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吧 关注:121贴子:3,039
  • 11回复贴,共1

【陈氏中国】〖转〗宣太后对秦国起的作用真的有这么大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苏念寒nh
关于芈八子,也就是宣太后对外国使节说的那个著名的黄色段子的史料原文
《战国策·韩策二·楚围雍氏五月章》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救于秦,冠盖相望也,秦师不下肴。韩又令尚靳使秦,谓秦王曰:“韩之于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肴。臣闻之,唇揭者其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宣太后曰:“使者来者众矣,独尚子之言是。”召尚子入。宣太后谓尚子曰:“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尚靳归书报韩王,韩王遣张翠。张翠称病,日行一县。张翠至,甘茂曰:“韩急矣,先生病而来。”张翠曰:“韩未急也,且急矣。”甘茂曰:“秦重国知王也,韩之急缓莫不知。今先生言不急,可乎?”张翠曰:“韩急则折而入与楚矣,臣安敢来?”甘茂曰:“先生毋复言也。”
  甘茂人言秦王曰:“公仲柄得秦师,故敢捍楚。今雍氏围,而秦师不下肴,是无韩也。公仲且抑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于楚。楚、韩为一,魏氏不敢不听,是楚以—国谋秦也。如此,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果下师于肴以救韩。
=========================
  楚军包围了韩国雍氏城长达五个月。韩襄王派众多使者向秦国求救,使者车辆络绎不绝、冠盖相望于道,秦国的军队还是不出崤山来援救韩国。韩国又派尚靳出使秦国,对秦昭王说:“韩国对于秦国来说,平时就像个屏障,有战事时就是先锋。现在韩国万分危急,但秦国不派兵相救。我听说过这样的话,'唇亡齿寒',希望大王您仔细考虑这个问题。”
  秦宣太后说:“韩国的使者来了那么多,只有尚先生的话说得有道理。”于是召尚靳进见。宣太后对尚靳说:“我服侍惠王时,惠王把大腿压在我身上,我感到疲倦不能支撑,他把整个身子都压在我身上时,而我却不感觉重,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对我来说比较舒服。秦国帮助韩国,如果兵力不足,粮食不多,就无法解救韩国。解救韩国的危难,每天要耗费数以千计的银两,难道不能让我得到一点好处吗?”
  尚靳回国后把宣太后的话告诉了韩襄王,韩襄王又派张翠出使秦国。张翠假称自己有病,每天只走一个县。张翠到了秦国,甘茂说:“韩国已经很危急了,而先生还抱病前来。”张翠说:“韩国还没有到危急的时刻,只是快要危急了而已。”甘茂说:“秦国堂堂大国,秦王智慧圣明,韩国的危急之事秦国没有不知道的。现在先生却说韩国并不危急,这样行吗?”张翠说:“韩国一旦危急就转向归顺楚国了,我怎么还敢来秦国?”甘茂说:“先生不要再说了。”。
  甘茂进宫对秦昭王说:“公仲以为能够得到秦国的援助,所以才敢抵御楚国。现在雍氏被围攻,而秦军不肯去援救,这就势必要失去韩国。公仲因为得不到秦国的援救而忧郁不上朝,公叔就会趁机让韩国向南去跟楚国讲和。楚国和韩国结为一体,魏国就不敢不听从,这样一来楚国就可以用这三个国家的力量来图谋秦国。这样,它们共同进攻秦国的形势就形成了。我不知坐等别人来进攻有利,还是主动进攻别人有利?”秦昭王说:“不错。”秦军终于从崤山出兵去解救韩国。楚国很快从韩国撤军了。


