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空释吧 关注:15,818贴子:547,069

【原创】《落樱湖畔,彼岸花开》·哈根炟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玖梦是哈根炟释党,日常学业重,保证周更,希望小可爱们多多支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1-01 23:35
    楔子——彼岸

    我仿佛天生就属于这里。
    一片红,妖冶的红,如火、如血。而那艳红的中心却是一抹浅浅的白。
    我叫艳炟,是彼岸花的守护神。

    听忘川河中的亡魂说,我是魔鬼的温柔。
    听黑白无常说,我是地狱的召唤。
    听三生石说,我是悲伤的回忆。
    听孟婆说,我是自愿坠入地狱的花朵。

    可是,为什么呢?我明明很美啊,为什么把我说得那么糟糕……
    “就是因为你太美,看后总会让人心中涌起莫名的悲凉。你承受了太多不公平的指责,缺少太多真心的祝福。”奈何桥叹息道。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在此生无法触及的彼岸,卸下所有记忆,花为黄泉。”

    这是望乡告诉我的,他是个鹤发童颜的老头。我才不会告诉你他暗恋孟婆大概有……有……反正好多好多年了吧。

    然而,我最喜欢这儿的原因说到底还是因为他。

    他叫樱空释。
    听说,千年前,他突然来到冥界,把我唤醒,便再未离开过。
    听说,他来这里后,彼岸花海的中心长出了一棵樱花树。樱花本不属于冥界,可它却开得那样好,与遍野的彼岸花应和着。红的炽热与白的圣洁仿佛本就是天生一对。

    樱空释是个极为俊美的神,白发蓝眸,樱粉色的薄唇总是噙着一抹云淡风轻的笑。
    他并不属于这里,却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他常常在忘川河畔吹奏一片小小的竹叶,那声音是那么的空灵、悠远,好像可以穿透重重迷雾,直达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我从不知道,一片叶子也可以吹出如此美妙的旋律。
    我也从不知道,这一叶竹曲竟是如此的熟悉。
    仿佛千年前,有人也曾这么吹给我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1-01 23:36
      加油加油`(*∩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01 23:40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01 23:40
          2017年的第二天,宝贝儿们早上好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1-02 00:07
            Chapter 1 我替你守护我们的回忆

            冥界没有日月星辰,幽绿的鬼火绽放在天际,带着神秘和死亡的气息。

            我在樱空释的笛声中进入了梦乡。

            梦中的世界与冥界完全不同,那里有昼夜交替,四季变换。婆婆告诉我,那里是凡界,是一个有生命的世界。

            凡界的风是有颜色的,凡界的云是有呼吸的。凡界的人生老病死,却享受着每一刻短暂的幸福。

            在我的梦中,总是有一个纯白的背影,他孤独地走在冰天雪地中,周围是盛开的赤凝莲。

            我看不清他的模样,却能感受到他的悲伤。我伸出手,却只抓到一抹虚影,从我指缝中滑落,归于尘土。

            鼻尖充斥着淡淡的樱花香味,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对上的是樱空释放大的俊脸。

            我慌忙把身子往后挪了挪,“你,你干嘛,干嘛看我睡觉啊!”

            他轻笑一声,拂去我发间的落花,“我又不是没见过。”

            我欲站起身,却发现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的披风,一朵小小的彼岸花妖娆地绽放雪白的领口。

            “喂,这是你的披风啊?”我刚想解下披风,却被他制止。

            他顿了一下,“起风了,小心着凉。”

            我也不矫情,披上他的披风站了起来。他的披风穿在我身上略显宽大,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散发着好闻的樱花香。

            看着他俊美无双的面容,我坏笑着勾起他的下巴,“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彼岸花的守护神,怎么可能会着凉呢!”

