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2,794贴子:262,068

[酒茨]大江山鬼王的天堂与地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茨木童子,罗生门之鬼。我有一个堵上性命也要追随的挚友,可是最近我发现……我把他当挚友他却想干我!

我是青行灯,我有一千零一个睡前小故事。括弧: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14 12:30
    “本大爷的大江山,今天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小妖怪扎堆乱跑乱叫,莹草一路追着大妖怪叮叮叮,大天狗依旧缠着那只想不起自己何时踢到铁板的狐狸精缠的不亦乐乎。

    “从前这些事,都是你管着。只要本大爷想,本大爷这个鬼王管的也不比你差。”

    “呐,对吧,茨木童子。”

    鬼葫芦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掩盖住大江山所向披靡的红发鬼王细不可闻的自言自语。

    “茨木童子……本大爷最近很闲,要不要来打一架啊。”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缠着本大爷打架吗?”

    张扬的眼神里带起空茫,大江山的风吹在脸上格外的冷,他的背后……空无一人。

    茨木童子的罗生门之鬼这个名号不是白叫的,道上的小妖怕极了他那只爪子,一个个在他面前乖顺得跟兔子似的,有他在的大江山,必须是一个和谐的大家庭啊有木有。

    可是最近茨木童子不在大江山,就连鬼王的酒葫芦都镇压不住小妖怪们浪荡的心。

    我们要奋起,我们要反抗!

    大天狗对此视而不见,扯着被强抢上山的良家狐崽就是一通搓揉,莹草坐在他身边,对远处的红发鬼王投去同情的眼神。

    今天是茨木回老家的第三天,整个大江山空前的热闹,小妖怪们开了酒会,偷喝地窖里专门给酒吞埋下的好酒。

    那是茨木给他埋的。

    眼里的飙风,骤起。

    酒葫芦呸呸呸了很久,大江山总算安静下来,鬼王一身煞气的瞪着小妖怪们,将后者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这一天,小妖怪们终于回想起,多年前被酒葫芦爆打的恐惧。

    “谁准你们偷喝本大爷的酒的?”

    掀开了盖子的酒坛子,飘出一股醉人的味道,三月里的桃花开的很艳,茨木去打劫了隔壁山头的桃花妖,才得了那么一些,酿成这一壶酒。

    现在居然被偷喝了,他都没尝上一口。

    “可是大王,您从来就不喝茨木大人酿的酒。”

    灯笼鬼咧着开了一道长长口子的嘴,突然有些气愤的开口。

    “与其放着浪费,还不如赐予我们。”

    “这可是茨木大人花了好些精力酿的……”

    天邪鬼青细声细气的接下了灯笼火的话,对于这个不管事的鬼王,她更喜欢茨木大人和大天狗大人多一些。

    自从遇见鬼女红叶之后,鬼王清醒的时间还不如醉酒的时间多,若不是茨木大人苦苦硬撑,他们大江山早就被隔壁山头给强占了。

    “那也是给本大爷的,本大爷想怎样就怎样,轮不到你们来过问。”

    桃花酿的香味钻进鼻腔,想起百多年不曾离开他半步的茨木,酒吞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浅红色的桃花酿,被埋了好些年,透露出最好的色泽。

