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吧 关注:12,966贴子:53,028

【一五最萌】拜吧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主题是以五爷逝世之前写下的最后一份笔记为主。当然,这份笔记,吴邪并没有找到。这份笔记被吴二白收藏在小盒子里。没有人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其实说是小短片,不如说是我要写的长篇文章的一个小片段。r那篇文章还没有初稿,就算写了也要改好久,所以,手稿一直没有打进电脑。[懵比],点击[ http://pinyin.cn/e35809 ]查看表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07 00:17
    当你看到这笔记,也许我已逝世。那奇算子临走之前给我算了最后一卦,他说我将于2001.廿二亥时咽下最后一口气,所以在最后的一段时间我希望能写完我最后的心愿。
    世人皆知的老长沙那次土夫子大屠杀,而我,老长沙势力较大的土夫子却逃过了那次,原因我绝对不会说出,因为我答应那群老骨头要把这些话烂在肚子里,包括那次最大的倒斗,好了,不扯那些陈年旧事了,早该烂在肚子里的话干嘛再提……唉……那次后,我把吴家势力移向杭州,人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话到没说错,不过也只是在那结婚生子罢了,主目底是在那等梅花开花十次,守那约定。
    在三伢子出生后,我从来没有想过我那么想去那长安,没什么原因,只是想了那群老骨头。我纠结了很久,因为三伢子才出生三月,而且我怕见那将军,怕见那戏子,怕见那下棋的,怕见那阎罗……那拐子走了,那刀客去了,那神算子走了,那仙姑走了,他们都不知道,因为他们比我早离开那老长沙,他们不知道那巨大的变故。可我知道,那将军与那神算子肯定早就知道了那巨大的变故,所以将军长定兵在老长沙,所以那神算子才给我那样的警告……
    最后我还是去了,去了那长安,去了那梨园听那戏子唱着《桃花扇》《霸王别姬》很多,多到我都记不清了。可每首我都知道他在唱诉着那九门的故事。
    我是在小厢房里听的,所以我并不知道外里的事情。可当我听清隔壁的对话时我却抖了起来。
    “佛爷,这次可要多加小心,不过佛爷,狗五他……还请您节哀……其实狗五他对您也是……”
    “……好了,不说了,二爷的戏快结束了。”
    是将军呢,也对,这次是真的九死一生,我一直都知道,我也明白,也却死也不去想那可能,不承认,后被迫承认,那滋味真的挺不好受的。
    之后我并没有去见他们,因为我怕我会非常私心的去留住他,我怕见了面后会控制不住的哭泣,我怕见了面就离不开了。走之前,我托小厮去把信送给他们,信很短,我当还没完全扫盲,很多字不会写,可是有一个名字,有一段话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信中信:“之死矢靡慝。 启山”后来我躲在小巷子里,看着他们疯了似的命令人去找人,连正在唱戏二爷都停下了,散了人后也命人封闭所有出口。
    可是就那么些人,怎么能封闭庞大的梨园?而我却压低帽檐,随着那人潮离开。可走到门口时,一拉力将我扯到巷子里,将我抵着墙,朦胧间唇上温热,挣扎过,但发现是谁后也就不再挣扎,享受着那霸道却温柔的吻。渐渐,唇齿被撬开,舌齿被侵略。被舔过那敏感的上颚,又与舌共舞,在舌尖上微麻的感觉刺激着全身的细胞,交换着彼此的唾液,但并没有厌恶感,交换着彼此的气息,唇间瞬间被他霸道的气息充满,一点空隙都没有,那霸道的气息让人感到安心,我并不讨厌,不讨厌因那气息是他,不过也只能是他。
    “唔,张启山……”朦胧间我被缺氧给唤醒。
    “狗五……”将军霸道挽留与一种失而复得的兴奋让我没法拒绝。
    “啊,张……启山……不能……呼……呼吸了!”渐渐空虚的叶肺硬生生逼出我的生理眼泪,我怀疑我眼角肯定已经熏红了,指不定眼角还挂着眼泪。闭了闭眼,很清楚的感到一温热的液体。
    趁着叶肺还没空虚,我推开了欺在身上的人,擦干生理眼泪,大口吸着纯净的空气,享受着叶肺被充满的感觉。
    “又不是第一次接吻,还没学会换气?”
