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胥引吧 关注:232,574贴子:5,382,111

【原创】浮生未歇「双重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
二楼作者大大
很早就想过写一个宋凝的番外,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继续下去。高二党趁着寒假写个番外弥补一下自己的脑洞。不喜勿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1-14 16:44
    「①」
    头疼。
    这是宋凝有意识的第一个想法。
    她只记着,昨天沈岸战死,而自己已经有了身孕。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小姑娘忽然出现,和自己说,这是幻境,说现实中的沈岸不爱自己,并且让自己和她回去。小姑娘说,自己若是不和她回去,就会死去。可自己并没有同意。然后自己忽然觉得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宋凝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素雅到不像是女孩子的闺房。这里,是自己的闺房……可是自己不应该已经死了么?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房门忽然被吱呀一声打开,进来的却是十六七岁模样的侍茶。像是没有料到?宋凝醒了,侍茶颇为惊喜的小跑过来,将手中药放在凳子上,转手扶起来宋凝道:“小姐你醒了呀,怎么不叫侍茶进来?”
    宋凝随着侍茶的手坐起来,仍旧有些反应不过来问道:“我为什么躺在这里? ”侍茶好脾气笑笑,将药端了过去喂宋凝喝着:“小姐怎么忘了?前些日子小姐染了风寒,断断续续总是没好,昨个又忽然发热了起来。少爷找了宫里的御医来,到底是宫里的御医。今天小姐便醒了,还退了热。”
    宋凝顺从的喝着苦涩的药。是了,记着自己十六岁及笄的宴会上被一个冒冒失失的丫鬟把酒水洒在了身上。再加着晚上有些风,回去自己便惹了风寒……自己,这是回到了十六岁?!想到这,宋凝猛的掀开了被子起身到了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自己略微有些苍白的脸,不可置信的后退几步:“怎么会……”
    侍茶倒是吓了一跳赶忙把宋凝扶住:“小姐你怎么了?”
    宋凝恢复了神智,扯出了一抹笑:“无事,想起来我病着的时候哥哥出征走了,没能赶上送他。有些遗憾罢了。”
    侍茶松了口气了然笑笑:“原来是这样。小姐莫要担心,少爷身经百战不会有事的。况且等着小姐把身体养好了,也可以去军营找少爷的。”说着,将宋凝扶到了床上,道:“小姐躺了这么些日子,也应该饿了。侍茶去给小姐端一些清淡的小菜来。”得了宋凝默认。侍茶转身拿着碗走了出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1-14 17:14
      更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1-16 17:46
        太棒了,楼楼能下定决心给宋凝一个完美的结局。一直是心中的伤痛啊希望宋凝在你的文中平安喜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1-16 18:27
          其实以为没人看想放弃的😂突然发现还是有人支持的。感动~
          晚上继续写。
          吃多了好撑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1-16 20: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1-16 22:47
              「②」
              经过侍茶的精心照料,宋凝的身体很快便恢复了。在宋凝静养的这些日子,自己也想通了。既然上天安排自己再重新开始一次,那自己便要好好活一次。前世是自己太过于执念,执念于那些求而不得的东西,执念于自己的想象而忽略了那些对自己好的人。这一世,宋凝要为了自己而活。
              过了一些日子,宋凝收拾好了行囊到了军营。宋衍虽说是担忧宋凝的身子,但因为的的确确的忙,也未曾太过关注过宋凝。只是嘱咐了军医,让军医多多照看。宋凝自小学习武术,身子底子不错,再加上性格爽快平易近人。宋凝很快在这军营里头有了威信。
              这一日宋衍难得有空,陪同宋凝以及士兵们一起吃饭。宋凝看着宋衍清瘦,甚至是因为风沙有些粗糙的脸竟是鼻子一酸。前世因为自己的任性。与哥哥分离了多年,若不是这次重生……宋衍倒是没有看出宋凝的愣神,自顾自给宋凝夹了一些菜道:“阿凝,过两日。我们黎军要在苍鹿野布下埋伏,到那时,必然又是一番苦战。阿凝,若是你不愿意看这些打打杀杀,不若同侍茶一起先回去一段时间?”宋凝只觉得自己凝固了一般。苍鹿野么……记忆中的沈岸,便是在这一战之中差一些丢了性命,自己拼着命将他救了回来。换来的,不过是自己的一场单相思罢了。自己对沈岸是什么感情呢……曾经以为是年少的执念,而后自己嫁与了他,换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自己对于沈岸,是恨着的吧。她和沈岸的是非纠缠,本来就是不应该的,这次,若是自己不去救沈岸,是不是会有不同的结局?