            我潇洒转身,大步离去,留下他一人在原地。良久,凉风将他的低语送到我的耳畔,“这么多年了,你真是一点也没变。”

            樱花瓣在风中荡漾着飘落,落在彼岸花上,荡起阵阵涟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1-02 12:10
              @天地间A吾独尊


              回复
              7楼2017-01-02 12:13
                (∩_∩)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02 12:14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02 12:53
                    真棒,顶顶


                    回复
                    来自iPad10楼2017-01-02 13:45
                      死忠粉赞一个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1-02 13:5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02 13:52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02 13:52
                            (๑•͈ᴗ•͈)❀送花给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02 13:52
                              Chapter2 彼岸烟花只为你绽放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樱空释最近好像不是很开心。

                              自从上次我们在奈何桥上看到一个男人喝下孟婆汤,步入轮回后他就一直愁眉不展。整整三天了,他一句话也不说,哼,真是个冰块!

                              那个男人仔细回想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唯一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白发蓝眸,头上似乎还带着一个皇冠。他看到樱空释后笑了一下,目光是那么温和,他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吗?看样子,关系还不一般呢……

                              想着想着,我就觉得不爽,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看不惯樱空释对别人上心。

                              我找了他一天了,连个影子都没找到。我躺在彼岸花海中,呆呆地望着一望无际的天幕。高大的樱花树遮住了半边天,幽绿的荧光从枝叶的缝隙中透出来,忽明忽暗,好像谁的眼睛含着晶莹的泪珠,打着转儿却迟迟不肯落下。

                              我不经意地一瞄,那满树繁花的遮掩下,好像有谁的影子,樱花瓣勾勒出熟悉的轮廓,荡漾了我内心的波涛。

                              我兴奋地窜上树,蹑手蹑脚地想要吓吓他,谁料脚下一滑,眼看就要跌落下去。

                              一个有力的大手揽住了我的腰身,把我往怀里一带,我的脸就这么对上了他的脸,两人的鼻尖仅仅距离了一寸。

                              “放……放手!”我的脸不争气地红了,垂下头,不想对上他清澈的目光。

                              “好。”他手一松,我直直坠落下去,还没来得及叫出声,便在落地前被人抱在怀里。

                              他迎风而立,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哼!又被他耍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就要招呼上他的俊脸,却被他一把擒住,动弹不得。

                              “好你个樱空释,你想摔死我啊!”我挣脱他的怀抱,一鞭子甩了过去。他轻轻松松地躲开,彼岸花鞭打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带着火焰的痕迹。

                              他好笑地看着我:“不是你自己让我放手的吗?”

                              我被气的哑口无言,“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啊!我好心好意来找你,想给你解闷,你倒好,把我摔下树。”
                              樱空释听了一愣,随即笑得开怀,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真的很好看。

                              “那你想拿什么给我解闷?”

                              我歪着脑袋想了想,“有了!”我摊开掌心,一簇小小的烟花绽放开来,暖暖的,像谁的笑。

                              一段不属于我的回忆在脑海中浮现,一个红衣美人手捧烟花,笑得温馨,“傻瓜,你一定会得到幸福的呀!”

                              我把手中的烟花抛向天际,迸开万千焰火,艳丽的火光映在我们脸上,泛着柔和的光泽。

                              樱空释笑了,笑着笑着依稀有泪光在他眸中闪现,滴落在他薄唇上,很苦却很甜。

                              “谢谢你,艳炟。”

                              你是我最好的,最好看的,也是我最喜欢的人。

                              空中的烟花总有一天会凋谢,但心中的那一簇永远不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1-03 19:1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1-03 19:20
                                  来啦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03 19:23
                                    看我多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03 19:2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03 19:51
                                        赞赞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03 22: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03 22:20
                                            谢谢大家的支持,楼楼今天生日,海量大更即将到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1-04 18:52
                                              Chapter3 往事如云,消散烟雨梦里

                                              “你确定要让她恢复记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黑暗深处传来。
                                              “我想好了。”
                                              “哪怕她恨你?生生世世与你不复相见?”
                                              “她有她自己要守护的执念,我不能自私地抹去她的记忆,那是她最珍贵的回忆。”
                                              “好吧,”那声音叹息一声,“但这过程十分凶险,也要看她自己愿不愿意。”
                                              “只要她没事,做什么我都愿意。”



                                              算一算,今天是樱空释去凡界的第九天。

                                              我把玩着手中的梦境之球,百无聊赖地站在望乡台上。听说那里可以看到自己的故乡,可是我为什么看不到呢?