    不会换气是真的,自己从不主动去亲吻夫人,所以经验也少,这次他娘差点被吻到窒息!这肺活量该练练,不然如果哪次接真的被吻窒息了,传去出还不被笑死?
    “狗五,这次别离开了好吗?”将军皱着眉羽,与平时严肃的神情比起,多了悲伤,多了无奈,多了恐惧。
    “张启山那——老八说了,咱命运相克。我怕你……真的,我希望被克的那个是我……”
    “狗五,等我好吗?等那梅花开了第十次我接你回家,我希望你能活下……活下来,等我回家。”
    “嗯,我等你,陪上一辈子也等。”
    ……
    “这梅花开了几次了?”
    “爷,开了几十次了。”
    记得那次问管家,连管家也忘了……
    将军啊,早卸甲,我还在等你十年之约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07 00:17
      最近挺忙,因为要准备期末考试,所以呢,等期末考试之后再过个两三天应该在会出一个短片。如果最近不忙的话,应该可以出个小段子之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07 00:21
        . 我曾写下一本笔记,
        那用尽了我的半生;
        我曾拍过一些照片,
        那用尽了我的心思;
        我曾在江湖放坦过,
        那是我最风光的时;
        我曾经过一些风波,
        那吹淡了我的雄心;
        我曾爱上一位将军,
        那用尽了我所有爱……
        我经历了你一生都不可能经历的,
        那些似风,
        吹白了我的头发,
        吹花了我的脸庞,
        吹沙了我的嗓子,
        吹朦了我的眼睛,
        吹黄了我的唐装……
        我还记的我毁了笔记的一半,
        我烧光了照片,
        离开了那里到杭州,
        看清了风波扇起,
        我的那所谓的“队友”也死的死亡的亡,
        人走茶凉,
        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哦,对了,
        至于那位大将军,
        他成了开国元首,
        之后神秘的消失了……
        之后我的故事也结束了,
        老骨头一把,
        也只能抱着孙子在院儿里看花,
        看那开的妖艳的梅花,
        铁骨铮铮的,
        像那杀敌无数的将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07 00:25
          今天就先到这里,明天看看有没有人,有人的话心情好一点,两个段子,没有人的话就一个段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07 00:26
            不行了,第一個又甜又虐的好揪心樓主寫的很帶感哇!!


            回复
            7楼2017-01-07 07:43
              加油
                 ---愉生,你是不是看到我写的信了,你心里是不是有我了,不想我走。
                 --来自周耀华贴吧客户端


              应用达人
              应用吧活动,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07 11:31
                九门曾经闹过两场大事件,惊动了整个九门,甚至于长沙也闹的鸡飞狗跳。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九门之首,张启山张大佛爷要娶妻罢了,这娶妻的妻子是新月饭店店主的女儿,要说起这婚礼也没什么,张启山只不过请了九门各位当家的和一些大官与太太。各种人都是大名鼎鼎的,家底丰厚,但是只有一个人,在热热闹闹的酒宴上却沉默不语,长相与张启山相似,与张启山不同是,他神情冷漠无悲无喜,仿佛不在红尘。一袭藏青唐服,看着未接开红盖头的新娘,等张启山走到身边,冷清的说:“就怕他伤心?”
                “为何怕?他从来都只把我当做大哥哥罢了……”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这样……”
                “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07 13:01
                  然而九门那桌却死气沉沉。
                  二爷动作正常,但脸上那恐怖的微笑却似阎罗,二爷在桌下摸着解九握拳的手,小心翼翼摸着,但解九却不领情的不理他,后二爷脸上的笑容越发吓人……
                  三爷神情动作都自然,但手中的佛珠都不知道转了几回,面色却无奈,不知道在为谁叹息着。而八爷与三爷差不多,也在叹着,喃喃:狗五,不值得……
                  六爷和四爷手中的筷子都快飞出去了。而三姑娘却看着新娘无奈笑了,像是知道了什么秘密。
                  听张家人说,隔天他们看见狗五爷捂腰出来,手中紧紧握着那新娘的红盖头。
                  三姑娘表示,狗五的身体虽然小而柔,但并不代表他穿上女装,就真的像女生。
                  二爷表示,其实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在来之前因为被日本人劫车而暴死与长沙城外,为了瞒住新月饭店的店主,绝对只能让狗五来当新娘。毕竟狗五身体确实是九门之中最小的,虽然柔软,还不如三姑娘,但让他来装还是足够的。为什么不让三姑娘来?原因很简单,张启山不想,本来装一下就过去的事,谁知道张启山却假戏真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07 13:22
                    嘿嘿如果有人点赞破十的话,我下一次就开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07 16:58
                      没有人是吗?那我也没有动力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07 17:01
                        哪裡木有人,這裡一個小夥伴!!一五好萌好萌
                        是說那個長相跟佛爺很像的人難道是小哥?


