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同人文吧 关注:152,044贴子:4,930,160
  • 31回复贴,共1

【原女】缘生不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竹七闲,叫我阿闲。高举将军大旗!我知道他很冷门,没关系我喜欢就好了。以下本文设定。
cp:白起×原创女主
he结局,微历史微架空世界观。
本人阿闲,行文随意按自己的喜好走文风,不喜勿入。
如果你点了进来,那么祝看文愉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15 18:44
    二楼自占备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15 18:45
      倒计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15 18: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15 18: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1-15 18: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15 18: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1-15 18: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1-15 18:47
                  【楔子】
                  我在梦里见过你。

                  上一世是我负你。

                  烟花三月梨花浅散。

                  昨夜青丝寻而不见。

                  还能遇到你大概用尽了我所有的幸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1-15 18:47
                    【一】
                    洋洋洒洒纷落下的花瓣。
                    身旁安安静静斟茶的佳人。
                    桃花树下的男人闭了闭眼,如此安怡的片刻,竟也要被剥夺而去。
                    “将军,且喝了这杯茶再去吧。”
                    将军接过茶杯仰头一饮而尽,“阿歆,这次就别等我了吧。”
                    女子唇边一如既往挂着温婉的笑,“阿歆会一直等着将军。”
                    “……我一定会回来。”
                    “嗯。”
                    “回来我就娶你。”
                    “嗯。”
                    她看着男人静默了许久终是起身离去,她目送男人的背影,仿佛一去不复返的决绝。
                    然后她抬手拭去了不知何时滚落眼角的一滴泪。

                    还未走出玉香苑他便看见了候在门外的车銮,淡淡瞥了一眼并不多语。一旁早已恭候多时的副将会意地将一箱银元摆在了老鸨面前。
                    浸在浓厚的香粉中的女人先是一惊,旋即喜笑颜开,“将军有何吩咐吗?”
                    “赎了花无歆的卖身契。”
                    “这……”女人故作面露难色,“花无歆可是玉香苑的头牌,虽说做的是只卖艺的活计……”
                    看着又摆上来的一箱银元,她连忙改口,“不过既然是将军要赎的人,小女子一定会为您办妥的,将军放心便是。”
                    男人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跨上了车銮,似是犹豫了一下,“李南。”
                    副将恭敬地微微欠身,“将军请吩咐。”
                    “明日你便派人来接她,把我城南的那处宅子给她去,上下都给她打点好,记着她喜欢清净一点。”
                    “是,不过将军……”
                    “休要多言。”男人打断了他的副将。
                    “……是。”
                    “昔范雎结仇于我,陛下降无名之罪于我,我白起自视对陛下未有愧疚,何苦为难我至此……却不如处死我罢了……”
                    男人脸上罕见地弥漫了名为哀愤的感情,让得一旁的副官想安慰也不知如何张口。

                    “小姐,李将军来了。”
                    坐在内屋刺绣的花无歆手一抖,血珠自指尖渗出。
                    丫鬟急急地掏出了手帕,“小姐,出血了。”
                    “无碍。”
                    她缓步出了内屋。
                    “花小姐。”身着甲胄的男人微微躬身。
                    “李将军可是有什么事?”
                    “我从杜邮快马加鞭赶来,花小姐,白将军出事了。”
                    “什么?”女子失了以往的从容,“此话怎讲?”
                    “白将军被陛下……赐死了,请花小姐节哀。”李南偏过头不忍看花无歆的表情。
                    赐死?为什么啊……他说让我别等他,因为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死吗……凭什么啊,明明没有做过对不起陛下的事……凭什么……
                    “白将军留了这个给花小姐。”
                    佩剑。
                    是他从不离身的佩剑。
                    花无歆抽出锋利的剑刃,闭了眼向自己挥来。
                    被阻挡了。
                    她睁眼,惊诧地看见李南手握住了剑刃,血流不止。
                    李南抢过剑放在了一边,“花无歆你在干什么!”
                    她愣了一瞬,然后反应过来,“蓝儿,快拿药和纱布来帮李将军包扎!”
                    “是……是!”
                    “李将军……”
                    “花小姐请为自己的行为慎重考虑一下,白将军把最重要之物留给您绝不是让您用来自裁的。”
                    “……是我莽撞了。”
                    “可是我不知道他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李南轻轻叹了口气,“您不会知道您这么说我心里有多难过。”
                    “什么?”花无歆一边帮他上药一边疑惑地问。
                    “不,没什么……”花无歆,你既已经心归白将军,那我对你的这份感情就永远埋葬吧。
                    “将军还有一封给您的信。”
                    “阿歆,虽然很抱歉,但是我可能只能走到这里了,这辈子我没有对不起过谁,唯一只有你。说好了回来娶你也要食言了,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必定不会再负你。我白起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战场,我所见过的景色也无不铺满鲜血,最后却换来这样一个结局。我是该死,我坑杀四十万降军便早是死罪,可是我不甘心这样死,我的荣耀,我的忠诚,为我流血牺牲的战士们,都将因为我的枉死而被埋葬。阿歆别哭,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在哭,你别哭,你要好好活下去,看我所不曾见之景,活你所喜欢的样子。”

