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练吧 关注:19,724贴子:542,124
  • 50回复贴,共1

【圣诞贺文】归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情愫半》里的文。之前其实就解禁了,只是还是想选择在这个特殊的夜晚发出来,许愿赤练能渡情关,许愿凤练能修成正果。
本帖的内容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归宿》这篇文章,另一部分则想追加一份后记。
最后送上我最真挚的节日祝福,大家平安夜&圣诞节快乐~


回复
1楼2016-12-24 21:03
    第二章

    入蜀的时间比想象的要早。
    离城市的关口已经不远,经过几番跋涉,白凤准备和赤练进入巴蜀之城稍作休息。
    经过那场战役以后,白凤带着赤练的流浪生活已经有些时日。一路上他们都身穿长袍戴着兜帽以躲避秦军的追捕,虽然波折,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样是最为妥当的做法。
    渐渐要抵达城门口,白凤回头为赤练掖好帽子,看着她疑惑的神情,他轻声说道:“跟紧我。”随后拉起了她的手往前走去。
    由于之前的战役,秦王对各个都城都加严了守卫严查进入人员。虽巴蜀之城的守卫相比其他都城已经算好很多,但进城依然需要一一排队出示腰牌查验身份。
    终于轮到了他们。
    “腰牌!”
    白凤默默拿出之前通过独自暗杀秦军获取的通行腰牌。
    “嗯,走吧。”
    白凤装腔作势地向他点了点头,牵着赤练准备进城。只是刚迈出两步身后就传来声音叫住了他们:
    “等等!”
    是守门的秦军头子。
    “你们俩不是本地人吧?来这干什么来了?”
    沉默了半秒,白凤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探访朋友。”
    “什么朋友?”
    “故人。”
    秦军头子皱了皱眉头,他一介武夫面对眼前这个人慢条斯理的咬文嚼字很是不快,索性发起火来。
    “什么故人不故人,先把你的兜帽拿下来!我倒要看看你的脸上是不是和肚子里的墨水一样多!”
    语罢伸手就要去扯白凤二人头上的兜帽。
    白凤下意识地伸手护住身后的女子,他埋着头作势稍向后退实则准备出手,情势迫在眉睫。
    “且慢。”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如雷鸣般响亮的声音使得两方的行动都就此打住。
    “是谁?”秦军头子猛地转过头,想看看到底是谁有这胆子竟敢打断他的行动,白凤也不慌不忙地转头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在下范起。”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名瘦弱的男子。他身穿长衫,举止得体,乍一看便是有着良好修养的学者,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只见他慢条斯理地接着说道:
    “这两位是我的故人,由于身体原因无法轻易脱下兜帽,还劳张将军通融通融。”
    话音刚落,白凤便从兜帽中露出他海蓝色的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名男子,对于陌生人的出手相助,他也是几分庆幸几分怀疑,只是此时此刻,也只有先顺着他所说的解下这燃眉之急。然而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名男子的来头好像并不寻常,只是听到名字,围观众人便忍不住露出惊讶的神情,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那位秦军头子张将军更是大惊失色,连忙说道:
    “原来是范大人的朋友,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了。放行!放行!”
    “多谢。”
    范起礼节性地向秦军鞠了一躬便扶手而去,转身前不忘朝着白凤二人伸手引路:
    “二位,这边请。”