              想着,宋凝便扯了笑:“也好,如今我的身子仍旧有些虚弱。见不得这些,倒不如先回去一段时间,为哥哥和诸位准备好庆功的酒宴。”
              宋衍倒是未承想宋凝答应的这么痛快,想了想,似乎从她这次生病来,性子便沉稳了许多。这样也好,从前的阿凝太过浮躁。如今倒是有了女孩子的沉静。想着,宋衍便是略微调侃的笑道:“如今我们阿凝这般乖巧,想来离找一个夫君也不远了!”
              宋凝心中一痛,夫君么。经过了那些,自己已经无力再去尝试这些风花雪月了,自己只希望这一世,可以一世长安,可以陪着哥哥永远,可以看着哥哥娶妻生子……宋凝便是装作恼怒嗔怪:“哥哥!你要是再这般,阿凝便不理你了!”宋衍豪爽地笑笑,众人继续饮酒行乐。
              转眼便是苍鹿野大战的那天。宋凝让侍茶去熬汤,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软榻上,抚摸着自己的紫徽枪。算算时辰,再过两个时辰,沈岸便会被哥哥打败,命悬一线。上一世沈岸运气好,有了自己救他,这一世会有人救他么?柳萋萋会去么?宋凝嘲讽笑笑,想起那个不怒自威的少年将军,那个柔弱如水的柳萋萋。心中倒是出奇的平静。既然决定了与自己无关,自己还想那些做什么。他人如何,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宋凝便是这般自欺欺人的想着,心不在焉的看着手中的兵书。却又忽的放下站起来拿着枪出门。罢了,沈岸,这次算是你欠我的救命之恩。我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做到不管不顾,没有办法把你当做路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1-16 23:16
                明天再更新啦,好困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1-16 23:16
                  「③」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宋凝倒是轻车熟路找到了沈岸,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治疗,然后背着他走出了雪山。去哪呢?还是去医馆么?想到柳萋萋,宋凝着实是烦闷。只是若是自己不去医馆,怕是会被算成逆改天命吧?后果是什么?宋凝不想尝试也不敢尝试。更何况上一世沈岸那般对待自己,应该是真心喜欢柳萋萋吧。自己何不成人之美?这样想着。宋凝仍旧把沈岸背去了那个小医馆。
                  柳萋萋和老医生帮助宋凝安置了沈岸,宋凝极力想要对柳萋萋扯出来笑的。努力无果后,宋凝便是高冷着一张脸道:“他是你们姜国将军,治好了他,你们国君必然有重谢。”言罢,柳萋萋和老医生下去准备药物。宋凝有些依恋地用手抚摸过沈岸的脸。她自然不会和上一世一般留下玉佩。怕是这辈子不会再见了吧……沈岸,衷心祝愿你也能有自己美满的人生。
                  宋凝趁着柳萋萋等不在离开了医馆,几经辗转回到了住的地方。侍茶自然是急疯了,宋凝找了个借口糊弄了过去。侍茶一向心软,便未多言。准备了药物帮宋凝擦药。
                  沈岸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身着碧色,相貌清秀的女子。头中一痛,不知怎么回事,眼前好像一晃而过一个身着紫色衣裙,眉目明艳的女子。沈岸只是以为自己重伤所致,摇了摇头,视线一片清明。面前仍旧是那个清清秀秀的女子。沈岸便扯了一抹和善的笑:“原来是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
                  柳萋萋一愣,她倒是没有想过面前这个英俊的将军不知道救他的其实是另一位美貌的姑娘?想想那个姑娘说你们姜国,想来并不是姜国人。况且那个姑娘走的匆忙不告而别,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吧?眼前这个男人虽然面色苍白,但并不影响他的英俊潇洒,柳萋萋在这偏僻的医馆,见到的异性不过是一些粗鄙的乡下人罢了?且他是将军,若是承认,报酬自然不会少。更何况自己对他也是芳心暗许。因此柳萋萋便点点头比划着。默认了自己是沈岸的救命恩人。
                  宋衍回了军营,宋凝等人同他庆祝一番。过了些日子,宋衍收到战报说沈岸没死。宋衍倒是不在意笑笑,同身边的宋凝道:“他倒是个命大的,想来以后也有福。我同他交过手,功夫不错。可惜咱们黎国姜国交战,若不然,他正好配得上我们阿凝。”