    像极了那个人的眼睛。

    茨木童子,你再不回来,本大爷就不和你打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14 12:30
      茨木童子离开的第四天,从醉酒中醒来的鬼王没有等来他的醒酒汤,出奇的暴躁。
      这桃花酿,比他葫芦里的酒还要醉人。
      姑获鸟拉着座敷远远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只留下一群大小妖怪承受鬼王的怒火。
      觉拿着她的棍棒,对酒吞童子做了个鬼脸。
      “什么大江山的鬼王,不过是个没有茨木童子就发脾气的烂酒鬼。”
      她加入大江山的时间很晚,听多了前辈们夸赞酒吞童子如何如何厉害,可是一次都不曾见过他出手。
      靠着茨木童子耀武扬威的烂酒鬼罢了。
      擅长搞事的觉不将酒吞童子放在眼里,扬言要去寻找茨木童子,那才是她看得上要的追随对象。
      那模样,和当年的茨木,没什么两样。
      最后觉成功的激怒了本就脾气不小的酒吞,被莹草扛了回去。
      莹草瘦弱的小身板扛着觉,有一种浓浓的违和感。
      “我们的鬼王终于精神起来了呢。”
      捏着狐崽软乎乎的小爪子,大天狗坐在走廊上,享受着暖暖的阳光。
      狐崽被他抱在怀里,被摸得舒服的打着小呼噜,时不时哼唧一声,已然习惯了这种被人抱在怀里的日子。
      他梦到了过去,还没有遇到这只神烦的大天狗的时候。
      日常调戏萌妹子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夜叉试图甩掉身后紧跟着的青坊主出去浪,出门的时候正巧碰见酒吞,不怕死的说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醉死在酒里了。”
      “想打架吗?”
      冷不丁的问出这句话,夜叉都愣了一下。
      “你以为你是茨木吗?到处找人打架?我们的大江山鬼王不醉生梦死温柔乡,想着那名叫红叶的女鬼,突然抢起别人的戏份来,这是喝了假酒了?我可没时间陪你玩……”
      论猖狂,夜叉是绝对不输于酒吞的。
      两个妖怪活了几百年谁都没怕过,不过夜叉可不屑于和醉鬼计较。
      “茨木经常来找你打架吗?”
      酒吞的脸色突然很不好看,原来那个家伙并不只是缠着他。
      “你是小孩子吗?他来找我打架关你什么事,茨木当你是挚友又不是嫁给你了,你管这么多干嘛?”
      提到这事夜叉就来气,阿青对他和茨木打架这事的反应和酒吞一摸一样,事后他免不得又爬不起来床。
      “再说了,也没人规定茨木要一直围着你转啊,哪天茨木高兴了,去找另一个追随者也不是不可能,我就奇怪……你怎么就那么有持无恐呢。”
      哪有凉不透的心啊。
      “不可能的。”
      夜叉敏锐的发展自己面前的酒吞变得很可怕,红发的鬼王背着自己的鬼葫芦,露出熟悉的张狂笑容。
      “本大爷是最强的妖怪,茨木怎么可能追随别的妖怪,那些不入流的二流妖怪,还不够我的鬼葫芦酿成一壶酒的。”
      吸收了无数妖怪妖里的鬼葫芦配合着主人的话,张开嘴,露出一口狰狞的牙。
      如果有,就杀掉。
      “是吗?我记得你不是很烦他,巴不得他离你远远的才是?”
      夜叉说着风凉话,看到从玄关走出来的青坊主,暗道今天恐怕是没法出去浪了,给酒吞在心里狠狠的记了一笔账。
      “本……本大爷是很烦他的,可是既然是本大爷的追随者,看在他那么忠心的份上,自然要过问。”
      他自认是个讲义气的好鬼王,茨木童子那个家伙叫了他几百年挚友,他不管不顾,可会让大江山众多妖怪寒心的。
      何况他早就习惯了那个家伙,哪来的烦不烦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14 13:37
        哇哦~新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14 14:39
          副cp竟然有青夜?厉害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14 15:27
            茨木童子离开的第六天,大江山的鬼王把附近大大小小的妖怪都揍了一遍,直到确定没有人敢闹事才收手。
            鬼葫芦吸收了庞大的妖力,满满的溢了出来,酒吞喝了一口,觉得有些微苦。
            茨木童子的桃花酿,太甜了些。
            地窖里满满的摆了一排酒坛子,浓浓的香味扑面而来,负责看守地窖小妖怪只有巴掌大小,从桌子上跳起来朝酒吞走过去。
            “给我找一坛最好的酒。”
            木桌上微的烛火鲜亮偌大的地窖,空荡得让人觉得可怕,酒吞的脸色冰冷,一口一口的咽下透明的冰冷液体。
            大江山的鬼王又醉了。
            众人早已习惯了带着一身酒气的酒吞童子,只是这一次或许不一样。
            红叶来了。
            那个沉迷于晴明而走上堕落的女鬼,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冷艳不可方物。
            “我来找茨木。”
            “茨木有什么好找的,本大爷不比他好多了?”
            微醺的酒吞说起话来毫不含糊,对于红叶,酒吞的感情复杂。
            比起喜欢,更多的是不甘心而已,他酒吞童子也有被女人拒绝的一天。
            “我只是来偿还欠下的人情,如果茨木不在,我就先告辞了。”
            茨木会帮他,多少有酒吞的原因在里面。
            黑晴明如今天天防着源博雅翘他的墙角,没有时间管她,她终于有了解开咒术的机会,却发现吸引她的并非是咒术,而是真正的对那个人动过心。
            奈何桥下的忘情水,孟婆的汤,总是意外的好用。
            “你这么着急见茨木,倒是和你当年迷恋安倍晴明的样子有点像,难不成是喜欢上茨木了?”
            鬼葫芦里的酒晃晃悠悠的,红叶不明白为什么酒吞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不过……
            绝美的女鬼突然笑起来,她想到了什么。
            折腾了几百年,这傻逼总该开窍了。
            “为什么不可以呢?茨木童子大人不计前嫌的帮助奴家逃脱了黑晴明的咒术,做的可比酒吞大人扬言奴家是你的女人的时候多。”
            她可丝毫不觉得,酒吞有对自己上过一点点心,反倒是茨木,为了友人的幸福做了许多。
            想想,就好心疼那个傻的不得了的家伙。
            “切,虚荣的女人罢了。”
            透体而出的杀气不是假的,这样下去,自己会被杀掉。
            红叶暗自心惊,因为承受不了这灭顶的威压而脸色苍白。
            “酒吞童子大人,茨木童子大人回来了。”
            雪女推开门,脸上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如同上万年不曾褪去冷意的冰山,她看了红叶一眼,让出门扉给红叶。
            送客之意,简直不要太明显。
            而另一边,酒吞已经端出来他的酒葫芦,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等着那个人像往常一样朝他走过来。
            无论前方有什么,他都会朝他走过来。
            “挚友,我回来了。丹波山的小妖怪们,热情得很,就多住了几天,这几天,我可是万分想念挚友你伟岸的身姿和强大的力量啊。”
            那血一般红艳的长发,是择人而噬的妖治,衬着他原本清俊的面容邪肆起来,越发的吸引人。
            酒吞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口干舌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14 17:27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1-14 17:47
                茨木童子回来了,大江山又恢复了天天修理建筑物的日子。
                明明打不过酒吞童子,还要上赶着找虐。
                今天依旧遍体凌伤的茨木被莹草熟练的抬回去,觉跟在茨木身边,用冒着星星的眼神看着酒吞。