    回复
    4楼2016-12-24 21:05
      第三章

      蜀都山间,易水雪居。
      隐匿于山间的这一处居所离城并不太远,却好似与世隔绝,清静幽雅,好不雅致。早晚雾起,屋子与丛山一起在薄雾中忽隐忽现,如同置身于云中仙境。地处于矮矮的半山腰也使得这处房子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庭院,篱笆围起一块小小的花田,旁边是一小块池塘,里边还有一竹筒接水名曰惊鹿,在这一片静谧的环境中随水流声起起落落。
      在未有旁人和追兵的情况之下,白凤得以脱去原本用来隐藏身份的长袍悠闲地站在房顶眺望着不远处被树林遮住的城镇,他依旧喜欢站在高处观察周围的一切。清晨淡淡的光线从薄雾中穿透出来,落在他冰蓝色的发丝上,微风拂过,他飞扬起的发丝便发出微弱的银色光线,同他比女子还精致的容貌形成完美的呼应。
      一阵强风吹来,吹起了他的衣衫他的领口他的长发和睫毛,却怎么也吹不散他眺望远方的眼神,仿佛那眼神有些东西永远无法动摇。
      “你醒了。”
      白凤察觉到院子里有些动静,来者何人虽未眼观却已心知肚明地先行做声。
      从堂屋走到院里的是一名身着青衫的男子,和昨日所见的范起不同,眼前的男子行动间虽有书生之气更有剑者之风。他双手背在身后,闻声转过身来,脸微微上扬仰视着白凤。他长长的褐发及腰,轮廓分明的五官勾勒出他俊美的容颜,左额前的头发略微挡住左脸却挡不住他眉宇间散发出的高雅气质。面对白凤的主动搭话,他只以一个眼神作为答复便转过身去若有所思起来。
      “赤练应该稍后就会出来,阿雪在为她梳妆。”
      这名身着青衫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水寒剑的主人高渐离。他此刻正背对着白凤缓缓说道。
      “我应该谢谢你。”白凤也并没有把视线停留在他身上,而是依然看着远方,“如果我没有猜错,昨天那个范起是你们安排的吧,他在当地好像是有些名望”。
      “不必言谢。”高渐离回答道:“范兄是当地颇有声望的谋士,是我和阿雪的故交,此番托付亦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我们不会过多逗留,今日稍后便可作别。”
      “你大可放心,此处隐居鲜有人知,很安全。你二人可多留几日养精蓄锐再行赶路。”
      白凤皱了皱眉,一方面他是信任高渐离雪女二人的,之前的几番交道不难看出这二人并非阴险狡诈之人;而另一方面他却并不喜欢欠人人情,更何况是昔日的敌人。所以对于这样盛情的邀请,他还是决定就此拒绝以求心无拘束。正当他准备开口拒绝之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白凤!白凤你看!”
      随声音望去,映入眼帘的是赤练身着一身淡粉色的长裙小跑出来,一边跑一边仰头望着白凤的方向开心地向他展示着自己身上的这件衣服,口中也不忘接着问道:“好看……啊!”
      话音未落,赤练就被院子里的碎石子给绊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一旁的雪女都来不及伸手去扶,只见一阵风随影子飞快掠过,说时迟那时快,白凤用他过人的轻功一晃眼站到了赤练身前,用胸膛稳稳地接住了她。
      白凤轻轻地扶起了赤练,沉默不语。
      把这一瞬间看在眼里的高渐离雪女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雪女说道:“我觉得她穿这身衣服应该很合适,就为她换上了。另外她好像对我们后院的水果很感兴趣,若不嫌寒舍,不如多歇息几日再上路。”
      语毕,众人的眼光都落在了白凤身上,自然也包括站在他跟前的赤练。只见她抬着水灵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白凤像个孩子一样在寻求着他的同意,她神情娇柔而可爱,我见犹怜。见此状,白凤也只好轻叹一口气点头说道:
      “好吧。”
      赤练忍不住心中的愉悦开心得欢呼起来,却不忘大功告成似的回头和雪女交换眼神,并说道:
      “还请教这位姑娘尊姓大名?”
      雪女愣了一秒,随即回复温柔的神态回答道:
      “叫我雪女就好。”
      “雪女……”赤练轻声念着,“好好听的名字!”
      起风了,从旁的竹叶在风中摇曳着,把薄雾轻轻划开又缓缓融合,像是人的思绪一刻也未曾停留。赤练的裙子随风飞扬起来,那粉色的裙摆在风中划出一道道优雅而俏皮的弧度,不真实地飘散于空中,和她露出的那抹甜美的微笑一样:
      “我叫红莲。”
      她说。