                  宋凝面色一僵,柔柔笑了笑道:“哥哥惯会拿阿凝寻开心。且不说沈将军是姜国人,外头都说沈将军面若冠玉,怕是这般长相,且又有真功夫的男人,女孩子们争着抢着。阿凝可没有那个心思同别的女人弯弯绕绕。”
                  宋衍见她态度不以作假,便未多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1-17 23:02
                    好期待,等着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1-17 23:20
                      几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18 13:00
                        还是浮生尽忘不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18 13:00
                          「④」
                          宋凝这些日子过得倒是舒坦。算算日子,应该是姜国黎国和谈了。其实战争这种事,无非是打着正义的旗号,满足君主的私欲,受苦的仍旧是百姓。宋凝拾起了数年没有碰过的紫徽枪,平日里练练书法,种种花陶冶心性,乐得自在。况且宋衍婚期也快了,宋凝的嫂子是黎国一位三品文官的嫡生女儿,闺名唤作璎珞。到底是文官的女儿,取名字也是讲究的,有美玉的意思。说起来叶家这位姑娘同着宋衍也是有渊源的。宋衍自然愿意得很。宋凝时常想着,自己这一世能够看着哥哥成婚,看着嫂嫂为哥哥生下孩子,也算是圆满了。就差给侍茶找一门好亲事了。
                          沈岸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沈岸愣了愣,这是……自己的房间?自己不是被宋衍杀死了么?还未等沈岸多想,从小伺候沈岸的书童安平便推门进来,看着沈岸还没有起来,便向着沈岸笑道:“少爷多大了还要贪床,莫不成忘了今日萋萋姑娘约了少爷一同去集市?少爷还是快些起来吧,免得萋萋姑娘等久了。”
                          沈岸彻底愣住了,萋萋姑娘?沈岸到底是战场上头以一敌百面不改色的少年将军。面上神色无常,试探问了句:“边关战事如何了?”
                          安平了然笑笑道:“少爷放心吧,现在国君同着黎国的国君正在商量议和的事宜,过不了多久,皇上便会清闲下来了。到那时候少爷再同皇上说你和萋萋姑娘的婚事,一说萋萋姑娘是你的救命恩人,皇上一定会应允的。”
                          沈岸放松了些,略微有些自嘲的想着,是不是老天都看不过他上一世活的那般糊涂,于是又让他重新活一次?想到上一世自己抱着阿凝烧焦了的骸骨,那刻骨铭心的痛与悔恨。自己年少征战,习惯了冷硬,习惯了同男人相处,习惯了朝廷的尔虞我诈。于是当有一个姑娘,不求回报的对自己好,自己便理所应当的喜欢上了。自己当时觉得柳萋萋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对她好。可这种好。多的是感激与回报。而后宋凝嫁了过来,自己对她有好感有印象,倔强绝色的一个姑娘,可惜是黎国人。相处下来,自己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可一想想黎国人杀了那么多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自己便是觉得浑身冰凉。自己一直以为,柳萋萋的孩子是自己的。但直到看了华胥引,才知道一向端庄聪慧温柔的柳萋萋,早就看出了自己对她只有感激,在市里同一位猎户两情相悦,二人相处后一时情动圆了房。但柳萋萋放不下自己给她的荣华,便在酒中给自己下了安睡的药物。于是自己才会以为是自己酒后乱性,才会执着的娶她过门。未曾想柳萋萋怀了猎户的孩子,却装作是自己的孩子。登山小产后,柳萋萋仍旧同那猎户有联系,便故技重施又有了孩子。生下来女儿后,自己以为是自己的孩子,激动之余给她取了名字唤作沈宁,或许是这个宁儿刺激到了柳萋萋,柳萋萋更是教唆女儿,阿凝是她们的敌人。于是才会有恪儿的死,才会有阿凝的崩溃。等到阿凝死后自己才想清楚,什么黎国人。当初征战,姜国人不也杀了那么多黎国百姓?是自己当初太执着,错过了太多。悔恨之余,自己也没有了生活下去的欲望。自己再也没有去见过柳萋萋母女。的确,阿凝的死和她们有直接关系,只是,当初虽说是阿凝救了自己,但毕竟柳萋萋祖孙也照顾过自己一段日子,因此柳萋萋对自己也是有恩情的。自己不会对她们做什么。带有着悔恨,死在了宋衍的手下。未曾想自己竟是重生了一次。沈岸几乎抑制不住扬起来的嘴角:“安平,主上可有给我和敬武公主和亲的主意?”