回复
1楼2016-12-30 18:43
    范雎是秦昭襄王36年来的,但这不等同能于宣太后执政的时间,我个人认为秦王一直是有权利的,所以他继位第一年就能大举调度军队,发动战争,所以他继位以来有大量的山东士子来游说他希望能获得秦王的赏识,这其中包括了著名的苏秦,还有后来的范雎,苏秦对秦王的评价很好。
    史记和战国策里都很很多当时著名的士子来游说秦王,一个完全被架空的傀儡是没有游说的价值的,秦王有很多施政和官员任免的记录,史记里有嬴稷听从赵国来的士子的建议改变了丞相的人选的记载,整因为秦王一直都有权力,所以在接受了范雎的建议后,能轻而易举的废太后,赶走四贵。
    你一直说太后是自愿交出权力的,但无论史记还是战国策都有明确记载以四贵为代表的芈氏外戚是被剥夺权力后赶走的,战国策更是明讲太后被秦王废了,如果是自愿交权的,那应该是和平交接,皆大欢喜,为什么秦王要把亲妈给废掉?
    你一直说秦王无权,所以才要夺权,但你能否解释一下一个毫无权利的人怎么去剥夺几个大权在握的人的权利?而且不但剥夺了他们的权利,还废黜了他们的地位,汉献帝能剥夺曹操的权利吗?光绪能剥夺慈禧的权利吗?


    关键史料力没有宣太后自愿交权给秦王的记载,自愿交权是你臆测出来的,史料记载的是秦王宣太后和她的外戚集团被剥夺了权力,太后还被废掉,根本没有什么和平交接。太后被废,整个外戚集团被清洗,倒有点像不流血的宫廷政变。


    回复
    4楼2016-12-30 18:51
      再补充几句,昭襄即位时已经十九岁,而不是瞎剧芈肉传演绎的还是个小孩,尽管正式的加冠还在三年之後,但已经有行为能力,照理说无须太后掌权或辅政。宣太后在秦昭王废四贵之前起的真正作用还是值得怀疑的。魏冉是皇帝亲舅,且有拥立之功。根据秦汉以来的惯例,自然而然地就成为相国,主管朝政。芈氏由于是秦王生母,弟弟是秦国炙手可热的当权派,理所当然地就被尊奉为太后,有了对朝政的话语权。在整个秦国芈氏外戚集团,最有能力手握重权对朝政影响也最深的应该是相邦魏冉,而不是宣太后芈氏,白起就是他举荐的,然而终究还是人臣。芈氏一个妇道人家,对朝政发挥的直接作用并不大,干预秦国援韩失败就是一个显著的例子。私生活不检点,跟秦始皇母亲有些类似。秦始皇帝太后不谨,幸郎嫪毐,为生两子,封以为长信侯,最後引发嫪毐叛乱。宣太后与义渠君故事与此有些相像(都生了两个孩子,情夫被除掉,还被关禁闭),我甚至不禁怀疑这是後来好事者依据秦始皇生母的真实事迹精心虚构出的一桩用以诋毁丑化秦国宫廷的巨大丑闻。


      回复
      7楼2016-12-31 00:02
        齐国强盛的时候能够抑制已经崛起的秦国的发展,然後自个去开疆拓土,引起各国的恐慌。赵国盛时处处受秦的压制。有赵吹说越接近战国末就越可能统一,事实上这只是针对某个从各方面对各国都具备压倒性优势的国家而言。只要出现了这样的国家,那么战国也就快结束了。这只能是针对五国伐齐之後一家独大的秦国而言,而赵与秦的差距不是一星半截,虽然赵的实力一直持续到最後,但是秦赵的差距也是显见的。所以说赵的强盛既不如秦,也不如齐秦对峙期的齐国。


        回复
        8楼2017-01-02 07:29
          关于刘邦是要尧後代,左传里只有这么一句,其处者为刘氏,要不是刘向点明汉家的先世,谁都不知道这跟汉家有关。另外关于刘邦是魏国人也是汉朝皇室官方认定,不在于是不是尧的後代。刘向说刘氏自秦获于魏,难道就不能说自秦获于楚吗。史记也明确说丰故梁徙也,魏地已定者数十城