                                              手中的梦境之球凉凉的,泛着柔光,这是樱空释临行前交给我的,让我在想他的时候打开看。“哼,真是自恋狂,谁会想他啊?我还巴不得他走得远远的呢!”我不满地嘀咕道。

                                              “嘿!小炟炟!有没有想我啊!”望乡突然从我身后窜出来,猛地拍了下我的肩膀。

                                              “多大年纪的人了,能不能换个正常点的打开方式,吓死我了!”我惊魂未定地拍着胸脯,心里想着,这么不懂怜香惜玉,难怪孟婆不喜欢你!

                                              望乡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我手中的梦境之球上,嘴角浮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我说小炟炟,你都有多少天没来找我听故事啦?是不是嫌我老了,比不上樱空释那小子了?”望乡佯装生气,双手环胸。

                                              “好啦好啦,望乡爷爷你最好了!我这不是来了吗?你快讲吧。”看着眼前的老顽童,我在心中不停地画着圈圈,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故事着实引人入胜,我不得不“委曲求全”呐。

                                              远方飘来一瓣樱花,望乡伸手接住。在他触碰到花瓣的一瞬间,他不由得皱了皱眉,但又很快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变化快得让我以为只是幻觉。

                                              “上次讲到哪儿了?”望乡深吸一口气,问道。

                                              我轻快地答道:“讲到火族公主为爱入魔了。”

                                              “好吧。”这里吗?看来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了。
                                              樱空释啊樱空释,谁能想到当年那般冷漠无情的你,千年后会为一个女人付出至此?

                                              果真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啊。希望这次你不会再放手了。

                                              望乡台上,余晖勾勒出两个一大一小的影子,那里,将唤醒一段尘封的记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1-04 18:58
                                                Chapter4 请你将我恨之入骨

                                                血,触目惊心的血,在冰冷的雪原上逆流成河。

                                                四周布满了死尸,空气中氤氲着杀戮的残忍。

                                                樱空释跪坐在雪地里,揽着奄奄一息的卡索。“哥,没有你,我怎么活得下去?”他轻声呢喃着,做着无用的挽留。

                                                卡索渐渐闭了眼,嘴角还挂着一丝欣慰的笑意。真好,释终于恢复了记忆。

                                                “不——”绝望的吼声回荡在幽静的森林,激起万丈狂澜,久久不能平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抹红色的身影缓缓走来,在暗红色的雪地上留下浅浅的脚印。若有若无的脚步声敲在樱空释心头,竟是犹如千军万马般呼啸而来。

                                                “烬,火族是开不出樱花的,你怎么做到的?”
                                                他抱着她,徜徉在樱花林中。她素手拨弄着洁白的花瓣,新奇地问道。
                                                “你猜猜。”他宠溺地一笑。
                                                “嗯……不会,不会是你绑上去的吧?”
                                                他轻点她的鼻尖。“喜欢吗?”
                                                “嗯嗯,烬送给我的,我都喜欢!”
                                                他低头吻住她的红唇,撬开贝齿,邀她灵舌共舞。
                                                吻得动情,她突然问道:“烬,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怎么办?”
                                                “那我就一直找,找到我老,找到我死。”
                                                一吻天荒,只不过那时他是失去记忆的罹天烬,她是经历了三生三世的艳炟。

                                                昨日她的柔情似水还回响在脑海中,未曾想那却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温柔刀,刀刀入骨,溅开的鲜血横在他们中间,划下一道深深的血壑。从此一颗心,支离破碎。

                                                樱空释抬眼对上艳炟含笑的双眸,眸中的恨意似是要将她万箭穿心。

                                                他咬牙切齿地开口:“我哥死了,冰族灭了,三界毁了。你满意了?”