                    秦昭襄王五十一年,秦国大将白起逝于杜邮。
                    秦昭襄王五十二年,花夫人进宫,同年宰相范雎被贬,蔡泽代之。
                    秦昭襄王五十六年,陛下驾崩,不久,花夫人自刎于宫中,同年大将军李南辞官回乡。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1-15 22:21
                      我在练白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1-15 22:41
                        【二】
                        “上节课我们讲到昭襄王拜范雎为相,实行远交近攻的策略。这节课我们来继续说说这之后闻名于世的长平之战……”
                        花无歆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看窗外,她最讨厌历史课了。
                        话说回来,这节课那死老头在讲白起,不行不行,想到白起她就想起来昨天打游戏的时候遇见的猪队友,小学生嘛完全,她的白起嘲讽了之后不跟输出不知道在干嘛,搞清楚白起是坦克啊白起不负责输出的,然后毫无悬念地输了,嗯,她差点就气的摔手机了。
                        好在忍住了否则她又要吃土好长时间去买一个新的了,想想简直泪目啊。
                        “花无歆。”
                        卧槽死老头又点我又点我你跟我杠上了么!
                        “啊,到!”
                        “你来说一下你对范雎的看法。”
                        “范雎?噢,他就是嫉妒白起立了大功嘛,把白起害那么惨,不是什么好人。”
                        讲台上的老教师扶了扶眼镜,“就这样?”
                        “嗯。”不好不好,她好像看见老头头顶上浓浓的黑烟了。
                        “你这节课都在干什么!有没有好好听课!出去站着!”
                        撇撇嘴往门口走,虽说罚站罚习惯了,不过她觉得她没说错啊,难道范雎是个好人?嘁,看不出来。
                        花无歆靠着墙壁无聊地数着飞过窗外的鸟。
                        “阿歆。”
                        眨了眨眼,她刚数到第八只,出现幻觉了吗,怎么听见有人叫她,还是那种……肉麻到鸡皮疙瘩掉满地的叫法。
                        “阿歆啊。”
                        她猛的转过头,迎面差点撞到一个冰凉的金属制品。
                        “嘶。”
                        倒吸一口气退了一步,微微抬头才看见了原来是个人。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卧槽闹鬼了啊啊啊啊啊——”
                        嘴被人捂住,触感是冰凉的金属,她好像感觉到了他散发出来浓重的无奈气息。
                        “阿歆,是我。”
                        “你谁阿?你不摘了头盔我怎么知道你是哪一个?不对大白天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还是在……cos白起?还有不要叫我阿歆啊,噫,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用力掰开那人的手,意外的发现很轻松。
                        他根本没用劲吧。
                        她想。
                        “这不是头盔,这是我本来的样子。”
                        瞳孔骤缩,她似乎窒息了几秒的时间,然后她勉强笑了笑,“大哥你别开玩笑了啊,哪有人长这样的。”
                        “我也不是人。”
                        ……这就有些惊悚了吧……
                        花无歆纯良无害地笑了笑,“啊哈哈,那个,大哥啊,不管你是什么,我们不认识对吧,您就放了小女子这一回吧。”
                        “怪物”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不记得我了,不过我现在这个鬼样子你肯定也不会认识吧。算了,初次见面,我是白起。”
                        他莫非是个白起脑残粉而且精神有问题?
                        看到花无歆质疑的眼神,白起有些头疼,“你怎么样才会信?”
                        “不是我不信啊,你这话说出来谁都不信的好吧。”
                        “看着。”
                        下一秒花无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面前人的受伤缓缓显现出一把巨镰的浮影,不一会儿它渐渐凝实了。
                        这绝对不是魔术能做到的。
                        她伸手碰了碰具现化的武器,不出所料如它主人一般的冰凉触感。
                        完了……可能真的见鬼了……