      回复
      5楼2016-12-24 21:06
        第六章

        白凤离开已有三天了。
        一切还是如往常一样,一样的蜀都一样的山林一样的居所。空气里弥漫着薄雨后泥土的清香,林中的鸟儿依然不知疲倦地飞翔着、鸣叫着,只是仰望天空捕捉着它们踪迹的那个人已然不见踪迹。
        惊鹿一如既往地顺着流水的起落发出规律的声响,池塘里的红鲤鱼扭动着身体聚到池塘边,一只洁白柔软的手轻轻地将鱼食投入水中。
        “赤练。”
        听到背后有人唤她,她转过头来,疑惑的望着眼前发丝如雪的女子。
        “你在发呆。”
        她说话依然是如此直言不讳,这大概便是为什么赤练始终讨厌不起来雪女的原因吧。见赤练并未说话,雪女接着说:“在想什么事?或是……在想什么人?”
        赤练愣了两秒。“不是,”她接着说道:“如今的我,能去想什么事?又能去想什么人呢?”
        看着赤练说话时的神情,雪女发现自己记忆中遇见的那个狠毒妩媚的赤练恍如隔世,她竟一时间分辨不出眼前的这个女子究竟是不是赤练,到底以前的那个人是赤练?还是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或者都不是,或者几天前白凤带进来的那个女孩才是真正的赤练,一个不为了任何事、任何人而活,只为了自己而活的赤练。
        “我听说……他去了北方。”雪女试着开口。
        “谁?”
        雪女没有回答赤练的问题,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她。自己口中说的“他”是谁,她相信赤练心里再清楚不过了。面对雪女的凝视,赤练终于绷不住地扭头说道:
        “他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听到赤练的回答,雪女终是叹了一口气。看来,有些事情未必当局者迷,只是梦中人未醒罢了。话说得再多,道理,始终还是得自己去参透的。雪女也不再多言,一边站直了身子一边转过身去,走了两步,却还是忍不住回首轻言淡语地说了句:
        “莫问江湖世事繁,人间有味是清欢。”
        终究还是改不掉好管闲事的毛病,雪女自嘲着拂袖而去。只留赤练一人在原地若有所思。
        池塘的鱼儿依然欢乐地游动着,就像天边不知疲倦的鸟儿一样,仿佛自由才是它们的居所。只是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如它们一般自在逍遥地活着呢?又或者,一切都仅仅是世人不敢挣脱自身枷锁的借口罢了?
        也许,一切只有在梦里才能得到答案。


        回复
        11楼2016-12-24 21:12
          好文。作者真的好用心,很会揣摩人物心理把握人物性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2-24 23:20
            楼主好棒!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12-25 01:33
              先爪印,支持阿布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12-25 12:00
                那段梦境般的对话就像天使一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12-26 00:06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2-26 00:57
                    收藏了,等心乱时候拿出来看看,静心,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2-26 23:24
                      先顶后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2-28 17:38
                        买了这本书都看了,但是还在看一遍了,每看一次心都触动一次,阿布很用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6-12-29 11:01
                          喜欢看了后记觉得楼主心思好细腻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2-30 09:00
                            暖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1-01 23:00
                              刚刚逛了圈微博,满屏的卫练,心疼我自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1-01 23:0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02 16:48
                                  喜欢凤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03 17:35
                                    表白凤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03 17:35
                                      棒棒哒!好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21 22:40
                                        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22 13:30
                                          坚决捍卫凤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1-27 00:41
                                            楼主写的给力╭(╯ε╰)╮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27 15: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16 09:34
                                                文章很用心,期待后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8-30 11:49
                                                  楼楼镇图好美,白凤赤练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希望有一天白凤能带着赤练飞向天空飞向光明,能够把赤练变回从前的红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8-30 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