                拂去嘴边的血丝,酒吞咽下一口蕴含着妖力的酒,感受着身体内翻腾的疼痛逐渐消失,泯紧了唇。
                这家伙,越来越厉害了。
                自从回老家吸收了以前留下的妖力,变得比以前更强大了之后,茨木就跟打了鸡血一般天天找他打架,那架势比起以前还要疯狂。
                虽然一直是不要命的打法。
                大概是因为新换下来的轻甲份量太轻,压不住他的精力。
                鸦天狗背着一个方方的小盒子,在起飞之前被顶头上司揪住,看着大天狗越发和善的笑容,不知为何一阵发毛。
                “哦?茨木又让你送东西过去。这都好几次了,他以前可没这么细心过,莫不是什么漂亮的姑娘。”
                他的声音温柔得很,听得窝在他膝盖上的狐崽差点脚下打滑。
                每次这家伙想办法折腾自己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样的语气。
                “的确是……是位很漂亮的女妖。”
                鸦天狗突然觉得背后泛起寒意,转过头去,他家鬼王拎着酒葫芦,带着那张狂的笑与迫人的气势,低下头逼视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鸦天狗。
                “哦,是多漂亮的女妖,本大爷很好奇啊,有红叶那么漂亮吗?”
                他的眼睛里,真的有好奇的神色吗?明明……全都是暴躁的杀意。
                听说,女鬼红叶在回家的的路上,被人给划花了脸。
                冷汗,突然从额头上冒出来,滴落在地。
                “比鬼女红叶,还要漂亮。我见过两次,是住在丹波山湖中的水妖,茨木童子大人让我送的这些东西,是用来做衣服的。”
                想来茨木身上那件轻甲,就是这个水妖的手笔了。
                的确是……十分精致。
                想到茨木炫耀一般的表情,手上抓着鸦天狗的手不自觉的用力,直到大天狗一脚把他踢开。
                “可不能随便欺负我们天狗一族。”
                他示意鸦天狗出去,抱起狐崽,将他放到走廊上,告诫他不要走远,转过身合上门看着坐在地上的酒吞。
                低着头,看不清楚他是什么表情。
                “红叶的脸,是你做的吧?为什么。”
                他借助在这大江山,总得为大江山出点力才行。如果自己再不给酒吞提个醒,这只妖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
                今天是红叶,明天恐怕就是那个水妖了。
                “看不顺眼就毁掉。我做事还需要理由吗?”
                随意的靠着鬼葫芦,他对于红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真正的不在意。
                传闻那个深爱鬼女红叶的酒吞,实际上只不过是众人口耳相传之下夸大的措辞。
                他酒吞童子,怎么可能爱上什么人。
                还是一个水性杨花,引诱了他之后又将主意打到茨木身上的女鬼。
                那种女人,毁掉脸给她留条命已经是他手下留情了。
                “明明杀掉就可以了,是怕茨木知道吗?”
                薄唇毫不留情的吐出似乎很可笑的句子,酒吞也顺应他的话笑了。
                “笑话,本大爷做事什么时候会考虑别人怎么想。茨木童子……不过是我的追随者罢了,我想做什么,他都是一百个赞同的,他能有什么意见?”
                大天狗被酒吞理所当然的话梗住了,差点上去又给他一脚。
                茨木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才会蠢到追随你这么个不开窍的蠢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14 18:1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1-14 20:1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1-14 20:45
                      楼主求更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14 20:46
                        酒吞童子是位合格的领导者,他有最为强大的力量,和绝对冷静的头脑。
                        如果他不喝醉的话。
                        自从他一时兴起把周围的山头都打了个遍之后,大江山周围方圆几里的妖怪都老实的不能再老实,就连最爱闹腾的山兔,都吓得不敢出门,生怕遇上那位杀气腾腾的煞神。
                        可是这年头,连躲在家里都不安全。
                        “茨木呢?”
                        守门的灯笼鬼被下手毫无轻重的酒吞捏在手里,灯笼里火偏斜过去,差点把自己给烧了。
                        “茨木大人往河边的方向去了。”
                        一大早的,这位鬼王的脾气怎么那么暴躁!他一个守门的小妖怪容易吗?两个大佬闹别扭他却要夹在中间受罪。
                        以前是茨木童子大人一大早揪着他问酒吞童子大人去哪了,现在反过来,受罪的还是他。
                        茨木这些日子可谓是过的饱满而充实,挚友一反常态的主动找他打架,想想心情就好。
                        心情一好,给挚友找材料做新衣服就更有劲了。椒图被强行买走了最大的一颗珍珠,捂着手里的银子痛不欲生。
                        你有钱也不能打劫啊!
                        “挚友,你怎么来了?是来找我的吗?”
                        琥珀色的眸子亮起某种光,里头蕴藏着的炙热感情,盯得人头脑发热。
                        拳头大小的珍珠被捏在手里,吸收了自己原本留在丹波山的眼里,茨木的鬼手化成了正常的样子,指节修长,骨节分明,很是好看。
                        “本大爷不过是出来走走,不是来找你的。”
                        站在河岸上的酒吞叉着腰,张扬的红发即使被绑起来也带着浓浓的蓬勃气息。
                        茨木一直觉得,他的挚友,如同太阳一样。
                        明亮的,炙热的,拥有着烧毁整个世界的力量。
                        他很懂凤凰火想要追随凤凰的脚步,期待自己燃烧殆尽的心情。
                        他于酒吞,亦是如此。
                        这是他要交付身与心,交付生命与忠诚的男人,一想到自己会被这样的强大妖怪所支配,就觉得非常的……兴奋。
                        “挚友,今天太阳这么好,我们来打架吧!”
                        茨木小朋友欢快的举起手,手上骤然亮起黑红的能量球,站在旁边就能感受到浓重的压迫感。
                        椒图闭上自己的壳,咕咚一声滚进了河里。
                        酒吞一个鬼葫芦丢过去,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他被拒绝了。
                        捧着鬼葫芦,茨木把珍珠放进袋子里,在继续寻找做衣服的材料和跟着酒吞走这两个艰难的选择里纠结着。
                        “愣着干什么,过来陪我喝酒。”
                        酒吞感觉到他没有跟上来,转头就看见他一脸为难的站在那里,不由的火大。