                        收起回复
                        13楼2017-01-07 23:50
                          我说最近写段子自己写虐段子都虐的自己快哭了,这次改用欢脱风o(*////▽////*)q好羞羞
                          ————————————
                          段子:干班长
                          一天的班会上班里正当选谁当班长这个问题,虽然竞争很激烈但是也就在班里前十名左右选罢了,当然张启山第一,吴老狗第二,张启山自然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所以班长一职就落在了吴老狗身上。
                          吴老狗为此高兴的不得了,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下洋洋得意。
                          这时候张启山突然把吴老狗的脸转过,“撒娇”的道,“我想干班长……”
                          后就是同学们赞同张启山当班长的话语,吴老狗很生气,觉得张启山是耍自己玩的,脸上挂不住的吴老狗嘟嘟嘴说,“你不是不想当班长吗?”
                          “我说,我想干.班长。”张启山说完这句话后吴老狗的脸一阵潮红,后面一群腐女在大声尖叫。
                          “混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08 23:10
                            好污o(*////▽////*)q好羞羞第一次那么污o(*////▽////*)q好羞羞锦子换风格了o(*////▽////*)q好羞羞
                            ————————————
                            段子:修改液的正确用途
                            午休的时候老师有事开会所以离开了,然后班级里就炸开了锅。
                            作为班长的张启山不怎么想管这种事只要不影响吴老狗怎样都无所谓。所以张启山也没说话默默帮吴老狗写作业。
                            吴老狗睡醒了看到张启山帮他写作业想着怎样捉弄下他。
                            “嗯……啊!启,启山,别动~”
                            “哈啊,轻点……快要!啊啊~”话音刚落,白浊的液体从口处泄出流了一片。
                            张启山一个大力将修正液全挤了出来。
                            “狗五,我只是用修正液而已……”
                            “hh,我知道啊!哈哈~~”
                            “我硬了……”
                            “?!什么?”
                            随后全班看见张启山拉着吴老狗的手和吴老狗努力挣扎着想逃脱的情景。
                            “艹,张启山你放开!丫的我不去厕所!!”
                            “你自找的。”
                            然后直到下午第二节课上课,他们才看见吴老狗扶腰走回教室,和张启山一副春冰融化的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08 23:16
                              今天的和明天的一起更了,所以下次更段子但在会在后天更。今天污污污污的风格,希望老司机上车。o(*////▽////*)q好羞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08 23:18
                                人人都说长沙九门提督狗五爷不识字。可是,在狗五爷把吴家势力向着杭州迁去后,那狗五爷却写了一封信寄与张大佛爷。没有人知道那信上写了什么,只知道,那张大佛爷收到信后,却露出了微笑,没有人知道,那微笑里蕴含着什么。可能是无奈,可能是欣喜,也可能是悲伤……
                                人人都说九门提督之首张大佛爷无爱无恨,冷血无情,杀尽战场,与神佛匹敌的气概。但却无人知晓,那铁马将军,在收到那人最后一封信后,却哽噎的像是孩提。
                                【希望还能与你共剪那西窗烛,忘却了战场,忘却了功名,忘却了一切,最后与你看那梅花开花凋谢。】——张启山
                                【我一生别无所求,不求那九门提督的位置,不求那长沙狗王的位置,我只求那一身安定,能够陪你在无硝烟弥漫的杭州共等那梅花开起又调落。只求能够陪你在那台下共看那戏子挥着水袖,唱着那霸王别姬。】——吴老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10 22:06
                                  吴邪最近不知怎么的,总是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比如第一次遇见小哥,比如潘子忠与三叔,比如那解连环与三叔……到后来他又想起了爷爷在抱着他看梅花是感叹的话语,【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每次在说的时候,总是会摸着那戴着手上的玉环。他总觉得,爷爷那么伤感,肯定是以前有什么人背叛他,就像他以前一样,在下面人说死就死,你对他人温柔,说不定一个眨眼的时间,那人定会举着枪对着你的脑袋……
                                  ——————然而,事情是这样的————
                                  在长沙城的某一天,阳光明媚的正午,从九门提督之首,张启山张大佛爷的张宅里传出一声声暴怒声。
                                  【三寸钉,你怎么可以为了一根肉骨头,而背叛我!】
                                  【张启山别院我不知道那肉骨头是你给它的!】
                                  【操你丫的,哎呦,我的腰——】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昨晚……
                                  【三寸钉,来给你个肉骨头今晚出去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你说如果邪帝知道了真相,他会怎么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11 21:35
                                    锦子!我偶尔翻墙过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1-11 22:17
                                      这人嘛,长时间不说话表达能力会下降,会感觉不舒服,闷,短对间不说话会有痰卡在嗓子,使声音变得沙哑,比如你本来是英气的声音,如果短时间不说话,马上就会变成老人家的声音,沧桑不堪。
                                      代表人:吴老狗
