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阿白吧 关注:1贴子:90
  • 1回复贴,共1

二十 入计甚忆当年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长虹早早便起了床,随便穿了一件白衣便出了茗醉阁,对着老鸨说,“今日我出去,需三日才回来,这期间的客给我推了。”

三天,对于茗醉阁来说是一笔大的损失,但是毕竟他开口了,老鸨也不好阻拦,不敢得罪这个金菩萨。

他将带纱的斗笠带在头上,轻轻的撩起纱,看着前方。好久,没有这样了。

……

玉府

玉盏还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怀里紧紧的抱着一块玉佩。

屋外的小厮吵吵嚷嚷的让他有些心烦。

“小将军您不能进去!”

“滚。”

“小将军您真的不能进去!”

“我让你滚!”

玉盏细细一听,便是那位温润如玉的公子的声音,心情大好,坐起身,“让小将军进来!你们怎敢拦截小将军?”

门外的小厮唯唯诺诺的答应着,长虹便推门而入,取下了头上的斗笠,看着玉盏还慵懒的坐在床上,“赶紧起来。”

“哟,小将军怎么今日光临寒舍?那么大清早的,不会是想通了准备从我了?”玉盏笑容极其欠打,他打了一个哈哈,就这么看着长虹。

长虹将斗笠重重的扔了过去,“滚。”说罢他拍了拍衣裳的灰尘。

玉盏笑容大大的勾起来,将床头的衣裳拿起穿上,对外面的小厮喝道“来人,给小将军更衣!”

话音落毕,约莫数十名女婢走了进来,都低着头,眉眼带羞的走近,恭恭敬敬的福了身子,柔声道“奴婢见过小将军,让奴婢们给小将军更衣!”

又有三四名女奴走了进来,她们手上托着一个个金盘,盘上工工整整的衣服,绣着复杂的纹路,暗纹,祥云纹。

长虹皱着眉头,感觉自己被玉盏摆了一道,“你算好了我一定会答应你去参加?所以你便让人做了这几套服饰?!”

玉盏狡黠的笑了笑,丝毫不介意的看着长虹,将手轻轻松松的搭在长虹的肩膀上面,另一只手指着那些华贵的衣裳,说道,“长虹,我玉盏可是太了解你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可不是只有你才会揣测人心的。这些服饰呢是按着你以前的品味来的,匆匆两三天赶出来也许不会到达你的标准,但是还是可以勉勉强强穿的。”说完,玉盏趁着长虹思考之际,手指悄悄的移至他的发带,轻轻的拉了下来。

头发瞬间落了下来,长虹有些惊愕的看着玉盏,甚至有些恼怒。那些婢女们悄悄的瞥上一眼,不觉红上了耳梢。

“你看,以前的你呢,即使把头发这样子披着,那张脸还是让人不寒而栗,那种眼神可以把人的心抓的死死的,像是压迫的不能呼吸,即使这是一张很绝美的脸。”玉盏笑了笑,“而现在,你的戾气几乎消失的无影无踪,你的性格我不得不说变化了很多,而且是变得更加的能容忍的。可是你即使这样,我也可以看得出,你根本没有变,你只是……”玉盏顿了顿,对视着长虹,“懂得了藏匿?”

长虹的眼底分明的动摇了,他似乎看见了那种尖啸的场面,回忆起刀光剑影的日子。他少有的慌张,拍掉了玉盏的手臂,“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说罢他似乎是调整好了情绪,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样子。

“可是从前的你懂。”

……

“我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我不要穿这些什么!这么花哨!骚!”

“什么叫骚!一个女子家家的穿这种衣服才好看吧!”

“什么狗屁道理,上面那么多什么绣花的!那么骚气我才不要穿!我就要穿我自己的这件!”

“我说你是不是一个奇葩啊,去皇帝的庆功宴你一个女子穿男子的行头,你懂不懂奇怪!”

蓝虞坐在椅子上,理也不理月清,头偏过一遍看着窗外的风景。而月清却一脸为难的看着蓝虞,“你是一个女子!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蓝虞不屑的轻哼一声,转过头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月清,秀气的眉毛皱在一起。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愤恨的看着月清,“我这个叫做英姿飒爽你懂不懂?反正我不穿,要穿你就自己穿着去吧!骚死了!”

“蓝虞!”蓝老愤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愤怒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蓝虞。

刚刚还大爷样子的蓝虞一看到大爷的大爷来了,吓的急忙放下二郎腿,走到蓝老的身旁摆出一脸乖乖的样子,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气势,“爹,你怎么来了?你直接让我过去就好了吧还过来干什么?”

“不过来?不过来看你都跳成什么样子!你看看人家月清说得对,你一点女子的样子都没有!摆的那种样子你当你是什么大爷?”蓝老生气的看着他,“月清,叫人给她换上这件衣服,如果她还闹,我给你权力打她!”

蓝虞悲惨的嚎叫了一声,委屈的看着蓝老,“爹,你在和我开什么玩笑?!”

“爹!爹!你别走啊!爹!”

月清抱着那件衣服慢悠悠的走到蓝虞的面前,一脸得意的笑容看着蓝虞,“最后你还不得乖乖的穿上?”

蓝虞瞪了月清一眼,月清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一脸无害的看着蓝虞。

“穿上这种衣服我依旧大爷!”蓝虞恨恨的喊了一声。

月清偷偷的笑了笑,恐怕你想大爷也大爷不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07 22:12
    入计甚忆当年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07 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