                        跟他走很难吗?有必要露出这种为难的表情?
                        都跟了几百年了,现在为难还有用吗?
                        没有用了。
                        抬起下巴,身高上本就存在优势的酒吞高傲的看着茨木,用命令的语气叫他跟上。
                        茨木抱着鬼葫芦上前一步,突然凑到酒吞耳边说到。
                        “挚友,你脸上有根狐狸毛。”
                        耳边突然一热,酒吞就这么傻傻的看着茨木突然放大的脸,脸上还粘着一根狐狸毛。
                        他今天早上被大天狗糊了一巴掌,大天狗和那只狐狸崽子不清不楚的,身上带毛很正常。
                        可是,居然害他在茨木面前丢脸。
                        这就是很大的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14 21: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1-14 22:06
                            dd,随便刷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14 22:1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1-14 22:35
                                茨木是真的醉了。
                                鬼葫芦里的酒,只要他想,一杯就能让他睡上三天三夜。
                                他靠着老树,茨木趴在他的膝盖上,茨木说今天太阳真好,吾友我们来打一架吧。
                                他以前总是觉得这个烦人的家伙早点死了才好,可是现在……
                                本大爷为什么就不能拒绝他的提议啊该死!
                                他有一种把身边人丢出去的冲动,可是他没有。
                                酒吞记得以前和茨木说过,能填满他空虚与寂寞的不是他茨木童子。
                                直到他感觉到比红叶拒绝他时还要可怕的孤寂。
                                茨木会离开,从未产生过的想法,在大脑里叫嚣着,让他变得可怕。
                                啊……这个满脑子只会打架的家伙最好的一点就是什么都察觉不到。
                                大江山的鬼王可没有让别人取笑他离不得人的打算。
                                像个稚气未脱的小鬼。
                                红发蜿蜒而下,落进微微敞开的领口,茨木翻了个身,眼看着脑袋就要从他腿上掉下去。
                                一只手托住他的脑袋,将他的脑袋捞起来重新放在腿上。酒吞咽下一口酒,暗道自己越来越不像话。
                                这样下去,追随者会离开他的。
                                当一个大妖怪,失去了威严与距离感。不再高高在上,不再是他心目中的神,他的追随者,会离开他的。
                                大江山的鬼王,其实也惶恐过。
                                酒吞的目光从他的发,移到他的眉眼。睡着的的时候,安安静静倒是可爱。
                                沾了酒水的唇变得水润润的,一根手指在上头摩挲,很快就变成艳红的色泽。
                                水妖吗?
                                红发鬼王目光凶狠,他酒吞童子,可不会让别人抢走属于他的东西。
                                这是他的追随者。
                                他一个人的。
                                “记住你说过的话,茨木童子。”
                                意味不明的语气,突然冷淡的眼神,都说明他的心情不算好。
                                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酒吞的两根手指下意识的戳进茨木的唇瓣里头,撬开牙齿,轻轻搅动着,玩弄里头柔软的舌头。
                                温润的触感,非常之好。
                                酒吞愣了一下,惊醒一般的抽出手指,瞪大眼睛看着一缕银丝顺着他的动作被拉长,断裂。
                                名叫理智的玄,也啪的一声,断了。
                                唇上的触感柔软而濡湿,带着淡淡的酒香,酒吞感受着狂跳不已仿佛要离开胸腔自立门户的心脏,强迫自己把舌头收回来,大脑空白。
                                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会……亲吻茨木?
                                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姑获鸟从天上掉下来,直直的掉在他面前。
                                茨木被吵醒了,他看着半个身子趴在自己身上的挚友,醉眼蒙蒙的发问。
                                “吾友,你为何趴在我身上?”
                                “本大爷醉了。”
                                “哦……”
                                姑获鸟到底看到了什么?
                                就连茨木自己,也觉得很好奇。
                                自从那天喝醉之后,茨木一直觉得姑获鸟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的,难不成……是看上自己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15 00:0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1-15 00:22
                                    开车,开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15 00:38
                                      茨木把姑获鸟可能看上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挚友,并且委婉的表示自己一心追求与挚友打打架升升级的日子,并没有找对象的打算。
                                      他应该如何拒绝暗恋自己的姑娘?
                                      他得到了酒吞一脸古怪的表情,以及突然被呛得说不出话的反应。
                                      “咳……姑获鸟可能只是在观察你适不适合当她的崽,你不要想太多了。”
                                      茨木点头,既然挚友这样说,那肯定就是这样了。
                                      酒吞现在无比庆幸茨木对他的信任,要不然他就该直接找姑获鸟问个清楚了。
