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0回复贴,共1

十五 同日生辰犯秋波(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蓝老一看他们二人,急忙起身上前,笑呵呵的,“哈哈哈!我还以为长小将军不来了呢!玉盏你也真是英气逼人!”

玉盏好不介意的笑了笑,“今日我与小将军来,便是给黑侨将领送贺礼便走,以示小将军的一番心意!”

长虹清浅的笑了笑,道:“便是如此。”

蓝老捋一捋长胡,遣小厮将礼物拿了下去,笑着看着他们,“这怎么行,小将军委身来我们蓝府,实属天大的荣幸,还请小将军给蓝某面子,在此玩上一玩!”

长虹开口想要拒绝,却说出了违心的话“那便如此吧。”是啊,他现在不是长虹,是那个长小将军。

小厮领着长虹他们来到了黑侨对面的坐席上,二人坐在各自的席里。

长虹娴熟的倒了一杯酒,拿起来送到嘴边喝下,动作极其好看,不失风度却也不摆架子。让人看了赏心悦目,他那带笑的嘴角,让人看了不禁失了神。但蓝虞她没有失神,因为她不敢看,她对面就是那个公子哥。

“黑侨哥,他们什么来头,怎么我爹那么尊敬他们?”蓝虞依旧低着头,小声的询问旁边的人。

黑侨笑了笑,“那位带着羊脂玉面具的是现在军中赫赫有名的小将军,他不说自己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他生的如何模样,只知道他是长将军的独生子,便都叫他长小将军。”

“那就是倚仗他爹爹的名义而有名的?”

“不,在三年前我们被匈奴围困在滩漠中,那时候的胜败定局也已经定了下来,难以扭转局面。而这位长小将军却领着不到两百的人马从北边支援,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计谋,那五万的匈奴精英大军竟被他杀了大半,那种刀光剑影,他身上都是血,我却从他的笑容中看见了胜利的把握。他的武功极好,胆识过人,计谋高超,那天我们杀出了血路,歼灭了匈奴的五万精兵,还俘虏了一个大将。”黑侨说着,喝了一口酒润喉,又道:“此后他还领着人马,一次又一次的讨伐,从没有败仗,损失也并不太大。他在军营里面成了一个传奇的人物,可是一年前,他不见了踪影,销声匿迹,今日出现,真是有点稀罕!”说罢黑侨瞥了一眼羊脂玉面具的男子,他还曾亲眼见过,他屠了一座匈奴的城……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这么厉害?”蓝虞听得有点入神了,忘了对面的那个公子哥,急忙坐起来看着黑侨,“那为什么他就走了?”

黑侨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丫头,一听这种事情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这个我们也不知道。”

玉盏惊奇的看着猛的抬起头的蓝虞,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小将军,你看看黑侨旁边坐的是谁?”

长虹喝了一口酒,懒得搭理玉盏,却不经意的一瞥,看见了那个熟悉的样子,那个扒了他衣服的女流氓。他“噗”的一口酒喷了出来,呛得不轻,在那儿咳嗽着。

目光聚集到了长虹这儿,蓝老关心的询问,“小将军怎么了?莫不是酒菜不合胃口?”

长虹急忙擦拭嘴角,调整好了状态,轻轻一笑,“无妨,有些呛到,不必在意。”

长虹盯着蓝虞看了好一会,嘴角抽了抽,他没想到这个小流氓竟然是蓝府的人,果然蓝府专门出流氓的啊?这下好了,还出了一个女流氓。

蓝虞感受到了灼灼的目光,便也看去,那双蛊惑人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她,也许是因为小将军久经沙场,这样盯着她看,她有一种自己叛国的感觉,被看的不自在,蓝虞又低下头装着喝酒吃菜的样子。

长虹低头下来喝了一口酒,看她这幅男子的穿着,敢一掷千金,这应该就是江湖赫赫有名的蓝虞了……他真是招谁惹谁了,惹上这么一个瘟神,后天圣上的庆功宴他不得不去,又不能带面具去,万一惹上什么麻烦就不好了这蓝府一定会被邀请的,到时候指不定这个女流氓给他捅出什么秘密来就好玩了,嗯……让他冷静的想一下计策……匈奴的歼灭他都能想到计策了,怎么会治不了这个女流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07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