                                      事件地点:梨园厢房内
                                      事件背景:吴老狗与张启山暧昧期,没有上&床,且张启山忙工作三天未睡……
                                      人物:吴老狗,张启山
                                      宠物:三寸钉
                                      ————————————
                                      这天吴老狗来找张启山去听戏,因为张启山连着三天没有睡觉,都在工作,而且除了听饭就是埋在书房。吴老狗心疼,但深知张启山这倔脾气,没有完全工作坚不睡觉。之后找了个合适理由想让张启山睡会儿。
                                      对于吴老狗的请求,张启山说什么也舍不得拒绝,你想想,吴老狗抱着三寸钉,一人一犬眼睛水汪汪可怜巴巴的看着你,你舍得拒绝?再说那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儿。
                                      到了梨园,那戏子才唱完一曲,这张启山还没睡,到是吴老狗倒下睡了。
                                      等吴老狗起来,发现张启山正喝茶看戏,心里愧疚,明明是想让张启山睡会儿的,结果自己睡了……
                                      “张……”吴老狗发出老人般沧桑的声音,之后整个厢房的空气像似动住了,尴尬的很。
                                      “噗呲……”张启山捂嘴笑出了声。“狗五,你的声音……哈哈哈哈——”张启山大笑了,吴老狗的脸比黑炭还黑……
                                      “咳咳咳咳”正在清嗓子的吴老狗……“张启山!不许笑!给我闭嘴!!”炸毛的吴老狗……
                                      “汪,汪汪汪汪——”好像在笑的三寸钉……
                                      “你们都闭嘴!!!”发火的吴老狗。
                                      之后追到吴老狗后,张启山因为这次的笑话而一月未碰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12 22:57
                                        我从来没细仔看过花,
                                        只依稀记得那老宅院儿里,
                                        那些开的铁骨铮铮的梅花,
                                        “真像那杀敌无数的大将军啊。”
                                        朦胧记得黄昏下,
                                        那人月白的唐装映着那昏暗的光。
                                        风撩过微棕的头发,
                                        不柔顺,
                                        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十年了,
                                        我变了不少啊,
                                        “不去看看吗?佛爷。”
                                        “今年不去了。”
                                        那茫茫长白山无故人,
                                        去了又能如何?
                                        我曾听那半戏子说过,
                                        我曾天真过,
                                        唉,如今吴邪还在,却无了天真呢;
                                        我曾听那胖子说过,
                                        我曾是小三爷,
                                        别说了,小三爷已经随那故人走了,
                                        只剩吴小佛爷了呢;
                                        我曾听那瞎痞子说过,
                                        我曾笑的非常干净,
                                        罢了,我学不来那狗五爷,
                                        放不开,也做不到扮猪吃老虎,
                                        现在只剩笑的蛇精病的吴小佛爷;
                                        我曾听那堂口姓王小伙说过,
                                        我曾对谁都善良,
                                        好了,那善良的小三爷已经走丢了,
                                        在下面,人说死就死,
                                        你对他人善良,一回头的功夫,
                                        那人就能举枪对你,
                                        现在只剩原惹阎王哭莫惹佛爷笑的我。
                                        好了,不想了,
                                        想深吸一口气,嗅一下梅花的味道,
                                        对了,我怎么忘了我早已没了嗅觉呀,
                                        罢了,罢了,
                                        抬头望着那开的妖艳的梅花,
                                        铁骨铮铮而又冷清,
                                        无悲无喜,仿佛不在红尘,
                                        隔壁在办丧事,
                                        隐隐约约的能够听到他们正在抬棺,
                                        “起灵喽——”
                                        起灵……吗……?