                                      到时候,茨木就知道自己亲他的事了……
                                      解决了心里头的疑惑,茨木刚想夸赞酒吞一句不愧是吾友,突然发现酒吞的脸红得不正常。
                                      “吾友,你的脸这么红,可是身体有恙?”
                                      妖怪是不会生病的,特别是像酒吞童子这样强大的妖怪,可是一旦生病,就是九死一生。
                                      琥珀色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忧的神色,伸出手去摸他的脸,然后被酒吞忍无可忍的踹了一脚。
                                      “你给本大爷滚出去!还不是因为你……”
                                      后半句说的很轻,茨木没有听清,他躲过酒吞并没有用多少力气的脚,站起来,笑得很是开怀。
                                      “既然吾友还有力气与我打架,那就是没什么大碍了。来吧,酒吞童子,随我去庭院好好打一场!”
                                      说话间那张诱人的薄唇开开合合的,酒吞忍不住去回想他的味道,眼神开始迷茫起来。
                                      “本大爷让你滚啊啊啊!”
                                      又一次被赶出来的茨木习以为常的转过身,轻快的走出了院子。
                                      给挚友准备的新衣服还差点材料,他可要多努力一下才行。
                                      茨木走了。
                                      茨木又去给那个水妖寻找心仪的礼物去了。
                                      房门从里面被打开,院子里空空荡荡的。阳光照在走廊上,红发的鬼王站在门口,世界孤寂得如同只剩下他一个。
                                      “呵……”
                                      谁的冷笑,消散在空气里。
                                      “本大爷……才不稀罕。”
                                      “要滚就滚远点,不要再回来,要不然……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说什么……永远的,荒唐可笑。”
                                      茨木回来就被酒吞的鬼葫芦莫名其妙的呸呸呸了一头一脸,幸好水妖做的衣服结实又水火不侵,不然现在可狼狈得很。
                                      “可是我惹挚友不开心了?”
                                      茨木看着酒吞,懊恼挚友刚从失恋的情绪里走出来,自己居然惹他不开心了。
                                      可是他什么也没做啊。
                                      甚至最近忙着给酒吞的新衣服找材料,都没有时间缠着他,清净不少的挚友,怎么又不高兴了?
                                      “啊。就是突然看你不爽。”
                                      酒吞拎着鬼葫芦,越看茨木身上的衣服越觉得刺眼。
                                      鬼葫芦竟然没有把它咬破!
                                      “那我们来打一架吧,只有挚友你开心,我不还手都没关系。”
                                      茨木说的煞有其事,他真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是打架狂,只要赢了就会高兴吗?
                                      还把放水说的那么理直气壮,说的好像本大爷打不过他是的。
                                      见酒吞不为所动,茨木想到了临走之前水妖对他说的话。
                                      “那要不……我亲你一下?”
                                      酒吞只觉得脑袋里咚的一声,再次空白。
                                      茨木是不是知道了……
                                      他一定知道了……
                                      他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这小子……喜欢本大爷?
                                      酒吞晕晕乎乎的,摸着脸上被茨木亲过的地方,再一次把人赶出门外。
                                      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因着这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而狂跳不已。
                                      他突然想起大天狗说那只狐狸精话。
                                      那个妖精,到处勾引人还不自知!
                                      茨木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他直的不能再直。
                                      可是酒吞他啊,朝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快的弯了。
                                      允悲。
                                      这样下去,酒吞早晚得疯。
                                      青行灯大姐姐翘着她漂亮的大长腿,对姑获鸟说的煞有其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15 00:59
                                        深夜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5 01:19
                                          同上,深夜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15 01:39
                                            突然兴奋.jp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1-15 02: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1-15 02:41
                                                加油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15 07:3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1-15 09:02
                                                    加油,顺手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15 09:43