          回复
          9楼2017-01-05 22:46
            关于刘邦是要尧後代,左传里只有这么一句,其处者为刘氏,要不是刘向点明汉家的先世,谁都不知道这跟汉家有关。另外关于刘邦是魏国人也是汉朝皇室官方认定,不在于是不是尧的後代。刘向说刘氏自秦获于魏,难道就不能说自秦获于楚吗。史记也明确说丰故梁徙也,魏地已定者数十城。
            另外我说过,史籍里有另一支刘氏,也很可能发展成魏国人,就是刘康公的刘氏,于是你又继续发挥你古代经学经过改造的想象力,断然否决这一支刘氏的存在。事实上,在魏墓出土的周人典籍《逸周书》里,已经出现了刘字,周人魏人用此当做姓氏并不奇怪。
            关于刘邦魏国人的家世有以下几点可以推定:1、汉朝宗室刘向自述的汉家先世,不是“汉承尧运”,而是“自秦获于魏”“迁大梁都于丰”,你借由否定尧运一块儿否定刘邦明摆着的魏人家世没有合理的理由。2、根据史载,丰故梁徙也,魏地已定者数十城,点明了丰和魏国的关系。3、刘邦仰慕魏信陵君,这在当时也被视作魏人的一个显著特征。《史记》“太史公曰”:陈狶,梁人,其少时数称慕魏公子。4、刘邦有早年明确生活在魏国的记录,与张耳陈餘等厮混在一起。由此可以推论早年的刘邦应该也是沾染了不少魏人习气的。可以说刘邦既有楚俗也有魏俗。
            刘向改书是你的无耻发明,不要赖到顾颉刚头上,顾颉刚说的是刘歆为迎合王莽禅代的需要不惜改造汉室家谱,学术界认同者也极少。
            你大发雷论就不允许别人驳么。哈哈,你不发神论谁会驳你?你发帖就不允许别人回了吗?再者,我也不是针对此帖的楼主或层主。
            逸周书,是晋人发战国梁襄王墓所出,刘向何得以改之?学者多以为真,你何德何能让别人听你瞎掰而不信左传逸周等古书?再者,顾颉刚也仅认为刘歆为迎合王莽禅代而造假,并未言及其父,王莽掌权的时候刘向早就挂了,根本没有迎合王莽的必要。你又何德何能可以包揽“顾颉刚著作”?


            回复
            10楼2017-01-05 22:47
              魏国最终无法维持独大的原因首先是地势不利,四面应敌,这压力实在太大了,要长期撑持这样的局面着实不易。
              然後就是韩赵魏联盟的解体,魏国再也无法依靠三晋结合力量以统一晋国的姿态来号令天下了。尽管如此,魏的综合实力还是不容小觑,整个战国时期,魏的战力一直稳稳地保持在楚之上,所以当时有弱楚莫若韩魏的说法。
              魏惠王打败了楚国,把楚威王打得灰头土脸,自身也损失很大。由于魏国连年用兵,内外交困,再也无力控制河西地区,于是完全退出河西地区,割给秦国了,当然之前秦通过自身的努力,也率先收复了部分地区,给魏造成了压力。所以战国策说秦王垂拱受西河之外,而不以德魏王。意思是,地是魏国自己割的。
              联合国: 回复:不能这么说 秦国为了收复河西 从秦献公到秦惠文王 打了好多次战争 不以德魏王意思应该是 在秦国持续打击之下魏国无力掌握河西只好签订条约承认秦的实际控制权
              回复 联合国 :是的,我也认为,秦国收复河西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可是这家伙不这么想,就是16楼的那位,他认为是齐国打残了魏国才造成秦国的崛起的,搞笑的是,他一方面把秦国撕开东进的缺口归罪于齐国,一方面却要把秦国崛起的功劳归于芈八子等楚国外戚,宣称秦国真正的崛起是在秦昭襄王亲政以後。
              他的神论见于战国吧。从他的措辞可以看出他对齐国打败魏国充満指责的意味,更为搞笑的是他说秦国打败魏国不是凭真刀真枪,而是比孙膑更不要脸的无耻之计。
              地确实是魏国自己割的,秦策有记载:犀首战胜楚威王,魏兵罢弊,恐畏秦,果献西河之外。魏国自己最终选择完全退出河西地区,割给了秦,所以説秦王垂拱受西河之外,而不以德魏王。仗还没打魏就主动割地,所以説德魏王,本应是该感谢魏国的。
              这家伙实际上是楚吹,在此发帖,名为吹魏,实则贬齐,他不止贬齐,而且贬秦,心理极其阴暗,在大秦帝国吧发帖说什么秦绝後了,熊姓还在。
              我在这里也特意出出楚国的丑,魏国决意彻底退出河西的关键一仗不是跟齐国打,而是跟楚国打。打败了楚国还向秦国割地。。