                          安平憨憨笑了笑:“少爷你傻了?黎国哪有什么敬武公主?而且主上也未曾说过要给你指婚,你就放心和萋萋姑娘双宿双飞吧!”
                          沈岸微微蹙眉,不对啊。自己记得上一世这个时候,主上早就说了和亲的旨意,为了这个自己还闹了好长时间啊。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沈岸便是沉声道:“莫要胡说,萋萋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萋萋姑娘全全感激罢了。准备马车,我这就要进宫面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1-18 22:02
                            嗯原谅我比较扯吧,而且还取名废。不过自我感觉叶璎珞挺好听的打算把侍茶和安平撮合在一起,精明的小侍女和蠢萌的小书童
                            还有就是也交代了上一辈子的事。柳萋萋没有和沈岸那个啥过开心不?至于柳萋萋为啥上吊,就可以理解为良心不安啦。不要太在意这些细节哈。
                            这一世,柳萋萋应该会和猎户在一起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1-18 22:04
                              加油啊~






                                  你的名字谁的王座
                                   稗官野史还猜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1-18 22:16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1-18 22:29
                                  「⑤」
                                  安平给沈岸备好了马,沈岸梳洗完毕略过了一脸期待的柳萋萋。上马狂奔到了皇宫。因为大权在握并没有人敢拦着沈岸。公公通传后,沈岸进了内殿直接行礼道:“沈岸拜见主上。”
                                  皇帝点点头言道:“起来吧。朕正好有事要同你商议。”待沈岸起来后,皇帝道:“朕近期同黎国皇帝商议议和的事宜。却总觉得关系不够牢靠,想了想,若是黎国同姜国结亲便是最好不过。朕膝下无女,唯有三皇子尚未娶妻。他素来有主意,朕想让你劝劝他。他向来是以你为榜样的。”
                                  沈岸微微怔住,仍旧行礼言:“主上,臣这次前来,便是向主上求个恩典。臣素来倾慕黎国大将军宋衍的妹妹宋凝姑娘。若是主上怕三殿下不愿。倒不如赏赐了臣。”
                                  姜国皇帝看着他认真,便严肃问:“可朕听闻,前些日子你带回去了一哑女。同黎国结亲事大,若是你想要享齐天之福,怕是不能的。”
                                  沈岸抬头郑重道:“主上放心。柳姑娘救了臣的性命,且又孤苦无依,臣自当感激不尽。但臣心中只有阿凝一人。若是阿凝过门,臣也不会纳妾。”
                                  皇帝满意点点头,言:“既然如此,你便退下罢。等朕同使者说明意思,你也可准备聘礼完婚。”
                                  沈岸回到了沈府,还未进家门便看到沈老夫人身边侍奉的嬷嬷迎接着。沈岸过去,那嬷嬷便道:“少爷,夫人请您过去一趟。”沈岸点点头未多说进了内室。沈夫人见沈岸进来便将手中茶杯放下,面色严肃道:“前两日你身子未大好。今日我便问你,柳姑娘你是怎么想的。”沈夫人顿顿道:“她既然救了你的命,我自然不会苛待人家。只是若是你想要娶了她,我和你父亲是万万不同意的,不说她的家室如何,单单是这些天相处。我便觉得柳姑娘太过小家子气。不能担任主母,若是你喜欢,可纳为妾室……”话未说完。沈岸言道:“母亲多虑了,柳姑娘救了儿子,儿子看她孤苦伶仃才让她进了沈府生活。主上已为儿子赐婚黎国将军宋衍的妹妹宋凝。母亲这话,以后切莫再说。”
                                  沈母听闻主上赐婚,面上有了喜色:“那便好。只是不知宋凝姑娘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若是嫁过来太过骄矜,倒是苦了我儿。”
                                  沈岸冰山脸露出了一分笑意:“母亲且放心。阿凝素来识得大体。”
                                  沈夫人听了沈岸的话明白了几分。淡淡笑笑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们是管不了的,只是咱们沈府如今有了喜事,怕是要忙碌好一阵子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7-01-19 20:57
                                    上次回错楼了,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1-19 21:00
                                      很喜欢!支持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1-19 22:30