                                                      草长莺飞的三月,今年天气这么好,隔壁山头的桃花想必开的很不错吧?
                                                      又到了去隔壁山头打劫…… 讨要桃花给挚友酿酒的日子了。
                                                      隔壁山头住着的几个姑娘那么凶,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妖刀姬扛着她的四十米长刀坐在通往山顶必经的小路上,她旁边的青行灯翘着腿坐在灯笼棍上,见茨木一来,笑得很是开心。
                                                      每年春天必然会来一趟的茨木,已经是被她们列入黑名单的人物。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家伙来一趟,桃花妖就得秃好长一段时间。
                                                      山顶上遮天蔽日的樱桃二树,是桃花妖与樱花妖的本体,可怜的桃花妖,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被茨木撸秃一次。
                                                      青行灯看着好戏,妖刀姬却看不下去了。怎么说她们两也是赫赫有名的ssr级别的大妖怪,在她们庇护下的樱桃两妖,若是被茨木给欺负了,可就说不过去了。
                                                      “你想知道姑获鸟看到了什么吗?”
                                                      青行灯突然凑过来,左眼写着阴,右眼写着谋。
                                                      “与我何干?我是来为挚友的酒讨要桃花的,要完我就走,不想听你讲故事。”
                                                      不过到底是讨要,还是打劫,就不知道了。
                                                      “不要那么冷淡嘛,是关于你的呢。”
                                                      “我一点也不想做她的崽。”
                                                      他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大妖怪,可没有被姑获鸟当崽养的兴趣,恋子癖是这种病,得治。
                                                      “是吗?亏的姑获鸟还特意过来像我求助,不过我看你这样子,事情倒是没我想的那么严重吗?”
                                                      茨木露出不解的表情,他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青行灯怎么说的好像他死到临头了一样?
                                                      耿直的大妖怪茨木童子决定不去理会青行灯的胡言乱语,他和妖刀姬打了一架,顺利的再一次撸秃了桃花妖的树枝,回到了大江山。
                                                      “茨木童子大人……救命啊!!!”
                                                      还没有踏进院子,一坨绿色的小东西窜了出来,死死的抱紧他的腿。
                                                      茨木定睛一看,那绿油油的脑袋,可不就是生活在丹江山附近河里的河童吗?
                                                      酒吞收回鬼葫芦,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把,横躺在走廊上,端着他的酒碗,用你干什么去了的不耐烦的眼神盯着茨木。
                                                      “怎么了?”
                                                      把河童从腿上撕下来举在眼前,茨木问道。
                                                      河童战战兢兢的打着抖,背后发凉,他想起酒吞刚才阴郁的眼神,咽下一口口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我没事,茨木……童子大人……”
                                                      “是吗?”茨木看他那副样子,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想通了。
                                                      他的挚友是为数不多的大妖怪,就连他都为他的力量而倾倒,小妖怪见了自然会害怕的。
                                                      “是的,我没事……对,我没事…… ”
                                                      河童已经开始语无伦次,许久才从自己身后拿出个包裹。
                                                      “对了……这是水妖拖我带给你的。”
                                                      身后的人投来视线,河童感觉到了,觉得头皮都快炸裂了。
                                                      “是吗?这么快就做好了?”
                                                      茨木摸着那一包东西,眼里的高兴显而易见,他原本以为还要在等一段时间,没想到挚友的新衣服这么快就做好了。
                                                      “是啊,水妖好几个晚上没睡,可算把茨木大人要的东西弄好了。”
                                                      酒吞在后头听着,一股邪火就上来了。
                                                      还好几个晚上没睡,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
                                                      他果然就不该听大天狗的不去理会那只让他生厌的水妖,酒吞大爷活了还几百年,还没做过这种看人不爽却要忍着的事。
                                                      他就是看那个水妖不顺眼,就算没见过,也能想到是那种轻浮浪荡的女子。
                                                      茨木和他一样,是ssr级别的大妖怪,怎么可以自降身价和一个小妖怪在一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15 10:03
                                                        “本大爷不允许。”