                                                她笑而不语,不紧不慢地走到樱空释身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纤纤素手勾起他的下巴,魅惑地笑道:“你的心还不属于我,我还不满意。”

                                                话音刚落,一抹艳红的灵力从她周身爆发,缠住了他的身躯,让他动弹不得。

                                                “废了你的灵力,你是不是就再也跑不掉了?”艳红色的火族幻术毫不留情地渗入樱空释的身体,将他体内的冰焰族幻术团团包裹,吞噬地一干二净。

                                                他紧咬下唇,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滚落,那生不如死的疼痛使他痛的几欲昏厥,却又十分清醒。

                                                他绝对不会向她认输!

                                                可是他忽略了艳炟眼底的疼惜和消散的冰蓝色灵力中所夹杂的那一团黑雾。

                                                对不起,樱空释,我们站在悬崖的边缘,再一步就是粉身碎骨。所以,请你将我恨之入骨!


                                                回复
                                                24楼2017-01-04 21:07
                                                  Chapter5 你为什么总是要给自己选一条最难的路走?

                                                  幽暗的大殿内,零落着森森枯骨。建立在白骨之上的王座,注定是孤寂的。

                                                  一个黑衣女子慵懒地倚在王座上小憩,她早已褪去那一袭张扬的红,现在的她只适合神秘冷酷的黑。

                                                  大殿的角落闪过一个黑影,她唇角勾起一丝危险的弧度。只见红光一闪,一团烈火已逼在来人眉心处,再深入几分那人就必死无疑。

                                                  “几日不见,你的幻术又精进不少。”那人开口,语气没有一丝慌乱,仿佛这只是一份再平常不过的见面礼。

                                                  “哼,我让你办的事办妥了吗?”艳炟冷哼一声,撤了手中的幻术。

                                                  “你就是这么求人办事的?”那人重获了自由反倒卖起了关子。

                                                  艳炟毫不在意地拨弄着胸前的长发,淡淡道:“第一,我没有求你帮我去找烁罡的下落,这是你自愿的。第二,如果你不愿意说,我有一千种方式能让你开口。”

                                                  那人突然笑了,“嘿我说你怎么一言不合就威胁别人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蓝颜知己吧。”

                                                  感受到艳炟目光中的冷意,那人赶紧说:“好了好了,我说还不行嘛。你哥当年因为玷污了......”

                                                  “说重点!”

                                                  “哦,你哥现在被冰封在无尽海底,元气未损,但肉身都衰败了,想要复活......很难。”

                                                  艳炟袖下的素手紧握成拳,不算尖利的指尖狠狠嵌入掌心,但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

                                                  “沐风,我哥,真的没救了吗?”她一双眸子中的悲伤蔓延开来,直击入那人心底。

                                                  夜沐风犹豫着开口:“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听了烁罡还有救的消息,艳炟的美眸瞬间闪烁着希望的火花。“快说,不论用什么办法我都要救他!”

                                                  夜沐风大步上前,大掌按上她瘦弱的肩膀,在她耳畔轻声说了些什么。

                                                  她瞳孔蓦地放大,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好!就这么办!”

                                                  “你......唉......”夜沐风欲言又止。从遇见她起,她就永远是那个固执坚定的小公主。一旦决定的事情又岂会轻易改变?

                                                  只是,你煞费苦心做的这些又有几个人会懂?

                                                  艳炟,你为什么总是要给自己选一条最难的路走?