                                        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1-20 12:24
                                          谢谢大家的喜欢与支持啦。因为楼主平时不太上贴吧,就不一一回复啦。楼主平时蛮喜欢打游戏的,王者荣耀啦阴阳师啦都玩哒。有一起玩的亲们可以私信楼主,咱们加个好友一起玩呀。
                                          还有就是大家小年快乐虽然这篇文有点扯,但是楼主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写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7-01-20 22:04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1-21 13:42
                                              「⑦」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宋凝要出嫁的日子了。宋衍明白宋凝的不容易,便未闹腾。嫁妆自然是极其丰厚的,宋衍可不愿意妹妹到了姜国因为嫁妆收到欺负。顾骁虽说心中不忿,但碍于国婚只好借酒浇愁。顾骁从小和宋凝一起长大,一直以为自己对待宋凝的是兄妹情意,直到宋凝去了战场。可以说是难说能否再见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对宋凝的爱慕。他知道宋凝名声或许不太好,但毕竟嫁与自己,自己还可以宠着她包容她。因此虽说顾骁心中不忿,更多的是对宋凝的担忧。
                                              宋凝仍旧同上一世一样,只带了一个贴身侍女侍茶。车马劳顿到了姜国,已经是好几日后的事情了。侍茶本想要为宋凝打扮一番的,但宋凝拒绝了。没有了上一世的心境,连打扮都不愿意了。宋凝略施粉黛,一下轿便觉得有一双熟悉的手扶住了自己,带着自己在众人祝福中进入了内室,之后便出去应酬了。宋凝此刻内心复杂的厉害,想到嫁给沈岸,心中仍旧是开心的。可一想到前世种种,仿佛心中被泼了一盆冷水。便这般矛盾着,宋凝坐在床上端端正正,她甚至在想,今日的婚礼比上一世更为隆重,又没有听说沈岸拒婚的消息,这一世和上一世是不是不同?这一世的沈岸,会不会对自己好一些?若是这般,同他一世也是好的。
                                              门却忽然开了,听脚步声进来的是个侍女。那侍女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言:“请夫人安。我家姑娘怕夫人等得时间长,便命我带了亲手做的点心来。姑娘还说等明日一早来给夫人请安。”
                                              宋凝心中不知为何忽然沉了沉道:“你家姑娘叫什么名字?”
                                              那侍女仍是恭敬言:“回夫人的话,姑娘闺名为萋萋。”言罢放下食盒退了出去。
                                              宋凝心中冰冷,嘴角讽刺上扬。柳萋萋的意思她是明白的,不明白的外人看着都是她好意送来了点心。只是宋凝明白,她这是在宣告,自己还在沈府,沈岸只是迫为权贵娶的宋凝。沈岸的真爱是她柳萋萋。心中想着,宋凝越发忿忿不平。索性将盖头一把拽了下来。旁边的婆子吓了一跳赶忙说:“夫人这是做什么,少爷马上就来了,这可不合礼数。还不快些把盖头戴上,奴婢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宋凝冷然道:“不关嬷嬷的事,是我自己要摘的。嬷嬷先出去吧。”
                                              那嬷嬷仍旧要说些什么,却见沈岸身着大红色喜服进来了。赶忙福了福身解释了一番。沈岸却是笑笑言:“无妨,嬷嬷先去吧。”
                                              嬷嬷觉得自己好像眼花了,居然看到少爷笑了。但只是愣了一瞬,便训练有素的下去。宋凝从沈岸一进来便抬头,沈岸的表情自然都落进了宋凝的眼中。宋凝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才会觉得沈岸眼中有些宠溺。而后宋凝便想到了柳萋萋的挑衅,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便猛的站起来,颇为挑衅盯着沈岸讥讽开口道:“沈将军安好。宋凝一向不是一个委婉的人,便直说了。宋凝知晓沈将军有喜欢的姑娘,宋凝亦定了亲。只是国婚难逃,沈将军大可放宽心。你不为难宋凝,宋凝自然不会为难将军。日后宋凝与将军便做一对名义上的夫妻罢了。只是希望将军看好了你的心上人,莫要让她触碰了我的底线。”
                                              沈岸呼吸一滞,为什么,为什么阿凝说出来的却是如此伤人的一番话。难道是因为自己冒冒失失改变了上一世的顺序?他想要上前抱住宋凝,却又害怕自己吓到了她。犹豫不决在宋凝的眼中便是默认了。宋凝越发恼火,道:“既然沈将军没有意见,今晚便劳烦沈将军睡在矮榻上了。想必沈将军也不会让宋凝这等女流之辈睡榻的是不是?沈将军若是没有别的事,宋凝便要安寝了。”说罢,宋凝打了个哈欠,她劳累了这么多天,真的很累了。