                                                        “挚友你说什么?”提着河童,茨木抬头看着突然站起来的酒吞,鬼葫芦龇牙咧嘴的蠢蠢欲动。
                                                        “本大爷不允许你和那种小妖怪在一起。”
                                                        恩?茨木愣了一下,看看手里的河童,恍然大悟。
                                                        “那是自然,能站在我茨木童子身边的挚友,只有酒吞童子你一人而已,像河童这种小妖怪,怎么能和挚友你比呢!”
                                                        挚友终于正视起他们之间的友情了吗?好开心,他要和挚友打一架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
                                                        酒吞:……
                                                        我能揍他吗?
                                                        说揍就揍!
                                                        最后的结果是河童被吓跑了,留下茨木和酒吞在院子里打得天昏地黑。
                                                        地狱鬼手从地底下钻出来,狠狠的把人扯下去,酒吞的鬼葫芦却突然脱手,砸到地上。
                                                        “吾友,你怎么了?”
                                                        茨木皱起眉,他的挚友今日为何如此不济?
                                                        “你……”
                                                        酒吞指着茨木大开的衣襟,因为动作太大,已经露出了好大一片紧实有力的胸肌。
                                                        莫名其妙的口干舌燥,脑袋发懵。失去了专注力的酒吞一个不甚被地狱鬼手抓了下来,始作俑者居然还问他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自己怎么了!还不是你衣服乱七八糟的……害我分神。
                                                        “你的衣服!”
                                                        酒吞已经在怒吼了,穿成这样勾引谁呢?院子里连个母虫子都没有!
                                                        “衣服?”
                                                        茨木低头,看着身上繁琐的和服,很是认同的点点头。
                                                        “穿着衣服的确是束手束脚施展不开,还是挚友想的周到,我这就脱了,才能打得尽兴。”
                                                        他开始脱衣服。
                                                        繁重的单衣和外袍一件一件从身上剥离,绣着精致花纹的衣袍被随意的丢弃在一边,露出欣长而有力的身材。
                                                        这是一具男人的身体,和女人不一样,茨木的身体肌肉紧致,腰腹有力,充满了无穷的爆发力。
                                                        每一处的线条都恰到好处,散发出一种惊心动魄的诱惑,让人疯狂的产生想要触碰的欲望。
                                                        砰的一声,里衣已经脱到一半的茨木被关在门外,里头传来酒吞沉闷的声音。
                                                        “本大爷今天不想打了,你走吧。”
                                                        茨木扯着半褪下去的衣服,看着紧闭的房门,眼里闪过失望。
                                                        还以为今天能好好的打一场呢,难得酒吞这么主动。
                                                        衣服也没有给他。
                                                        不过友人既然累了,他就明天再来吧。
                                                        素来不将酒吞的抗拒当回事的茨木把衣服捡起来穿上,没有找到河童,便提起他带来的包裹回了房间。
                                                        他没有发现,友人嘶哑的喉咙,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多大的压抑。
                                                        他……想要去触碰茨木。
                                                        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房间的门被拉开一条小缝,院子里的人已经回房间了,酒吞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茨木有的他都有,他在不好意思个什么劲?
                                                        明明当事人那么淡定,他反应这么大,真是丢脸!
                                                        他酒吞童子活了几百年怕过什么啊!
                                                        不就是茨木赤身裸体的样子嘛……
                                                        他又不是没见过……
                                                        又不是……
                                                        有什么东西顺着嘴唇留下来,酒吞摸了一下,一手的血红。
                                                        妖怪……也有人类的上火一说吗?
                                                        他果然是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15 11:3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1-15 11:51
                                                            “吾友……”
