。
                                      “你可以睡床上。”岳绮罗指指床。
                                      “这样不太好吧!”他有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难道上次也是她故意爬上他的床的?
                                      “张显宗,我命令你和我一起睡。”岳绮罗扭曲着她小小的五官,高声喝道,看样子真的很愤怒。
                                      岳绮罗见他无动于衷,便换了一个可怜兮兮的神情,说:“我做噩梦了,我害怕。”
                                      噩梦吗?不久前他也经常做噩梦,他知道那有多可怕。好吧!只是睡在一起而已,她这么小,又不可能对他做什么,而自己,向来是个自持,应该没什么关系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12-08 13:59
                                        哈哈,法医上贼床了,从此恐怕要溃不成军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12-08 14:35
                                          蛮好蛮好,持续更新


                                          回复
                                          30楼2016-12-08 14:38
                                            加油加油,只求楼楼不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12-08 18:43
                                              三、睡一起的关系
                                              看着笔直而僵硬的躺在床边的秦明,岳绮罗并不生气,只是有些无奈。甚至有些哭笑不得。但是这样是不是也挺好的,至少说明他很纯真!嗯……换个词吧,毕竟用纯真这个词形容一个大老爷们儿,总觉得怪怪的。那就说他正直好啦。
                                              这辈子他肯定没有跟别的女人睡过,她笃定。上辈子的话,他可是有八个姨太太呀!加上自己就九个了!
                                              等等,自己怎么可能是他的姨太太,都是那些凡夫俗子乱嚼舌头。以自己的修为,做他的九姨太多委屈啊。
                                              所以说上辈子肯定跟别人睡过啰!(作者:绮罗呀!你也不看看他的那些姨太带长什么样子,他忍心睡吗?咸粽:〒_〒〒_〒〒_〒)
                                              不管上辈子如何,这辈子他只可以是她的,他逃都别想逃。
                                              岳绮罗看着秦明紧张的样子,突然觉得他好可爱,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小猫似的蹭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12-08 19:22
                                                说真的,第一次知道老张的存在是在雪豹,所以眼中的老张总是军装、西服→_→我是制服控吗?可是其实他也可以萌哒哒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12-08 20:15
                                                  还有就是,为什么我看过的他的剧,他的结局都是那么的悲惨。要么没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_→要么死得很惨→_→长得帅是他的错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12-08 20:20
                                                    今天还有更新不~好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6-12-08 21:0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6-12-08 21:08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6-12-08 21:37
                                                          更新更新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6-12-08 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