                                        十年之约,长白山,青铜门……
                                        那长白山的故人啊,
                                        随着那小三爷也走丢了吗?
                                        那肩臂上十七道疤,
                                        仿佛又在隐隐作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3 23:20
                                          虐段子正在预备中,明天接受好你的小心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13 23:23
                                            某年某月某日,吴老狗突然间发现自己弯了。
                                            对象还是那个军阀张启山。
                                            恩对,你没看错,就是那个吪吒风云的张大佛爷张启山。
                                            他很是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够追到他。
                                            所以,他决定要跟踪他一天再做决定。
                                            如果,如果张启山察觉到了并且没有一枪把他毙了的话,那是不是就说明,自己就会有机会了?
                                            于是吴老狗大早上的跑到张启山家门口去蹲点,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5:20.am
                                            张启山起床,刷牙洗脸,到院子里练了一会儿枪。
                                            嗯,看来张启山的本事也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嘛!
                                            他是真的很拼命。
                                            为了家人。
                                            可是,为了你不知所踪并且失踪了那么多年的家人,值得吗?
                                            吴老狗无法理解,他也不想理解,毕竟,从十几岁开始,对于他来说,父母就是童话故事里的人了。
                                            但迟钝如他,都能感受到张启山的执拗。
                                            那他本人又该是有多疼?
                                            吴老狗觉得自己有点心疼张启山了。
                                            6:30.am
                                            张启山吃早饭,不过不是自己做的,是下人做的。
                                            噫,万能的霸道总裁张启山居然不会做饭,嘿嘿,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吴老狗想着想着就开心的笑了出来,但张启山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吓得吴老狗立马噤声,他又转了过去,吴老狗松了口气。
                                            他刚刚还以为差点被发现了呢!
                                            7:00.am
                                            准时到堂口去查账。
                                            下车后收获无数少女少男的媚眼,但眼中却还有些畏敬然而高冷的张启山全都视而不见,这点让吴老狗很满意。
                                            吴老狗曾经想过,如果以后他俩要是在一起了,张启山肯定是个祸害,走哪儿哪儿就是焦点,这点可不行,万一张启山被人勾过去了那他可怎么办?
                                            不过幸好,张启山还是有点自觉性的。
                                            吴老狗暗暗点头,觉得他家未来男人自觉性真高。
                                            等等……他家未来男人………
                                            未来……男人????!
                                            啊呸!什么未来男人!他才是张启山他男人!
                                            吴老狗私下里给他俩的攻受做了一个决定。
                                            虽然……有点勉强。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嘛是不是?!万一张启山自愿那啥啥咱也不是不可以是不?
                                            吴·真·战斗力渣渣·受·老狗很是乐观的如是想。
                                            11:30.am
                                            张的午饭时间,不过是在外面吃的。
                                            躲在暗处的吴老狗皱了皱眉,现在餐厅不可信,地沟油什么的超多,这可不行,即使身体好也不能这么折腾呀!他自己不心疼小爷我还心疼呢!
                                            不行!等以后在一起了得给他好好补补!【锦子:五爷啊,佛爷是在五星级酒店吃饭啊!五爷:那……那也有可能啊!锦子:算了,随你……】
                                            嘛……反正他会做饭,以后就给他做饭!
                                            吴·人妻·护夫狂魔·老狗再次这样想。
                                            13:20-15:30.pm
                                            张启山的午睡时间。
                                            在此期间,吴老狗观察了他一下午的睡颜,觉得张启山真是长的越来越好看了,嗯,比几年前刚认识他的时候还要好看。
                                            等等………几年前?
                                            他和张启山不是才认识两年都不到吗?
                                            为什么他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蓦地,脑海里掠过一些影像,都是残破不堪,根本就无法辨认。
                                            但他好像看见张启山在对他说话?