                                                            茨木伸手打算和酒吞打招呼,后者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虽说友人向来对他冷淡,但他怎么觉得友人最近在躲着他?
                                                            摸摸脸,茨木有些奇怪的往前走。
                                                            酒吞转过头,发现茨木没有像往常一样追上来,脸色微僵。
                                                            追随者……要离开他了吗?
                                                            心一颤,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看着已经到了转角处毫不留念消失不见的人,捏紧了拳头。
                                                            茨木……
                                                            总是会追上来的。
                                                            可是他如今,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今天的大江山和往常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妖怪们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无论外界怎么变,他们都不会变的。
                                                            酒吞以为,茨木也一样,他已经在自己身边呆了几百年了。
                                                            几百年,就算对妖怪来说,也是十分漫长的一段时光。
                                                            他的时间,是不是,已经被用光了?
                                                            老旧翻修了无数次的和屋一年比一年精致宽阔,院子里的花开了又谢,小妖怪们逐渐修炼出了人型,围在大江山的鬼王身边欢欣鼓舞的准备百鬼夜行。
                                                            他们以跟随酒吞为荣。
                                                            茨木在他身后,跟了几百年,站在自己一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用他炙热的能将人灼伤的眼神注视着他。
                                                            这双眼,在多年之后,是否会用同样的眼神,注视着另一个强大的大妖怪吗?
                                                            鬼葫芦蠢蠢欲动,酒碗里的酒液撒出来,沾湿了一大片地板。
                                                            “大天狗让小生给你带句话。”
                                                            狐狸模样的妖怪不怕死的踹了他一脚,酒吞低头,小腿高的狐崽拿着扇子,穿着精致的和服,用他那双细长的狐狸眼盯着他。
                                                            “你要是再不做点什么,茨木就要离开你了。西方有一只强大的妖怪,不输于你。如果茨木遇到他……”
                                                            接下来的话,不说酒吞自己也清楚。
                                                            茨木拜服于他强大的力量,而非酒吞童子本身。
                                                            如若他遇见更加强大的妖怪,说不定会二话不说的甩了他这个几百年对他都冷冷淡淡的挚友。
                                                            毕竟,自己对他也不算好。
                                                            一想到那火热的琥珀色眸子会将曾经给予他的眼神投注到另一人身上,他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夜叉当时问过他同样的问题。
                                                            他回答的是什么。
                                                            杀掉就好了。
                                                            “你去哪里?”
                                                            狐崽看着茨木突然站起来,一身杀气,头也不回的往外走,整个狐都不好了。
                                                            大天狗让他带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本大爷去找西方那个强大的妖怪,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有那么厉害。”
                                                            大江山的鬼王一如既往的笑得猖狂,谁也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杀掉大妖怪而已,他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酒吞童子手底下死过不少妖怪,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好几百只。
                                                            每次,茨木都会在旁边夸他。
                                                            他的挚友,是最厉害的妖怪。能跟随挚友,真是莫大的荣幸。挚友强大的样子,真是看一辈子都不觉得够。
                                                            那你就,看一辈子吧。
                                                            不会有妖怪比本大爷还强,不会有妖怪,能把你从本大爷身边抢走。
                                                            语言是有魔力的东西,特别是日复一日无休止的夸赞,最为害人。
                                                            可是茨木他,不知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15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