              回复
              11楼2017-01-05 22:48




                回复
                12楼2017-01-07 17:38
                  关于刘邦是要尧後代,左传里只有这么一句,其处者为刘氏,要不是刘向点明汉家的先世,谁都不知道这跟汉家有关。另外关于刘邦是魏国人也是汉朝皇室官方认定,不在于是不是尧的後代。刘向说刘氏自秦获于魏,难道就不能说自秦获于楚吗。史记也明确说丰故梁徙也,魏地已定者数十城。
                  另外我说过,史籍里有另一支刘氏,也很可能发展成魏国人,就是刘康公的刘氏,于是你又继续发挥你古代经学经过改造的想象力,断然否决这一支刘氏的存在。事实上,在魏墓出土的周人典籍《逸周书》里,已经出现了刘字,周人魏人用此当做姓氏并不奇怪。
                  关于刘邦魏国人的家世有以下几点可以推定:1、汉朝宗室刘向自述的汉家先世,不是“汉承尧运”,而是“自秦获于魏”“迁大梁都于丰”,你借由否定尧运一块儿否定刘邦明摆着的魏人家世没有合理的理由。2、根据史载,丰故梁徙也,魏地已定者数十城,点明了丰和魏国的关系。3、刘邦仰慕魏信陵君,这在当时也被视作魏人的一个显著特征。《史记》“太史公曰”:陈狶,梁人,其少时数称慕魏公子。4、刘邦有早年明确生活在魏国的记录,与张耳陈餘等厮混在一起。由此可以推论早年的刘邦应该也是沾染了不少魏人习气的。可以说刘邦既有楚俗也有魏俗。
                  5、关于史记汉书记载的三国分宋的情况,与事实相悖,你自称读过杨宽《战国史》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一点。齐独灭宋,结果招嫉,引发了五国伐齐,事实上,除燕深入齐境以外,其他四国均有所获。魏夺得了故宋地。荀子说:齐能并宋而不能凝也,故魏夺之。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魏国夺得的故宋地是包括丰县的,这就促成了魏人徙丰之举。魏人徙丰是为了加强对新占有的宋地的控制,所以刘邦家族毫无疑问应该是魏国人。
                  至于楚国什么时候控制过丰邑?从来没有。你自信満満依据的史记汉书记载三国分宋的情况事实上并不存在。
                  :辩论不过,被人拆穿谎话就撒泼大骂,我是不介意你这样在众人面前出乖露丑,请继续。
                  刘邦魏国人的说法是不是神论,了解了宋地的真实归属情况,应该是不难清楚的。不过再怎么神,也神不过你那个刘向父子改造左传的奇葩说法。纠正一下,顾颉刚说的是刘歆,并不包括刘向。很多学者都没有引用,并不是不知道顾颉刚这番考证,而在学术界引不起广泛的赞同。
                  左传虽然成书于战国,但根据杨伯峻、陈戍国等对左传的研究,可以推论,左传应该成书于三家分晋之後的魏国最强期。而下限年代应该是在田齐正式建国和秦孝公挥师东进之前,并没有太晚。
                  而国语根据徐元诰的研究,也大致可以看出与左传同样的成书背景。
                  还是那句,我不介意你这样出乖丢丑,请继续。你回的每一句神论有兴趣我都会跟的,作好受死的觉悟吧。
                  按照杨宽《战国史》引用古本《竹书纪年》,并综合《史记》考量,魏惠王迁都大梁当在公元前361年,而桂陵之战在公元前354年,马陵之战在公元前341年,都是在魏惠王迁都大梁之后进行的。由此可见,是魏国自己决定把经营的重心放到东方,忽视西边的敌人才造成秦国坐大的。
                  看见人恶心,首先是因为你自个恶心。你不发恶心神论,会遭人批驳么?滚蛋是办不到的,不过你可以选择悻悻地闭嘴,或删帖,眼不见为净。
                  我就全当是桀狗吠尧了。你用你的狂吠来掩盖你的无知并无耻,这点并不出我意料。


                  回复
                  13楼2017-01-09 13: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06 1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