                                            吴老狗眯起眼睛仔细的看张启山淡粉色的嘴唇对他一开一合,却是没有声音发出来。
                                            他在说什么?
                                            ……[走……]………
                                            走?走到哪里去?
                                            ………[不爱………]………
                                            不爱?不爱什么?张启山你说清楚点!
                                            ………[再……]………
                                            再?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头猛然间像是被锤子砸了一下一样生疼,吴老狗用力甩甩头,想要把脑海里的东西甩出去。
                                            [………
                                            游走在世界的边缘
                                            独自跨过地平线
                                            听着不知名的音乐
                                            漂流在时间唱歌里面
                                            …………]
                                            突然间,一段音乐声响起,打断了吴老狗的思绪,那是张启山的手机来电铃声。
                                            咦?那不是自己还在吴山屈时专门为张启山唱的歌吗?怎么张启山他………
                                            等等,还在?
                                            他不是一直都在的吗?
                                            他是不是真的忘掉了什么东西?
                                            床上的张启山睁开那双黑曜石般的丹凤眼,里面一片淡漠。
                                            他拿起床头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
                                            下一秒,男人充满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十分悦耳。
                                            [妈。]
                                            吴老狗愣了愣,电话那头是………张启山的妈妈?
                                            怎么可能?他们不是还在寻找张启山他父母的路上吗?他哪里来的妈妈?
                                            他感到很是茫然。
                                            [嗯,挺好的。]
                                            张启山仰躺在床上,微眯起眼睛,露出一个狭长的弧度,嘴唇却是绷得紧紧地,看得出来,它的主人对于这通电话很是不高兴。
                                            [哦,没事。]
                                            张启山皱眉,妈妈怎么又来说这件事? 不是已经很明显的对他们说过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了吗?
                                            [不用了,我一个人过得很好。]
                                            对啊,即使没有那人在自己身边,我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而且自从身边少了那人,一切也都变得无所谓了。
                                            只不过……很想他,仅此而已。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需要。]
                                            我不需要除了他以外的人来陪伴我,能在我身边的,只有他,不能是别人。
                                            [为我着想?呵——]
                                            张启山从床上坐起来,上半身靠在床头,指尖燃起了一根烟,也不吸,就那么放着。
                                            因为那人说过,吸烟对身体不好,所以,他从来不在那个那人面前吸烟。
                                            [倘若你们真是为我着想,那当初就不该做那样的事。]
                                            张启山冷笑一声,弹了弹烟灰,语气冰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14 18:59
                                              突然间,他沉默了下来,对面的人也沉默了。
                                              一直在旁听的吴老狗依旧是一片茫然。
                                              “他”?
                                              “他”是谁?
                                              张启山和“他”在一起过?
                                              那个人是谁?
                                              吴老狗拼命的搜寻着自己的记忆,想要找出这几年的过往,但却毫无所获。
                                              [不用说了,其他事我可以听你们的,唯独这件事,我最后再说一次,绝·对·不·可·能。]
                                              张启山以这句话结了尾,不顾对面的阻拦挂掉了电话,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楼下的霓虹灯与车水马龙。
                                              那里灯火弥漫,我却再也找不到你的影子。
                                              狗五,你在哪儿?
                                              张启山逐渐靠着落地窗坐了下来,一只手拿着尚未燃尽的烟放在曲起的一条腿的膝盖上,另一只手渐渐的抚上自己长年面无表情的脸庞。
                                              蓦地,一滴水从指尖落了下来。
                                              仿佛是滴在了吴老狗的心尖上。
                                              [狗五……你在哪儿……]
                                              男人略带些嘶哑的声音狠狠地敲痛着吴老狗的心,让他不自觉的走过去蹲在那人的面前,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的脸颊。
                                              却在即将触碰到的一刹那,穿了过去。
                                              吴老狗一呆,收回手,愣愣的看着自己有些透明的手指,再度伸出手,依旧是从面前男人的脸上穿过。
                                              他碰不到他。
                                              他无措的愣在原地,只能用声音告诉他,他在这儿。
                                              就在他的面前。
                                              “我……我在这里啊……启山,你看着我,你看,我真的在这儿啊!”