                        当花无歆啃着零食扑倒在自家沙发上的时候,白起还在她旁边站着。
                        意外的除了她别人似乎都看不见他,在经过他一下午冗长的叙述以后,她总结出来了几个要点。
                        第一,她花无歆前世是他的小情人,嗯,没有名分那种。
                        第二,他真的是从游戏里跑出来的,跟鬼一样,因为游戏里对他的故事进行了篡改,于是他不得不以这副鬼样子见人。
                        第三,所以说她并不认识白起这个人就算他是她前世的爱人,而且就算他们能在一起这啥样子?人鬼恋?
                        “所以说大将军啊,你本来不是长这个样子对吧?”
                        “嗯。”
                        “那你什么时候回游戏里面去?”
                        “不知道,也许回不去了。”
                        “那你怎么出来的?”
                        “不知道。”
                        “好吧,就算出来为什么非要跟着我?”
                        “除了你别人看不见我。”
                        ……这是个很好的理由她竟无法反驳。
                        “算了算了随你吧,反正啊别半夜冲过来把我砍了别偷看我换衣服就行了。”
                        白起偏了偏头,竟然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哦好。”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1-17 13:31
                          将军果然冷的没人看 原女更没人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1-19 00:17
                            没有没有lz写的很好啊嘿嘿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1-19 00:44
                              收藏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1-19 00:46
                                我在看啊,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1-19 09:08
                                  【三】
                                  “大将军。”
                                  “嗯?”
                                  “你怎么确定我上辈子就是你的那个她?只是因为名字一样?”
                                  白起摇了摇头,“身体,性格,记忆都可能不一样,但是灵魂是不会改变的。”
                                  听起来很玄奥的样子……
                                  “上一世的花无歆是个怎样的人呢?”
                                  “她啊。”
                                  白起罕见地泛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传闻中的玉香苑头牌貌美若天仙,宛如出水芙蓉般淡雅清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善古琴,亦是因古琴而声名鹊起,堪称咸阳第一花魁。
                                  只可惜大部分人都没有机会真真切切地看过她,且不说普通莽夫没钱来挥霍看什么第一花魁,即便是有钱的富家少爷们,也不一定进的了她的门槛。人们都道她美是美,只是性子太清高,若哪日有英雄豪杰俘获了她芳心,那必是三生有幸。
                                  曾有一张氏书生有幸得她赏悦与她攀谈过半日,好奇的人向他打听她是个怎样的人,他给了一句话的评价。
                                  “才貌兼备,只可惜是个妓子。”

                                  “说了半天还是她的传闻啊,你眼中的她是什么样的?”
                                  白起微微侧头望着窗外,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身上金属的光泽。
                                  “她是懂我的人。”
                                  只一句话花无歆就明白了那个她在白起心中的地位。
                                  她可以很漂亮,可以很温柔,可以为他而舞,可以不说话只抚琴一曲,可以描摹一幅丹青,可以陪他下棋解闷,可以与他煮茶论道,可以听他说天下大事,可以给他一个怀抱,可以懂他所想,可以毫无负担地去爱他。
                                  这便足够了。
                                  普天之下美人不少,才女不少,奇女子不少,倾慕他将军之名的女子也不少,可花无歆只有一个。
                                  她回神,看到眼前人眼中满满的笑意,莫名就红了脸。
                                  “什么嘛……”
                                  “没什么。”
                                  花无歆翻身,“我历史还没复习呢,完了完了,根本没听过课嘛。哎哎,大将军,要不你给我讲?长平之战什么的,正好是你的时代啊。”
                                  “编史者总会进行一定的改动,你现在学习的历史未必与我的经历完全相同。”
                                  “这样啊,真麻烦。”她低头翻出了满是涂鸦的历史书。
                                  白起伸手想揉一揉她的头发,微微滞了一下复又收回。
                                  “好好学习吧。”说完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花无歆无语地翻开书,来无影去无踪是他从游戏程序里窜出来自带的外挂吗?搞什么,每次都觉得很惊悚啊。

                                  夕阳的最后一点光线也被地平线吃了进去,漫天的红霞一瞬不复。
                                  白起现形在一个阴暗的死巷里,面部有些扭曲地捂住了胸口。
                                  干渴。
                                  焦躁。
                                  血。
                                  好想要血。
                                  他不能在这个世界杀人,况且他并不确定没有了肉体的他杀人还会不会对渴血的症状有所减缓。

                                  「猶豫什麼,殺了就殺了,不能緩解的話繼續殺不就好了嗎。」

                                  “你是谁!”

                                  「我?我是遊戲程序中的白起啊。。」

                                  ……“不对,你不是他。”他看过王者峡谷的白起的资料,虽然被篡改得很厉害,但是仍然能看出那个白起也算是个有良知的人。

                                  「我就是他,不,也不能這麼說,他已經死了,他所有的怨念聚在一起成為了我,我就是他所願,我即是他,他即是我。」

                                  “啧。”

                                  「不相信?作為我們的本源的你應該很清楚我有沒有胡說。」

                                  “……”

                                  「呵呵,算了,我便幫你這一次,下回,你自己看著辦吧。」

                                  话音刚落白起便感觉到全身一阵轻松,他微微松了口气,大步离开。
                                  背影渐渐消失在愈发浓稠的夜幕里。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1-19 19:35
                                    想看白起真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1-19 20:50
                                      @绿萤狐 好像这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1-19 21:34