                                              沈岸却是静静看着她,想要解释一番,不知道如何开口。瞥到那点心。便酝酿一番开口:“你莫要误会,柳姑娘她是我的义妹。她对我有救命之恩,母亲便将她收为了义女。这些日子正在为她寻找合适的婆家。我沈岸,只会有你宋凝一个妻子。”
                                              宋凝因为这话愣了愣,有些不敢置信,却一眼没有看沈岸。想想上一世沈岸对自己的冤枉与不信任,宋凝狠了狠心径直走开,经过沈岸身边时轻声言:“哦?关我什么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楼2017-01-22 00:18
                                                楼楼今晚不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01-22 22:28
                                                  已收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7-01-23 21:10
                                                    「⑧」
                                                    之后的几日宋凝一直没有见过沈岸,这也难怪,因为两国谈和事情繁多,沈岸又是大将军,自然不得空。只是沈老夫人却是有些担忧,二人新婚夜沈岸宿在了书房,自己又不好问儿媳妇,只得去问儿子。沈岸只说了句阿凝嫁过来车马劳顿身子不适。沈老夫人想着或许是儿媳来了葵水,便未多说。如今柳萋萋看见了形势,常陪在沈老夫人身边侍奉,沈老夫人对她倒是稍稍改观,毕竟如今柳萋萋是她的义女。想想许是这孩子从小孤苦,心眼多了些罢了。
                                                    宋凝这些日子过得也是舒适的。吃穿用度不少了她,柳萋萋第二日拜访她又以身体不适的原因拒绝了,因此柳萋萋并未见过宋凝的面貌。
                                                    这一日宋凝吃过了午饭带着侍茶去了花园赏玩,果不其然见到了草丛那边一抹草绿色身影。宋凝却只是勾唇,这一世自己并未留下玉佩,想来前世的事也不会发生。正往前走着,忽的发觉踩到了一个发簪。捡起来端详,倒是挺精致的。正端详着,宋凝感觉出来拐角处有个人,便开口道:“谁在那?”却见柳萋萋怯生生出来,比划道:这是我的发簪,你能还给我么。柳萋萋一抬头看见了宋凝的长相猛的愣住。心头慌乱的厉害。什么,她就是宋凝?那个真正救了沈岸的女子?双腿控制不住想要逃走,却见宋凝讥笑着将发簪递到她手里,道:“柳萋萋?你就是沈岸的义妹柳萋萋?”
                                                    柳萋萋面色僵滞,紧咬着下唇不知如何是好。宋凝越发调笑道:“瞧这可怜见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了你不是。”柳萋萋恼火着,面上越发的楚楚可怜。却见一只手伸了过来接过了那发簪,宋凝同柳萋萋抬头却见是沈岸。柳萋萋眼中蒙了一层水雾,果然沈岸还是在乎自己的对吧?自己便想着沈岸刚醒来的那些日子对自己的百般照顾不是假的对吧?
                                                    宋凝冷眼旁观着柳萋萋的表情并不开口,她倒是想看看沈岸会说什么。沈岸只觉得阿凝好像同上一世自己的印象不同了,似乎更加厉害了一些。想着或许这才是阿凝的真正性子。想着便斟酌开口道:“你们二人倒是在这里遇上了。”
                                                    柳萋萋见沈岸忽略了她,自然不太开心,更是泫然欲泣,便不顾礼教握住了沈岸的袖子,比划了一番,意思大概就是这是自己的簪子,是沈老夫人送给她的。
                                                    宋凝却莫名觉得这场景刺眼,便不动声色将沈岸的袖子拽了回来道:“萋萋妹妹怎么连礼教都忘了,男女授受不亲呢。阿凝只是无意捡到了这个,萋萋妹妹这般,岂不是表明了我占着不给欺负了你?”
                                                    沈岸看着被宋凝扯回来还未来得及松开的袖子莫名其妙的开心。便正色将那簪子递给柳萋萋的手里,道:“这终究是我母亲送给你的,还是别辜负了她老人家的心思,好好收着吧。阿凝,这里太阳毒了些,我同你回去吧。”宋凝听言并未拒绝,同沈岸一起转身离开。柳萋萋看着二人一起离开的场景,眼圈更加红了几分。愤愤转身快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楼2017-01-23 23:09
                                                      沙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17-01-24 00:05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0楼2017-01-24 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