                                              吴老开始朝他大吼大叫直到他没有了力气,但是,张启山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一遍遍的唤着吴老狗的名字。
                                              [狗五……]
                                              “嗯,启山,我在。”
                                              张启山每喊一遍,他就答他一遍。
                                              [对不起……如果我当初没有对你说那几句话……你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死了……狗五……]
                                              吴老狗猛地一愣,脑袋里嗡的一声,大片大片的记忆疯狂的涌入脑海,他只好被动的承受。
                                              ………………
                                              [张……张启山,我,我们,额……那个……]青年羞红了脸颊,支支吾吾的想要告白。
                                              [嗯?]男人戏谑地看着青年越来越红的脸颊,回了一声。
                                              [我们在一起吧!]青年终于是闭着眼睛喊出了这句话,却是许久没有听到答复,有些气馁,想着他要是不答应就算了,大不了自己以后不缠着他了。
                                              虽然的确很失望。
                                              青年刚想睁开眼,唇上就触碰到了一抹柔软。
                                              青年一愣,反应不过来。
                                              男人睁开好看的丹凤眼,眼里是止不住的宠溺,他离开青年红艳的嘴唇,笑着揉了揉青年的软软的头发,说[好。]
                                              …………………
                                              画面一变,眼前的男人漠然的看着他,眼里没有丝毫的感情。
                                              他说[狗五,你走。]
                                              青年茫然的看着他,走?走去哪儿?
                                              他又说[走吧,我已经不爱你了。]
                                              不爱我了……吗?
                                              真的吗?
                                              他还说[你走了以后,我们就再也不见了。]
                                              再也不见?
                                              我不要!我不要!
                                              张启山!别走!
                                              青年被符阵困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越走越远的背影…… 后来他去了杭州,娶了妻,生了子,安度了一生,但有天在西湖旁看见了面容未老的张启山,他仍然一身军戎,铁骨铮铮,但是,一会儿的时间,一个身着唐服的男人来了,他们在说着,他们的对话吴老狗听的很清楚。“元首,你的父母前些时日在张家出现过……”“嗯……”张家,一个强大而神秘的家族,它孕育出来一个又一个神秘而强大的人,张启山是其一,而父母都会弃下孩子,让他们自己在张家中成长,所以张家大都是一些孩子,还有几个元老。所以大都孩子都会去找自己的父母待男人离去,吴老狗还是不敢前,因为张家人都是长生不老的人,而自己却被那时光留下了痕迹。罢了罢了,让他去过自己的生活吧,他爱不动了…… 等他驾鹤西去,就一直待在他身边,后来却忘记了一切…… 【吾老,君还少,吾死,君未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14 19:00
                                                下一次写个现代虐段子表示已经虐上瘾了但是虐的自己心口痛,我的心好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14 21:26
                                                  啊,今天只顾着复习,忘了更文写了,真的只能明天了。所以做个小段子,来补偿一下。
                                                  —————————————
                                                  某年某月某日,在吴老狗的楼竹屋的院儿里,在那千年大凤凰花树下,吴老狗抱着三寸丁,喝着茶与张启山聊天,不知为什么,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吃。
                                                  五爷:啊,好久没有吃烧烤狗肉了,好想吃啊 ̄﹃ ̄
                                                  佛爷:嗯,晚上留下来陪你一起做。
                                                  五爷:真的啊?!太好了!
                                                  ——————晚上————
                                                  在蓝的发黑的天空下,那棵千年大凤凰花树再夜间还是如此妖艳。然而树下的篝火也暖烘烘的,把吴老狗的脸烧的红彤彤的,配着那双似鹿眼般大的黑色眼睛,也显得可*口,当然,我不敢有什么心思 (′д` )…彡…彡
                                                  佛爷:狗五,我昨天一天都在吃蔬菜……【看这吴老狗的脸,咽了一下口水。】
                                                  五爷:那就今天多吃点呗!【正在认真的烤狗肉】
                                                  佛爷:不需要了,现在不是个现成的吗?【说着抱着五爷就走进了竹楼】
                                                  ————一夜春宵————
                                                  清晨
                                                  在江边旁的竹楼里吹来阵阵怒吼声……
                                                  五爷:可恶!张启山你丫的,爷再也不陪你烤肉吃了!【躺在床上捂着腰不能动弹的五爷】
                                                  门口的二爷解九【内心so:呵,吃肉吃肉,结果吃的是自己的肉(-ι_-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15 22:46
                                                    多吃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17 00:46
                                                      冷清的月轮,冷漠的风撕扯着脸上的纤维,会痛的,但心更痛……那桀骜不驯的风仿佛真的在撕扯着心,这乱世太缥缈,血溅起又落……
                                                      整个人窝进黑色的旋转椅里看着,又拿出了手机听着,又是月升,长长的窗帘随着那风摇曳着,通过帘子透进的月光星星点点,很美,但没有人想过那美丽的场景也有人觉得很凄凉……
                                                      “启山”
                                                      “嗯”
                                                      “启山”
                                                      “嗯”
                                                      他每次叫的时间总有些间隔,像似在等谁回答。
                                                      “启山,以后起床别闹起床气了,他们不是我。”
                                                      “嗯”
                                                      “而且如果让他们知道杀人如麻的佛爷居然有起床气还不被笑死,哈哈,想想就好玩,哈哈咳咳咳——”周围还是一片安静,静的吓人。
                                                      “小心点……”
                                                      “好了,不笑了——启山呐,以后要记得吃早饭,早饭最重要了,一天的精力都在早饭中!”