                                                  回复
                                                  25楼2017-01-04 21:07
                                                    Chapter6 掌中伤,心中泪

                                                    “哥,母亲,不要!你们不要走!”梦中的樱空释突然惊醒,额头的冷汗滴落在雪白的被褥上,晕开一圈圈水渍。

                                                    “你醒了?”一直守在樱空释床边的艳炟拿出随身的手帕,细心温柔地为他拭汗。

                                                    樱空释一把拍掉她的手,冷冷地别开目光。他怕,他会再一次沦陷在她的温柔乡里,无法自拔。

                                                    艳炟也不生气,慢慢扶他起来。

                                                    樱空释这才打量起这间房,或者说是,一座奢华的宫殿。

                                                    纯白的帷幔随风荡漾在冰蓝的冰棱中,水晶吊灯在高耸的穹顶之上褶褶生辉。这,哪里是火族会有的布置?这分明是在,幻影天!

                                                    他不顾艳炟的阻拦,匆忙下地,奔向幻影天的大门,一把打开。

                                                    扑面而来的热浪粉碎了他心里最后的希望,滚滚岩浆咆哮着,奔流着,却怎么也靠近不了这座纯白的城堡。

                                                    樱空释无力地跪坐在地上,感受着自己空无一丝灵力的身躯。

                                                    半晌,他空灵的声音传来,话中带着不容抗拒的王者之风:“杀了我!”

                                                    “如果你想复仇,就先给我好好活下去。”仍是那波澜不惊的声音,一如初见时的霸道张扬。

                                                    不是你把我逼到绝路的吗?我还有什么资格活下去?樱空释在心里苦笑。

                                                    “把你母亲的一泪石给我。”

                                                    樱空释冷笑:“灭了我冰族还不够,还要进军人鱼族吗?”

                                                    “我要莲姬的一泪石不是为了战争。”艳炟微微皱眉。

                                                    良久得不到回答,艳炟深吸一口气:“你不信我。”

                                                    耳畔独留风的呼号,夹杂着他浅浅的呼吸。

                                                    她幻化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地在自己掌心划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顷刻间,血流如注。艳红的鲜血流淌在雪白的地上,绘出一朵朵妖娆的彼岸花。

                                                    “火族之王艳炟,立下血誓,从此以后,再不进犯各族生灵,永不挑起战事。若有违背,今生今世,永生永世,天打雷劈,灰飞烟灭。”

                                                    “你干什么?”樱空释一回头就看到了她自残似的行为,和她那决绝的誓言。他来不及细想就冲到她身边,撕下自己的衣角,将她不断流血的掌心包扎起来。末了,还不忘系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一瞬间,艳炟愣住了,曾几何时,云飞也是这般细心地为她包扎伤口。回忆如潮水一般涌来,逼得她的眸子泛上晶莹的水雾。

                                                    “公主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都流了这么多血。”
                                                    “本公主才不在意这点儿小伤呢,火族的将士怎能被这点小伤束缚住手脚?”
                                                    那时的云飞只是浅浅一笑,撕下自己衣服的一角,轻柔地为她包扎好伤口。同样的,还有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那时的她佯装嫌弃,“这么幼稚的东西本公主才不要呢!”心里却是一股暖流流过,从小到大,生命中第一次有人会关心她,会哄她,会逗她笑。

                                                    只是后来小奴隶走了,她又是一个人了。

                                                    樱空释自己也不禁一愣,他本以为他早就忘了与她曾经这些无关紧要的过往了,谁知道,那些回忆早已刻入他的骨血,在不经意间,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一泪石我给你。”他轻叹一声,缓缓开口,从胸口拿出一个珍藏的项链。清澈透明的一泪石在烛光的掩映下散发出圣洁的光芒。

                                                    “谢谢!”她由衷地说。这一泪石对樱空释有多重要她不是不知道。但他仍能在她伤他至深的情况下把一泪石给她,为了三界的和平。

                                                    “下次,别伤害自己了。”


                                                    回复
                                                    26楼2017-01-04 21:08
                                                      收起回复
                                                      27楼2017-01-04 21:08
                                                        (๑•̀ω•́๑)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04 21:51
                                                          写的很赞,好像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艳炟,很喜欢,然而我释殿居然被废灵力……郁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04 21: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04 2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