                                                      “嗯”
                                                      “嗯——对了,以后不要总窝在书房工作不吃饭,饿出胃病我怪心疼……”
                                                      “嗯”
                                                      “记得下雨了别总淋着,要躲着,感冒就不好了。”
                                                      “嗯”
                                                      “不要只记得工作忘了睡觉,偶尔睡个午睡也好,休息下。”
                                                      “知道了,会的”
                                                      “嗯,以后睡觉别把手机放太近,有辐射,对身体不好。”
                                                      “可……”
                                                      “别说什么有重要的电话,我管他们!反正就是不能!!”
                                                      “好了,好了,听你的……”
                                                      ……青年说了很久,久到月升到了正中心。
                                                      “嗯……哦对了,给自己找个漂亮的妻子,别一生单着,你需要有人照顾……”
                                                      “我谁也不要,就要你……”
                                                      “别跟我撒娇,爷我不吃这套!”
                                                      “好,知道了。”
                                                      “最后……启山啊,咳咳咳,别再听录音了啊,咳咳咳”录音的周围传来【咯咯咯咯咯】的声音。
                                                      “娘的,跟过来了——咳咳咳——”又传来了奔跑的声音和喘气的声音……
                                                      过了许久,周围平静下来了,青年的声音又传来了。
                                                      “启山,咳咳咳——我吴老狗无福继续消受你给的命了,咳咳咳,可惜你走遍了世界为我继的命啊,咳咳咳——啊,真的是,三寸钉走了我就是个废人,在地下一点用也没有。”【咯咯咯咯咯】那刺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操娘的,这次真的会死啊——要不是三寸钉走了的早,这小小的千年血尸真的不算什么,启山啊,我吴老狗真的死在了地下啊。”【咯咯咯咯】声音越来越近。
                                                      “狗五——”男人握起了拳头。
                                                      “启山,接下我有些话必须说……”周围传来了打斗声,许久,声音停下了。但一些细细的泥土掉落声又传来了……
                                                      “如果我和墓室一起没了,请把我挖出来,地下太冷,把我火葬了吧,我中毒太深了,怕变成那恶心的血尸——咳咳咳”崩塌声越来越大……
                                                      “启山,我——咳咳咳,我爱你——咳咳咳——”崩塌声停了,青年的声音停了,录音也停了……
                                                      “狗五,狗五,狗五,狗五……”男人捂着不老的面容不停叫着青年,后来从指缝中,一滴泪滑了下来……
                                                      待男人停下,又重新开起录音。
                                                      “启山”
                                                      “嗯”
                                                      “启山”
                                                      “嗯……”
                                                      …………
                                                      月光冷清,映射在苍白无色的墙上,映射在黑白照上青年较好的面容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17 21:32
                                                        抱歉,昨天太忙没更,抱歉,明天我最后一次考试,考试后有时会粗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17 21:34
                                                          唉,有录音好歹留了个念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18 00:57
                                                            佛爷:狗五,下周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五爷:我们每天不都一起吃吗?
                                                            佛爷:不,这次是盛宴,我要当你的面处决一个情敌。
                                                            五爷:情敌?
                                                            佛爷:记得带上三寸钉。
                                                            五爷:为什么?
                                                            佛爷:这样才好让厨师加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18 1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